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晉文公的賞罰和寬容(不動明王.文) ABCSTOCK ABCSTOCK

來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3f36780102vo24.html

       《東周列國誌》:
       卻說壺叔主公子行李之事,自出奔以來,曹、衛之間擔饑受餓,不止一次,正是無衣惜衣,無食惜食,今日渡河之際,收拾行裝,將日用的壞籩殘豆、敝席破帷,件件搬運入船,有吃不盡的酒餔之類,亦皆愛惜如寶,擺列船內。
       重耳見了,呵呵大笑,曰:“吾今日入晉為君,玉食一方,要這些殘敝之物何用?”喝教拋棄於岸,不留一些。
       狐偃私嘆曰:“公子未得富貴,先忘貧賤,他日憐新棄舊,把我等同守患難之人,看做殘敝器物一般,可不枉了這十九年辛苦?乘今日尚未濟河,不如辭之,異時還有相念之日。”乃以秦公所贈白璧一雙,跪獻於重耳之前曰:“公子今已渡河,便是晉界,內有諸臣,外有秦將,不愁晉國不入公子之手。臣之一身,相從無益,願留秦邦,為公子外臣,所有白璧一雙,聊表寸意。”
       重耳大驚曰:“孤方與舅氏共享富貴,何出此言?”
       狐偃曰:“臣自知有三罪於公子,不敢相從。”
       重耳曰:“三罪何在?”
       狐偃對曰:“臣聞:聖臣能使其君尊,賢臣能使其君安,今臣不肖,使公子困於五鹿,一罪也;受曹、衛二君之慢,二罪也;乘醉出公子於齊城,致觸公子之怒,三罪也。向以公子尚在羈旅,臣不敢辭;今入晉矣,臣奔走數年,驚魂幾絕,必力並耗,譬之余籩殘豆,不可再陳,敝席破帷,不可再設,留臣無益,去臣無損,臣是以求去耳。”
       重耳垂淚而言曰:“舅氏責孤甚當,乃孤之過也。”
       即命壺叔將已棄之物,一一取回。複向河設誓曰:“孤返國,若忘了舅氏之勞,不與同心共政者,子孫不昌。”即取白璧投之於河曰:“河伯為盟證也。”
      
       背景:晉獻公時期,驪姬之亂中,重耳出奔蒲。獻公命寺人披攻打蒲,重耳越墻而逃,被披追上砍掉一只袖子,逃到狄國。晉惠公繼立後,又派披到狄追殺重耳,重耳再度逃亡。
       《左傳 寺人披見文公》:
       呂、郤畏逼,將焚公宮而弒晉侯。寺人披請見。公使讓之,且辭焉,曰:“蒲城之役,君命一宿,女即至。其後余從狄君以田渭濱,女為惠公來求殺余,命女三宿,女中宿至。雖有君命何其速也?夫袪猶在,女其行乎!”對曰:“臣謂君之入也,其知之矣。若猶未也,又將及難。君命無二,古之制也。除君之惡,唯力是視。蒲人、狄人、余何有焉?即位,其無蒲、狄乎!齊桓公置射鉤,而使管仲相。君若易之,何辱命焉?行者甚眾,豈唯刑臣?”公見之,以難告。晉侯潛會秦伯於王城。己醜晦,公宮火。瑕甥、郤芮不獲公,乃如河上,秦伯誘而殺之。
       譯文:呂甥、郤芮害怕受到威逼,要焚燒晉文公的宮室而殺死文公。寺人披請求進見,文公令人訓斥他,並且拒絕接見,說:“蒲城的戰役,君王命你第二天趕到,你馬上就來了。後來我逃到狄國同狄國國君到渭河邊打獵,你替惠公前來謀殺我,惠公命你三天後趕到,你過了第二天就到了。雖然有君王的命令,怎麽那樣快呢?在蒲城被你斬斷的那只袖口還在。你就走吧!”披回答說:“小臣以為君王這次返國,大概已懂得了為君之道。如果還沒有懂,恐怕您又要遇到災難。對國君的命令沒有二心,這是古代的制度。除掉國君所憎惡的人,就看自己有多大的力量,盡多大的力量。您當時是蒲人或狄人,對於我又有什麽關系呢?現在您即位為君,難道就不會再發生蒲、狄那樣的事件嗎?從前齊桓公拋棄射鉤之仇,而讓管仲輔佐自己,您如果改變桓公的做法,又何必辱蒙您下驅逐的命令?這樣,要逃走的人就會很多了,豈只受刑的小臣我一人?”於是文公接見了披,他把即將發生的叛亂報告了文公。晉文公暗地里和秦穆公在秦國的王城會晤商量應付的辦法。三月的最後一天,晉文公的宮室果然被燒。瑕甥、郤芮沒有捉到文公,於是逃跑到黃河邊上,秦穆公誘他們過河把他們殺了。
      
       《國語 文公遽見豎頭須》:
       原文
       文公之出也,豎頭須,守藏者也,不從。公入,乃求見,公辭焉以沐。謂謁者曰:“沐則心覆,心覆則圖反,宜吾不得見也。從者為羈紲之僕,居者為社稷之守,何必罪居者!國君而讎匹夫,懼者眾矣。”謁者以告,公遽見之。
       譯文
       晉文公出逃的時候,侍臣豎頭須是負責管理錢財的,沒有跟從流亡(他卷了財物跑了,使得流亡主從備受磨難)。文公回國後,他請求進見,文公推托說正在洗頭而拒絕接見。豎頭須對傳達的人說:“洗頭的時候心就會倒過來,心倒過來所想的就會反過來,無怪我不能被接見了。跟從流亡的是牽馬韁繩效勞的僕人,留在國內的是國家的守衛,何必要怪罪留在國內的人呢!身為國君而跟一個普通人為仇,那害怕的人就多了。”傳達的人把這番話轉告給文公,文公趕緊接見了他。
       他對晉文公說:“你若繼續信任、使用我,人們就會認定:‘對戰時謀殺他的勃鞮、危難中拋棄他的頭須,國君都能任用,我們還擔心什麽呢?’局面就會穩定下來。”晉文公大喜,就仍然讓頭須為他駕車。這在晉國產生了轟動效應。都知道晉文公不計前嫌,胸懷寬闊。使惡意的流言自滅。
      
       壺叔見文公:
       晉文公回國即位後獎賞從亡者眾人,壺叔未得賞賜,以為不公,便問文公,文公曰:“夫導我以仁義,防我以德惠,以受上賞;輔我以行,卒以成立,此受次賞;矢石之難,汗馬之勞,此複受次賞。若以力事我而無補吾缺者,此複受次賞。三賞之後,故而及子。”
      
       ***********
       當我們步入成功的途徑時,並不是結束,而是開始,不要輕易舍棄磨難中建立的情誼,寶貴的體驗,這些本是我們成長的階梯。
       晉文公的行賞規格是,建立系統第一,正確引導第二,分享合作第三,沒有功勞而有苦勞的只能次之。
       對待什麽仇什麽怨的人,相對寬容,若能引導,則寬恕,以成美德。不必睚眥必報。
晉文 文公 公的 賞罰 寬容 不動 明王 ABCSTOCK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3614

都來拜拜期權的祖師爺——晉文公(不動明王.文) ABCSTOCK

來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3f36780102vm3m.html

去年說過股民的祖師爺——割股啖君的介子推,今天談談他的主公晉文公,期權之神。
      
       驪姬之亂
       春秋時期,晉獻公寵愛娶驪姬。驪姬千方百計謀立兒子奚齊為太子,便陷害太子申生,申生上吊後,驪姬又誣陷重耳和夷吾,於是重耳和夷吾分別外逃。
      
       流亡生涯
      
       重耳與狐偃、趙衰、顛頡、魏犨、胥臣等人流亡到重耳母親的故國翟國,翟國人把從咎如俘獲的兩個姑娘——叔隗和季隗送給了他。重耳娶了季隗,叔隗送給了趙衰。
       晉獻公去世,奚齊繼位,里克等人聚眾作亂,殺死了奚齊。後來夷吾即位,即晉惠公。晉惠公派刺客追殺重耳,重耳只能再次外逃。
       臨行前,重耳對季隗說:等我二十五年,不回來你就改嫁吧。(待我二十五年不來,乃嫁。)
       季隗笑道:過二十五年,我墳頭上的樹都長高了,就這樣吧,我等你回來。(犁二十五年,吾冢上柏大矣。雖然,妾待子。)
       (現代詮釋版:季隗聽到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心想,你妹啊,老娘今年25,過25年,更年期都到了,還貓了個咪的瞎蹦達啥。)
       重耳一行人,各處顛沛流離。到齊國後,齊桓公送了重耳20輛馬車,並許配給他宗室之女齊姜,重耳過上了安逸的生活。齊桓公去世,齊孝公即位,齊國發生內亂。重耳在齊住了五年,放棄了恢複君位的願望,趙衰、狐偃就商量離齊之事,卻被齊姜的侍女聽到,侍女告訴了齊姜,齊姜竟把侍女殺死並勸告重耳趕快離開齊國,重耳不聽。齊姜說:您是一國公子,走投無路才來到這里,您的隨從把您當作生命。您不趕快回國報答他們,卻貪戀女色,我為你感到羞恥。她就和狐偃等人用計灌醉了重耳,用車載著他離開了齊國。重耳酒醒後特別生氣,拿著戈追著要刺狐偃。
       後來重耳一行人輾轉到了楚國,楚成王用諸侯的禮節接待了他們。在宴席上,楚成王問重耳:“如若您回到晉國,如何報答寡人呢?”重耳笑著道:“大王的恩惠是無法用金銀財寶報答的。假使不得已與您兵戎相遇,我為您退避三舍。”楚國大將子玉勸楚成王殺了重耳,楚成王說:“晉公子品行高尚且在流亡在外很久了,隨從都是國家的賢才,這是上天安排的,怎麽可以殺了他呢?”
       重耳在楚國住了幾個月,晉國太子圉從秦國逃跑了,秦國特別生氣,聽說重耳住在楚國,就邀請重耳去秦國。重耳臨走時,楚成王贈送他很多禮物。
       重耳到了秦國,秦穆公把同宗的五個女子嫁給重耳,太子圉的妻子也在其中。
      
       執政時期
       晉惠公薨逝,太子圉繼位,是為晉懷公。晉國人大多傾心於重耳。秦穆公派軍隊護送重耳回晉,殺死晉懷公後繼位,即晉文公。
       翟國人把季隗母子送回晉國,重耳相見甚歡,開玩笑說:“幸虧還不到二十五年。”
       晉文公勵精圖治,發展國力。勤王周室,圖霸中原,和楚國發生了城濮大戰,打敗了楚國,成為春秋五霸之二。
      
       城濮之戰
       前632年(晉文公五年)夏,晉文公把楚國使者宛春囚禁在衛國,並私下利誘曹、衛兩國與楚國斷交。楚將子玉很生氣,帶軍攻打晉軍,晉軍後退,楚國軍官問:“你們為什麽退兵?”狐偃說:“過去我們在楚國時已立約說交戰時退避三舍。”晉文公退避三舍,既是報答以前楚成王給予的禮遇,也是運用"卑而驕之"、"怒而撓之"的誘敵之計。
       楚軍也想撤退,子玉不同意。子玉狂傲聲稱:"日必無晉矣。"結果楚軍被晉軍打敗,子玉自殺。
       城濮一戰使晉文公建立了霸權,楚國北進鋒芒受到挫折。中原諸侯無不朝宗晉國。
       *********
       下面我們來看期權之神晉文公的兩次期權案例:
       案例一:待子二十五年
       讓時年25歲的妻子季隗以青春美貌為擔保義務,備兌開倉,賣出25年之後的長期認購期權。重耳持有的是美式期權,25年內只要回國就能行權。25年到期日,不到則棄權,人老珠黃的季隗才能改嫁。這筆買賣做得好啊。對於明顯陰跌的長期走勢,季隗不得不認栽。
       流亡公子重耳一路走,老婆娶了一馬車,齊姜,懷嬴,忙得不亦樂乎。
       案例二:退避三舍
       重耳允諾的退避三舍,對楚成王來說,是筆嚴重虛值的不定期期權,首先,重耳要先回國當君主,其次兩國要發生大戰,才能兌現退避三舍的約定。
       這虛值期權居然轉化為實值了。居然真的發生行權了。
      
       恕我才疏學淺,我認為這是中國歷史上最早的期權案例了。
       那麽晉文公被尊為中國的期權之神應該沒有異議了。
       都來拜拜這位祖師爺吧。
都來 拜拜 期權 祖師爺 祖師 晉文 文公 不動 明王 ABCSTOCK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361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