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讀書好×果籽】民俗學的視野:讀《梅乾與武士刀》

1 : GS(14)@2017-05-27 00:08:09

【文化籽×讀書好】最近同友人談起香港工匠技藝失傳問題,她的家族是製造傳統中藥,如猴棗散、川貝末等,認為會隨着父親一代而終結,我深有同感,家父在印度人裁縫店工作,為赤柱軍營的英軍造西裝、禮服,學的是一套標準英式西裝工藝,今天香港懂得造英式西裝的師傅,已經買少見少,後繼無人。數年前曾到訪內地紫砂茶壺的原產地丁蜀鎮,那些近五百年由明朝流傳下來的手造茶壺工藝,所用的工具與明朝無異,工藝師在環境惡劣的工作坊內造壺,他們說手工壺正逐步被倒模大規模生產取代。今天中國傳統工匠技藝式微,但年輕人卻追捧日本的工藝產品,如岡山縣人手藍染牛仔褲、手工木眼鏡框、手工阿波藍染布、以至手工釀造清酒,但凡「手工」就代表了品味、時尚,何解?

民俗工藝之美

我相信因為日本人是最早發現面對西方工業文明入侵,需要致力維護民俗工藝,於是由人類學家、藝術家、歷史、考古學家在三十年代發動民俗學運動,日本民俗學之父柳田國男研究妖怪傳說,從天狗、河童中理解日本民族性,柳宗悅則發現生活中民藝品的實用價值,提倡「用之美」,發起民藝運動,1936年在東京市目黑區駒場設立日本民藝館。他兒子柳宗理揉合設計與傳統工藝,生產出獨一無二的日用品,如經典的「蝴蝶凳」及南部鑄鐵鍋。今天我要介紹的是樋口清之作品《梅乾與武士刀》,作者是日本考古學大師,在二戰後日本努力接受美國文化,以為這等如洗心革面,樋口卻反其道而行,重新由生活文化詮釋「日本是甚麼?」,此書是學術大師手到拈來之作,很易讀,且充滿趣味。他首先確立日本人基本價值,與西方分別是在於人與自然關係,日本不是以征服自然出發,而是細心地觀察自然,順應自然作配合。他寫日本京都三十三間堂,這座興建於1265年用來安放一千零一尊觀音塑像的佛寺,七百多年來經歷討無數颱風、地震天災,三十三間堂仍然屹立不倒,靠甚麼?近千年歷史的中國木建築早就沒有了。原來它的地基不是穩固的石頭,而是黏土與砂礫等一類具彈性的土質,可以卸力。


生活中的身份認同

書中提到日本煉鐵鑄刀技術,曾令西方人嘖嘖稱奇,德國孖人牌刀具是從日本鑄刀學到一點便已經成為名牌產品。原來當時日本只有松炭作燃料,但不足以令鐵熔成液態,只能變成含雜質的半液態,由於含碳成份高,硬但脆,於是工匠就用捶打令碳成份逐漸釋放出來,但捶打力度要一致,否則品質不均令某位置易折斷。這些技術在中國也有,但武士刀的特別在於同一張刀身,既有堅硬鋒利的刀刃,又有柔軟性的刀身,巧妙之處是鍛燒刀身後泡進溫水令刀鋒變硬這工序,水太冷收縮速度太快,刀刃會有裂痕,水溫太熱,又得不到期望的硬度,而掌握水溫這就是鑄刀師傅的絕學,是刀匠一生的血汗智慧,日本人稱為「心魂傾注」。西方及中國有高溫燃料如焦煤、焦炭可煉鐵水,所以只要做好拋光打磨便成,但日本因只有木炭這種低溫燃料,天然條件不利,經過近千年不斷改進下鑄造出冷兵器時代最強武器,明朝日本浪人海盜襲擊福建廣東沿海,士兵便受盡武士刀的苦頭。樋口清之在書中也介紹了日本稻米文化、副食品,追求甜酸苦辣鹹之外的第六種味道「鮮」,由此最後產生了「味精」。這些故事既有考古、又有歷史文化分析,亦關連當今日本社會,身份認同不一定是宏大的歷史敍事,也可來自日常生活,希望有一天我也會看到「香港民俗學」的好作品。



柳宗悅提倡尊重工藝精神,傳承至今。

柳宗理設計的經典作品蝴蝶凳,體現了工藝運動與設計的相輔相成。

撰文:劉細良編輯:梁浩維美術:黃創泰2017果籽繼續認真知味。識買惜用。行以求知。好事多為。重修舊好。緊貼果籽報道,即like:http://fb.me/AS.AppleDaily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70526/20033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