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蝕錢、掏空-威利國際(273)、中國礦業(340)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90420/LTN20090420587_C.pdf


首先說說老x系(即大作老千股A系)旗艦威利國際:


公司虧損擴大3倍,至7.97億港元,即每日虧200多萬,一小時虧10萬,一秒2,000元。我打這幾個字的時間公司就虧了1萬元。


更驚嚇的是,公司營業額為負,主因是證券投資虧損3.7億所致,加上物業減值4,700萬,及投資的證券(子公司?)虧損1.68億元,另外經營支出劇增,就造出這份業績。


公司當然有一項可收回貸款、以及股票投資,這些是必然減少了。但是今年用公司紙買了幾個垃圾物業回來,所以投資物業就增加了。


最離奇的是,公司虧錢竟然交稅,哈哈哈。權益增加,主因是供股、印公仔紙買物業,集現金所致。


現時,公司現金減少,貸款增加,看來抽水機又開始啟動,並繼續虧損,掏空之旅了。

多多折讓供股都不應該買。


看看他們的文筆,寫寫下又奧運、漫遊太空、又溫家寶,猜不到又有投資林木、又學大劉買名畫,真是不知所謂。信他們十年內不供股就如大股東被外太空生物吃掉了。


在本公司去年刊發之二零零七年年報中,本公司主席提及該年度(二零零七年)下半年「金融市場前所未有的動蕩」,遺憾的是此形勢於二零零八年仍然持續,更延續至二零零九年。隨時間的推移,全球眾多頂尖金融機構出現一系列問題,導致信貸市場運轉不靈,幾近停頓。至年底,房價及股價開始暴跌,致使業務活動出現癱瘓恐慌而直線下降。業務活動放緩加上消費者開支減少導致恐慌不斷加劇。


然而,尚存一線希望。本公司親歷油價猛漲至每桶超過160美元,惟僅因需求持續下降才回落至每桶50美元的水平。價格急跌亦迫使各地政府採取大量措施,向本身各自的經濟體系投入數十億元。截至本報告日期,有關本公司已「經歷最低潮」的說法可能言之過早,惟有跡象顯示金融市場已漸趨穩定。

中國主辦二零零八奧運會,展現了難忘的開幕儀式,同年中國首位太空行走宇航員翟志剛在太空漂浮13分鐘,惟中國仍未幸免於全球金融風暴。中國的進出口嚴重下滑,全國逾15%(或20,000,000名)農民工失業。溫家寶總理承諾「倘現時4,600億歐元的減稅及基建開支等方案未能將增長率提升至約8%的水平,則政府將隨時啟動其他刺激措施。中國可能是最快自全球金融危機復蘇的國家。」



香港曾經歷金融危機,惟全民一直勇於面對挑戰,屢屢克服各種障礙。溫總理指出「中央政府︙鼎力支持香港特別行政區,在我們的共同努力下,香港人民能轉危為機︙實現可持續發展」。實際上,本地房地產市場、業務及基建一直獲得內地企業投資。


年內,本公司實施策略時態度保守。儘管本公司接獲不少投資提案,惟並無投資任何長期項目。本公司透過收購及於其後租賃投資物業鞏固自身之收入基礎。本公司購入現址華匯中心多個單位,....除第29樓以現金支付代價外,全部代價均以本公司發行之可換股票據或代價股份之方式支付。於二零零八年九月,本公司通過發行本公司股份取得廣州市一幢可錄得收入之商業樓宇。本公司亦以現金代價購買一艘遊艇及若干水上設施之全部權益,以透過按時計費租賃遊艇及若干水上設施賺取租賃收入。(greatsoup:原來供某人遊玩的東西可以賺取收入。)



除上述近期收購外,本公司亦持有多項於往年購買的投資物業、放債、投資高級藝術品及藏畫等。身處金融風暴之中,面對當前全球經濟不穩,本公司採用相當保守的方法評估該投資組合的公平值,並將資產值相應調減約215,000,000港元。因此,本公司認為經濟前景仍然樂觀,並相信當經濟復蘇時,該等投資組合會轉虧為盈。(greatsoup:這句當看不到。)


....


本公司之林業項目已開始伐木工作,其大部分木材指定用於條板箱及傢俱。在經濟衰退的影響下,伐木數量控制在最低水平。由於該項目由一名第三方按分佔溢利的方式管理,本公司毋須耗費成本,故此儘管所伐木材數量未達收支平衡之水平,惟本公司預期不會錄得任何虧損。本公司已委任獨立估值師評估林業項目於
結算日的市值,毋須計入任何減值。一旦經濟開始復蘇,砍伐的木材數額亦會增加。(greatsoup:開始復蘇和增加砍伐有甚麼關係?)


展望


如先前所述,有關本公司已經歷金融風暴「最低潮」的說法可能言之過早,惟本公司仍樂觀認為本地經濟及股票市場將會復蘇。正如溫總理所言「︙香港人民能轉危為機︙並實現可持續發展」。我們面對的緊縮信貸市場、全球經濟動蕩及有關「金融改革」的言論以及相當活躍的投資環境是前所未有的。本公司資產雄厚,將採取保守方法把握適時出現的投資機遇。(greatsoup: 我相信溫爺爺的話,正如不相信該公司主席的話一樣。)


同場加映: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90420/LTN20090420573_C.pdf


前幾日講開340,公司因減值虧損44億,導致2008年虧損31億。


公司現金剩下10億,加上1億金融資產,貸款及其他項已有7.5億,淨資金剩下3.5億,再去5億現金用購入茶園,真的所餘無幾,掏得一乾二淨。




蝕錢 錢、 掏空 威利 國際 273 中國 礦業 34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399

太子建設 勤美 涉掏空50億

2009-6-03  TAppleDaily





【綜合報導】股票上市公司太子建設、勤美集團爆發弊案!太子建設董事長莊南田、勤美集團董事長何明憲,涉嫌以低價購買台中金典酒店等不良債權、假土地交易方式,再層層架高售價後賣回公司,掏空公司資產及逃漏稅不法所得至少五十億元。

重大弊案

特 偵組、台南地檢署昨指揮調查人員同步在全省五十個地點,包括莊、何兩人住處搜索,帶回二十一名關係人漏夜偵訊,全案檢方將依內線交易法、背信、偽造文書罪 嫌偵辦。特偵組主任陳雲南昨召開記者會說:「該案是經營者勾結外人,掏空公司資產,嚴重侵害數萬名股東權益案件。」台南地檢署是在二○○七年接獲民眾檢舉 太子、勤美公司有人掏空公司資產,當時檢察長朱朝亮調特偵組,轉由特偵組主導,經兩年的追查,檢方掌握相關事證後,昨展開搜索行動。

兆豐金控否認有涉案

因交通銀行(兆豐銀行前身)係台中金典酒店最大債權銀行,外界也盛傳有兆豐銀行人員涉案,但檢方不願證實,兆豐金控副總經理林瑞雲昨也否認有內部人員涉入掏空弊案。

台股昨受檢調大動作搜索勤美、太子兩家公司影響,午盤過後金融、營建類股帶頭下殺,指數從原來大漲百餘點,一路下殺,終場小跌五點零二點。

檢方昨共帶回了太子建設董事長莊南田、勤美集團董事長何明憲、金典酒店管理顧問公司董事長洪渝生、太子建設總經理兼日華金典酒店董事長陳仁欽和幫兩公司牽線的律師涂錦樹、相關人員等二十一名。其中曾被「地下金融教父」萬眾綁架過的律師涂錦樹,昨得知檢調搜索時,企圖持假護照離境,在桃園機場被攔下。

檢方指出,二○○五年底,莊南田、何明憲經由涂錦樹牽線,成立日華資產公司,並在二○○六年五月以五十四億元從交通銀行(兆豐銀行前身)、中華商銀(已由滙豐銀行合併)等債權銀行手中,買下台中金典酒店不良債權,再轉手人頭公司後,高價回賣給太子、勤美兩家公司牟取暴利,接著勤美又分別以九億元及十七億餘元,取得全國飯店及大廣三商業大樓經營權,再假交易,掏空公司資產二十三億元。

太子建設逃稅數十億

莊南田另涉虛構財務訊息,以內線交易方式,從股票中獲利數億元。並涉嫌自二○○二年起,利用《稅捐稽徵法》規定不動產交易一年內兩度轉手,得免徵增值稅的節稅管道,多次作假帳和一家登記在彰化市的空殼公司進行假交易,逃漏數十億元增值稅。勤美集團何明憲則涉嫌多次購買銀行不良債權,再透過人頭公司假交易,架高不良債權售價,再賣回勤美集團,掏空公司資產。檢方說,何明憲還挪用公司資產做個人信用擔保,虛構財報。太子建設昨晚說,將全力配合檢調,營運不受影響。太子建設總經理陳仁欽昨接受《蘋果》電訪時說:「我是以最高效率和股東最大利益去處理事情。」勤美集團發言人何佩芬則稱「台中日華金典酒店是由太子建設與勤美各持股一半,勤美建設只是配合調查。」

太子建設小檔案

◎ 董事長:莊南田◎成立時間:1973年◎資本額:95.79億元◎集團版圖:大成工程、太子保全、美國統一地產、統正開發、統立開發◎銷售中建案:北市 「台北信義」、中市「太子作新民」、「謙謙太子」、高縣「太子圓山」等◎最新動態:信義計劃區豪宅建案「台北信義」銷售逾8成※資料來源:太子建設、台灣 證券交易所公開資訊觀測站

勤美集團小檔案

◎董事長:何明憲◎成立時間:1972年◎資本額:27.15億元◎集團版圖:璞真建設、日華投資◎歷年推案:勤美璞真、仰心、仰哲、本因坊◎最新動態:2007年起陸續購入環亞購物廣場B2~7樓,規劃購物中心※資料來源:勤美、台灣證券交易所公開資訊觀測站



太子 建設 勤美 掏空 5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317

掏空?超值?-勤美達國際(319)


今天很累,不寫太多。


勤美達在台灣母公司的老闆涉嫌以台中一酒店掏空公司。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38/8317


【綜合報導】股票上市公司太子建設、勤美集團爆發弊案!太子建設董事長莊南田、勤美集團董事長何明憲,涉嫌以低價購買台中金典酒店等不良債權、假土地交易方式,再層層架高售價後賣回公司,掏空公司資產及逃漏稅不法所得至少五十億元。

重大弊案

特 偵組、台南地檢署昨指揮調查人員同步在全省五十個地點,包括莊、何兩人住處搜索,帶回二十一名關係人漏夜偵訊,全案檢方將依內線交易法、背信、偽造文書罪 嫌偵辦。特偵組主任陳雲南昨召開記者會說:「該案是經營者勾結外人,掏空公司資產,嚴重侵害數萬名股東權益案件。」台南地檢署是在二○○七年接獲民眾檢舉 太子、勤美公司有人掏空公司資產,當時檢察長朱朝亮調特偵組,轉由特偵組主導,經兩年的追查,檢方掌握相關事證後,昨展開搜索行動。

兆豐金控否認有涉案

因交通銀行(兆豐銀行前身)係台中金典酒店最大債權銀行,外界也盛傳有兆豐銀行人員涉案,但檢方不願證實,兆豐金控副總經理林瑞雲昨也否認有內部人員涉入掏空弊案。

台股昨受檢調大動作搜索勤美、太子兩家公司影響,午盤過後金融、營建類股帶頭下殺,指數從原來大漲百餘點,一路下殺,終場小跌五點零二點。

檢方昨共帶回了太子建設董事長莊南田、勤美集團董事長何明憲、金典酒店管理顧問公司董事長洪渝生、太子建設總經理兼日華金典酒店董事長陳仁欽和幫兩公司牽線的律師涂錦樹、相關人員等二十一名。其中曾被「地下金融教父」萬眾綁架過的律師涂錦樹,昨得知檢調搜索時,企圖持假護照離境,在桃園機場被攔下。

檢方指出,二○○五年底,莊南田、何明憲經由涂錦樹牽線,成立日華資產公司,並在二○○六年五月以五十四億元從交通銀行(兆豐銀行前身)、中華商銀(已由滙豐銀行合併)等債權銀行手中,買下台中金典酒店不良債權,再轉手人頭公司後,高價回賣給太子、勤美兩家公司牟取暴利,接著勤美又分別以九億元及十七億餘元,取得全國飯店及大廣三商業大樓經營權,再假交易,掏空公司資產二十三億元。

太子建設逃稅數十億

莊南田另涉虛構財務訊息,以內線交易方式,從股票中獲利數億元。並涉嫌自二○○二年起,利用《稅捐稽徵法》規定不動產交易一年內兩度轉手,得免徵增值稅的節稅管道,多次作假帳和一家登記在彰化市的空殼公司進行假交易,逃漏數十億元增值稅。勤美集團何明憲則涉嫌多次購買銀行不良債權,再透過人頭公司假交易,架高不良債權售價,再賣回勤美集團,掏空公司資產。檢方說,何明憲還挪用公司資產做個人信用擔保,虛構財報。太子建設昨晚說,將全力配合檢調,營運不受影響。太子建設總經理陳仁欽昨接受《蘋果》電訪時說:「我是以最高效率和股東最大利益去處理事情。」勤美集團發言人何佩芬則稱「台中日華金典酒店是由太子建設與勤美各持股一半,勤美建設只是配合調查。」

太子建設小檔案

◎ 董事長:莊南田◎成立時間:1973年◎資本額:95.79億元◎集團版圖:大成工程、太子保全、美國統一地產、統正開發、統立開發◎銷售中建案:北市 「台北信義」、中市「太子作新民」、「謙謙太子」、高縣「太子圓山」等◎最新動態:信義計劃區豪宅建案「台北信義」銷售逾8成※資料來源:太子建設、台灣 證券交易所公開資訊觀測站

勤美集團小檔案

◎董事長:何明憲◎成立時間:1972年◎資本額:27.15億元◎集團版圖:璞真建設、日華投資◎歷年推案:勤美璞真、仰心、仰哲、本因坊◎最新動態:2007年起陸續購入環亞購物廣場B2~7樓,規劃購物中心※資料來源:勤美、台灣證券交易所公開資訊觀測站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38/8318


太子陳仁欽喊冤:絕無掏空




檢調單位昨天搜查太子建設台中分公司,懷疑勤美、太子接手台中日華金典酒店,涉嫌掏空資產;太子建設總經理陳仁欽昨晚接受本報電話專訪時喊冤,指兩家公司以五十二億元接手金典酒店債權及物權,絕無掏空事實。

陳仁欽說,金典酒店債務卅七億餘元,加計利息後合計四十一億餘元,勤美、太子以四十二億取得債權,再花了十億處理員工退休與欠稅等,投入五十二億。

金融界人士表示,由兆豐銀行主辦的台中金典飯店聯貸案,在金典飯店爆發財務危機後,最後該聯貸案仍可以債權約九折的價錢,賣給資產管理公司;雖然當時房地產景氣低迷,但兆豐銀等債權銀行仍收回九成債權,損失有限。

公司即日澄清如下: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90603/LTN200906031004_C.pdf


針對媒體報導本公司涉及內線交易及掏空案一事,本公司發表聲明如下:
6 月2 日早上九時許,台南地檢署至本公司位於仁愛路之辦公室進行蒐證,要求提供關於本公司於民國95 年間,對於台中NPL 交易案件之相關案情資料。整體調查過程約於中午結束,過程平和,本公司完全配合檢調之作業,提供所有相關訊息,希望能協助檢方早日釐清案情。董事長本人及相關主管亦於下午親赴
台南地檢署說明。


本公司於本案中,絕未涉及任何不法特此強調。本公司所有交易過程,皆有本公司董事會之討論、決議及授權,經會計師查核、律師之評估,交易價格亦有鑑價報告做佐證,所有過程公開、透明、合法,絕無任何如媒體報導內線交易、掏空等不法情事,特此再次嚴正說明。公司將會以坦然的態度面對司法調查。



勤美係以傳統產業起家,自何董事長37 年前創業以來,公司均保持獲利,且一直秉持著勤儉誠信之經營理念,兢兢業業朝著永續經營的方向主持事業。近年來,更以推廣人文、自然、綠化深受各界肯定,將舊大樓改造成立體花園的勤美誠品綠園道還於上個月獲得國家卓越建設獎的最高榮譽。



感謝各界之關心,公司有37 年來的專業知識與團隊,將繼續秉持勤儉誠信之創業精神,為社會大眾服務。在此非常感謝關心及支持我們的股東、員工、客戶、銀行、合作夥伴、廠商,我們堅信我們絕無不法,並願全力配合司法、相信司法、尊重司法,也希望檢調單位在程序的處理上,多考慮到此事對公司營運、股東及
所有人可能的影響,謹守偵查不公開的原則,以減少此事對公司廣大投資大眾及合作夥伴之影響。



勤美集團 謹上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90329/LTN20090329035_C.pdf


細看公司業績,公司盈利穩定,也派息及回購股票,但是現金降低了,主要是因增加生產線所致,無甚大問題。不過,今年首幾個月,金融風暴令需求減少,但獲利率應有增加,而近月訂單應開始回升,我相信業績只會少有倒退,不會影響派息。


公司市盈率只5倍,派息也約4厘,亦回購股票,也好少印公仔紙,如果因今次消息股價暴跌的話,可以嘗試購買股票。


稍後才詳細研究這公司,但是表面看來,資料看似不錯。


台資股真的是給人忽視的一個投資品種。

掏空 超值 美達 國際 319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319

合动能源“掏空”疑云未散 投资者难投“生死票”


http://epaper.nbd.com.cn/shtml/mrjjxw/20100526/694837.shtml


每经记者 夏冰 发自上海
在清盘还是保住小利益面前,你如何选择?一旦同意保住小利益,更大的利益或许就被人拿走了,你又该如何选择?
本月27日,股东大会即将召开,作为河南省首家在香港上市的煤矿企业,合动能源的投资者或许就将面临这样的选择。疑云密布的合动能源究竟设的是局还是良 药?
股东大会前疑云未散
即将到来的5月27日对合动能源的投资者来说意味深长。
这天,股东们将投票决定是否同意发行可换 股票据,此投票事关合动能源生死。目前,合动能源发行12亿可换股债券的申请已获联交所审批,按照规定,香港联交所批准后还要召开股东特别大会通过才可以 操作。
合动能源此举颇受争议,因为投资者面临的可能是两难选择,一方面合动能源头上疑云密布,关于变相掏空公司的质疑不断,而如果不投同意 票,合动能源可能被清盘。
此前,合动能源的部分中小股东已聘请专业人士准备赴港维权。
作为河南省首家在香港上市的煤矿企业,合动 能源系由2006年借“壳”恒发能源上市后更名而来。完成重组改制后,置入了登封市主营煤炭业务的金丰煤业集团为其核心资产,持有后者90%股权。公司旗 下拥有6个煤矿,其中金丰煤业掌控小河一、二、三矿、向阳煤矿、兴运煤矿5个煤矿。
今年2月份,公司先是因为偿还一笔约为1.4亿港元的债 务,欲将曾在2008年为公司盈利4.82亿港元的旗下唯一核心资产——金丰煤业下属的5家煤矿中的4家交付债券信托人MCC处置或转让以抵债,随后再拟 以超低换股价0.1港元发行12亿港元可转债,被众多股东质疑为变相掏空公司。3名非执行独董闪电辞职的颇为反常的举动再次令合动的中小股东们按捺不住了 (本报曾作连续报道)。
27日临近,合动能源却仍疑云密布。
疑问一:钱究竟去了哪里?
合动能源“卖矿还债”计划一经推 出,即遭致众多中小股东抵制。
多名投资者在网上发布 《告全体合动能源股民书》称,公司拟处置的优质煤矿资产价值明显被低估。以向阳煤矿为例,依据公司2月3日的公告,向阳煤矿的资产为1.02亿元。实际 上,2007年合动能源以4.5亿元的价格完成了对向阳煤矿的收购,并投入约5700万元进行技术改造。仅两年时间,向阳煤矿的净资产值大幅缩水 80.5%,显然不合常理。
还有投资者表示,公司历年经营状况良好,去年下半年配股所募集的大量资金尚在账上,公司账上根本“不差钱”,怎么 可能连债都还不上了呢?
虽然2010年河南省关停产能30万吨以下的煤矿进行整顿,但公司的小河一矿一直处于生产状况,也不至于令利润大幅下 跌,那么利润到哪里去了呢?
今年4月23日,合动能源宣布,金丰煤业已向上海浦东发展银行作出担保,作为郑州广贤工贸(借款人)之担保人,担 保期由去年1月12日至2011年12月31日,金额最多3500万元人民币,并与之签订最多达人民币1亿元的互保协议。
“公司欠了巨额债 款,已自身难保,却还要为他人做担保,简直令人难以理解。”4月26日,合动能源的一名郭姓股东说道。
疑问二:变相掏空公司?
3月 15日,合动能源宣布,与河南省平顶山市石龙区政府及河南省煤层气开发利用有限公司订立框架协议,合作整合收购河南省22个总煤储量约为5000万吨以上 的煤矿。为此,合动能源计划发行本金额为12亿港元可换股债券予一家境外公司VictoryInvestmentChinaGroupLtd,为期3年及 零息,初步换股价定为每股0.1港元,仅为5月13日收盘价0.36港元的3折。
这意味着,债券认购人仅出资12亿港元,若全数行使可换 120亿股公司股份,将占公司经扩大股本约85%,而拥有优质的股东权益资产净值为12.76亿港元的原股东,却莫名其妙地被大幅贬值,只占扩股后15% 的股份。
有匿名投资者认为:“从以矿抵债再到稀释股份,都是变相掏空公司,要将核心矿产资源从上市公司剥离出来,而公司的壳以及部分资源将分 给其他利益体。”
不少合动能源的中小股东质疑这位注册地在英属维尔京群岛的债券认购人 VictoryInvestmentChinaGroupLtd到底与公司大股东之间有何种的关系?
疑问三:信披故意误导投资者?
据 《港股吧》中自称是合动能源公司的小股东的股民发帖称:“2009年12月10号,合动能源发布公告称,公司已获赎回通知,要求于认沽期权日期内悉数赎回 全部未偿还债券本金、溢价及应计利息约1800万美元。董事会谨此通知公司的股东及债券持有人,公司未能够于认沽期权日期或之前偿付赎回金额。公告一出, 当天股价重挫11.24%。但合动能源刚于2009年11月13日从市场上募得资金1.4亿元。并且2009年中报显示,公司期末现金及银行结余总额为 1.652亿港元,这还不计2009年下半年公司煤炭业务的利润。”
2010年2月2号,公司再发公告称与MCC就债券之结算安排订立协议, 合动能源公司将旗下5家煤矿中的4家(约占煤总储量的86%,资产净值约7亿元)交由债券信托人以不低于债券未偿还本金总额、应计利息总额及有关开支的总 价格处置或出售。债券信托人于出售或处置抵押品后所收取的所得款项须用于清偿该负债,而出售的所得款项在偿还该负债后如有结余,则须立即交回本公司。
据此,该股民分析:“上述公告无疑说明,合动能源将因此丧失绝大部分的核心资产,而沦为一个仅有2008年产量为24万吨的小煤矿的壳公司。”《每日经 济新闻》记者发现,从2009年12月10日发布公告之初到2010年2月3日,公司股价从0.445元下跌到最低至0.265元,重挫40.45%
尤为令人费解的是,合动能源曾在2月3号公告中披露被出售的向阳煤矿资产净值为1.02亿港元,当被媒体质疑为不实时,公司董事会才在3月15日发布澄 清公告称,“之前所披露的向阳煤矿净资产的数据是2009年6月30日前的未经审核管理账目,该账目仅用于公司层面的业绩及财务状况,并未计入公司的公平 值调整。”
记者随后发现,当未经审核管理公平值调整于编制河南金丰煤业集团有限公司 (即向阳的直接控股公司)的综合账目时,向阳煤矿净资产竟调整至4.9亿元人民币,后者是前者的4倍多。
从发公告称因还债而被迫出卖核心资 产,到公司以超低价定向发行可换股债券等系列动作,中小股东疑惑、质问声一直不断,更有甚者表示:“此前对合动能源极为不理性行为的种种疑虑,现在全都豁 然开朗,原来公司之前披露的虚假信息及不实资料,其根本目的就是要打压股价以便以超低价发行可转股债券。”
《每日经济新闻》将疑问发至合动能 源有关人士,但截至记者发稿前,尚未得到回复。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进展。

合動 能源 掏空 疑雲 未散 投資者 投資 難投 生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764

熊猫烟花被赵伟平掏空 烂资产高价卖给上市公司


http://www.cb.com.cn/1634427/20100728/140783.html


  据21世纪经济报道,7月27日,熊猫烟花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0599.SH,下称熊猫烟花)发布公告,称湖南省证监局在现场检查中发现公司在资产权属、内部控制和募集资金使用等五个方面存在问题,勒令公司进行整改。

  熊猫烟花大股东广州银河国际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广州银河,前身为广州攀达)自2007年入主以来,股价异常活跃,实际控制人赵伟平也以“2008北京奥运会开幕式鸟巢和长城烟花燃放总指挥”声名大噪。但自其入主以来,公司业绩是王小儿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与此同时,IPO时的募集资金项目则被其频繁变更,最终收益寥寥。但熊猫烟花却多次高价收购大股东的非优质资产。

  “熊猫烟花收购广州银河的相关资产质量很差,而出价则相对较高,不排除是在向大股东输送利益。”浏阳一名长期关注熊猫烟花的人士如是直言。

  募投项目多变

  2001年8月,熊猫烟花前身浏阳花炮登陆上交所,发行2200万股股票募集1.87亿元投向BPP阻燃剂、年产40万箱安全环保烟花和浏阳河花炮文化城等5个项目。

  赵伟平通过旗下广州银河,于2005年以约1.5亿元的总成本获得浏阳花炮52.39%的股权,成为后者控股股东,2008年,浏阳花炮更名熊猫烟花。

  在其主导之下,将多个IPO项目资金用途变更,计划投入“收购广州攀达”和“收购资产及投资醴陵熊猫烟花”等项目。年报显示,两个项目拟投入募集资金分别为980万元和2100万元。

   但到2008年,收购广州攀达并未实施,而收购资产及投资醴陵熊猫烟花也未完成全部投资。而在此情况下,大股东再一次变更募投项目资金用途,将收购广州 攀达变更为投资江西上栗熊猫烟花;而收购资产及投资醴陵熊猫烟花项目则一拆为四,分别投入设立武汉、郑州、云南和沈阳四家内销子公司。

  截至目前,年产40万箱安全环保烟花项目在已投入980万元的情况下最终放弃;而收购资产及投资醴陵熊猫烟花项目至今仍在建设中,尚未投产;变更后的项目郑州熊猫烟花和武汉熊猫烟花,一个未实施,一个未营业。

   伴随着募投项目的不断折腾,公司IPO募集资金使用进度严重滞后,自2001年上市至2009年,1.87亿元募集资金在九年间仅花掉1.74亿元,尚 有1300多万元资金闲置。与此同时,熊猫烟花在广州银河入主之后开始走下坡路:2007年公司刚刚扭亏,业绩随即开始掉头向下。

  财报显示,2007年至2009年,熊猫烟花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1.66亿元、1.73亿元、1.74亿元和2072万元、1313万元和1028万元,营收微增的情况下,净利润却分别大幅下降36.6%和21.7%。

  利益输送迷局

  相较于在主业经营方面的用心不多,熊猫烟花在收购大股东资产方面则颇为积极。

  2005年10月,熊猫烟花以1100万元收购广州银河实际控制人赵伟平控制的另一家公司——攀达烟花的土地使用权。

  而这块位于江西宜春万载县一个小村庄的土地总面积为47.6万平方米的土地,即是赵伟平旗下的一个烟花生产基地。

  但是熊猫烟花高价将这块土地买下后,却长期处于闲置状态,直到2009年10月,才被整体出租,3年租金仅100万,为此,熊猫烟花还于2008年计提固定资产减值准备92.26万元。

   “我们去看过,这块土地根本值不了1000多万。”熟知这次交易的浏阳花炮业内人士如是向记者透露。记者查阅到,当时这笔1100万元收购资金的来源, 恰是熊猫烟花刚刚放弃的一个IPO募投项目——BPP阻燃剂的剩余募集资金,而赵伟平通过这次交易,至少纯赚数百万元。

  而此前的2005年9月,熊猫烟花还分别以500万元和1000万元收购广州银河旗下子公司广州攀达国际和湖南攀达的资产。而这两块资产因为持续盈利能力较差,被市场人士普遍视为“买价过高”。

   湖南攀达的资产被收购后,熊猫烟花仅在2006 年对其进行了部分后续投资便停建至今。资产闲置之下,项目减值风险大增,公司不得不在2008年计提了在建工程减值准备245.84万元。而记者发现,这 两次收购的资金来源也是两个IPO募投变更项目——营销及信息网络项目和年产40万箱安全环保烟花项目。

  “这些资产收购进上市公司后,并不能带来业绩改善,为何还要高价收购来拖累上市公司呢?难道仅仅因为这是大股东的资产吗?”记者在浏阳采访时,熊猫烟花一名中层干部语气显得愤愤不平。

  “关于是否利益输送,这个我真不能回答你,一切以公告为准吧。”面对市场各方的质疑,熊猫烟花董秘黄叶璞在电话中如是向记者表示。




熊貓 煙花 趙偉 掏空 資產 高價 賣給 上市 公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994

“利”系公司一致行动 另类掏空

http://www.p5w.net/newfortune/fmgs/200611/t610803.htm

  在“中关村”违规担保案、西南证券和天同证券挪用保证金案、“世纪中天”虚增业绩案的背后,“中国凯利”、“珠海国利”、“珠海国恒利”、“重庆海 德”、“联大集团”等“利”系公司的身影频频同时出现,“一致行动人”特征表露无遗。但是,由于它们之间并没有明显的股权联系,其联手实施的“掏空”行为 很难被界定为关联交易。在它们的主导和操纵下,“中关村”面临破产威胁、“世纪中天”产生了巨额坏账、“丰华股份”被占用大量资金、“华夏银行”贷款清收 难度加大。而正是借助没有股权联系这一隐蔽特征,它们在完成“掏空”后,往往得以轻松逃脱责任。
在国内资本市场发展初期,“掏空”上市公司的 行为主要通过有股权联系的关联交易来实现,但在相关法规逐渐完善后,资本玩家们往往通过幕后交易,使“掏空”行为以更加隐蔽的方式进行。因此,如何监管非 关联化的关联交易,防范另类“掏空”,已经成为上市公司和资本市场面临的新课题。
  沈城/文
借助上市公司违规担保,占用项目贷款
违规担保拖累“中关村”业绩

对“中关村”(000931)2005年度的财务报告,负责审计的北京京都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有强调事项的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告。京都会计师事务所提出的 强调事项是:“中关村”截至2005年12月31日母公司营运资金为负数;逾期借款本息合计8.42亿元;对外担保45.41亿元,其中,逾期担保 5.81亿元、涉讼担保2.44亿元;部分资产被抵押、质押或被依法查封。到2006年6月30日,“中关村”每股净资产降至0.6565元,而调整后的 每股净资产更低至-2.3295元,根据公司财报的解释,这主要是因为公司对广东新长城移动通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广东新长城”)CDMA项目三年 以上“其他应收款”净额高达14.47亿元。如将16.51亿元的三年以上预收账款与三年以上应收款项对冲后计算,“中关村”调整后的每股净资产就要好很 多,为-0.1854元。
这16.51亿元的三年以上预收账款是“中关村”预收其控股子公司北京中关村通信网络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 “中关村通信”)的CDMA设备款。按照双方当时的约定,“中关村”预收到设备款后,即时用于CDMA项目的设备采购,并记入对“广东新长城”的“其他应 收款”账户。但“广东新长城”的CDMA项目2001年11月因政策原因不能继续进行,“中关村通信”的电信业务许可证也被信息产业部于2002年永久注 销。“广东新长城”的CDMA项目移交给中国联合通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联通”)后,双方对其价值大小产生严重分歧,导致无法进行资产的交接,“中 关村”财务报表中的“预收账款—设备采购款”因而不能与“其他应收款”对冲。
按照当初的约定,成立于2000年的“中关村通信”代表“中关 村”作为“广东新长城”CDMA项目的总融资建设方,负责建设网络系统。“广东新长城”在工程结束后对项目投资进行还本付息,并将35%的股权交给“中关 村通信”,由其出任第一大股东。在政策并不明朗的情况下,“中关村”以20多亿元豪赌CDMA,风险很大。但是,这个后来证明本不该上马的项目,在中国凯 利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凯利”)和珠海经济特区国利工贸发展总公司(以下简称“珠海国利”)介入后进程不断加快。
“中国凯利”及“珠海国利”主导巨额贷款
2000年12月14日,“中国凯利”原财务总监翁振杰成为“中关村通信”的副总经理,并被任命为“广东新长城”CDMA项目融资和施工的直接负责人。 2001年5月24日,“中国凯利”及“珠海国利”出资1.29亿元,分别受让了“中关村”及其下属北京中关村青年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北京中宏基建筑工程 有限责任公司所持“中关村通信”的81.19%股份。此间,“中关村”获得了3480万元的股权转让款(图1)。


在“中国凯利”及“珠海国利”入主“中关村通信”的一个月后,2001年6月28日,“中关村通信”即从广发银行北京分行贷款25.6亿元,“专项用 于”“广东新长城”CDMA项目的建设,为这笔巨额贷款做担保的,则是刚刚大幅出让股权后成为小股东的“中关村”。在此后截至2002年6月20日不到一 年的时间里,“中关村”又为“中关村通信”用于“广东新长城”CDMA项目的3笔共计8.3亿元贷款提供了连带责任担保,使自己的担保责任增加到了 33.9亿元。
“中关村通信”第一笔25.6亿元贷款发生在“联通新时空”成立之后。“联通新时空”负责建设“中国联通”的CDMA网络,成 立于2001年2月14日,其成立意味着政策面日益明朗,表明“中关村”已经不可能自己去运营“广东新长城”CDMA项目,即使被划转,也因这种时滞问题 而不会得到什么好处。但蹊跷的是,“中关村”于2001年12月29日和2002年6月20日期间为“中关村通信”担保的后三笔合计8.3亿元贷款,还是 发生在“广东新长城”项目已经移交给“中国联通”之后,那时,政策已经明确叫停了“广东新长城”项目。那么,“中国凯利”及“珠海国利”如此执意贷款的目 的何在呢?“中关村”在2003年半年报中称,广发银行的贷款是在“中关村通信”未专项用于“广东新长城”项目网络系统建设情况下发放的。换句话说,“中 关村”认为,这些贷款已经被挪作他用了。此外,按照非正式披露的说法,“中国联通”认可的“广东新长城”项目价值仅为8亿元左右。
 段永基代言“珠海国利”实施担保
中国证监会今年3月发布的行政处罚书表明,“中关村”的违规担保等行为是“中关村”董事、总经理段永基未经董事会决议而擅自做出的决定。行政处罚书说, “中关村”未及时披露重大合同,签署合同时未经“中关村”董事会会议决议,责任主要由段永基承担;责令“中关村”改正,对公司处以40万元罚款;对负主要 责任的段永基给予警告并处以15万元罚款;对原董事长郝有诗、原董事长袁振宇分别给予警告并处以5万元罚款;对其他直接责任人董事荣自立、张兆东、廖国 华、郑中安和王云龙分别给予警告。
那么,段永基为什么要铤而走险呢?从股权关系看,段永基之所以能成为“中关村”的董事、总经理,应该不是他 旗下的四通集团持有“中关村”0.44%股份所能解释得了的。更何况,四通集团早在2001年8月和9月就将所持“中关村”股份出让给了武汉国际信托投资 公司和黄河证券有限责任公司。追溯历史可以知道,“中关村”的前身是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所有的“PT琼民源”,北京住总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住 总”)1998年出面对其进行了换股重组,牵线人就是“珠海国利”。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应“珠海国利”要求由段永基担当实际控制人,就是“北京住总” 借壳“PT琼民源”的前提条件。“珠海国利”和“北京住总”的关系非同一般,还表现在二者的其他合作中,比如“北京住总”和澳门国恒企业发展有限公司合资 组建有北京凯恒房地产有限公司,而“珠海国利”法人代表李军阳的哥哥李军华就是澳门国恒企业发展有限公司的总经理。
“联大集团”通过广发银行促成贷款
   在“中国凯利”、“珠海国利”与“中关村”的贷款担保事件中,发放贷款的广发银行也是重要一环。对于“广东新长城”CDMA项目,“中关村”董事会当初 通过的预案是向中国建设银行申请40亿元买方信贷,但在执行过程中突然更换成了广发银行;而在政策已经明确叫停“广东新长城”CDMA项目的情况下,“中 关村通信”仍然于2001年12月29日和2002年6月20日分两笔获得了广发银行5.6亿元贷款。那么,广发银行为什么愿意承担如此大风险发放贷款 呢?
从广发银行的股权结构可以看出,该行由山东联大集团有限公司(联大集团有限公司的前身,以下简称“联大集团”)持有9.8%的股份,位居 55家股东之首。而“联大集团”对广发银行的调配能力,从2002年2月将广发银行副行长张有余任命为天同证券总裁上就已经有所体现,当时“联大集团”刚 刚从山东省资产管理公司手中取得天同证券14%股权。
“联大集团”与“珠海国利”的联系则由来已久。1997年,“珠海国利”掌控的海南国际 实业投资有限公司投资12亿元兴建的海南金轮帘子布厂,投产没多久便处于瘫痪状态,在这种别人避之而不及的情况下,“联大集团”董事长吴晓梦到海南成立了 海南兴海锦纶国际制品有限公司,对金轮帘子布厂进行兼并。
 进入证券业,抽逃资本金、挪用保证金
收购“重庆国投”

在“中关村通信”获得了“广东新长城”项目贷款之后,“珠海国利”参与了重庆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国投”)的增资扩股竞争。
“重庆国投”是西部最大的信托机构,2001年下半年,全国范围内的信托业整顿告一段落,信托公司进行重新登记,“重庆国投”也开始寻找新股东入主。 “重庆国投”的这次增资扩股,吸引了“四大财团”的参与:由云南电力牵头组成的包括光华投资、西水股份、清华同惠、北大电力、爱使股份等的“一号财团”; 由海南航空牵头组成的包括新华航空、美兰机场的“二号财团”;由“珠海国利”牵头组成的包括华金信息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金信息”)、“中关村 通信”的“三号财团”;由人民日报社中国华闻控股集团下属几家企业组成的“四号财团”。
面对“四大财团”,“重庆国投”当时的第一大股东重庆市财政局要求各财团在2001年年底前必须把拟增资“重庆国投”的资金打入指定银行账号。由于其余三大财团调集到的现金都非常有限,只有“三号财团”调集到了11亿元资金,因而其得以最终入主“重庆国投”。
在“重庆国投”董事会7个席位中,“三号财团”取得了4席,分别是“珠海国利”法人代表李军阳,“珠海国利”总裁梁斯扬,“中国凯利”原财务总监、“广 东新长城”CDMA项目融资负责人、由“华金信息”推荐的翁振杰,“联大集团”董事长吴晓梦。这份名单清楚地表明了几家企业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其中, “联大集团”并未出资“重庆国投”,而吴晓梦仍然出任董事。
挪用西南证券、天同证券资金
通过 控股“重庆国投”,“三号财团”也成为了西南证券的实际控制人。除通过“重庆国投”以及下属公司重庆路桥间接持股19.86%外,“珠海国利”直接持股 19.63%,“珠海国利”和珠海国恒利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国恒利”)持股35%的中投信用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投担保”)持股 13.27%,重庆海德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海德”)持股4.91%。
“珠海国恒利”、“重庆海德”也经常与“珠海国利”、“联大集团”同时出现在资本市场,工商登记资料显示,“珠海国利”法人代表李军阳持股“珠海国恒利”80%股权,是“重庆海德”的创始人,而“珠海国恒利”董事长孙英斌则是“重庆海德”董事长。
根据重庆市金融办、证监局、西南证券等几方人员组成的领导小组检查结果,从2002年开始,西南证券大股东以担保、占用方式,通过“重庆国投”、“珠海 国利”至少挪走了西南证券4.6亿元客户保证金,以及抽逃5亿元资本金。到2005年6月,西南证券账面上只剩下约3.15亿元的资本金,一旦进行相关核 销,就将濒临破产。
控股西南证券后,从2003年开始,由“联大集团”任第一大股东的天同证券筹划出资4亿元收购西南证券25%股权,进而组 建控股天同证券和西南证券的天同控股有限公司。当时,以“珠海国利”为首的四家民营企业持股64.4%的江苏淮钢有限公司参股天同证券3亿元,占天同证券 总股本的12.24%;另一家与“珠海国利”、“联大集团”密切相关的公司“世纪中天”(000540)出资1亿元,占4.08%,加上“联大集团”的 14%股份,该利益集团共持有天同证券股权的30.32%。但是,2006年3月17日,天同证券被中国证监会宣布关闭,其经纪业务由齐鲁证券托管。根据 公开信息,天同证券至少有约13.8亿元的客户保证金被“联大集团”转移到了多个关联账户上,其中部分被挪用偿还其负债。
协助上市公司虚假披露,牟利二级市场
虚增“世纪中天”利润

2005年9月21日,“世纪中天”原董事长刘志远因涉嫌操纵公司股票价格罪被提起公诉,经查明,刘志远对“世纪中天”进行虚假重组和伪造业绩,以达到 操纵股价牟利目的。刘志远坐庄“世纪中天”伪造业绩的手段,主要是采用向关联方出售相关公司股权来虚增利润。而在这些股权受让方中,“珠海国利”等神秘财 团的身影频频出现。
1999年,世纪兴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纪兴业”)控股“世纪中天”后,“世纪中天”的业绩发生了突变。2000 年,“世纪中天”每股收益达到1.19元,且是在2000年7月10送4.2股转增5.4股大比例扩股基础上取得的。而“世纪中天”的业绩增长主要来自股 权转让获得的投资收益。以2000年为例,当年“世纪中天”最大的一笔投资收益来自与中投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投创业”)的资产交易:“中投创 业”以高达约2.28亿元的价格受让了净资产只有约419万元的北京亚太东方通信网络有限公司35%的股权。但是,“中投创业”的最大股东就是“世纪兴 业”,持有其40%股权,其余股东也都与“世纪兴业”有不同程度的关联,这就是说,“世纪中天”的业绩其实是通过关联交易虚构了不合理的利润。而从“世纪 兴业”的股权结构看,“珠海国恒利”和“重庆海德”分别持有“世纪兴业”30%股份。2002年底,刘志远更将“世纪兴业”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职务移交给 了来自“珠海国恒利”的陈阳。经此变更,“珠海国恒利”的代表占了“世纪兴业”五人董事会的三席。
2003年3月4日,“世纪中天”又一次公 布了转让资产的公告。公告称,“世纪中天”拟向“中国凯利”旗下中国凯城国际工程公司(以下简称“凯城国际”)转让北京昊岳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 简称“昊岳房地产”)95%的股权,转让价格为2.09亿元。该项转让预计将给“世纪中天”带来约1700万元收益,并改善现金流状况,回收资金将用于新 项目投资或归还银行借款。“昊岳房地产”95%的股权是“世纪中天”2001年10月从刘志远处受让所得,主要资产为君悦豪庭项目,“世纪中天”当时的出 资为1.91亿元。而向“凯城国际”转让时,君悦豪庭项目已经处于烂尾状态。值得注意的是,相关资料显示,“凯城国际”与“珠海国利”曾在广东中山市翠亨 村槟榔山开发区等地联合开发多处房地产项目。
提供坐庄资金,收购意向悬疑
检察机关查明,“中 投担保”和中国联合控股公司(以下简称“中联控股”)曾为刘志远坐庄“世纪中天”筹集了资金。而“中国凯利”、“珠海国利”、“珠海国恒利”和“中投创 业”共同投资参股“中投担保”,“中投担保”则持有“中联控股”60%的股份,“珠海国利”的总经理梁斯扬更于2003年3月12日起出任“中联控股”法 定代表人。经统计,“珠海国利”、“珠海国恒利”、“重庆海德”直接和间接持有“中投担保”和“中联控股”的股权比例分别为59.44%和59.06% (图2)。


在“世纪中天”即将全面崩盘之际,2003年3月14日,“世纪中天”公告称“世纪兴业”已将所持33.65%公司股份质押给了“中投担保”,5月17 日,又公告称上述股权已经质押给了“重庆海德”。在“世纪中天”股票崩盘以后的2004年6月25日,“世纪兴业”与“重庆海德”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其 所持“世纪中天”10996万股中的9200万股,以1.3432亿元转让给“重庆海德”,增加了市场对“世纪中天”重组的期望。但是,2006年8月 15日,“世纪中天”公告“世纪兴业”与“重庆海德”终止了转让协议。“重庆海德”对此解释说,在接到中国证监会第二次要求公司就有关收购问题做出书面说 明和解释后,因公司自身原因一直没有提出任何回复,导致转让一直搁置。至于是何原因,“重庆海德”并未做出具体说明。
损害上市公司权益
“世纪中天”产生巨额坏账

截至2005年12月31日,“世纪中天”全额计提的应收款坏账准备共计21755.64万元。其中,2005年度计提7016.96万元,以前年度计 提14738.68万元。比对相关数据可以发现,“世纪中天”2005年度计提的7016.96万元中的4800万元是对投资博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 简称“博华资产”)6000万元长期股权投资所作计提;其余2216.96万元是对投资天同证券1亿元股权的计提。在以前年度计提的14738.68万元 坏账准备中,光为向“凯城国际”转让“昊岳房地产”95%股权转让款所做的计提就达13900万元,占14738.68万元的94.31%。
正如前文所说,受让“昊岳房地产”95%股权的“凯城国际”是“中国凯利”旗下公司。如果“昊岳房地产”95%股权的转让价格是合理的,就说明“凯城国际”侵占了“世纪中天”约13900万元。否则,只能说明“凯城国际”是在配合刘志远虚增“世纪中天”利润。
“博华资产”是“世纪中天”另一主要坏账来源,根据公开资料,该公司也与“珠海国利”、“重庆海德”的资本运营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首先,西南证券是 “博华资产”16家股东之一。其次,“世纪中天”所拥有的“博华资产”13%的股权是北京世纪飞鸿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纪飞鸿”)向其转让的, 而“世纪飞鸿”虽然净资产不到2000万元,却巨资购入西南证券7.11%的股权,成为西南证券第四大股东。另外,“博华资产”还和“珠海国利”、“重庆 海德”、“中关村”一起持有主营房地产的中关村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关村建设”)至少87.25%的股份。
“丰华股份”被占用大量资金
根据公告,截至2005年12月31日底,“联大集团”控股的汉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骐集团”)及其关联企业共占用“丰华股份”(600615)的资金余额为15939万元。
1999年和2000年,“汉骐集团”和其控股的三河东方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河东方”)分别受让了丰华股份29%和21.13%的股份,成 为其第一大股东和第二大股东。经测算,在入主后的几年间,“汉骐集团”从“丰华股份”直接获得的现金约为2.86亿元,而通过虚增旗下北京红狮涂料有限公 司(以下简称“北京红狮”)资产并进行资产置换,“汉骐集团”另外获益3.33亿元。
“汉骐集团”获得的这2.86亿元现金,主要来源有四 个。第一,通过“丰华股份”受让16.1%“北京红狮”股份获得8399万元;第二,通过“丰华股份”子公司丰华圆珠笔有限公司受让10%“北京红狮”股 份获得5216万元;第三,“丰华股份”投资3000万元为“汉骐集团”下属公司开发北京宋家庄住宅小区项目;第四,2002年上半年,“汉骐集团”以暂 借款名义直接从“丰华股份”提走现金1.2亿元。
2000年9月23日,“丰华股份”以冠生园集团上海有限公司49.54%股权、上海冠生园 华光酿酒药业有限公司90%股权、上海冠生园冷冻食品有限公司90%股权、调味品在建工程3000万元和应收账款8300万元,与“汉骐集团”所持的“北 京红狮”63.9%股权进行置换,置换总金额约为3.33亿元。
“丰华股份”购买和系列置换“北京红狮”资产,是以“北京红狮”4.0618 亿元净资产为计价基础的。但“汉骐集团”1998年以债务重组方式收购“北京红狮”前的审计资料显示,“北京红狮”是一家净资产只有1418.5408万 元的濒临破产公司。“汉骐集团”接手不过两年,“北京红狮”的净资产就增长27.62倍变为4.0618亿元,高估置换的意图非常明显。
“华夏银行”相关贷款清收难度加大
截至2006年6月30日,“联大集团”在华夏银行(600015)的贷款余额为1.99亿元,“联大集团”持股90%的山东金安投资有限公司的贷款余 额为8830万元,持股“联大集团”98%的山东省经济开发中心的贷款余额为9994万元,“中关村通信”的贷款余额为6521万元。另外,与“联大集 团”有紧密联系的北京国利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也被华夏银行列在关联贷款客户名单中,它的贷款余额是2.8亿元。华夏银行董事会在定期报告中表示,给“联大集 团”的贷款没有超出“联大集团”对华夏银行的出资额,因而处于安全范围。
在股权分置改革之前,“联大集团”持有华夏银行限售流通股股份的数量 为3.6亿股。由于这些股份均被法院冻结而不能支付对价,由其它非流通股股东先行为“联大集团”垫付了送股义务。这样一来,“联大集团”名义上的持股数量 下降到了3.1亿股,而这3.1亿股还有多少真正属于“联大集团”呢?
根据公开资料,2005年9月,“联大集团”所持华夏银行2.89亿股 被新加坡磐石基金以10.12亿元拍走,后因山东润华集团有限公司与“联大集团”就其中的2.4亿股存在权属争议而没有过户,但无论结果如何,这笔股权已 经与“联大集团”无关了;2006年3月,北京三吉利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先后拍得“联大集团”所持华夏银行的4000万股和1000万股;2006年7月 19日,“联大集团”所持华夏银行剩余的2100万股拍卖时因竞拍者寥寥而被法院叫停,但归属权的划转指日可待。
 实施战略性撤退
转让股权,轻松摆脱“中关村”

2005年12月7日,“北京住总”宣布拟将持有的 “中关村”40.01%股权中的25.01%转让给海源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源控股”),另外的15%拟转让给“重庆海德”。但是,由于段永基持有 “海源控股”70%的股份,中国证监会不同意被处罚过的段永基控制“中关村”。此后,“重庆海德”也于2006年7月20日以没有资金收购为由,和“海源 控股”一起将35.01%“中关村”股份退回给了“北京住总”(“海源控股”保留了5%的“中关村”股份)。2006年9月,“北京住总”再将这 35.01%的股份转让给了黄光裕的北京鹏泰投资有限公司及其他公司(图3)。


在终止受让“中关村”这35.01%股权之前一周的3月31日,“珠海国利”、“重庆海德”、“博华资产”还以2.36亿元向北京鹏泰投资有限公司出让掉了它们所持“中关村建设”的1亿股、5700万股和3600万股股份,彻底划清了和“中关村”的关系。
对于市场最关注的贷款担保事项,根据“中关村”的股权分置改革方案,“海源控股”单独承诺“积极协助公司妥善解决因CDMA产生的33.9亿元担保”, 如果“中关村”不能在2007年12月31日前解除CDMA项目的担保,“海源控股”将以自身持有的“中关村”股份向非流通股东追加送股。显然,如果 33.9亿元贷款担保责任不能解除,“中关村”就将面临摘牌和破产,而“海源控股”付出的最大代价不过是其持有5%的“中关村”股份。“海源控股”受让这 5%股份的代价约2619万元,因为段永基仅持有“海源控股”70%股权,他实际付出的代价只约1833万元。
 遁迹退出“丰华股份”
因大量占用上市公司资金,2006年4月,经“丰华股份”申请,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司法拍卖形式拍卖了“三河东方”所持“丰华股份”21.13%的法 人股,成交价格约为6673万元。“汉骐集团”所持“丰华股份”的29%股份,也通过三次司法拍卖而差不多全部被沿海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旗下企业收购。
“三河东方”所持“丰华股份”的股份被拍卖,是因为“丰华股份”要求其偿还债务时无法与其取得联系;“汉骐集团”所持“丰华股份”的股份被拍卖,则是因其无力还债。由此,“汉骐集团”和“三河东方”逃避了债务责任。
收购“丰华股份”的时候,“汉骐集团”注册于北京,后于2002年8月迁到济南市长清区地税局大楼八楼,离“联大集团”所在地的千佛山西路28号仅一步 之遥。按照当时公告的资料,“汉骐集团”的总资产和净资产分别为16亿元和9亿元,但据相关媒体报道,这个所谓的大型企业集团,搬到济南后的公司办公室却 是空无一人。同样,“三河东方”收购“丰华股份”的时候,公告称总资产和净资产分别为5亿元和4.2亿元,但2002年12月从河北省廊坊市迁到山东省淄 博市后,就变成了一个注册资本只有200万元的小公司。股东名单中的“汉骐集团”也不复存在,变成了持股90%的天津开发区南工投资有限公司和持股10% 的淄博华云化工有限公司,并因没有年检而于2004年11月被工商局吊销了营业执照。
 让出西南证券控制权
在重庆市政府的主导下,西南证券开始维护权益。由西南证券直接起诉第一、第二大股东“重庆国投”和“珠海国利”,司法机关准备查封两家大股东在重庆的8 亿元左右资产,逼迫其把挪用的5亿元资本金归位;另外,重庆国有资本在“重庆国投”和“西南证券”新一轮增资扩股中大幅出资,而要求两家大股东放弃优先认 购权,以达到稀释其股份的目的。2006年9月底,中国建银投资有限公司推出重组西南证券方案,以11.9亿元注资取得西南证券50.9%的股份。同样, 国有的重庆市城市建设投资公司取得了“重庆国投”38.41%股份,而“珠海国利”和“中投担保”分别持股25.18%和12.24%,已让出了控制权。
对于本文内容您有任何评论或补充,
请发邮件至xincaifu@p5w.net。

  非关联化的关联交易值得警惕
关联交易在国际会计准则中的英文表述为“Related Party Transactions”,本身是一个中性概念。在市场经济不完善、诚信体系尚未完全建立的条件下,任何一个公司在作重大投资或者其他商业活动的时候, 在同等情况下尽可能与自己有关联、信任的公司进行交易,这是正常的现象。但是在中国资本市场,关联交易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被异化,成为上市公司大股东侵占上 市公司和中小股东利益的最常见的工具。典型的做法包括:很多经过剥离资产上市的大型国有企业,通过抬高毛利率或降低费用率等不公允的关联销售和关联采购 “伪装”绩优股,进而以再融资方式获取回报;一些亏损乃至濒临退市的上市公司,通过向关联方高溢价出卖资产等不公允的非经常性关联交易得以恢复上市;一些 原本业绩优良的上市公司,通过向关联方高价采购材料或购买不良资产,导致业绩变脸、资金枯竭。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多家机构通过一致行动控制上 市公司或金融机构,再借助没有股权关系的关联交易占用资金或获取不当利益,就很难被认定为关联企业和关联交易,也就相应回避了应履行的信息披露和表决程 序。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刑法室主任郎胜表示,在我国资本市场发展的初期,侵占上市公司权益的“掏空”行为主要通过有股权联系的关联交易来实现,但随着对 关联交易监管力度的加大,一些“掏空”行为已经找不到有股权联系的关联企业了,因为资本玩家们往往通过幕后交易进行,这些幕后交易实际上是关联的,但形式 上并不表现为关联交易。
2006年6月29日,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六)》 并于当日公布实施。《刑法修正案(六)》实施后,上市公司大股东利用不公平的关联交易致使上市公司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将承担刑事责任。可以预料,在强大 的法律威慑力下,资本玩家们如要通过关联交易侵占上市公司利益,将会更多地采用另类“掏空”——关联交易非关联化,从而逃避监管和法律责任。在甄别和有效 监管非关联化的关联交易,防范和制裁通过“一致行动”和“关联交易非关联化”的另类“掏空”方面,“一致行动人”及其相关法律制度的作用将逐步凸显并走向 台前。(《新财富》2006年11月号最新文章)

公司 一致 行動 另類 掏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363

“掏空”上市公司新动向

http://www.p5w.net/newfortune/fmgs/200611/t610783.htm

 七种方式占用资金  对外担保依然盛行
  本刊研究员  盛敏/文
据统计,自2005年初至 2006年10月,共有119起上市公司及高管人员受到证监会、交易所和海关等监管部门行政处罚的案例。其中,明确涉及侵占上市公司权益的公司有58起, 绝大部分属于“关联方侵占”的“掏空”行为。在58起案例中,已明确侵占实施主体包括大股东的有41起,包括实际控制人的有4起,包括其他关联方的有41 起,包括高管的有5起,只有1起案例为非关联方侵占。
  关联关系更加隐蔽
统计表明,有越来越多 的公司刻意隐瞒与关联方的关联关系,使侵占更加隐蔽。自2005年初至2006年10月,有7家上市公司因未准确批露关联关系而受到处罚(表1)。例 如,2005年2月至4月,“西昌电力”(600505)为上海朝华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和成都正东制药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成都正东制药”)提供违规担 保累计金额4700万元。从经营业务看,西昌电力和“成都正东制药”之间几乎没有任何联系,而监管机构的调查表明,“成都正东制药”实际上是西昌电大股 东、朝华集团董事长张良宾绝对控股的公司,与上市公司存在隐蔽的关联关系。


除隐瞒不报外,有些公司还对实际控制人的情况进行错报。2003年5月,“农凯系”事件曝光后,“海鸟发展”(600634)发布公告称,未发现周正毅 是公司实际控制人的依据,因此认为“海鸟发展”与“农凯系”毫无关系。事实上,“海鸟发展”为“农凯系”先后提供了高达2.7亿元的违规贷款担保。至 2006年10月,海鸟发展再次公告,称公司以前对实际控制人的披露与事实不符。
  占用资金方式翻新
在侵占上市公司权益的方式上,资金占用和对外担保最为常见,58起案例中有48起涉及资金占用,有34起涉及对外担保。而资金占用这一方式已经从直接占用衍生出拆借资金、转借贷款、代为偿款、预付货款、延期支付货款、委托代理协议等多种形式。
第一,直接占用。上 市公司对此大多隐瞒不报,虚假披露。如“ST海纳”(000925)2003年年报披露的银行存款为2.32亿元,2004年中报披露的银行存款为 2.61亿元,事实上,2003年9月至2004年4月间,大股东及关联方多次从“ST海纳”在招商银行上海大木桥支行的账户上划走存款,总额为2.33 亿元;公司截至2003年末和2004年中期的实际银行存款金额分别为1.30亿元和4585万元。“ST海纳”2003年中报、2003年年报和 2004年中报所披露的债券投资额分别为1960万元、1876万元和1760万元,事实上,2003年6月30日,关联方上海安正教育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从“ST海纳”划出1845万元国债投资,上述时点“ST海纳”的实际国债投资金额为0元。
第二,拆借资金。如 “天山股份”(000877)大股东建材集团自2000年7月起连续从“天山股份”借款5400万元,其中3545万元用于买卖股票,截至2004年7月 账面亏损超过2500万元,“天山股份”对此隐瞒未报。又如2004年度“ST光电”(000150)及控股子公司累计向关联方拆借募集资金2.208亿 元,并多次将尚未使用的募集资金拆借给非关联其他单位,涉及金额6500万元。
 第三,转借贷款。如截至2005年12月31日,“ST数码”(000578)子公司深圳市信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向银行短期借款1.18亿元,并将上述借款提供给“ST数码”的大股东深圳友缘。
第四,代为偿款。如“ST飞彩”(000887)于2004年12月替第一大股东飞彩集团偿还到期银行债务共计1.3亿元,占公司当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6.6%,该交易未经“ST飞彩”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也未及时刊登公告披露。
 第五,预付货款。如 “上海科技”(600608)2004年度变更募集资金投向,将1.1亿元投入“氮化镓基高亮度半导体材料及器件”项目,并委托关联企业南京口岸进出口有 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口岸”)代为采购设备,共计预付账款1.62亿元。后来公司决定终止该项目,但预付账款并未及时收回。2005年3月25日,“上 海科技”又与“南京口岸”草签了总额1.5亿元的电子元器件商品采购协议,并于2005年4月30日支付1.5亿元采购款。但截至2005年6月30日, 公司实际委托“南京口岸”采购的商品价值仅为42.99万元。又如“三联商社”(600898)及下属各家电分公司假借预付货款名义与关联方进行非经营性 资金往来,通过控股股东下属三联家电配送中心有限公司为控股股东及其下属企业提供资金。
 第六,延期支付销货款。如 “ST金城”(000820)自上市以来至2001年度,由控股股东金城造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金城集团”)代销部分产品,“金城集团”并 未及时偿还销售款项,截至2002年末应付金额为4.35亿元。此后,“ST金城”为了掩盖资金被“金城集团”巨额占用的事实,由“金城集团”取得临时贷 款在会计期末偿还上述欠款,再由“ST金城”将款项划回“金城集团”。
  第七,委托代理协议。如2000年“ST精密”(600092)就配股募集资金建设项目与关联方珠海怡安集团签定委托代理协议,并支付了9798.14万元款项,该金额占公司1999年末经审计净资产的23%。
  对外担保风险频现
资金占用给上市公司资金的流动性带来沉重压力,直接影响着上市公司的经营状况和盈利能力,而对外担保给上市公司带来了巨大债务风险,在债务方无力偿还债 务的情况下,承担连带责任的上市公司将承受债务压力或被卷入法律诉讼纠纷。这样的例子屡见不鲜。如2004年和2005年间,“ST海龙” (600516)为控股股东兰州炭素集团的多笔汇票和贷款提供担保,在兰州炭素集团无偿付能力的情况下,“ST海龙”代为支付;2005年度,“明星电 力”及其控股子公司为关联方深圳市明伦光电技术有限公司等累计1.11亿元银行借款提供担保,目前已被贷款银行华夏银行广州分行起诉;2003年8月至 2004年12月间,“ST金城”因被担保人未及时偿还银行借款,被债权人提起诉讼,涉及担保金额6,689万元。■(《新财富》2006年11月号最新 文章)

掏空 上市 公司 動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365

大同掏空案 林蔚山金援女密友

2011-2-10  TNM




大同公司爆

發十九億元掏空案,董事長林蔚山涉嫌重大,遭檢方以二千萬元交保,震驚產業界。但除了林蔚山,檢調早就鎖定林蔚山的女性密友、通達公司創辦人周雲楠,才是全案關鍵人物。林蔚山竟為周雲楠,把大同資金挹注在她的公司。現在女的跑了,林蔚山卻淪為掏空嫌疑犯。

林蔚山小檔案

現職:大同集團董事長

出生:1946年7月11日

家庭:大同集團創辦人林挺生大房長子,與妻林郭文艷育長子林建文(歿)、次子林建元。

學歷:華盛頓大學企管碩士

經歷:1972年擔任大同總經理、1981年創立尚志半導體、2004年成立綠能科技、2006年接掌大同董事長、2007年擔任華映董事長

台灣老字號的家電大廠大同公司,驚爆資產掏空案。檢調單位在農曆年前、股市封關後,搜索大同公司,並且以被告身分,約談董事長林蔚山,經過漏夜偵訊,發現林蔚山涉嫌挪用大同子公司十九億元,填補私人投資的「通達公司」資金缺口,罪嫌重大,諭令二千萬元交保。

挹注通達 挪資金

林蔚山捲入掏空案,震撼產業界,年後股市開盤第一天,大同股價就應聲跌停鎖死,還爆出五萬張跌停賣單大量,同時拖累集團股尚志及綠能,一樣開盤就跌停。很多人不相信,外表溫和、老實的林蔚山,怎麼會做出這種事來。

據本刊調查,林蔚山這次會捅出這麼大的婁子,幕後關鍵人物就是他的女性密友、通達公司創辦人周雲楠,是她讓林蔚山不惜代價,一再挪用大同資金,挹注被外界稱為空殼的通達公司。

知情人士說:「周雲楠約五十多歲,離過婚,前夫是一家知名大企業的第二代,二人有一個女兒。她離婚後創業,卻賠光家產,還欠下大筆債務,後來對外就不敢用 真名。所以周雲楠有許多名字,朋友都稱她Nancy,也曾用周雲『蘭』的名字當過中越文經協會理事長,後來對外還用過周素偵、周素禎二個名字。」

友人說:「周雲楠走投無路時,開始拜濟公,信仰得很虔誠,好像也是因為拜濟公的關係,Nancy因緣際會跟林蔚山搭上線,變成了合作夥伴,她又因此翻身,在商場復活。」

關係曖昧 元配怒

本刊調查,通達公司由周雲楠於一九九八年底創辦,但她卻沒接下第一任董事長職務,而是請來金主林蔚山坐大位,周雲楠則擔任執行長。不過也因為林蔚山與周雲楠二人關係曖昧,惹惱林蔚山的老婆林郭文艷,逼得林蔚山在二○○二年不得不卸下董事長職位,但還保留董事。

後來周雲楠找前立法委員林正杰接替林蔚山,掌管通達公司,林正杰告訴本刊:「Nancy那時跟我說,林蔚山沒辦法繼續當董事長,所以請我幫忙,我沒多問。 但我事後有聽到一種說法,說林郭文艷,對於丈夫投資一個女人的公司,很有意見,甚至懷疑Nancy跟林蔚山的關係不尋常,大力反對,林只好聽老婆的話,辭 去董事長職位。」

其實,不只林正杰有聽說,本刊找到另一名人頭董事長,他也懷疑Nancy與林蔚山關係不尋常。這名前董事長說:「如果只是普通朋友,林蔚山幹嘛拿這麼多錢去填補通達公司的虧損,而且這些錢到底是真的投資失利,還是被Nancy掏空,檢調單位有必要好好查清楚。」

錢匯海外 女落跑

根據檢調單位蒐證,周雲楠涉嫌虛報出口貨物,曾把新台幣二百萬元的電腦廢棄品,虛報成四千萬元的「可攜式電腦工作站」,她利用不實海外訂單美化帳面,再向銀行取得信用狀借款十多億元。

後來鉅額款項下落不明,林蔚山是信用狀連帶保證人,為避免遭催款,涉嫌以大同集團董事長名義,指示子公司尚志資產公司借錢給通達。但通達事後不但沒還款, 這筆紓困的錢,竟然還從「借款」變「投資」,尚志以增資通達名義吸收損失,通達倒了,尚志「投資」的錢當然血本無歸。二○○八年,通達公司的虧損就已高達 二十一億三千萬元。

檢調追查,通達虧掉的錢,部分疑似落入周雲楠口袋,她涉嫌利用假進貨,一筆一筆把通達的錢匯到海外。檢調雖然早就鎖定周雲楠,但她早已不知去向。去年中旬,板橋地檢署就傳喚過林正杰、部分人頭董事長以及通達高層,但周雲楠當時卻沒有出現,疑似提早一步逃到新加坡。

攀交立委 當麻吉

本刊找到她位在台北市雙城街的地址,信箱上還貼著傳票領取通知單,時間是一月三十一日,也就是林蔚山交保後隔二天。本刊按了門鈴,一名女屋主很不耐煩地 說:「這裡沒這個人(周雲楠),之前調查局就來過了,我是租房子在這裡,我根本不認識周雲楠,我的房東也不是她。」另外,本刊也走訪了周雲楠另外二個地 址,都人去樓空,無法取得她的回應。

其實,外界很少人知道周雲楠這號人物,但前立委林正杰卻與她頗有交情。林正杰告訴本刊,他是在擔任立法委員的時候,認識周雲楠,當時周雲楠是日本電信公司 NEC在台灣的總代理,也是電信公會的理事。林正杰表示:「那時候我當立委,很多產業都會來跟我們打交道,尋求協助,Nancy就是我在電信業的對口,我 們算是很『麻吉』的朋友。」

錢莊逼債 報恩情

林正杰說:「Nancy後來到越南開公司,用越南勞工部副部長的女兒當人頭,結果錢被副部長吞了,Nancy垮了,欠了一屁股債,信用破產,所以再也不能用自己的名義成立公司、向銀行融資貸款,簡單說,就是不能『用真面目示人』。」

他回憶:「Nancy欠債後,我借她五百萬元周轉,本來以為可以擺平,沒想到,有一天我在辦公室突然接到她的電話,說她跟女兒被地下錢莊押走,請我救她。當時她還欠八十萬元,但我身上沒這麼多錢,我就叫錢莊的人到辦公室,把我新買的別克轎車開走抵債,救了她們母女。」

「因為Nancy垮了,我本來以為這五百多萬元,應該是有去無回,沒想到幾年後某一天,她突然派車來接我,到她開的『通達公司』去。她在辦公室等我,桌上 放了二個公事包,見面後她對我說:『這包五百萬元是還你的本金,這包五百萬元是利息。』我收了五百萬元,但另外五百萬元退回。」林正杰說。

周雲楠和雙林 關係圖 邀林正杰 任董座

另外,周雲楠感謝林正杰的場面,更是讓人嘆為觀止。林正杰回憶說:「我到她的工廠之後,有數百名員工列隊歡迎,所有人在Nancy帶領下燒香拜拜,Nancy更在大家面前稱呼我『救命恩人』,那種場面,跟電影《上海灘》差不多。」

盛大的儀式之後,周雲楠正式邀請林正杰,擔任通達公司董事長,接替林蔚山的位子。林正杰認為周雲楠夠意思,加上他也看好通達所積極研發的「電腦工作站」(WORK STATION)相關技術,於是就一口答應。

林正杰說:「我只在通達待了幾個月,就因為要到上海去發展,辭去董事長的職務,這段期間,我完全沒接觸到金錢跟帳冊,去年我被檢察官傳喚,我在偵查庭都據實陳述,檢察官相信我的話,沒有為難我。」

在林正杰之後,周雲楠開始找公司幹部當人頭董事長,有一名前董事長就告訴本刊:「其實我只是通達的主管,公司每個月付我八萬元,要我掛名負責人,連 Nancy買的新店房子,也要登記在我親友名下,雖然我也高度懷疑Nancy的企圖,但人在屋簷下,只能乖乖地配合,沒想到,竟然扯上官司。」

不過,對於周雲楠與林蔚山間的曖昧傳聞,林正杰直說不可能。他強調:「Nancy是個很豪爽的女人,有點男子氣概那種,不像一般的情婦有小女人的樣子。我想林蔚山應該是看上她的才幹,而不是她的人。而且我看他們的互動,不像男、女朋友。」

內線交易 被調查

但不管林蔚山與周雲楠關係如何,林蔚山涉入掏空案,已讓林家能否續掌大同,受到關注。市場傳出今年六月董監改選,市場派將挑戰林蔚山經營權。

事實上,大同在前董事長林挺生離世,大同集團由大房長子林蔚山及妻子林郭文艷掌舵後,經營權風波不斷。先是二○○六年五月,聯電公告買進四?七萬張大同, 占大同股本一?一三%,市場傳言大房次子林蔚東引外援,公司派不甘示弱,引進外資勢力對抗,大同股價二個月翻升一倍。

二○○八年,又傳出前華映董事長、林家二房三子林鎮弘結合投資圈名人胡定吾等,透過市場買股企圖重返大同,林郭文艷大驚,公司派大砸十三億元,透過華映買大同股票護盤。

更重要的是,這一年多來,大同為打銷轉投資的龐大虧損,進行有史以來第一次減資,大筆一揮,要勾銷近六成股份,驚動主管機關,將減資案壓了近半年,直到日前才核准。

大幅減資 鞏實權

表面上,減資案是為減少虧損,其實與經營權有關。市場人士指出,減資案,主要用意是想稀釋市場派股權,減資後再透過私募,引進友好勢力,可鞏固公司派經營權。

而去年五月,大同前財務長許嘉成去職時,就有消息指出,許嘉成擔任財務長時,大同發行GDR(全球存託憑證)募得七十六.五億元,大同董娘林郭文艷後來聽聞由單一法人買走,唯恐二○○八年經營權之爭再度上演,因此大力推動減資,稀釋對手股權。

今年,大同又將改選,改選前,大當家林蔚山竟被約談,林家能否繼續穩住經營權,有待觀察。只是一個掌管千億資產的大老闆,為何會為了一個走投無路的女人,犯下商場上如此嚴重錯誤,令人不解!

回應

大同公司:2人沒任何關係

大同公司發言人強調,董事長林蔚山跟周雲楠女士2人完全沒有任何關係,會投資通達,也是因為大同本來就有投資其他產業的情況,一點都不奇怪。至於其他有關於掏空案的細節,發言人表示,檢調單位在調查中,不便多做回應。

大同掏空疑案 大事記

1998.11.10

通達國際股份有限公司設立,原本做伺服器與筆記型電腦,後來替大同進行液晶電視的生產與組裝。之後大同透過尚志投資轉投資通達國際。

2011.1.28

因林蔚山涉嫌掏空公司資產,板檢搜索其辦公室與住處,並分以被告與證人身分傳訊林蔚山和太太林郭文艷,還有4名集團財務主管也遭偵訊。

2011.1.29

檢方查出,林蔚山為彌補通達國際虧損,涉嫌以借款名義,挪用大同10多億元解決通達債務,然後轉嫁成母公司呆帳,並解散通達。違反證交法中的背信罪,諭令以2千萬元交保。

2011.2.8

大同股價爆量跌停,開盤10分鐘,委賣張數達2.8萬張。林郭文艷強調林蔚山並無掏空侵占大同資產。轉投資通達國際所產生的損失,已經在2009年度認列,不影響2010年財報。


大同 掏空 蔚山 金援 援女 密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313

大同深陷掏空醜聞、董監改選風暴 林蔚山夫婦過不了的一關?

2011-2-21  TWM




面對檢調的調查、家族的挑戰、員工的不滿、小股東的吶喊,一道道難關接踵而來,大同這家百年老店的掌門人林蔚山,能在賢內助兼事業夥伴林郭文艷助陣下,挺過這次考驗嗎?

撰文‧劉俞青

二月十五日一早,一身灰色大衣的大同執行副總林郭文艷現身台北市敦化南路上的律師樓,針對這次的﹁通達案﹂,和五、六位律師研議大計,臉上的線條依然堅毅,看不出連日來的煎熬。

半 個多月前,就在台股封關後的春節長假前夕,一月二十八日晚間,大同公司董事長林蔚山、執行副總林郭文艷夫妻,因涉嫌掏空,突然遭到檢調約談,一時驚動財經 界。今年六十五歲的林蔚山,當天晚上九點鐘,左閃右躲地進了板橋地檢署,離開時已經是隔天早上八點鐘;在媒體閃爍不斷的鏡頭前,林蔚山的臉色和目前大同的 股價一樣,疲態盡現。

事實上,這是一樁投資多時的﹁舊案子﹂,但約談時間不早不晚,就在距離今年董監改選不到半年的時間(一般董監改選布局都約在半年前啟動);時間湊巧,難免引發外界聯想。

這 家讓林蔚山夫妻在董監改選前被迫走進板橋地檢署的通達國際,是大同旗下尚志投資公司轉投資的孫公司。根據檢調資料,通達國際不斷虧錢,大同近幾年卻還持續 提高對它的持股,並提供背書保證、借款高達十九億餘元給這家公司;眼看通達還錢無望,大同還因此打銷對它的借款呆帳,因而使林蔚山夫妻有掏空大同公司之 嫌。

捲入孫公司掏空大同案

不過,熟悉內情人士透露,林蔚山當晚經過漫長的約談後,隔天早上能夠以二千萬元交保,透露出的訊息即是:﹁檢調手上該有的資料其實都有了!﹂再來,就看檢察官的解釋了。

這家讓林蔚山夫妻如今頭痛不已的通達國際,是在一九九八年成立,根據大同內部透露,通達當初找了幾位已離開的老大同人經營,林蔚山因此才會以個人名義也投資了一千萬元。

根 據大同人轉述,一開始,大同認定這是一家典型﹁技術是對的,經營是爛的﹂的科技公司,帳上的應收帳款還有昇陽電腦(Sun Microsystem)等國際大廠,因此經評估之後,大同才會進場投資。據悉,一開始持股五成,但後來因為營運始終不見起色,帳上負債累累,通達不得已 只好進行一次大規模減資,減資幅度超過九成,等於大同先前的投資,幾乎全數付諸流水;之後,大同又陸續參與增資,才讓這個洞越填越大。根據大同二○○九年 年底的財務報表顯示,前後投資通達金額共六億元。

根據大同方面的說法是,大同持有通達超過三分之二的股權之後,才﹁突然﹂發現,通達不僅存在許多﹁假交易﹂,而且後來連最重要的昇陽單子也沒了,因此儘管大規模減資讓通達宛如重生,但仍撐不過營運上的難關,最後才在去年三月決定清算解散。

據 悉,林蔚山向檢察官坦承幾個事實,一是確實將個人投資的通達股權賣給了大同,實屬關係人交易無誤;第二,這確實是一筆﹁錯誤的投資﹂,讓大同因此虧了不少 錢。但林蔚山更應該向檢察官說清楚的恐怕是,﹁掏空﹂與﹁錯誤投資﹂之間的界線何在?大同公司從林蔚山手上買下通達股權時的評估、價格合理性,恐怕將會是 此案的關鍵。

尚化股票便宜賣給關係人

事實上,讓林蔚山頭大的並非只有通達國際一案,在檢調手上,還有另一樁重 案在查,比起通達案恐怕更讓林蔚山冷汗直流。大同名下另一家轉投資的尚志精密化學(簡稱尚化),登錄興櫃前的釋股案,疑似賤賣資產,將股票以便宜的價格釋 出給與大同無關的股市聞人賈文中等人,讓大同的小股東無緣嘗到後來尚化股價大漲的甜頭。

根據︽今周刊︾第七○三期的報導,○九年五月,尚化 要登錄興櫃之前,當時尚化的大股東大同公司拿出一萬二千張的尚化股票來釋股,但這一萬二千張股票當中,竟然有七千張統統都以每股僅僅十五.八九元的價格, 釋給了賈文中夫妻及其關係人。而在短短三個多月後,尚化登錄興櫃首日股價就來到每股一三二元的高點,讓大同小股東徒呼負負,平白損失八.一二億元的價差。

林蔚山為何決定僅以每股十五.八九元的低價賣股?為何別人不賣,獨獨選擇賣給賈文中等人?是否與鞏固經營權有關?這幾個問題,據悉讓大同的經營高層近來疲於奔走調查局解釋,但至今仍是成案調查中。

近 幾年來,類似的醜聞不斷被揭露,這家百年老店的光芒,似乎越形黯淡;而大同的股價也隨之破底、再破底,近期股價都在五、六元盤桓。二月十日是大同的減資基 準日,大同宣布減資五七.八八%,減資之後,大同將再發行二億美元的海外可轉債(ECB),小股東權益又將再度被稀釋,百年老店的殘餘價值還剩多少?所有 股東都想知道答案。

豐厚地產每每引發搶奪

不過,儘管表面風風雨雨,但看在有心人眼裡,大同的價值不僅完全不受醜聞影響,反而股價打越低,姿色就越誘人;究其原因,名下龐大的土地資產有如平靜火山下的熊熊火焰,是大同最撩人的魅力。

別 的不算,就以大同總公司位在台北市中山北路三段上的土地計算,大同名下的尚志資產在此持有一萬二千餘坪土地,以目前工業用地每坪二五○萬元的保守估價,價 值就有三百億元;未來若變更為商業用地,每坪至少五百萬元,扣掉三五%捐地,市值將近四百億元。更遑論南港、板橋、林口、三峽等大台北地區,大同都各擁有 數萬坪不等的廠區土地,法人估計總市值至少一千億元,而且土地價格還在持續飆漲中。

對照如今大同股價市值,減資前僅剩三三○億元,如果有心人真要奪其經營權,恐怕只要買下三成股權即可成為最大股東;即使拿出真金真銀不融資,耗資也不過一百億元,卻能拿下開發價值近千億元的資產,只要算盤一撥,難怪大同要成為眾人覬覦垂涎的對象。

也因此,每三年一次,每每到了董監改選前夕,這家看似年久失修的百年老店,卻總是能夠成為市場焦點,甚至連醜聞爆發、檢調搜索等大動作,都傳言背後其實有隻﹁看不見的手﹂在主導爆料;而其目的當然就在打壓股價,圖謀經營大權。

二房胞弟捲土重來?

三 年前,大同董監改選前夕,當時林蔚山同父異母的二房弟弟林鎮弘,結合好友前中華開發總經理胡定吾、前晶磊半導體董事長關恆君等人,連手意圖從林蔚山手上搶 下經營權未果。這一次,市場又傳言林鎮弘可能捲土重來,甚至連通達案都有人言之鑿鑿指涉,投資通達已經是至少三、五年以前的舊案子,「了解內情而且還能夠 詳細提供檢調資料者,一隻手的指頭數得完」;意指當時尚未離開大同的人,包括林鎮弘在內,都是可能的爆料者。

但根據林鎮弘身邊友人透露,林 鎮弘○九年因為華映涉及操控面板價格,赴美坐了九個月的牢,是國內第一批赴美坐監的面板業者。儘管美國法律對於經濟犯多半給予尊重,牢獄生活並不如外界想 像的拘限,平日的行動、家人的探視都不成問題,﹁但九個月的監牢,仍然改變了他對人生的許多想法﹂,回來之後,林鎮弘對許多市場上的風風雨雨,不再那麼關 心,個人財力上也力有未逮。另有人曾在喜宴上遇過他,覺得他不再似當年的銳氣沖天,對這次大同身陷的暴風圈,林鎮弘似未涉入。

大同是一家百年老店,大同的經營權也像子孫滿堂一樣盤根錯節,讓人看不清楚。這幾年,外界看似由林蔚山、林郭文艷夫妻一統天下,主導大局,其實之中細節處仍有地雷,隨時有引爆的風險。

除 了林鎮弘的變數之外,大同最大的單一股東是財團法人大同大學,持股六.一九%,但直至今日,大同大學的董事長大位仍不在林蔚山的手上,而是由林蔚山的妹 婿、也是創辦人林挺生的女婿詹克己擔任。詹克己與林蔚山之間關係不睦,早已是大同集團裡半公開的祕密;儘管詹克己的市場人脈、財力等,一時半刻難以撼動林 蔚山夫妻﹁共主﹂的地位,但這個最大股東的角色,始終讓林蔚山如芒刺在背,更何況,大同大學才是中山北路這塊土地的最大地主,持分比大同公司還要高,更讓 林蔚山夫妻坐立難安。

經營績效考驗股東信任

除了林鎮弘、詹克己外,也有指向這次告發案是衝著大同高達五七.八 八%的減資而來,其中許多大同長期的小股東,都對這次大規模的減資案感到氣憤難消。一位大同小股東、同時也是大同已離職的高階主管向《今周刊》透露:﹁大 同需要大規模減資,原因當然是因為華映長期的虧損所致;事實上,有好幾次,大同都有機會賣掉華映這個大包袱,但就因為林蔚山一句:﹃華映是大同的祖產,不 可以賣!﹄而錯失良機,才造成今日難以挽救的局面﹂。

另一位大同離職主管則表示:﹁真不懂為何林郭文艷執意要自己經營,做不好,就請經理人來做嘛,自己做大股東就好,讓公司經營績效好,才是所有股東之福。﹂員工、小股東長期對大同公司積壓的不滿,有如排山倒海而來,對林蔚山夫妻的壓力,恐怕不比法律問題小。

還有工會幹部表示,因為公司營運績效不佳,十年來,大同只調了一次薪水,時間是在○八年董監改選前,當時為了爭取員工認同,公司勉為其難調了絕無僅有的一次薪水;但即使如此,當時最基層員工的調薪幅度僅僅﹁四十九元﹂,許多員工至今氣忿難消。

儘 管公司績效不彰,但近年來,真正掌門人林郭文艷的努力,其實許多幹部都看在眼裡;包括周末在內,天天都是行程滿檔,從早到晚馬不停蹄地開會,早已不是新 聞;遇到集團內部的經營會議,所有廠長都會回到總公司開會,會議開到半夜二、三點更是常有的事,所有與會人士都疲態盡露,只有林郭自己精神奕奕,三更半夜 提出的問題,仍是一針見血。

就連六年前,面對愛子林建文過世,身為母親的林郭文艷承受的打擊,外界難以想像,但縱然面對人生如此重創,她也只是休息了一小段時間,隨即完全恢復正常的工作作息,有著如同﹁鋼鐵人﹂一般堅毅的性格,即使身邊極為親近的人士,都很難察覺她的改變。

但如今,法律的考驗、家族的壓力、小股東的責難及公司的經營難關,一波波衝擊接踵而來,這家一九一八年就成立的台灣最老牌家電大廠,能否平安走過風雨,外界都在看。

皇 冠上的鑽石——大同擁地40萬坪,其中又以中山北路三段的土地最值錢資產所在地 面積(坪) 帳上價值(億元)總公司中山北路土地 12,383 40.88 北投廠土地 4,379 8.75 板橋廠土地 25,649 24.06 中和廠土地 5,328 6.17 林口工業區土地 500 —三峽廠土地 48,068 5.14

大龍廠土地 857 —

桃園重電一廠土地 44,956 7.87 桃園重電二廠土地 82,014 14.36 桃園家電一廠土地 25,211 1.50 桃園家電二廠土地 59,162 6.84 楊梅廠土地 23,155 3.06 新竹營業所土地 2,600 —基隆廠土地 63,807 16.35 高雄廠土地 437  —屏東營業所土地 645  —馬公營業所土地 500  —總計 399,651 134.98 註:帳上價值以財報數字估算,若以實際市價估算,至少近千億元。

資料來源:地政機構 資料整理:徐介凡、陳兆芬


大同 深陷 掏空 醜聞 、董 董監 改選 風暴 蔚山 夫婦 不了 一關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711

會計主管十年異動五次 人頭公司兩三年就解散 士紙掏空案手法高明 內神通外鬼?

2012-4-30  TWM




士林紙業驚傳董事長陳朝傳的女兒陳音如,設立人頭公司對外收購廢紙、廢料,再高價賣給士紙,藉此掏空士紙約四.五億元,本刊調查,這些人頭公司大都成立兩 三年後解散,「查無對證」的手法相當高明。

撰文‧張瀞文

四月十八日傍晚,有五十三年歷史的老牌資產股士林紙業突然在股市觀測站發布一項重大訊息。「法務部調查局於十八日至本公司搜索調查,針對調查局此次調查行 動,公司基於尊重司法原則,於調查過程中完全配合並提供一切必要之資料以供查核。」公司發布的重大訊息對於「檢調搜查」一事,僅輕描淡寫帶過,不過各大媒 體卻以斗大字眼報導「士林紙業驚傳董事長陳朝傳父女涉嫌掏空公司弊案」,震驚各界。

根據調查局北機站調查,過去士紙都直接以市價向資源回收商收購廢紙,但董事長陳朝傳四女兒陳音如從一九九九年起,就透過會計事務所負責人王幸雄成立人頭公 司,向資源回收商收購一般家用紙、瓦楞紙及造林紙等資源回收廢紙,再以每公斤高於市價兩到三角不等的零頭,轉賣給士紙。

五鬼搬運 從中牟利逾四億由於每公斤價格高出市價不多,金額不易引起注意,檢調表示,這十二年來陳音如陸續設立聯莉實業、安雅、上雅、和利、永欣、良友、雅信及良芳 等八家人頭公司,向永醇企業等北部各大資源回收業者收購廢紙,再以高價轉賣給士紙,累計十二年來,至少已從士紙搬走四億五千萬元。

雖然檢方懷疑這些人頭公司與陳音如等士紙高層有關,不過從士紙的財報中,在關係人交易部分,並沒有揭露士紙與這八家公司的交易狀況等。由此可見,財報或是 會計師並沒有將這八家人頭公司列入「關係人交易」。

另外,本刊調查發現,上述這八家公司的成立資本額,都只有一百萬元,其中除了上雅已經廢止,良芳還持續運作外,其他都在成立隔年或是第三年就宣布解散。

本刊實際走訪良芳公司位於中華路一段的登記地址,七樓主要是大觀念商務中心,大約有超過三十家公司登記在這裡。本刊詢問櫃枱小姐有沒有良芳紙業公司?她表 示,這家公司必須事先聯絡,才會有人在裡頭。

熟悉財務操作人士表示,這八家人頭公司大多是成立兩、三年後就解散,這剛好可以很技巧性的規避國稅局的查核。

由於公司宣布解散,原先董監事名單在經濟部商業司網站就會「自動消失」,因此透過「不斷的成立以及關閉人頭公司」這樣的手法,也讓外人無法一窺這些公司的 董事經理人全貌。

另外,本刊發現過去十年,士紙會計主管總共異動了五次,內部稽核主管也換了四個人,財務、會計以及內部稽核主管變動的頻率相當頻繁。

坐擁土地 入列熱門資產股士紙以生產工業用包裝的紙板為主,其中有六到七成的原料來自廢紙、其餘三到四成則為紙漿,近年來由於紙漿價格持續上漲,廢紙價格也居高不 下,最近這八年,除了二○○七年曾經一度出現獲利外,幾乎年年虧損。不過,因士紙在士林地區擁有一.二萬坪的大面積土地待開發,於是成為知名資產股「士林 三寶」︱︱士紙、士電、新紡代表之一。

也因為坐擁「金雞母」,近年來隨著通膨風潮再度吹起,讓士紙的土地資產跟著水漲船高,○九年士紙股價還一度大漲至九十五元,創下近十年來新高水準。

且掏空事件爆發隔天(十九日),士紙一開盤股價就跌停鎖死,賣壓顯得相當沉重,二十日開盤原本也直接打入跌停,卻吸引大單逢低進場承接,股價也從跌停往上 拉升,成交量爆出一二四六張近半年來最大量,顯然看中士紙的豐厚土地資產,已經有買盤逢低蠢蠢欲動。

士紙資本額二十六億元,是國內工業用紙大廠,原本是國營企業,光復後,士林紙廠欠缺做紙的原料稻草,陳朝傳的父親陳勇爭取得到士紙稻草承包權,當時,他心 想:「要是能買下士紙有多好。」後來政府開放紙業民營化,陳勇真的在一九五九年成為士林紙業老闆。

一九六九年陳勇在么兒陳清治結婚後,決定分家,老大陳秀實留在日本管理當地的事業,其他台灣的事業就分給老二陳朝傳以下的三兄弟各自經營;當時士紙當紅, 因此四兄弟都有分,但交由陳朝傳與女婿李水清負責,老三陳朝亨則經營泰安產險與中聯信託,剛起步的萬海由老四陳清治負責。

年逾八十歲的陳朝傳育有七名子女,唯一的兒子陳柏廷,是弟弟陳朝亨過繼給他的,陳柏廷現任萬海航運董事長、士紙副董事長,外界認為陳柏廷未來將接掌士紙董 事長。至於此次涉案的陳音如,則是陳朝傳二房女兒,目前擔任士紙監察人。

一向低調的士紙捲入「高層掏空公司」疑雲,雖然公司鄭重否認掏空訊息,內部員工都認為,這件事董事長「應該不知道」,不過,高齡八十四歲的陳朝傳如何帶領 家族度過難關,正考驗著老人家的智慧。

士林紙業

成立:1959年

資本額:26億元

董事長:陳朝傳

總經理:陳建昆

總市值:108億元

主要業務:紙品生產、加工、運銷財務狀況:每股淨值15.6元,去年每股純益-0.34元,今年第1季合併營收4.61億元

會計 主管 十年 異動 五次 人頭 公司 兩三 年就 解散 士紙 掏空 手法 高明 神通 外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264

實德如何掏空大元股份

http://www.infzm.com/content/75527

5年間,徐明僅動用不到3億的資金,就在大元股份身上獲利超過18億元,回報率超過500%。

2001年,實德把土地資產高價賣給大元股份,從上市公司套取近億元利潤。8年後,這塊土地增值數倍,實德再次通過關聯交易,低價把土地買回,並獲取巨額的政府拆遷補償款。

2012年5月,大連甘井子區實德工業園,靜臥著一幢幢即將拆除的廠房。工業園西邊,三百多畝的大元股份大連分公司一大半已成為廢墟,「實業報國,德以興家」幾個大字還在夕陽裡閃閃發光,然而這句話,隨著大連實德董事長徐明的金融帝國一起,淹沒在大連灣沉沉暮靄中。

兩年來,圍繞著大元股份這塊300畝土地的歸屬,寧夏大元化工股份有限公司(600146.SH)與前控股股東大連實德多次走上法庭。5月9日,大 元股份起訴大連實德一案再次在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開庭,當事人大連實德及大元股份再次缺席,只有雙方代理律師在法庭上展開唇槍舌劍。

爭議核心依舊在於3年前大元股份一宗核心資產的轉讓交易。2009年6月,大連實德只用了1.2億元,就把原屬大元股份的22萬平方米土地和 6.51萬平方米廠房攬入懷中。半年後,大連市政府就啟動了大連實德工業園的拆遷工作,以隨後收儲價計算,這塊土地市值8億元。也就是說,實德用1.2億 元的代價,就獲得了高達8億元的拆遷補償款。

大元股份董秘朱立新向南方週末記者表示,經過兩次漫長公開審理,該案庭審程序已基本走完,具體的審理結果或在6月見分曉。他同時稱,無論如何,對中國上市公司的大股東們來說,大元股份都是一個很好的警示案例,「大股東不能利用自身權力,侵佔上市公司利益」。

作為一家橫跨化學建材、金融保險、文化體育、房地產的商業帝國,大連實德集團控股了多家上市公司,其內部股權結構與資產交易層層疊疊密如蛛網,作風 激進卻低調,令業內人士也難窺堂奧。然而從這筆核心的土地交易往上追溯,可清晰窺見徐明是如何在資本市場輾轉騰挪,利用內幕信息掏空上市公司,牟取暴利。

「徐式」重組的神話與戲法

實德塑膠在取得這塊土地的當天,就以溢價13倍的價格倒給大元股份,從中獲得近億元收益。

一家主營業務不明,股本不大的殼公司,業績連年虧損,3度更換大股東、4度宣告重大重組,一系列騰挪中,大元股份過去七年創造了漲幅超過20倍的神話。這個神話的締造者,先後是由兩位資本玩家徐明和鄧永祥推動創造的。

2001年,作為資本市場新貴的徐明,瞄準一隻股市獵物——大元股份。大元是寧夏大元煉油化工有限公司旗下子公司。1999年在上交所掛牌上市,總股本2億股,上市後經營一直不理想。

通過一系列間接控制和資產重組的隱蔽方式,實德逐漸控制大元股份。2001年11月28日,大元股份將煉油化工資產及負債,剝離給隸屬於寧夏國資委的寧夏綜合投資公司,直接收回現金近2.66億元,以及債權和股權投資共4800萬元。

徐明迅速盯上這筆2.66億元巨款,一筆匪夷所思的交易就此發生。大元股份以2.56億元的現金,從實德塑膠手裡買下其工業園22.26萬平方米土地使用權,及6.51萬平方米PVC板材生產廠房、9套生產線及相應的原材料存貨。

當時大元股份的收購報告顯示,這塊資產評估前賬面淨值為690萬元,評估值為1.02億元,增值率為1380%,而中介機構出具的評估報告是以 2001年11月27日為基準日,該土地使用權終止日期為2051年11月26日,國家規定工業用地的出讓年限最高為50年,也就是說,這塊土地是實德塑 膠在這個基準日才取得的。就在當天,這塊地就以溢價13倍的價格倒給大元股份,從中獲得近億元收益。

「徐明幾乎是空手套白狼,大元花了近2.6億元買了一堆資質不佳的資產,嚴重不值。」銀河證券一位前員工告訴南方週末記者。銀河證券從2002年6月起就擔任大元股份重大資產重組輔導券商。

這位人士告訴南方週末記者,他們曾經去實德塑膠公司調研過,對其資產質量及其評估價值表示懷疑,「我們覺得用近2.6億元真金白銀去收購的這部分資產是非常不合算的,其業績表現也相當差勁,2002年年報的每股收益才1分錢。」

這位人士還指出,這也是資本玩家常用的財技,把廉價資產虛增評估,然後高價賣給上市公司,套取上市公司現金。

正因為銀河證券在資產評估和重組方面與實德方發生諸多齟齬,2003年8月銀河證券退出大元股份重大資產重組輔導,將大元及實德的決裂公之於眾。上述知情人士透露說:「實德重組大元,無法達到監管部門的輔導驗收標準,這是銀河退出的原因。」

在將土地高價倒給大元股份後的一年半後,大元股份70%股權無償劃轉給寧夏綜合投資公司。寧夏綜合投資公司和大連實德之間,也包含了千絲萬縷的關 係。參與過此宗交易的一位證券人士向南方週末記者透露,事實上,徐明早在2001年即已介入大元股份:當年大元股份資產剝離成淨殼,以及收購實德塑膠資 產,均是為大連實德入主作的安排,寧夏綜投只是在實德進入前夕,幫其代持一段時間股份。

雖然寧夏綜投表面上是大元第一大股東,但是在人事安排上,徐明逐步安排實德系人士控制大元股份,早在2003年2月就派實德集團沙有為任大元股份銷售總監,在2004年底提議徐斌(徐明之兄)出任大元股份董事長。

2003年和2004年,由於大元股份連續兩年虧損,上交所在2005年對其實行退市風險警示及其特別處理,簡稱由大元股份改為「*ST大元」,股 價一直在2元多徘徊。知情人士透露,實德把大元做成虧損,是有意為之,其目的在於壓低大元淨資產,從而壓低向寧夏綜投支付的股權轉讓款。

2005年6月,大連實德投資以2.91億元總價,每股轉讓價格為2.08元,受讓寧夏綜投所持1.4億股國家股,佔大元股份總股本70%,成為大元股份絕對大股東,後因股權分置改革,14000萬股稀釋為12080萬股。

現實版奪命金:重奪土地

大連韻銳是一個裝入土地及廠房資產,繼而在實德投資退出大元股份前夕,將上市公司最優質資產套走的空殼。

自從實德注入大元股份之後,大元股份大連分公司經營一直不理想。大連分公司總經理周家華透露,儘管年產能可達1萬噸,多年來只利用其中20%左右產能,這個以生產PVC材料生產門為主的分公司產品高端,但技術難度很大,多年來一直都在摸索。

雖然大元股份大連分公司業績一直不佳,但隨著房地產價格迅速高漲,當年實德以1.02億評估價賣給大元股份的22萬平方米的土地和6.51萬平方米 的廠房,已經變成增值六到七倍的隱蔽資產。按照大連市政府後來所啟動的大連實德工業園的拆遷工作,以隨後收儲價計算,這塊土地市值8億元。

但在2007年,知道這塊土地實際價值的投資者並不多,因為在財務報表上按當年1.02億元評估值入賬,除了徐明等內幕人士外,很少人知道這塊土地按市場價格計算增值巨大,成為大元股份最值錢的資產。

對徐明來說,如何低價重新奪回這塊土地,成為一項新的掠食生意。在2007年8月,大元股份董事會以開拓市場名義,出資200萬元在大連設立子公司,大連韻銳裝飾材料有限公司由此而生。

大元股份代理律師劉振方向南方週末記者透露,自2007年8月成立至2009年9月實德投資從大元股份抽身出局,大連韻銳是一個裝入土地及廠房資產,繼而在實德投資退出大元股份前夕將上市公司最優質資產套走的空殼。

實德第一步是把土地及廠房資產裝入大連韻銳。2009年1月,公司增資5007萬元,其中6.51萬平方米廠房的評估值為3007萬元;2009年 4 月,增資1.07億元,其中22.26萬平方米的土地評估值為9109萬元——兩次增資裝入大連韻銳的土地與廠房,幾乎堪稱當時大元股份最優質的資產之 一。

實德第二步是在股市上金蟬脫殼,迅速減持股票。在將核心資產裝入大連韻銳的同時,大元股價在2009年上半年一路上漲,同年6、7兩月,股價最高躥 升至16元多。大連實德在不到一個月時間內,通過28次交易在二級市場迅速減持7000萬股,累計套現8.99億元;當年8月,上海泓澤世紀投資發展有限 公司(下稱上海泓澤)與大連實德達成協議,收購後者持有的剩餘大元股份5080萬股,協議每股轉讓價從6元提到9元再到11元。

完全退出大元股份後,大連實德股權轉讓共收穫14.58億元,而2005年支付的股權成本僅為2.91億元,三年多時間,淨賺11.67億元!

但這僅是其在大元股份上收益的一部分。在2009年6月,大元股份與實德塑膠簽訂股權轉讓協議,以1.2億元作價將大連韻銳100%股權轉讓與後 者。22.26萬平方米的土地在2001年時的評估價為1.02億元,這8年間,正是中國房地產市場急劇膨脹時期,土地價格亦不斷翻番,但該土地8年後評 估價卻匪夷所思地下降到9109萬元——這一操作遭到廣泛質疑。

至此,實德完成了把大元股份最優質資產低價套走的第三步。

在該項股權轉讓完成後不到半年,大連韻銳於2010年1月通知大元股份大連分公司做好搬遷準備,理由是大連市政府將拆遷該地塊。

據大元股份代理律師劉振方調查,因整個實德工業園的收儲和搬遷,實德集團共獲得23億元的土地收儲和拆遷補償。原大元股份的地塊和廠房大致佔整個工 業園的三分之一,粗略推算,該地塊補償金額超過8億元,但大連實德只花了1.2億元就將其從上市公司剝離。若算上此前股權轉讓收益,5年間,徐明僅動用不 到3億的資金,就在大元股份身上獲利超過18億元,回報率超過500%。

巨額補償款懸疑

大元股份認為,徐明提前獲知實德工業園將被列入大連市土地儲備計劃,並通過關聯公司將土地以超低價收購,從而獨吞這筆巨額搬遷補償款。

從2010年年底開始,大元股份隨後的控股方上海泓澤多次向寧夏證監局反映大連韻銳的「爭議」交易。2011年4月,寧夏證監局下發關注函要求,為保證上市公司股東利益不受損害,就上述土地徵用補償問題,其處置情況要及時向監管部門報告。

隨後兩年裡,大元股份與前控股方大連實德圍繞在大連韻銳的爭端拉開了帷幕,雙方爭論的焦點在於一個「內幕消息」——大元股份認為,徐明利用和大連市 主管領導的信息優勢,提前獲知實德工業園將被列入大連市土地儲備計劃,並通過關聯公司將土地以超低價收購,從而獨吞這筆巨額搬遷補償款。

大元股份在5月3日開庭時提交的一份來自大連市政府的文件複印件顯示,當地土地收儲中心早在2007年就向當地規劃局報送了土地收儲規劃。2009 年9月,大連規劃局正式批覆同意這一規劃。朱立新強調,大元股份的土地轉讓後不久,實德就和大連市政府達成了動遷協議,這說明之前雙方已經做過很多工作, 但實德顯然向投資者和上市公司隱瞞了。

大元股份代理律師劉振方則向南方週末記者透露,自2007年「以開拓市場名義」成立以來,大連韻銳除了向大元股份大連分公司進行土地和廠房出租外,一直沒開展任何經營活動,「顯然,這就是一個專門為這項關聯交易成立的殼公司」。

2010年11月,跟大元股份已經毫無股權關聯的大連韻銳,將位於實德工業園的土地和廠房轉讓給大連海翔騰瓏房屋拆除。大元股份大連分公司隨即成為 資本運作的犧牲品——2012年5月,大元股份回租大連韻銳用於生產三棟廠房已被拆除了兩棟,其餘一棟廠房堆滿了機器和辦公設備。

「大連分公司去年下半年因為拆遷停產了。今年經過努力,我們和浙江一家投資PVC的公司成立了合資公司,希望判決結果盡快出來,恢復生產。」朱立新向南方週末記者表示。

2011年2月11日,大連韻銳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被實德塑膠轉讓給新的自然人股東王靜波和韓秋。但這兩位自然人是誰,最終巨額的土地款落在誰口袋裡,這引發了爭議。

在2012年5月9日,實德塑膠的代理律師黃滔在庭審中稱,目前實德塑膠的債權人有很多,而接盤大連韻銳的自然人股東是公司之前的「債主」之一,但對於自然人的更多信息,以及大連韻銳的轉讓價格,黃滔稱也不知。

但王靜波曾在實德集團官方網站一條信息中出現。該信息顯示,2010年年初,曾有一位叫「王靜波」的人以集團財務核算審計部員工的身份參加了該集團 的新年聯歡會,並表演了節目——不能排除實德有轉移資產的嫌疑。記者就此致電實德投資董事會負責人,及實德塑膠代理律師黃滔,均未獲得對方的回應。

「這種資產的拆借轉移,在實德大系統內非常普遍。」一位熟知實德的律師如是指出。

大連市政府所給予的土地補償款,大連實德方面並沒有透露數額。但按當時大連韻銳旗下資產價值,大元股份方面曾估算過,其所應獲得的賠償款約為5.5 億元。劉振方稱,對比周邊地塊的市場價位,2009年韻銳地塊和房產價值至少應在3.9億元左右,即使按照實德集團當時抵押建行貸款數額看也值3.3億, 「可他們買的時候只花了1.2億,所以公司主張2.5億的索賠是合理的。」

但對於2.5億元的賠償,實德塑膠代理律師黃滔在法庭認為,「2.5億元」的賠償價格沒有任何根據,不會予以賠償。

這並不是大連實德近來面臨的唯一訴訟。據媒體報導,陷入資金鏈斷裂危險的大連實德集團最近已經被至少八家銀行起訴,多家債權行由於擔心實德履行債務能力出現問題,到法院對實德提起訴訟,要求財產保全。

經過兩年漫長而艱辛的訴訟,朱立新表示高管層身心俱疲,上市公司業績也一地雞毛。

但朱仍在密切關注大連實德的狀況,「不管實德是破產也好,還是其他處理,如果我們有一個法院判決在手,對公司決策也是有利的」。

或許是擔心實德破產殃及賠償,朱又反覆稱,和大連實德和解的大門一直敞開,「條件都可以談,甚至在法院判決後也可以談,我們當然希望越早解決越好」。


實德 如何 掏空 大元 股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703

掏空「雙威」

http://www.capitalweek.com.cn/article_23667.html

5月14日上午,焦頭爛額的雙威教育集團(下稱「雙威教育」CAST:NASDAQ)新任首席財務官Douglas Woodrum顯得十分焦灼:拿著一份經浦東新區商務委員會批准同意的公司投資方變更二級子公司法人的備案表,等在寧波銀行浦東支行的候客廳裡,無人理會。

由於雙威教育的前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陳子昂等人私下劃轉數億元資金,雙威教育已經陷入了混亂無序的尷尬境地,這迫使新的管理層亟須查清賬務的來龍去脈;雪上加霜的是陳子昂等人帶走了公章、電腦硬盤、營業執照,銷毀了賬務……在工商執照沒有變更之前,這讓查賬有如陷入沼澤。

早在5月9日,雙威教育已收到納斯達克通知信,納斯達克決定將公司股票摘牌。Woodrum告訴記者,他們有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查清大致的賬目,並 交出年報,如果到時候還沒有結果,雙威教育將面臨下市。到底是誰掏空了雙威教育?雙威教育的律師告訴記者,他們已經查到了三家可疑公司。據瞭解,目前上海 市公安局浦東分局已經受理了雙威教育舉報陳子昂涉嫌侵佔公司現金一案。

高管交惡5億元

雙威的內鬥由來已久,陳子昂一方代表的是實權派,而新管理層則是上市公司董事會中過去管不到實際業務的那一撥人派來的。

這跟雙威教育的結構有關:雙威教育是先有子公司後架設的母公司,而母公司主要依賴的業務就是由原子公司分別層層控股管理的3家學校。

2000年10月,雙巍信息技術(上海)有限公司(下稱「雙巍信息」)成立,註冊資金為100萬美元,實際到賬僅15萬美元。當時的董事長並非陳子 昂,公司的投資人為ChinaCast Technology (BVI) LTD.。之後的投資人一直未變,此後,雙巍信息公司的註冊資金從100萬美元到600萬美元再到2980萬美元,僅用了3年不到的時間。在雙巍信息增資 的過程中,陳子昂成為公司董事長。

雙巍信息主要經營範圍是設計、開發與寬帶技術相關的軟件、網絡集成軟件等各類計算機軟件等業務,跟教育不搭界的公司,卻是後來雙威教育的孵化器。

2007年,為籌備上市,同樣由ChinaCast Technology (BVI) LTD.出資設立語培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下稱「語培信息」),註冊資金為1000萬美元。之後,ChinaCast Technology (BVI) LTD.通過雙威教育反向收購雙巍信息和語培信息,登陸美國納斯達克,融資近兩億美元,並用所融資金購買了湖北工業大學商貿學院、廣西師範大學灕江學院、 重慶師範大學涉外商貿學院,並通過之前設立的語培公司、盛世漢洋(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的子公司持有上述三家大學股份。

但據之前的年報顯示,三所大學的收入佔整個雙威教育收入的70%-75%,而遠程教育佔比僅25%-30%。

通過層層複雜的控股,出資方ChinaCast Technology (BVI) LTD.對三所大學的管理鞭長莫及。

原本相安無事,但在2011年3月,陳子昂方面與雙威教育如今的大股東Fir Tree公司出現分歧。原因是陳子昂代表公司發表回購申明後,卻又未及時履約, Fir Tree方對此意見頗大。

在2011年底董事會改選中,陳子昂一方最終失利,在七人董事會中支持Fir Tree的代表Woodrum的人達到四人,而陳子昂一方為三人。

目前資料顯示,很多不明去向的大額資金是在2011年年底轉出,並且不少銀行的賬戶也是在那時候註銷的。

有律師分析,或許是為了給事情敗露爭取時間,當年的上市公司審計工作開始受阻。2012年2月初,已經擔任雙威教育多年審計機構的德勤向該公司審計委員會匯報稱,審計受阻。

5月14日上午,焦頭爛額的雙威教育集團(下稱「雙威教育」CAST:NASDAQ)新任首席財務官Douglas Woodrum顯得十分焦灼:拿著一份經浦東新區商務委員會批准同意的公司投資方變更二級子公司法人的備案表,等在寧波銀行浦東支行的候客廳裡,無人理會。

由於雙威教育的前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陳子昂等人私下劃轉數億元資金,雙威教育已經陷入了混亂無序的尷尬境地,這迫使新的管理層亟須查清賬務的來龍去脈;雪上加霜的是陳子昂等人帶走了公章、電腦硬盤、營業執照,銷毀了賬務……在工商執照沒有變更之前,這讓查賬有如陷入沼澤。

早在5月9日,雙威教育已收到納斯達克通知信,納斯達克決定將公司股票摘牌。Woodrum告訴記者,他們有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查清大致的賬目,並 交出年報,如果到時候還沒有結果,雙威教育將面臨下市。到底是誰掏空了雙威教育?雙威教育的律師告訴記者,他們已經查到了三家可疑公司。據瞭解,目前上海 市公安局浦東分局已經受理了雙威教育舉報陳子昂涉嫌侵佔公司現金一案。

高管交惡5億元

雙威的內鬥由來已久,陳子昂一方代表的是實權派,而新管理層則是上市公司董事會中過去管不到實際業務的那一撥人派來的。

這跟雙威教育的結構有關:雙威教育是先有子公司後架設的母公司,而母公司主要依賴的業務就是由原子公司分別層層控股管理的3家學校。

2000年10月,雙巍信息技術(上海)有限公司(下稱「雙巍信息」)成立,註冊資金為100萬美元,實際到賬僅15萬美元。當時的董事長並非陳子 昂,公司的投資人為ChinaCast Technology (BVI) LTD.。之後的投資人一直未變,此後,雙巍信息公司的註冊資金從100萬美元到600萬美元再到2980萬美元,僅用了3年不到的時間。在雙巍信息增資 的過程中,陳子昂成為公司董事長。

雙巍信息主要經營範圍是設計、開發與寬帶技術相關的軟件、網絡集成軟件等各類計算機軟件等業務,跟教育不搭界的公司,卻是後來雙威教育的孵化器。

2007年,為籌備上市,同樣由ChinaCast Technology (BVI) LTD.出資設立語培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下稱「語培信息」),註冊資金為1000萬美元。之後,ChinaCast Technology (BVI) LTD.通過雙威教育反向收購雙巍信息和語培信息,登陸美國納斯達克,融資近兩億美元,並用所融資金購買了湖北工業大學商貿學院、廣西師範大學灕江學院、 重慶師範大學涉外商貿學院,並通過之前設立的語培公司、盛世漢洋(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的子公司持有上述三家大學股份。

但據之前的年報顯示,三所大學的收入佔整個雙威教育收入的70%-75%,而遠程教育佔比僅25%-30%。

通過層層複雜的控股,出資方ChinaCast Technology (BVI) LTD.對三所大學的管理鞭長莫及。

原本相安無事,但在2011年3月,陳子昂方面與雙威教育如今的大股東Fir Tree公司出現分歧。原因是陳子昂代表公司發表回購申明後,卻又未及時履約, Fir Tree方對此意見頗大。

在2011年底董事會改選中,陳子昂一方最終失利,在七人董事會中支持Fir Tree的代表Woodrum的人達到四人,而陳子昂一方為三人。

目前資料顯示,很多不明去向的大額資金是在2011年年底轉出,並且不少銀行的賬戶也是在那時候註銷的。

有律師分析,或許是為了給事情敗露爭取時間,當年的上市公司審計工作開始受阻。2012年2月初,已經擔任雙威教育多年審計機構的德勤向該公司審計委員會匯報稱,審計受阻。


掏空 雙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810

一○一董座改選前夕因舊案遭收押 林鴻明涉掏空 宏國剛站起又被打趴?

2012-10-08  TWM




一向給人處世圓融、政商人脈實力堅強的林鴻明,如今卻因為一件舊案被收押,重創宏國集團近年力圖翻身的形象,更成為「五百億元償債傳奇」的諷刺。

撰文‧梁任瑋

二○○九年九月,林鴻明代理台北一○一大樓董事長八個月後,終於真除坐上大位。當時,他與最大民股股東頂新集團董事長魏家二董魏應交,分任董事長、副董事長,兩人就任微笑的合影,登上各大媒體。

這是一九九九年宏國集團爆發財務危機後,宏國第二代林鴻明代表家族在商場上少見的風光。而身為長子的林鴻明,更被視為「家族中興」的代表人物,外界也咸認沉潛近十年的宏國集團,隨著五百億元負債陸續清償,將恢復往日元氣。

九月二十七日,台北一○一股東會前一天,挾著過去三年輝煌戰功,外界一致認為林鴻明將在股東會的董監改選投票中,順利續任董座。未料,十三年前的一樁舊 案,讓林鴻明在一瞬間從光鮮的雲端墜入難堪境地。涉嫌掏空上市公司金尚昌,林鴻明遭檢調收押,讓原本應該是慶祝連任的鏡頭,轉變成收押禁見的不堪畫面。

擔任董座 讓一○一轉虧為盈林鴻明涉嫌掏空金尚昌,不僅打亂一○一董座布局,也讓才剛從低潮站起的宏國集團,再度跌了一跤。而這一跤,更讓許多業界人士對林鴻明的家族中興大業感到不勝唏噓。

時間拉回一九九九年,台灣房地產不景氣,轉投資事業過多的宏國集團,因資金周轉不靈爆發財務危機。五百多億元的負債如骨牌般兵敗如山倒,也讓當年在建築業 「喊水會結凍」的宏國集團積極瘦身,關係企業《大成報》、職籃宏國象一個接著一個收攤;中聯信託被RTC(金融重建基金)接管,僅剩凱撒飯店與台北一○一 仍留在手中。

宏國集團出現財務危機後,林鴻明被外界視為家族代表人物,而他的確也是林家三兄弟中最活躍於商場的一位。

身段柔軟、個性圓融是朋友對林鴻明的第一印象。早年宏國關係企業橫跨營建、金融、觀光、育樂,加上舅舅謝隆盛擔任過國民大會議長,讓林鴻明建立起綿密且深厚的政商人脈關係。

在商場歷練三十幾年的林鴻明,承襲三重幫父執輩做生意一套獨特的經營哲學。「他會先問對方『你想賺多少錢?』了解對方立場後,才決定是否繼續談下去。」一 位認識林鴻明二十年的房地產業者說,他對廠商很「阿莎力」,該給的錢不會東扣西省,因此大家都很喜歡和他往來,讓他廣結善緣;以這次他遭收押為例,他的朋 友依舊站在保護立場,口不出惡言。

完整承襲了家族的人脈實力與經營哲學,林鴻明自然成為宏國集團力圖中興的核心人物。當時手中仍握有中聯信託經營權的林鴻明,將一○一大樓視為東山再起的重要管道。

林鴻明是台北一○一大樓的建造發起人之一,在大樓完工後以大股東的角色擔任首屆總經理,儘管隨後中聯信託遭接管,林鴻明還是可以取得官股信任,升任董事長,足見他對於這個職位的經營。

林鴻明升任一○一董事長後,不但擔任官民共治的溝通橋樑,也力行開源節流政策拚獲利,為了撙節管銷,他全面更換一○一設備為節能建築,大幅節省能源支出。

在開源部分,將購物中心全部改裝為頂級精品專門店,除了滿足本地金字塔頂端消費族群,更吸納三○%觀光客上門。此外,辦公室出租率、租金逐年提升,三方並進,終於在前年中繳出「轉虧為盈」成績單。

儘管台北一○一至今財務壓力依舊不輕,但搭上近年政府開放陸客來台觀光商機,一○一大樓成為兩岸民間互動的最佳平台,不僅長年接待政府外賓,連中國官員參 訪團來台,都一定得登上觀景台。甚至有此一說,「想要做陸客生意,第一個要打通關的就是林鴻明。」可想而知,一○一董事長這個位置人脈關係的廣泛。

背負中興重責 鋌而走險?

有了一○一大樓作為基礎,林鴻明的家族中興大業順利展開。原本代表宏國集團精神的北市敦化北路宏國企業總部大樓,○四年部分樓層遭法拍,地下室、十五、十六樓產權落至台壽保手中。○六年一度有買家向宏國集團出價七十億元整棟購買,後來因林鴻明的母親林謝罕見反對作罷。

為了不讓母親傷心,○八年林家三兄弟甚至出錢向台壽保買回三個樓層,相關人士指出,「目前整棟宏國大樓產權都完整掌握在林鴻明家族手上,頗有收復失土意 味。」另方面,有別於其他豪門總是上演兄弟鬩牆戲碼,林鴻明與兩個弟弟之間感情非常團結,對於母親也是出了名的孝順。例如母親近年積極投入德霖技術學院教 育與企業建教合作事宜,三兄弟均動用在房地產業的人脈,引進師資到學校。

業界人士感嘆,身為三重幫林家第二代,中年面臨家道中落危機的林鴻明,肩上壓力比家族中的任何一個人都大。也許是在商場上載浮載沉三十年的經歷,讓林鴻明始終披著一層保護色,「熱絡但難以交心」是朋友對他的形容。

金尚昌掏空案的後續發展仍待司法調查,但林鴻明的友人評論:「如果真有不法情節,那麼,或許是外界給予他『少主中興』的期望太高,才讓他選擇鋌而走險之 路,以至於最後『呷緊弄破碗』。」隨著檢調將宏國家族涉嫌掏空的案子曝光,「十年償債五百億元」的少主中興之路,從勵志故事變成了醜聞,看似再起的宏國集 團,是否隨著林鴻明涉掏空案件再被打趴,就有待時間觀察了。

一董 董座 改選 前夕 舊案 收押 林鴻 鴻明 明涉 掏空 宏國 剛站 站起 起又 又被 被打 打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8560

施正榮的「另一個尚德」:關聯交易掏空尚德

http://news.imeigu.com/a/1358909021688.html

裁員、減產、GSF反擔保騙局、尚德電力股價跌至1美元面對退市壓力、辭去CEO⋯⋯2012年,對於曾經的光伏巨頭—尚德電力董事長施正榮來說四面楚歌;2013年,恐怕也將是尚德最關鍵的「危急存亡之秋也」。80%以上的負債率,以及即將於3月到期的5.75億美元的可轉債,是尚德必須直面的難關。

此前,關於無錫市政府與施正榮博弈的討論甚囂塵上。其中被議論最多的說法是—無錫市政府將出手對尚德進行援助,代價是施正榮以全部個人資產做無限責任擔保,但這一方案未能獲得施正榮的支持。

接近無錫尚德的知情人士稱,目前施正榮和無錫市政府在暗戰中似乎已經達到了一個平衡—自施正榮在2012年8月卸任尚德電力CEO之後,無錫國聯集團可能將以財務投資者的身份接盤無錫尚德,以解尚德電力5.75億美元可轉債到期的燃眉之急。無錫尚德是上市公司尚德電力的子公司,也是其最為核心的資產和主要經營實體。

「現在國聯集團已經組成工作服務小組進入尚德辦公,各大銀行債權人也進駐尚德以尋找更好的拯救尚德方案。」上述知情人士稱。

此項方案雖未塵埃落定,但若最後接盤的真是國聯集團,那麼對尚德來說可謂一個輪迴。早在2001年1月無錫尚德成立之時,無錫國聯集團的子公司無錫國聯信託投資公司就曾聯手江蘇小天鵝集團、無錫高新技術投資公司、無錫水星集團、無錫市創業投資公司、無錫山禾集團等諸多國企共同出資600萬美元入股無錫尚德,持有無錫尚德75%的股份;而施正榮則以40萬美元現金和160萬美元的技術入股,持有無錫尚德25%的股份。2005年,為了便於海外上市,施正榮通過一系列財技引進過橋貸款和海外投資機構(如高盛、龍科投資、法國Natexis等)對無錫尚德的國有股權進行收購,無錫國聯集團也在此時與其他國有股權一起退 出。

在這一個輪迴中,大眾眼前這位靠陽光發財的施正榮,從「新能源教父」、「中國首富」的榮譽中走下神壇;但與此同時,公眾目光之外、處在隱蔽處的施正榮,其實已經搭建了屬於自己的私人商業王國。在這個私人王國中,施正榮的妻子、朋友、老鄉各守一隅,只有越過他們,才能瞥見施正榮的隱形財富。

私人帝國

「施正榮完全可以再造一個尚德。」上述知情人士稱,「但是從另一個方向看,如果沒有施正榮自己這些私人企業,尚德現在的境況可能也不會這麼慘淡。」在尚德電力上市之後的6年時間裡,施將數十億美元的財產納入他的私人公司手中。

2006年12月30日,一家名為「亞洲硅業(青海)有限公司」(下稱「亞洲硅業」)的企業在青海省註冊成立。根據記者獲得的青海省商務廳文件顯示,這家公司由亞洲硅業有限公司【英屬維京群島,以下稱「亞洲硅業(BVI)」】和青海省新能源研究所有限公司共同成立,其中亞洲硅業(BVI)出資4750萬美元,持有95%的股份,青海省新能源研究所有限公司出資250萬美元,持有5%的股份。

這是一家從事多晶硅材料研發、生產和銷售的企業。看上去,這家企業與施正榮本人並無關聯,但日後證明從一開始這家企業就由施完全控制。

據知情人士透露,亞洲硅業首任董事長王體虎與施正榮相識於澳大利亞留學期間。尚德內部通訊錄顯示,2006年和2007年王體虎還同時擔任尚德的副總裁,主要負責硅材料和高效太陽電池開發研究。

其餘董事會成員包括張宇鑫、沙俊濤、郭恩來和張治民。其中張宇鑫以及之後的董事長繼任者張維國都與施正榮本人過從甚密。

張宇鑫是亞洲硅業(BVI)的法人代表,曾任職於華夏證券投資銀行部、西南證券投資銀行部,後成立上海道傑投資有限公司任執行董事、總經理、上海道傑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任執行董事;而在私人關係上,張宇鑫是施正榮妻子張唯的親屬。在尚德IPO之前,他曾是施正榮的主要財務顧問,並主導了尚德IPO之前施正榮從無錫市國有股權中接盤股份的資本運 作。

成立僅3個月後,2007年3月15日,亞洲硅業董事會成員發生變更。沙俊濤和郭恩來離任董事,張維國和廖暉成為亞洲硅業董事會成員,並由張維國出任亞洲硅業董事會主席和法人代表—此時亞洲硅業的董事會成員包括:董事會主席張維國及董事張宇鑫、王體虎、廖暉和張治民。

張維國也是施氏家族的重要組成成員之一,曾任無錫市風險投資公司投資部經理。尚德電力的IPO招股說明書顯示,彼時張維國為尚德的第五大股東,持股33.3萬股。

施正榮真正以管理者的身份走到亞洲硅業的幕前源於2009年尚德對亞洲硅業的投資。

根據尚德電力年報,2009年1月,尚德電力從亞洲硅業一位「退出的股東」手中以810萬美元的價格購得12.5%股份。同年10月,尚德電力又將持股比例提升至20%—尚德電力為這20%的股權總計支付1750萬美元。從亞洲硅業相對簡單的股權結構可看出,這一「退出的股東」顯然來自亞洲硅業(BVI),之後證明亞洲硅業(BVI)的最終控制人其實是施正榮。

記者從BVI登記處獲得一份2006年註冊資料顯示,亞洲硅業(BVI)的首任董事其實為施正榮和他的妻子張唯。也就是說,從亞洲硅業創立時起,施就參與其中,但是在2009年以前卻一直隱藏在張宇鑫背後,從未對尚德的股東方、提供貸款的銀行等機構和資本市場上其他參與者進行披露。

直到尚德電力2009年開始投資亞洲硅業之後,施正榮得以退去亞洲硅業(BVI)掌舵人的幕後身份,以尚德電力董事會主席的公開身份走到台前。

由於尚德的投資,2009年1月8日亞洲硅業的董事會成員進一步發生變化。通過這次董事會成員的變化則可對施正榮的佈局略窺一二。

青海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的公開資料顯示:2009年1月8日,張宇鑫和廖暉退出亞洲硅業董事會。新任董事會成員包括施正榮、陳秋鳴、王體虎、張維國和張治民。在這次人事更替之後,施正榮成為亞洲硅業的董事會主席和法人代表。

2009年5月18日,亞洲硅業通過董事會決議,由亞洲硅業(BVI)購得青海省新能源研究所有限公司手中所持有的5%股權,由此,亞洲硅業由亞洲硅業(BVI)和尚德共同持有。作為青海省新能源研究所有限公司方面代表的董事張治民因此退出董事會。

施正榮的另一位私交好友也在此次交易後正式出山—新晉董事成員陳秋鳴,曾任職於江蘇省國際信託投資公司,1991年後移居澳大利亞並在澳大利亞與施正榮相識。2008年,陳秋鳴受到施正榮的邀約回國,主要職責就是打理施正榮的私人財富。許多業內人士都將陳秋鳴看作在張宇鑫之後的新任財務顧問和投資軍師。

「僅僅憑藉尚德12.5%的股權,施正榮卻得以成為亞洲硅業的董事會主席和法人代表,這可能嗎?這些都是施正榮布的局而已。」 一位前尚德電力員工說。而在進行這一系列運作之後,亞洲硅業的董事局完全由施正榮的「自己人」組成。

(i美股配圖:尚德電力3年股價走勢。)

利益輸送

亞洲硅業自成立開始一直與尚德保持著親密的合作關係。

2007年1月,亞洲硅業成立不到一個月時間,就獲得了來自尚德一份大單:尚德與其簽訂了長達16年期限的15億美元無條件支付合約,用來購買高純度多晶硅材料;而根據亞洲硅業的官方網站顯示,直到2008年12月31日,亞洲硅業的第一爐多晶硅才正式出爐。

在此期間,雖然亞洲硅業並未對尚德供貨,但是尚德仍對這家上游供應商進行輸血。根據尚德年報,2008年尚德電力共向亞洲硅業提供了1000萬美元的無息貸款。而預付賬款方面,2007年到2008年間尚德電力共向亞洲硅業提供了6120萬美元預付賬款,但是這時亞洲硅業還未真正實現多晶硅生產,對尚德的供貨直到2009年上半年才開始進行。更為有趣的是,在2009年亞洲硅業開始供貨之後,亞洲硅業迅速成為尚德電力的三大主要供應商之一。

據上述知情人士透露,除了生意上的合作之外,尚德電力還從人力上對亞洲硅業進行幫助:「尚德方面的財務人員一直在幫助亞洲硅業路演,向銀行獲得貸款。」而憑藉尚德的大額訂單,亞洲硅業先後獲得了來自銀行的貸款(至少包括一筆由尚德電力擔保的5億元人民幣來自渣打銀行的貸款)和青海當地政府的補貼作為資金補充。

尚德電力2009年開始投資亞洲硅業之後, 尚德投資後對亞洲硅業的輸血並沒有停止。在產品購買上,尚德依然不遺餘力,2010年一年便從亞洲硅業採購了7690萬美元的多晶硅,並且為亞洲硅業提供了8240萬美元的預付款。

「施正榮在為自己創造財富方面太有一手了。外界通常不太注意,所以幾乎意識不到施正榮在背後的運作,但是若是將這些交易連起來看,便會發現其中蹊蹺之處。」上述前尚德電力員工稱。

他所說的蹊蹺交易,即尚德電力對亞洲硅業投資的退出和施正榮本人的進入—2009年10月尚德電力加大對亞洲硅業的投資,其持股比例提升至20%;2010年12月,「由於戰略調整」,尚德電力又將這20%的股權以2390萬美元的價格轉手賣出,尚德在這筆投資中淨賺640萬美元。

接手20%股權的買家,「是鐘曉林創立的江南資本,」上述接近尚德電力的知情人士稱。這一消息尚德電力從未進行披露,記者也未能從尚德電力處獲得證實,而江南資本作為一家PE,其背後真正的投資主體並不好預測。

但是股權轉讓的故事仍在繼續,轉讓的投資主體漸漸浮出水面。

2011年5月,施正榮宣佈,由他個人控制的家族信託—D&M科技(D&M Technologies)收購了亞洲硅業91.3%的股權,亞洲硅業至此正式成為尚德的關聯方。而且奇怪的是,從2010年12月尚德退出亞洲硅業之後到2011年5月施正榮的家族信託接手亞洲硅業的5個月時間中,施正榮仍然任亞洲硅業的董事會主席和法人代表,並無更換。

2011年底,尚德已經陷入光伏危局——彼時尚德的負債率為79%,短期借債為15.73億美元;但是作為尚德的上游供應商,亞洲硅業卻獨善其身,資產負債率僅為36.7%,短期借債為0元。

在光伏行業整體陷入泥沼的現實環境中,亞洲硅業的業績表現離不開尚德的支持:成立的5年中,尚德至少為其提供了15億美元無條件支付合約、1000萬美元的無息貸款、5億元人民幣擔保和近億美元的預付款項,並且在很長時間中是它唯一的客戶。2011年7月,尚德還與亞洲硅業簽訂了新的多晶硅購買合同,即自2012年起在9年內向亞洲硅業購買63300噸多晶硅。

不成功的炮製

除了亞洲硅業之外,施正榮還成立了另外一傢俬人公司—輝煌硅科技投資(香港)公司【BVI公司,下稱輝煌硅科技(BVI)】。

從BVI登記處獲得的信息顯示,輝煌硅科技也是2006年在英屬維京群島註冊,控制人是施正榮和張唯。這一信息同樣鮮少人知。「施最早的想法是,亞洲硅業生產多晶硅後賣給輝煌硅能源。而輝煌主要生產硅片,再賣給尚德。」上述知情人士告訴《環球企業 家》。

只是輝煌硅能源最終並未向亞洲硅業那麼成功。在輝煌硅能源,施正榮遭遇人際關係滑鐵盧,輝煌硅能源也走向了分家的結局。

與亞洲硅業類似,輝煌硅科技(BVI)於2007年在施的家鄉江蘇省揚中市油坊鎮建立了輝煌硅能源(鎮江)有限公司(下稱輝煌硅能源)。記者獲得的輝煌硅能源2008年度審計材料顯示,輝煌硅能源是由香港德懿有限公司出資組建的外商獨資企業,公司成立於2007年12月。而香港德懿有限公司正是輝煌硅科技(BVI)全資擁有的子公司。

但是此前,坊間流傳更廣泛的說法是,輝煌硅能源是由香港輝煌硅科技有限公司、無錫尚德、環太硅科技於2007年共同出資成立。對此說法,記者在查閱尚德電力公開資料時並未發現證據。

在輝煌硅能源創立之初,董事會成員由吳美蓉(兼董事局主席)、王藝澄、李仲盈三人構成。吳美蓉和李仲盈均是施正榮的老鄉,且分別為輝煌硅科技(BVI)兩個香港子公司(香港德懿有限公司、香港Rising Prosperity有限公司)的董事。

2008年5月,尚德電力對輝煌硅科技(BVI)進行投資,以2140萬美元的代價接手「某退出股東」購得輝煌硅能源18%的股權。吸引注資後的輝煌硅能源與亞洲硅業如出一轍,同樣進行了董事會的變更—吳美蓉繼續出任董事長,董事成員則包括施正榮、錢曉云、張怡(時任尚德CFO)和陳秋鳴。

尚德電力亦是在輝煌硅科技(BVI)成立初期就開始與之進行交易。2007年,尚德為輝煌硅科技(BVI)提供了1080萬美元保證金;2008年,除了以2140萬美元從輝煌硅科技(BVI)股東手中購得股權之外,尚德電力還從輝煌硅科技(BVI)及其子公司處購買了6370萬美元的原材料。除此之外,尚德電力還與其簽定了兩份硅片購買合約,分別為從2008年9月開始的5個月期購買協議和從2009年8月開始的3年期購買協議,合約價接近3億美元。

2009年5月,輝煌硅能源與鎮江環太硅科技有限公司(下稱「環太」)合併,輝煌硅能源更名為「鎮江環太硅科技有限公司」。在完成合併後,香港德懿有限公司佔合併公司註冊資本的64.99%,照耀香港有限公司佔28.72%,江蘇環太肥料有限公司佔6.29%。原環太硅科技創始人兼董事長王祿寶出任合併公司董事長,董事則仍由施正榮、錢曉云、張怡、陳秋鳴組成。

王祿寶與施正榮同為揚中人,在合作之前已相熟近10年,據知情人士透露,施正榮甚至是引導王祿寶進入光伏產業的領路人。施正榮對兩人在環太上的合作原本充滿期待,但是蜜月期尚未滿一年,硝煙就已瀰漫。「環太和輝煌硅能源的分家真應了那句古話,『人為財死鳥為食亡』。老闆們最早合作時都能同甘共苦,但是看到利益時卻都拼得你死我活。」一位揚中環太麾下的員工稱。

2010年6月,環太和輝煌硅能源選擇分手。在環太退出後,據知情人透露,輝煌硅能源的控制權被分成兩部分,其中尚德電力控股29%,而代表施正榮個人的力量的佔71%。輝煌硅能源的實體同時被拆分成兩家公司—榮德新能源投資有限公司(香港)和榮德投資有限公司(香港)。其中前者為大家所熟知—「是施博士的公司,榮和德分別取自施正榮和尚德,」上述揚中環太麾下員工稱。但是後一家榮德投資有限公司(香港)卻從未出現在報表和公眾眼中。

榮德投資有限公司(香港)在施正榮的家庭財富版圖中佔據何種地位尚未可知,但是記者查閱這兩家公司的《法團成立表格》時發現,創辦成員雖是以不同基金名稱出現,但創辦地址均為BVI同一地址,提交人地址亦完全相同,而且首任董事均為施正榮的妻子張 唯。

到了2010年下半年,國內光伏行業始終受到歐洲各國補貼下調消息的困擾不甚樂觀。這時,尚德電力稱為了發展上游拓展產業鏈,將以1.23億美元的價格對榮德新能源投資有限公司進行全資收購,榮德新能源成為尚德的全資子公司。

「以1.23億美元獲得71%的所有者權益,再加上公司8000萬美元的負債,說明尚德對這個公司的總資產估值為2.53億美元。」上述知情人士稱。

但是根據尚德財報顯示,榮德新能源投資有限公司的總產能為375MW,換算下來相當於尚德購入的平均成本為0.79美元/WP,而此時市場價大概是0.20美元/WP。尚德為此多付了3倍的成本,這也使得尚德的處境變得更糟糕,為此尚德高管不得不在分析師電話會議中接受分析師的質疑。

暗渡陳倉

除了在光伏產業的發展之外,施氏家族的私人財富地圖也已延伸到私募投資領域。2008年2月在上海成立的上海尚理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尚理投資」)即是其中之一。根據公開資料顯示,尚理投資的法人代表為施正榮的妻子張唯,董事兼總經理為上文提及的陳秋鳴。

2012年尚理投資最為亮眼的表現在投資華錄百納上。在華錄百納上市之前,尚理投資持有華錄百納10%股份;2012年2月華錄百納上市,尚理投資獲得的賬面回報高達16倍。

除了在文化產業的投資之外,2010年上市的豫金剛石和2011年9月上市的巴安水務上市前投資人名單中,尚理資本都在其列。巧合的是,在巴安水務的上市前股東名單中,施正榮前任軍師張宇鑫所創立的上海道傑投資有限公司也在其中。

而在2009年時,尚理投資還曾連同雅戈爾投資有限公司、無錫新區創新創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共同成立無錫領峰創業投資有限公司(領峰基金),投資無錫新區及周邊地區的新能源、環保節能、生物醫藥、物聯網、文化創意產業、新材料、現代服務業等項目。

儘管從未在尚德公開披露過,尚理投資與施正榮的關係在業內人士看來其實已經接近公開。但是,除了尚理投資和在實業領域的亞洲硅業和輝煌硅能源之外,施正榮究竟還有多少隱形財富卻很難獲知,而在施氏家族財富聚集的過程中,尚德電力也並非那麼無 辜。

「施正榮個人財富的累積,很多尚德電力的高層都知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罷了。」上述接近尚德的知情人士稱,「亞洲硅業創立初期,尚德財務部門的同事們需要幫他們爭取銀行的資金資助、做路演,在這樣的情況下,尚德電力能完全置身事外毫不知情嗎?GSF(環球太陽能基金管理公司)反擔保事件爆發以後,誰的騙局誰是誰非尚德高層都心知肚明。」

除了經營困局之外,尚德電力還要不斷面對法律訴訟。GSF反擔保時間爆發後,美國律師事務所便狀告尚德發佈虛假信息誤導投資者,對尚德提起集體訴訟;意大利法院則指控尚德在意大利非法修建太陽能發電廠詐取政府補貼,對尚德提出刑事訴訟。

而《環球企業家》瞭解到,2012年年底,又有尚德電力股東在美國起訴尚德高管,稱「公司高管為實現自身利益挪用公司高達16.8億美元投資資金,資金使用用途包括給尚德電力CEO個人公司提供無息貸款等」。記者向代理此訴訟的美國羅森律師事務所求證時獲知,此訴訟已立案,調查正在展開。

施正 正榮 榮的 一個 尚德 關聯 交易 掏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3281

櫃買中心新董座 竟然身陷掏空案


2013-03-11  TCW  
 

 

二月二十五日,新任櫃檯買賣中心(簡稱櫃買中心)董事長吳壽山在交接典禮上爆料說,自己是雜貨店之子,還擔任過經營之神王永慶的營運幕僚。

但他沒說的是,他目前還被投資人保護中心(簡稱投保中心)因合邦電子掏空案,提起請求連帶賠償訴訟中。由於此案還未落幕,屆時可能出現櫃買中心董事長被轄下公司投資人求償,對簿公堂的尷尬局面。

任監察人捲入,成形象地雷

原來,吳壽山在二○○四年到二○○八年,擔任過合邦電子監察人,任期內,當時的總經理、爾後擔任董事長的陳錦溏等人,利用成立九家境外紙上公司,再用買空賣空方式來美化財務報表,把當時資本額十億元左右的合邦,掏空了一半的資產。

該案在二○一二年經由新竹地方法院判決確立,投保中心遂對陳錦溏與吳壽山等二十八位董監事和相關人員提請金額共一億三千萬元的連帶賠償訴訟,為受損的小股東爭取權益。

這二十八位被提起求償的人員,過去兩年多,多位陸續與投保中心達成和解,投保中心也依和解狀況,對訴訟對象撤回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聲請狀。而吳壽山,從擔任長庚大學管理學院院長、證券發展基金會董事長,到升任櫃買中心董事長,對此案都還沒達成和解。

投保中心發言人趙順生證實,吳壽山曾與投保中心談過,只是迄今還未和解。「每到一個新職,就有人提醒我要去處理,」吳壽山受訪時表示,他也認真的想去和解,「這個案子要和解沒有那麼容易,因為保險公司有個上限,投保中心有個下限(指的是賠償金額),如果差額太大,我是付不起的。」這件案子這麼一擱,就是兩年多。

交接典禮中,吳壽山說「長官」告訴他,「你就快快樂樂去做。」如今,一樁拖延快三年的陳年舊案,成了吳壽山的背上芒刺。只要此案不和解,吳壽山也很難快樂得起來。

櫃買中心任務就是監督股票上櫃公司、幫投資人把關。合邦案讓吳壽山頓時在裁判與球員之間出現尷尬角色。這些過往的事未必阻撓升官之路,只是當監察人、櫃買中心董事長,多少都要維護形象,免得哪天成了話題,想磨滅也難。

 
櫃買 中心 新董 董座 竟然 身陷 掏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3677

指標產業落魄 義大利唱掏空悲歌


2013-08-26  TCW  
 

 

八月初,一項統計顯示,歐元區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達五○.三,突破榮枯分水嶺,歸功德國和義大利產業擴張,尤其後者是兩年來首見。不過,成長的表象之下,義大利的幾個指標產業卻正遭逢「掏空」危機。

精品新東家拒接收供應鏈

《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報導,金融海嘯以來,新興國家的新富階級接手歐美主顧的需求,義大利的高級訂製服做得很不錯。可是這端生意興隆卻未造福供應商,總體而言,紡織產量下跌三五%,未見回升跡象。

原因之一是,許多大品牌近年來都被頭號對手法國接管,包括LVMH集團收購珠寶商寶格麗、服裝和配飾製造商Pucci,及羊毛織品商Loro Piana;開雲集團(Kering)掌控Gucci與Sergio Rossi。但是,新東家拒絕接收當地眾多原物料供應商。

像是《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筆下曾輝煌一時的紡織中心畢耶拉(Biella),鎮城之寶是高級男衣原料商Reda,僅雇用三百多位師傅,讓亞曼尼(Giorgio Armani)之流的首席設計師年年來拜會。但收購帶走設計師的採購權,這裡的生意一落千丈。

另一個危急的世界級產業是家用電器品,一九六○年代至一九七○年代是梅洛尼(Merloni,現已改名意黛喜)、伊尼斯(Ignis)等白色家電的黃金盛世,僅僅十五年就以手工質感搶戴歐洲龍頭寶冠,因此成為哈佛商學院的教案。

但是這個被譽為「戰後經濟神話」的產業,如今卻被中國海爾逼入死巷:從二○○七年開始連年衰退,幅度約與紡織業相當,其中又以洗衣機、洗碗機、電冰箱與廚房炊具的銷量跌最兇,全都對半砍,迫使整個產業供應鏈一再裁員,經濟學家奇普列塔(Innocenzo Cipolletta)擔心,空洞化會越來越明顯。

《紐約時報》感嘆,任何人都同意,精工細活是這些外銷導向、家族經營的義大利中、小企業立足全球的本事,但是,從另一方面來看,它們適應時代的表現,像是財務與營運等能力,「卻離一流差得遠了。」

 
指標 產業 落魄 大利 掏空 悲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4549

掏空培正富豪校友打家賊


2014-09-18  NM  
 

 

香港唯一有學生獲得過諾貝爾獎,政、商、學界名人輩出的百年名校培正,其小學爆出儲備「被掏空」風暴,一直由多名舊生把持的培正辦學團體浸聯會教育部,多年來暗度陳倉,另外成立以「培正」掛名的培正教育中心和培正專業書院「搵真銀」,近年又發起為培小興建一座十五層的新教學樓,冧掂富豪校友「電子大王」顧明均捐助二千萬。

殊不知,大樓剛入伙,校友及家長才獲知會,教室因超出政府規定的中小學校舍高度限制,培小根本不能使用;另一邊廂,「哎吔仔」培專對外募捐時則明目張膽,將大樓「據為己有」,先舔到盡以每項最高千二萬,兜售各層課室、演講廳、圖書館以至座椅的冠名權,更索性「改圖」把招生冊子上的大樓照片,印成培專大樓 。

更甚是,原來大樓全部二億六千萬的建築費,幾乎全由私立的培小出資,培專只出資一千萬,卻想佔領大樓,瞓身捐款卻發現被蒙騙,全球培正仔正聯署反擊,火氣十足的顧明均,近日就四度入稟追討捐款,又狀告培專盜用商標要求賠償十億。他形容:「我好似開咗門俾賊入屋綁起咗,唔反抗點得。」

何文田培正道與窩打老道交界,培正中小學校區內,矗立了一幢樓高十五層,玻璃幕牆的大樓,驟眼看來與學校格格不入,原來這幢大樓,屬培小的辦學團體浸聯會轄下,八至十五樓原定安排於今個學期作為培正專業書院的新校舍,不過培專的大計,被培正校友叫停,而捐助二千萬興建大樓的光頭富豪顧明均,更兩個月內四度入稟控告浸聯會及培小。

顧明均更聯絡培正舊生齊齊發炮,哈佛大學講座教授丘成桐,回覆本刊指:「很多人想利用學校的名字,卻看不出來有什麼高尚的辦學目標,也沒有徵求我們這些對教育有經驗的舊生意見。」又說:「培正當局,還對同學會採取不合作的態度,使人驚訝!很多同學認為,一百廿多年的名校,對學校名譽要特別重視,畢竟這是由創校元老和歷代同學花了不少心血得來的結果!」

丘成桐所炮轟的事,源於新大樓對校友募捐時,原來只表明供培小之用,但無端端和培小無直屬關係的培專卻想鵲巢鳩佔。

有錢又固執

事件中捐錢最多,年屆七十,有光頭富豪之稱的顧明均,以他六呎二身軀,空手道黑帶的掌力,一手拍枱說:「佢哋唔肯交數,唔肯改名,我一定要出手,用司法手段睇你哋點走。」大學讀法律的顧明均是南太集團主席,現時在紐約交易所上市,市值超過二十億港元,另南太在深圳前海擁有一幅地皮,顧曾表示,估值約九十億人民幣,這位百億富豪性格鮮明,熟悉他的人都指:「佢好固執,做事一定做到底,當然佢亦好有錢,所以得罪佢你一定頭痕。」引證顧明均的執着還有他的光頭,原來六四事件前他是有頭髮的,但屠城之後,他決定削髮以表不滿,頭髮就從此沒有再留過,有人問他為何事隔多年仍這麼堅持,「六四都仲未平反。」顧說。 而且顧明均在培正留低的回憶絕對比別人更多,因他曾三次中二留班及一次「撻班」重讀中一,前後讀了十六年培正,加上今次觸動顧明均告自己母校的人,通通是培正舊生,在他眼中更加「罪加 一等」。顧明均連環入稟告得很盡,培小前兩任校監楊國雄、何建宗,小學前校長李仕浣、中學校長葉賜添通通成為被告,還加上浸聯會,實行要一網打盡。

High tea惹的禍

四封律師信追擊,顧明均還嫌未能引蛇出洞,表示不排除再告,他提高聲線說:「第一樣係追討二千萬,告培正小學同當時嘅楊國雄校董及李仕浣校長;第二係『培正』被培專盜用,索償十億;第三係告培專未經我同意用我個名做顧問,係用我個名去呃人,要求佢哋交盤數俾我睇;第四要求浸聯會交代捐款下文。」 這一切恩怨情仇,要追溯到○七年的一餐下午茶。顧明均憶述,當時有五十多年歷史的培小舊禮堂拆卸,計劃花兩億重建成新教學大樓。「嗰時楊國雄同李仕浣約我飲茶,話籌得好少錢得幾百萬,聽到佢講呢個困境,我就答應捐二千萬。」愛校心切的他,沒有詢問詳情,「靠個信字就應承。」到大樓落成後才知道,八至十五樓會讓「哎吔仔」培專遷入。 更令光頭富豪頭頂冒煙的,是他近月又得悉,按《教育規例》中有關全港中小學「學校的高度限制」規定:「除天台操場四周的護牆外,校舍的任何部分不得位於高度超出地面廿四米(約八十呎),按此高度,即中小學課室一律不准設在七樓以上,換言之培正小學新大樓八樓以上的樓層,就算成功阻止培專遷入,他的師弟妹都有得睇冇得用:「原來樓上係中小學都用唔到,絕大部分校友都唔知道,直至幾個星期之前才知。咁起來做乜,咁係唔係等於挪用先?度身訂造嚟幫培專!」顧明均氣憤地說。

我要將佢軍

培正被侵權官司不是第一次,○○年前廣州副市長梁尚立,以培正名義在中港兩地註冊,開辦三間商學院,顧已出錢出力打官司,一路打到北京最高人民法院,及香港高等法院,前後共十二年,四年前香港培正獲終極勝訴,顧說:「好多人警告我返大陸小心啲,我理得佢。」勝訴後又再捐出五百萬,準備往後作其他有關維護「培正」名稱官司之用。 之後粵、港、澳培正負責人,在廣州香格里拉大酒店舉行祝捷會,更發表共同宣言,致力捍衞培正名號,估不到到了今天,顧明均要告的,就是當年參與宣言的部分負責人及浸聯會,顧明言對此非常憤怒:「當年佢哋問晒後台老闆,港澳就得浸聯會授權,廣州就得教育部同意,至有呢個宣言,無理由再生呢個(培專)出嚟。」「如果培正生出嚟係皇帝,你又生兩個又話係皇帝,我要將佢軍、出嚟搏命囉!」顧連珠炮發又說:「有人想威脅我,要我停止官司,唔可以追究黑幕。」他又指,早已知培專「盜用」了培正商標:「當年我搞緊廣州單官司,根本唔得閒理,擒賊先擒王啫。」不過,現時本港「培正」商標註冊,全為浸聯會擁有,顧解釋,由於培小沒有正式校董會,所以沒有法人地位,培正的商標只是交給浸聯會託管。對於顧明均要告到底,對壘的另一方已經有人想扯白旗,記者收到被告之一,前培小校監,現任公開大學科技學院院長何建宗給培正校友會的一封申寃電郵,何自白指:「只是遵從校董會議決……把罪咎因由全歸於我……叫我情何以堪。」又說:「名聲和事業毀於一旦,真令人心碎……」培小新大樓「被侵佔」是兩個多月前被揭發,原來培小一直以來都沒有獨立校董會,校務全由浸聯會轄下校務委員會處理,都是浸聯會內一些培正舊生輪流上庄,出任校監、校董等要職。浸聯會知情人士表示,董建華年代力推大專產業,加上校友崔琦和丘成桐分別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和數學界最高榮譽菲爾兹獎,培正變得極有商機,於是當年的校監楊國雄建議,用浸聯會之名,開辦了培正教育中心,及後進一步「衍生」出培專,但兩者均不是培正「親生仔」。

轉移培小資產

今次掏空資產醜聞的根源,培小大樓的興建,是浸聯會在楊國雄時代一手促成,知情人士說:「我哋只係負責表決。」目前楊仍兼任培專院董,角色衝突外,更令人質疑大樓是為培專作嫁衣裳。過去兩個月,雙方多番交鋒,校友會出特刊炮轟,又召開會議聲討,楊國雄則避走美國,校友會多番要求浸聯會及現任校監陳之望交代,但均不得明確答覆。 原來顧明均的入稟,背後果然有黑幕,參與項目的知情人士透露:「新大樓最初預算一億九千萬,由培小出資一億八千萬,當中包括校友捐款,培專只出了一千萬,但一○年大樓圖則出現問題被迫延工至去年落成,最終造價高達二億六,全由培小找數。」他又透露,「楊國雄當年曾在一次視像會議上,承諾培專最終會出資五千萬,但最後不見任何文件再提及。」又說:「一○年培小都有成兩億七儲備,而家估計得番三、四千萬。」雖然私立的培小近年連年不斷加學費至每月四千四百元,但今次大樓工程,已掏空培小多年儲備。對於挪用培小儲備金的指控,他說:「佢哋都無咁嘅諗法,因為佢哋認為培小同培專都係隸屬浸聯會,將來再慢慢還。」他又自白:「培專當年其實都有三千萬儲備,近年有人叫現任校監陳之望從培專那裡再支付一千萬建大樓,但對方一味拖,又唔肯白紙黑字寫承諾,至搞到今日咁四分五裂。」

百年老校猛人多

創辦於廣州的培正有一百廿五年歷史,由浸信會作辦學團體,孫中山先生亦曾為該校校董,其長子孫科,中共開國元老廖承志也是培正仔。當時已有「北有南開,南有培正」的美譽。至一九三三年時任校長黃啟明及校董林子豐等人,在何文田購地五萬餘方呎興建校舍,正式設立香港培正小學,並於二年後開設中學部,直到八四年中小學分家,中學為政府資助,小學及幼稚園則為私立,至今仍然是浸聯會屬下學校。香港各界名人不乏培正的畢業生,包括前政務司長唐英年、廉政專員白韞六、入境事務處處長陳國基等,前港鐵行政總裁周松崗、卓能集團主席趙世曾、電視廣播大股東陳國強;演藝界有顧嘉煇、鍾景輝、王晶;學術界更為厲害,除崔琦和丘成桐外,還有科技大學創校校長吳家瑋、浸大兩任校長謝志偉及吳清輝等。

小圈子圍威喂

而培正和培專這個「哎吔仔」錯綜複雜的關係,一切源於小圈子選舉,知情人士透露,「培小校務委員會共九人,當中八人是由浸聯會理事投票選出(另一人是培正同學會會長),理事按浸會堂會人數比例劃分,共三千多票,先選出一個有二十多名成員的『教育部』,再互選校董和校監,每年五月一日進行選舉。」看似民主比例代表制,「一般唔係培正仔唔會去選,佢哋唔會俾你選到,大家講好你做幾年我做幾年,圍威喂。」不過,楊國雄由九○至○四年一直做校監,知情人士指:「楊國雄年近八十,喺教會有好高輩分,所屬嘅尖沙咀浸信會是大堂會,又做過十年浸大教務長,外行嘅教友就好自然投俾佢,所以次次都夠票踢唔走佢。」其他人只能論資排輩等上位,「雖然後來由何建宗及陳之望當上校監,但楊國雄只是降級做校董,仍是校務會嘅要員。」同時,楊國雄目前仍兼任培專院董,至於現任校監陳之望和培中校長葉賜添,也分別兼任培專的院董和發展總監,難怪培專有膽計劃佔領新大樓。而招標興建新大樓時,楊國雄也涉及嚴重利益衝突,原來他是中標的承建商、建業建築的母公司建業實業(216)的獨立非執行董事,但楊從未向負責興建大樓事宜的委員會申報利益,上市文件亦從來沒有提及,據悉當時建業建築出價並非最低,事情後來不了了之。知情人士又指,培正內部四分五裂:「學校一直都好多人唔鍾意楊國雄,覺得佢好官僚、霸住個校監位,做嘢又拖字訣,佢做校監時試過去美國探個孫探足半年。而校友最睇唔過眼,係佢搞嘅培專質素差,收生又收得差,好多人想郁佢好耐。」記者曾到楊國雄的天水圍寓所,但無人應門,再電郵給他,也一直沒回覆。

開大富翁訓練班

至於培專前身是培正教育中心,過去一直以搞教師IT課程、奧林匹克數學、劍橋英語等到校課程營運,近年連大富翁訓練班也有開設,並聲稱和全港三百多間中小學有合作關係,更獲政府以一元租用佐敦加士居道前葛量洪師範學院舊址作校舍。○九年,培教再「生」出培專,兩年前打算搶攻高級文憑市場,但一二年收生為零,去年只有三人就讀,培專除今年在教育展上派發單張,將新教學樓落成作賣點,網頁亦提及:「培正道全新校園為學員學習提供更完善設施及優良環境。」 偷雞遷入新大樓被阻,培專正急謀開源救校,記者日前到培專現時位於加士居道的院址詢問有何課程可供報讀,職員並沒再推介高級文憑副學士課程,反而殷勤地介紹:「得番去台灣嘅學士課程,都係啲二線台灣學位,不過比起香港嘅高級文憑,台灣師資係好嘅。」又話九月已經開學,要報就要快。另外,培專又和一些名不見經傳的大學結盟,包括:英國新特蘭大學、達拉斯浸會大學及威廉諸奧大學等。教育局回應指,培專現時校址,租約到十月底結束,培專去向如何,該校未有回覆。但浸聯會消息指,培專將暫遷至深水埗,之後命運未定。「內戰」結果令培小新大樓一拍兩散,培專遷入無望,培正學生不能使用,上星期顧明均和一眾校友到大樓視察,記者發現八樓以上的裝修工程已經叫停,地磚都未鋪好,遺下大批建築材料、喉管等,形同大陸爛尾樓,而大樓地庫漏水,警鐘經常誤鳴,洗手間竟用踎廁,顧明均見到怒轟:「呢個年代仲用踎廁,可能想招收大陸學生啩。」他一心捐助母校,如今爛尾收場,點會唔心噏。

掏空 培正 富豪 校友 家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2584

2014年財務報表解毒: 雨潤食品或已被掏空,股價再打對折 心燈永續William

http://xueqiu.com/9273139325/39836691
$雨潤食品(01068)$  畢馬威不給雨潤出具財報意見, 不是不能出,是實在擔不起責任了。因為,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上市公司雨潤資產或已經被掏空。 其實這算不上什麼新聞了,遲早要發生的事。

1、其它應收款,要特別小心。 認列了9個億。能收回多少天知道。

2、貨幣現金大幅縮減。淨現金頭寸首次出現負的3個億多。 說明資產情況持續惡化。

3、應收款認列巨大。這個不多說了,南京、南京告急了。

4、在建工程沒有公佈,可以肯定是沒有轉固的。這個在建工程,我很早發文就談過了,有多少? 有木有?  將來會不會大幅計提?  費用暴表自己想去哈

5、短債,往往是壓倒企業的最後一根草。 用大量的應付款來調劑是沒有用的。

6、最關鍵的是,經營現金流在經歷2013年的短暫企穩(仍是負的)後,再次大幅下降,達淨流出近5億(負的)。 雨潤現金流早就斷供了。 債務又壓身, 二師兄在商業地產上估計麻煩更大, 沒有資金救上市公司,妕麼辦? 目前看,銀行不是雪中送炭了,怕很快會落井下石了。

二師兄人事問題已經引爆了,現在財務問題也暴出來了。  上市公司雨潤恐回天無術了。 現在很多人覺得雨潤有價值 是因為它有被收購價值。 這個可以有。但進來的人不是笨蛋,現在債務問題 還有資產可能被掏空的問題必須解決才會進來的。

債務重組,大家應該都領教過吧----大幅的壞款計提! 費用暴表的。  這次清洗下來,雨潤股價能支撐在1.6元,已經很萬幸了。

以上都是我看表拍腦袋吹牛的猜想,騙你們玩的,當真你就上我的當了哈。
2014 財務 報表 解毒 雨潤 食品 或已 已被 掏空 股價 再打 對折 心燈 永續 William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8336

林榮錦七年計畫曝光 神祕一人公司起底 「生技之神」被控掏空東洋30億內幕

2015-07-29  TWM

撰文•周品均

東洋前董座、現任晟德集團董座林榮錦,今年一月遭老東家對他提起背信罪、加重背信罪的刑事告訴,五個月後,台北地檢署正式將林榮錦起訴。一紙起訴書揭開林榮錦七年來如何掏空東洋資產的罪狀,這位「生技之神」真的要栽跟頭了?

六月十六日,一則東洋前董事長林榮錦遭台北地檢署起訴的新聞,猶如一記震撼彈,再度投向生技產業。

被譽為「生技之神」的林榮錦,因涉嫌將多項東洋開發的乳癌、卵巢癌等特殊學名藥的專利製藥技術,以非常規交易方式無償授權給瑞士商Inopha AG(簡稱Inopha)。台北地檢署認定,林榮錦掏空東洋,造成東洋三十億元損失,依《證交法》非常規交易與特別背信罪,將林榮錦起訴。

一份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起訴書,揭露了這場長達七年的掏空計畫,林榮錦在沒有告知董事會的情況,將東洋名下藥品、配方,幾近無償授權到外面的公司,再透過繁瑣的程序,逐步規畫到自己可控持股超過四成的晟德集團。

一場進行多年的計畫,卻被國際藥品大廠突如其來的停工給揭開了,林榮錦能不能順利從這場風暴泥淖中走出?故事要從Inopha這家小公司說起。

隱瞞!

無償授權Inopha東洋配方二○○八年,林榮錦在沒有經過董事會的同意下,把東洋好幾個砸重金研發的藥品配方,包括Caelyx II、LIPO-AB、Risperidone與Leuprorelin的使用、販售、開發、製造與轉授權等權利,以接近「無償」的方式,授權給Inopha;這是一家成立僅兩年、資本額僅十萬瑞士法郎(約新台幣三二○萬元)的一人公司,且毫無藥品臨床人體及動物等實驗的能力,竟然從林榮錦手中獲得多項東洋的專屬授權。

「當時林榮錦與Inopha簽訂專屬授權合約時,完全沒有告知董事會。」東洋總管理處處長張志猛直言。而林榮錦的說法則是,當時這些配方價值很低,還存在許多開發上的風險,根據東洋的公司章程,如果市場價值在五百萬元以下的授權,可交由總經理決定,不必董事會同意;至於林榮錦如何判斷這些配方的市價不超過五百萬元,他並未多加說明。

Inopha是什麼公司?為什麼林榮錦要如此「厚待」它?

事實上,Inopha底下有一家名為「宜諾法」的子公司,它的負責人名叫歐德甯(Denis Opitz),他不是別人,正好就是林榮錦指派東洋在歐洲與美國的首席業務代表,並且擔任顧問,任職東洋長達十年。此外,宜諾法的其他董事,包括曾是林榮錦祕書的唐清玉、曾是林榮錦私人公司「歐室食品」的員工黃淑芬,與林榮錦之間的關係不言而喻。

但林榮錦並非一下子就牽上這層關係;就在他未告知董事會將東洋藥品配方授權Inopha後不久,林榮錦又悄悄透過他持有可控股權超過四成的晟德,開始另一端的運作,一步步建立與Inopha的連結。

林榮錦先是在晟德之下,成立了這家名為「宜諾法」的公司,乍看之下,外界難以辨別宜諾法與Inopha其實是兩家完全不同的公司。緊接著,透過一連串複雜的股權移轉,最後,宜諾法從晟德的子公司,搖身成為Inopha的子公司,而晟德旗下的玉晟創投則保有宜諾法增資時三成的認股權。

根據知情人士分析,晟德和Inopha之間,維持這種「有點黏、又不會太黏」的關係,最大好處是萬一東窗事發,那麼在股權上,晟德和擁有這些藥品權利的Inopha之間,一點關係都沒有;另一好處是後來證實,宜諾法正在規畫可能在台上市,而擁有三成認股權的晟德,則隨時可能享有上市利益。

出包!

東洋獲代工機會 揭開祕密但國際大廠Janssen Pharmaceutica Companies of Johnson and Johnson(簡稱J&J)主動找上東洋合作,意外掀開這場布局。「當時J&J在美國的代工廠出了問題,J&J找上東洋生產,最後市場上都傳出東洋的工廠已經在幫J&J代工,才讓董事成員在董事會上質問林榮錦,這一切才曝了光。」東洋副董事長曾天賜說。

當時這筆訂單就在林榮錦與歐德甯聯手主導下簽約,但這份委託代工的合約卻不只有J&J與東洋,而是因為林榮錦已將東洋開發的Caelyx II授權給Inopha,所以必須是東洋與J&J、Inopha簽訂一份三方合約。也因為這份合約,才讓Inopha的身分曝了光。

這份三方合約中明訂,J&J須支付的簽約金、里程碑價金︵國際藥廠依據藥品進行試驗、申請藥證及商品化的各階段,所支付代工廠商的費用︶與權利金等,全數轉讓給Inopha。也就是說,早期花了超過五億元開發Caelyx藥品技術的東洋,就在國際大廠找上門代工後,只能拿到入不敷出的代工費用,而Inopha在簽下這紙三方合約的兩年內,就獲得J&J所支付約三億元的簽約金與里程碑價金。如今回頭看,這筆三億元的營收,到底該屬於東洋?還是無償取得的Inopha?

怪象!

雙重身分 歐德甯維護哪方?

此外,除了J&J之外,此案還有一個破口,就是擔任宜諾法負責人的歐德甯。事實上,無論是林榮錦○八年主導東洋開始與Inopha簽約、或是一一年,東洋與Inopha及J&J洽談代工事宜,林榮錦不但將這項業務轉給歐德甯,爾後與J&J的談判,就只有林榮錦與歐德甯出席。自○五年後就在東洋擔任顧問的歐德甯,在擔任東洋員工的同時,卻能在三方談判場合代表Inopha。

然而,在東洋內部,除了林榮錦之外,沒人知道歐德甯「一人分飾兩角」,甚至在宜諾法後來成為Inopha子公司之後,他竟然可以同時在Inopha和東洋這兩家公司上班,兩邊的利益界線,幾乎是分不清楚。歐德甯這幾年到底代表的是東洋還是Inopha?維護的究竟是哪一方的利益?這或許就是這次起訴書中,除了將林榮錦起訴之外,也同時通緝這位德國籍歐德甯的原因。

其實,這場很可能是林榮錦與歐德甯共同布局的大戲,東洋因此的損失還不只無償授權的直接損失而已。根據起訴書上說明,例如就在J&J找上東洋談代工時,有一家德國大廠費森尤斯卡比(簡稱FK)也找上東洋。據了解,FK上門的原因有二,一是想與東洋商談藥品的合作;另外,可能看上東洋擁有多種藥品配方的基本面,因此還想入股東洋。

但事後檢察官查出,歐德甯竟然發了一封信給FK,將交易對象全部從東洋改為Inopha,更不可思議的是,林榮錦再度隱瞞董事會,以東洋的名義簽署聲明書,保證東洋會將Caelyx II的一切權益授權給Inopha。此舉,也讓FK打消了入股東洋的念頭,「因為FK認為,有價值的東西都在Inopha手中,為什麼還要買東洋呢?」曾天賜談起這件事情緒顯得激動地說:「林榮錦斬斷了一次東洋與國際合作的重要機會。」這樣一來,東洋不只損失了FK支付給Inopha的三百萬歐元(約新台幣一.○五億元)簽約金,甚至錯失FK入股機會。

《今周刊》也透過晟德發言體系向林榮錦提出,當年將東洋藥品與配方無償授權給Inopha的原因、晟德與Inopha的關係,以及與J&J和Inopha簽訂三方合約卻沒有通知董事會等問題。惟林榮錦透過晟德發言人林秀月表示,該講的都會在法庭對法官說明,不再個別對外發言。

檢察官認定,就在東洋與Inopha之間,難以清楚切割的界線,讓原本應該屬於東洋的利益,不斷流失。這一次,林榮錦遭到起訴,對他個人的信譽當然是一大打擊,但除了東洋之外,他目前仍身兼高達四十家生技公司的負責人、董監事,就連他今年一月遭東洋提告後,他旗下的生技公司依舊在資本市場繼續募資,包括醫材公司益安,在三月宣布現金增資七億元,而晟德也在三月公布發行公司債的計畫。

林榮錦這次的官司恐怕不只是他個人的信用風暴,而是再次掀起生技業的波瀾。

林榮錦小檔案

出生:1954年

現職:晟德董事長、永昕生醫董事長、益安生醫董事長、金樺生醫董事長、得榮生物科技董事、東生華製藥監察人經歷:東洋董事長、必治妥業務、東杏藥品總經理學歷:政大企管所、北醫藥學系破解林榮錦涉嫌掏空東洋計畫!

東洋集團

林榮錦持股約10%,逐漸淡出

疑點一

為何林榮錦將東洋開發藥品無償授權給Inopha?

瑞士商 Inopha

2006年成立,資本額僅新台幣320萬元的一人公司

100%持股

Inopha子公司宜諾法

董事長歐德甯

(東洋業務代表)

董事唐清玉

(林榮錦祕書)

出售宜諾法給

Inopha以切割宜諾法

晟德集團

林榮錦持股逾40%,扮演主導角色

錢進 Inopha

J&J藥廠

找東洋代工藥品,與Inopha簽訂三方合約

錢進 Inopha

FK公司

找東洋談合作與入股

爆點一

東洋董事會這才驚覺,為何三方合約中,會有Inopha這家公司?

爆點二

FK發現藥品授權在Inopha手上,因此合作入股告吹,讓東洋承受損失。

疑點二

為何宜諾法與林榮錦關係密切?

1. 歐、唐二人皆為林榮錦人馬,林榮錦如何置身事外?

2. 晟德擁有宜諾法優先認股權,並規畫宜諾法上市。

2012年起,林榮錦的晟德集團從市場上募資超過57億元!

益 安 2015.3 現金增資 7億元晟 德 2015.3 公司債 34億元永 昕 2012.11 現金增資 8億元2013.12 現金增資 8.43億元

總計57.43億元

林榮 榮錦 錦七 七年 年計 計畫 曝光 神祕 一人 公司 起底 生技 之神 被控 掏空 東洋 30 內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2652

如何掏空底特律

1994年,著名的美國經濟學家Paul Krugman發表了一篇叫做”The Myth of Asia’s Miracle”的文章。他的觀點是東亞國家的經濟增長主要靠的是密集勞動、高儲蓄、高投資增加,而不是科技進步。因為要素投入總是有限度的,而且邊際產出遞減,Krugman作出了「亞洲無奇跡」的大膽論斷,並認為這種Myth難以持續。

這一時期,包括四小龍在內的整個東亞地區呈現出一片繁榮景象。Paul Krugman的預言看起來危言聳聽,遙遠而陌生。

1998年的時候,強國開兩會,朱鎔基說,中國70%的工業製成品產能要提升,中國的製造企業要轉型升級,帶著國家往前走。即使萬丈深淵,也要鞠躬盡瘁。1998年中國政府開放了中國進出口市場,98年以前所有的企業做外貿,需要香港及其他進出口公司,服裝進出口公司,機械進出口公司,坐在中國民營企業和鬼佬之間,98年以後,民營企業不再需要進出口公司,中國的民營企業把許多法國、義大利鬥垮了,鬼佬買回來的東西基本都上Made in China

就在1994年,韓國經濟增速猛然加速到8.8%。外貿出口增加了17%,其中對中國的出口增加了20%,韓元貶值,研發費用(R&D)費用占GDP的比重上升到2.32%,遙遙領先於其他四小龍國家。1995年,人均收入首次突破1萬美元,並作為創始國加入WTO組織,1996年,韓國加入OECD經合組織,進入發達國家行列。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所以才會有「以史為鑒,可知興衰」。危機並不會完全相同,但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從亞洲四小龍之一到金融危機引發的市場恐荒,韓國的昨天,與強國現在正經歷的情境,何其相似。是否馬上也將經歷這樣的危機?能夠總結的危機成因與解決之道,又可否成為你下一個10年暴富之路?

2016年,中國經濟遭遇十年來最冷的寒冬。上次低於7%的增速,還是在1990年。漫漫25年過去,再也沒有鄧小平南巡,再也沒有加入WTO,房車路的大潮也將過去。這漫漫寒夜,將如何走出?難道你真的相信靠互聯網+?靠馬雲?連佢自己都唔信啦。


巴菲特的老拍檔Charlie Munger最近週圍向人推薦《美國增長的起落》The Rise and Fall of American Growth這本書,該書認為美國經濟的全盛期是19402015Munger和巴菲特就是這個時代的產物。巴菲特一生都在觀察,哪些東西可以進行商業運作,哪些可以做到,哪些無力做到。這並不複雜,不需要有很高的智商,但必須能控制情感。

任何優勢都不敵趨勢。奧巴馬做國情咨文1/3 篇幅講創新,提出「激發國人的創新精神是我們制勝未來的基石」。

在美國,StartUp公司存活10年的比例為4%。第一年以後有4成破產,5年以內8成破產,活下來的20%,在第二個5年中又有八成破產。哈佛商學院的研究發現,第一次創業的成功率是23%,而已成功的企業家再次創業成功的比例是34%,咁你明白我們班老同學點解咁值錢。

不要相信那些一年創立兩年融資三年上市的故事,否則你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這些故事,幾乎肯定是吹的,即使不是吹的,故事的主人公也是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幸運兒,即使跟你吹水的那個人就是那個幸運兒,也不等於你會是下一個幸運兒。

Tom Kartsotis和他Shinola利害嘅地方,唔係投入幾百萬美元搵攝影師及超模發動廣告攻勢,這些妳老母都識做。他的魔法就是投了100萬,買了間鞋油廠,講古仔,以假亂真,利用美國歷史打造一個「假的傳統品牌」,讓美國人能夠諗返起50年代的Good Old DaysFake it until you make it,令Shinola成為一個迅速崛起的品牌。之後,佢在New York Times登左一版全版廣告話:「睇唔起底特律的人,我俾個Birdy你。」

美國人說Birdy,即係屌你,比個中指你。而Shinola Birdy,就是一款US$500的手錶。

Tom想起了幫J. Crew 起朵的Andy SpadeAndyKate的故事,我寫過很多了, Andy又找來 Bruce Weber操刀拍攝廣告,Bruce Weber是誰?下,唔係唔知嘛?





要在紐約或者洛杉磯搞一個品牌出嚟,好難,因為實在太多競爭,底特律係一個死氣沉沉,破咗產嘅城市,這正是打響品牌的好地方,所以聰明嘅佢,以一個假的美國品牌形象,炒熱左美國製造2.0的口號。
廣告是大時代風格,照片中用上好多黑人老臨。佢班夥計、工廠其實就係品牌嘅一部份,例如工廠原本係General Motors研究實驗室,工廠員工大部份係美國三大車廠失業工人,成條生產線不單止生產手錶,亦生產單車、皮革飾品、生產著一個又一個掙扎求生嘅血淚故事,Shinola順理成章塑造成為底特律的救星,依家被塑造成美國最Cool的品牌,從巴黎, London到新加Bore都有精品店,美國本土幾十個城市有門市。

Shinola也沒有忘記鞋油,因為要擦美國總統鞋,短短幾年,Shinola就成為底特律重新出發及美國製造2.0的象徵,克林頓來過、奧巴馬又來過。

強國今天為什麼很困難?第一,製造業30多年來所具有的三大優勢,成本優勢、規模優勢、制度優勢基本上喪失了,強國人不是不聰明,強國越來越有錢,還敢於消費,人民幣也沒有崩潰,有些行業還能保持10%-20%的增長,為什麼賺不到錢呢?不是你變笨了,而是你原來的競爭優勢喪失了。

當今世界最可怕的是能力喪失,核心競爭能力突然間喪失了。在另外一個地方拿走了你本來的優勢。轉型?你今天坐在這裡,要獲得Force Awakens,原力覺醒,擁新的能力,獲得新的工具,獲得新的商業模式,談何容易這就是你今天所面臨的問題。

Putting America back to Work.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永遠有市場,Donald Trump代表的民粹市場也是,美國即使一日未復甦,我荷包己經漲了。




如何 掏空 底特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832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