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股價再下臺階:樂視網稱“質押股權沒有風險” 外界憂慮46億融資盤安危

得到“好老鄉”援手後,樂視網的股價曾經有過短暫的穩定。然而,近日股價再度連續跳水,重要股東疑大手筆出逃,使得樂視網又開始風雨飄搖。

3月1日,兩筆大宗交易折價5%拋售1909.46萬股樂視網股票,總成交金額約6.4億元。減持數量、減持席位等種種跡象,都指向樂視網重要股東鑫根基金。此前,2月24日至3月1日,樂視網連續遭遇融資凈償還,四個交易日累計償還近億元。此後,樂視網股價連續下跌。

股價破位下跌,大筆資金出走,對樂視網而言並不是什麽好消息,這使得高懸在樂視網頭頂的大量股權質押“堰塞湖”風險或再次暴露,引發市場參與各方的高度關註。雖然樂視網在回應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稱,目前賈躍亭質押的股權沒有風險。但投資者仍然憂慮該股融資盤所面臨的風險,或給市場參與者帶來更多的不確定。

融資客風險暴露

不斷“下臺階”的樂視網股價,不僅是高懸在樂視網掌門人賈躍亭頭頂的達摩克里斯之劍,同樣也是融資客越來越大的風險源。部分融資客已開始斬倉出逃,這又轉而加重了市場對樂視網後市的悲觀情緒。

2016年6月之前,樂視網由於48億元定增停牌近半年,期間融資盤穩定在30億元左右。伴隨著6月3日複牌,樂視網股價一度沖高接近61元,而融資客也開始大筆介入樂視網,使該股兩融余額迅速激增至50億元上方。在該股複牌首日,曾創下單日融資買入近20億元的紀錄,這一買入額占當日樂視網成交額的比例超過16%。

對於樂視網的融資投資者而言,若從6月3日複牌至今持有樂視網,股價已遭遇近五成的跌幅。按第一財經記者了解的情況,目前券商兩融業務的警戒線維持擔保比例為140%,平倉線為130%,整體杠桿不超過1:1。

有券商兩融人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目前券商對兩融賬戶實行集中度管理,一般不可單只持倉,對創業板股票持倉率亦有所限制,使得融資客可承受的單只股票下跌幅度相對增大。“但如果高比例長期持有樂視,還是蠻危險的。”該人士表示。樂視網融資盤隨股價下跌風險不斷加重。而對於樂視網的融資盤,最為讓人擔心的則是集中撤離,進而可能引發投資者“踩踏”。

在2016年11月股價大跌前,樂視網兩融盤始終保持在50億元上方,但隨著資金鏈危機的逐步暴露,樂視網於12月7日又開始停牌,停牌期間融資盤連續縮水,曾一度降至44億元以下。此後,樂視網正式引入來自融創中國的百億戰投,於2017年1月16日複牌。

與上次複牌不同,此次樂視網兩融盤沒有再次出現明顯的上升,甚至在近期還出現連續小幅縮水的情況。兩融數據顯示,2月24日至3月1日,樂視網連續遭遇融資凈償還,四個交易日累計償還近億元。3月3日大跌當日,兩融盤是否出現大幅出逃目前尚未有數據披露。而3月2日該股融資余額仍高達46億元,融資買入3.47億元的眾多融資客已悉數被套,甚至有自稱此前融資買入樂視網的投資者在媒體互動平臺留言稱“已逼近平倉”。

同樣因樂視網股價下跌面臨類似風險的,還有樂視網的部分核心員工的持股計劃。2016年9月20日,樂視網第一期5.1億元的員工持股計劃正式增持完成。該筆員工持股計劃合計買入樂視網1095.35萬股,占公司總股本0.55%,鎖定期12個月。

樂視網公告顯示,該員工持股計劃以分級資管產品形式發行,杠桿比例1:1,優先級份額和劣後級份額調整為1:1,份額上限51000萬份。以當時46.61的買入均價來看,目前浮虧已超三成。

重要股東撤離?

同業競爭問題未解,樂視網又面臨重要股東“用腳投票”的難題,股價再次驚魂大跌。包括樂視網在內的整個樂視來說,除了隨時可能出逃的融資盤,其他流通股股東的拋壓,也成為樂視網股價面臨的風險。

繼前一日大跌4.2%之後,3月3日樂視網股價再度再度大跌。盤中一度下跌8.12%,最終收報31.89元/股。一周之內,樂視網股價已經下跌約12%,而這一價格已接近2015年8月的底部水平。

就在大跌前後,樂視網疑似遭遇到第三大股東鑫根基金的大幅減持。 3月1日晚間,深交所大宗交易數據披露,中信證券深圳前海自貿區證券營業部通過大宗交易分兩次折價5%拋售1909.46萬股樂視網股票,總成交金額約6.4億。種種跡象表明,這筆巨額減持實則為樂視網第三方股東鑫根基金“用腳投票”。

2015年10月30日,鑫根基金以32億元從賈躍亭手中接盤樂視網近1億元股票,轉讓完成後,鑫根基金將持有公司5.39%股票。

2016年三季報顯示,樂視網前十大流通股東中除了賈躍亭及哥哥賈躍民以外,只有深圳市鑫根下一代顛覆性技術並購基金壹號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與中央匯金公司擁有超過上述大宗交易的股票數量。

三季報還顯示,鑫根基金其持有股票數量已經降低到7005萬股,2016年前三季度中該基金已合計減持2995萬股。其中,第三季度中鑫根基金減持樂視網的數量是2335萬股;前兩個季度,鑫根基金則減持了660萬股。

公開信息同時顯示,2016年三季度,中信深圳望海路營業部通過大宗交易拋售的樂視網股票數量恰巧也是2335萬股。而此前2016年6月20日,樂視發生了兩筆大宗交易,賣出席位都是中信深圳望海路營業部,且成交數量恰巧正是660萬股。第一財經查閱天眼查發現,中信深圳望海路營業部就是中信深圳前海路營業部的前身。

市場質疑聲四起,而對此是否為鑫根基金減持,樂視網對第一財經記者回複表示,相關披露有嚴苛的法規要求,公司會按照要求履行信息披露,至於鑫根基金的相關考慮或者原因可關註鑫公開信內容。

鑫根基金在3月4日的官方微信中表示“涉及上市公司需披露信息,將由上市公司依法披露,鑫根資本不就其持倉動態做任何披露或表態。但是無論鑫根資本是否減持樂視網股票,都並不代表鑫根資本不看好樂視生態的整體發展。”

鑫根基金這一表態,被外界認為是默認公司正在“適時退出”對樂視網的投資。實際上,在上述表態中,鑫根基金也表達了與樂視以及賈躍亭的“分歧”。 對於下一步是否將繼續減持,第一財經日前向鑫根基金進一步了解情況,但截至發稿尚未得到回複。

“作為大股東,他(賈躍亭)如何能與二股東、三股東等小股東保持全生態的互利合作、相互監督、相互信任,還有很大的改進空間。作為CEO,今天樂視的規模已經遠遠超過了當年的樂視,對上市公司的專註和管理,他的投入不應該是60%或者90%,而應該是100%甚至120%,在這方面,我們對他一直是存保留意見的,直到現在我們仍然堅持我們的觀點。”鑫根資本合夥人曾強如是稱。

根據樂視網披露,鑫根基金當時受讓樂視網的價格為32元/股。3月3日31.89元的收盤價已經低於鑫根基金的購入單價。雖然因為此前的減持均為盈利,鑫根基金不至於被套,但樂視網的其他機構和中小投資者則沒有這麽好的“運氣”。

三季報顯示,截至2016年9月底,樂視網前十大股東中,還包括中央匯金、中郵基金、吳鳴宵等機構、個人投資者。其中,中央匯金持有2779萬股,持股比例1.41%;曹勇、吳鳴宵分別持有其3264萬股、1410萬股,持股比例1.63^%、0.71%,中郵基金則通過兩只基金合計持有約3232萬股,合計持股比例1.64%。此外,前十大流通股東中,廖俊、華潤深國投信托潤澤 143 號集合信托,亦分別持有其其1143萬股、1095萬股。

上述投資者中,中央匯金、吳鳴宵、廖俊、華潤深國投潤澤143號所持股份,全部為流通股,數量共計接近6430萬股。而曹勇、中郵基金所持股份中,除掉1132萬股、1310萬股限售股,亦有2132萬股、1922萬股流通股。由此可見,除掉賈躍亭及樂視網高管等持有的股份,上述股東共計持有隨時可以拋售的流通股,共計超過1.05億股。上述股東中,部分至少在2015年一季度,就已持有樂視網股份,部分則在當年二季度進入。目前,這些機構投資者已嚴重浮虧。

不僅如此,此前以45.01元參與樂視網48億元定增的一眾機構目前浮虧已經近三成。去年8月份,財通基金、嘉實基金和中郵創業基金在內的三家基金公司及牛散章建平參與樂視網定增,鎖定期一年。而由於樂視網股價創新低,以最新31.89元的收盤價來計算,參與定增的三家機構及牛散賬面浮虧達29.15%。

有私募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樂視網目前的股價已經給參與定增的機構較大壓力,未來或帶來客戶追索。第一財經記者就此致電中郵創業基金基金經理任澤松,對方表示對樂視網目前狀況“不發表任何評論”。

股權質押再度涉險

股價一路下跌,或將增大股權質押爆倉的風險,這已成為高懸於賈躍亭、樂視網頭頂的“堰塞湖”。

2016年三季報顯示,截至當年9月底,賈躍亭共計質押樂視網5.71億股,約占其所持股份的83.6%。根據第一財經記者此前獲得的資料,樂視網的初始質押率均不高於40%,當其下跌導致質押率大於60%(含60%),需要支付保證金或增加質押股票數量,使保質押率小於45%。

按2015年質押時樂視網股價測算,其質押價格在18元左右。3月4日,樂視網收盤價為31.89元,60%質押率對應的質押價格,最高只有19元。這意味著,樂視網的股權質押正在接近爆倉點。若樂視網股價繼續下行,實質性爆倉很難避免。

2017年1月13日,賈躍亭以60.41億元的價格,向融創中國控股的天津嘉睿匯鑫企業管理有限公司(以下 簡稱“嘉睿匯鑫”)轉讓樂視網1.7億股。根據披露,轉讓股份中,部分存在質押限制,作為交易先決條件,交割前要解除質押,達到付款條件後,嘉睿匯鑫將於簽訂協議五個營業日內,支付全部代價至賈躍亭的賬戶,但其中30億優先用於解除樂視網的股權質押。

此後,上述股份轉讓資金已經到賬。1月16日,樂視網披露了簡式權益變動書,相關股份已經過戶。樂視網在回複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亦稱,與融創相關的簽約資金,大部分已經到位,後續將按照雙方協議約定,陸續到期。當時融創和賈躍亭約定,為了保證賈躍亭對於公司控制權和控制權的穩定性,未來十二個月內或者雙方協商的其他時間,將質押股權控制在50%以內,賈躍亭就有考慮對相關股權質押進行合理安排。

在該筆股權轉讓前,賈躍亭共計持有樂視網6.82億股,質押部分為5.71億股,轉讓給嘉睿匯鑫的1.71億股中,約有6000萬股處於質押狀態。用於解除質押的30億元資金,對應的質押股份數量約為1.7億股,尚有4億股左右仍未解押。

公開信息顯示,今年1月,包括樂視網在內的樂視旗下三個經營主體,共計獲得168億元融資。但第一財經記者此前曾報道,上述資金中有14.3億元來自樂視網、賈躍亭關聯方,實際融資規模只有154億元。這些資金中,轉讓的樂視網股份全部資金,以及樂視影業股份大部分資金,由於是賈躍亭個人直接轉讓,或處於絕對控股。此外,向嘉睿匯鑫轉讓樂視致新4417萬股的鑫樂資產管理(天津)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下稱鑫樂資產)亦是樂視網關聯方,管理層中有多名樂視網高管。因此,實際進入賈躍亭手中的資金,達到97.4億元左右。

鑫樂資產法定代表人為趙凱,而趙凱目前擔任樂視網董秘。此外,其還在樂視系多家公司擔任擔任監事,該公司轉讓樂視致新的價格,為26.5億元。但根據樂視網披露,鑫樂資產將使用該筆資金獲得樂視控股所持有樂視致新相應比例股權,繼續用於員工持股。因此,賈躍亭可以直接動用的資金,在70億元左右。扣除約定的用於解除股權質押的30億元,賈躍亭可直接動用的資金剩余約40億元。

樂視網若持續下跌,賈躍亭將面臨更多資金壓力。將質押率將至50%以內,所需資金將達35億元左右,但目前是否完成,樂視網尚未披露。

在回應第一財經記者的采訪時,樂視網方面表示,目前股權質押沒有風險,隨著融創等資金的引入,樂視資金問題得到大幅緩解。樂視今年將打造更多正向現金流,樂視超級電視等將實現扭虧到盈利;同時去年樂視宣布智能終端事業群(中國)下設“樂視生態銷售與服務平臺(中國)”正式成立,這一平臺的成立將助力樂視正向現金流戰略實施。在上市公司方面,樂視網業務一直很健康,資金狀況良好。

股價 再下 下臺 臺階 視網 質押 股權 沒有 風險 外界 憂慮 46 融資 安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828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