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股市已近強弩之末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2273

本文作者為光大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徐高,華爾街見聞授權發表。

流動性“堰塞湖”支撐了近幾個月金融資產價格的上漲。從今年3季度開始,金融市場中出現了流動性的“堰塞湖”。

一方面,寬松貨幣政策給銀行間市場帶來了充裕的流動性。僅今年9、10兩月,央行就通過MLF向市場投放了7695億元的基礎貨幣。但另一方面,貨幣政策定向寬松導向與實體經濟融資需求之間不匹配,導致銀行間市場到實體經濟的流動性傳導路徑不暢。

今年7到11月這五個月里,社會融資總量的增量只有去年同期的70%,少增了約1.7萬億元。這樣一來,大量的流動性淤積在銀行間市場,成為推高金融資產價格的主要推手。於是,金融市場“不差錢”和實體經濟“融資難”同時出現,金融資產價格走牛和實體經濟走弱同時發生。在今年下半年里,上證綜指已經上漲超過50%。而債券市場雖然在近期有所調整,10年期國債收益率也相比2季度末有超過30個基點的降幅。

堰塞湖泄洪引發債市調整

堰塞湖中流動性已開始趨緊,導致利率回升。進入12月以來,銀行間市場內各期限利率全線上揚。12月19日,7天回購利率一舉攀升到了6%以上,創下了今年春節之後的新高。而更反映短期資金價格中樞水平的3月期SHIBOR,目前也沖高至接近5%的水平,比11月末高出80多基點。收益率曲線的長端也同期上移。10年期國債收益率已回到了3.7%以上,相比上月月末水平上升了約20個基點(圖 1)。

債券市場近期調整的主要原因有三。

第一、銀行信貸加速擴張,堰塞湖向實體經濟的泄洪加快。本月上旬,有媒體報道央行正在刺激信貸投放,力圖將今年全年新增信貸引導至10萬億元的水平(根據今年前10個月信貸發放的進度,全年信貸總量應該在9.6萬億左右)。12月12日發布的11月信貸數字證實了媒體報道的真實性——11月信貸增長8527億元,比市場預測均值高出約2千億。由此可見,信貸已經進入了加速增長期。央行正在通過擴大信貸投放來緩解實體經濟“融資難”問題。這樣一來,淤積在銀行間市場的流動性將加速向實體經濟泄洪。

第二、資本流出壓力加大,堰塞湖湖水向國外分流。今年11月以來,隨著石油價格的大幅下滑,包括俄羅斯在內的石油輸出國經濟前景急劇惡化,貨幣大幅貶值。這從兩方面加大了我國資本外流、匯率貶值的壓力。其一,石油輸出國貨幣貶值推升了美元匯率,帶動人民幣走強。這自然會給人民幣帶來對美元的貶值壓力,加大人民幣的貶值預期。其二,俄羅斯等國經濟動蕩降低了全球風險偏好,引發資金從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市場國家撤出。進入12月以來,人民幣在即期與遠期市場上均表現出明顯的貶值壓力,表明我國資本流出的壓力正在加大(圖 2)。隨著資本的流出,國內金融市場也會相應緊縮。

第三、出於對金融加杠桿的擔憂,監管層在有意識地控制堰塞湖水位。在討論流動性時,隨時需要註意央行的態度。因為即使有信貸投放加速,以及資本外流給金融市場帶來的緊縮效應,央行仍然可以通過對沖政策來保持利率的穩定。但事實是,在利率水平明顯上升的過程中,央行只是采用SLO、MLF等短期工具向市場釋放了資金,卻並未全面降準。相信這很大程度上是緣於央行對金融加杠桿的擔憂。從今年3季度以來,股票市場的融資余額快速攀升,表明股市的增量資金中有不少來自金融加杠桿(圖 3)。從散見於媒體的報道可以看出,監管層對金融加杠桿的行為持有相當謹慎的態度。因此,近期銀行間市場資金面的趨緊恐怕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央行有意放任所致。

堰塞湖泄洪是大勢所趨,銀行間資金面將進入“更緊平衡”狀態。出於穩定增長,緩解實體經濟融資難的需要,信貸投放加速增長的態勢將會延續一段時間。而進入明年1季度,年初信貸迅速增長的狀況預計也會重演。而另一方面,央行恐怕也會在控金融加杠桿的考慮之下,適當收緊銀行間市場資金面。因此,相信金融市場的資金面平衡會向更緊方向移動,債券市場將持續受到資金緊張的影響。

股市強弩近末

11月22日央行降息之後,股票市場大幅走牛。從降息到現在的這一個月里,上證綜指上漲26.7%(圖 4)。在大幅上漲之後,股市與實體經濟增長的背離進一步加大。歷史上與上證綜指有極高相關性的匯豐PMI,在最近與股指走勢拉開了更大的裂口——PMI向下,股指向上(圖 5)。

從近期股市的風格來看,這是一個“流動性牛”無疑。與股指大幅上揚同樣引人註目的,是股市中相當極端的風格。在最近一個月,低價股漲幅大幅超越中價股和高價股(圖 6)。同時,大盤股也相對中盤和小盤股獲得了極大的超額收益。股市上漲的板塊分布也相當集中。金融板塊(尤其是其中的非銀金融板塊)成了最大的贏家(圖 7)。金融板塊也相應的成為推動股市上揚的最主要發動機——在最近一個月上證綜指的漲幅中,21%由市值占比僅6%的非銀金融板塊貢獻,39%由市值占比20%的銀行板塊貢獻。這種低價大盤股走強、券商銀行領漲的市場格局表明,流動性的寬松預期是推動市場上漲的最主要因素。

在流動性堰塞湖泄洪的背景下,股市上漲的“強弩”已經接近其末端。債券市場已經感受到了流動性收緊帶來的負面影響,收益率已明顯上行。股市則暫時還享受著貨幣政策放松預期的驅動,並未像債市那樣靈敏地對流動性變化做出反應。不過,正如前文所論述的,銀行間市場恐怕已經進入了“更緊平衡”的狀態。而出於對金融加杠桿的警惕,貨幣政策接下來的放松也更可能以刺激信貸這種給堰塞湖“泄洪”的方式推進。從這個角度來說,股票牛市恐怕已接近尾聲。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股市 已近 近強 強弩 弩之 之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4553

美年內加息預期急劇降溫 美元強弩之末?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6/02/4748157.html

美年內加息預期急劇降溫 美元強弩之末?

一財網 薛皎 2016-02-04 18:50:00

年初以來,全球金融市場波動加劇,大宗商品價格持續下跌以及美國經濟複蘇勢頭放緩等因素導致市場對於美聯儲年內加息的信心逐漸喪失。最新公布的美國疲軟經濟數據以及美聯儲官員鴿派講話點燃美元跌勢,導致市場對於美聯儲年內4次加息的預期急劇降溫。

自去年12月美聯儲開啟加息通道後,市場對於美國經濟的強勢複蘇寄予厚望,美元也一路上揚。然而,最新公布的美國疲軟經濟數據以及美聯儲官員鴿派講話點燃美元跌勢,導致市場對於美聯儲年內4次加息的預期急劇降溫。

北京時間2月3日晚間,美元意外出現“崩盤”,美元指數大跌1.68%,最終收於97.2096,成為近3個月來最低收盤價;昨日(2月4日),美元指數跌勢進一步加速,突破97關口,日內最低至96.7689,下跌0.58%。在美元下跌的同時則帶動了黃金和原油等大宗商品價格出現不同程度的攀升,國際金價觸及近3個月高位。

“美元已是強弩之末。”瑞穗證券亞洲公司董事總經理、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歷史經驗顯示,美聯儲加息之後,美元走弱是大概率事件,同時美元反轉周期的到來,預示美元或已階段性見頂。此外,“美國企業的利潤已出現逐步下降趨勢,經濟基本面難以承受過高美元,美國出口行業也面臨較大壓力。”

美元或已階段性見頂

年初以來,全球金融市場波動加劇,大宗商品價格持續下跌,以及美國經濟複蘇勢頭放緩等因素導致市場對於美聯儲年內4次加息的信心逐漸喪失。

2月4日盤中,美元指數維持基本平穩,但自北京時間16:00後再次出現一輪急跌,將日內下跌幅度拉大至0.54%,繼2月3日跌破98關口後,昨日再次失守96關口,截至本報記者發稿時,美元指數報96.8620,較開盤價97.3959下跌5339個基點。

隨著美元指數持續下跌,美元對其他主要貨幣匯率出現明顯波動。昨日,美元對歐元下跌0.65%,報1.1153,觸及去年10月來最低水平,美元對日元則一度下挫逾2%,至近兩周最低,完全回吐1月29日日本央行實施負利率後美元對日元的升值幅度。離岸(CNH)人民幣對美元則上漲0.11%。

導致美元走低的主要原因是北京時間2月3日晚間公布的美國ADP就業數據和美國供應管理協會(ISM)發布數據均不及預期,再加上紐約聯儲主席杜德利(William Dudley)的鴿派講話,令市場對於美國經濟複蘇前景的擔憂,誘發美元大跌。

美國ADP就業數據被市場稱為“小非農”,是對美國非農就業人口的提前預測,對黃金白銀、外匯等影響巨大。

ADP就業數據顯示,美國1月ADP就業人數新增20.5萬,高於預期的19.3萬,意味著美國勞動力市場持續回暖。但因大企業雇傭員工有所減少,同時制造業沒有新增工作崗位,導致1月私營部門就業增速有所下降。

沈建光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美國就業雖然表現良好,但就業指標仍是滯後指標,“眾所周知,就業指標並非前瞻性指標,而往往落後於經濟表現,因此就業數據雖一枝獨秀,經濟基本面下滑並非好的預兆。”

與此同時,美國供應管理協會(ISM)最新公布數據顯示,美國1月ISM非制造業指數53.5,不及預期的55.1。同時ISM制造業指數48.2,不及預期,表明美國制造業陷入萎縮。

“美元走強沖擊美國制造業,美國工業化進程緩慢,”沈建光認為,從更長期的視角來看,盡管金融危機爆發之後,為了減少對於金融業等服務業的依賴和創造新的就業崗位,美國政府提出了重振制造業的主張,但是6年過去了,制造業對經濟的貢獻卻呈現下降態勢。2014年美國制造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僅為12.1%,低於2007年金融危機爆發前12.8%的水平。

由於ISM非制造業指數以及就業數據是美聯儲在做出加息決定時的重要參考,尤其是服務業在美國經濟中占比高達90%,令投資者對美國經濟增速放緩的擔憂有所增加。

如果說“小非農”數據和非制造業數據的公布令市場對於美國經濟持續複蘇增加了一絲擔憂,隨後杜德利的講話或許才是導致美元連續兩日“崩盤”的重要原因。

杜德利表示,去年12月以來,金融環境明顯有所收緊,若這種趨勢持續下去,將給美聯儲貨幣政策帶來壓力,同時他指出,美元走強將傷害美國經濟,進而導致全球經濟出現重大下滑。

招商證券研究發展中心宏觀研究主管謝亞軒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杜德利這一言論似乎並不陌生。

在1月27日議息會上,美聯儲聲明措辭的變化反映出該行對通脹回升的信心不足,並關註全球形勢對美國經濟和通脹的影響。本次議息會聲明對經濟和通脹的描述是,2015年末經濟增長有所放緩,凈出口保持疲軟,庫存投資放緩。通脹持續低於美聯儲2%的長期目標水平,部分反映了能源價格以及非能源進口價格下降。基於市場的通脹指標進一步下降,不再提及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對通脹率中期升至2%目標的“合理信心”。委員會正密切關註全球經濟和金融形勢,並正在評估全球形勢對勞動力市場、通脹以及經濟前景風險平衡的影響。

美聯儲此番講話,被市場解讀為美聯儲對於經濟的憂慮程度不斷提高,同時在為削弱3月份加息預期做鋪墊。從目前的美國聯邦基金利率期貨市場的數據來看,市場預計美聯儲年內加息的概率不到三成,這與去年年底時的93%形成巨大反差。

美元下跌助推大宗商品反彈

如果美元持續強勢,不僅不利於美國國內經濟、全球市場尤其是新興市場穩定,對於大宗商品價格反彈也將帶來一定壓力。隨著昨日美元指數的回落,黃金、白銀及原油等大宗商品價格獲得喘息機會。

2月3日,國際金價觸及3個月高位,成功站上1140美元/盎司,美元下跌是刺激金價此番上漲的關鍵因素。

easy-forex易信總部中國區副首席交易官朱文灝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通過經濟數據可以看出,從2016年一季度開始,美國經濟增長已漸趨疲弱,而2016年以來全球市場動蕩、經濟疲軟和美聯儲加息預期的顯著降溫都無疑帶動了黃金作為避險資產的魅力。

“預計後市在全球經濟沒有明顯改善和美聯儲加息可能放緩的背景下,國際金價可能仍存在一定上漲空間。”昨日,現貨黃金繼續呈上升趨勢,報1146.46美元/盎司,上漲0.41%。此外,銀價2月3日以來則一度暴漲近3.5%,盤中最高上探14.80美元/盎司的近3個月高位。倫敦交易期銅收漲1.9%,報4635美元/噸。

對於原油市場,雖然2月3日數據顯示美國原油庫存大增780桶刷新歷史新高,但是美元暴跌對原油的支撐顯然蓋過了庫存增加造成的利空,原油日內走勢先抑後揚,波幅超過10%。

朱文灝認為,當前多空激戰激烈,原油暴漲暴跌成為常態。俄羅斯重申對與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達成合作持開放態度,這可能會為油價的反彈鋪路。

編輯:林潔琛

更多精彩內容
請關註第一財經網、第一財經日報微信號

年內 加息 預期 急劇 降溫 美元 強弩 弩之 之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4956

亮說亮話:樓市屆強弩之末

1 : GS(14)@2017-09-17 16:35:59

■在多項利好消息下,樓價仍不能繼續上升,似是強弩之末。 資料圖片





樓市平穩,利好消息原來是不利消息。上星期中原指數下跌0.46%,令到一位最近買了樓的年輕朋友非常擔心,他擔心樓市在各種利好消息湧現之下,中原指數仍然在160點徘徊,只要利好消息減退,樓市豈不是會受到衝擊。而他亦知道現在買樓的人,大多數採用地產商高成數按揭,防守能力薄弱,他入市是不是做錯了。其實那位年輕朋友的擔心沒有錯,但我當然不會落井下石,但亦要向他提出警告,如果他是採用地產商的高成數按揭,必須準時還款,就算樓價下跌,附屬地產商的財務公司只會向那些沒有供款的業主收樓,如果按時還款,即使資不扺債,地產商都唔會收樓。現在我們不時見到新樓盤的熱賣情況,二手樓則屢創新高,聯儲局未必會在九月加息,又有大量北水南調買樓,如此多利好消息仍然不能令樓價繼續上升,我只能以強弩之末來形容樓市。而強弩之末特點就是動力不足,在樓市則是購買力下降,成交量減少,如果沒有新的利好消息,當樓市轉趨活躍,成交量增加,樓價則會向下調整。其實,在一切利好消息不變的情況下,樓價未能繼續上升已經是一個不利消息。反過來說,如果現在已經加息縮表,供應又增加,地產商不再提供高成數按揭,樓價仍然保持平穩,這才可以說是好消息。正如當日政府出招,樓價不跌,了解樓市的人知道這是利好消息,樓市將會飆升,只有不了解樓市的人以及政府官員,才認為這是不利消息。



湯文亮
mailto:jacinto.tong@gmail.com本欄逢周二刊出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70912/20150190
亮說 說亮 亮話 樓市 屆強 強弩 弩之 之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1129

盧楚仁:油價強弩之末

1 : GS(14)@2017-11-19 15:38:42

【明報專訊】紐約期油在今年6月中見底之後便反覆回升,在11月3日更向上突破今年以來橫行區間的上位阻力55.22美元,上星期四更升至57.90美元的兩年新高,當中大多數是來自地緣政治的利好消息所帶動,若是如此的話,恐怕油價高處不勝寒,因這些因素不會對油價帶來長期支持。

回顧近來油價上升的原因,不外乎是早前特朗普突然宣布不承認伊朗核協定,並企圖令伊朗石油禁運出口,產油國打算延長減產協議,以及最近沙特出現內亂和聲稱也門胡塞武裝分子發射到沙特的導彈是由伊朗提供,繼而令到沙伊之間出現罵戰,令緊張局勢升級,最終導致油價拾級而上。但只可惜油價的升勢不是來自供求的實質基本因數,若是的話油價絕對大有空間再上升。現階段油價是借上述消息炒上來,所以我判斷油價後市正醞釀單邊急跌的大行情。

政治口水多 實際供求無變

回顧過去歷史,類似行情近的有2014年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東部及克里米亞(圖1),確實令當時紐約期油先升至107.56美元高位,雖然當時衝突仍未平息,但紐約期油在見頂後隨即出現暴跌,在翌年3月跌至42美元及後反彈至62.58美完後又再暴跌至26美元,前後跌幅達75%,很多投資者和一些機構在這一役造成無可挽救的虧損。這些都是buy on rumors sell on facts的傳統手法,再加上市場已熱炒新能源代替傳統能源,所以令當時油價出現大跌行情。

慎防大戶藉消息平倉

遠的例子可以參考1980年9月22日爆發的兩伊戰爭,戰爭爆發初期,伊拉克出動空軍轟炸伊朗的阿巴丹煉油廠,亦即是當時全球最大的煉油廠。受消息刺激下,紐約期油一度短暫急升至40美元,及後油價在40美元見頂後迅速滑落,及後跌勢不斷加劇。最終在1986年中跌至接近10美元才見底回升。最諷刺的是兩伊戰爭一共打了8年,油價幾乎跌足8年。大戶除借消息平倉外,當時油價大跌的主因是,兩伊在軍事實力上都勢均力敵,雙方未能夠以速戰速決的方法來打敗對方,所以兩國都爭相變賣資產及增加售賣石油來套現,來購買大量武器作持久之戰,結果引致當時油價和金價均雙雙大跌。

新能源淘汰傳統能源大勢不改

估計今次伊朗和沙特開戰的機會十分微,因沙特正值內亂期間,相信沙特在此時不會對外發動戰爭,若事件淡化會令油價的上升動力亦淡化。但肯定的是中東兩大產油國家即沙特和伊朗,會令金融市場對減產效果成疑,繼而對油價後市悲觀。另一邊廂,當油組國和俄羅斯進行延長減產之際,美國便趁此機會默默地增產,足以抵消了油組國的減產數量。

另一個重中之重的重點,就是能源市場的大趨勢是不會逆轉,未來大趨勢一定不會依重石油這種傳統能源,反而肯定會改為用再生能源來取而代之。另一個肯定的是,未來的燃油車即汽油和柴油車會被電能車所淘汰,包括中國在內的多國政府已有時間表淘汰這些燃油車,若你問未來環球經濟向好可會利好油價?我只會答未來環球經濟向好是有利電能車的銷售。

留意關鍵支持位55美元

在技術和圖表上看,上星期二紐約期油日線圖的RSI已達79.55的嚴重超買水平(圖2),所以油價再上的空間就算有亦不多。上星期四紐約期油高見57.90美元,這是否代表已見頂?定還是會上試 2015年5月的62.58美元才見頂?基本上兩個機會均會有的,但估頂其實是有高難度的,反而今次大家可留意一些下方的重大支持位,這些支持位失守的話,大跌市便有機會隨即出現。在日線圖中可找到的重要支持位有兩個分別是55.22美元及54.41美元,若破的話,下位目標為49美元至50美元。

■財經節目「技術分析1分鐘」

盧楚仁主持的《明報》財經節目「技術分析1分鐘」,與讀者分享以圖表分析各類市况的秘訣。欲收看最新一集內容,可登入:link.mingpao.com/50720.htm

iBEST FINANCE高級副總裁

[盧楚仁 金匯商情]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9880&issue=20171113
盧楚 楚仁 油價 強弩 弩之 之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438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