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一張牌照,兩地政府 三方爭鬥,五易其主 搶食山東沂星 一家電動車公司的離奇股權爭奪戰

http://www.infzm.com/content/92821

隨著新能源車產業的崛起,以及地方政府採購市場的誘惑,山東沂星這家瀕臨倒閉的國有客車製造公司身價倍增。各路人馬粉墨登場,對其展開股權爭奪。四年間,山東沂星五易其主,至今仍在資本與權力的漩渦中沉浮。

「我代表單位向你道歉!」2013年7月16日下午6點左右,李肖霖律師接到山東省臨沂市羅莊區人民法院一位審判長的電話,原定第二天上午10點開庭審理的賈秉成涉嫌挪用資金、虛假出資一案,臨時取消開庭。

對方表示,原定的開庭日期已經通知不能隨便更改,但這是上級領導開會決定的,自己也是剛剛才接到通知。

現年40歲的賈秉成是來自內蒙古的一位投資者。四年前,這位做農副產品貿易起家的內蒙古商人,一腳跨進了新能源車領域。

2009年,賈秉成發起的一樁收購案使他的命運與山東臨沂市綁在了一起——臨沂市政府當時將山東沂星電動汽車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山東沂星)的100%國有股權掛牌出售,賈秉成以6.89萬元的承債價格拿下。山東沂星當時資不抵債,除去資產,尚欠債務近4000萬元。

這是一樁皆大歡喜的交易。臨沂市政府甩掉了一個「正在融化的冰棒」,卻獲得了一個冉冉升起的新興產業所帶來的好處;賈秉成以最小的代價買到了政府允諾的地方市場,為他野心勃勃的未來上市之路奠定了一個重要基礎。

但蜜月僅僅持續了兩年就宣告結束。賈秉成迅速從地方政府的座上賓變成了階下囚。2011年末,賈秉成因涉嫌挪用資金、虛假出資,被臨沂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賈秉成所擁有的山東沂星100%股權,也因為一系列的變故,而成了擊鼓傳花的對象。2013年6月22日,武漢東湖產業基金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湖基金)宣佈整體收購山東沂星,成為其四年內第五任大股東。

而賈案延宕至今,始終未能作出一審判決,第四次開庭又宣告臨時取消。在這四年間,圍繞著山東沂星的股權,究竟發生了哪些故事?

轉戰新能源車

囿於高昂的定價,剛剛勃興的新能源車企業難以贏得私人消費者的青睞,只能寄望於政府和國企採購。地方政府常常以本地市場為誘餌,來換取外來資本投資發展本地的新能源車產業。當賈秉成意識到這一點時,他發現了山東沂星這家待價而沽的國有汽車製造公司。

賈秉成出生於內蒙古自治區巴彥淖爾市杭錦後旗。據賈秉成的一個姐姐說,家裡有兄弟姐妹七人,賈秉成排行老三,小名仨兒。

在起訴書上,賈秉成的學歷是初中文化。但在賈對外宣傳的材料上,寫有「清華大學工商管理碩士」學位。

賈秉成原來一直在內蒙古從事農副產品生意,主要銷售瓜子、玉米、小麥、化肥等。生意做得不錯,他開始有了多元化的想法。2005年,他和妻子共同出資3000萬元投資成立了內蒙古恆德礦業開發有限公司。雖然後來這家公司轉手他人,但其涉嫌虛假出資的問題為賈日後被抓埋下了伏筆。

三年後,賈秉成看中了新能源車領域的商機。那一年,電動汽車在奧運會期間走上了北京街頭;股神巴菲特也購入了比亞迪汽車10%的股票。電動車市場一片喧囂。

轉向一開始賈秉成就做了一筆好買賣。警方筆錄顯示,2008年到2009年間,他僅以500萬元就從北京德秋宏投資有限公司李長德手中,買下了廣州新美景客車製造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州新美景)的兩家控股公司——香港新美景汽車(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港新美景)和香港巨鷹巴士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巨鷹巴士)。2009年9月28日,賈秉成控制下的泰安市金龍住房置業擔保有限責任公司又以人民幣1元在廣州產權交易所拍得廣州市第二公共汽車公司佔廣州新美景10.2%的合作權益。

廣州新美景前身是成立於1993年的穗景客車製造有限公司,最早是由廣州市第二公共汽車公司與香港新美景汽車製造(集團)有限公司合資設立,引進英國亞歷山大客車製造技術,生產巨鷹牌豪華客車。雖然尚未獲得電動車生產牌照,但該公司已經擁有了電動車生產技術——2008年12月之後,接連推出一款全鋁車身的油電混合動力雙層客車和一款純電動雙層客車。

但賈秉成在獲得廣州新美景控制權之後才發現,廣州新美景無法在市場上與同城對手廣汽相匹敵。廣汽乘用車公司生產的混合動力公交車,獲得了不少當地公交公司的訂單。

在中國,囿於高昂的定價,剛剛勃興的新能源車難以贏得私人消費者的青睞,只能寄望於政府和國企採購。地方政府顯然看到了這一點,所以常常以地方保護下的市場為誘餌,來換取外來資本投資發展本地的新能源車產業。

當賈秉成意識到這一點時,他發現了山東沂星這家待價而沽的國有汽車製造公司。他從工信部查到,山東沂星有9座以上客車生產資質。更重要的是,這是山東臨沂唯一一家客車製造企業。

短暫的「蜜月期」

山東沂星下線試運行當天,臨沂市公共交通總公司定購了30台車。截至目前,山東沂星總共不到300輛的銷量中,就有145輛來自臨沂市公共交通總公司。

山東沂星的前身,叫做山東中通飛燕汽車有限公司,是臨沂運輸集團旗下的一家汽車改裝廠。類似這樣的汽車改裝廠在全國各地有很多,它們都有客車生產資質,但並未形成生產規模,多數都難逃倒閉、破產的命運。

山東沂星的日子也不好過,負債過億元,以至於不得不廉價出售,掛牌出售價格是6.89萬元。賈秉成在警方筆錄中稱,這一定價是因為當時有一名職工去世,需要支付6.89萬元的撫卹金。

在掛牌之前,賈秉成代表廣州新美景與當時山東沂星的所有人臨沂發展投資有限公司簽署了《山東沂星電動汽車項目投資重組框架協議》。隨後,山東沂星掛牌公告中對受讓方技術條件的要求,幾乎是為廣州新美景量身定製。

在為期20天的掛牌公示期內,也只有廣州新美景一家報名。2009年10月27日,廣州新美景以底價6.89萬元收購了山東沂星100%股權,除了承擔其所有債權債務,還接受安置其全部在冊123名職工。

僅僅不到兩個月,賈秉成就在英國亞歷山大客車廠亞裔專家唐盛朗、北京科技大學退休教授余達太的幫助下,借助廣州新美景的配件,造出了沂星電動客車。

2009年12月19日,山東沂星下線試運行。當天,臨沂市公共交通總公司定購了30台車。截至目前,山東沂星總共不到300輛的銷量中,就有145輛來自臨沂市公共交通總公司。這些淺藍色的大巴車,如今在臨沂街頭很常見。

沂星獲得純電動客車生產資質卻是遲至2010年8月1日。此前,賈秉成還以個人名義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申請了16項有關電動車技術的專利,其中10項通過。

美中不足的是,臨沂市一直未能入圍四部委發起的節能與新能源汽車示範推廣應用「十城千輛」工程,拿不到來自中央財政的購車補貼。但臨沂市政府創造性地拿出了所謂的「臨沂模式」,即由臨沂市政府籌資購買沂星電動汽車,交由公交公司替代燃油公交車運營,並對供電公司建設充電設施給予一定的政策優惠,以此帶動當地電動車產業。

企業拿得出像樣的產品,再加上政府的支持,山東沂星從「包袱」變成了「名片」,成為造訪臨沂市政府的客人們必去參觀的一站。當時的臨沂市副市長甚至在山東沂星有專門的辦公室,用於指導工作。

作為「功臣」的賈秉成,也有了第二張身份證,成為臨沂市民。但受到如此優待的賈秉成卻並不滿足,他在2010年6月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現在我們已經在A股市場找到一個乾淨的殼,希望將沂星電動汽車的資源裝入這一殼中上市。」

為了上市,必須挖掘更多市場。河南成為賈秉成的下一個目標。

擴張陷阱

賈秉成在臨沂尚未站穩,便四處擴張,顯然沒有考慮到山東臨沂市政府的感受。更何況,賈秉成在收購山東沂星之後,並沒有全部兌現其對政府的承諾。除了臨沂市政府日益加劇的不滿,河南新美景又因汽車生產資質問題陷入停頓。

河南平頂山市的一個開發商成了賈秉成進軍河南市場的引路人。

2010年5月,在廣州新美景、山東沂星的技術顧問余達太的引薦下,賈秉成與比自己小一歲的張孝陽相識。張既是地產開發商,也是汽車零配件生產商。

當年5月15日,在河南襄城縣縣長、縣委書記等人見證下,張孝陽和賈秉成分別代表金潤新動力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潤新動力)和廣州新美景,簽訂合作意向書,計劃成立「河南新美景電動汽車股份有限公司」,建設年產5000輛客車生產項目。

金潤新動力是由張孝陽、余達太2009年共同投資設立的新能源汽車及零配件研發製造公司。

對賈秉成來說,這次合作非常划算。在新成立的河南新美景公司,佔股49%的金潤新動力提供土地、廠房和設備,而廣州新美景只需提供9座以上客車生產資質和生產技術即佔51%的股份。同時,賈秉成還因此在地方政府照顧下,獲得本地的市場。

雙方在合作意向書里約定,廣州新美景遷至河南襄城縣產業聚集區;金潤新動力在6個月內完成6萬平方米廠房建設並交付使用。

到了當年10月份,賈秉成又與四川樂山天龍汽車製造有限公司簽署框架協議,計劃投資20億元,打造西部最大純電動客車產業基地,但後來不了了之。

不過,這家新公司最後並未成立。但蹊蹺的是,當年11月,廣州新美景如約遷址河南襄城縣,更名為「河南新美景客車製造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河南新美景),並在余、張的要求下,將法定代表人變更為張孝陽,同時還委任他為董事長,以方便在當地開展工作。這一身份,後來確實給張孝陽帶來了極大的便利,也給後來的一系列離奇爭端埋下伏筆。

廣州新美景的實際控制人賈秉成為什麼會同意這一變化,他與張孝陽之間是否就此有過怎樣的約定,外界不得而知。

有了山東臨沂和河南襄城的市場,賈秉成此時顯得志得意滿。2010年11月,在深圳舉行的第25屆世界電動車大會上,山東沂星這家名不見經傳的小企業,和豐田、大眾汽車並列大會鑽石贊助商,賈秉成與比亞迪汽車董事長王傳福一起,作為僅有的兩個副主席並坐主席台。

但賈秉成在臨沂尚未站穩,便四處擴張,顯然沒有考慮到山東臨沂市政府的感受。更何況,賈秉成在收購山東沂星之後,並沒有全部兌現其對政府的承諾。

賈秉成在後來的警方詢問筆錄中承認,廣州新美景和臨沂市發展投資公司簽署的《山東沂星電動汽車項目投資重組框架協議》約定:在產權摘牌或沂星汽車公司取得《國家新能源汽車准入目錄》之日起的兩者之中最後一個日期開始的第一年內投資5000萬元;三到五年投資1.6億元。一年內實現在臨沂對外銷售不少於500輛,第二年度在臨沂不低於1000輛。

在山東沂星總經理於振聲的警方筆錄中,這份協議約定2011年8月要投資2億元,第一年賣1000輛車,第二年賣2000輛車。而山東沂星第一年所售客車不足300輛,賈秉成所承諾的投資也遲遲不能到位。

事實上,四處擴張之際,賈秉成不免囊中匱乏。他也在尋找新的投資人加入進來。當年賣廣州新美景給他的李長德,2011年年初回頭投資山東沂星,約定以1億元佔未來上市公司10%股權,第一期到賬3000萬元。

另一家北京安控投資股份有限公司也有意向投資2億元。但其執行董事王世渝對南方週末記者表示,他後來因為不看好賈秉成其人,而放棄了投資。在他眼裡,賈秉成是個「充滿激情,但難以兌現承諾的人」。

除了臨沂政府日益加劇的不滿,河南新美景方面又因汽車生產資質問題陷入停頓。賈秉成此時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困境。

兩面夾擊

在山東和河南兩地,爭奪沂星控制權的行動都在悄悄進行。

2011年6月的一天,臨沂市政府領導人找賈秉成談話,拋出一個「四三二一」計劃,政府擬引進上海銘源公司、北京福田公司入股山東沂星40%,北京科技大學余達太教授佔30%,賈秉成佔20%,市政府佔10%。

顯然,山東沂星做大之後,臨沂市政府不僅擔心賈秉成轉移沂星至河南,也希望自己多一點股份和控制力。

賈秉成沒有答應,但不敢直接拒絕,而是選擇了逃避。從此,他很少出現在臨沂,以免被市政府請去談話。他不知道的是,另一場爭奪山東沂星控股公司控股權的行動也在河南悄悄進行。

雖然廣州新美景已經遷至河南襄城縣,法定代表人也變為了張孝陽,但其和金潤新動力約定的合資公司卻最終沒有成立。賈秉成稱在將廣州新美景遷往河南後,發現張孝陽許諾投入的800畝土地和廠房當時處於抵押狀態,並不能用於出資。而在後來臨沂警方詢問張孝陽的筆錄上,張指責賈秉成「沒有把廣州新美景的生產資質辦好」。

南方週末記者在工信部《車輛生產企業及產品公告》中沒有發現河南新美景的名字。

工信部產業司一位負責人告訴南方週末記者,原本進入工信部《車輛生產企業及產品公告》目錄的企業,在工商註冊地及工廠搬遷之後,要重新做准入審查,只有審查通過才能重新拿到資質。

就在廣州新美景和金潤新動力簽署合作意向的四個月後,中國國務院將新能源汽車列入七大戰略新興產業之一,有意增加中央財政投入,同時推進私人購買新能源車補貼試點。各地政府都迫不及待地上馬相關項目,展開招商引資。

事實上,顧不上合資公司尚未正式成立,2011年元旦,河南新美景舉行了首批20輛中文牌純電動客車下線儀式,在金潤新動力位於襄城縣產業聚集區的工廠內正式投產,號稱是當時國內最大的純電動客車製造基地。河南省和許昌市相關領導出席了儀式。

河南新美景也成為河南重點項目,在2012年2月末發佈的《河南省工業轉型升級「十二五」規劃》中,點名指出要以鄭州宇通、河南少林、河南新美景整車企業為龍頭,重點發展純電動客車及公交車。

這樁不清不楚的合作變得騎虎難下。張孝陽與賈秉成的衝突,隨後終於以一紙離奇的支付令揭幕了。

2011年6月11日,一家名為襄城金達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襄城金達)向襄城縣人民法院申請支付令,稱河南新美景應支付為其墊付工資和材料費的3000萬元。

申請人襄城金達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代表簽名是趙潦。但在這家公司的工商登記註冊資料中,襄城金達的法定代表人在2011年3月已變更為張孝陽,而且是該公司的唯一股東。

張孝陽同時也是河南新美景的法定代表人。這其實成了一場張孝陽告張孝陽的遊戲。最後,兩家公司在2011年8月簽署「和解協議」,河南新美景自願將山東沂星100%的股權(廣州新美景持有山東沂星,更名為河南新美景之後,依然持有這部分股權)以1500萬元抵償給襄城金達。

2011年7月19日,襄城縣人民法院下達支付令,一個月後又發出執行裁定書,憑著這份裁定書,張孝陽不聲不響地成為了山東沂星的主人。

2011年8月25日,山東沂星的工商登記資料顯示,其100%的股權從河南新美景變成了襄城金達。這一天,河南新美景派駐山東沂星的法定代表人、高管被趕出公司。

互相報案

「山東沂星這個案例前前後後的戲劇性故事,可以說明很多問題。」

賈秉成此時不得不全力以赴,欲拿回山東沂星的股權。

2011年7月19日,賈所控制的持有河南新美景100%股權的三家股東(巨鷹巴士、香港新美景、泰安金龍)召開臨時股東會;當年7月22日在《許昌日報》刊登聲明稱河南新美景營業執照和印章作廢;8月20日在《法制日報》刊登公告免去張孝陽的董事長、法定代表人職務,並委任新董事長、法定代表人。

但股東們的決定,在許昌市工商局受阻。目前,河南新美景工商資料中,張孝陽仍然是法定代表人,持有公司營業執照和印章。

接下來,河南新美景的三家股東向許昌市中級人民法院和襄城縣人民法院提出異議。2011年9月26日,襄城縣人民法院將山東沂星100%的股權凍結,凍結期限為6個月。11月26日,襄城縣法院作出裁定,糾正了上一次的支付令,要求對山東沂星股權(進行)執行回轉。

賈秉成眼看著就要拿回股權,但山東臨沂市工商局卻拒不執行法院的凍結令和回轉令。為此,2012年10月17日,襄城縣人民法院對臨沂市工商局做出罰款30萬元的決定。

就在這段時間內,掌握在張孝陽手中的山東沂星的股權已經易主,轉給了臨沂當地一家國有汽車經銷商。

2011年11月2日,張孝陽與臨沂富華銷售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臨沂富華)簽訂增資擴股協議,約定將山東沂星註冊資本由原來的3000萬元變更為1億元,使臨沂富華成為山東沂星的大股東,佔股70%;11月24日,他將持有山東沂星30%股份的襄城金達以4000萬價格賣給了臨沂康達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臨沂康達)和崔紹偉,其中臨沂康達出資3200萬,受讓股權80%,崔紹偉出資800萬,受讓股權20%。

在襄城縣法院的回轉令下達前兩天,11月24日,山東沂星再次增資到3億元,其中臨沂富華出資2.7億元,持有山東沂星90%的股權。

臨沂富華和臨沂康達都屬於山東遠通汽車銷售集團(以下簡稱遠通集團)。也就是說,遠通集團成為山東沂星的實際控制人。遠通集團是臨沂當地一家國有汽車經銷商集團。

2011年12月8日,賈秉成涉嫌挪用資金、虛假出資,被警方拘捕。

此前,河南新美景的三家股東也針對張孝陽報了案。2011年11月9日,張孝陽以涉嫌職務侵佔罪被河南省許昌市公安局立案偵查,可許昌市人民檢察院卻認為他是「採用非法方法拿回自己的投資」,不予批捕。

臨沂市公安局經偵大隊委託會計事務所對山東沂星的審計顯示,2009年12月-2011年7月間,賈秉成通過關聯公司和個人進入山東沂星的資金有1.23億元。公訴機關同時指出,賈秉成從山東沂星轉出去資金約1.5億元,兩者相差約2743萬元。

在賈案的代理律師李肖霖看來,在河南新美景100%控股山東沂星期間,賈秉成作為公司實際控制人對公司資金的調動不屬於挪用;如果不承認賈秉成作為公司實際控制人,則賈秉成不能作為犯罪主體,因為賈秉成在公司並不擔任職務,也就當然不可能利用職務便利挪用。

此後,賈案開庭三次仍無法作出一審判決。而山東沂星的股權仍在繼續流轉,2013年6月22日,來自武漢的東湖產業基金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湖基金)整體收購山東沂星暨建設臨沂電動汽車產業園項目,舉行了一個盛大的簽約儀式。

除了接手山東沂星,東湖基金還將和山東省臨沂高新區建設產值超過500億元的電動汽車產業園。東湖基金的主要發起人,是武漢經濟發展投資(集團)有限公司這家大型國有投資公司。

北京安控投資有限公司執行董事王世渝是國內資深投資者,他對南方週末記者談及這件事時表示,政府想引進投資人,可以把國有資產低價出售,甚至不要錢,只要你能幫我把事情做成;企業發展到一定程度,往往又翻老底子,說你違規,把你搞走,翻手為云覆手為雨。「山東沂星這個案例前前後後的戲劇性故事,可以說明很多問題。」

一張 牌照 兩地 政府 三方 爭鬥 五易 易其 其主 搶食 山東 沂星 一家 電動車 電動 公司 離奇 股權 爭奪戰 爭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6930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