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Jaco之死】咖啡被裝進汽水樽 媽媽:我難受,她更難受

1 : GS(14)@2017-10-09 02:48:25

追思會在Jaco曾就讀、也很喜歡的中文大學舉行,Jaco朋友為她設立多塊展板,讓大家對她加深了解。



她,生來,是他。她叫Jaco,靈魂錯置在男性身體二十多年,一直以「別人的」皮相示人。光想都感痛苦。然後她立下決心破繭解放本我,穿上女裝做自己,學習當一個女生。這個決定很個人,陌生旁人卻總以為有權去管,偏要盯着看、訕笑、謾罵。眼神能殺人,那叫歧視目光;話語能取命,那叫語言暴力。教她難過的又何止是她從沒權利選擇的性別?她又做錯了甚麼,換來這樣的對待?



2017年7月8日,她發了一個facebook帖文:「每天都質疑能否活下去的我,每天醒來都偷偷地在被窩裏哭泣的我,每天看著世界如常運轉仍覺得格格不入的我,每天都在扮演別人心中角色的我。要準備離開這個世界了,對不起。」
Jaco同日在港鐵大圍站內跳橋輕生,終年只有25歲。「死人妖,走啦,呢度唔歡迎妳。」接觸Jaco生前好友Kippy,我得到一段Jaco去年年底的錄音,這是Kippy大學唸新聞系一份訪問習作。上面那句是Jaco提及曾聽過的侮辱話。Jaco在錄音中表示,大眾不理解「性別認同障礙」小眾,她倒是很明白。只是縱使明白,又是否能全然接受?刺耳的話不只停在耳窩,還刺進心坎。那些不負責任的毒舌言論,從來不只是一句話。



追思會有近300人出席,不同年齡、背景的人都有,遠超Jaco媽媽的預期。

男裝打扮的Jaco。

「如果我難受嘅話,佢更難受!」Jaco媽媽說時哽着。與「兒子」相處二十多年,得知Jaco希望變性的決定,是愕然,是疑惑,也難過。「我陪佢睇醫生,慢慢理解佢,我哋關係都改善咗。既然佢都可以忍受奇異目光,勇敢做佢想做嘅事,點解我作為媽媽,唔可以接受呢?」Jaco媽媽向帶大Jaco的父母解釋此事,怎料Jaco的公公婆婆更開通。「佢哋覺得冇分別,只係外表唔同咗,佢仍然係佢哋外孫。」即使咖啡被裝進汽水樽,傾倒出來,咖啡仍是咖啡,不會認同自己就是汽水。Jaco在錄音中說:「我唔覺得用男性打扮生活好痛苦,但我依家諗番,會覺得嗰個唔係真實嘅自己。媽媽最初覺得我諗錯咗,佢唔清楚乜嘢係性別認同障礙,但媽媽同我講只要我想,佢會陪伴我,呢個係好大嘅動力。」裝載的器皿根本改不了本質。Jaco媽媽說:「呢班小眾唔係冇用嘅人,佢哋唔係淨係識男扮女裝或者女扮男裝,佢哋同一般人根本冇分別。」



女性打扮的Jaco走可愛甜美路線。

Jaco很感激媽媽對自己想變性的支持。

家人與朋友的接納讓她敢於從男性胴體解放出來,看她facebook上的照片,我看到一個很可愛,也飽滿愛的女生。我接觸Jaco媽媽、兩位前度女友、在中大認識的朋友、小學同學及前僱主,他們把Jaco的各個階段不同事蹟告訴我,這個人不再是新聞中模糊片面的主角,她很立體,是牽扯數百人情感的一個人。我歸納出來的她是聰明、熱愛知識、盡責有交帶、有藝術天份的完美主義者。而最最最重要的一個特點,也是她朋友眾多的原因──樂於助人。她擁有一顆難得的同理心。
Jaco媽媽說:「唔係追思會,我都唔知佢有咁多朋友。我預計出席人數係80至100人,最後竟有近300人出席!」朋友當天還為Jaco策展,展示她不同時期的相片、手作、設計等等。這些一切,都讓Jaco媽媽往後可以有所回憶。「有時我會執吓佢間房,慢慢睇吓佢啲嘢,好似同佢仲有連繫咁。」



家人接納、朋友支持,是她堅持變性信念的支撐。可是即使做完手術,她仍不是完完全全的女性。「為何我生來不是女性」這種根本痛苦還是沒法排遣。Jaco媽媽說:「佢最後揀咗呢條路,我認為佢係想做啲嘢,幫性小眾發聲。我只可以繼續行落去,好好咁生活,為佢帶出呢個訊息。如果佢選擇咗呢條路,而家令佢好開心⋯⋯最緊要佢開心。」說這段話,Jaco媽媽哭了兩遍,我問「要停嗎?」她堅持組織好再講,因為這是她今次願意受訪的原因。
Jaco那段錄音最後一節提到:「我希望社會大眾容納多啲聲音,佢哋(有性別認同障礙人士)只係跟內心所想去做。唔好將既有框架強加人哋身上。」追思會片段的配樂是閻奕格的《讓我告別》,歌詞寫道:「天國上,讓我笑得多漂亮,像破繭轉生那樣,蝴蝶找到方向。」願妳在那兒不再哀傷。記者:葉青霞攝影:劉永發2017果籽繼續認真知味。識買惜用。行以求知。好事多為。重修舊好。緊貼果籽報道,即like:http://fb.me/AS.AppleDaily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70918/20155982
Jaco 之死 咖啡 裝進 汽水 媽媽 難受 她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189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