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從一路贊美到噓聲不斷,90後創業熱潮已宣告死亡

來源: http://www.iheima.com/promote/2017/0331/162307.shtml

從一路贊美到噓聲不斷,90後創業熱潮已宣告死亡
歪道道 歪道道

從一路贊美到噓聲不斷,90後創業熱潮已宣告死亡

從前兩年的90後創業狂潮中的一路鮮花掌聲,到如今的不溫不火,不生不死,這是否預示著90後創業潮以集體失敗而告終?

本文系作者歪道道對i黑馬投稿。

90後創業從開始到結束,似乎總在彰顯與眾不同。

平常一家公司大量裁員,費盡心思以“末位淘汰”粉飾太平,他們普遍認同“欺人”總比“自欺”好得多。而90後創業公司就顯得相當誠實,甚至帶著這一代人創業時深入骨髓的“狂妄”基因。

比如估值兩億美元的90後創業公司禮物說,近日開誠布公地表示要持續裁員,照 CEO溫城輝的意思來講,是為了保持公司的靈活性,要裁掉平庸,迎接冒險者。

只是縱觀通篇公告,這個不與大公司比穩定的90後初創企業,卻有著比大公司更加高昂的姿態,內容絲毫不提運營狀況或事件緣由,既不哭窮也不示弱,處處透露出“寧可站著死、決不跪著生”的光榮形象。

但是這套路放在90後創業潮的時間上會有大批資本願意買賬,而現在潮流勇退、資本寒冬,90後創業公司究竟還剩什麽實力支撐起他們這股矯情勁呢?從前兩年的90後創業狂潮中的一路鮮花掌聲,到如今的不溫不火,不生不死,這是否預示著90後創業潮以集體失敗而告終?

90後群體曾經是時勢造就的創業英雄

實際上,90後創業高潮僅持續了不到一年,就陸陸續續地被負面消息打得頭破血流。時至今日,或將伴隨著禮物說前路渺茫的現狀,似乎等於給這個風口最終畫上一個句號。

2014年90後初創者在資本狂歡的時代趕上了一波不小的浪潮,引發全民關註。尤其是以徐小平、IDG為代表的一眾投資人,極其偏愛這群有個性的年輕人,也希望借此贏得這部分主流網民群體的歡迎。與其說投資方是在投資90後,不如說他們是在搭一次宣傳的順風車。在中國越發不缺投資基金而缺少優質創業項目的境況下,投資基金比創業項目更需要宣傳自己、爭奪被投資者。

正是在這種形勢下,以馬佳佳、陳安妮為代表的90後創業者憑借個性標簽的光環加持,在資本熱捧和媒體聚焦的助推下,成為眾多人眼中“集美貌與智慧於一體”的男神女神。更重要的是,他們所推崇的90後標簽也被更多人看作是一代人對現實的表達和控訴,從而更加深了對這些90後創業明星的認可和支持。

天下熙熙攘攘,皆利來利往,正是看到了這群所謂的創業明星在90後人群中的引領作用,更多的資本開始尋求和押註90後創業者的未來,他們甚至是不關心產品或者商業模式。

曾幾何時,很多80後70後創業都有些遺憾,怎麽就沒有晚生幾年,成為90後呢?

而單純地對人投資,這也為以後的盛世倒坍埋下了隱患。我們看到短短一年之內,禮物說、一起唱、神奇百貨等新晉公司,在其創始人的90後明星光環下,皆輕而易舉地進行了千萬級別的融資,一時風頭盡顯。然而隨著全民創業進入深水區,這部分依賴創始人名氣的初創公司漸漸隱沒在大眾輿論之中。一旦重新出現在媒體曝光之下,多數都是以失敗或相當負面的形象亮相。

比如曾經以“童顏巨乳”“高考狀元”和“性解放者”為標簽的馬佳佳,她的泡否科技僅維持不到一年就關門大吉,王凱歆的神奇百貨也是如此,而歷經三輪融資、商業模式更為成熟的一起唱,去年年初就陷入資金鏈斷裂的困境,甚至直言連全體員工一個月的工資都發不起。相較之下,禮物說算得上是創業潮過後堅持得較為長久的一個,可是如今的裁員只能說是朝不保夕。

從創始人的角度來講,90後的標簽曾經將他們推上高峰,可現在看來,可能也正是因為這個標簽自帶的商業價值,才使得他們一味地沈迷於販賣標簽得來的成就,而忽略了一個公司立足的根本是尊重商業法則,創業者應該具備一個領導者和管理者的基本素質。

甚至不得不說,90後的個性標簽甚至被所謂的創業明星帶壞了。

比如,張狂折射出90後的無畏精神,但張狂和吹牛還是有本質區別的,前者需要自身實力作為支撐,而後者無論是建立在外力推崇還是盲目樂觀上,都違背一個初創者的基本姿態。當年的余佳文在央視口出狂言繼而被打臉,這種事也證明了,像先賺一個億的小目標之類的話,也只能由王健林當玩笑話說說而已,一旦被當做炒作噱頭,遲早要為此想盡辦法自圓其說,若是不能,就只能認慫、被噴,然後萬劫不複。

90後明星創業公司為何多以失敗告終?

那麽,從現在的創業領域來看,90後創業確實是失敗了嗎?

據深圳某大學調查發現,自2010年入駐大學生創業孵化基地的160個創業團隊,其中只有12家企業目前仍在運營,其余的近百個創業項目都“夭折”了,創業成功率還不到5%。失敗的因素中,因為市場需求、資金短缺、團隊問題是最為突出的導致失敗的因素。

這自然不是個例,就連曾經被寄予厚望、歷經數輪融資的明星初創企業,也是倒閉的倒閉,停擺的停擺,能堅持下去的也只是在負隅頑抗。不過仔細剖析原因可以發現,創業潮的失敗是在所難免,它所呈現的失敗也並不是完全由這批90後創業者導致,所以也就不能單純的說,這是90後創業的失敗,而更多的是多方主體作用的結果。

就內因來看,90後創業者的自身因素確實是始作俑者,比如在鮮花和掌聲中極易自我膨脹,從而缺乏正確而理性的認知,尤其是自我能力認知和商業認知在這群90後創業者身上難以看到。又或者通過炒作個性標簽獲得的成就過於耀眼,使他們難以放棄這一更簡單的成功道路,以至於妄圖通過個人影響力帶動整個公司的運營,這是更致命的錯誤。

而這同樣暴露了90後群體一個較為普遍的現象特征,就是敢於發聲且自我表現欲過強,這就很容易導致個體和公司之間的關註失衡。尤其是對初創公司來說,過度地以創始人自身的性格特點或是癖好作為炒作的焦點,很難把用戶群的眼光集中到公司產品上來,而且基於對創始人的關註而形成的忠誠度通常不甚穩定,除非是有過硬的用戶需求和商業產品作為支撐,但是90後作為新晉商業人士,往往難以一次性押註正確市場方向。

更重要的是,90後創業還有一個更具威脅性的缺陷,就是抗風險能力較弱,尤其是相比現在基本已經占據創業市場的80後來講。90後畢竟是商業的新生力量,即使他們是最受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浪潮熏陶的群體,但所接觸的也是掩藏後的信息來源,更何況這場創業潮的大部分90後還屬於沒有工作經驗的新人,更遑論對市場需求有什麽深度理解了。除此之外在人脈積累上更是少之又少,這些固有因素就是導致其抗風險能力弱的主要原因。

從這些自身弱點來看可以發現,很多導致企業失敗的因素,其實並非都是90後創業天然攜帶的,反而是投資人刻意忽略甚至是背後助推,才導致了他們陷於光環,死於安樂。

創業潮火熱的時候,輿論導向幾乎是統一的贊美歌,這就無法逃離背後推手的作用,尤其是投資人和媒體,前者樂忠於會講故事的團體,通過包裝才能找到合適的接盤俠,而後者本身就偏向於找90後的熱點,而且這也極其符合大眾創業的正確方向。

再者,資本盲目是這場潮流起源的根本,表現在實際情況中就是,只要擁有90後、名牌大學或者是美女的一些標簽,多多少少都會拿到融資,充分反映了創業門檻被投資拉低的現象,也正是這種盲目一方面縱容了90後的膨脹心理,另一方面導致了初創企業過度依賴融資的內在缺陷,一旦資本退潮,多數都被燒錢燒死了。

總之,創業潮以90後的犧牲和失敗告終,他們或許該為當初的年少輕狂而遭受譴責,但並不是唯一的罪魁禍首。

求收購可能成90後創業公司最好出路

崛起於創業潮的公司目前已經僅剩無幾,逝者自然只能充當今人的笑料或被當事人記入經驗之論,而像超級課程表、禮物說這樣雖然淡出大眾視野,但依然艱難活著的公司就另當別論了,也許他們還有一絲機會,但擺在現實的路或許籠統來講也無非兩條:再融資和被收購。

當然開源節流是必要之舉,但絕不是長久之法,更不可能以此為基礎,等待用戶積累給公司創造更大的盈利。這主要是因為眾多90後初創企業在發展之初,就被帶上了商業炒作的舞臺,甚至大部分公司還未形成清晰的商業模式,其用戶也是在創始人的知名度影響下發展的,可以說可能並沒有找到市場的硬性需求,依賴開源節流可能支撐不到公司盈利的時候。

至於融資,由於90後創業標簽的價值或許已經被接連不斷的負面新聞消耗,所以再融資對不占任何優勢的90後創業者來說,已著實困難,尤其是資本寒冬尚未度過,謹小慎微成了眾多投資者的統一態度。投資機構們早已經對90後創業公司的稱為從小甜甜改成了牛夫人。

在這種市場形勢下,這些岌岌可危的公司唯有找到新的資本故事和商業價值,才有可能獲得新的融資得以維持公司運營。可是縱觀目前的互聯網經濟,可以說沒有任何回暖的跡象,所以想要獲得融資,更多的可能需要靠運氣。

而被巨頭公司收購可以算得上是最切實可行的方法,甚至對所有90後創業者來說,這都是一個難得一遇的歸宿。拋開創業潮的新晉公司來看,其實有眾多90後創業公司僅僅幾年就能為巨頭看中,進而被其收購,這其中的好處顯而易見。

一方面獲得了充足的資金支持,不必為了商業利潤急於求成,能把更多的時間放在打磨商品上。另一方面,對90後創業者來說,這著實是進入巨頭企業學習相關經驗的絕佳機會,待時機成熟依然可以再次創業。

比如渡鴉科技在被百度收購前,最多只能憑借3款app搭上人工智能的潮流,其產品的簡陋其實不足以支撐“智能”兩字,而現在有了百度的背後支持,不僅90後創始人真真切切地火了一把,而且對以技術研發為核心的公司來講,解除了不少後顧之憂。

因此,對艱難度日的90後創業公司來說,在剩余價值的基礎上能賣則賣,可能是唯一的救命之法了。這也等於是給產品一個機會,給團隊一個機會。

曾經馬雲、劉強東等人創業之時也是風華正茂的年齡,可有所成就的時候也已是多年以後了,與之相比,90後還有大把時間,年輕不一定能躲開資本寒冬,但年輕就是資本。想要在殘酷的商業世界中讓企業生存下去,不是僅僅靠販賣夢想的炒作噱頭就可以支撐的,90後們更應該回歸商業競爭的實質。

總而言之,90後創業熱潮的出現和終結,反思之外,其實作為90後大可不必為此沮喪,因為該沮喪的是這個時代。而這一屆90後不行,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但是萬一運氣好,下一屆又回暖了呢。

歪道道,科技媒體人,互聯網分析師。微信公眾號:歪思妙想(neihangaoxiao)。謝絕未保留作者相關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轉載。

創業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一路 贊美 美到 噓聲 不斷 90 創業 熱潮 宣告 死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388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