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獨家|貝萊德CEO勞倫斯致股東:未來30年,什麽將引領我們向前?

編者按:

今年是貝萊德成立30周年,貝萊德主席及首席執行官勞倫斯·芬克 (Laurence D. Fink)在他寫給股東的信中,回顧了是什麽使貝萊德取得成功,以及明年、今後五年以至未來30年間又是什麽將繼續引領貝萊德向前。

他還表示,目前貝萊德正在積極多方面進行準備,包括引進投資、風險管理和技術方面的專業知識,以便在中國進一步擴大開放程度時使這些優勢派上用武之地。

勞倫斯1988年與七位合夥人創辦貝萊德,目前貝萊德已經是全球最大規模的資產管理公司之一。勞倫斯曾就讀於加州大學洛杉機分校(UCLA),於1974年獲得政治學學士,1976年獲商業管理碩士學位。在創辦貝萊德之前,勞倫斯是美國第一波士頓公司的董事總經理及管理委員會成員。

近日,他在第一財經首次公開發布了致股東信的中文版本,以下是股東信節選。

貝萊德主席及首席執行官勞倫斯·芬克 (Laurence D. Fink)給股東的信(2017)

致全體股東:

父母是我的投資啟蒙老師。父親當年經營了一家小型鞋店,而我母親則在一所大學教授英語。他們收入穩定,工作勤懇,這也給身為子女的我們提供了很多的機會,但我們家在當時卻也絕對談不上富有。記得我們兄弟姐妹三人總是問父母是否要攢錢買個更大的房子或換輛新車。我父親則回答說我們不需要這些東西。相反,我的父母依然努力工作、攢錢,並且不斷地為我們的未來投資。

連我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原來我每天都從父母那里潛移默化地吸收這些投資知識。

小時候我在父親的鞋店幫忙,從那時便開始儲蓄。13歲時我買入了第一筆股票:杜邦公司的股票。在此後的中學、大學和研究生求學期間,我也從未間斷的工作、儲蓄、投資。隨著時間推移,我對市場投資力量的了解逐年積累。時至今日,這些經驗仍然對我畢生受用。如果我父親在我出生的1952年在銀行存入1,000美元,那麽到現在這筆錢會增值至2萬美元。但他知道有更好的投資方法。和數百萬的美國人民一樣,他成為了一名投資者。他用這1,000美元投資於標準普爾500指數,而該筆投資現在的價值已經升至80萬美元。

當我搬到紐約從事金融行業,我才深刻體會到父親教導我投資的重要性並培養我具備為未來鋪路的觀念是多麽的難得可貴。正如我父親教導我時所說,投資不僅僅是為了明天,而是為了今後數十年的每一個明天。

2017年的股票市場表現搶眼,很容易讓人沈醉其中。不少人賺了大錢,但更重要的是,有很多人沒有賺到錢。並不是因為他們不夠聰明,或是選錯了投資對象,而是他們根本就沒有去投資。

全球低利率環境和欠缺良好投資習慣一直是困擾儲蓄者的課題。市場以及媒體沈迷於瞬息價格動向的短視傾向,引發了投資者的恐懼,讓他們難以做出明智的投資決策。股評家們也許會因一個接一個的收盤新高而激動不已。但是,一天甚至一年的上漲並不能為未來提供保障。當股票指數創下新高時,還有很多人並沒有從中獲益分毫。而這種斷裂也令憤怒、沮喪和恐慌情緒在全世界的投資者間蔓延。

貝萊德深感自己有重大責任幫助投資者應對這一挑戰。作為財產受托人,我們需要發揮在投資、市場和科技上的專業技能,借助我們在投資方面的知識和精辟洞察力來了解投資者的需求,從而帶動投資行為。途徑之一是實現我們的目標:讓更多的人通過創造財富來謀福祉,即鼓勵一種體系,讓越來越多的人能夠參與到金融市場中去,從而為他們的未來提供更好的保障。為實現這些目標,我們要做的就是用科技驅動投資行為的改進,開發新的投資方案,並倡導更為穩妥和強大的退休保障制度。作為投資者、投資顧問和創新者,我相信我們在社會中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

今年是貝萊德成立30周年,我們得以借此機會回顧是什麽使我們取得了成功,以及明年、今後五年以至未來30年間又是什麽將繼續引領我們向前。

正如我們倡導持續投資為未來打牢財務基礎一樣,我們也深信對貝萊德進行長遠投資的價值。在前30年,貝萊德專註於打造獨特而強大的投資解決方案及不同組件來滿足和迎合客戶的需求。在今後的30年,我們要將這些組件更緊密地凝聚起來,同時讓我們自己更深地融入到客戶的生態系統中去。

如今紛雜的趨勢正在重塑資產管理行業——技術的快速更叠、監管力度的提升和投資者不斷變化的需求——投資者希望他們的付出能夠換來更好的業績和價值。貝萊德在應對這些挑戰方面獨具優勢,能夠通過制定切合客戶需要的解決方案將挑戰轉化為機遇。這種客戶至上的理念也奠定了我們雙管齊下戰略的基石,將有效助力未來的業務增長。

首先,在客戶需求最旺盛的、即最具成長潛力的市場和投資機遇方面,我們一直力爭成為行業佼佼者。事實上,我們已經在部分的成長領域成為了市場領導者,並需繼續精耕現有的業務,例如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和因子投資(factor investing)等。另一方面雖然在某些領域的市場份額還較低,但是我們亦同時看到了巨大的增長空間,例如流動性較低的另類投資領域。

其次,我們要充分發掘自有平臺的能力,更廣泛地滲入投資生態系統的各個方面,更深層次地介入到價值鏈的各個環節。要做到這一點,我們須強化自身競爭優勢,在客戶和股東面前凸顯貝萊德的價值,其中包括繼續提高托管人和資產管理經理之間的溝通效率,擴展我們在數字財富領域的業務,以及通過科技驅動中介關系來吸引更多的個人投資者。

我們還大力布局若幹大型、長期發展的領域。隨著時間的推移,退休保障、技術和例如中國這樣的高增長市場有望對本公司及行業產生深刻的影響。

全球退休保障挑戰

雖然政府機關、企業、保險公司以及財富和資產管理公司早已察覺到全球退休保障危機,但是目前他們還無法為每個人提供安全而穩定的退休保障解決方案。這一問題在全球各地的情況不盡相同,但以下幾個關鍵領域卻會對大多數投資者造成影響:存款不足,投資無門,投資不當,缺乏穩定收入以及養老金缺口等。

有些人只拿出部分財富進行投資,留過多現金在手頭上。還有一些人,即便有足夠的收入,但是要麽出於擔憂而根本就沒有進行投資,要麽因為缺少工具或建議而沒有進行有效的投資。還有些員工根本就沒有退休金儲蓄或享受到任何退休計劃,當其他人都在通過投資來保障退休後的生活時,這些人被排除在外。對於這部分人,收益率僅為3%的國家養老金體系——例如美國政府的公共福利計劃——根本就無法滿足人民退休後的生活所需。即使像澳大利亞這樣具有強大的社保體系的國家也面臨著如何幫助員工管理退休後現金流的挑戰。

從人口統計學的角度來看,我們已經走到了人口劇變的前沿。2017年到2030年間,全世界60歲及以上的人口數量預計將增長46%,達到14億。由於壽命延長,全世界的退休保障體系將承受越來越大的壓力。而我們等待越久,所面臨的問題也就越發深刻和複雜。我們已經處在一個拐點:在全世界,人們對未來,包括對養老保障前景的沮喪和焦慮不斷催生民粹主義情緒的蔓延。找到這問題的解決方案是當務之急。我們無法接受一個將如此多人排除在享受投資收益之外的體系。把政府的不作為當成是將數以億計人口置於沒有退休保障境地的借口是不可接受的。

雖然市場特征千差萬別,但在人類壽命的延長、退休保障體系的脆弱不堪以及低估投資成效的共同作用下,現在是時候行動起來了。

在投資方面,我們必須繼續加強宣傳和提高投資意識,減輕年長員工由於投資不足帶來的壓力,使剛踏上工作崗位的年輕員工了解複合式收益和盡早投資以備退休之需的重要性。同時,我們要重建公共和私人退休保障體系,使這些體系能夠覆蓋更廣大的人群及更有效地使收益最大化。我們應推廣投資行為工具的應用,如自動登記工具,把符合條件的人自動登記到職業退休金計劃中去,以及自動升級工具,通過定期提高供款來增加儲蓄額等。

貝萊德致力於成為這一解決方案中的一分子,而關鍵目標便是幫助更多的人邁出投資的第一步。例如,通過科技發展,方便人們學習投資知識並了解投資益處。我們還力爭通過推出更加透明靈活且收入穩定的金融產品,在未來投資的積累和負積累領域不斷創新。同時,我們專註於與企業單位及政府機構建立合作,改善現有的退休保障系統,尤其是幫助目前尚無法享受到退休金計劃的員工找到解決方案。而科技將在這些解決方案中起到顯著的作用。

科技的演變

數據采集的急劇增長、人工智能的出現、運算能力的大幅進步以及消費者在日常工作中與科技互動的日益頻繁,科技的快速變化有可能改變整個資產管理行業。為把握科技驅動的業務增長,貝萊德將繼續加快內部創新和引進外部技術。

我們的短期目標是讓更多的投資者和客戶用上功能強大的阿拉丁(Aladdin)平臺。作為“科技2020轉型”戰略的一部分,我們開放了Aladdin平臺來進一步促進發展和融合。除了Aladdin,我們同時還利用數據科學、機器學習和人工智能來尋找新的投資收益來源,提高貝萊德的經營規模,並在銷售和產品開發流程中建立一個數據驅動程度更高的反饋環。為完成這一轉型,我們也根據預期目標,對相應資源進行了系統化的投資,包括吸引並留住優秀的技術人才來不斷壯大我們的技術隊伍。

近幾年,貝萊德在數字財富業務上已經取得若幹重要進展。我們通過技術手段與分銷合作夥伴以及最終投資者建立聯系,改進了投資行為和成果。在此基礎上,我們於2017年創立了數字財富團隊,通過科技的運用加深我們與財富管理領域合作夥伴的關系,同時提升內部產品開發,並尋求相應的投資機會。

中國等高增長市場的機遇

貝萊德當前和今後最主要的任務之一就是擴展其在全球高增長市場中的業務和滲透力,特別是亞洲,尤其是中國。這些市場所面對的人口、經濟和監管形勢的變化,包括儲蓄率高企和家庭金融資產快速增長等,都會為貝萊德帶來廣闊的機遇。

我們在中國市場的業務歷來受到制約。但是最新的一些發展,特別是中國監管環境的變化給未來增長展現了重大的機遇。2017年11月,中國政府宣布外資資產管理從業者可以最多擁有國內基金管理公司51%的股份,並可在三年後選擇持有100%的股份(之前的持股上限為49%)。該監管政策的近期開放以及其它進展均有望為貝萊德涉足中國市場開辟更加廣闊的前景。

貝萊德於2017年在中國成功登記為私募基金管理人,令我們能夠在中國市場推出並且以私募的方式向符合資格的境內機構和高凈值個人投資者分銷投資產品。

我們相信中國是貝萊德謀求長期發展的一個重要機遇,但同時需要時間和耐心來持續關註這一市場的發展。目前,我們正積極在多方面進行準備,包括引進投資、風險管理和技術方面的專業知識,以及我們對當地客戶需求的深入洞察力,以便在中國進一步擴大開放程度時使這些優勢派上用武之地。

我們的目標始終如一,就是在每個本土市場擴展業務版圖時,同時關顧當地投資者的各種獨特需求、目標和文化。通過在高增長市場中推行貝萊德的戰略,繼續置身並融合到投資生態體系中去,不斷磨礪競爭優勢,並為實現長遠目標而不懈自我挑戰,我們已準備就緒為客戶做得更多。同時我們也明白到生態體系會不斷發展,並且不時需要調整我們的策略。但我們將不忘初衷,堅持為客戶提供最優質的解決方案,謀求業務的長遠增長。

六年前,也就是在我父親87歲去世前不久,他和我首次探討了這些年來他不斷為未來投資的成果。時間、信念、自信和投資複合的力量,使他收獲了比我父母年均總收入的常規收益高出足足70倍的投資收益。

正如我從父親那里學到的——著眼於長期目標,每日投資一點——這也是貝萊德的一貫理念,無論是在過去,還是將來,貝萊德將一如既往的秉承這一理念,為遍布全球的客戶、股東、員工、儲戶和投資者在內的所有利益相關方服務。

獨家 貝萊 CEO 勞倫 斯致 股東 未來 30 什麼 引領 我們 向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220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