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密函曝光 統戰部指揮 富豪種票

2011-12-5  NM

區議會選舉種票醜聞,愈揭愈多,廉署上週終於拘捕二十二名選民,懷疑他們在京士柏選區提供虛假住址資料。 種票豈止一區,連日各區不停有人向選舉事務處和廉署投訴,一時間,太古城、美孚、西環等區,甚至週日舉行的特首選委會界別中,亦懷疑有人種票。香港的有限 民主,背後原來有黑手操縱。 本刊獲得兩份密函,揭露一個平日飲飲食食的港區省級政協委員聯誼會,如何在統戰部指揮、中聯辦監督下,部署執行嚴密的政治任務。


第 一份密函四頁長,由港區省級政協委員聯誼會發出,該會於○六年成立,發起人是「零食大王」四洲集團主席戴德豐及「福建幫」南益集團董事長林樹哲,他們牽 頭,組織全國四十五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副省級城市的港區政協委員,成立聯誼會,目前骨幹成員有二十多名,另一千五百名省級政協為會員。 第一份密函稱為「香港五選區召集人和各省、市、區常委召集人工作會議紀要」,紀錄了聯誼會在十一月區議會前的部署。神秘會議於今年七月十八日下午四時半, 在聯誼會的灣仔會所內舉行。會議內容不是聯誼,而是同五選區協調有關。主持人是身兼全國政協的香港頌謙企業集團主席的譚錦球,和最近被揭發涉嫌在太古城物 業種票的湖北首富梁亮勝。而中聯辦協調部部長高級助理張麗來當會議副巡視員,所謂「巡視」,負責監察各人工作進度。 各省港區政協,包括金朝陽集團主席傅金珠、前工業總會副主席丁午壽和港龍創辦人曹光彪之子曹其鏞等均派代表出席會議。密函提到各政協要在區議會選舉前的工 作。劈頭就讚「本會委員選民登記已達90%以上,朋友選民登記總人數已突破15000人。」

交地址 識朋友
然後,密 函又囑各人「盡量呈報居住大廈的地址;沒有報數的省市區或報數少的請盡快填報及擴大成果……」,因為「習副主席(習近平)」提到要「港區政協委員要在香港 社會事務中發揮積極作用」。 不僅要交地址,密函亦提到建議,包括敦促各政協要「集中力量保衞有危險的人員和推進有希望的人員……不斷擴展人脈關係,廣交新朋友,深交老朋友,為目標不 懈努力。」暗示各政協要盡力保衞「勢危」和推進「有望」的候選人,還要交出「新朋友」、「老朋友」姓名。密函附件鉅細無遺地列出各政協的「朋友」,例如新 創建副主席、鄭裕彤女婿杜惠愷這位上海政協,擁有「朋友選民」2523個,在「醫生界選民」有12個、「會計界選民」有1個(醫生、會計均為富豪常接觸的 界別)。 各政協中最多「朋友」莫過於會議召集人譚錦球,他有3150位朋友選民、7位「醫生選民」及12位「會計界選民」。有部分政協卻不知是有心還是鬥氣「拒絕 交數」,例如社交名媛趙曾學韞就沒填人數。「朋友」從界別裡找,不僅可左右選特首的一千二百人選委會選票,還可影響明年的立法會選舉。密函除了「朋友資料 統計表」,還包括「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在港委員五區聯絡人名單」。

各區跑數
名單除了由之前提及各省級政協的名稱 外,還把整個香港分了五大區,港島、九龍東、九龍西、新界東及新界西,每個省級政協會擔任召集人,然後吩咐所屬省份的其他港區政協分布在五區之中協助催 票,例如身兼廣東政協的四洲集團主席戴德豐,麾下有多達十名同鄉政協為他在五區奔走,包括身兼美聯工商鋪的非執董英永祥、香港國際社會服務社行政總裁邱浩 波,負責擔任港島區催票、廣東省政協常委楊志紅及香港潮屬社團總會副主席吳哲歆負責九龍東,而西貢區議員溫悅昌及全國政協委員簡松年,則負責新界西。
除了「識朋友」、「交地址」,密函還提到「為了保證委員到時前往投票……」要一眾政協屆時等候「『中聯辦協調部』和『政協聯會』屆時發出有關通知」,「投 票當天……可先集合,再往投票」,為何投票日要等中央指揮,大家住在不同地區又何故要先集合,後投票?

暗號作結
密函 最後以一個暗號「1↓10+2」作結。有知情人士估計,這暗號呼籲各政協由「一人拉十票,,再多增兩票,以一人拉十二人為目標。」 第二封密函於十一月八日、區議會選舉後兩日發出的感謝信,裡面大讚各人努力,結果會員「張國鈞(民建聯副主席)、李慧瓊(民建聯立法會議員)、……田北辰 (新民黨副主席)」成功當選。密函最後還要求各人「在未來的幾場重要選舉活動中,繼續發揮港區省級政協委員的積極作用」。 聯誼會這富豪組織深得中央器重,今年七月便獲國家副主席習近平、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接見,因為每當中央要在港統戰時,他們便發揮影響力,例如在密函提到的選 舉。知情人士說:「其實話聯誼交流,實際上在各場選舉所做的工作更多,而且非常嚴密,中聯辦研究部掌握立法會和區議員各區形勢,協調部出面做協調。」統戰 部經過一輪籌劃,最後決定哪區、哪左派候選人要幫,幫多少票,然後要香港的下線人士配合,交出人名和地址,配合「競選」。密函中四十五個政協合共有「朋 友」15,395個,平均每區超過3,000票,是製造許多「險勝」的結果(見圖)。


記者週二到西貢四洲集團總 部,拿着密函向四洲主席戴德豐(聯誼會會長)查詢有關種票嫌疑,他面色一沉,未等記者發問完,便耍手擰頭說:「唔得閒,無時間同你講。」然後匆匆上車,大 廈保安及司機亦擋開記者。至於廣州政協、金朝陽主席傅金珠也拒絕回應。 身兼河南省政協的中小企業聯合會會長佘繼標,也在名單之內,他是河南政協李金松的下線,負責新界東,在深圳做生意的他,接受記者電話訪問時,直認屬於該聯 誼會的成員之一。 「佢(李金松)喺七月叫過我搵朋友投建制派一票,係咁之嘛!我唔知我係負責新界東。我係九龍街坊會會長,我召集咗三千個會員去投竹園北邨的丁志威,佢隊冧 咗二十幾年嘅陶君行啦!呢個係我自發做嘅!我梗係唔會種票啦。」佘否認參與種票:「三千幾個會員都係我朋友,平日幫佢哋維修光管、送睇牙醫、十蚊影相、髹 鐵閘,或者搞吓晚宴跳舞咁,幾十蚊收番成本價囉!」 曾任新田鄉事委員會主席的文富穩,密函中提到是江西召集人王忠桐(王氏港建主席)的下線,負責新界西的聯絡。本刊向文富穩查詢,他直認他是聯誼會成員,該 會亦有要求他盡量拉票,「不過我乜都無做喎,作用唔係咁大啫,你基層功夫做唔到,點拉都無用,點搵人支持你吖。」問到若交不到成績有無壓力,會否丟了政協 銜頭,他說:「無咩壓力,怕咩?」他指自己在該會平日只是參加聯誼和交流活動,「例如將香港道路建設呀,地方管理。提俾江西政府交流吓囉……」

副會長 單位種票
一眾政協拒絕回應種票,但聯誼會高層、常務副會長梁亮勝名下物業就出現種票事件。身家達人民幣七十 億元(約八十五億港元)的湖北首富兼省級政協梁亮勝,是絲寶集團主席,專門生產洗髮水、女性衞生用品、化妝品等。 梁於二千年以二億八千萬元購入淺水灣八十九號一獨立屋,現升至十五億元,成為全港最貴獨立屋,去年更以十億七千萬購入觀塘偉業街一幢商廈,更命名為絲寶國 際大廈,成為觀塘海旁一個地標。 梁早前被傳媒揭發,持有公司名下一個位於太古城西選區的富天閣的十六樓單位(二千年用四百九十五萬元買入),竟登記了七個選民,包括梁、謝、陳 (Chan)、葉(Yip)、楊(Yang)及張(Zhang)姓氏。該單位至○六年都只有陳和楊兩名選民,至今年突然大增至七名,種票嫌疑極大。梁至今 仍未公開解釋單位的種票爭議。 茂名市政協常委梁平名下的美孚新邨七十八座一單位,亦被揭發有多達十三名登記選民,有七個不同姓氏。但在○七年選民名冊上,該單位只得梁平夫婦與另外兩人 共四位選民,今屆卻增加九人。事件揭發後,梁平一直離開香港,未回應種票指控。

中聯辦僱員 改名漂白
除了種票,中央 更出動到自己人漂白洗底,做香港人選區議員。最近當選秀茂坪區議員的黃春平,被傳媒揭發曾任職中聯辦,東窗事發後他一直「潛水」。四十六歲的黃春平三年前 才開始參與該區工作,他於九十年代初出任新華社香港分社九龍辦事處秘書,當時名片上英文名叫「Huang Chun Ping」,○一年任職中聯辦九龍工作部宣教處副處長。○五年積極地區工作,擔任觀塘民聯會副總幹事,名片改為Jackson Wong,洗掉「大陸人」感覺。他並以「獨立人士」參選今屆區議會,以2934票擊敗獲2118票的民主黨計明華。


短 短三年地區工作黃便當選,民政事務署可謂功不可沒。民政事務署將觀塘區劃分成四個區域,其中一個是秀茂坪分區,黃春平獲委任為該區委員會主席,藉此經常接 觸居民,建立良好形象。 十一月底的週日,秀茂坪街坊福利會舉行流浮山一天遊,有二百多人參加,黃春平以秀茂坪分區委員會獲邀參加。「黃春平早上出席聯合醫院的活動,隨即乘的士趕 到流浮山跟我們會合。我們已吃完午飯,他連飯也沒有吃,跟我們一同遊覽。」福利會副理事長高清河說。 中央為區議會選舉大費周章,因去年政改方案後,新增了五個超級區議員的立法會議席。一名不願暴露身份的政協透露,「由聯誼會成立以來,一向都有為選舉嘅事 開會商議,今屆區議會議席中減少咗每個區議會內的委任議員人數,而當選的區議員,又可以藉此去選下年的五個立法會議席,呢個係一條龍的問題。中央知道,如 果唔好好拿捏呢啲議席,一旦俾泛民大勝,咁十八區區議會就會亂晒龍。中央呢十幾年來不斷透過區議會嘅撥款去推行地區嘅洗腦教育,又撥款去坐大左派地區勢 力,如果今屆俾泛民贏多啲,喺區議會裡面做嘢就會無咁方便。」 「我哋做政協嘅,就要全力配合中聯辦,只要盡量催谷身邊友好出錢出力幫手拉票及助選。我哋要每人交一份好似excel咁嘅紙,填報晒自己有幾多朋友,佢哋 住喺邊,越多朋友、越多地址,越代表我哋對中央係忠心耿耿嘅。中央當然唔會講明,我哋嘅忠心,以後會帶來乜嘢着數,但咁多個委員個個喺大陸有生意,如果想 日後生意上順風順水,又或者有機會進身更高層次嘅公職,你就要識得自動自覺。」該政協說。

政協好着數
政協全名是「中 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主席是中共政治局常委賈慶林,政協系統最高層是全國政協,有二千二百三十七人,當中常委約有三百人。彈丸般細的香港及澳門特區獲 「特殊待遇」,有一百二十二人,當中十六人為常委,例如長實副主席李澤鉅、梁振英等,澳門只得二十九人。 下級是省、自治區、直轄市、縣、市等政協,香港有一千八百人獲委任為這些政協委員。從事測量師的陳旭明四年前獲委任為青島市政協,他說:「主要係交流呀考 察咁,我哋無咩報酬,秘書處會俾番經濟客位機票錢,酒店佢哋會安排,我哋主要付出時間同知識。」 政協雖然無金錢回報,但有名譽地位,一名廣東省政協說:「做生意人哋見你政協銜頭都信你多啲,政協又多飯局、酒會,要擴大人際網絡都好方便,官員、市長都 會俾面見你聽你意見。」名譽外還有特權,廣東省政協從香港出入境深圳同廣州,都可以走特別通道,「無論揸車或者行路過關,都有特別通道,唔使排隊。」 ####

密函 曝光 統戰部 統戰 指揮 富豪 種票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799

「郭氏新政」敗走 金融救火指揮官上場 肖鋼接掌中國證監會後的新挑戰

2013-04-01  TWM
 
 

 

接替「叫好不叫座」的「鐵血主席」郭樹清,肖鋼成為中國證監會新任主席。對於歷練完整、戰功彪炳的肖鋼來說,眼下的挑戰,是如何在延續中國證券市場改革路線之中,找到提振股市之道。

撰文‧乾隆來

三月,大陸人大、政協兩會結束,所有中央領導班子正式接任,隨即宣布「證券沙皇」── 掌管每天約新台幣一兆元交易的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黨委書記、主席郭樹清,改調任山東省委書記,原職由中國銀行董事長肖鋼接任。

肖鋼與郭樹清,都是現今大陸金融領導層中,最勇於任事的頭號戰將。郭樹清是殺開血路搞改革的「鐵血主席」,肖鋼則是彈無虛發的「全壘打王」。三月十七日宣布兩人交接之前的一個月內,深、滬股市竟然有八個交易日出現二%以上大漲大跌的巨幅震盪,「證券沙皇」的更替,深深影響著全中國一億兩千萬股民的荷包。

中國證監會從一九九二年十月正式成立至今,二十年的時間內共有七位主席,郭樹清是其中最銳意改革、卻也是短命的一位,在位僅有五○六天。

在郭樹清一年多的任期內,推出了七十幾項重大的政策改革,從懲處內線交易、整頓上市公司假帳惡習、引進中長期資金、提高上市公司股息,並且同步在證監會內部進行主管輪調,這些被統稱為「郭氏新政」的革新,招招打中利益糾纏、作手莊家充斥的滬深股市要害。

「坐在火山口」的證監會主席郭氏新政的主軸,就是要將「政府圈錢、經理人內線、散戶短炒」的大陸股市,扭轉成為歐美結構均衡、訊息透明的長期投資市場。郭樹清高舉三種武器:「一把火燒向制度改革」、「一面旗宣導價值投資」、「一柄劍斬向內線交易」,一次全面開戰的勇氣,堪稱空前。

然而,證監會主席一向被大陸媒體用「坐在火山口」來形容,利益團體盤根錯節,各省上市公司股價漲跌關係著領導的官運,中央更將股市作為政策操控最便利的工具,長期投資與資訊透明對於大陸股民來說,就是不如股價上漲來得實惠。

大陸媒體喜歡用指數漲跌來總結證監會主席的成績,用這個標準看,郭樹清是失敗的。郭樹清上台時上證指數二四七三點,三月十七日下台當天收盤二二七八點,任內指數下挫八%,最低還曾經來到一九四九點,創下五年空頭市場的新低紀錄。郭氏新政叫好不叫座,若不是他後台夠硬,否則絕難全身而退。

與高舉改革大旗的郭樹清截然不同,新接任的肖鋼,則是大陸金融領導班子當中,戰功最彪炳的全壘打王。

一九五八年出生,今年五十五歲的肖鋼,一九八一年湖南財經學院畢業後,進入中國人民銀行,曾經創下央行系統最年輕的局級幹部、金融系統最年輕的副部級幹部、中國國有五大銀行最年輕的一把手高速升官紀錄。肖鋼在三十六歲就擔任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總經理,還擔任過計畫資金司司長、貨幣政策司司長,四十歲就已經完成總經研究、貨幣、外匯、參與中央決策等歷練,坐上人民銀行副行長大位。

成功化解多次中國金融災難肖鋼不只會做官,大陸過去每次碰到重大的金融災難,都派肖鋼擔任第一線的救火指揮官,肖鋼也都能戲劇化地擊出逆轉勝的全壘打,戰績彪炳。放眼大陸一線金融官員,可說無人能出其右。

九二年鄧小平南巡之後,廣東成為中國經濟擴張的火車頭,外資金融機構捧著錢在廣東找案子,直屬廣東省政府的廣東國際信託投資公司,很快就成為外資拚命注資的標的。不過,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爆發,香港股票與房地產大跌,外資狂抽銀根,廣東國投不良資產比率高達五○%,泡沫瞬間破裂,廣東欠債的債主,牽涉到一百三十幾家國際最主要的大銀行。

廣東是中國經濟榮枯的指標,廣東國投違約,可能引爆為全球金融機構對中國全面撤出的風暴。國務院前總理朱鎔基向全世界宣告,人民幣不會藉機貶值,先將大勢穩住,同時,朱鎔基指派後來被稱為「中國金融總書記」、現任共產黨中央常務委員的王岐山南下廣東,以廣東省常委的身分處理廣東國投危機,中央銀行則派肖鋼接任央行廣東分行行長、廣東外匯局長,接受王岐山指揮並肩處理危機。

在王岐山、肖鋼的安排下,廣東國投宣告破產,但是順利保住整體中國金融情勢,後來中央更注資三五○億元人民幣給廣東國投。

隨著大陸經濟快速發展,當年承受破產損失的外資,陸續從其他案件獲得補償,王岐山、肖鋼則因此成為高盛、美林等國際大行認定的往來窗口。隨後揭開了中國石油、中石化海外上市,以及四大國有銀行不良資產撥離、中央國企紛紛在A股與H股上市的資本運行黃金十年。

○三年,四十五歲的肖鋼已經完成中央銀行的歷練,接下中國第一大銀行中國銀行的董事長,有了中石油、中石化等國企海外上市成功的經驗,北京現在要順勢處理銀行巨額不良資產問題。九九年央行將中國銀行、建設銀行等國有銀行帳上高達一兆四千億元人民幣的壞帳撥離,並用外匯存底注資重整四大國有銀行的資本結構,最終目標就是四大國有銀行的股票上市。○六年,肖鋼成功完成中國銀行在香港股票上市,集資將近一百億美元,上市承銷的股價淨值比高達二.一八倍,又為國家立下戰功。

值得台灣金融界人士關注的是,肖鋼畢業於湖南財經學院,這所學校被大陸金融界稱為「財經黃埔」,是大陸本土金融業最核心的領導幹部群,而肖鋼則是排名第一的代表人物。

湖南財經學院在一九五八年建校,文革後一九七八年恢復招生,當時是直屬中央銀行管轄的「部辦高校」,以肖鋼那一班四十位同學,就有十二位畢業後直接進入中國人民銀行服務,其餘則都進入各大銀行擔任幹部。湖南財經學院在二○○○年併入湖南大學,現在是湖南大學北校區。

根據校方的統計,湖南財經學院累計向金融業「輸送了一千多位銀行行長」,執掌了中國金融產業三分之一的天下,大陸從央行以下的司、局級領導,以及各大商業銀行的行長,到處都是財經學院的校友,中國農業銀行在全國的十七個省級分行行長,一度全部來自於湖南財經學院。

肖鋼在一九七八年入學,是文革後採用高考新制的第一屆學生,他的太太吳透紅也是同班同學,吳透紅先在工商銀行負責人事與教育訓練,後來參加了民生銀行的創建,從○三年到一○年擔任民生銀行財務總監長達七年,成功完成股票上市的工作,目前是民生銀行共產黨紀律委員會的書記。

不只在銀行,「證券湘軍」也是大陸股市不可忽視的一股力量。

財經學院後來創了「校辦券商」湘財證券,董事長就是與肖鋼同年入學的陳學榮,而同屆入學年齡最小的娃娃學生,當年只有十五歲的黃鐵軍,現在則是深圳證券交易所的副總經理;還有股市大莊家歐陽雪初、方正集團財務副總裁湯世生(負責創設中金公司),以及晚他們十年的吳敏文,都是在大陸股市呼風喚雨的大腕。

對證券市場多有著墨

肖鋼雖然一直在央行體系,對於證券市場卻多有著墨。他在○七年就曾經被盛傳將要接替尚福林擔任證監會主席,香港吵了很多年的「港股直通車」,開放大陸人開戶直接購買港股,也是肖鋼等人發想出來的。他當年主張在剛剛成立的天津金融新區設立試點窗口,的確是具有高度開創性的突破。

肖鋼接任證監會主席之後,大家最關注的焦點就在「郭氏新政」是否延續,還有新股上市的「堰塞湖」如何疏通。肖鋼上任當天就對媒體強調政策延續性,上任第三天,證監會就啟動對青鳥華光、SST華塑、海聯訓這三家上市公司的違規調查,算是肖鋼整飭違法的起身炮。

至於新股上市的「堰塞湖」,問題就可怕了。大陸排隊等上市的企業高達八百多家,而且去年十月黨中央十八大換屆會議結束後,就再也沒有新股上市了。現在上海與深圳股市,主板加上創業板的上市公司總家數也不過兩千家,八百家公司排隊等著上市圈錢,每家背後都代表著龐大的政商利益集團,放多了,股市就漲不起來;口子緊了,必然得罪當道,如何解決這個「具有中國特色的IPO堰塞湖」,考驗著肖鋼的政治智慧。

至於一億兩千萬名大陸股民,他們想得就簡單多了,肖鋼在中國銀行董事長任內,年年創造獲利新高,大陸股民期望他繼續打出全壘打,成為「會漲」的證監會主席,只要股市上漲,什麼問題就都次要啦!

(本文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

肖鋼

出生:1958年

現職:中國證監會主席

經歷:人民銀行副行長、中國銀行董事長

學歷:湖南財經學院

郭氏 新政 敗走 金融 救火 指揮官 指揮 上場 肖鋼 接掌 中國 證監 會後 的新 挑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4160

幾大行成立「打阿里指揮部」:阿里欲推聚寶盆拉攏小銀行

http://www.iheima.com/archives/47640.html

近期火爆的餘額寶並非阿里金融唯一一款金融產品。外界不知道的是,由於阿里金融與銀行的微妙關係,其多款金融產品皆「胎死腹中」。

據知情人士透露,幾家大銀行成立了一個類似「打阿里指揮部」的虛擬組織,當他們提前獲悉阿里金融將在產品方面有些風吹草動時,就會上報至監管機構,導致阿里金融的一些產品無法發佈。這一消息已得到支付寶內部人士的確認。

由於阿里沒有銀行牌照,無論是阿里小貸還是信用支付等業務,都離不開銀行的支持。在與大銀行合作遭遇挫折後,阿里金融被曝正籌劃「聚寶盆」計劃,阿里云與支付寶正在籌備聯合為國內區域性小銀行輸出云計算服務能力。

多位互聯網金融及接近銀行的人士分析,聚寶盆並不是提供云計算方案那麼簡單。在聚寶盆的背後,或隱藏著阿里金融更大的野心,通過搭建平台拉攏區域性小銀行。

與大銀行博弈加劇

阿里集團旗下業務與銀行的合作始於支付寶。自2005年3月,支付寶與工商銀行結成戰略夥伴關係以來,支付寶已與幾十家銀行達成合作關係,提供網上銀行或快捷支付付款方式。

阿里小貸、快捷支付、信用支付等業務皆離開不銀行的支持。以阿里小貸為例,其資金主要來自四方面:一是自有資金,二是面向銀行融資,三是把資產證券化,四是將面向越來越多的銀行開放。

不過,據接近銀行的人士透露,在阿里小貸業務上,大的銀行並不願意與阿里合作。

早在2007年,阿里集團已經與建設銀行達成合作,為阿里巴巴B2B商家提供貸款,然而,3年後,雙方不歡而散。

據知情人士透露,雙方分手的原因在於,阿里認為可以為銀行帶來一些優質的客戶,欲佔據合作的主導權,這對建設銀行來說自然不可接受,由此產生矛盾。「現在阿里選擇合作夥伴的時候,也非常強勢。」知情人士稱。

在銀行圈流傳著這樣一個說法:任何一家願意與阿里金融合作的銀行都是「不思進取」的銀行。阿里把持著數據和客戶,目前在金融方面的合作需求是讓銀行成為其背後的女人——給錢就行。大銀行當然不甘於幕後,例如,民生銀行已經推出了一套批量信貸系統,並在籌劃民生電商。

「在支付寶這件事情上,其實很多銀行覺得已經吃虧了,如果當時不支持支付寶,可能沒有支付寶的今天。對於很多銀行來說,他們錯過了第一次,不希望再錯過第二次。」上述人士稱。

如今,這些銀行已經不可能停掉支付寶,一方面,停掉支付寶不利於用戶體驗,將損失部分用戶。另一方面,支付寶已為銀行帶來巨大交易額,如果某一家銀行退出,意味著將市場份額拱手讓人。

聚寶盆「農村包圍城市」

與大的銀行心存顧慮、磨合成本高、利益難協調不同,地方性小銀行比較弱勢,他們願意跟阿里合作。阿里金融正在醞釀聚寶盆計劃,欲實現「農村包圍城市」。

據媒體報導,支付寶與阿里云將提供云計算方案,以內地2000餘家規模較小、未能提供網上服務的區域性銀行為服務對象。阿里云擬為區域性銀行提供云計算資源與網絡環境,支付寶則在金融技術與服務方面提供大量支持。雙方將聯合專業的金融產品解決方案提供商們(金融ISV),由後者為這些區域性銀行提供具體的服務開發與維護。

對此,支付寶官方對騰訊科技表示,對於「聚寶盆」計劃目前還沒有更多的消息可以透露。

聚寶盆是一個怎樣的計劃?

當前,全國有上千家農村信用社,各地民營資本也正紛紛遞交申報設立民營銀行的材料。一些區域小銀行,由於人力有限,並沒有複雜IT系統、金融產品開發能力。「區域銀行的計算系統穩定性、安全性,以及業務拓展時數據的轉移都有很多問題。阿里聚寶盆可為其解決後台問題,這是剛性需求。」互聯網金融分析人士池泊洋說。

通過聚寶盆計劃,上千家小銀行成為阿里客戶;同時,這些小銀行則可為阿里小貸、信用支付等業務提供資金支持,也可將其三四線城市、農村用戶輸入到阿里電商體系中。雙方各取所需。

這與阿里金融「開放平台」的計劃一脈相承。阿里金融事業群總裁胡曉明今年3月份與媒體溝通時表示,阿里集團不會成為一家銀行,而是要做平台,向銀行開放;阿里小貸也將向銀行開放,願意和所有銀行實現系統對接,這也將成為阿里小貸資金的一項來源。

不過,據騰訊科技瞭解,聚寶盆計劃仍處在初級階段,正在做體系打通、與銀行溝通等基礎設施建設。目前投入的人力並不多,進度較慢。

要做銀行的「銀行」?

雖然阿里並未公佈聚寶盆的具體模式,但據接近阿里金融的知情人士透露,為區域銀行提供云計算方案只是聚寶盆的第一步,未來存在很大的想像空間,其中,阿里小貸資產證券化是其中一個重要方向。

例如,阿里小貸可以通過小銀行將債權變現,或者將債權打包成理財產品,通過銀行售賣。

甚至有互聯網金融創業者猜測,聚寶盆可以為區域小銀行提供金融產品解決方案。

「聚寶盆可能不只是為阿里提供資金、用戶來源那麼簡單。它可能會成為金融技術、金融產品後台供應商,存款、貸款只是金融產品的一部分,這方面有非常大的空間可做。」一位金融行業創業者說。

上述人士猜測這種可能性:例如,聚寶盆為某一家小銀行開發三個月的存款產品,由於存在久期匹配的問題,存款到期後,小銀行可能沒有兌付能力,這時可能與聚寶盆進行合作,將這個產品轉賣給阿里。以貸款為例,小銀行可以把貸款通過阿里聚寶盆把賣掉,聚寶盆則可以把這筆貸款再次轉賣,迅速實現證券化。

阿里金融的野心更大,「聚寶盆成為很多小銀行不同產品的一個調劑性的中介。它成為銀行的銀行,一個沒有實體網點的大的互聯網銀行,千家小銀行變成阿里面向用戶的櫃檯。」上述人士分析稱。

不過,也有金融行業人士指出,這些情況雖然從技術上、理論上都存在可能性,但在當前的金融監管下,短期內很難實現。

大行 成立 阿里 指揮部 指揮 欲推 聚寶盆 聚寶 拉攏 銀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3405

巴菲特辦公室什麼樣?「股神」「指揮部」探秘

http://wallstreetcn.com/node/54904

2013年8月的倒數第二天是巴菲特83歲的生日,即使到了耄耋之年,巴菲特也沒有停止工作。

不僅如此,在這個彭博終端和高頻交易大行其道的年代,巴菲特的辦公桌上連一台電腦都沒有。

這絲毫不妨礙他成為眾人心目中最偉大的在世投資者,不過也難免讓人好奇,「股神」指揮作戰的地方到底什麼樣?

Newsday Inc.記者Lisa Du從去年CBS採訪的一段視頻中為我們找到了答案,製作了下面的「股神」「作戰指揮部」截圖特輯,讓我們借此機會一探究竟。

 

說起辦公室,不能不先提到巴菲特掌管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Berkshire Hathaway),這家公司也算「老行尊」,在奧馬哈的一棟大廈裡一呆就是半個世紀。

 

奧馬哈是美國內布拉斯加州首府,內布拉斯加的名校——內布拉斯加大學林肯分校(NLU)還被稱為橄欖球王國。當地的橄欖球運動發展可見一斑。所以,伯克希爾的總部出現這些橄欖球紀念品也不足為怪了。

 

在這些紀念品中,有一個是NLU前校隊教練Tom Osborne簽名的頭盔,還有一個巴菲特形象的小人偶。

 

下面這張截圖裡可以看到門上掛著「今天像冠軍一樣投資」幾個大字的招牌,這句話是受聖母大學(Notre Dame)橄欖球隊更衣室的標語啟發而來的,原話是「今天像冠軍一樣比賽」。

 

 

每天走進來一抬頭,伯克希爾的員工就會看到「今天像冠軍一樣投資」幾個字,每天都像聖母大學橄欖球隊的隊員們一樣鼓足精神在投資戰場追求勝利。

 

走廊裡掛著不少和運動有關的相片,下圖裡巴菲特指的這張相片中人是前波士頓紅襪隊(Red Sox)著名球手、人稱「打擊之神」的泰德·威廉姆斯(Ted Williams)。普通球員擊球率只有25%,威廉姆斯達到34.4%。巴菲特從威廉姆斯的《擊球必備聖經》(The Science Of Hitting)中學到經驗,多次在投資領域精彩出擊。


 

下面這張相片的另一位主角也是位名人——「老虎」伍茲。巴菲特在愛荷華州的一場高爾夫比賽中做伍茲的球僮,當時合影留念。巴菲特還開玩笑對記者說,伍茲給他的小費不咋地。

 

下面這張圖可以看到,巴菲特帶路去他自己的辦公室了。

 

辦公室裡也擺放了一些相片,相片的主人公對巴菲特來說很重要。

 

比如下面這位男士,他是巴菲特的父親。這張照片是1942年拍的,那時候老巴菲特先生在競選國會議員。

 

通過下面這幅截圖,大家可以發現,巴菲特的辦公室確實沒有電腦,電話是最顯眼的現代科技發明。巴菲特說,他需要的只是紙質的文件和電話。

 

下面這張卡內基培訓課證書還有個來歷。21歲那年,因為害怕當眾演講,巴菲特花100美元報名參加了卡內基培訓課程學習,這門課幫他成功向妻子求婚。

 

這份證書旁邊展示的是2010年奧巴馬總統授予巴菲特的總統自由勛章。

 

下圖這個棒球足以讓棒球迷們興奮尖叫,因為那上面有泰德·威廉姆斯、Willie Mays和Joe DiMaggio等棒球界傳奇人物的簽名。巴菲特說這是一位朋友送給他的禮物。

 

巴菲特的辦公室沒有什麼「重量級」的高科技,真正的大部頭要屬書架上那套世界百科全書(The World Book Encyclopedia)。

 

下面這個封面也是明星閃耀,和巴菲特攜手登上《財富》封面的是大名鼎鼎的說唱歌手Jay-Z。而且,封面上有Jay-Z的簽名。

 

以下這張截圖透著一位父親的自豪感,巴菲特指點的是他孩子的相片。

 

下面這張就星光璀璨了,場景也很溫馨: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和伯克希爾的董事們還有巴菲特難得齊聚一堂,但並不是把酒、是把奶昔言歡。

 

最後還是用巴菲特本人的相片結束這次「指揮所」探秘吧。

感興趣的朋友可以點擊觀看CBS那次採訪的相關視頻。

2013年8月的倒數第二天是巴菲特83歲的生日,即使到了耄耋之年,巴菲特也沒有停止工作。

不僅如此,在這個彭博終端和高頻交易大行其道的年代,巴菲特的辦公桌上連一台電腦都沒有。

這絲毫不妨礙他成為眾人心目中最偉大的在世投資者,不過也難免讓人好奇,「股神」指揮作戰的地方到底什麼樣?

Newsday Inc.記者Lisa Du從去年CBS採訪的一段視頻中為我們找到了答案,製作了下面的「股神」「作戰指揮部」截圖特輯,讓我們借此機會一探究竟。

 

說起辦公室,不能不先提到巴菲特掌管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Berkshire Hathaway),這家公司也算「老行尊」,在奧馬哈的一棟大廈裡一呆就是半個世紀。

 

奧馬哈是美國內布拉斯加州首府,內布拉斯加的名校——內布拉斯加大學林肯分校(NLU)還被稱為橄欖球王國。當地的橄欖球運動發展可見一斑。所以,伯克希爾的總部出現這些橄欖球紀念品也不足為怪了。

 

在這些紀念品中,有一個是NLU前校隊教練Tom Osborne簽名的頭盔,還有一個巴菲特形象的小人偶。

 

下面這張截圖裡可以看到門上掛著「今天像冠軍一樣投資」幾個大字的招牌,這句話是受聖母大學(Notre Dame)橄欖球隊更衣室的標語啟發而來的,原話是「今天像冠軍一樣比賽」。

 

 

每天走進來一抬頭,伯克希爾的員工就會看到「今天像冠軍一樣投資」幾個字,每天都像聖母大學橄欖球隊的隊員們一樣鼓足精神在投資戰場追求勝利。

 

走廊裡掛著不少和運動有關的相片,下圖裡巴菲特指的這張相片中人是前波士頓紅襪隊(Red Sox)著名球手、人稱「打擊之神」的泰德·威廉姆斯(Ted Williams)。普通球員擊球率只有25%,威廉姆斯達到34.4%。巴菲特從威廉姆斯的《擊球必備聖經》(The Science Of Hitting)中學到經驗,多次在投資領域精彩出擊。


 

下面這張相片的另一位主角也是位名人——「老虎」伍茲。巴菲特在愛荷華州的一場高爾夫比賽中做伍茲的球僮,當時合影留念。巴菲特還開玩笑對記者說,伍茲給他的小費不咋地。

 

下面這張圖可以看到,巴菲特帶路去他自己的辦公室了。

 

辦公室裡也擺放了一些相片,相片的主人公對巴菲特來說很重要。

 

比如下面這位男士,他是巴菲特的父親。這張照片是1942年拍的,那時候老巴菲特先生在競選國會議員。

 

通過下面這幅截圖,大家可以發現,巴菲特的辦公室確實沒有電腦,電話是最顯眼的現代科技發明。巴菲特說,他需要的只是紙質的文件和電話。

 

下面這張卡內基培訓課證書還有個來歷。21歲那年,因為害怕當眾演講,巴菲特花100美元報名參加了卡內基培訓課程學習,這門課幫他成功向妻子求婚。

 

這份證書旁邊展示的是2010年奧巴馬總統授予巴菲特的總統自由勛章。

 

下圖這個棒球足以讓棒球迷們興奮尖叫,因為那上面有泰德·威廉姆斯、Willie Mays和Joe DiMaggio等棒球界傳奇人物的簽名。巴菲特說這是一位朋友送給他的禮物。

 

巴菲特的辦公室沒有什麼「重量級」的高科技,真正的大部頭要屬書架上那套世界百科全書(The World Book Encyclopedia)。

 

下面這個封面也是明星閃耀,和巴菲特攜手登上《財富》封面的是大名鼎鼎的說唱歌手Jay-Z。而且,封面上有Jay-Z的簽名。

 

以下這張截圖透著一位父親的自豪感,巴菲特指點的是他孩子的相片。

 

下面這張就星光璀璨了,場景也很溫馨: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和伯克希爾的董事們還有巴菲特難得齊聚一堂,但並不是把酒、是把奶昔言歡。

 

最後還是用巴菲特本人的相片結束這次「指揮所」探秘吧。

感興趣的朋友可以點擊觀看CBS那次採訪的相關視頻。

巴菲特 巴菲 辦公室 辦公 什麼 股神 指揮部 指揮 探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4497

音樂140622 大指揮家系列 (一): Istvan Kertesz 掌門天地

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4/06/22/%E9%9F%B3%E6%A8%82140622-%E5%A4%A7%E6%8C%87%E6%8F%AE%E5%AE%B6%E7%B3%BB%E5%88%97-%E4%B8%80%EF%BC%9A-istvan-kertesz/

Istvan Kertesz 是一位帶有猶太血統的匈牙利籍指揮家,紅得發紫,活躍於上世紀六十至七十年代的歐洲樂壇。 可惜天妒英才,四十五歲盛年在一次游泳意外中去世。

Istvan Kertesz於1929年在匈牙利首都 布達佩斯出生。 他的父親在他九歲時因盲腸炎去世,由母親辛苦支撑家庭。
Kertesz早歲就對音樂有很大的親和力,開始學習小提琴。 二戰時,德國軍隊於1944年進佔匈牙利,隨之而來的就是對歐洲猶太人的「大屠殺Holocaust」。 Kertesz一家人知道如不逃亡就必死無疑,於是開始流亡躲藏,一些親戚不幸被擄獲,死於集中營。

即使戰時受到空襲與飢餓的困擾,及匈牙利先後被德國、俄國人入侵,Kertesz仍斷斷續續學習音樂。 繼小提琴後,他又學習鋼琴與作曲。雖在戰時,布達佩斯文化氣息仍盛,Kertesz差不多每晚都去聽音樂會。 就在此時,他開始立志要做一位指揮家。

二戰結束,他恢復正式的音樂生涯,進入Kolcsey-Gymnasium音樂學院,在那裡以榮譽生畢業。 1947年,他獲獎學金進入 皇家音樂學院(即今之布達佩斯李斯特音樂學院),追隨名作曲家Zoltan Kodaly深造小提琴、鋼琴與作曲。 由於醉心於指揮,他更追隨匈牙利名指揮家Janos Ferencsik(現今我們仍可聽到他的身歷聲錄音)。 在此時,他認識了後來成為妻子的女高音Edith Gancs。 在指揮方面,Kertesz深受Bruno Walter和Otto Klemperer的影響。

1947年十二月十七日,Kertesz以「全莫扎特」節目作出他的音樂生涯的指揮首演。在1955-1957,他被選為Gyor Philharmonic Orchestra的首席指揮及受聘為李斯特音樂學院的指揮副教授。 匈牙利革命失敗,Kertesz離開布達佩斯。 他獲邀進入羅馬Santa Cecilia國家音樂學院,追隨意大利藉名指揮Fermando Previtali深造指揮術,以優異成績畢業,並獲該學院頒贈「Premio d’Atri」最高藝術榮譽名銜。 在羅馬完成學業後,Kertesz獲委任為漢堡交響樂團客座指揮。

1960年三月,Augsburg歌劇團委任他為音樂總監── 一個專為他而設的職位。在那裡,他指揮了莫扎特的《魔笛(The Magic Flute)》、《後宮的誘逃(The Abduction from the Seragio)》、《女人心(Cosi fan tutte)》及《費加羅的婚禮(The Marriage of Figaro》,一躍而成為莫扎特權威演繹者。
隨後他又演出了令人振奮和扣人心弦的凡爾第歌劇《Rigoletto》、《Don Carlos》、《Othello》等,證實了自己也是一位演繹意大利歌劇的能者。他在1961及1963分別獲委為薩爾斯堡音樂節(Salzburg Festival)指揮莫扎特《後宮的誘逃》及《魔笛》的指揮。

此後,他相繼指揮過Berlin German Opera、Berlin Philharmonic、London Symphony、Isreal Philharmonic、San Francisco Opera、North German Symphony、Hamburg Symphony、Munich Philharmonic、Bavarian Radio Symphony等樂團,蜚聲遐邇。
這是他音樂指揮生涯的頂峯,並開始了煩忙的錄音生涯。他替英國Columbia灌錄了不少經典約演繹,並為多位獨奏家(如Hans Richter-Hasser等)伴奏。Decca和他簽了獨家合約,自此我們就有機會欣賞更多他的精彩演繹。

1962他獲委任為Isreal Philharmonic Orchestra客席指揮。 此後十一年直至去世,不知是否和他的猶太血統有關,因而出於使命感,他和IPO的關係特別密切:他在台拉維夫的Mann Auditorium共演出了378件音樂作品!

140622b這張唱片最精彩的是五首斯拉夫舞曲,其中作品編46的第一首在港演出時encore加奏,聽後令我此生難忘。其他曲目包括Smetana《被出賣的新娘》的Overture、Polka、Furiant及《我的組國》中的Moldau。

1964年他獲委任為德國科隆歌劇院音樂總監,並在德國首演了英國作曲家Benjamin Britten的《Billy Budd》、凡爾第的《Stiffelio》及莫扎特的《La Clemenza di Tito》、《唐璜》、《女人心》和《魔笛》。

在作為科隆歌劇院音樂總監的同時,於1965-1968的三年,他又獲委任為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首席指揮,客席指揮Royal Opera House Covent Garden,真是忙到不可開交,成為音樂界紅人。 在倫敦交響樂團的三年間,在亮麗、瀟灑、富想像力和靈巧的指揮捧下,Kertesz為我們留下不少經典的錄音,最獲口碑的是他灌錄全套德伏扎克Anton Dvorak九首交響曲及序曲,可稱不朽。 你如沒有聽過他演繹這九首交響曲,怎算是資深發燒友?

140622c德伏扎克第八交響樂,無論錄音與演繹,是九首之冠,堪稱經典,也是Kertesz的代表作。此張唱片的另一首是Scherzo Capriccioso,同樣精彩。這張唱片是九首中的最早的錄音(1962)。

140622dIstvan Kertesz在六十年代帶領倫敦交響樂在大會堂演出此曲,令我經半個世紀後的今天,仍印象如昨,此生難忘呵!

1966年他灌錄了巴托Bartok的《藍鬍子的堡壘(Bluebeard’s Castle)》。這部艱深而帶神秘感的作品,在Kertesz處理下被行家視為今後不能踰越的經典。

他經常也以客席指揮身份Vienna Philharmonic Orchestra出現, 並灌了不少出色的錄音,如布拉姆斯的四首交響曲、海頓主題變奏曲、和兩首夜曲,及整套舒伯特的交響曲及多首冷門的序曲等。

1973年他獲委任為Bamberg Symphony Orchestra首席指揮。 在George Szell(同屬匈牙利籍)在1970年去世後,美國Cleveland Orchestra尋求音樂總監,由樂團團員投票,以96票對2票,建議董事局聘用Kertesz。

1973年四月十六日,Kertesz到以色列作外演,不幸在Herzliya每灘游泳時意外溺斃。

在他去世前,他和VPO已灌錄了布拉姆斯四首交響曲。由於第三首的長度不足夠一張唱片,所以Decca廠方決定用海頓主題變奏曲作填補。 Kertesz作了一番排練後就錄音,但尚餘Finale未錄, 剛值VPO的樂季結束,各團員須放假,而Kertesz亦已安排在下一個樂季開始時補錄Finale。
無奈天不憐才,Kertesz竟意外地在游泳中死去,舉世音樂界不勝惋惜。 VPO全體樂團團員向Decca公司表達對Kertesz的愛耽與崇敬,希望能依照他排練時的要求和指導,在沒有指揮下完成海頓主題變奏曲Finale的錄音,這要求立刻獲得廠方接納。Decca的副總裁兼古典部門經理McEwen並在唱片封套後刊印了一段感人的短文,道出海頓主題變奏曲製錄的始末。海頓主題變奏曲成為Kertesz最後的錄音。

Kertesz演繹德伏扎克和布拉姆斯的通透線條及毫不做作的風格可謂獨步樂壇。Herbert von Karajan和George Szell是出名的手重力猛,Kertesz卻是準確而富感情、瀟灑而毫不著力,舉重若輕,即使節奏最快時亦復如此。 倫敦交響樂團的首席法國號手Barry Tuckwell也說,憑藉Kertesz的熱心和誘導,樂團遂能發出輝煌的音色。
上世紀六十年代中期,他帶領倫敦交響樂團訪港,在大會堂演出十場,我每晚都坐在最後一行作座上客(買最平的票),難忘的是他指揮德伏扎克第七交響樂,及encore時加奏第一號斯拉夫舞曲──在多次謝幕,最後一次由後台走出前台那一剎那,距離指揮台尚遠,人未站定,手中棒一揮,整個樂團如臂使指,應聲而起,齊整到不得了,觀眾聽到如痴似醉,真是此生難忘啊!。

和他合作過的獨奏家有鋼琴家Clifford Curzon、Hans Richter-Hasser、Vladmir Ashkenazy(後來成為名指揮)及Julius Katchen等,他指揮的莫扎特鋼琴協奏曲最為出色。

我為向這位天才指揮表達敬意,以這篇作為「大指揮家」系列的第一篇,並向各位推薦這位大師的錄音,這些唱片大部份都可列入天碟類目:
Columbia SAX 2426 : Mozart Piano Concerto No.17 and No.26 (Hans Richter-Hasser)
Columbia SAX 2422 : Beethoven Emperor Concerto (Hans Richter-Hasser)
Decca SET 311 : Bartok Bluebeard’s Castle(LSO,1965)
Decca SXL 6288 : Dvorak Symphony No.1 (LSO,1966)
Decca SXL 6289 : Dvorak Symphony No.2 (LSO,1966)
Decca SXL 6290 : Dvorak Symphony No.3 + Hussite Overture (LSO,1966)
Decca SXL 6257 : Dvorak Symphony No.4 + In the Nature’s Realm Overture(LSO,1966)
Decca SXL 6237 : Dvorak Symphony No.5 + My Home Overture (LSO,1965)
Decca SXL 6253 : Dvorak Symphony No.6 + Carnival Overture(LSO,1965)
Decca SXL 6115 : Dvorak Symphony No.7 (LSO,1964)
Decca SXL 6044 : Dvorak Symphony No.8 + Scherzo Capriccioso (LSO,1963)
Decca SXL 6291 : Dvorak Symphony No.9 + Othello Overture (LSO,1966)
Decca SXL 6024 : Dvorak Bohemian Rhapsody (Isreal Philharmonic,1962)
Decca SXL 6090 : Schubert Unfinished Symphony + 3 Overtures (VPO,1964)
Decca SXL 6089 : Schubert Symphony No.9 “The Great” (VPO,1964)
Decca SXL 6259 : Mozart Piano Concerto Nos.8 and 9 (Ashkenazy, LSO,1966)
Decca SXL 6354 : Mozart Piano Concerto No.23 and 24 (Curzon,LSO,1968)
Decca SXL 6056 : Mozart Symphony Nos.33 and 39 (VPO,1962)
Decca SXL 6401 : Respighi Pines of Rome/Fountain of Rome (LSO,1968)
Decca SXL 6172 : Brahms Symphony No.2 (VPO,1965)
Decca SXL 6340 : Brahms Serenade No.1 (LSO,1968)
Decca SET 302 : Mozart Requiem (VPO,1966)
Decca SET 432 : Mozart La Clemenza Di Tito (Highlights)(Vienna State Opera)
Decca SXL 6677 : Brahms Symphony No.3 + Haydn Theme Variations (VPO,1973)

作者附記: 原文刊登於《發燒音響》2014六月號。 略加删改(主要大量除去圖片及其注解)而成本篇。

音樂 140622 指揮家 指揮 系列 Istvan Kertesz 掌門 天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3971

音樂140809大指揮家系列(二) Eugen Juchum

來源: 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4/08/09/%E9%9F%B3%E6%A8%82140809%E5%A4%A7%E6%8C%87%E6%8F%AE%E5%AE%B6%E7%B3%BB%E5%88%97%E4%BA%8C-eugen-juchum/

音樂140809
大指揮家系列之(二) Eugen Jochum
蕭律師執筆

140809Eugen Jochum (1902-1987)

以半個世紀前來說,Eugen Jochum相當長壽,在世上活了八十五年。 而藝術生命之長,和上期所講的IstvanKertesz相比,真是一個強烈的對比。 Eugen Jochum的藝術生涯長達五十多年,以我們發燒友最關心的錄音生涯,竟由上世紀五十年代單聲道時代直薄七十年代末接近數碼時代。 卡拉揚藝術生命也長,其大名所以人盡皆知,全因當上了柏林管絃樂團藝術總監的時間實在太長、錄音極多則其名自然不脛而走。

Eugen Jochum1902出生於德國Babenhausen,是靠近Augsburg的一個小鎮,一個 羅馬公教(Roman Catholic,即今俗稱天主教)的家庭。 父親是一位風琴師和指揮。 他四歲學習鋼琴,六歲學習管風琴,並在十二歲時進入Ausburg音樂學院,在那裡花了十年光陰。 後轉入慕尼黑音樂學院,隨名師Hermann von Waltershausen學作曲。就在此時他的興趣轉為指揮。

Jochum的首演是在1926年指揮 慕尼黑愛樂管弦樂團Munich Philharmonic Orchestra,演出 布魯克納Anton Bruckner的第七交響樂。 同年他獲委任為Kiel歌劇院指揮,一口氣演出了十七套歌劇,包括 華格納的《荷蘭飛人The Flying Dutchman》、李察史特勞斯Richard Strauss的《玫瑰騎士Der Rosenkavalier》和普切尼Puccini的《Turandot》。

1929年Jochum離開Kiel前往Mannheim歌劇院就任,就在那裡他遇到大指揮家Wilhelm Furwangler,他的指揮和演繹獲Furtwangler大加讚賞。 Jochum推掉了美國紐約愛樂管絃樂團十二場演出的邀請,推說他的經驗不足以指揮該樂團。 一聽就知不是真正理由,但真正原因頗奈人尋味—- 此後直至1958年他才首次踏足美洲。

1932年,他成為柏林電臺交響樂團Berlin Radio Symphony Orchestra音樂總監,並因工作關係和 柏林愛樂管弦樂團Berlin Philharmonic Orchestra及德國歌劇院Deutsche Opera的關係變得密切,連續指揮了十六場音樂會。(看看這種架勢,他能指揮BRSO和BPO,級數絕對高於NYPO,你相信他是「不夠經驗」指揮NYPO嗎?)

1934年,他繼Carl Muck和Karl Bohm後出任 漢堡國家歌劇院Hamburg State Opera和漢堡愛樂管弦樂團Hamburg Philharmonic Orchestra音樂總監。自此,他贏得了國際聲譽。

在整個納粹時代,Jochum認為漢堡相對而言仍算「合理地自由」;他不需加入納粹黨而仍能保留職位。 但他只能演出Hindermith和Bartok的曲目,並在其他地方受納粹的制肘。 二戰後,美國和英國大力推行「去納粹化denazification」,但在Jochum的問題上,英、美採取截然不同的態度。 英國音樂界並沒有如在其他領域唯美國馬首是瞻。 美國由於Jochum的兄弟曾是納粹黨員,但又因Jochum「表現不錯」,將他列入臨時黑名單;英國沒有追隨美國「杯葛」Jochum,辯稱Jochum沒有問題,因他從來沒有成為納粹黨員。

Jochum留任漢堡國家歌劇院至1949年,此後他前往就任 巴伐利亞電臺交響樂團Bavarian Radio Symphony Orchestra首席指揮。 幾年後,他就繁忙地指揮這個樂團和 柏林愛樂管弦樂團作了不少不朽的錄音,包括單聲道和身歷聲的錄音,這些錄音在今天我們仍然是可以聽到的,稍後再談。

至1948年,美國一直無法找到Jochum曾加入納粹黨的證據,最終將他從黑名單中剔除。 1958年,他首次踏足美國,並在超過六十個城市演出。

在 1941-1943年間,Jochum曾任荷蘭亞姆史特丹的Concertgebouw Orchestra的首席指揮,當時該樂團的音樂總監是Wilhelm Mengelburg。在1961-1963年間,Jochum和Bernard Haitink雙雙成為該樂團的首席指揮,也就是約略在這段期間及以後幾年,指揮這樂團為Philips灌錄許多現今可列為天碟的錄音,並帶領此團前往歐洲、美洲及日本各地演出。
他同時也經常前往倫敦指揮倫敦交響樂團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和倫敦愛樂管弦樂團London Philharmonic Orchestra,並灌錄唱片。1975年倫敦交響樂團委任他為「桂冠指揮conductor laureate」。
1969-1978年,他成為Bamberg Symphony Orchestra的首席指揮。

1987年他在慕尼黑去世,享年八十五,此時唱片已步入數碼時代了!

Eugen Jochum曾為DGG、Philips和EMI三大唱片公司錄音。

他最早的錄音是在1932伴奏Edwin Fischer彈奏莫紮特的D大調第二十六號鋼琴協奏曲。 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初期,仍是單聲道時代,他指揮 柏林愛樂管弦樂團,開始灌錄貝多芬的交響樂。 他首先灌錄第七交響樂,時維1952。 隨後他再灌錄了第三、第六和第九,之後就進入身歷聲時代。 他第一張貝多芬身歷聲是第二和第八交響樂,其後幾年再灌錄第四和第五,完成了整套貝多芬交響樂系列。雖然貝多芬幾套重要的交響曲是單聲道,但灌錄時已接近身歷聲時代,除了音場稍窄外,其高低頻的伸延已接近後來身歷聲身錄音所能做到的效果,故仍具可聽性。

最值得特別一提,就是Jochum在六十年代末至七十年代初期(交相指揮BPO和BRSO兩樂團)歷史性替DGG灌錄了整套 布魯克納九首交響曲、贊美頌Te Deum和彌撒曲Mass。這套交響曲的每一首無論錄音水平與演繹都堪稱經典和不朽,在音樂界評的盛譽持續不衰。
和Jochum同時期的布魯克納演繹大師雖然還有Bruno Walter和Otto Klemperer,但他們都沒有灌錄整套—前者沒有灌錄第三、第五和第八,後者沒有灌錄第一、第三和第八(都指身歷聲版)。另一位能灌錄全套布魯克納整套交響曲的只有他的晚輩Bernard Haitink,雖另有境界,但他兩人屬於不同年代、不同的演繹風格。 要聽布魯克納,二者都屬必聽(二者的錄音都屬天碟級)。Jochum演繹布魯克納權威的地位,由後來EMI請他再指揮Dresden State Opera Orchestra重新灌錄全套就可見一斑。

Jochum在六十年代當上了Concertgebouw Orchestra首席指揮後,以嶄新的演繹重新灌錄整套貝多芬的交響曲,由飛利浦發行。 我們發燒友終於有機會聽到他在DGG未能錄到的第三、第六、第七和第九的身歷聲版了。 這整套飛利浦版亦屬天碟級,其中最精彩的是第六(足可比美Bruno Walter相同曲目名盤)和第九(可比美FerencFricsay相同曲目名盤)。
到了七十年代下半部,Jochum第三次重新灌錄貝多芬全套交響樂,這次指揮LSO,已接近數碼時代了,由EMI在英發行,在美洲以Angel名義發行。相信除了卡拉揚外,沒有人可以三度灌錄而指揮三個不同的樂隊—-卡拉揚三次都是指揮同一樂隊,BPO。

Jochum也兩度灌錄 布拉姆斯的全套四首交響曲,第一次在五十年代中期指揮BPO,替DGG灌錄,是單聲道錄音;第二次是在1977年指揮LPO,替EMI灌錄,被指揮家Kenneth Woods譽為「最偉大的布拉姆斯演繹者」。
他灌錄過的莫紮特、海頓、舒曼、華格納和Carl Orff備受贊賞。 他在1967年灌錄的CarminaBurana被譽為此作品的最佳演繹—- 作曲者Carl Orff本人曾親臨錄音現場並給予嘉許。

1983年,Jochum獲紐約時報訪問,他曾這樣說:「今天,世人都認為我是一位布魯克納專家,實則我是以 巴赫、莫紮特和貝多芬的音樂開始,我覺得我更靠近他們。」 他灌錄巴赫的B小調彌撒曲和聖約翰受難曲St John Passion都喜歡採用龐大的合唱團和加強樂隊的力度,其他合唱樂曲也復如此。

他曾為多位著名小提琴家和鋼琴家伴奏。最著名的是替德籍小提琴家Wolfgang Schneiderhan伴奏貝多芬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及俄羅斯籍鋼琴家Emil Gilels伴奏兩首 布拉姆斯的鋼琴協奏曲,被行內視為最佳演繹之一。

Eugen Jochum指揮時並沒有如George Solti的大動作和七情上面;Kenneth Woods曾如此評論Jochum的指揮技巧:「看看他的一雙手,動作通常很少,但很專註和有力。他對節奏速度的決斷,比Wilhem Furtwangler還要準確和果敢。」

我的推薦:
Beethoven : Symphony No.4 (DGG 138694, tulip, BPO, with Leonore II Overture)
Beethoven : Symphony No.5 (DGG 138024, tulip, BRSO, with Fidelio Overture)
Beethoven: Symphony No.6 (Philips 835782 LY, COA)
Beethoven : Symphony No.9 (Philips 6500091/2 or 138002/3, COA, with Egmont Ov.)
Beethoven : Violin Concerto (DGG 138999, tulip, Schneiderhan/BPO)
Beethoven :MissaSolemnis(Philips 6500135/6, COA)
Brahms : Violin Concerto (DGG 2530592, Milstein/VPO)
Brahms : Piano Concerto No.1 and No.2 (DGG 2530258/9, Gilels/BPO)
Haydn : Symphony Nos.88 and 98 (DGG 138823, tulip, BPO)
Haydn : Cecilia Mass (DGG 138028/9, tulip, BRSO and Chorus with Stader (soprano)
Haydn :Schopfung (The Creation) (Philips 802713/4AY or PHS900714/5, COA)
Mozart : Serenade for 13 Winds in B, K.361 “Grand Partita” (DGG 138830, tulip)
Orff :CarminaBurana (DGG 139363, tulip, Berlin Opera Orchestra and Chorus)
Weber : Der Freischutz (DGG 136221, tulip, Streich/BRSO and Chorus)

註: BPO=Berlin Philharmonic Orchestra
BRSO=Bavarian Radio Symphony Orchestra
COA=Concertgebouw Orchestra Amsterdam
LSO=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
LPO=London Philharmonic Orchestra
VPO=Vienna Philharmonic Orchestra

分享文章

音樂 140809 指揮家 指揮 系列 Eugen Juchum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8897

音樂140909大指揮家系列(三)Ferenc Fricsay

來源: 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4/09/09/%E9%9F%B3%E6%A8%82140909%E5%A4%A7%E6%8C%87%E6%8F%AE%E5%AE%B6%E7%B3%BB%E5%88%97%E4%B8%89ferenc-fricsay/

音樂140909
大指揮家系列之(三):Ferenc Fricsay
蕭律師執筆

FerencFricsay (1914-1963)
140909

在音樂歷史長河中,匈牙利也多產出色的人物。 本系列第一篇介紹的大指揮家Istvan Kertesz是匈牙利籍,而今期介紹的一位也是原籍匈牙利,他就是老牌指揮FerencFricsay。這稱謂追隨西方習慣,姓氏放在最後。事實上,匈牙利人的習慣跟我們大中華一樣,姓氏先行,故他在本國按習慣應稱Fricsay Ferenc。

一般古典音樂發燒友會很熟識George Solti、Herbert von Karajan、甚或Lorin Maazel。 但如果他既熟識而又酷愛Ferenc Fricsay,其資歷相信一定不淺,甚且可以推算他對古典音樂的鑑賞能力應有相當。 為何?因為這位指揮去世時許多讀者還未出世呢!

Ferenc Fricsay於一九一四年出生於匈牙利首府布達佩斯,正是歐戰爆發的第一年。 他少年時進入布達佩斯音樂學院,學習鋼琴、小提琴、單簧管、長號、敲擊樂器、作曲及指揮,師事匈牙利籍的名作曲家及指揮家巴托Bela Bartok、高大宜Zoltan Kodaly及德籍作曲家及指揮家杜蘭宜Emst von Dohnanyi。 他的父親是布達佩斯青年音樂家樂團的指揮。 他竟然在十六歲那年繼任父親成為該樂團的指揮

Fricsay年十九歲(1933)即出任布達佩斯歌劇合唱的指導導師。以後十年間成為Szeged Philharmonic Orchestra的音樂總監。Szeged是匈牙利的第三大城市。1942年,由於他曾想雇用猶太人音樂家、他本人並且有猶大血統──他的母親是猶太人──而須於歐戰後接受軍事法庭法庭審訊。1944年,納粹德國進占布達佩斯,他獲得密報,蓋世太保正準備遞捕他,匆忙帶著妻子和三個孩子從地下秘密通道逃亡。

二戰後的匈牙利深受蘇聯制肘,但Fricsay仍得任布達佩斯大都會樂團(即布達佩斯愛樂交響樂團的前身)指揮一職。 他在四十年代末在薩爾斯堡音樂節指揮近代作曲家Gottfried von Einem及Frank Martin新歌劇的世界首演,甚受觀眾贊賞。 這次在國際音樂舞臺的成功演出使他贏得柏林RIA Symphony Orchestra和柏林德國歌劇院首席指揮的職位。1950年,他又出席愛丁堡音樂節演出莫紮特《費加羅的婚禮》,並且聲名大噪。

1951年,他首次指揮 阿姆史特丹的Royal Concertgebouw Orchestra。1953年在巴黎、米蘭、洛桑一輪演出後首次踏足美國,在那裡他指揮過波士頓交響樂團和三藩市交響樂團。 最後他獲聘任為侯斯頓交響樂團音樂總監,但任期未完就突然辭職,主要理由是稅務問題:如果他在美國居留超過六個月,則須申報在全世界其他地方的收入。

離開美國後,他前往瑞士。1954年,他首次指揮以色列愛樂管弦樂團。大抵整個五十年代他都在德國,歷任巴伐利亞國家歌劇院音樂總監、RIA交響樂團、柏林德國歌劇樂團、及柏林愛樂管弦樂團(BPO)的指揮。就是在這十多年間,他為我們留下珍貴、也是最後的演繹錄音,尤其是身歷聲錄音。

Fricsay的最後音樂會是一九六一年十二月七日在倫敦指揮倫敦愛樂管弦樂團(LPO)演出貝多芬第七交響樂。 他的身體健康狀況一直都不好,受多種病魔糾纏。 一九六三年二月廿七日因胃癌在瑞士Basel去世,時年四十八。

FerencFricsay現存於世的錄音大多都是在上世紀五十至六十年代二十年間替DGG灌錄的錄音,很多都是單聲道版。幸喜尚留有若幹身歷聲版,絕大部份都是和當世兩枝世界超頂級的樂團合作:柏林愛樂管弦樂團(BPO)和柏林電臺交響樂樂(Berlin RSO)。

FerencFricsay不是Karajan、Haitink或Solti那種「通才型」──差不多甚麼作品也指揮;他倒傾向像Bruno Walter和Otto Klemperer的「專門型」──,甚至比前二者更狹窄。 他從沒灌錄過 舒伯特、布魯克納、馬勒、或西貝流斯的交響曲。他特長於演繹貝多芬、莫紮特、海頓和他的老師巴托和高大宜的作品。
他留下的錄音雖然不算多,但都堪稱絕響。他灌錄的幾首貝多芬交響樂身歷聲版(只灌錄得第三、第五、第七和第九),可算是現今最昂貴的DGG二手版價。尤其是第九,可算是他的力作。 這曲灌錄於四十三歲之年,時維一九五七年十二月及一九五八年一月及四月,他共花了八節時間錄音。這是DGG第一套貝九的身歷聲錄音。其他的名盤如德伏紮克的「新世界」交響曲和莫紮特作品編號427的C小調大彌撒曲,更是人盡皆知。

他指揮時不用指揮棒,但目光如炬、精力充沛,手法極端清晰與準確,毫不含糊地傳達感情與提示予樂團的每一個團員。
140909b
FerencFricsay是少有的不用指揮棒之徒手指揮家,手法清晰與準確。

我的推薦:
Bartok : Piano Concerto No.1 + Rhapsody for Piano & Orchestra (Anda/Berlin RSO) (DGG 138708)
Bartok : Bluebeard’s Castle (BPO) (DGG 138030)
Beethoven : Triple Concerto (Anda/Schneiderhan/Fournier/ Berlin RSO) (DGG 136236)
Beethoven : Symphony No.9 (BPO/St. Hedwig’s Cathedral Chorus) (DGG 138002/3)
Beethoven : Symphony No.7 (BPO) (DGG 138757)
Beethoven : Symphony No.5 (BPO) (DGG 138813)
Beethoven : Symphony No.3 (BPO) (DGG 138038)
Dvorak : New World Symphony (BPO) (DGG 138828)
Haydn :Te Deum + Mozart : Organ Mass (Berlin RSO/Bavarian RSO) (DGG 136398)
Mozart : Don Giovanni (Berlin RSO) (DGG 136224)
Mozart : The Marriage of Figaro (Berlin RSO) (DGG 138697/99)
Mozart : Symphony No.39 and No.40 (VSO) (DGG 138125)
Mozart : Symphony No.29 and No.41 (VSO) (DGG 138709)
Mozart : Mass in C minor “Great Mass”(BRSO/St. Hedwig’s Cathedral Chorus) (DGG 138124)
Mozart :EineKleineNachtmusik + Beethoven : Egmont Overture + Smetana : Moldau (BPO/Berlin RSO) (DGG 136226)
Racmaninoff : Rhapsody on a Theme by Paganini + Weber : Concert Piece (Weber/Berlin RSO) (DGG 138710)
Opera Ballets (Berlin RSO) (DGG 136211)
Tales from Vienna Woods (with other Johann Strauss’s Waltzes) (Berlin RSO) (DGG 138238)

分享文章

音樂 140909 指揮家 指揮 系列 Ferenc Fricsay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1702

習近平:農地流轉要尊重農民意願 不搞行政瞎指揮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8825

ce0791fe24698da

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組長習近平9月29日下午主持召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五次會議並發表重要講話。他強調,要高度重視改革方案的制定和落實工作,做實做細調查研究、征求意見、評估把關等關鍵環節,嚴把改革方案質量關,嚴把改革督察關,確保改革改有所進、改有所成。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副組長李克強、張高麗出席會議。

會議審議了《關於引導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有序流轉發展農業適度規模經營的意見》、《積極發展農民股份合作賦予集體資產股份權能改革試點方案》、《關於深化中央財政科技計劃(專項、基金等)管理改革的方案》,建議根據會議討論情況進一步修改完善後按程序報批實施。

習近平在講話中指出,現階段深化農村土地制度改革,要更多考慮推進中國農業現代化問題,既要解決好農業問題,也要解決好農民問題,走出一條中國特色農業現代化道路。我們要在堅持農村土地集體所有的前提下,促使承包權和經營權分離,形成所有權、承包權、經營權三權分置、經營權流轉的格局。發展農業規模經營要與城鎮化進程和農村勞動力轉移規模相適應,與農業科技進步和生產手段改進程度相適應,與農業社會化服務水平提高相適應。要加強引導,不損害農民權益,不改變土地用途,不破壞農業綜合生產能力。要尊重農民意願,堅持依法自願有償流轉土地經營權,不能搞強迫命令,不能搞行政瞎指揮。要堅持規模適度,重點支持發展糧食規模化生產。要讓農民成為土地適度規模經營的積極參與者和真正受益者。要根據各地基礎和條件發展,確定合理的耕地經營規模加以引導,不能片面追求快和大,更不能忽視了經營自家承包耕地的普通農戶仍占大多數的基本農情。對工商企業租賃農戶承包地,要有嚴格的門檻,建立資格審查、項目審核、風險保障金制度,對準入和監管制度作出明確規定。

習近平強調,積極發展農民股份合作、賦予集體資產股份權能改革試點的目標方向,是要探索賦予農民更多財產權利,明晰產權歸屬,完善各項權能,激活農村各類生產要素潛能,建立符合市場經濟要求的農村集體經濟運營新機制。搞好這項改革,一項重要基礎工作是保障農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權利。要探索集體所有制有效實現形式,發展壯大集體經濟。試點過程中,要防止侵吞農民利益,試點各項工作應嚴格限制在集體經濟組織內部。我國農村情況千差萬別,集體經濟發展很不平衡,要搞好制度設計,有針對性地布局試點。

習近平指出,我們的科技計劃在體系布局、管理體制、運行機制、總體績效等方面都存在不少問題,突出表現在科技計劃碎片化和科研項目取向聚焦不夠兩個問題上。要徹底改變政出多門、九龍治水的格局,堅持按目標成果、績效考核為導向進行資源分配,統籌科技資源,建立公開統一的國家科技管理平臺,構建總體布局合理、功能定位清晰、具有中國特色的科技計劃體系和管理制度,以此帶動科技其他方面的改革向縱深推進,為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創立一個好的體制保障。政府部門主要負責科技計劃(專項、基金)的宏觀管理,不再直接具體管理項目,通過統一的國家科技管理平臺,建立決策、咨詢、執行、評價、監管各環節職責清晰、協調銜接的新體系。要根據國家戰略需要和科技創新規律,構建新型科技計劃(專項、基金)管理體系,避免重複申報和重複資助。科技布局上既要註重全面布局,也要講究重點突破、非對稱發展,堅持有所為有所不為的方針,形成聚焦重點任務配置資源、集成攻關的新體制。

習近平強調,研究、思考、確定全面深化改革的思路和重大舉措,必須進行全面深入的調查研究。要下功夫查找突出問題和現實困難,下功夫發現基層的有益探索,下功夫了解黨內外對改革的各種意見和建議,下功夫了解群眾的所想所盼,精準把脈、精確制導,為方案制定接地氣、攢底氣。要主動聽取各方面意見,是什麽問題就解決什麽問題。對方案的不同意見,牽頭部門要擔負起協調責任。改革所涉及的法律法規立改廢及試點工作所需法律授權問題,要與立法部門主動銜接,相向而行、同步推進。

習近平指出,隨著改革方案不斷出臺,抓落實的任務越來越重。要把抓改革舉措落地作為重要政治責任,強化主責部門和一把手責任,要敢於擔當,主動作為。不僅要重視改革施工方案質量,更要考核驗收改革竣工結果,沒有完成或完成不到位的要問責。對通過的方案要查哨查鋪,確保落實到位。要調配充實專門督察力量,開展對重大改革方案落實情況的督察,做到改革推進到哪里、督察就跟進到哪里。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成員出席,中央和國家有關部門負責同誌列席會議。

習近平 農地 流轉 尊重 農民 意願 不搞 行政 指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3616

北約最高指揮官:俄軍攜重武器湧入烏克蘭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0623

北約組織(NATO)最高軍事指揮官Philip Breedlove今日確認了歐安組織(OSCE)昨日匯報的發現,稱北約發現,過去兩天,包括坦克、大炮在內的俄軍設備和作戰部隊成隊進入烏克蘭東部地區。

據法國電視臺France24和英國BBC報道,Breedlove說:

“過去兩日,我們的發現和OSCE匯報的情形相同。我們見到成隊的俄羅斯設備、主要是俄方的坦克、大炮、防空系統和作戰部隊進入烏克蘭。”

Breedlove指出,北約此次並未清楚了解俄軍人數,“我們認為目睹了多個縱隊。”他還說:

“我最擔心的是我們現在處於這樣一種形勢:烏克蘭與俄羅斯從前的國際分界線根本是千瘡百孔,徹底開放。”
“武裝部隊、資金、支持、供給、武器往來這一邊境,完全隨心所欲,這種形勢不妙。”

“我們要回到尊重國際分界線的環境,那將有助於我們控制烏克蘭東部(分裂武裝)再度得到供給的問題。”

路透報道稱,俄羅斯國防部否認俄軍士兵進入烏克蘭境內。

昨日,負責維持歐洲局勢穩定的國際組織歐安組織報稱,發現43輛沒有番號的軍用卡車駛入烏克蘭分裂武裝控制的烏東部城市頓涅茨克,其中五輛車載有重型榴彈炮,另五輛車載有多管火箭系統。

據西方媒體報道,這是俄方軍車開向烏克蘭親俄分裂武裝控制區及輸送重型武器的最新跡象。

烏克蘭政府軍今日稍早稱,今日頓涅茨克有重型火炮發射炮彈,政府軍一名士兵遇難,兩名士兵負傷。

下圖可見烏克蘭國家安全與國防委員會下屬情報與分析中心的烏克蘭東部局勢圖,其中藍黃色旗幟代表烏克蘭政府軍從分裂武裝手中“解放”的地區。

烏克蘭,俄羅斯,地緣政治,NATO,北約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北約 最高 指揮官 指揮 俄軍 重武器 湧入 烏克蘭 烏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8940

音樂141130大指揮家系列(四) Lorin Maazel

來源: 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4/11/30/%e9%9f%b3%e6%a8%82141130%e5%a4%a7%e6%8c%87%e6%8f%ae%e5%ae%b6%e7%b3%bb%e5%88%97%e5%9b%9b-lorinmaazel/

音樂141130
大指揮家系列(四) Lorin Maazel
蕭律師執筆

141130LorinMaazel (1930-2014)

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三日,一顆亮耀的樂壇巨星殞落。 Lorin Maazel(中文譯名不一,索性不譯),這位二十世紀最後的一位指揮大師,以八十五高齡與世長辭。
還記得去年十一月二日的晚上,在香港文化中心,站在通往音樂廳的梯階上,Maazel拿著長長的指揮棒,在眾多免費觀眾圍堵下,靜靜地指揮著也坐在梯階上的十多名室樂團團員,演出華格納當年獻給妻子的《齊格菲牧歌》,重現首演時的光景。(關於此曲的趣事,請參讀另文。)之後轉入音樂廳內,全不看譜,超過一小時的演出中站立著指揮他親自改篇自華格納歌劇的《無言的指環The“Ring”Without Words》,當時情景,仍歷歷在目,曲音仍縈迴腦際。

我第一次觀看他的演出是在一九七三年,他帶領柏林電臺交響樂團Berlin Radio Symphony Orchestra在香港大會堂演出,最深的印象是他指揮伴奏、他的太太(記不起名字)主奏的貝多芬第三號C小調鋼琴協奏曲,兩夫妻合拍得絲絲入扣。當時我坐在第五行,看他倆的眼神交換,清晰感受到水乳交融的演出,令人特別難忘的是第二樂章的慢板。

Lorin Maazel一向是我喜愛指揮偶像之一。我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開始收集他錄音的黑膠碟,特別是他早期指揮的柏林愛樂管弦樂團Berlin Philharmonic Orchestra和稍後的維也納愛樂管弦樂團Vienna Philharmonic Orchestra的錄音。

我在寫這篇介紹Maazel的專文前,曾嘗試在網上查看多點有關他的生平資料,但令我很失望。特別是維基百科Wikipedia,它介紹Maazel早期在歐洲的活動簡單到不得了,對他和BPO和VPO的關係提也不提,連兩個名樂團的名字也沒有出現過。 只要翻一翻當年的舊報或音響雜誌,就文獻俱在,連我這small potato的「非專家」也保留有一些,為什麼撰寫《維基百科全書》的「專家」竟可以當沒有發生過?但其後八十年代,他在美國的樂壇活動卻寫得很詳細。這點解釋了甚麼?一方面是撰寫者粗疏,又可能是太年青,聞所未聞Maazel當時在歐洲最輝煌、最風光的日子。 如果他(或他們)能見到我現今手頭上拿著的幾十張Maazel在六、七十年代的經典錄音,又怎會忽略或放過這段歷史?第二個原因可能撰寫者是美國人,因Maazel是美籍,在大美國心態(一般美國人都有)下,故意誇大他在美國的貢獻,對他在歐洲的成就避而少談。 如果美國樂壇有能耐或有眼光,早就應留住他,怎能讓Maazel在歐陸先發光二十年!

幸好我手頭上有大批他的錄音頭版唱片和資料,這就是有關Maazel的歷史文獻。這篇章不大著重介紹Maazel的生平,而著重發燒友的興趣與媒體所未及者,特別是有關他在上世紀五十至七十年代為一般媒體輕略的事宜,更重要的是有關他的錄音名盤。

使人覺得驚奇,在1957年,二十六歲的年青指揮家Lorin Maazel已在樂壇打滾了十七年!他九歲就開始指揮生涯。 更令人不解的是,在之前六年,他曾舉辨了一個自以為是的「告別音樂會」,因為美國哈佛大學嘗試以一筆獎學金,誘使他棄音樂而轉研數學。在這「告別音樂會」,他演出的曲目之一是蕭斯塔柯維奇Shostakovich的第五交響樂。 在排練時, 意大利著名歌劇指揮家Victor De Sabata前往觀看,認為Maazel作此決定是瘋狂的。可能Sabata獨具慧眼,當場的一番遊說,使Maazel改變初衷,繼續留在樂壇發展。他於是前往意大利作為Fulbright學者,研究巴羅克時期音樂。(1946年,美國參議員J. William Fulbridge創立了Fulbright Program,以助學金形式資助美國學生、學者、專業人士、科學家、藝術家等在海外作學習、研究、發揮才能。外國公民亦可以同樣方式獲得資助前往美國。)

一九五七年,他和BPO作了世紀首次錄音,使他國際知名。當年的著名音響雜誌Gramophone(那時我常看的一份英文的音響雜誌,香港有售。)一期的首頁刊登了他的一張照片:黑眼黑髮、看來情緒多變、屬不折不扣型男的封面肖像,肖像下的caption還這樣寫:“一位絕對是國際級的樂壇人物,出生於巴黎,父母有荷蘭和匈牙利血統,受教育於美國,現居於羅馬。”

Maazel在一九三零年三月出生於法國Neuilly-sur-Seine,雙親是美國籍,五歲時即為小提琴神童。父親感覺到兒子喜歡指揮,便安排他跟隨名小提琴家兼指揮家Vladmir Bakaleinkoff學習。Maazel八歲時首演指揮舒伯特的《未完成》交響曲;1939年,九歲的他在美國世界博覽會指揮 紐約愛樂管弦樂團New York Philharmonic Orchestra。年十一歲,他獲大指揮家Arturo Toscanini的邀請,指揮後者任音樂總監的National Broadcasting Orchestra交響樂團(即NBC),演出莫紮特第四十號交響樂後,獲Toscanini大加贊賞。音樂家多見的是小提琴神童,卻少見指揮神童!他早年已有閱讀 貝遼土、李斯特、柴可夫斯基、李察史特勞和早期 史塔文斯基複雜總譜能力的盛譽。

自1953年,以二十三歲之年開始在歐洲作連串演出,差不多在所有大都會和音樂中心都見他的身影。 他演的曲目廣泛及不依傳統興味—- 巴羅克時期大師的作品;他的曲目包括馬勒、桑伯和史塔文斯基的作品。 1960年,他以最年青、也是第一位美籍指揮家獲邀在Bayreuth音樂節擔任指揮演出。同年十一月,他在倫敦首演 馬勒的第二交響樂。 在六十年代的前半,他的世界巡迴演出,包括到達俄羅斯及日本,並在美國紐約大都會歌劇中心演出三個月,使得聲名急劇冒升,被盛譽為維也納樂派、浪漫樂派和印象樂派權威的演繹者。他也曾以小提琴家兼指揮家身份,和Lamoureux Orchestra在瑞士演出,並在1963年為愛丁堡音樂節作開幕演出,指揮貝多芬的《莊嚴彌撒曲Missa Solemnis》。

1957年,身歷聲錄音技術已起步幾年。Maazel首次指揮BPO,替DGG灌錄了貝遼士的《羅密歐與朱麗葉》樂曲片段,獲熱烈贊賞—- 舞會場景一段所採用的速度使聽者驚訝! Jeremy Noble在Gramophone音響雜誌作如此描述:「整張唱片足證他是罕有的天才音樂家。」指揮術是表演的一部分—-在適當的曲目、適當的瞬間作適當的動作。要在一些太過熟識的作品──如貝多芬第五交響樂──「演嘢」是不智的,但Maazel卻能在嚴苛評論家眼下順利過關。他在布拉姆斯的《悲劇前奏曲Tragic Overture》所採用的速度,相信Toscanini(以速度快而馳名)也不敢想像,但由於Maazel有一雙敏銳的耳朵及高超技巧,加以他指揮的天份、個人抱負及年青人的無畏精神、及對演出樂曲傾盡出力的態度,使他能帶領這當時還年青的樂團依他的意願與步伐行進。

在他替DGG灌錄的樂曲中,林姆斯基Rimsky-Korsakov的《西班牙隨想曲(Capriccio Espagnole)》、莫索斯基Mussorgsky的《荒山之夜Night on Bare Mountain》及林史碧基Respighi的《羅馬之松The Pines of Rome》最獲好評。特別是《西班牙隨想曲》,這曲有太多要求高超獨奏的片段,處理得好並不容易。

將一個世界頂級的樂團BPO交給年僅二十七歲年青人的手上,雖說是一位早熟型的指揮奇才,卻有人認為有點冒險和不智。 但卡拉揚(當時BPO的首席指揮)回憶說:「我在1938年,年僅三十,就指揮這樂團及替其錄音。」有兩個原因造就了Maazel:首先就是卡拉揚和Victor De Sabata的深厚友誼──後者對Maazel大力推許;其次就是BPO在二戰後,處於後Furtwangler時代,正致力於重整工作,Maazel剛好適逢其會,在這過渡期中出現。

在1957至1965年的八年間,Maazel在歐洲聲譽顯赫,多次帶領BPO作公開演出,並為DGG替我們留下珍貴的錄音。

踏入六十年代,Mazzel的另一錄音高峰是夥伴維也納愛樂管弦樂團VPO,替總部駐在英國倫敦的DECCA唱片公司灌錄另一系經典的唱片。這是他一生中第二階段的主要錄音年代。 在此時期,主要灌錄了兩套堪稱不朽、至今為止半個世紀後,仍未有其他指揮家能超越的傳世之作:整套柴可夫斯基的交響樂兼音詩《曼德佛烈Manfred》及西貝流斯的全套交響樂。 當年年青的俄羅斯鋼琴家(後改任指揮)Vladimir Ashkenazy到西方演出時拒絕歸國,投奔自由,替DECCA灌錄多欵唱片,其中柴可夫司基的第一號降B小調鋼琴協奏曲就是由Maazel指揮 倫敦交響樂團伴奏的,其後成為傳世名盤。

在替DECCA唱片公司灌錄唱片期間,也間或替英國Columbia(EMI前身)和瑞士的Concert Hall唱片公司灌錄唱片,前者如著名的貝遼士《幻想交響曲》,後者如 柴可夫斯基的《睡美人》等。

1964-1975年,Maazel當上柏林電臺交響樂團首席指揮。此後十年間,他帶領該團在世界各地巡迴演出,也途經本港,並替荷蘭的PHILIPS及瑞士的CONCERT HALL唱片公司灌錄唱片。這可說是他一生中音樂藝術生涯的第三階段。

1972年,Maazel繼承Geoge Szell成為美國克里夫蘭交響樂團的音樂總監。 Maazel極富感情的演繹手法,與Szell的冷峭與高度嚴謹大異其趣。 美國的國民,雖然晚一點,終於使得這位指揮奇才回歸祖國懷抱,幕後者不知作了多少努力才能達致。或者,Maazel覺得年事漸高,便有「不如歸去」、「鳥倦知還」的情懷?在美國發展是Maazel音樂藝術生涯的最後階段,音樂活動頻繁,但錄音己進入了數碼時代,黑膠碟已全被CD取代了。在這階段,已不乏各方面有關他的詳盡資料,於此不贅。

我的推薦:
Beethoven : Leonore Overtures 1, 2, 3 and Fidelio (Isreal Philharmonic) Decca SXL6025
Beethoven : Symphony No.5 + Consecration of the House Overture(BPO)DGG 138008
Beethoven : Symphony No.6 + 12 Country Dances(BPO) DGG 138642
Brahms : Symphony No.3 + Brahms Tragic Overture (BPO) DGG 138022
Bruckner : Symphony No.3 (RSO Berlin) Concert Hall SMS2567
Franck : Symphony in D(BPO) DGG 138693
Mendelssohn : Italian Symphony and Reformation Symphony (BPO) DGG 138684
Mozart : Symphony Nos.40 and 41 (RSO Berlin) Philips 802756
Mussorgsky/Ravel : Pictures at an Exhibition (Philharmonia) Columbia SAX2484
Respighi Pine of Rome; Mussorgsky Night on Bare Mountain, Rimsky-Korsakov Capriccio Espagnole(BPO)138033
R. Strauss : Don Juan, Tod und Verklarung(VPO) SXL6134
Schubert : Symphony Nos.2 and 3 (BPO) DGG 138790
Schubert : Symphony Nos.4 and 8 (BPO) DGG 138128
Sibelius : Symphony No.2 (VPO) Decca SXL6125
Sibelius : Symphony Nos.5 and 7 (VPO) SXL6236
Tchaikovsky : Hamlet, Romeo & Juliet Fantasy Overtures (VPO) Decca SXL6206
Tchaikovsky : Piano Concerto No.1 (Ashkenazy/LSO) SXL6058
Tchaikovsky : Sleeping Beauty (RSO Berlin) Concert Hall SMS2570
Tchaikovsky : Symphony No.4 (VPO) Decca SXL6257
Tchaikovsky : Symphony No.5 (VPO) Decca SXL6058
Tchaikovsky : Symphony No.6 (VPO) Decca SXL6164

按:本文原稿原刊登於《發燒音響》七月號,現經修訂後──主要是大量刪除有關唱片照片──於此重刊。

分享文章

音樂 141130 指揮家 指揮 系列 Lorin Maazel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1547

音樂150111大指揮家系列(五) Karl Böhm

來源: 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5/01/11/%e9%9f%b3%e6%a8%82150111%e5%a4%a7%e6%8c%87%e6%8f%ae%e5%ae%b6%e7%b3%bb%e5%88%97%e4%ba%94-karl-bohm/

音樂150111
大指揮家系列(五) Karl Böhm
蕭律師執筆

Karl Bohm最後指揮貝多芬第九交響樂

Karl Bohm(有時被稱作Boehm),奧地利籍指揮家,1894在奧地利城市Graz出生,被公認是二十世紀偉大指揮家之一。

Karl Bohm(o應為ö,但以後為方便計,簡用o算了)父系的祖先來自德國 波希米亞German-Bohemian,所以Bohm就有Bohemian的意思。 Karl Bohm有深厚的家學淵源,是一位律師的兒子。 他在Graz大學念法律的同時,也在Graz音樂學院學習鋼琴和樂理。 1913-1914年間,他成功進入維也納音樂學院,追隨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的朋友Eusebius Mandyczewski座下深造。

Bohm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參軍並受傷,回復平民身分後,仍是雙線發展,一方面出任排練助理指揮一職,同時繼續供讀法律,並在1919年獲得Graz大學法律學博士名銜。

Bohm並無經歷專業的指揮訓練。但當時的大指揮家Hans Richter(還記得我在《齊格菲牧歌》一文所講那位華格納的管家麼?)相信只要Bohm一站在樂隊面前,就毫無疑問能勝任。他於1917年在Graz歌劇院處女演出一齣現今已被遺忘的歌劇。1919年他終於決心放棄了法律,次年接受委任為Graz歌劇院的首席指揮。 他在指揮華格納歌劇Lohengrin時,被當時的大指揮家Karl Muck聽到,Muck自動收他為入室弟子,教授他指揮華格納音樂。 Muck的私人授課對Bohm幫助甚大,學習了華格納的「指環The Ring」、Parsifal、Tristan und Isolde及The Mastersinger,對他後來在指揮上產生深遠影響。

Karl Muck又將Karl Bohm推薦予當年年青一輩最突出的、時任慕尼克歌劇院指揮華爾特Bruno Walter。 華爾特就聘用了Bohm做副手長達六年(1921-1927)。Bohm後來回憶, 在一流歌劇院任副指揮長達六年歲月當中,對他是獲益良多、是很好的教育。 在慕尼克,他先和Bruno Walter共事,後再和Hans Knappertsbusch──這兩位毫無疑問也屬大師級指揮,現今仍可聽到他們的錄音──共事,並先後作了五百多場歌劇演出、指揮了七十多個不同歌劇項目。

1927年,他獲聘為Darmstedt歌劇院首席指揮,一直至1931年。當年他最負盛名的是指揮當代作曲家Berg的歌劇Wozzeck,Berg也親臨觀看Bohm的最後排練。

1931年,他移居到德國漢堡,作為漢堡歌劇團的首席指揮。1933年對Bohm來說是重要的年份。首先,在那年,李察‧史特勞斯Richard Strauss來到漢堡為他的歌劇Arabella作演出準備,Bohm認識了他。 二人發展出深厚的友誼,直至史特勞斯去世為止。通過史特勞斯,Bohm對莫紮特Mozart的作品有了更深入的瞭解──這或許導致他後來灌錄全套莫紮特交響樂的宏願,並在DGG的支持下得以實現。其次,在同一時期,Bohm開始他的音樂會生涯,和維也納交響樂團Vienna Symphony Orchestra發展出良好關係。1933年四月,維也納愛樂管弦樂團Vienna Philharmonic Orchestra的指揮Clemens Krauss突然辭職,差點令原先定下的音樂會無法舉行。Bohm適時接上,自此就和該世界頂尖級的樂團發展出重要的音樂夥伴關係,此種關係維持到Bohm去世為止。(在此順便解釋一下Vienna State Opera和Vienna Philharmonic Orchestra的關係。Vienna State Opera有自己的樂團,名叫Vienna State Opera Orchestra(以下簡稱VSOO);此樂團和Vienna Philharmonic Orchestra(以下簡稱VPO)同屬Vienna State Opera機構,但屬不同管理階層,財政也各自獨立。一位VSOO的樂手在三年排練及演出中表現優越──每場排練和演出都有appraisal──就可以向VPO的董事局申請做VPO的團員。因此,VPO的團員一定是VSOO的團員,反之不然。)

1933年真是Bohm重要的一年。Bohm在這年被邀請繼承Fritz Busch作為德斯頓歌劇院Dresden Opera的首席指揮。他在德斯頓與一眾享負盛名的聲樂歌唱家及質素優良的樂團合作而感到樂趣無窮。至此,史特勞斯和Bohm的友情更深,前者編寫了一套名為《Daphne》的新歌劇,題獻給Bohm,並交由Bohm指揮德斯頓歌劇團一起前往倫敦演出。這次成功的海外演出使Bohm的聲名如日中天。1938年,Bohm首次出現在薩爾斯堡音樂節,演出莫紮持的歌劇《唐璜Don Giovanni》。同時,Bohm開始了繁忙的錄音生涯,替德國DGG和Electrola唱片公司灌錄了不少唱片。

1943年初,Bohm接手了維也納歌劇院Vienna State Opera首席指揮之職,並能維持及發展該樂團的高質素。1944年,Bohm安排演出李察史特勞斯的歌劇《Adriadne auf Naxos》以慶祝作者八十歲壽辰,這標誌著Bohm在維也納時期音樂上的頂峰。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德國以失敗告終。由於Bohm曾同情「納粹」──據說在一場演出中,他曾向在場的納粹軍官「致敬」──,在「去納粹化」運動中被禁止在德國及奧地利演出。 但到1947他很快就被解禁,重拾指揮生涯。 1950-1953,他負責在阿根庭首都布誼諾斯艾利斯Teatro Colon歌劇院(被《國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列為世界第三大的歌劇院)音樂節中負責德國部份的演出項目。

1954年,在競逐VSOO首席指揮一職中,他優於競爭者Clemens Krauss而被選拔,為重建的納也納歌劇院開幕而演出貝多芬的《Fidelio》歌劇,但後來因他不常留在維也納而被嚴厲批評,不得不辭去首席指揮一職。

他從此再無固定音樂職位,完全以客席身份指揮不同樂團。1957年十月,他現身於美國紐約大都會歌劇院New York Metropolitan Opera,在美首演莫紮持歌劇《唐璜》,獲極高的評價。之後繼續上演華格納的《The Mastersinger》和Berg的《Wozzeck》。1962年又現身於Bayreuth音樂節,演繹華格納歌劇《Tristan》,1964再在同地演出《The Mastersinger》,又在1965年演出《The Ring of Nibelungen》。1970年他被命名為奧地利音樂總監;1977獲為委倫敦交響樂團總裁,並帶領該團參加薩爾斯堡音樂節Salsburg Festival。在此段時刻,他活躍於以客席指揮身份,遊走於柏林愛樂管弦樂團BPO、柏林電臺交響樂團、倫敦交響樂團、德斯頓國家歌劇團、VSOO、VPO及錄音室作一連串的錄音活動,主要是為德國DGG灌錄唱片。

1981年,他患心臟病而一病不起,並於同年八月在薩爾斯堡去世。薩爾斯堡是莫紮特的葬地,Bohm在晚年搬遷及死於該地是他的心願。

Karl Bohm是一位精確、但情感不外露的指揮家,在演出時極少有任何誇張的動作。如其他指揮一樣,他將基本工作放在排練上,是一位勤奮、合理、和嚴謹的工作者,有能力令到樂團團員達到他極細緻的要求。他錄音的項目廣泛,並不乏非常冷門的曲目。他最負盛名的錄音是替DGG灌錄指揮柏林愛樂管弦樂團BPO的全套莫紮特交響樂及指揮納也維愛樂管弦樂團VPO的全套貝多芬交響樂。

Karl Bohm能說一口流利的英語。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加拿大政府文化部邀請了多位指揮名宿如Bruno Walter、Karl Bohm、Sir John Barbirolli等到加拿大作示範表演。我在圖書館看過前兩位不約而同排練布拉姆斯的第二交響樂的錄像帶,兩位在排練時與團員都用英語對話,對團員的細緻要求,印像深刻。

以當年而言,Karl Bohm在世上活了八十七載,算是十分長壽。他由上世紀三十年代至八十年代灌錄唱片,經歷了單聲道時代、身歷聲時代及數碼時代,黑膠唱片由每分鐘七十八轉、四十五轉而固定於三十三又三份之一轉的「長壽Long Play」唱片,真是幾許滄桑。灌錄的曲目品類,由巴羅克時代、古典派時代、浪漫派時代、印象派而至現代,無所不能兼且精闢,可算是指揮「通才」。以下我推薦他的analogue錄音,沒有單聲道版而僅及他最後的一套貝九的數碼錄音,這大抵是大多數發燒友想要的罷!

我的推薦:
Beethoven : Symphony No.6 (VPO) (DGG 2530143)
Beethoven : Symphony No.9 (VPO) (DGG 2 LP, 2741009)
Brahms : Symphony No.1 (BPO) (DGG 138613, tulips)
Haydn : Symphony No.91 and No.103 (BRSO) (DGG 138007, tulips)
Haydn : The Seasons (VSO) (DGG 3 LP, 104940-2, tulips)
Mozart : Symphony No.40 and No.41 (BPO) (DGG 138815, tulips)
Mozart :SinfoniaConcertanti, K.364, K.247 (BPO) (DGG 138112, tulips)
Mozart : Clarinet Concerto/Bassoon Concerto (VPO) (DGG 2530411)
Mozart : Die Zauberflote (The Magic Flute) (BPO) (DGG 3 LP138981/3, tulips)
Mozart : Die Zauberflote (The Magic Flute) (Philharmonia) (DECCA 3 LP SXL 2216)
Mozart :PosthornSeranade/SerenataNotturna (BPO) (DGG 2530082)
Prokofief : Peter and the Wolf (VPO) (DGG 2530588)
Richard Strauss : Also Sprach Zarathustra (BPO) (DGG 136001, tulips)
Richard Strauss : Till Eulenspiegel, Don Juan (BPO) (DGG 138866)
Richard Strauss : Der Rosenkavalier (BPO) (DGG 138656, tulips)
Schubert : Symphony No. 5 and No.8 (BPO) (DGG 139162, tulips)
Schubert : Symphony No.7 (9) (BPO) (DGG 138877, tulips)
Tchaikovsky : Symphony No.4 (LSO) (DGG 2531078)

分享文章

音樂 150111 指揮家 指揮 系列 Karl hm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6903

音樂150111大指揮家系列(五) Karl Böhm

來源: 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5/01/11/%e9%9f%b3%e6%a8%82150111%e5%a4%a7%e6%8c%87%e6%8f%ae%e5%ae%b6%e7%b3%bb%e5%88%97%e4%ba%94-karl-bohm/

音樂150111
大指揮家系列(五) Karl Böhm
蕭律師執筆
150111

Karl Bohm最後指揮貝多芬第九交響樂

Karl Bohm(有時被稱作Boehm),奧地利籍指揮家,1894在奧地利城市Graz出生,被公認是二十世紀偉大指揮家之一。

Karl Bohm(o應為ö,但以後為方便計,簡用o算了)父系的祖先來自德國 波希米亞German-Bohemian,所以Bohm就有Bohemian的意思。 Karl Bohm有深厚的家學淵源,是一位律師的兒子。 他在Graz大學念法律的同時,也在Graz音樂學院學習鋼琴和樂理。 1913-1914年間,他成功進入維也納音樂學院,追隨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的朋友Eusebius Mandyczewski座下深造。

Bohm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參軍並受傷,回復平民身分後,仍是雙線發展,一方面出任排練助理指揮一職,同時繼續供讀法律,並在1919年獲得Graz大學法律學博士名銜。

Bohm並無經歷專業的指揮訓練。但當時的大指揮家Hans Richter(還記得我在《齊格菲牧歌》一文所講那位華格納的管家麼?)相信只要Bohm一站在樂隊面前,就毫無疑問能勝任。他於1917年在Graz歌劇院處女演出一齣現今已被遺忘的歌劇。1919年他終於決心放棄了法律,次年接受委任為Graz歌劇院的首席指揮。 他在指揮華格納歌劇Lohengrin時,被當時的大指揮家Karl Muck聽到,Muck自動收他為入室弟子,教授他指揮華格納音樂。 Muck的私人授課對Bohm幫助甚大,學習了華格納的「指環The Ring」、Parsifal、Tristan und Isolde及The Mastersinger,對他後來在指揮上產生深遠影響。

Karl Muck又將Karl Bohm推薦予當年年青一輩最突出的、時任慕尼克歌劇院指揮華爾特Bruno Walter。 華爾特就聘用了Bohm做副手長達六年(1921-1927)。Bohm後來回憶, 在一流歌劇院任副指揮長達六年歲月當中,對他是獲益良多、是很好的教育。 在慕尼克,他先和Bruno Walter共事,後再和Hans Knappertsbusch──這兩位毫無疑問也屬大師級指揮,現今仍可聽到他們的錄音──共事,並先後作了五百多場歌劇演出、指揮了七十多個不同歌劇項目。

1927年,他獲聘為Darmstedt歌劇院首席指揮,一直至1931年。當年他最負盛名的是指揮當代作曲家Berg的歌劇Wozzeck,Berg也親臨觀看Bohm的最後排練。

1931年,他移居到德國漢堡,作為漢堡歌劇團的首席指揮。1933年對Bohm來說是重要的年份。首先,在那年,李察‧史特勞斯Richard Strauss來到漢堡為他的歌劇Arabella作演出準備,Bohm認識了他。 二人發展出深厚的友誼,直至史特勞斯去世為止。通過史特勞斯,Bohm對莫紮特Mozart的作品有了更深入的瞭解──這或許導致他後來灌錄全套莫紮特交響樂的宏願,並在DGG的支持下得以實現。其次,在同一時期,Bohm開始他的音樂會生涯,和維也納交響樂團Vienna Symphony Orchestra發展出良好關係。1933年四月,維也納愛樂管弦樂團Vienna Philharmonic Orchestra的指揮Clemens Krauss突然辭職,差點令原先定下的音樂會無法舉行。Bohm適時接上,自此就和該世界頂尖級的樂團發展出重要的音樂夥伴關係,此種關係維持到Bohm去世為止。(在此順便解釋一下Vienna State Opera和Vienna Philharmonic Orchestra的關係。Vienna State Opera有自己的樂團,名叫Vienna State Opera Orchestra(以下簡稱VSOO);此樂團和Vienna Philharmonic Orchestra(以下簡稱VPO)同屬Vienna State Opera機構,但屬不同管理階層,財政也各自獨立。一位VSOO的樂手在三年排練及演出中表現優越──每場排練和演出都有appraisal──就可以向VPO的董事局申請做VPO的團員。因此,VPO的團員一定是VSOO的團員,反之不然。)

1933年真是Bohm重要的一年。Bohm在這年被邀請繼承Fritz Busch作為德斯頓歌劇院Dresden Opera的首席指揮。他在德斯頓與一眾享負盛名的聲樂歌唱家及質素優良的樂團合作而感到樂趣無窮。至此,史特勞斯和Bohm的友情更深,前者編寫了一套名為《Daphne》的新歌劇,題獻給Bohm,並交由Bohm指揮德斯頓歌劇團一起前往倫敦演出。這次成功的海外演出使Bohm的聲名如日中天。1938年,Bohm首次出現在薩爾斯堡音樂節,演出莫紮持的歌劇《唐璜Don Giovanni》。同時,Bohm開始了繁忙的錄音生涯,替德國DGG和Electrola唱片公司灌錄了不少唱片。

1943年初,Bohm接手了維也納歌劇院Vienna State Opera首席指揮之職,並能維持及發展該樂團的高質素。1944年,Bohm安排演出李察史特勞斯的歌劇《Adriadne auf Naxos》以慶祝作者八十歲壽辰,這標誌著Bohm在維也納時期音樂上的頂峰。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德國以失敗告終。由於Bohm曾同情「納粹」──據說在一場演出中,他曾向在場的納粹軍官「致敬」──,在「去納粹化」運動中被禁止在德國及奧地利演出。 但到1947他很快就被解禁,重拾指揮生涯。 1950-1953,他負責在阿根庭首都布誼諾斯艾利斯Teatro Colon歌劇院(被《國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列為世界第三大的歌劇院)音樂節中負責德國部份的演出項目。

1954年,在競逐VSOO首席指揮一職中,他優於競爭者Clemens Krauss而被選拔,為重建的納也納歌劇院開幕而演出貝多芬的《Fidelio》歌劇,但後來因他不常留在維也納而被嚴厲批評,不得不辭去首席指揮一職。

他從此再無固定音樂職位,完全以客席身份指揮不同樂團。1957年十月,他現身於美國紐約大都會歌劇院New York Metropolitan Opera,在美首演莫紮持歌劇《唐璜》,獲極高的評價。之後繼續上演華格納的《The Mastersinger》和Berg的《Wozzeck》。1962年又現身於Bayreuth音樂節,演繹華格納歌劇《Tristan》,1964再在同地演出《The Mastersinger》,又在1965年演出《The Ring of Nibelungen》。1970年他被命名為奧地利音樂總監;1977獲為委倫敦交響樂團總裁,並帶領該團參加薩爾斯堡音樂節Salsburg Festival。在此段時刻,他活躍於以客席指揮身份,遊走於柏林愛樂管弦樂團BPO、柏林電臺交響樂團、倫敦交響樂團、德斯頓國家歌劇團、VSOO、VPO及錄音室作一連串的錄音活動,主要是為德國DGG灌錄唱片。

1981年,他患心臟病而一病不起,並於同年八月在薩爾斯堡去世。薩爾斯堡是莫紮特的葬地,Bohm在晚年搬遷及死於該地是他的心願。

Karl Bohm是一位精確、但情感不外露的指揮家,在演出時極少有任何誇張的動作。如其他指揮一樣,他將基本工作放在排練上,是一位勤奮、合理、和嚴謹的工作者,有能力令到樂團團員達到他極細緻的要求。他錄音的項目廣泛,並不乏非常冷門的曲目。他最負盛名的錄音是替DGG灌錄指揮柏林愛樂管弦樂團BPO的全套莫紮特交響樂及指揮納也維愛樂管弦樂團VPO的全套貝多芬交響樂。

Karl Bohm能說一口流利的英語。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加拿大政府文化部邀請了多位指揮名宿如Bruno Walter、Karl Bohm、Sir John Barbirolli等到加拿大作示範表演。我在圖書館看過前兩位不約而同排練布拉姆斯的第二交響樂的錄像帶,兩位在排練時與團員都用英語對話,對團員的細緻要求,印像深刻。

以當年而言,Karl Bohm在世上活了八十七載,算是十分長壽。他由上世紀三十年代至八十年代灌錄唱片,經歷了單聲道時代、身歷聲時代及數碼時代,黑膠唱片由每分鐘七十八轉、四十五轉而固定於三十三又三份之一轉的「長壽Long Play」唱片,真是幾許滄桑。灌錄的曲目品類,由巴羅克時代、古典派時代、浪漫派時代、印象派而至現代,無所不能兼且精闢,可算是指揮「通才」。以下我推薦他的analogue錄音,沒有單聲道版而僅及他最後的一套貝九的數碼錄音,這大抵是大多數發燒友想要的罷!

我的推薦:
Beethoven : Symphony No.6 (VPO) (DGG 2530143)
Beethoven : Symphony No.9 (VPO) (DGG 2 LP, 2741009)
Brahms : Symphony No.1 (BPO) (DGG 138613, tulips)
Haydn : Symphony No.91 and No.103 (BRSO) (DGG 138007, tulips)
Haydn : The Seasons (VSO) (DGG 3 LP, 104940-2, tulips)
Mozart : Symphony No.40 and No.41 (BPO) (DGG 138815, tulips)
Mozart :SinfoniaConcertanti, K.364, K.247 (BPO) (DGG 138112, tulips)
Mozart : Clarinet Concerto/Bassoon Concerto (VPO) (DGG 2530411)
Mozart : Die Zauberflote (The Magic Flute) (BPO) (DGG 3 LP138981/3, tulips)
Mozart : Die Zauberflote (The Magic Flute) (Philharmonia) (DECCA 3 LP SXL 2216)
Mozart :PosthornSeranade/SerenataNotturna (BPO) (DGG 2530082)
Prokofief : Peter and the Wolf (VPO) (DGG 2530588)
Richard Strauss : Also Sprach Zarathustra (BPO) (DGG 136001, tulips)
Richard Strauss : Till Eulenspiegel, Don Juan (BPO) (DGG 138866)
Richard Strauss : Der Rosenkavalier (BPO) (DGG 138656, tulips)
Schubert : Symphony No. 5 and No.8 (BPO) (DGG 139162, tulips)
Schubert : Symphony No.7 (9) (BPO) (DGG 138877, tulips)
Tchaikovsky : Symphony No.4 (LSO) (DGG 2531078)

分享文章

音樂 150111 指揮家 指揮 系列 Karl hm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7178

音樂150117大指揮家系列(六) Otto Klemperer

來源: 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5/01/17/%e9%9f%b3%e6%a8%82150117%e5%a4%a7%e6%8c%87%e6%8f%ae%e5%ae%b6%e7%b3%bb%e5%88%97%e5%85%ad-otto-klemperer/

音樂150117
大指揮家系列(六) Otto Klemperer
蕭律師執筆

Otto Klemperer (1885-1973)
150118

Otto Klemperer毫無疑問是二十世紀偉大指揮家之一。
Klemperer於1885年在德國Breslau出生, 這地方所屬的省份現已劃歸波蘭。
他先後前往法蘭克福及柏林學習音樂。令他一生難忘的是1905年認識了馬勒Gustav Mahler ,當時他正在演出馬勒的第二交響樂“復活”。他將此樂曲第二樂章一小段刪去,馬勒不但沒有不高興,反而非常賞識他。自此兩人就成了好友。
馬勒在一張小咭片上為Klemperer寫了一封推薦書,此小咭片Klemperer終其一生都保存著。在馬勒的推薦下,1907年Klemperer當上了布拉格的德國歌劇院指揮。1910年他協助馬勒演出第八交響樂,即所謂“千人交響樂”。在1910至1931年間,他轉任了多個樂團的指揮位置,於此略過。

1933年納綷勢力壯大,由於他是猶太人,於是就離開德國前赴美國。之前,Klemperer已轉奉羅馬公教(即天主教)(但在去世前又轉回信奉猶太教)。在美國,他受聘為洛杉磯愛樂管絃樂團音樂總監。1937年獲美國公民籍。在洛杉磯,他開始將演出的曲目專註於德國樂派,特別是貝多芬、布拉姆斯和馬勒,獲得廣泛的高評價。他也訪問過英國和澳洲。雖然樂團對他的領導反應良好,但有一段時期他覺得在美國得不到支持,音樂界的主流和音樂評論者很抗拒他的威瑪現代主義Weimar modernism傾向;他覺得自己沒有得到適當的評價。

Klemperer很希望能得到紐約愛樂管弦樂團New York Philharmonic Orchestra或費城管弦樂團Philadelphia Orchestra首席指揮的位置。但在1936年,他兩度被人忽略,使他很失意和氣憤。費城管弦樂團的空缺給Eugene Ormandy搶了去;Auturo Toscanini離開紐約愛樂管弦樂團留下的空位,董事局又覺得John Barbirolli及Arthur Rodzinski優於Klemperer。
令他感到特別氣憤的是紐約愛樂管弦樂團的決定,因為Klemperer已被委任在該樂團1935-6年度樂季的頭十四星期中領導演出。他的悲苦在給樂團領導人Arthur Judson的一封信中表露無遺。他寫道:「樂團不再委任是對我絕大的冒犯,也是對一位藝術家最大的侮辱。你看看,我不再年青,我有一個名字和一個好的名字。你不可能在樂季最艱難的時候利用了我,然後就逐我出去!樂團不再雇用我是對我最大的不公平!」

完成洛杉磯愛樂管絃樂團在「荷里活碗Hollywood Bowl」夏天的樂季後,Klemperer在訪問波士頓時,醫生診斷到他的腦部有一個橙大小的腫瘤。切除腫瘤手術令他身體部份癱瘓,手不能拿指揮棒。他的情緒極度低迷,被關進精神病院。他逃了出來,紐約時報宣稱他已失蹤,並寫了一大篇關於他的報道。他在新澤西州被尋回。後來他雖仍能指揮洛杉磯愛樂管絃樂團,但失去了音樂總監之職位。

二戰結束後,Klemperer回到歐洲為布達佩斯歌劇院工作(1947-50)。共產黨統治下的匈牙利令他很氣憤,於是遊走於皇家丹麥樂團、蒙特利爾交響樂團、科隆交響樂團、荷蘭的Concertgebouw樂團和倫敦的Philharmonia樂團之間作客席指揮。

不幸事故在1951年接踵發生。首先,他在加拿大首府蒙特利爾嚴重摔了一交,導致後來被迫坐在椅子上指揮。 接著他在床上吸煙引起火警,以致嚴重燒傷,並且更加癱瘓。幸得女兒Lotte不懈的照料才能東山再起。

踏入五十年代,Klemperer感覺到他的美國國籍造成困擾。首先美國工會的政策令他在歐洲錄音產生困難,而他的左傾觀點令聯邦調查局對他愈來愈不放心。1952年,美國拒絕為他的護照續期。1954年他回到歐洲拿取了德國護照。

1954年是他轉運的年份。駐於倫敦的EMI唱片製作總監Walter Legge讓Klemperer指揮他親手選擇的Philharmonia Orchestra灌錄貝多芬和布拉姆斯的作品,並在1959委任他為該樂團的首席指揮。所以我們現在能收集到他的唱片(除極少量在很早期由美國VOX發行的單聲道版外)可說是清一色EMI──它的前身是英國Columbia和HMV──的錄音。自此終其一生,Klemperer與EMI及Philharmonia(後來重組,叫New Philharmonia)保持緊密關係。他後來定居瑞士。他也為英國皇家歌劇高雲花園Royal Opera House Covent Garden擔任舞臺指導和指揮的工作,如在1963年負責華格勒歌劇Lohengrin的製作。1962年他指揮該樂團灌錄了莫紮特歌劇《魔笛》。

他最後的音樂會在耶路撒冷舉行,是「六日戰爭」的幾年後,在那裡他獲發以色列榮譽護照。在巴勒斯坦宣告獨立前,他曾在那裡演出過。之後回到以色列舉行最後兩場音樂會,演出巴哈的六首勃蘭登堡協奏曲和莫紮特最後三首交響樂,即第三十九、四十和四十一號。他獲以色列公民身份,並於1971年退休。

Klemperer於1973年在瑞士蘇黎世去世,享年八十八,在當時算高壽了。他是英國皇家音樂學院榮譽會員,那是學院頒授給對音樂藝術有卓越貢獻人士的榮銜。

作為一位演繹者,Klemperer重視清晰的線條、強烈節奏感、力量的凝聚直達強力的併發,對聲音的美較少興趣。 他對曲式與結構的感覺是完整的。這些特徵使他演繹貝多芬、布拉姆斯和布魯克納時使人有聆聽史詩的感覺。他演繹的馬勒幾乎完全沒有感情,與充滿溫情的Bruno Walter的風格大相逕庭。他的指揮風格毫不眩目,動作不多,在關鍵時刻才動作大些。

Klemperer一生的錄音不算極多,可能和他的際遇有密切關係。他前往美國可能是錯誤的選擇;他在那裡和美國音樂界格格不入,而美國基於制度和防「左」的複雜問題上,對他步步設限。以費城交響樂團為例,Eugene Ormandy碌碌庸才,完全沒有個人風格,但最後卻棄Klemperer而取Ormandy。這又令我想起Lorin Maazel,他是美國籍人,正當盛年,音樂界卻輕易讓他溜到歐洲發光。這兩宗事件反映出美國音樂界的確出了問題!

Otto Klemperer受到EMI的Walter Legge重用,差不多單一為EMI錄音。他在1954-57年間灌錄過貝多芬的整套交響樂,是單聲道。 唱片身歷聲技術面世,Walter Legge有遠見,要求Klemperer重新以身歷聲技術重錄整套交響樂──這令我想起遠在北美洲那邊的McClure,也同樣要求已退休的Bruno Walter重出江湖,重新灌錄整套貝多芬交響的身歷聲版(先前Walter也曾灌錄整套單聲道版)。時值黑膠唱片的錄音與製作顛峰期,是現在二手價最高昂的Columbia「銀藍版」和HMV「白金狗版」的生產時代。今日我們拿著Klemperer的每一張頭版唱片都價值不菲,都是全世界發燒友夢寐以求的版本。

除了貝多芬作品外,Klemperer也灌錄了布拉姆斯全套交響曲和德國安魂曲,也灌錄了舒伯特、莫紮特、海頓、巴赫、柴可夫司基、馬勒、布魯克納等的作品。時至今日,Klemperer的每個錄音都是經典。其中在1954年灌錄的單聲道的貝三、五和七、身歷聲時代的布拉姆斯四首交響曲、布魯克納的第四、第六和第七、馬勒的第二「復活」及「大地之歌」最多為人稱頌。

Klemperer的演繹令人最有鮮明感是他的節奏:慢,最明顯的是貝三、貝五和舒九。他和托斯卡尼尼是強烈的對比。我在五十年前曾作過比較,以貝五為例,兩人演奏時間竟相差七分鐘!*** 其實我們現在多少被身歷聲時代的錄音所誤導,Klemperer的速度以前不是這樣慢的。

有人竟做了一種工程,將貝多芬第三交響樂的速度作統計,叫Eroica Project,收集由1924-2007這首樂曲的錄音,包括錄音室、現場錄音等,其中有十個是Klemperer的。
Klemperer這首樂曲的最早錄音是1954年在科隆的演出(當年他六十九歲),而最後的錄音是1970(時年八十五)在倫敦指揮New Philharmonia。以第一樂章而言,他在1954年用了15:18,但在1970年要用18.41;以第二樂章的“葬禮進行曲”,1954用14.35,在1970年要用18.51。在1954年,他每分鐘的速度是135拍,但到1970年慢到只得110拍。其餘兩個樂章也同樣慢!
卡拉揚曾專程由柏林飛往倫敦觀賞Klemperer演奏貝三。聽後卡拉揚對Klemperer說:「我必須多謝你,我希望將來能活到像你剛才指揮的葬禮進行曲。」其它如莫紮特第三十八交響曲、馬勒的第七交響曲和布魯克納第四交響曲也有類似傾向。這裡明顯表示,這是他刻意和穩定的改變。他年事愈長,速度越慢。慢,不是死氣沈沈的慢;是沈穩、深邃、雄大、華麗與高貴的表現。

我的推薦 (以下除特別說明外,是英國COLUMBIA版):
J. S. Bach : 6 Brandenburg Concertos
Beethoven : Symphony No.3 :Eroica” (SAX-2364)
Beethoven : Symphony No.5 + King Sephen Overture (SAX-2373)
Beethoven : Symphony No.6 “Pastoral” (SAX-2260)
Beethoven : Symphony No.7 (SAX-2415)
Beethoven : Symphony No.9 “Choral” + Egmont Incidental Music (SAX-2276/77)
Beethoven :MissaSolemnis (SAN 165/166, HMV White Angel)
Brahms : Symphony No.2 (SAX-2350)
Brahms : Symphony No.3 (SAX-2351)
Brahms : German Requiem (SAX-2430/31)
Bruckner : Symphony No.4 (SAX-2568)
Handel : Messiah (SAN-146/7/8 HMV White Angel)
Mahler : Symphony No.2 “Ressurection” (SAX-2473/4)
Mahler : Symphony No.9 (SAX-5282)
Mozart : Symphony Nos.25 and 40 (SAX-2278)
Mozart : Symphony Nos.29 and 33 (SAX-5256)
Mozart : Piano Concerto No.25 + Serenade No.12 (Barenboim) (SAX-5290)
Mendelssohn : Symphony No.3 “Scotland” (SAX-2342)
Mendelssohn : Symphony No.4 “Italioan + Schumann : Symphony No.4 (SAX-2398)
Mendelssohn : A Midsummer Night’s Dream (SAX-2342)
Schubert : Symphony No.5 and No.8 “Unfinished”
Schubert : Symphony No.9 “The Great” (SAX-2397)
Tchaikovsky : Symphony No.5 (SAX-2497)
Tchaikovsky : Symphony No.6 “Pathetique” (SAX-2458)
Wagner : Overtures (SAX-2347, SAX-2348, SAX-2464)

分享文章

音樂 150117 指揮家 指揮 系列 Otto Klemperer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7834

Discovery節目指揮官 揭搶眼球秘訣

2015-01-22  TCW  
 

 

一月八日,美國電視評論家協會(TCA)媒體見面會在加州舉行,在這個由超過兩百個北美重要電視集團記者與專欄作家所組成的協會中,如HBO、福斯等許多重量級媒體集團聚集於此,宣布今年最新節目與動態,其中也包括全球第一大紀錄片頻道—探索傳播集團(Discovery Communications)。

在串流影音大量搶走觀眾眼球時,專門製播科普、教育等紀錄片的探索傳播,卻能在二百二十個國家、二百十一個頻道、以四十五種語言傳播全球,並累積了全球二十七億收視戶。三十年始終維持全球第一大紀錄片頻道的地位。

在媒體皆強調快速生產內容的今日,探索傳播的勝出關鍵,卻是「以慢搏快」。

它說故事化繁為簡拍16年紀錄片濃縮成120分鐘

要找到兩百多個國家一體適用的觀賞內容,是首要難題。「『能說故事的內容』,是選擇要領。」負責探索傳播實境節目製播和研發的副總裁麥金泰爾(Elizabeth McIntyre),接受《商業周刊》獨家專訪時說。

所謂『能說故事的內容』,就是將一般人不容易了解的科普知識「化繁為簡」,這也是「以慢搏快」做法之一。以探索傳播目前唯一製播最短、僅一集一百二十分鐘紀錄片《To Be King》為例,該紀錄片用了十六年、花費超過百萬美元,卻只為了記錄六隻獅子從出生到長大的過程。

該節目主持人、也是動物訓練專家的薩摩尼(Dave Salmoni)接受本刊採訪時指出,十六年濃縮成一百二十分鐘,就為驗證一件事,「動物不是人的資產。實境紀錄比宣揚保育動物口號,更真實。」鏡頭裡看到的是獅子成長過程,鏡頭外沒說的是,靠「縮時」說故事方法,讓觀眾更清楚所見,並在其中去體會,自然被全球埋單。

它選材滿足好奇心破解流言竟找歐巴馬實驗

增加科普節目的娛樂元素,則是另一做法。以最長壽科普節目《流言終結者》(Myth Busters)為例,該節目至今播映十二年,目前對九百六十個流言進行實驗,已破解了五百一十六個,包括美國現任總統歐巴馬也曾參與《阿基米德之死亡線》的錄製。

兩位主持人薩維奇(Adam Savage)和海納曼(Jamie Hyneman)說,他們沒有視覺上戲劇化的實驗,選材以貼近人性好奇心為主,用新穎、搞笑方式去做實驗。例如為證實「大象是否真的怕老鼠」,他們特別到南非,花一星期透過慢鏡頭捕捉,終於發現大象遇到老鼠時,真的是小小翼翼避開,而呈現在螢幕前卻僅六十分鐘不到。剪輯比率逾一比一六八,不但讓內容兼顧知識傳授,也達到娛樂效果。

另一次為破除《鞦韆是否能三百六十度旋轉》流言,主持人使盡全力,讓身體重量帶著鞦韆轉圈,結果鞦韆無法負荷,使得自己重摔在地上,但依舊不厭其煩試了十餘次,就為證實流言。這些「玩真的」實驗,讓他們和同質節目相比有了差異化。如美國媒體《好萊塢報導》(The Hollywood Reporter)所說,「不僅刺激青少年的想像力,也吸引原本可能不看『教育類』節目的成年人。」

它製作比慢不比快220國播放攤提拍片高成本

只是「慢」,背後代表的是大量時間和成本。在一個講求速度的時代,探索傳播為何敢比慢不比快?主要原因在於一開始,探索傳播集團創辦人亨德瑞(John Hendricks)定位就很清楚:探索傳播不像ABC、CBS等美國三大傳播集團走大眾路線,而是聚焦在「小眾中的大眾」精品路線。「即使是生存實境節目,不僅只是生存而已,而是進化到如何在冒險環境中還要生存得更好,建立獨特性,」麥金泰爾說。

在兩百多個國家為分母的情況下,以《To Be King》為例,雖花費十六年、預算成本早超過一百萬美元,但攤提下來,一個國家成本不過將近四、五千美元,卻在兩百多個國家取得前三高收視率,也建立了它全球品牌的傳播力。

不過隨著數位網路興起,每個人都可當導演,用「時間」和「真實」爭取眼球的探索傳播,也遇到轉型問題。他們在美國總部設立「製作人中心制」,專門蒐集來自全球各式點子,然後將鏡頭對準一般人無法觸及領域。

例如真人秀,他們直接深入一個減肥女孩家中,記錄個人及身邊每個親人;再以探險實境秀來說,上天下海不稀奇,而是主持人到製作人,如何將「險境」變成「天堂」的創意,「創造無可複製、無可觸及的空間,衝破極限的真實感就會更逼真,」麥金泰爾說。

此外,探索傳播也提高自製內容比率,版權握在手中,從一集的電視節目內容,延伸至錄影帶、雜誌、甚至周邊商品開發,也帶動商機。目前一年約產出四千小時的節目內容,在委制和自制比率約十五比一,平均每小時製作費約百萬美元不等。

為找到全球最好製作團隊,甚至麥金泰爾也擔任組織紀錄片校園(Masterschool for Documentary Campus)主席。「希望多開發能將知識和娛樂性結合在一起的製播人才和團隊,這是紀錄片未來發展趨勢,從收視率來看也證明適用於全球市場,」麥金泰爾說。

在什麼都比快速的時代裡,探索傳播的「慢」,反而多了一份真實感,這或許正是它能長青三十年不變的關鍵。

【延伸閱讀】探索傳播集團3個全球第一

■ 傳播最多國家,達220個■ 播映頻道最多,達210個■ 內容被翻譯最多種語言,達45種

整理:黃亞琪

 
Discovery 節目 指揮官 指揮 揭搶 眼球 秘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8534

緊盯美聯儲的指揮棒——港股策略

來源: http://www.gelonghui.com/portal.php?mod=view&aid=1636

緊盯美聯儲的指揮棒——港股策略
作者:張憶東,翁湉

上周港股市場表現回顧:美元走強,港股回落,國企指數上漲

受美元走強影響,恒指上周下跌1.4%至23823點,大幅跑輸A股指數。國企指數在金融股的支撐下上漲0.9%,紅籌指數下跌4.1%。行業方面,無一行業取得正收益,資訊科技業小跌0.3%為相對表現最好的行業。風格特征,恒生大型股跑贏中小型股。

恒生波幅指數上漲5.9%至14,顯示投資者恐慌情緒上升,短期市場進入Risk Off模式。

上周後半周滬港通北向交易活躍度明顯提升,連續兩日使用額度均在12%以上,而南向交易日均使用額度回落至2.4%。恒生AH溢價回升4.7%至128。

美元指數突破100大關,周上漲2.5%。美元兌港幣收於7.7658,為2012年以來港幣最低匯率。但貿易加權的名義港匯指數繼續上行至100.6,同樣創下2012年以來新高。


2015年度港股策略展望中的三點邏輯被驗證

年初我們在港股市場2015展望《分享中國改革紅利》中,提出對港股可能造成負面影響的幾點判斷正在被驗證:(1)香港市場的流動性環境和風險偏好受到美國進入加息進程的負面影響;(2)受中國自貿區建設和雙邊自貿談判的加速推進,香港作為內地貿易中轉站的戰略地位在下降。香港服務業中占比最大的進出口貿易增長停滯,1月轉口貨值同比增速僅3.8%,連續第6個月下滑;(3)旅遊業鼎盛期已過,香港自由行的優勢受到陸港矛盾及出境遊簽證政策放松等因素影響,內地遊客赴港意願下滑,拖累1月零售業銷售額同比下跌14.6%,尤其珠寶首飾、鐘表等奢侈品銷售同比下跌21.4%。



每次美元大牛市,新興市場都動蕩

歷史上但凡美元大牛市時,包括香港市場在內的新興市場均有下行壓力,體現為本幣貶值,流動性收緊。

與上一輪1995-2001年美元超級牛市相比,此次不同之處在於:(1)此次除了美國以外,全球主要經濟體都實行寬松政策,全球資金處於“錢多而尋找收益”的時期,港幣由於聯匯制受到的資本外流沖擊相對較小;(2)放眼全球,港股市場是全球的估值窪地之一,目前恒指相較MSCI新興市場指數仍有20%左右的估值折價。鑒於匯率和估值雙方面優勢,我們認為,從全球資金配置的角度出發,港股有望在此輪美元強勢中相較其他新興市場獲得相對收益。


投資策略:緊盯美聯儲的指揮棒

投資策略:短期來看,周三的美聯儲會議紀要將是決定港股走勢的關鍵。(1)若聯儲在加息問題上態度偏鷹派,美元有望再創新高,短期港股市場將繼續承壓。(2)若美聯儲仍然維持相對鴿派的基調,那麽,海外資金或將更多焦點聚焦於兩會後中國穩增長政策以及改革進程的推進,特別是地方債務置換等改革紅利將在一定程度上修複境外投資者對中國經濟及人民幣資產的悲觀情緒。如此,恒指也有望獲得中資股的支撐而走強,在新興市場中錄得相對收益。

投資機會:倉位建議:中性,短期市場趨勢並不明朗,投資者情緒偏謹慎,等待更好的加倉時機。配置建議:(1)以銀行股等“低估值+高分紅”價值股為底倉;(2)發掘國企股的投資價值,關註行業景氣變化、國企改革等機會,看好電訊、航空等;(3)自下而上挖掘成長確定性和估值比A股有優勢的成長股。



來源:興業證券

緊盯 美聯儲 美聯 指揮棒 指揮 港股 策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6164

音樂150322 大指揮家系列(七) Bruno Walter

來源: 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5/03/22/%e9%9f%b3%e6%a8%82150322-%e5%a4%a7%e6%8c%87%e6%8f%ae%e5%ae%b6%e7%b3%bb%e5%88%97%e4%b8%83-bruno-walter/

音樂150322
大指揮家系列(七) Bruno Walter
蕭律師執筆

150322Bruno Walter (1876-1962)

相信無人懷疑Bruno Walter(1876-1962)是二十世紀偉大指揮家之一。Bruno Walter,港臺人都簡譯做華爾達。他出生於德國柏林一個猶太中產階級家庭,八歲學習鋼琴,九歲就公開演出貝多芬貝第二號鋼琴協奏曲,由Berlin Philharmonic伴奏(真了不起,竟由BPO伴奏,其水平可知)。 他也學習作曲,師事Robert Radeke(德文拼法是Radecke)。

1910年前他是一位活躍的作曲家,共寫了兩首交響曲、一首交響幻想曲(1904年由 李察史特勞斯Richard Strauss首演)和若幹室樂作品。但在1889年見到大指揮家Hans von Bulow指揮Berlin Philharmonic演出,及1891年前赴Bayreuth音樂節後,即改誌終生要做一個指揮家。 他首先當Berlin Philharmonic的學徒指揮,稍後當上 科隆歌劇院Cologne Opera的排練指揮,這是他指揮生涯的起步點。1894年在漢堡歌劇院Hamburg Opera任合唱團總監。在那裡,他和大名鼎鼎的作曲家兼指揮家 馬勒Mahler共事,成為亦師亦友的莫逆之交,使華爾達日後的指揮生涯和馬勒的作品緊密聯繫起來。

1896年在馬勒強力推薦下,他當上了Breslau市政歌劇院的樂團指揮。此後轉任 拉脫維亞Riga歌劇院首席指揮,並改信基督教(相信是羅馬公教)。 1900年回到柏林Unter den Linden歌劇院成為皇家普魯士指揮,與 李察史特勞斯等一起工作。

1901年華爾達接受了馬勒的邀請,擔任馬勒在維也納宮廷歌劇院指揮副座,並協助馬勒為他的第八交響樂首演挑選和訓練獨唱者。華爾達又領導首演 凡爾第Verdi的歌劇《阿依達Aida》。1907年他被Vienna Philharmonic選為Nicolai音樂會的指揮。Nicolai(1810-1849)是德國作曲家兼指揮家,現在我們常聽到的《The Merry Wives of Windsor》就是他的作品。 打後幾年,因接受了歐洲城市如 布拉格、倫敦及羅馬等各大樂團出任指揮的邀請而聲譽急速冒升。

馬勒在1911年5月去世,彌留前華爾達坐在病榻之旁。馬勒所作的《大地之歌Das Lied von der Erde》和《第九交響樂》未及演出,華爾達答允演出這兩首樂曲。 馬勒去世五個月後,華爾達果真兌現諾言,在慕尼克演出一個全馬勒音樂節目,上半場是《大地之歌》,下半場是《第二交響樂“復活”》;半年後,他再領導Vienna Philharmonic世界首演馬勒的《第九交響樂》。

華爾達在1911年成為奧地利公民,但他在1913年離開維也維,前往慕尼克上任巴伐利亞國家歌劇院Bavarian State Opera音樂總監一職。1914年,華爾達在莫斯科首次演出。即使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華爾達仍活躍於指揮生涯,曾經多次演出當代作曲家如E. W. Korngold、W. Braunfels和Hans Pfitzner等的作品。

在慕尼克期間,華爾達是 羅馬教廷樞機主教Eugenio Pacelli的好友,後者後來在1939年成為教宗 保祿六世。

華爾達的巴伐利亞國家歌劇院音樂總監一職終於1922。後一年,他離開慕尼克前往美國紐約,指揮 紐約交響樂團在卡尼基大廳演出,隨後又指揮 底特律、文尼蘇達及波士頓諸交響樂團。他在1923年回到歐洲後,首次指揮 萊比錫布業交響樂團Leipzig Gewandhaus Orchestra和荷蘭皇家阿姆史特丹音樂大廳樂團Royal Concertgebouw Orchestra 兩大樂團,並在1925出任柏林德國歌劇院樂團總監一職,至1929年為止。他1924-31年在倫敦 高雲花園Covent Garden被選為德國樂季的首席指揮。

華爾達由1929年開始任萊比錫布業交響樂團首席指揮,但在1933納粹當政時席位被腰斬。 上世紀二十年代,希特拉常在演說中狂烈批評指揮界中有猶太人,並多次點名華爾達。 納粹當政後更有系統地排斥猶太藝術家。 希特拉在1933年一月出任總理,當時華爾達正在紐約演出。過一個月,華爾達回到萊比錫準備領導原定在三月演出的萊比錫布業交響樂團。 但萊比錫警察總長通知樂團,如果由華爾達指揮,音樂會要取消。 樂團拒絕,華爾達遂領導排練。但警方以內務部名義通知,要樂團取消最後綵排和正式演出, 華爾達只能離開萊比錫。Berlin Philharmonic仍安排他在三月二十日演出,但團方管理層被警告:音樂會進行時可能有「不愉快事件發生」。 華爾達對管理層說:「我在這裡已無事可做。」音樂會最後由 李察史特勞斯演出他自己的作品《英雄的一生Ein Heldenleban》,聲稱代替「被強行迫走的同僚」。 另一場預算由華爾達在法蘭克福上演的音樂會也被迫取消。華爾達唯有黯然去國,直至二戰之後才回歸。

華爾達和他的家人離開德國移居維也納,此後幾年此地成為他的活動中心。 他經常指揮Vienna Philharmonic,並在 薩爾斯堡音樂節演出,同時灌錄了不少重要的曲目。 1936年他接任以前屬於馬勒職位的維也納歌劇院音樂總監,並在1934-39年間兼任荷蘭皇家阿姆史特丹音樂大廳樂團永遠客席指揮。當1938年第三帝國兼併奧地利時,華爾達剛好在巴黎錄音,接受了法國提供的公民資格。

1939年,他啓航前往美國,落足加州比華利山,自此,那裡就成為他永久的家,與一眾海外流亡者為鄰,包括在1929年獲諾貝爾文學獎的德國著名短篇小說家Paul Thomas Mann。

居美後,華爾達曾和美國多個有名樂團合作,如 芝加哥交響樂團、洛杉機交響樂團、NBC交響樂團和費城交響樂團。 1942年十二月,New York Philharmonic邀請他當作該樂團音樂總監,他推說年事已高,沒有接納。 1947年Arthur Rodzinski退任該職,樂團再次邀請他。 這次他接納了,但職位名稱要改為「音樂顧問」。 1949年他又辭掉該職。

自從1946年他多次回到薩爾斯堡、維也維和慕尼克,成為早期愛丁堡音樂節重要人物。 自1933年被腰斬的柏林音樂會後,他在1950年重臨柏林,充滿感慨地重拿指揮棒指揮Berlin Philharmonic,演出貝多芬、莫紮特、李察史特勞斯、布拉姆斯等的作品,並應母校市立音樂學院學生的要求作了演講。

華爾達回到美國,隱居於加州的比華利山。1962年因心臟病去逝於居所,移葬於瑞士Gentilipo墓地。

華爾達的錄音大部份都是單聲通時代的製作。 即使在他定居美國後和New York Philharmonic時的錄音還是單聲道的,雖然其時錄音的水平,無論音場及高低頻都已大為進步。 對發燒友而言,更糟的是他的健康轉差,決心退出樂壇,如果當年沒有CBS古典音樂唱片製作部主管McClure一番遊說,我們根本無緣聽到華爾達的身歷聲錄音。

在美國定居後,華爾達與New York Philharmonic合作,替美國Columbia唱片公司(即CBS)灌錄了整套貝多芬和布拉姆斯交響樂和一些舒伯特的作品,都是單聲道版,然後就退休了。

五十年代中,立體聲的發明是劃時代的事,在音響界頗震撼。一天, McClure老遠從東岸飛到西岸,專程造訪華爾達。一番閒談過場後,McClure凝重地對華爾達說:「你有否聽過立體聲這回事?」「好像聽過,那又怎樣?」。McClure向華爾達解釋一番後說:「恐怕您先前單聲道的錄音要被擠出來了!」華爾達充滿自傲地回答:「恐怕?那只屬於年青人的罷! Fear? That only belongs to the young!」壯哉斯語!後來還是McClure猛落「嘴頭」,說服老人家重出江湖灌錄立體聲。
起初華爾達推說年事已高,不想再舟車跋涉到東岸──當時所有美國的大樂團都在東岸──排練錄音。McClure真是有備而來,說:「您老人家少擔心,我不會要您再老遠走到東岸。我會找一個離您家不遠的場所供你排練和錄音。我會在西岸招聘團員,為您組織一隊樂團,這樣總成了罷?」如此拳拳盛意,華爾達實在無法推卻。McClure於是立即著手招聘團員。 招聘廣告一出,嘩!在北美洲西岸,包括加拿大,立時轟動。各樂手知悉大師重出江湖,反應熱烈,希望自己能夠「入圍」拜在大師指揮棒下,這就是專為華爾達重新錄音而成立的Columbia Symphony Orchestra了。多謝McClure!全靠你的遊說和靈活安排,使後世得以流傳這位大師不朽的立體聲錄音。

基本上,華爾達除了重新灌錄以前和New York Philharmonic合作過的曲目外,再加入了莫劄特、海頓、馬勒、華格納、布魯克納和德伏紮克等的作品約四十欵。一張莫紮特的序曲和K.525小夜曲是他最後的錄音。最可貴的是流傳下來若幹他排練時(不知覺間)的錄音情景。CBS印製了定名為「一個演出的誕生The Birth of a Performance」的系列,其中包括排練華格納的《齊格菲牧歌》、莫紮特的《Linz交響樂》、布拉姆斯的《第二交響樂》、貝多芬的《第五交響樂》,使人深深體會到他對樂團團員的尊重、溫情和非暴君式的態度,極受團員敬重和愛戴。

還有一點要提一下。 荷蘭Philips廠曾選擇若幹華爾達CBS的早期身歷聲原錄音,購買版權經處理後再在歐洲發行,成為比原版更靚聲的「HiFi Stereo」版,這些版本的現今二手價值比原CBS昂貴許多,但發燒友仍趨之若鶩。 無它,Philips音質清澄如秋水,音場遼闊,定位準確,各樂群組層次分明,確是CBS所難企及。如果Philips不是有信心重新發行可以超越原版,怎會花神與花費(要付昂貴的版稅與發行費)去多此一舉?

華爾達處於一個群雄並起的時代,仍不愧為殿堂級的指揮家。他處理每一首樂曲都當它是首演。他排練都採用有禮貌、但堅定而有說服力的態度。在演出時,他關心思想的表達多於技術上的精確度,時常不忘維持音樂的抒情感。在處理布拉姆斯的交響樂時,他能調協對原作的忠誠,但又高度表現個人的風格。他和馬勒密切的關係使他成為演繹馬勒的權威。他領導Kathleen Ferrier、Julius Patzak和Vienna Philaharmonic演繹《大地之歌》(單聲度版)被視為有唱片史以來該作品最佳的演繹。 他的莫紮特、貝多芬、舒伯特和布魯克納錄音都被置的一個同樣高貴的水平。

我的推薦:
Beethoven : Symphony No.6 (CSO) Philips 835501AY; CBS MS-6012
Beethoven : Symphony No.9 (CSO) Philips 835542/42AY; CBS M2S 608
Brahms : Symphony No.2 (CSO) Philips 835556AY; CBS MS-6173
Brahms : Symphony No.4 (CSO) Philips 835558AY; CBS MS-6113
Brahms : Double Concerto (Francescatti/Fournier/CSO) + Haydn Variations (CSO) Philips 835539AY; CBS MS-6158
Bruckner : Symphony No.9 (CSO) Philips 835561AY;CBS MS-6171
Dvorak : Symphony No.4 (8) + Academic Festival Overture (CSO) CBS MS-6361
Dvorak : Symphony No.5 (9) (CSO) Philips 835520AY; CBS MS-6066
Haydn : Symphony No.88 and No.100 “Military” (CSO) CBS MS-6486
Mahler : Das Lied von der Erde (Miller/NYPO) Philips 835571AY; CBS MS-6426
Mahler : Symphony No.2 “Resurrection” (CSO) Philips SABL 189/190; CBS M2S 601
Mahler : Symphony No.9 (CSO) CBS M2S 276
Mozart : Violin Concerto No.3 and No.4 (Francescatti/CSO) Philips 835532AY; CBS MS-6063
Mozart : Overtures and Eine Kleine Nachmusik (CSO) MS-6356
Mozart : Symphony No. 35 “Haffner” and Symphony No.41 “Jupiter” (CSO)
Philips 835583AY; CBS MS-6255
Schubert : Symphony No.8 and No.5 (NYPO) Philips 835575AY; CBS MS-6218
Wagner : Siegfried Idyll and Overtures (CSO) Philips 835550AY; CBS MS-6507

(原文原刊登於《發燒音響》2015年三月號。本文刪去原作幾乎全部圖片,以符合「掌門天地」體裁。)

分享文章

音樂 150322 指揮家 指揮 系列 Bruno Walter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7528

台南疫情有「全境擴散」疑慮 登革熱未設指揮中心 中央在等什麼

2015-09-14  TWM

台南市登革熱病例數持續創紀錄,包括衛生署前署長楊志良在內的公衛專家疾呼,應盡速成立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以有效調度並統籌資源,才有助於控制疫情。中央還在等什麼呢?

台南登革熱疫情失控,全台灣「剉咧等」,但整個防疫體系,卻顯得束手無策,甚至為了是否成立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還吵翻天。

去年登革熱確定病例數超過一萬五千例,是歷年最嚴峻,前疾病管制局局長蘇益仁警告,當時疫情最嚴重的高雄,去年此時約有一千六百多例,而今年疫情最嚴重的台南,現已破五千例、三十一人死亡,若加上即將來臨的十月、十一月高峰期,今年恐為歷年之最。

每天增加幾百個病例,衛福部疾病管制署卻始終不願成立中央指揮中心,讓專家憂心忡忡,不惜與疾管署長郭旭崧公開槓上。蘇益仁說:「要有效防堵疫情,在疫情剛開始時就要介入,且地方人力有限也無專業人才,中央應盡速進入。」

中央神隱 楊志良疾呼

多位專家也都贊成這個觀點。前衛生署長楊志良就直說:「早就應該成立指揮中心,讓中央資源下去!」二○○九年八八風災造成高雄許多地下室淹水,就因中央及早介入,最後疫情才沒有擴大。

疾管局前局長、嘉義市市長涂醒哲也認為,中央有流行病學、防疫、蚊子等各領域專家,病例數未上千時就應介入,放著專家在台北,對疫情控制沒幫助。

參與多次防疫的台大預防醫學研究所教授金傳春指出,登革熱病例出現前五十到一百例時,就要繃緊神經,現在台南防疫人員已無時間做協助疫情控制的疫調,應由中央調度各縣市與各大學人力投入。

等不到中央成立指揮中心,台南市政府九月七日成立專家顧問小組,由蘇益仁擔任總顧問,當晚疾管署發布新聞稿,指郭旭崧進駐台南,成立前進指揮所支援地方政府。

熟知疫情處理的人士一語道破:「政治是微妙的。」進駐台南,表示疾管署資源進駐,但這只在疾管署層級。若成立中央級的指揮中心,是拉高到行政院層級,可以指揮環保署、國防部、教育部等部會,更能有效率防疫,但最後成敗責任就在疾管署與行政院。

疾管署副署長莊人祥表示,登革熱是環境病,地方政府有相關防治機制可以調動,疾管署也會盡全力幫忙。衛福部次長林奏延表示,接下來若另一個縣市發生大流行,就一定要成立中央指揮中心。

登革熱是嚴重會致死的傳染病,透過病媒蚊擴散後就全民遭殃,當地方人力有限時,資源充沛的中央單位全力介入,刻不容緩。

撰文·林思宇


臺南 疫情 全境 擴散 疑慮 登革熱 未設 指揮 中心 中央 在等 什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0025

音樂151021大指揮家系列(八) Malcolm Sargent上

來源: 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5/10/21/%e9%9f%b3%e6%a8%82151021%e5%a4%a7%e6%8c%87%e6%8f%ae%e5%ae%b6%e7%b3%bb%e5%88%97%e5%85%ab-malcolm-sargent%e4%b8%8a/

音樂151021
大指揮家系列(八) 矛金‧沙展 Malcolm Sargent(1895-1967)上篇
蕭律師執筆

a

老一輩的發燒友— 指六十五歲以上的 “長者”、 只花二元可乘搭交通工具坐畢全程的那種,應對 矛金‧沙展爵士Sir Malcolm Sargent不會陌生。1952年香港大會堂啓幕,就由 沙展爵士帶領London Philharmonic Orchestra在音樂廳連續作十天演出,盛況空前,最後一晚盛大演出 韓德爾的《彌賽亞Messiah》,由香港最高水準及龐大的業餘合唱團—香港聖樂團Hong Kong Oratorio Society 擔當合唱部份,當晚我也是坐上客。

沙展爵士的正式全名應是Sir Herold Malcolm Watts Sargent,但西方樂壇習慣稱他為Sir Malcolm Sargent。他是位英籍指揮家、管風琴師和作曲家,被視為英國處領導地位的合唱指揮家。
沙展出生於一個勞工家庭,父親是位煤商、業餘音樂人,餘暇擔任教堂管風琴手;母親是一間地方學校的舍監。 沙展幼時攻讀管風琴,常常為業餘合唱團排練,作曲,並改編Gilbert and Sullivan的輕歌劇作演出。十八歲獲音樂學士位,二十四歲成為英國最年輕的音樂博士。

1921年 活特爵士Sir Henry Wood的逍遙音樂會Promenade Concert(簡稱Proms)季節在沙展居住的地方Leicester上演。(「逍遙音樂會」是一種平民化音樂會,觀眾可以隨便在表演進行中走動和進出。)沙展的機會來了。Proms有一項傳統,就是演出當地一位作曲家的作品。 活特邀請沙展寫一首作品作演出。沙展的作品曲名是《在一個刮風天的印象 Impression on a Windy Day》。 但沙展很遲才 “交卷”,致令活特沒有足夠時間作排練。活特唯有叫沙展親自指揮第一場— 逍遙音樂會是一連多晚演出的。首演後,活特不單贊賞沙展的作品,更非常欣賞他的指揮才華,並誠意邀請他在活特同年十月的一個逍遙音樂會中再親自指揮演出這首作品。

沙展作為一位作曲家在逍遙音樂會的親身演出頗受關註, 因為演出內容包括了我們熟識的當時新進作曲家Holst和他的新作《恆星組曲Planets Suite》。但眾人更多欣賞的不是沙展的作品而是他的指揮表現。在活特及眾多人說服下,沙展終於放棄作曲,專註於指揮。***

1922年沙展創辨了業餘的Leicester交響樂團,並一直維持到1939年。在沙展領導下,這樂團聲譽日盛,竟然得到當時頂尖的鋼琴家如Alfred Cortot、Arthur Schnabel、Solomon、及Benno Moiseiwitsch參加演出。Moiseiwitsch甚至提出願意給沙展免費鋼琴課,認為他有足夠天份作為一位鋼琴家,但沙展仍選擇指揮生涯。

在上世紀的二十年代,沙展已成為一位譽滿樂壇的指揮。他領導British National Opera Company及D’Oyly Carte Opera Company經常演出Gilbert and Sullivan的輕歌劇及華格納作品,並參與作曲者Arthur Sullivan制訂總譜。 在演出《Mikado》時,英國廣播電臺的轉播竟吸引了八百萬人收聽,《標準晚報Standard Evening》認為在同一時間內有那麼多人收聽,相信是歷史上一個紀錄。

1927年沙展受聘於以巴黎為基地、當時負盛名及具影響力的俄羅斯芭蕾舞公司Ballets Russes(不過從未在俄羅斯演出過),與 Igor Stravinsky及Sir Thomas Beecham共同分擔指揮樂團職責。1929年在一位富有工業家贊助下,舉辨一系列音樂會,聘任沙展為首席指揮,並邀請Bruno Walter、Igor Stravinsky和Otto Klemperer作嘉賓指揮。這系列音樂會的對像是 “以前從不去音樂廳的人”。這類音樂會令更多人認識沙展。原先這系列音樂會預算聘用 倫敦交響樂團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但沙展認為此樂團 “若幹團員不夠水準”,要求樂團換人。樂團拒絕。於是沙展和Beecham籌劃建立一個新樂團,叫「倫敦愛樂管弦樂團」,現今叫的London Philharmonic Orchestra。

在二十至三十年代,沙展致力擴濶演出曲目的領域,更著意推廣英國作品,如Vaughan Williams和William Walton的。但他更受觸目的是他指揮的合唱音樂。他多次和各大合唱團和大樂團演出韓德爾的《彌賽亞Messiah》。

1932年十月,沙展患上差不多要了他的命的肺癆病。此後兩年不能工作,直至在三十年代末才能復出樂壇,指揮 高雲花園樂團Orchestra of Covent Garden。

作為一位樂團指揮,沙展是出名的「超」嚴格。據《獨立報 The Independent》報道,沙展將「專業水準」帶進樂團,認為必須將像對待「朽木」般、把對藝術「一知半解」者攆走,並使「幸存者」推向無休止的全力排練。 《每日郵報Daily Telegraph》在1936年專訪他,沙展認為一個樂團團員 “不應享有『終身制』”,而應「為每一個音符作出貢獻」。 所以沙展不大受樂團團員歡迎,團員對他甚至乎有點敵意。

分享文章

音樂 151021 指揮家 指揮 系列 Malcolm Sargent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6131

90後將成未來樓市指揮棒?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10/4703138.html

90後將成未來樓市指揮棒?

一財網 羅韜 2015-10-27 16:28:00

報告提到,北京、上海、天津三大超大城市的凈遷移人口比重從2000年的17.5%、18.2%和6.6%,增長到了2010年的34.5%、37.9%和21.0%。目前人口凈流入規模最大的五大省市上海、北京、天津、浙江、江蘇全部來自於東部地區。

過去的十年,中國房地產行業走過了最黃金的十年。經歷了十年的開發,很多人住上了新的房屋,地產行業開發領域的市場似乎開始有所縮小,也有業內人士認為這個已經是“白銀時代”,大家開始從事存量房市場的商戰。此外,人口總量增速開始下行,人口自然增長率已經下降至5%以下,老齡化問題日趨嚴重。中信建投通過測算發現,主流城市的購房年齡段主要集中於25~34歲和35~44歲,這部分人群從2015年開始,占比下滑斜率將逐步加大。雖然在2025年以前,25~44歲人口的總量依然可以穩定在4億左右,但從大趨勢來看,人口紅利的下降已經成為不可回避的話題。

雖然如此,這個行業依舊存在很多機會。《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多方采訪獲悉,雖然人口數量有所下降,但是人口的聚集效應依舊存在,而很多有著消費能力和收入能力的人也有自己的城市偏好,而未來這些新興的90後甚至00後的購房者的偏好,將成為這個城市購房的主要動力。

人口集聚

中信建投的報告中統計發現,全國39007個鄉鎮街道的平均密度為873人/平方公里,到2010年則上升到977人/平方公里,人口增長的趨勢延續,但是這十年間依然有33%的街道人口密度出現了下降,而出現大幅增長的街道僅有9%。這個數據說明雖然人口的數量增加,但是並非每一個地方都因為人口的紅利獲益,那些真正可以實現人口聚集的區域才可以帶動當地的房地產市場的發展。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此前走訪長三角的城市群發現,有的城市比如江蘇常州的房價在過去十年可能只有一倍的漲幅,但是有的城市比如上海可能漲幅就有五倍之多。雖然城市的間隔不遠,但是每個城市的聚集效應不同,因此房價也有所不同。

目前中國的城市群已經開始分化。上述報告提到,北京、上海、天津三大超大城市的凈遷移人口比重從2000年的17.5%、18.2%和6.6%,增長到了2010年的34.5%、37.9%和21.0%。目前人口凈流入規模最大的五大省市上海、北京、天津、浙江、江蘇全部來自於東部地區。

而中國的中部區域成為全部凈遷出地區。尤其安徽、江西、四川、貴州等中部成片地區的凈遷出人口占到全國的53.6%,其中安徽凈遷出人口比重占到15.0%,為全國最主要人口遷出中心。記者此前走訪安徽蕪湖發現,該城市的人口基本都是流出,雖然有一些產業導入,但是更多的蕪湖人喜歡去南京和上海,這也導致這個城市的房地產市場並不好。

同時,西部地區仍存在一定程度的凝聚力。在東部地區強大集聚效應下,西部有大量人口遷出,但寧夏、青海、西藏、新疆等地區依然保持凈遷入,說明西部內部依然具備較強凝聚力。

人口遷徙的集聚效應也直接導致了房地產市場結構的分化,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東部地區、中部地區和西部地區實現的房地產銷售金額分別占比為59%、23%和18%,銷售面積分別占比為48%、30%和22%,東部地區在房地產市場上的集中度也和人口遷徙趨勢相匹配。

90後願意怎麽選?

人口的聚集給城市帶來了新的活力,這些年輕的90後未來也將成為剛需的購房者。

多位業內人士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越來越多高學歷年輕人願意選擇在經濟發達的地方工作,因為這里可以提供更多的職業機會,而隨著這些人工作的習慣,很多人就願意在這里購房。

螞蟻金服的數據發現,通過對全國2325所高校近五年的畢業生進行分析。在過去五屆大學生中,畢業時更換城市已經成為主流,有59%的畢業生在就業時選擇了離開學校所在城市,但大部分依然留在省內,省際遷移比重僅為31%。從規模來看,全國各個區域的大學生吸納量和擁有的高校數量高度一致,東部省市擁有917所高校,吸納了全國近57%的大學生,中部區域擁有678所高校,吸納了全國27%的大學生,西部區域擁有482所,吸納了剩余的18%的大學生。東部核心城市以及區域實際上掌握了全國六成的潛在高素質人口。

中信建投認為,人口遷移意願、人口自然增長率、大學教育競爭力、大學生沈澱率、大學生增長率都是未來城市房地產市場好壞的依據,顯然90後的選擇發揮了很大的作用。東部一線城市北上廣深等區域依然具備廣闊的空間,這些區域經濟發展迅速,工資水平具備極強的吸引力,同時人口受教育程度的提升也進一步反哺區域經濟的複蘇。其次,廣東、浙江、福建、江蘇、廣東等區域處於或者緊鄰三大經濟圈,城鎮化進程相對完善但仍存在空間,如南京、杭州、廣州、福州、蘇州、東莞、佛山、廈門等城市都具備較強的可持續發展空間。再者,區域單核城市如重慶、成都、合肥、南昌、鄭州、武漢、貴陽等。

“當前重點一二線城市人口依然存在相當規模的提升空間,人口遷移的趨勢仍將繼續,重點一二線城市的房地產市場依舊具備潛力。”上海鏈家研究總監陸騎麟認為。

編輯:吳狄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
90 後將 將成 未來 樓市 指揮棒 指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6755

音樂151027大指揮家系列(八)Malcolm Sargent下

來源: 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5/10/27/%e9%9f%b3%e6%a8%82151027%e5%a4%a7%e6%8c%87%e6%8f%ae%e5%ae%b6%e7%b3%bb%e5%88%97%e5%85%abmalcolm-sargent%e4%b8%8b/

音樂151027
大指揮家系列(八) Malcolm Sargent下篇
蕭律師執筆

151027
遠在澳洲那邊,沙展卻大受歡迎,不論是樂團團員或普羅大眾都一樣。1936年他第三度帶領樂團前往澳洲及紐西蘭演出,正當想接受澳洲廣播公司的永久聘任,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即使遭受到澳洲傳媒的強大壓力,他仍感覺有責任歸去報效國家。

戰爭期間,在德國不斷空襲之下,他仍領導老牌樂團Halle Orchestra(1939-1942)及Liverpool Philharmonic Orchestra(1942-1948)演出。BBC Home Radio是戰時英國開辦的國營電臺,以不同形式廣播振奮國民士氣。沙展的電臺廣播大受歡迎。他在國內四處演出只收象徵式酬勞。在一次演出貝多芬第七交響樂時,適逢空襲,他停止演奏片刻,安撫觀眾說,留在音樂廳比逃出去較為安全,然後繼續演奏。1941年五月,沙展在皇後大廳Queen’s Hall最後演出 愛爾加Elgar的《The Dream of Gerontius》,之後該大廳毀於一次夜間空襲。

1945年Arturo Toscanini邀請沙展指揮他的NBC交響樂團演出四場。他除了選擇西貝流士的第一交響樂和 德伏紮克的第七交響樂外,全部選演英國作品,包括華爾頓Walton的中提琴協奏曲(由William Primose任獨奏)及 愛爾加的小提琴協奏曲(由Yehudi Menuhin任獨奏)。Menuhin後來指出,沙展演繹這首作品,除原作曲者外,不作第二人想。

沙展在1947年因對音樂卓越貢獻而受封為爵士,自此就被稱呼為Sir Malcolm。戰後沙展繼續推廣英國作品,為 旺‧威亷士的第九交響樂(1958)作首演。

沙展自1948年開始擔任逍遙音樂會首席指揮,直至1967年去世為止。 1950-1957年,他的繼任者Sir Adrian Boult成為英國廣播公司交響樂團BBC Symphony Orchestra的首席指揮。一位作曲家認為沙展搞亂這樂團,這些事不會在Boult時代發生;又說沙展是該樂團常遭評論的目標,說他「沒有奉獻足夠時間給該樂團」。

雖則有的樂團團員對沙展作出主動對抗,但亦不乏贊美的聲音。「沙展的活力與驅動力很快就給予BBC炫耀出一種光澤和輕快的感覺,那是先前沒有的。」「無論沙展去到那裡,都獲得熱烈鼓掌、桂冠花環及熱烈的評估。」樂團在沙展領導下,無論國內外都聲譽日隆。他在五十至六十年代替BBC灌錄了不少唱片,很多我們現今還能聽到的身歷聲版。1956年八月,BBC宣報由Rudolf Schwartz繼任為首席指揮,而他則成為「首席客席指揮」,並在逍遙音樂會中繼續擔任首席指揮。

作為首席,他使逍遙音樂會的「最後一晚」推向高潮,並且必定親任當晚的指揮。電臺現場轉播,場面熱烈華麗,他在群眾中間,觀眾揮舞國旗。他以向群眾說話風趣見稱,風趣語言更激起觀眾的熱烈情緒。這些熱鬧場面,現今我們仍可從唱片中感受得到。 沙展逍遙音樂會的成功,令國外的著名指揮家和樂團也時常參與,如Carlo Maria Giulini、George Solti、Leopold Stokowski、Bernard Haitink、Rudorf Kempe、Pierre Boulez等人。

當 必潯爵士在1961年去世後,他一手創立的皇家愛樂管弦樂團Royal Philharmonic Orchestra陷入滅絕邊沿,沙展出力救亡。1936年他著名的「專業化論」使他失掉許多樂團團員的支持,現在努力和他們修補關係。

在六十年代,他帶領樂團訪間俄羅斯、美國、加拿大、土耳其、以色列、印度、遠東及澳洲。

他的健康在六十年代中變壞。1967年七月,因患胰臟癌而須動手術。在兩個月後,他為「最後一晚」的逍遙音樂會作告別演出,同時將指揮捧交與他的繼任Colin Davis。兩星期後他去世,享年七十二歲。

托斯加里尼、必潯及有些首揮認為沙展是世界上最好的合唱指揮。 樂團音樂家也給他好評。BBC的首席小提琴如此寫:「他可以灌輸每一位合唱團成員一種不能想像的活力和效率。只要你看看合唱團的每雙眼睛緊盯著他,就會知道他向團員傳遞些甚麼訊息。」沙展的同事 保特爵士認為沙展「是一位全能手,但沒有發展他最大的潛能;他對其他事物的興趣太多了。」

雖然他的「專業理論」令樂團團員十分抗拒,但樂器獨奏者卻喜歡和他合作。 大提琴奏家Pierre Fournier稱他為「守護天使」,與George Szell和卡拉揚Herbert von Karajan相提並論;小提琴家Jascha Heifetz和曼紐軒對他也有很高的評價。鋼琴家Cyril Smith在他的日記這樣寫:「他的腦轉得奇快,也有一種罕有的專業經驗,和他合作簡直是愉悅。」

英國《時報》這樣評論:「沙展在當時是英國的指揮中最廣泛受大眾尊敬的一位……. 一位流暢和富吸引力的鋼琴家、一位才華橫溢的讀譜者、一位精巧及有效率的編曲者和配器者。 作為一位指揮,他有精妙的技巧,被視為是世上最有成就的一位。」

由London Philharmonic Orchestra創立初期至 必潯離世前的歲月,兩人是緊密的夥伴,經常聯合開辨音樂會。他們在同一天出生。當沙展在1933因肺癆病療養無法工作時,必潯為他在皇後大廳演出 韓德爾的《彌賽亞》籌募經費。必潯形容沙展是英國出產最偉大的合唱指揮—「他可以使渾蛋併發出火花般的光輝」,並說:「他是我們最精湛的指揮—當然除了我自己。」

以下向各位推介若幹沙展爵士的名盤:
Rossini-Respighi : La Boutique-Fantastique + Dohnanyi Suite for Orchestra (HMV ASD-497)
Sibelius : Symphony No.5 (HMV ASD-303)
Sibelius : Finlandia, En Saga, The Swan of Tuonela, etc., HMV ASD-541
Tchaikovsky : Symphony No.5 (Everest SDBR-3039, Belock version)
Respighi : The Fountains of Rome, The Pines of Rome (Everest SDBR-3051 Belock version)
Prokofief Symphony No.5 (Everest SDBR-3034 Belock version)
The Instruments of the Orchestra (Decca SXL-2199)
Holst : The Planets (HMV ASD-269)
Handel : Messiah (Columbia SAX 2309-2310三碟裝)
Mendelssohn : Elijah (Columbia SAX 625)
Handel : Water Music & Royal Fireworks Music (HMV ASD-286)
The English Ballet Music (HMV ASD-443)
A Night At the Proms (HMV ASD-536)
Bruch : Scottish Fantasy + Vieuxtemps : Violin Concerto (Heifetz, RCA LSC-2603)
Beethoven : Triple Concerto (Oistrakh Trio, Columbia SBO-2753)

本文原刊於《發燒音響》2015年九月號,在此處略去大部分圖片及略作修攺,以符合本欄體裁。

分享文章

音樂 151027 指揮家 指揮 系列 Malcolm Sargent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730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