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新聞戲劇化的翻轉

2016-04-25  TCW

新聞媒體充斥悲慘故事,負向觀點掌控新聞走向。」「結果造成無感和恐懼。其風險在於公眾不僅放棄以媒體做為新聞來源,也退出公眾議論。」歐洲正向心理學組織主席漢斯.亨裡克.努普(Hans Henrik Knoop)。

《世界新聞報》停刊十三個月前,蘋果創辦人賈伯斯給「媒體大亨」梅鐸的一段建言:「如今的分野不是自由派和保守派,而是建設與破壞。」「你們已經站在破壞這邊。如果不處理,就會成為很大的後遺症。你們可以做得更好。」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對於現今的媒體環境,重視破壞,也有看法:「戲劇性的壞消息用報紙和電視報導很容易。但好消息的發展慢,而且沒有戲劇性。譬如,國家變富有,卻難以用畫面呈現。人們的健康改善,不會有人開記者會報導沒有死於瘧疾的孩童。」「新聞媒體太聚焦於負面案例,讓大眾有了完全錯誤的印象。非洲的生活正在快速提升。

一九九〇年起,貧窮下降了五〇%。」國際衛生學教授漢斯.

羅斯林(Hans Rosling)說。

不只台灣,全世界各國對於媒體以批判角度檢視所有事情的方武,已經不耐煩。於是,「建設性新聞」的概念,開始在歐洲媒體實踐。這個週末,台北來了一位丹麥客人——丹麥公視新聞總監哈格洛普(Ulrik Haagerup)。他是受公視董事長邵玉銘之邀而來,當天以研討會方武,與台灣的媒體展開對話。這位丹麥人挺幽默的,他拿了一份報紙開場。這是他的第一次來台灣,原本對於一片空白的台灣印象,就是靠這份英文報紙的新聞內容。報紙說些什麼呢?打架、兇殺、內線交易……,一連串負面新聞。他說:還好我訂了回程機票。」他拋出一個反思,這是真正的台灣嗎?

哈格洛普說,媒體普遍使用「單眼」報導,見血就是頭條。

「建設性報導」(Constructive News)強調的是「雙眼」看世界,提供大眾「現有最佳版本的真相」,並提出解決之道。因此,批評雖然是重要的工具,但不是最終目標,取得最佳真相的版本才是建設性新聞。在多變的時代與世界,各行各業都在找出路。

研討會後,我立刻在我的FB拋出了這個議題討論,有一些讀者反映,媒體早該如此。

你知道,所謂的「早該如此」卻很難發生的原因嗎?難度非常高,需要非常優秀又有理想的新聞工作者。而這樣的人才投資的商業模式,在全世界還沒看到顯著成效。現在,歐洲媒體定在前,同時,這次演講帶來珍貴的訊息,包括丹麥、德國等有些媒體實驗後在收視率提升已有具體的成績。

這是在一片無奈中,相當可喜的開端。

撰文者王文靜

新聞 戲劇化 戲劇 翻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3512

「亞洲川普」杜特蒂 南海爭議最大變數 台灣最陌生的鄰居、菲國最戲劇化的新總統

2016-05-23  TWM

在激烈的競選活動後,菲律賓總統確定由杜特蒂當選。到底誰是杜特蒂? 這位滿口粗話的超另類總統,其實,是個精於計算的高明政客。

五月九日,菲律賓的四千兩百萬選民走入投票所,以超過四成支持率的集中選票,選出杜特蒂(Rodrigo Duterte)為下一任總統,台灣民眾終於將目光往南,充滿驚訝地轉向這個我們最陌生的鄰居。

在熱鬧的競選活動中,杜特蒂以一連串奇特、絕對「政治不正確」的言論,席捲了全球媒體的版面。關於他的報導充滿了戲劇化的形容詞,《日本經濟新聞》說他「素以低級性談話和誓言殺死犯罪嫌犯聞名」;英國《衛報》則形容這次選舉是「一場煽動性和民粹主義的競選活動」。

大量的媒體報導稱杜特蒂是「亞洲的川普」,許多政治評論員預測他「可能重演馬可仕的獨裁」。其實,由於杜特蒂極為戲劇化的行事風格,台灣與菲律賓之間那道長久以來看不見的陌生的藩籬,或許將產生突破契機── 可能會是破冰合作,但也可能出現意外的衝突。

行為暴走戲劇化

新總統先端出「宵禁」

在數以萬計的報導中,沒有人用「正直」、「守法」、「謹慎」、「理想」來描述杜特蒂。對於他的高票當選,最貼切的描述是社群新聞網站《馬尼拉椰子》(Coconuts Manila):「他粗暴的誠實(brutally honest )與自我中心的硬漢風格(unapologetic character),吸引了菲律賓的庶民,他們已經厭倦傳統政客那些美麗的謊言。」杜特蒂在競選過程中,曾經揚言要與美國、澳洲斷交;曾經罵正在菲律賓訪問的教宗:「你這狗東西,回去吧,可別再來了!」他一度聲稱要焚燒新加坡國旗,還說要騎著水上摩托車,親自將菲律賓國旗插在與北京有軍事衝突的黃岩島上。

杜特蒂當選後,雖然喊出「療癒」、「和解」的口號,卻又加碼演出更戲劇化的劇碼。勝選當天,他在母親牌位祭拜,突然像小孩一樣號啕大哭;接著他高聲向警察喊話:「放手向罪犯宣戰吧!如果他們拒絕投降、如果警察生命遭到威脅,就儘管開槍殺死罪犯吧!你們已經獲得新總統的授權!」他更警告那些與犯罪集團牽扯的灰色檢警:「若不立即退休,就等死吧!」杜特蒂勝選之後的第一個政策就是「宵禁」。他的發言人在記者會上宣布,新總統正在考慮,未成年孩童如果沒有父母陪同,十點之後就禁止出門;全國所有的商店,在凌晨一點到上午八點之間,禁止販售任何酒精飲料。更嚴厲的是,晚上九點之後,就禁止任何「高聲卡拉OK活動」!

言論聳動又鐵血

打造「翻轉政治」形象

菲律賓《憲法》規定,總統任期六年,不得連任。即將卸任的艾奎諾三世,創造了五年平均六.二%的超高經濟成長、吸引大量外資投入,菲律賓股市在他任內穩定地上揚了一倍。艾奎諾三世除了與中國的黃岩島爭議(編按:黃岩島鄰近馬尼拉海溝,由於我國、中國與菲律賓皆聲稱擁有其主權,因而引發一系列衝突和主權問題)之外,與周邊所有國家都走和解溝通的路線,對內甚至允許南部伊斯蘭反抗軍脫離菲律賓,獨立建國成立「莫洛國」(BangsaMoro)。

如今,菲律賓人民將選票投給了高舉「消除貪腐、殲滅罪犯」大旗的杜特蒂,艾奎諾三世採取「和解與發展」的路線,或許將被杜特蒂翻轉,帶來難以預測的變數。

先從內部看起,杜特蒂在菲律賓崛起,已顛覆了這個亞洲最早建立民主制度國家的政治秩序。

菲律賓的總統府與國會,充滿了大地主、財團、政治世家、肥皂劇演員與運動明星。杜特蒂與這群人截然不同,他在競選期間那些令人膽戰心驚的言論,真實的目的只有一個:打造自己「翻轉政治」的獨特形象。

杜特蒂崛起於菲律賓南部、民答那峨島的最大都市納卯市(Davao City),他在這個核心一四○萬人、都會人口二四○萬人,與台北市人口相當的城市,從一九八八年起算,前後做了二十二年的市長。

納卯市以及菲律賓南部的民答那峨島,最大的特色就是種族、宗教極為多元。例如當地常用的語言,除了英文,還有中文、日文以及另外八種原住民語言;二次大戰前,納卯市曾經有大量日本移民,二戰末期,麥克阿瑟將軍將整個城市轟炸剩下廢墟,戰後的菲律賓政壇由北邊的馬尼拉主導,納卯市與民答那峨島,一直是政壇上的次等公民。

到了一九八○年代,納卯市淪為罪犯、共黨游擊隊、伊斯蘭極端分子、左翼勢力混雜的黑暗城市,綁架與暗殺天天在街頭上演,政府束手無策,特別是在菲律賓人民驅逐獨裁總統馬可仕之後,納卯市一度陷入「謀殺之都」(Murder Capital)的無政府狀態。一直到一九八八年,當時四十三歲的杜特蒂當選納卯市長,誓言用盡所有合法、非法的手段,清除犯罪行為,除了枱面上合法的警察,更使用從未被證實的「私人行刑隊」,許多黑道老大突然人間蒸發,才重建納卯市的治安。

杜特蒂刻意營造完全庶民的行事風格,他幾乎不穿西裝,平日總是身穿Polo衫與牛仔褲,穿長袖襯衫時會捲起袖子,並且敞開胸前的扣子。

《紐約時報》在採訪納卯市平民的報導中,開頭第一段就描述一位市民在酒吧聽歌,台上那位唱著法蘭克辛納屈情歌的歌手,竟然就是已經當了多年市長的杜特蒂!

精英出身「假庶民」

兩子女搭便車步入政壇

杜特蒂在納卯市建立起無人可挑戰的「鐵血硬漢」的形象,又在每個細節展現他與庶民站在一起的風格,成為這次總統選舉最大的政治資本。選舉期間,那些聳動無比的言論,實際上就是菲律賓平民的日常用語,是與廟堂內的政治修辭完全相背的庶民語言。

但是,杜特蒂卻是貨真價實、出身於老派精英家族的富二代。他的父親曾經做過改制前的納卯省省長、母親是教師,是在反馬可仕運動中身先士卒的社運分子。杜特蒂的伯父、堂兄都擔任過菲律賓第二大城市宿霧市(Cebu)的市長,杜特蒂從高中畢業之後,有長達十年的時間都在馬尼拉,先從菲律賓第三任總統創辦的萊西姆(Lyceum)大學拿到政治學位,再進入貴族學校,培養大量參議員、高等法院法官的San Beda法律學院,取得法律學位。杜特蒂回到家鄉之後,很快就從檢察體系快速竄升,三十三歲就升任納卯市的檢察長。

因此,在喧囂的競選言論,以及博取收視率的戲劇化媒體報導背後的杜特蒂,實際上也是出身菲律賓政治世家,與艾奎諾、馬可仕等家族如出一轍的政客。而這次總統選舉,他的女兒與兒子分別競選納卯市市長、副市長,並雙雙高票當選,也證實杜特蒂仍然緊抱著政治世襲的利益不放。拿掉庶民風格的包裝紙之後,杜特蒂的真實面貌,就是不折不扣、精明算計的高明政客。

對台態度釋善意

漁業海域重疊「可分享」

雖然眾多國際媒體,對於杜特蒂入主菲律賓總統府之後的政治局勢都非常擔心,但是,一方面杜特蒂本來就是精於算計與談判交換的政壇高手,應不會與議會採取完全對立的極端手段;另一方面,卸任總統艾奎諾三世支持的樂玲.羅貝多(Leni Robredo)高票當選副總統,菲律賓政治版圖的變動,其實會比預期中的還穩定。

在杜特蒂確定勝選後,早四個月贏得台灣總統大選的蔡英文,也已經向杜特蒂表達恭喜與合作的意願,表示新政府將大力推動「新南向政策」,希望和菲律賓的新政府一同合作。相對的,杜特蒂也在競選期間接受台灣媒體專訪,對於多次引發漁業糾紛的重疊經濟海域,杜特蒂的態度是「如果重疊,我們就一起分享」。杜特蒂期望對台灣增加進出口雙邊貿易,強調「我們承擔不起戰爭」的和解立場。

最為棘手、最可能出現變數的,無疑就是衝突不斷升高的南海爭議了。

南海政策搞曖昧

拉攏美日又向中國示好

在艾奎諾三世的任內,美國、菲律賓、日本以及越南形成了實質的軍事聯盟,並且完成了極為驚人的突破。今年元月,幾乎已經不能出國的日本明仁天皇,破天荒飛往菲律賓做了五天的訪問。接著,日本海上自衛隊最大的艦艇「伊勢號」,在四月二十六日開進蘇比克灣,船上不僅有日本自衛隊員,同時還有美、澳、英、韓以及越南等十多國的軍官。

「伊勢號」雖然依法不得攻擊而冠上護衛艦的稱號,但實際上就是不折不扣的航空母艦。當它載著跨國軍官駛入蘇比克灣,日、美、菲在軍事上聯手抗中的訊號,昭然若揭。

美國與菲律賓的軍事聯盟,也在今年四月出現重大的突破。一四年,美菲簽署為期十年的加強國防合作協議(EDCA),菲國據此在今年四月對美國開放五座軍事基地。其中,位於巴拉望島的包蒂斯塔(Antonio Bautista)空軍基地,緊鄰主權高度爭議的南沙群島,距離中國在南沙群島美濟礁以人工填海打造的人工島,更不到二五○公里。五月九日,美國公開宣稱中國在南海的人工島已全面軍事化。

對於南海衝突的態度,相較於立場明確的艾奎諾三世,杜特蒂的說詞卻曖昧閃爍,他一邊強調自己的外祖父是中國人,宣稱要與中國和談,卻又揚言要駕駛水上摩托車登上黃岩島。至於美國,雖然不喜歡杜特蒂的搖擺,卻也在他當選後立即公開表示支持新總統。

全身充滿約翰韋恩牛仔戲劇細胞的杜特蒂,就任菲律賓總統後,為台灣與菲律賓關係帶來新契機。他與蔡英文的新南向政策,會不會擦出真實的火花?他在總統選舉期間的高調行為,讓所有人關注他要如何清理被貪腐家族與財團把持的菲律賓內政。但是,周邊所有國家最關心的,還是最敏感的南海爭議,卸任總統艾奎諾簽訂的軍事聯盟,杜特蒂是否乖乖買帳?或者他將試圖打破強權已經布樁的棋局?

旗幟鮮明高喊「翻轉政治」的新總統杜特蒂,可能是戰雲密布的南海衝突,最大的變數。

(本文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

撰文 / 乾隆來

亞洲 川普 杜特 南海 爭議 最大 變數 臺灣 灣最 陌生 鄰居 菲國 戲劇化 戲劇 的新 總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28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