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天匯惹官非四叔捐錢消災

2010-7-22  Nm





恒基主席李兆基今年認真運滯,天匯單位撻訂後手尾未完,商業罪案調查科上週直踩恒基在國金二期的總部搜查;屬龍的四叔漠視《易經》乾卦(上九)亢龍有悔的卦象,即居高未有思危,繼續風騷講股,論樓晒身家,卒之天匯賣樓弄至惹官非。

一向信奉風水道學的四叔,每逢碰上阻滯,都會請遠在西安的中國道教協會會長任法融指點迷津,任道長指今年是四叔的危機年,所以在天匯爆煲後,四叔大灑金錢做善事,以消災解難。

對 於恒基在銷售天匯時涉嫌虛假交易一事,商業罪案調查科終於在上週三展開行動,出動近百名探員,高調搜查十多個地點,包括位於中環國金二期的恒基地產總部、 替天匯及恒基簽訂買賣合約的羅文錦律師樓,以及以天價購入天匯的買家秦善文的公司等。調查期間,警方帶走一批文件,並邀請相關人士返署助查。據知,警方已 把事件列作優先處理,有需要更要求警員休假調查。

天匯七萬元一呎的撻訂買家秦善文,是今次調查的關鍵人物,他於上週三晚從日本返港,便立即 被帶返警署接受問話,至翌日凌晨三時才能離開,他向傳媒透露,警方問他是否曾上律師樓簽名及有沒有錢銀過戶等;而其位於中環盈置大廈的音響器材公司已暫停 營業。雖然警方暫未邀請恒基主席李兆基和其兩名兒子李家傑和李家誠協助調查,但整件事令四叔尷尬不已。當日有數十名記者在恒基位於國金二期的辦公室守候, 習慣於下午三時上班的四叔,最後也沒有現身,恒基只於當晚八時許發出公告,指其公司已提供了相關文件,及派出職員協助調查,希望事件水落石出云云。

危機年事非多

正當恒基風聲鶴唳,四面楚歌之際,四叔百忙中仍不忘遠在西安、位於陝西周至縣終南山上的「樓觀台」。那兒是四叔的御用國師中國道教協會會長任法融的居處,四叔曾坦言,每逢遇到難事,都會向任道長請教。

留着長長白鬚,一身雪白道袍的任法融正在樓外撥弄着羽扇,一副世外高人的樣子。記者向任道長表明來意,他即呵呵大笑,直說多年前已認識李兆基。

「第一眼看見李先生,便知他是天生富貴相。」任法融抓着白鬚坦言說,二人經常電話來往,有時任法融到國內其他地方開會時,四叔亦會專登搭私人飛機前來跟他會面。

記者直問李兆基近日有沒有就天匯事件向任占卦時,任道長說占卦之事,由他弟子丁崇真等人負責。丁崇真說替李兆基的占卦內容不能透露,只回應說:「其實年頭已預測到李先生今年(二○一○年)是危機年,事業上會有阻礙,不過我們亦卦出李先生可平安渡過,不會有大問題。」

捐三百萬積功德

丁 崇真之後向記者展示一張近日香港寄來的信件,信件是六月廿三日寄出,下款正是李兆基親筆簽名。內容是給西安終南山的「樓觀台」捐出三百萬元作樓觀台道觀的 修葺之用。六月廿三日正是恒基宣布天匯買家撻訂後一星期,地政總署第七度去信查問恒基有關天匯交易。當日李兆基出席美麗華酒店股東大會,被傳媒追問天匯交 易時,一反常態封口不答。

丁崇真說:「其實李先生一直以來每年九月到訪我們道觀都會捐錢,李先生就曾捐出一千二百萬元修葺樓觀台內的建築物。」丁之後向記者展示樓觀台外兩座三米高的石碑,碑上刻有李兆基生平及其善舉。

十月西安約會

四 叔曾透露,與任道長結緣後,凡有大事及重要決策,均會請任道長指點迷津,事情如當年國際金融中心二期拍板興建、徐子淇與兒子李家誠的婚事、兩名千億孫女出 生時間及改名,都親口詢問任道長意見。○八年恒地斥巨資在瀋陽興建國際金融中心時,李兆基更包機邀請任道長到當地作為動土儀式的主家席貴賓。「李先生大多 會帶同下屬及四至五名保鑣親臨樓觀台,向師傅請教自身大事及事業發展,一般駕車前來,在樓觀台下的賓館住三天。李先生每次都會跪在長生殿誠心上香,祈求全 家平安。」丁回憶說。

「每年九月,四叔都會親自到西安拜會任道長,李先生剛剛通知我們,今年九月有事不能前來,改為十月尾,到時候會決定是否去香港。」任法融說罷揮袖離去。

山泥傾瀉破風水

除 了西安,四叔每年都回鄉拜山以盡孝道。李家的祖墳在順德無人不識,墓園佔地近三萬呎,立於大良市飛鵝永久公墓的山腰,遠看似是墓園的大殿,聳立連綿山嶺公 墓的上方,要登入陵墓先要爬上一百一十八級石梯,極具氣勢。但專門研究名人陰宅的風水師黃文超則說:「個墳太豪華,太高調,太有皇帝格局,後人容易犯錯。 《易經》有話,亢龍有悔,即係比九五之尊仲要高一級,想消災解麻煩就要低調啲。」四叔屬龍,在天匯事件後轉趨低調。

黃文超剛於五月份到過李 氏祖墳研究,據墓園經理透露,祖墳背後發生大規模山泥傾瀉,在風水學上十分不利後人,建議四叔應儘快修葺。黃文超又指李氏的祖墳建於山腰馬路之上,風水學 稱為斬關,有利初期急速發達,但過後力量轉弱,而且只利「一代富豪」,無助下一代發圍。祖墳已建成十年,今年踏入第十一年,風水師的說話,未知是否應驗, 但天匯交易惹上官非則是不爭的事實。

立法會於上週六否決引用《特權法》索取有關天匯交易政府向恒基查詢的文件,但仍可能會再邀請四叔出席立法會解畫,再者警務處處長鄧竟成亦揚言不會放過任何涉案人士。

律師質疑疑點未解

由去年天匯公布創造天價單位至今,事件疑點重重,包括容許買家無限期押後交易、二十多個單位的買家又有千絲萬縷的關係,買賣雙方的口徑不一又前後矛盾等等,即使於六月十六日,恒基宣布其中二十個單位撻訂,但事件仍未落幕。

恒 基發聲明指根據買賣合約,已沒收買家百分之五的訂金,除了「象徵式」向買家收取逾期成交利息逾一千萬元外,其餘額外多收的訂金則退回予買方,並主動放棄向 買家追究差價的權利。瓜田李下,令事件更加懸疑,四叔除了親自向傳媒解畫,更再度發出聲明指,該公司是「一蚊有限公司」,縱使有差價,勝訴亦難有所得。不 過,律師黃國桐就質疑:「一蚊公司唔一定追唔到o架,再者你恒基退還多收嘅訂金俾間公司,咁間公司已經不只一蚊,就算唔係百分百,你要追討,起碼都有揸 拿,無可能放生佢。」他亦炮轟說:「咁大單deal,恒基是否應該在簽訂合約之前,睇吓間公司嘅董事會議紀錄呀,無憑無據就信呀?」

事實 上,天匯撻訂的二十四個單位,都是由不同空殼公司買入,當中買入天價單位的DJ秦善文、會計師張莘以及李廣耀律師等,都只是單位的簽署人,相信背後買家是 越南華僑朱立基。以往朱立基曾經以八億元購入五間倚巒單位,翻閱他購入倚巒的買賣合約,其中四間都是以朱立基及其妻子張美蘭的個人名義購入,只有其中一個 單位以離岸公司登記,而公司代表是其太太張美蘭,並非四叔於七月中旬發出公告中所指「購買二千萬以上豪宅用有限公司,是司空見慣的事」。

倚巒合約名正言順

加 上,朱立基購買倚巒時,合約中清楚列明最後成交日期為○七年十月二十三日。但天匯另一個疑點就是在買賣合約中,並沒有列明完成交易的日期,要在政府窮追猛 打下,才訂出是六月十六日。恒基其後只在公告中指「完工日期是未知之數」,又云「簽約時並不知道何日會出樓宇滿意紙」等原因擾亂視聽。

擅長 打刑事案件的黃國桐律師指警方或會循兩個途徑調查恒基,包括《證券及期貨條例》(即提供假資料,誘使他人買賣證券及抬高股價),但他認為舉證較難,指控較 間接,「恒基自己人買番股票亦係好正常嘅事。」另外,警方亦可以循普通法串謀行騙罪的方向調查此事,當中警方或會向買家問及買賣過程中有否經過講價,買家 是否有足夠財力買入單位;加上要求買家呈上一蚊公司的文件,以了解當中有否部署造假,黃國桐指假如秦善文願意轉做污點證人,絕對是此案的關鍵。

四叔頭痕五叔悠閒

四叔近日一身蟻,居於內地的胞弟李兆楠(五叔)卻繼續樂得清閒,問到知否哥哥近況,五叔直言:「佢嘅嘢我唔睇唔理!」

年 屆七十八歲的五叔生活十分簡樸,與年輕十年的太太陳桂芳居於順德大良的三千呎祖屋,出入無司機無保鑣無排場,家傭亦是近兩年才開始聘請。五叔每朝早會帶着 環保袋,自行走到十分鐘路程的街市買菜,食材僅十元八塊,上週六就花了五元人民幣買了兩條鯇魚尾及一些菜,到藥房買六味地黃丸時又不嫌煩排隊換盒裝紙巾, 生活與一般平民無異。五嬸一樣深居簡出,這天坐在露台自行修眉。生活閒適,沒半點煩惱,很多街坊與五叔相識數十年,原來也不知他是全國百富榜其中一人。

五叔年輕時在內地百貨公司做文書工作,對投資沒有認識亦無興趣,只是四叔借用他的內地居民身份投資A股而令五叔身家暴漲。○八年初,五叔因持有的平安保險股價急升,沽貨後勁賺一百五十億元人民幣而躋身富豪榜,隱形富豪身份才曝光。
 



天匯 匯惹 惹官 官非 非四 四叔 捐錢 消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896

破財消災是麽

想必大家今天都是在三種顏色重度過的。

 

作為一家至少對股東有義務的上市公司,真的要吐槽下紅黃藍今天都做了什麽。

 

白天的公關稿、聲明稿我就懶得貼了。我就從你們的投資者會議開始說吧,太對得起二級狗爸爸。

 

結果,一定是因為電話會議的接入方式瞬間被媒體昭告天下,大家都知道了接頭暗號是RYB,所以先陰了一招。因為記錯了時間的我,7點多打了一個,被告知電話會是8:30開始,然後八點二十多我又開始打,好不容易接通了,告訴我會議被取消了!

 

緊接著看到消息出來:公司要花5000萬美元回購啦!幾個意思,破財消災是麽?

 

好在博主人緣好,被告知,電話會換了個暗號:Rainbow。於是再重新去排隊,然後等了十幾分鐘,一直沒進去,等到20:50的時候(遲了20分鐘了),擠進去的小夥伴說通知call還要再推遲10分鐘。

 

還有個等了20分鐘,擠到operator那里的大PM被問:Are you a media company?會議開始前大概又問了幾遍有沒有媒體?

 

下面是CEO史燕來在電話會上的講話(我聽打的可能不是100%準確):

 

各位朋友們,關於新天地幼兒園的事情,剛才我的同事已經講的很清楚了。今天這個會議,我本來是提議向全社會開放的,我們也很希望盡快與大家,做坦誠、透明的溝通和匯報。


就在剛剛幾分鐘前,我們接到有關部門的通知,今晚可能公布調查結論。我現在還不知道結論是怎樣的,但我在此鄭重承諾,如發現有任何違規、違法情況,不管涉及到公司任何人,絕不姑息,一查到底,並承擔相關責任!


其實我和大家是一樣的,孩子永遠是第一位的!照顧好每一位孩子,是我和團隊開始做紅黃藍的初衷,也是我們做事的基本原則。我也是一位母親,在聽到這個消息的當時,我也感同身受,非常震驚,氣憤,很難相信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我們自己的幼兒園!我跟大家一樣,很痛心,也非常著急!


截止目前,調查結論尚未公布,但不管怎麽樣,已經給社會、家長造成的嚴重不安和擔心,我代表公司,和我本人,表示真誠的道歉!


我們對於此事高度重視,第一時間成立了專項工作小組,並立刻趕到幼兒園現場,積極配合政府部門調查取證。我們當天就配合警方提供了所有的監控資料及設備,涉事的相關老師也馬上停職,接受調查。同時我們迅速抽調其他優秀教師,暫管這個班級,保證孩子正常入園。


過程中,我們首先做的是,要把孩子照顧好,並想盡一切辦法,盡力把對孩子們的影響降到最低,保證幼兒園的正常運轉,其他班級孩子的正常在園,生活與學習。


我們決定加快全面升級全國園所的安全監控管理體系,同時正在籌備建立第三方監督機制,後續將公布具體措施。懇請媒體和家長朋友們給予我們持續的監督和建議!


無論如何,孩子是未來,也是每個家庭的希望。讓孩子在幼兒園中有一個安全的環境,做到讓家長和社會放心是我們最重要的,永遠的責任!

 

以上是CEO的聲明。

 

本來以為完了,竟然還有QA環節。

 

承銷商CS:怎麽防止此類事件再次發生?

 

答:我們成立了特別工作小組,由獨立董事帶領;增加監控;在學校內增加第三方監督,多去看學校、看學生什麽;搞個首席安全官Chief security officer。

 

承銷商MS:會不會改變Biz model?

 

答:這個問題很重要。這麽長時間來,我們的策略是以孩子為中心,要安全、開心的環境,不會改變我們的策略,會繼續為孩子提供高質量的服務,從我們的教訓、過去、專家和社會中學習。

 

BNP:調查還沒出結果,今晚出結果,如果是最壞的結果怎麽辦?

 

答:他們的行為是個人行為(isolated wrongdoing)。如果這個情況發生了的話,我們跟警察合作,我們會揪出來,他們會負全責,我們作為公司也會負責,之後我們也會糾正的措施,再跟社會溝通。

 

然後電話會結束,說著想跟全社會公開溝通的公司,還somehow又拉住了個PM:May I have your conference ID pls?(你們對二級狗爸爸的安檢也是沒誰了,這個態度早不去管好學校)

 

聽完電話會,下面講講股價嘍。

 

還記不記得之前寫《錯過了眾安,就不要錯過美圖時候》,我們講的資本市場上的生態鏈,最能賺錢的,一定是一級市場,因為這些創業者創造的不是app或者公司,而是印鈔機。

 

我們可憐的二級狗,只能在食物鏈的底端,看著一級狗給我們扔來什麽菜。紅黃藍上市前呢,大家其實很喜歡的,理由也是簡單粗暴,教育板塊稀缺啊,買不起學區房上好的公立學校,我花多點錢給小孩上私立學校,總可以吧,花錢總能買到好的教育資源了吧。

 

所以上市前,IPO的coverage有20倍(當然不能跟閱文什麽比啦),各大fund也是拼了頭的搶allocation,公司呢又都想照顧到,所以每個大fund都“開心”的領到了一些股票,也就是BBG里查到的這些。

 

他們能買到這些股票,當然要感謝公司的PE大股東啦,人家為了給紅黃藍提供流動性,將持股從45%減到了上市後的30.1%。

 

上達的商業解釋是:賣掉股份是為了更從容地持有剩下的部分,而這次賣出的部分股權,已經能覆蓋我們對紅黃藍的投資成本。

 

果然是牛逼的投資者,就算剩下的股份一分錢都不值,至少他們也沒虧錢,安全邊際非常高!值得所有一級市場向你們學習!

 

有讀者認為我不能斷定PE投資者一定知情,更不能用很酸的語氣說投資人早給孩子安排了更高大上的教育渠道,不能暗示投資人是幫兇,覺得他們也被坑的很慘。

 

我一定要懟回去的是:

 

這是一個上市不到3個月就曝出這種醜聞的公司,中介機構在進行合規及內控審查時,是否盡職盡責?

投資者怎麽可能不知道,招股書第16頁就寫了,今年發生過疑似的虐童案件。投資者要真覺得被騙了,直接在美國集體訴訟好了。

PE投資者又不是只有2%的小股東,你們持股30%呀,擁有董事會三分之一席位,在事關無數家庭的教育行業,無所作為就是最大的惡。不要把財務投資人身份作為毫不知情,事不關己的理由,最基本的同理心有沒有?你是砵蘭街的躺著賺錢嗎?

更應該得思考的是,教育這種事關民生和國家未來的行業,是否應該允許以單純追逐利潤為導向的投資人進行投機行為。以金融資本作為撬動教育行業發展的支點,是否應該得到一定的約束?

 

說完一級市場造的盤,最後還是要讓接盤的二級市場來決定啊。

 

按照現在前十大fund的風格和投資邏輯,大概率的邏輯會是:公司的盈利主要建立在名譽上,畢竟公司三大driver,直營學校、play center和加盟學校的增長全部受到影響了啊。入學率不降就是謝天謝地,學費肯定也不好再升,至於加盟學校,大不了不開紅黃藍,我開個黑成翔行不行。

 

所以開盤就一個字:砸!(或者也可以一邊罵一邊接)

 

但是,我們也理解,二級市場是一個婊子和牌坊共存的地方。下午的盤前時段,還真有外資HF的中國人就在喊“14塊以下有多少我接多少”,好了開盤了,我去看你們接刀了。




破財 消災 災是 是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9209

與女友坐錯火車 錯過回港飛機洪卓立:破財消災

1 : GS(14)@2015-03-08 14:04:33





洪卓立(Ken)同湯怡呢對小情侶,日前去咗北海道展開甜蜜之旅,兩人除咗嘆當地美食外,當然仲有滑雪啦﹗佢哋原定昨日坐飛機返港,點知發生小插曲喎﹗事緣佢哋因為早到火車站,以為早到搭車穩陣啦,點知佢哋上錯咗火車,變咗向機場反方向去咗好遠地方,噢……變相miss咗班飛機。
Ken喺instagram表示:「『準時』永遠是對的,但對『早到』我卻有所保留。例如今天,本來是要坐飛機回港,我因為早了十分鐘到達火車站,現在上錯了火車,向機場反方向去了很遠的地方,之後再原路折返到機場,飛機已經起飛了。雖說不捨得,但上天也不用多留我一天旅遊吧.....好!隨機找酒店也是一種體驗!還有要重新買機票.......也算是破財消災!好....好吧!」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50308/19067893
女友 坐錯 火車 錯過 回港 飛機 卓立 破財 消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8304

周顯﹕坦白從寬 跌錢消災

1 : GS(14)@2017-02-05 10:33:50

【明報專訊】對於又有內地富豪在港被抓事件,說法紛紜,但綜合各種證據,我認為,他被抓以後,應該已與當局談判好條件,回去內地交代事實。同類事件應該會依照「坦白從寬」的大原則,過一年半載,便會重獲自由。

話說商界有一名仁兄,應該是與「周令薄三人集團」有關,幾年前有一天,被挾持上了內地,也是坦白了一切,結果他把所有與案件有關的內地資產全數交出來,便順利回港,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據他和友人說﹕「好像是發了一場夢。」

另外的一宗案件,則是「公主」的男朋友,也是往內地時給抓了,結果扣留了一年多,罸了1億元左右,便回到香港了,今天還在炒股票呢!

倘非大案 充實庫房更實際

以今回的案件看來,當事人在坦白從寬之後,跌番三幾百億出來,應該可以脫身。另一個問題的是先前被抓的「車哥」,不過我始終認為,千金之子,不死於市,有一千幾百億身家的大亨,在政治上,只是從犯,在刑事上,又不是殺人放火的大案,阿爺心想,不如收番幾百億元,充實庫房,仲實際啦!

報道說,今次案件的富豪有一班美女保鑣,有一名香港富豪也來效法,也請了美女保鑣。然而,從此一役可以見到,美女保鑣只是富豪間的炫富行為,並沒有真正的作用。

有說恐怕有關富豪同系的股價會因而猛跌,但市場告訴大家,這一系實在太過有錢,都是實倉,沒有孖展,因此跌也跌不到哪裏去。然而,大跌雖然機會不大,不過賣殼的可能性卻是不容抹殺。

[周顯 投資二三事]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8459&issue=20170203
周顯 坦白 從寬 跌錢 錢消 消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519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