ZKIZ Archives


大肚山下的苦行僧 郭奕伶

2011-5-23  TCW




這期封面故事的發想者,是《商業周刊》主筆呂國禎。

他注意到,中部有一群人正快速崛起,一個聚落正在急速轉型。他的採訪第一站,是近來備受資本市場矚目的上銀科技,為什麼一家黑手機械廠的股價可以逼近三百元?他與上銀董事長卓永財,進行近五個小時的第一次採訪後,立刻回辦公室跟我討論。

國禎的眼睛在發亮,他發現,這個題目很有趣:

原來,iPhone一半的不?袗?邊框都仰賴台中大肚山下的一家小公司。

原來,要幫iPhone鑽孔的一萬六千台精密機器,有一萬台都必須仰賴這個聚落,連日本第一大廠的產量都不及台灣。

原來,蘋果的供應鏈團隊是在遍訪日、德等工業強國後,最後發現只有台灣大肚山下的這群廠商,能滿足它所有的挑剔需求:超精密、超時尚、超彈性。

原來,過去的「黑手窟」早已變身全球時尚基地,甚至成為左右著太陽能、生技、半導體等設備全球供應鏈的要角。

太多的「原來」,讓我們重新認識大肚山下的聚落,「這是影響全世界的六十公里!」國禎一語點出主標題。

於是,他率領採訪團隊南下,一層層的揭開這個聚落的神秘面紗。

這個聚落的故事深具意義,一甲子前,它稍具規模;二、三十年前,它卻因為盲目衝量、不務本業而陷入兩次危機;十年前,它力求轉型,逐漸揮別「只賺容易錢」的純代工思維。

如今,一家家業者各具特色,在全世界不起眼的角落裡發光。

其 中,上銀科技是最好的代表,這家成立二十二年的公司,前十三年都在損益邊緣掙扎,但從一九九二年開始,它們就陸續往外走,到美、德、俄、以色列等地買技 術、設實驗室;在島內,董事長卓永財更帶著幹部包下遊覽車,從北到南,逐一拜訪各個大學尋求合作,他們看得很遠,布的局,也很廣。

一切的打拚,終於在第二十二年被大家看到。

這條路雖然漫長,每一步卻如此扎實。七十歲的卓永財,就像大肚山下的苦行僧,至今仍睡在公司宿舍,自己洗內衣褲、煮早餐。對於太多誘人的捷徑、偏門成功術,他更深信:「方向對了,魅力總有一天會被看到。」


大肚 山下 苦行僧 苦行 郭奕 奕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319

投資不是苦行 一念間

來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165cba0102vgto.html

無論做什麽事情,勤奮當然很重要,這毋庸置疑,“一萬小時定律”的流行自有其原因。但嚴苛的苦行,常常讓人執著於具體的細節,而忘記了禪者的初心。

在藏區,我一直很羨慕磕長頭的人,他們的生活是充實的。但我自己不能接受這樣的方式。狂熱的虔誠和執著同樣也是懶惰的——身體的苦行完全來自於內心的空虛,而放任自己的空虛就是最大的懶惰。每天通過不停重複同樣的動作而躲進了人群,逃避了自我,逃避了思考。其實很多時候我們何嘗又不是這樣呢?只是把磕長頭換成上網、上班什麽的罷了。比如投資,每天固定閱讀資訊、看盤、交易,常常成了模式化動作,以至於我們不再思考,不再置疑。

苦行還會使人產生執著心。今天跑了10公里,明天就要更長更快更變態。執著心讓我們離目標越來越遠,越來越痛苦。投資時,我們常常把自己的付出量化,然後與收益做比較,認為付出就有回報。而且很多人的量只是簡單的時間和數量的增加,而沒有質的提升和變化。但很遺憾,這兩者並不成正比,甚至不是正相關的。這恐怕是很多人痛苦的根源。

佛陀最終是放棄了苦行後才悟道成佛的。只有當對投資的熱情內化成生命的一部分,卻又時時保持初心,不落執念,才能真正享受投資。
投資 不是 苦行 一念 念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8938

【旅遊籽】瑞典5日4夜山野苦行 穿梭雪山河川最美極地

1 : GS(14)@2017-10-09 02:44:25

Hidy(左)和記者Phoebe拖着腳步沉重走過頭5公里,迎來是藍透的天翠綠的湖,背後左右堆叠的雪山像掛在天邊的畫布,美如幻境。



【旅遊籽:浪迹遊蹤】沒想過自己能完成旅程。走進瑞典北極圈,身負20公斤行裝,展開110公里極地長征。我們行走在只有白晝沒有黑夜的野地,渴了溯溪取水、餓了炊煙煮食,每天徒步12小時,入夜便在山壁之間紮營而睡、草上如廁,一切取之自然,反璞歸真。5日4夜,由步步維艱,到昂首闊步,以意志力克服身體的累和痛。大自然送我一場苦行,讓我聽到最純粹的聲音,看見最美的天與地。


Hidy(余曉彤)

運動型藝人、潛水教練。曾攀登亞洲第一高神山、台灣最高峯玉山、參與毅行者。曾拍攝ViuTV行山節目《環嶼一周》。



每年8月,瑞典北部小鎮Kiruna會齊集來自世界各地2,000名行山愛好者,一起前往北極圈徒步露營。行山活動“Fjallraven Classic”,由瑞典戶外品牌Fjallraven舉辦,參加者以瑞典The King’s Trail其中一段路為徒步路線,為時5天,全程110公里。展開徒步之旅前已是一場長征:由香港出發到小鎮Kiruna需轉三程飛機,16小時後,終抵達遙遠的瑞典北部。坦白說,本人氣虛力弱,行山經驗不算豐富,實在擔心捱不過一天便被直升機抬回起點,幸好這次有行開山的藝人余曉彤(Hidy)同行,一起向北極圈進發。被譽為世上最美行山路線的The King’s Trail,位於北極圈地帶,全長超過1,000公里,沿途將經過一望無際的壯闊河谷和高山沼澤,夏季綠草如茵,跟想像中的北極圈不太相同。這次我們只需走完大會安排的110公里,沿途將行經八個關卡,終點是北面的Abisko。臨行前大會派發登山Passport,每抵達一個checkpoint,便蓋印做紀錄。110公里有多長?起初沒有概念,全副心思只管放在背後20公斤重的背囊上。我們跟來自38個國家的人一同起步,在起點Nikkaluokta一邊搖搖欲墜地走着,一邊念掛前一晚下機後那頓小木屋中的溫暖welcome dinner。雖然要把5天行裝塞進背囊已花了一整夜時間,休息時間短促,但畢竟還有高床暖寢,今後5天就只能與天地同眠,完全融入大自然。


天氣變幻莫測 陽光後瞬間刮風雨

行裝重量是整個旅程最難以克服的一部份。當我起步不到十分鐘已被背囊壓得舉步維艱、呼吸困難時,終究明白何以出發前教練嚴格提醒不能帶多餘物品,那怕是一件不佔位置的T恤。拖着沉重的腳步走過頭5公里,到達第一個小關卡,迎來的是藍透的天翠綠的湖,背後左右綿延的雪山像掛在天邊的畫布,美如幻境。行山者卸下背囊席地而坐,享受清晨的陽光。教練說這裏仍是摩登一點的驛站,有鹿肉漢堡、有流動公廁、電話仍可上網。過後就要脫離現實了。步入矮樹叢林,路段尚算平坦易走,惟需開始適應北極圈變幻莫測的天氣,上一秒陽光燦爛,瞬間就刮風下雨,氣溫也由攝氏15度急降至幾度,厚褸、雨衣和背囊防水罩需常備左右,也要出動行山杖,協助身體平衡和加快步速。下雨後平路變泥沼,腳步變得猶豫不決,隨時陷入沼澤弄得一腳泥水,襪子沾濕了更易起水泡,得承受肌肉痠痛外的腳傷。冒雨澗溪也驚險,稍一不慎,就被大石絆倒連人帶袋大字形跌倒地上。一程山野行無數次的跌倒與重新站立,彷彿是必經歷練。首半天雨中趕路,下午轉入視野開闊的山谷河川,身體卻疲憊得連看到美景該有的反應也失去,只顧低頭專注走好每步路,抵受肩膀和腰間的劇痛,咬緊牙關流着眼淚,扶着教練的行山杖走最後4公里。到達營地時已是晚上八時半,第一天完成24公里,卻已筋皮力盡,當刻有打算放棄勞役自己,直接召喚直升機返歸。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以白晝黑夜為時間推移,是人的規律。然而在太陽不會下山的國度,從不降臨的黑夜,讓人頓失時間觀念。站在浪漫的北緯66.5度區內,茫茫極晝下壯闊的雪山在無邊際野地上冒起,像極遠處的海市蜃樓。清晨起來走出帳篷,恍恍惚惚,時間真的有流過嗎?剎那就忘了自己在何地。


泥地掘洞如廁 用露營gas生火煮食

野地上如廁是我事前感到有趣的一環,也經常處於兩難,應該在checkpoint上臭到世界盡頭無得沖廁的流動廁所,抑或冒着被風吹起雨褸的危險,在野外解決?出發前,教練再三教授如廁大法,「去廁所要準備三寶,廁巾、火柴和大會提供的垃圾袋,當然身上要穿上遮蔽用的大雨褸。像貓般在泥地上掘洞,把排泄物排進洞中,再以石頭埋起。如廁紙巾可燒掉或放進垃圾袋,但務必不可隨地扔掉,要堅守自己垃圾自己帶走的原則。」聽時覺容易,實戰時卻困難重重,皆因會因風太大燃不起火柴,燒紙巾未必可行;野地遍佈石頭,可是很多也暗藏行山人士的「地雷」,但辦大事要緊,也不能太顧忌。野地上生火煮食反而容易,北歐人愛拾柴枝野地生火,我們則用傳統露營gas,大會提供了頭兩天即食乾糧,只需煲水食用,就可解決三餐;另外三天的糧食則在第二晚驛站補給,非常方便。



Hidy站在被譽為世上最美行山路線的The King's Trail,位於北極圈地帶,全長超過1,000公里,沿途皆是一望無際的壯闊河谷和山景。

野地上生火煮食反而容易,北歐人愛拾柴枝野地生火,我們則用傳統露營Gas。

臨行前大會派發登山Passport,每抵達一個checkpoint,便蓋印做記錄。


每年8月,瑞典北部小鎮Kiruna也會齊集來自世界各地2,000名行山愛好者,一起前往北極圈徒步露營。

第一天經過的checkpoint仍有摩登一點的小食店,售賣鹿肉漢堡。

大會提供的零食和即食乾糧款式甚多,連焗豬扒飯、肉醬意粉也有,只需煲水食用,就可解決三餐。


瑞典人教野外如廁法,要像貓般在泥地上掘洞,把排泄物排進洞中,再以石頭埋起。

野外如廁經常處於兩難:應該上這種臭到世界盡頭無得沖廁的流動廁所,抑或冒着被風吹起雨褸的危險,在野外解決?

The King’s Trail被譽為世界最美行山路線之一,從Nikkaluokta到 Abisko之間的路線長110公里,一直是瑞典山區熱門的徒步步道。

TRAVEL MEMO簽證:持特區護照或BNO均毋須簽證。機票:乘搭漢莎航空來往香港及斯德哥爾摩,須經法蘭克福轉機,來回連稅$7,650起;抵斯德哥爾摩後乘搭北歐航空前往Kiruna,來回連稅$972起滙率:1港元約兌1.13瑞典克朗鳴謝:Fjallraven



記者:王秋婷攝影:張志孟、王秋婷編輯:施明慧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71008/20174636
旅遊 瑞典 山野 苦行 穿梭 雪山 河川 最美 極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185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