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潘石屹为什么抢不着土地?


From


http://www.21cbh.com/HTML/2009-7-23/HTML_9U4L225W7HC4_1.html


如果余秋雨能称得上是文学界的大师,那么,潘石屹绝对是房地产界的大师——而且是公认的营销大师。假如老潘不愿意并列,后一句结论也完全成立。证明就不需要了吧?举个例子就可以了。他的中关村SOHO是从其他企业手里收购过来的一个项目,别人卖得艰难,他接过来,加价并不少,开盘一周就卖得没剩几套了。

但 鲜为人知的是,潘石屹还是房地产界典型的保守主义者。当然,他也是SOHO中国的保守派。早在2003年前后他就因为谨慎、保守,而被他自己公司的年轻同 事们腹诽。其时,他先是由于国土资源部取消土地协议出让、实行公开招拍挂,而称之为一场新的土地革命,静候着中央的进一步指示,而耽误了近一年的拿地良机 (同行们都以最后的疯狂在拼命抢地);接着,又由于当前的“非典”而悲观地认为房地产的大调整来了,也不敢去拿地,没想到当年下半年房地产就全面转暖。

这一次楼市调整,老潘又失算了。如你所知,宏观调控没多久,潘石屹就发出了“百日剧变”的预测,而事实上,不仅“百日”没有发生剧变,“三百日”也没有发生剧变,却迎来了令所有人惊诧的小阳春以及随后的房价暴涨。而去年一年直至今年一季度,老潘在做什么呢?

在 等着收购可能发生剧变的开发商,知名开发商。老潘有的是钱,2007年上市融来的100多亿根本没有花掉,原本准备收购前门项目后来也黄了。再加上去年三 里屯SOHO大卖,潘石屹手里差不多有接近200亿的现金,是所有上市公司里现金最充裕的地产商之一了。但他就是不去公开市场买地,而是等着收购那些撑不 住的地产商,尤其是少数扩张太快、被区域地王压得喘不过气来的知名开发商,他们手里有的是土地,而且为了变现,肯定会像当年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处置不良资产一样打二三折。所以,去年年底、今年年初,当我委婉地建议老潘可以拿几块土的时候,他不置可否。

潘 石屹喜欢北京、上海这种城市的中心地块。像广渠路10号地和15号地,他是喜欢的。但富力争抢广渠路10号地的时候,SOHO中国甚至没有参与最后的竞 价。到15号地竞拍前夕,醒过味来的SOHO中国,又是发债28亿港币,又去拿来招行北京分行的100亿元授信,一副志在必夺的样子,到了最后关头,却停 了下来。因为老潘还是觉得地价太高,拿地的企业太不理性,太疯狂。

到目前为止,潘石屹还没有从公开市场竞得一幅土地。有些时候,老潘也买了标书,甚至也到了现场,甚至还参与了竞价,但结果仍然是,空手而归。

潘石屹错了么?古谚说:小心驶得万年船。从做百年企业的长时期来看,谨慎、小心甚至保守,其生命力往往要超过激进、张扬。因此,从这个角度说,潘石屹的保守、谨慎,没有任何错。

但从企业发展的层面看,潘石屹又错了。错在他失去了一些可以让企业加速的时机。譬如,老潘将停止土地协议出让、实行招拍挂,视为一种新的土地革命,而静观其变,但其他企业却趁机大肆囤积土地,当然是以协议方式。这个时候,他将政府部门的号令看得过于乐观了。

同 样,2007年底以来的房地产宏观调控,潘石屹以为会有几家地产商死掉,而且有的烂企业也该死掉。他不仅发出“百日剧变”的预言,而且言行一致,储备一大 笔钱准备来低价收购这些可能倒下的企业的项目。但没想到楼市突然全面回暖,拯救了一批濒临死亡的地产商。没能收购到其他地产商,只好去公开市场拿地,但以 老潘的性格,测算了一遍又一遍,他也绝不会想到广渠路15号地的房价明年能涨到3万元,所以只有及时止步。

潘石屹曾将2007年大批上市公司肆意融资圈地的行为称为土地泡沫,如今,来势更猛、资金似乎也更多的国企加入了抢夺行列,不知他该如何形容这种现象?我在想,如果中石油、中石化两大集团哪天也成立了房地产公司,中国房地产界就更热闹了。

倘若非要我说一句结论作为收尾,那就是:潘石屹的谨慎、保守本没有错,错的是这个市场,有时候它基本就是疯狂。
潘石 石屹 屹為 為什 搶不 不著 土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838

协议出让土地广东回潮?


http://business.caing.com/2010-02-20/100117997.html


 已消失多年的协议出让土地方式即将重现广东。

  日前,广东计划在“三旧”改造中尝试突破现有的“招拍挂”模式,允许对部分国有土地豁免土地收储和“招拍挂”程序,而采取协议方式出让。

 “三旧”改造,意指对旧城镇、旧厂房和旧村庄进行改造。其主要目的在于通过对存量建设用地和低效用地的“二次开发”,拓宽土地供应,缓解供需矛盾,作为广东省实施扩大内需战略的一项重要内容,“三旧”改造被写入2010年的《广东省政府工作报告》。

  早在2009年8月,广东省下发《关于推进三旧改造促进节约集约用地的若干意见》(下称78号文件),启动“三旧”改造。78号文件显示,广东 省政府鼓励各地探索利用社会资金开展“三旧”改造,鼓励土地权利人自行改造。这份文件也首次出现了有关“经营性土地使用权可采取协议方式出让”的字样。

  作为广东此轮“三旧”改造的先行城市,佛山在2009年10月26日出台的《关于贯彻省政府推进“三旧”改造促进节约集约用地若干意见的实施意 见》(下称佛山261号文件)中进一步明确,要“因地制宜,采用多种运作方式进行‘三旧’改造”。其中包括,“鼓励原土地使用权人自行进行改造,其涉及的 划拨土地使用权和改变土地用途以及延长土地使用年限的,可免土地收购储备和公开交易,采取协议出让方式出让”。

  这意味着,中国各级政府开始反思自2002年以来确立的国有土地“招拍挂”模式。

  2002年中国出台《招标拍卖挂牌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令第11号),自此,政府治下对经营性土地使用权的出让,除了经由国有土地“招拍挂”(即招标、拍卖、挂牌),几无他途。

  此外,根据中国《物权法》和国土资源部2007年第39号令的规定,自2007年11月1日起,工业用地(包括仓储用地)的使用权出让,也应采用“招拍挂”的方式出让。

  根据广东省省长黄华华在广东省委十届六次全会上的说法,广东“三旧”改造的突破政策,乃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向国家国土资源部积极争取,为广东谋得 的“先行先试”机会,政策试点期限仅三年。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厅长招玉芳在今年广东“两会”期间,引述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的话称,广东省“三旧”改造经验 将为全国提供政策储备。

  广东试点是否意味着协议转让方式将大规模卷土重来?国土资源部一位官员表示,现行的“招拍挂”制度在经营性土地领域没有“活口”,所以,政府希望用试点的方式对特殊问题特殊处理。但应该将这种特殊的模式限制于“三旧”改造领域,不能拓宽。■

  (详见2月22日出版的2010年第8期《新世纪》周刊报道“‘招拍挂’收放轮回”)



協議 出讓 土地 廣東 回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293

海南土地出让重新开闸 大开发商冷眼旁观


http://www.yicai.com/news/2010/04/334792.html

4月1日,海南中部地区琼中县的两宗土地出让公告,揭开了海南重启商业用地出让的序幕。多个地市也相继推出土地出让计划。出人意料的是,此前市场预期 的开发商抢地热潮并未出现,部分地块甚至遭受冷遇。
海南省国土环境资源厅有关官员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这表明海南房地产市场虚热已经过去,开发商正趋于理性。而为了确保土地供应和出让 价格合理平稳过渡,此前该厅一度派出2个工作组深入市县逐一指导,一方面是为了防止出现“地王”,另一方面更要防止出现土地流拍。

多市县挂牌出让土地

琼中县国土环境资源局公告称,出让该县两块分别为12385.55平方米的旅游用地和10100平方米的商业用地,面积分别折合为18.58亩和 15.15亩,出让参考价格分别为每亩9万元和21.7万元。

海口也挂出了东营灵山2宗国有建设用地出让公告。一块位于琼山东营粮所,面积为250平方米,土地使用性质为城镇住宅用地,使用年限70年,起始价 为468.39元/平方米。 另一块位于灵山镇新市墟,面积为242.99平方米,不过该宗地土地使用性质为教育用地,起始价为257元/平方米。

相比之下,三亚亚龙湾推出的1宗旅游综合用地相对抢眼。这幅位于亚龙湾国家旅游度假区的7.2125公顷国有建设用地,公开拍卖起始价为93万元/ 亩,使用年限40年,竞买保证金人民币10061万元。

本报记者从海南省国土环境资源厅获悉,目前多个市县都在上交4月份商业用地出让计划和土地拍卖方案,包括海口、三亚、昌江、琼海、琼中、澄迈、乐东 7市县共有13宗地开始挂牌公开出让。

这并非是海南4月份商业用地出让的全部数量,海南省国土环境资源厅有关官员透露:“接下来海南还会有一些公开出让的土地将陆续推出,但也不会太多, 我们是根据需要进行适量供地,而不是为了供地而供地。”

值得关注的是,上述公告的土地出让参考价都是按照各市新的基准地价,相比之下地价有所抬升。此前2008年,海南对基准地价进行了调整,去年以来各 市县在出让土地时既执行新的基准地价标准,又参考市场行情综合定价,土地出让溢价情况明显。以海口市为例,去年9月1日施行的住宅用地新基准地价较旧基准 地价上调了111.78%。

意外的是,此前市场预期的开发商抢地热潮并未出现,部分地块甚至遇冷。

本报记者从三亚市国土环境资源局获悉,三亚亚龙湾土地出让竞买报名截止时间到4月23日,“目前有一些人前来咨询,但报名的开发商暂时不多,更没有 大的开发商出现,最终的竞买情况还需要进一步等待”。

而海口市国土资源局则向本报表示:“海口这次推出的2宗地块面积较小,问的人非常少,暂时更没有大的开发商前来报名。”琼海市土地储备整理交易中心 也表示,目前咨询和报名的情况也不太理想。

大开发商反应冷淡

从目前来看,面对海南商业性开发土地出让和新房地产开发项目审批的重新开闸,开发商更多的是在选择持币观望。一方面海南目前推出的土地相对零散,且 位置多以二、三线城市为主。另一方面海南楼市回调让开发商普遍趋于理性。

海南旅控会展公司策划经理李东绪向本报表示,由于此前土地出让暂停两个多月,总体上目前海南推出的土地数量并不算多,除了部分小开发商对这些地块有 些兴趣外,大开发商反应并不积极,与此前开发商到处找地买地的疯狂势头相差甚远。

多位受访的开发商表现出冷静的态度。海南置地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姚惠芬说:“合适的地块肯定有人要,但现在大家都理性了很多,不会像以前那样盲 动。”海南雅居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认为,海南房地产市场很难再度疯狂。

对于已进驻海南并完成战略布局的开发商来说,他们并不缺乏土地以供开发,这也是大开发商反应平静的一个深层次原因。根据海南省国土环境资源厅的统 计,目前海南企业手中掌握的存量建设用地大约多达13万亩,理论上最少可建设8666万平方米的商品房,而目前海南每年销售的商品住宅是300万~600 万平方米。也就是说,仅仅这些企业手中的存量建设用地就足以开发15年左右。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大的外来开发商更多是倾向于通过与海南土地储备多但开发经验不足的央企或土地一级开发商合作,以此实现曲线拿地。有媒体报道称, 万科、华侨城等开发商已经私下与海南的“地主”进行接触,以了解海南土地情况及探讨联合开发的可能性。

此前3月份,佳兆业已经携手海南最大的“地主”海航置业,共同开拓海南房地产市场。佳兆业集团主席郭英成在公司业绩发布会上公开表示,之所以通过与 海航置业合作进入海南,除了对海南国际旅游岛概念的未来发展持正面看好的预期外,以这种方式获得土地开发的成本也会比通过招拍挂的成本更低。

海南省国土环境资源厅上述接受采访的官员说:“经过两个月的暂停,开发商趋于理性,我们判断不会出现土地过热局面和新地王。”而在未来,海南将严控 低端地产开发用地供应。

海南楼市在热潮退却之后进入持续成交低迷,这迫使开发商变得更加理性。根据中 国指数研究院的数据,3 月份全国绝大部分城市成交面积环比上涨,总涨幅约90.04%,但三亚楼市成交面积却逆势环比下跌3.88%,且成交均价居跌幅榜榜首,环比下跌 26.34%。海口的楼市成交均价也环比下跌了4.93%。海南楼市高位回调态势已经毫无悬念。



海南 土地 出讓 重新 開閘 大開發 大開 冷眼 旁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073

中国土地的一本帐 Barrons


http://blog.caing.com/article/5265/

中国土地的一本帐


     数据来源:       http://www.mof.gov.cn/zhengwuxinxi/caizhengshuju/201004/t20100413_286852.html
中國 土地 一本 Barrons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010

爭300億土地 國泰蔡辰男大勝長億集團

2010-06-10  TNM





國泰信託集團理事主席蔡辰男,和 長億集團總裁楊天生,為了新店大台北華城的一塊土地,撕破臉對簿公堂。台灣高等法院日前宣判,蔡辰男勝訴,此地開發有300億元價值,拿到此地,蔡辰男事 業版圖將擴大;而楊天生要藉此地翻身,恐怕無望!

蔡辰男 小檔案

年齡 70歲

家庭 國泰集團創辦人蔡萬春長子,妻陳保枝,育1子5女

學歷 中興大學經濟系畢、美國紐約大學商業管理研究院

經歷 中國文化學院副教授、企管系系主任、企管所所長、國泰塑膠經理、國泰信託常務董事

現職 國泰信託理事集團主席

特殊經歷 1985年因「十信案」負債百億元,10年後東山再起,事業涵蓋房地產、餐飲等橫跨兩岸三地。

六月一日,台灣高等法院民事庭,針對國泰信託 集團理事主席蔡辰男,跟長億集團的土地糾紛,做出二審宣判,位於台北縣新店市的大台北華城,一萬四千多坪土地的「周邊土地自由通行地役權」,法官判決還給 國泰蔡辰男;另外判決也認定,蔡辰男與長億集團間的土地買賣契約已經終止。也就是說,蔡辰男下一步將可以拿回該筆土地,一旦開發完成,土地價值高達三百億 元。

景觀別墅 名人群聚

大台北華城屬於水源低密度住宅區,裡面八個社區,清一色都是別墅,再加上山上空氣清新,景觀 極佳,還可以看到雲海,成為許多政商名人的最愛。前行政院副院長林信義、知名藝人張宇,還有老牌武打明星王羽,都曾在這裡置產。

去年房地產 大熱,英業達集團會長葉國一也看上這裡,投入數十億元資金,買下四、五萬坪土地,打算開發成豪宅。知名的「營建股王」華固建設,從前年五月起就陸續投入大 批資金,在這裡買地布局。一時間,大台北華城土地價值翻漲好幾倍。

一名當地房地產業者就說:「目前在華城的新建案,沒有任何裝潢的『裸 屋』,每坪就喊到六十萬元,連屋齡三十年的中古屋,每坪也要三、四十萬元。像之前,武打明星王羽的千坪二層別墅,就以三億六千萬元賣出,地皮每坪在十一萬 元以上。」

也因為大台北華城土地一夕爆紅,房地產價格飆漲,讓最近幾年淡出台灣商界的蔡辰男看到商機,把腦筋動到十二年前,他跟長億集團交 易的「華城二段」一萬多坪土地上面。

財務危機 未付尾款

一九九八年七月,當時叱吒台灣商場的長億集團,看中蔡辰男的 這塊土地有開發價值,交涉後,雙方以新台幣九億三千六百萬元成交,蔡家同意長億開發此筆土地。當時,長億集團先向慶豐銀行貸款四億四千六百多萬元,支付給 蔡辰男。

雙方約定,長億集團取得建築執照後,就會把剩下來的四億八千九百多萬元尾款,付給蔡家。長億集團、蔡辰男跟慶豐銀行,三方簽訂合約 之後,蔡辰男就把這塊土地的所有權,以及土地周邊的自由通行地役權,移轉登記給了長億集團。

後來,長億集團爆發財務危機,再加上長億方面認 為,蔡辰男沒有積極協助解決五大開發障礙,包括所有權移轉不全、都市計畫樁位錯誤、第三人土地使用不明等,因此遲遲未履約,雙方爆發買賣糾紛。

之 後因長億無法繳交向銀行貸款的利息,被銀行解除貸款合約;只拿到一半錢的蔡辰男,一直沒採取積極的法律行動,一直到大台北華城房地產價格開始升溫後,蔡辰 男才在前年及去年一月,連續二次發出存證信函給長億集團,要求解除買賣契約,準備拿回該筆土地。

法官判定 契約解除

蔡 辰男要拿回土地,第一步就先打了「地役權」官司,針對這塊土地周邊的道路及通行權,從長億名下先拿回自己手中。一名法界人士說:「蔡辰男這一招非常狠,明 明雙方爭的是這塊土地,但他看準四周都是蔡家的土地,沒有借道從蔡家土地進去,根本不可能開發。就算拿到裡面的地,沒有蔡家同意放行,也是白忙一場!」

對 於蔡辰男的大動作,長億集團無法接受。長億人士表示:「蔡辰男片面解除買賣契約,還把我們支付的四億四千六百多萬元『沒收』,實在是莫名奇妙。要解除契約 可以,但蔡辰男要先『回復原狀』,也就是把十二年前收下的錢,退還給長億,否則就是不合法的片面解約,我們一定會上訴到底,爭取長億的最大利益。」

雙 方爭的你死我活,最後由法官決定。高院法官認定,長億和銀行的貸款合約,已合法解除,表示開發案已無疾而終,當初為了開發才設定的地役權,自然也就沒有繼 續存在的必要,因此判決蔡辰男勝訴。法官認定,蔡辰男因為長億集團沒有支付剩下的尾款,所以解除土地買賣契約,並且沒收長億先付的四億四千六百多萬元,是 依照契約,並無不法。長億集團說,蔡辰男沒有協助他們排除開發障礙,取得建照,沒有盡到義務,但都無法提出明確事證。

老李相挺 雄霸中部

雖然台灣司法是採三級三審制度,二連敗的長億集團,還可以上訴三審,不過,由於最高法院是所謂的「法律審」,並非一、二審的 「事實審」,除非適用法律有誤,否則一、二審調查事實後,都認定蔡辰男有理,長億要翻案,幾乎不可能。

蔡辰男拿回了地役權官司,下一步再取 得這塊土地的所有權就十拿九穩。到時候,原本有機會靠這塊土地翻身的長億集團,就只能乾瞪眼,看著到嘴的肥肉落入他人手中。

營建起家的長億 集團,在八○年代,發展如日中天。總裁楊天生,跟當時的總統李登輝交情匪淺,長子楊文欣,還曾經是最年輕的省議會副議長。楊家強有力的政商關係,讓楊天生 被稱為「中霸天」。

為了擴展事業版圖,長億集團向銀行融資,投資跨足各種產業,包括泛亞銀行、長生電廠、月眉遊樂區、機場捷運BOT案,甚 至是職棒興農牛隊,都有長億的身影。不過,多角化經營的結果,是背負多達三、四百億元的債務。二○○七年,是長億集團最慘的一年。長億不但是當時國內銀行 呆帳大戶第一名,還因為機場捷運BOT案被檢調搜索、約談,長億也從此一蹶不振,連機場捷運BOT案最後也被政府收回自建。

淡出台灣 大連稱王

反觀蔡辰男,是國泰人壽創辦人蔡萬春的長子。一九七七年開始,就代替中風臥病的父親,掌管國泰信託以及國泰人壽,是當時台灣最 大的民營公司。二年之後,蔡萬春跟弟弟蔡萬霖、蔡萬才分家,蔡萬春家族的蔡辰男、蔡辰洲,分到國泰信託,以及第十信用合作社。

一九八五年, 發生「十信風暴」,蔡辰洲遭到收押,最後病死。蔡辰男受到波及,也背負上百億元的債務。近幾年,他靠房地產開發以及經營飯店、餐廳,從谷底翻身,並逐步把 事業重心,轉移到中國,發展得很不錯,還被稱為「大連王」。

近年來淡出台灣商界的蔡辰男,這一次主動出擊,透過法律途徑,希望搶回他十二年 前賣出的土地。目前看起來,蔡辰男勝券在握;而想要藉此地翻身的長億楊天生,要重振事業版圖,可能要另謀他途了!



300 土地 國泰 蔡辰 辰男 大勝 長億 集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070

临湘千亩土地“出逃”太子奶 花旗追债遭遇李途纯“完美算计”


http://epaper.nbd.com.cn/shtml/mrjjxw/20100702/997995.shtml


 每经记者 夏子航 发自临湘、岳阳
有些人说了谎言。
“即日起李途纯本人及太子奶集团对21亿元债务终身负责,确保一分不少地归 还。”太子奶集团创始人李途纯在集团4月发表的声明中做过这番承诺。
但不为人知的是,李途纯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株洲市警方“采取 了刑事强制措施”之前,他却已经实现了对太子奶集团逾20亿元债务的“逃离”。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掌握的《自然人保证合同》显示,李途纯与 太子奶集团的债权银行曾签订多份“连带责任担保”,其中尤以李途纯对花旗银行5亿元贷款的连带担保金额最为庞大。
当太子奶集团身陷资不抵债、 破产重组泥沼之时,李途纯注定选择“金蝉脱壳”来保住他最后的资产。
“花旗银行从2009年开始,雇佣一家香港调查机构的侦探跟踪调查李途纯 一年之久,由此发现了李途纯在太子奶集团危急之下转移资产的4项手段,最后形成的报告被转交给了株洲市政府。”株洲方面曾见过此报告的一名权威人士透露, “李途纯名下资产已经微乎其微,这是真的。”
记者辗转株洲、临湘等地展开调查,发现李途纯这4项涉嫌资产转移的问题包括:临湘五尖山千亩土地 自太子奶集团转移至湖南五仙山旅游度假开发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五仙山公司)、株洲市芦淞区土地问题、北京太子奶生物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 (以下简称北京太子奶)所在的金隆基大厦被卖予方正集团中的部分自然人、李途纯个人资产被转移至亲属名下。
太子奶集团一核心人士知悉后此事后 表示,“像李途纯和方正集团中自然人的交易,这在太子奶集团最多也就只有5个人知道,而且基本都是李氏家族成员。但这些都做得很干净,显然,太子奶的律师 团早已预估了所有法律风险。”
7月1日,与太子奶集团掌控中总计2000亩土地上的沉寂景象截然相反的是,临湘五尖山上千亩土地的开发在烈日 下正如火如荼进行,“有6个施工队同时进场。”而按照“工程项目建设招标公告”,上述开发的总投资将达到20亿元。
李途纯被抓后,其前妻王依 兰在临湘掌管起了李途纯老家里的“新生帝国”。
多个施工队同时开进五尖山
湖南临湘五尖山的千亩土地一直笼罩着一层神秘的色彩。在太子 奶集团濒临破产的情况下,这千亩土地给李氏家族保留了一片“根据地”。
在107国道与京珠高速的临湘交汇处,路边有座“五尖山森林公园”的牌 坊,其下有路蜿蜒通向48000亩的国家森林公园。当地人称,若遇小雨,山上常有仙气环绕。
就在牌坊的东边,是五仙山公司7层的办公楼房和一 栋6层高的“旺铺营销中心”。而在牌坊以西,一片庞大的工地正在107国道旁热火朝天般动工。可以发现,工地上并没有“太子奶”的标记。
而五 尖山国家森林公园办公室主任余志星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那片工地就是太子奶搞的旅游度假区。当时临湘市把森林公园山麓处的千亩土地给了太子奶,此后就不归我们管了。”
记者在工地上看到,正面的围墙宽约数百米,“不花钱租两年”、“首付2.8万即刻赚到42.8万”、“你买铺我包租”、“长安国际商城再现大唐盛世”、 “顶级别墅百栋百祥”和“拥有100个项目的儿童游乐城”等横幅布满了围墙表面。
“进场施工的有五六家公司,都是在为太子奶做旅游度假项目建 设。”承建五仙山别墅的临湘市鹏翔建筑安装有限责任公司工程项目部一人士向记者透露,他们是在2009年末进场的,进场晚的则是在今年上半年。
根据“工程概况牌”显示,临湘市鹏翔公司还负责3层高的五仙山旅游度假村一号会所施工,将于2010年10月竣工,而建设单位正是五仙山公司。
除了鹏翔公司以外,工地上还有湖南广金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广东开平建安集团有限公司、湖南界华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等施工单位。
昨日, 记者于16时40分从工地正门进入后径直往里走,走到无路可走之境时已是17时15分,沿路林地皆已被毁,但间或仍可见溪流间蜻蜓飞舞的景象,可闻鸟鸣山 涧之声。
“一期中,沿街建造的分别是商业城A、B栋,往里则是中心广场、会所、人工湖和高尔夫球场,靠近森林公园深处的是别墅,一期将有30 栋落成。”前述鹏翔公司工程项目部人士介绍指出。
据“湖南五仙山旅游度假山庄工程项目建设招标公告”显示,项目由五仙山公司 (注册资本6000万元)和湖南恒麟房地产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合作开发。“征地数千亩,已完成拆迁、道路管网水电基础设施七通一平,总设计 总立项全部完成。”“招标公告”还显示,此处旅游度假区总投资约20亿元,分为国际商城、别墅群、高尔夫球场、公馆区、商住楼、瑶池温泉、水上乐园、儿童 游乐城、高尔夫会所和超五星级森林度假酒店等10大项目。
五仙山公司招商代表曾桂芳向记者表示,国际商城、一期30栋别墅、高尔夫球场和会所 将在今年10月落成。据“招标公告”和曾桂芳介绍,国际商城分为两栋,每栋18000平方米,每栋投资约3000万元;100栋别墅占地600亩,每幢别 墅面积约为400~1200平方米,总投资2亿元;而高尔夫球场一期总投资3000万元,按18洞标准杆设计,第二期将再增加9洞;高尔夫会所总投资也在 600万元以上。
“瑶池温泉也已开挖,并已挖到35摄氏度的温泉,以后还将建设总建筑面积10万平方米的商住楼。”曾桂芳表示。按照“招标公 告”,上述商住楼总投资1.5亿元,将回收3.5亿元。
若一切成真,按照五仙山公司的预估,“建成后土地以及60万平方米的别墅、商铺、宾馆 等每平方米的评估价值将超1万元,即60亿元。”
千亩土地出逃太子奶?
王依兰至今同李途纯仍保留着同样的手机尾号——“8501”。 除此以外,抹不去的还有五仙山公司与李途纯、太子奶集团的关系。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五仙山公司成立于2005年11月24日,注册资本为 6000万元,而总出资的100%都是土地使用权出资。其中,湖南太子奶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湖南太子奶)以出资5400万元,控股90%;北京太子童装有限公司以出资余下600万元,持股10%。此时,公司的法人代表为李舒谦,李舒谦 曾任太子奶集团副总裁,“与李途纯的利益关联十分紧密。”但五仙山公司一人士告诉记者,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仍是王依兰。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掌 握的一份有李途纯批示的 “关于五仙山公司目前征用土地的情况汇报”显示,湖南太子奶是在2004年时“与临湘市政府签订了800万元办理800亩建设性土地的协议”。值得注意的 是,上述土地使用权出让价格颇低,而且也并非一次性出让,而是分批次出让的。例如一份合同编号为“(2004)3-27”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显 示,湖南太子奶与临湘市国土资源局于2004年8月6日签订“出让合同”,一宗总面积为67979平方米(约100亩)临湘五尖山土地被出让给湖南太子 奶,该宗地的土地使用权出让金总额为108.75万元;另一宗总面积达到128260平方米 (约200亩)的五尖山土地则以205.18万元转让给湖南太子奶。
前述提及的 “关于五仙山公司目前征用土地的情况汇报”也写明,“目前(指2008年时)实际只办理了200多亩建设用地和401亩林地……剩下100多亩只能作林地 发给我公司,手续在临湘国土局已经办理好了,国土局出示了复印件,但要拿回该100多亩林地证,根据现行相关国土政策,涉及到1134.73万元土地出让 金的问题。”
对此,一位注册会计师在详细查看上述 “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和“关于五仙山公司目前征用土地的情况汇报”后向记者表示,“这表明临湘市方面有明显的寅吃卯粮行为,800亩的土地使用权出 让计划实际上要在此后几年中陆续报批,而此后由于土地出让金的水涨船高,单单其中100多亩的林地使用权出让金在2008年就要1134.73万元,比 2004年800亩土地使用权出让金的总额还多出300多万元。”
前文提到的情况汇报还写明:在国土政策和国土稽查趋紧的情况下,“临湘方面 还是保证不多收一分钱,但要求我公司拿100万元到临湘财政上转账11次,待转满后,临湘财政马上开具1134.73万元出让金票,该出让金票到国土局 后,国土局马上将100多亩林地证的原件给我公司,100万元同时返还。”
对此,五仙山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王依兰在2008年4月24日批示 “转李途纯董事长”,李途纯则在2008年4月25日批示“同意,请陈春莲拨200万速办。”
蕴含更多悬念的是,前述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中临 湘国土局的签字人为李治保。据临湘市国土资源局代局长葛建6月28日接受记者采访时确认,五尖山大约千亩土地正是在前任局长李治保任上被出让给湖南太子奶 的。
“李治保是与李途纯私交最密切的临湘官员之一。在太子奶集团未起时,李治保就与李途纯结识。”一当地人士指出。
就在李治保于 2004年8月将五尖山土地出让给湖南太子奶后,他旋即于2005年下马接受调查,之后他又加盟成都太子奶任销售经理。如今,李治保在临湘市国土资源局大 楼的地下一层经营岳阳正阳房产土地评估咨询有限公司。
记者曾于6月28日晚间辗转约李治保到茶馆喝茶,但他拒绝对当年与李途纯的交情作出评 价。李治保向记者表示,自己并不担心遭调查的可能,“我很清楚当初李途纯办理土地证的过程,在法律上是没有问题的。”
在李治保之后,临湘市国 土资源局继任局长李志宏于2010年初被调离临湘市国土资源局,转任岳阳市国土资源局执法大队长。此外,临湘市纪委还向记者证实,纪委在6月带走一位临湘 市国土资源局俞姓副局长进行调查。
据五仙山公司的章程显示,2006年后,湖南太子奶的5400万元土地使用权作价出资已经转为李舒谦名下, 北京太子童装有限公司仍然持股10%。另据调查,注册资金为1800万元的北京太子童装有限公司100%股权也已由李途纯全部转让给李舒谦。
“挂 往来”的4亿资产隐形转移
五仙山公司为将五尖山地块用作抵押贷款,于2006年委托湖南万源评估咨询有限公司对部分地块做了土地估价,《每日 经济新闻》记者获得了该份土地估价报告书。“估价结果”显示,五仙山公司位于五尖山两宗国有出让土地,总面积为196239平方米(约300亩),在估价 基准日2006年8月30日,“土地总价为9792.32万元。”
这表明,即使保守地估计,2006年时五仙山公司所有的至少800亩国有土 地使用权价值也在2.6亿元之上。
“这块地现今的价值远不止5亿元了。”前述当地的注册会计师表示。但目前这部分土地已在自然人李舒谦控制之 下。7月1日,太子奶集团一核心人士向记者详细解释了这背后的奥秘。
“2006年以前,李舒谦不持有任何公司的股份。而在2006年之后,李 途纯将非奶业资产陆续全部转让到了李舒谦名下。实际上,当时就设计好了一切,要将这部分资产在法律上与太子奶完全脱钩。”
在这一过程中,李途 纯儿子李帅控制的湖南红胜火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胜火投资)则要担当“过桥”的作用。
“太子奶、红胜火投资和李舒谦之间签订了一系列 的三方协议——红胜火投资先收购太子奶上述资产,随后再将上述资产转让给李舒谦。”该核心人士指出,“在收购资金上,所有的收购都是‘挂往来’的,在账面 上以太子奶对红胜火投资的应收款形式体现,红胜火欠着太子奶股权转让款;而在红胜火投资的账目中,李舒谦又欠红胜火投资股权转让款。”
之所以 如此设计,是太子奶集团律师团和财务负责团队经过深思熟虑作出的选择。“李舒谦是太子奶首任财务总监、董事会办公室主任兼董事会秘书,此后一直担任高管, 他以自然人身份出现在太子奶的巨额应收款账目中,这不现实,所以转由红胜火投资‘过桥’。”上述太子奶集团核心人士还指出,实际上,在李舒谦接纳诸多资产 的过程中,“充当‘过桥’的不仅仅是红胜火投资,还包括湖南辣翻天食品有限责任公司等,但主要的‘挂往来’集中在红胜火投资之下。”
那么,这 一笔资产规模到底有多大?根据记者调查掌握的太子奶集团2009年末应收款账目显示,红胜火投资对太子奶集团的欠款约为4亿元,这笔款项实际上就是高盛、 英联和摩根士丹利在2008年逼迫李途纯退位时要求他承担的4亿元个人债务,“但李最后没有退位,太子奶这部分应收款也就一直保留了下来。一旦太子奶破产 重组,红胜火投资也会因偿付不了太子奶4亿元欠款而一同破产,但李氏家族仍然可以通过对李舒谦的债权控制,从太子奶集团中‘出逃’4亿元资产。”上述人士 表示。
花旗调查遭遇“完美设计”
在太子奶集团的设计下,花旗银行吃了最大的亏。
李途纯4月15日借助相关渠道表示,花旗 银行当时的5亿元贷款是主动要求给予太子奶集团的,并提出了5大优惠条件:保证不要抵押品、保证不要任何担保、保证国内利息最低、保证贷款时间最长。但在 太子奶获得贷款3个月后,花旗就马上 “变脸”,“花旗银行紧接着又提出了增加担保,要求太子奶旗下7个子公司相互为这笔贷款担保,在太子奶办理了担保手续后又马上提出了土地和厂房的抵押。” 李途纯曾表示。
花旗银行在海外破产诉讼中要求太子奶集团若无力偿还债务,将对其土地抵押物进行清算,这块土地正是五仙山公司在临湘当地所拥有 的五尖山地块。太子奶集团旋即称在湖南临湘市法院对花旗银行提起了诉讼,要求撤销花旗银行的抵押权,并宣布土地抵押无效。
李途纯借相关渠道表 示,花旗银行在取得上述土地抵押物时,采取了欺诈的手段。
五仙山公司提供的花旗银行无效证据主要包括6个方面:1,抵押合同并无五仙山项目法 人授权签字,属于无效合同。2,临湘市国土资源局在办理土地抵押登记、颁发他项权利证书时,没有答辩人法定代表人的授权委托书和代理人身份证明。3,国土 局办理的使用证是找国土局人员私自取得的,不是五仙山公司提供的。4,法人代表身份证明和复印件是通过其他渠道取得,非正常途径。5,办理抵押登记的巨额 费用支付和抵押物价值确认亦为花旗单方行为。6,私自扣押受理通知书,受理通知书上只有花旗一方签字。
“其实很简单,花旗银行拿到的五尖山地 块抵押合同是李途纯签的字,而不是李舒谦,这是李途纯故意设下的套。当然,太子奶很可能收买了花旗银行的经办人,花旗银行这下败得很惨。”李途纯身边人士 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花旗银行委托香港调查机构调查李途纯资产转移的第一项就直指这块伤心地——五尖山地块。
“临湘土地问 题,的确与五尖山地块有关。”株洲市方面一知情人士表示,调查报告中指出,五尖山地块纷繁复杂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变更存在问题,“按道理,该证是极难更改 的。”
上述人士还表示,调查报告还显示,金隆基大厦被转移给了方正集团中的部分自然人,这也是方正集团缘何在2009年末期受李途纯邀请参与 竞购太子奶集团的原因。
太子奶集团前述核心人士证实了该笔交易。“金隆基大厦2006年也到了红胜火投资名下,但由于银行贷款在2009年仍 未还完,在银行即将起诉追索之下,红胜火投资和方正集团的一些自然人同银行一道签订了三方协议,方正集团的人代还了银行贷款,李途纯也获得了一笔钱。因 此,尽管方正集团的人的确是以低价获得了上述资产,但这笔交易仍是在法律允许的空间下进行的。”
至于株洲芦淞区土地和李途纯转移财产至其亲属 名下的问题,记者未能获得经证实的更多细节。
“即使事情已基本弄清,但花旗的调查也没有任何作用,太子奶律师团在2006年就把所有可能发生 的法律风险都考虑到了,当时的手续就十分完善。这实际上是高盛等投行进来前逼太子奶做的。”太子奶集团人士认为,在太子奶集团,前任总裁谭孝傲、原党委书 记兼副总裁现任总裁韩月平、法务总监侯廉裕、李途纯秘书陈青松等皆出身法律界,“可以说,五尖山土地等资产与太子奶都做了完美的切割,花旗是追索不出法律 问题的。”
记者手记
悲情李途纯的真实与谎言
每经记者 夏子航 发自临湘、岳阳
临湘市上庄一胡同里,李家宅院的前后大 门如今已紧闭。
靠一段一米来高的水泥墙隔开南边的邻居家,李家宅院南院的墙边生长着6棵10多年历史的杉树,东南角落有一废弃的水缸,花坛已 有多时未有人料理,一颗巨大、沾满黄土的树根瘫倒在南院不大的水泥坪上。
1958年10月5日,李途纯就出生在这里,而直到他被抓前,他的老 母亲也仍然居住在此。但在6月29日,邻居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李途纯家人这些天已经不在这里居住。
临湘是座小城,地处湖南省北部,是 岳阳市下辖的县级市之一,当地人对李途纯和李氏家族充满着关注与叹息。“他是个敢做大事的人,举手投足中有着大人物的气息,但更重要的是,他是个相当孝 顺、重亲情的人。”2003年,李的父亲病重,李途纯在长沙湘雅医院连着陪护了几天几夜。
那段时间,正是45岁上下的李途纯同湖南卫视前主持 人金晓琳谈恋爱的时期。在做太子奶集团前,李途纯已经同前妻王依兰离婚,他们的儿子李帅此后曾执掌北京太子奶。
李途纯是家中老大,他有一个弟 弟和三个妹妹,除最小的妹妹李晶晶外,李途纯把几个弟妹都带进了太子奶集团,弟弟李亚军曾任太子奶集团副总裁。
临湘市当地有一处AAA级风景 区、国家森林公园——五尖山森林公园。记者调查获悉,李途纯依托五尖山森林公园旅游资源,成立了五仙山公司,法人代表曾由其前妻王依兰担任。
根据李途纯撰写的五仙山公司的介绍:“这里隐居着一支李世民第46代的后裔,有长安河、长安桥、长安村、长安镇、长安门为证,居民中60%为李姓人口。” 李途纯身边人士称,他自认为是个“皇族”,而他也一直像管理一个家一般管理着太子奶集团。当然,他是其中的“帝王”。对他忠心、善于说他爱听的话,是太子 奶集团各层人们升迁的法宝。
“有一个人从常德师院一毕业就开始给李途纯提包,后来这个人把加盟太子奶集团的原蒙牛7大创业元老之一的刘军给挤 了下去,无非是话说得李途纯爱听。”李途纯身边一名人士把这称为 “奇迹”,“太子奶的人事也在那之后开始大乱,集团中高层的贪婪最终葬送了整个集团,资金链断裂其实只是个表面问题。”
在李途纯被高盛、英联 和摩根士丹利“逼位”、太子奶集团行将就木时,李途纯却无人帮忙。“10大元老在最后关头有6个倒戈。李途纯很悲情,他此前生活在周围人编织的、最后生活 在自己编织的谎言当中。”
李途纯被株洲警方带走后,太子奶集团总裁韩月平至今留守,“他忙着扑各处的火,可以说韩是太子奶高层中为数不多的好 领导之一,但现在他也没有办法了,太子奶情况好时他也未得到重用。”

臨湘 千畝 土地 出逃 太子奶 太子 花旗 追債 遭遇 李途 途純 完美 算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512

印刷難賺 秋雨打算賺土地開發財

2010-7-26 TCM





台灣營業規模前三大印刷廠秋雨印刷,自四年前爆發財務風波後,股價始終在五元上下載浮載沉,營收也不見起色;但今年六月下旬起,一度站上五‧五元,並爆出單日近三千張交易大量,市場盛傳該公司將轉型做土地開發,吸引法人與散戶加碼。

負債五億元 精湛建設總座伸援手

此消息很快獲得證實。六月十五日,該公司股東會決議更名為秋雨創新,營業項目新增特定專業區開發業、投資興建公共建設業、新市鎮、新社區開發業、區段徵收及市地重劃代辦業與都市更新重建業等七項與房地產相關業務。

秋 雨自二○○六年開始爆發一連串負面新聞,先是公司不當貸放資金,替董事長林秋雨之子、時任總經理的林耕然償還五千六百萬元私人借款,違反證券交易法,被打 入全額交割股;接著,檢調又發現林耕然曾向中華商銀貸款,被要求購買力霸公司債,但卻違法轉讓,林耕然違反證券交易法被起訴,秋雨的企業形象跌落谷底,直 到林耕然主動請辭下台,才平息風波。

二○○六年開始,秋雨將《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代理權及台北市近八百坪辦公室,以近三億元賣給晶華酒店董事長潘思亮的哥哥潘思源,但負債仍高達五億元,此時,長年熟識林秋雨家族的台中精湛建設總經理陳志聲伸出援手,秋雨印刷股權結構開始產生變化。

陳志聲原本只有兩百張秋雨股票,二○○八年改選時成為秋雨董事,後來持續提高持股,目前其個人與旗下精湛投資,合計擁有約一萬張秋雨,持股近一成,是秋雨大股東。

陳志聲是誰?今年四十七歲的他,十四年前,由科技業轉跑道至房地產業,最早與精銳建設相互投資,當外界都不看好台中市七期重劃區時,就敢在七期重劃區推總價近兩千萬元的別墅。

三、四年前,他與精銳建設拆夥後,又整合前中央貿開董事長丁善理家族在大度山的土地,推出每戶一億元透天別墅;之後與鞋業大廠寶成集團結合,開發台中市「單元一」土地。

雖然,他在營建業資歷不深,卻屢屢有驚人之舉。「為了一圓成為上市公司老闆的夢想,陳志聲入主秋雨的事,已在台中建商圈傳半年了,大家都不驚訝。」一位台中建商如此表示。

印刷量萎縮 為開源做不動產開發

針對投資秋雨,陳志聲表示,與林董認識十五年,擔任秋雨股東兩年多,身為董事會成員,「如果我使得上力,更不能作壁上觀,但未來秋雨不是轉型為建設公司,而是增加土地開發業務,以與我經營的精湛建設有所區隔。」

目前秋雨在台灣有一百多位員工,最大客戶是《壹週刊》、南一書局教科書,陳志聲認為,未來印刷仍是秋雨創新的核心業務,但台灣雜誌業受限市場規模小,印量逐漸萎縮是事實,印刷產業要再像二、三十年前那般大幅成長不容易,未來要開源,朝不動產開發是一條可行之路。

土地資產豐 林口廠市值四億多元

陳志聲表示,二○○七年他與寶成集團共同成立寶慶開發,他擔任董事與總經理,合作開發土地;林秋雨也希望循此模式,找他來整合土地。

「外面說我借秋雨的殼上市,九五%說的都是錯的!」陳志聲強調,他與秋雨的關係是策略聯盟,目前他已經幫秋雨整合北部、中部幾塊土地,做為未來營收來源。

「蓋房子、賣房子的事情保留在精湛就好,秋雨只單純做土地開發買賣比較單純。」他分析,秋雨的土地資產相當多,林口廠三千七百坪、台南廠一千七百坪、上海廠一萬二千坪,這些土地取得時間早,土地成本低,他將規畫讓這些資產價值極大化。

例如,秋雨林口廠位於文化一路,正前方就是機場捷運線,雖然是工業區土地,但他認為,若該土地能發揮更大開發價值,秋雨不排除遷廠至地價較低的區域。

戴德梁行不動產估價師事務所長楊長達說,目前林口工業區土地每坪約十一至十三萬元,秋雨林口廠臨大馬路邊,市值應有四億多元。

至於位於安平工業區的秋雨台南廠,目前區域行情每坪約四至五萬元,不算特別高。

陳志聲說,兩岸簽訂ECFA後,會有台商產業回流,對工業區土地的需求大增,過去五、六年,他的重心放在工業區與住宅區土地,他也正協助秋雨開發類似土地,收購零散土地整合為大面積基地,再釋出給台商,賺土地開發財。

秋雨印刷總經理特助蔡鴻榮證實,公司相當信任陳志聲進行土地開發業務,為符合法令規定,才會在今年股東會通過更名為秋雨創新。

蔡鴻榮透露,目前林耕然在公司掛名特別顧問,創辦人兼董事長林秋雨雖然年屆九十,但身體相當硬朗,每日照常去台南工廠上班。

值得注意的是,明年六月秋雨董事會即將改選,陳志聲不否認有意取得經營權,加上今年股東會也通過要辦理私募,並限期一年內辦理,陳志聲未來勢必會有大動作,隨著股權結構消長,林秋雨家族能否持續掌權?很快就會有答案。



印刷 難賺 秋雨 打算 土地 開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078

TCL发力工业地产:依托万通新创实现土地增值


http://www.21cbh.com/HTML/2010-8-5/yNMDAwMDE5MDUyNg.html


三年的运筹帏幄,万通实业的工业地产“蓝图”终于拉开了序幕。

7月30日,万通实业与TCL集团共同签署了《进 一步推进工业地产领域合作之框架协议》,根据协议,TCL集团将陆续向双方合资的万通新创工业资源投资公司(以下简称万通新创)注入旗下优质工业物业,万 通实业也将提供种子资金发起基金,为万通新创提供充足资金,而双方将力推万通新创上市或发起REITs。

据了解,万通实业与TCL集团早在2008年初就分别出资55%、45%,共计2.5亿元注册了万通新创公司。

TCL土储注入万通新创

2008年,位于无锡工业园的TCL工厂的招牌悄然被“万通工社”所替代,万通新创公司成为这里的主人。“万通工社”是以工业生产为主,综合研发、娱乐、学习、餐饮、购物等一系列配套设施的综合性工业社区。

对此,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与万通实业董事长冯仑看来,“万通工社”为工业地产开发开辟一个全新的方向与模式。

“万通工社建设之前,TCL的厂房使用率仅为60%,这也是中国众多制造业厂房所面临的普遍的资源浪费问题,而专业地产公司更懂得如何利用土地。”李东生说。

李 东生表示,此举主要为盘活土地,降低固定资产持有比例,通过对非盈利资产、固定资产的优化组合完成从制造型企业到创造型企业的转型,并通过整合和发挥旗下 丰富的工业土地储备,借助万通实业的专业化能力,进一步提高其工业地产的使用效率和增值空间,实现轻资产化运作,从而提升TCL集团整体运营效率。

对于万通实业来说,可以通过此举,充分发挥其专业化投资和地产开发的优势,实现企业快速增长并成为行业领先者的目标。

据了解,TCL集团旗下的土地储备将逐步注入万通新创公司,而经过近30年发展,TCL集团在广州、内蒙古、成都、武汉、无锡等地设立了众多生产加工基地,全国土地储备超过百万平方米。

此 外,面对媒体提出的万通与TCL的合作是否只是“圈地行为”,冯仑指出,不会改变万通工社的土地用途打政策“擦边球”,炒高工业用地地价,转商业用地。万 通和TCL的合作并非短期行为或是炒地皮。“工业企业正面临制造向创造转变,无论地产公司还是制造企业都不会甘愿做圈地公司。”

面对外界关于TCL集团主营业务受阻、寻求地产突破的说法,李东生也回应称,TCL不打算转战地产。TCL未来将逐渐减持在万通新创的股份,主业仍然专注制造业,特别是液晶研发和生产。

据了解,经万通新创收购后,后期运营采取售后回租模式,TCL集团对其中58%面积进行回租。目前,包括索尼等大型企业已进驻工社,出租率近90%。

冯仑的算盘

然而,据记者了解,万通实业工业地产的野心远不止于此。

冯仑表示,在欧美成熟市场中,工业地产是收益型房地产(或称商用地产)中的重要分支之一,发展前景非常广阔。与住宅地产、商业地产相比,工业地产不受政策调控影响,波动相对较小,偿债能力强,资产周转率高,而且会产生土地增值带来的资产溢价,收益稳定可靠。

据了解,未来拟把万通新创打造成中国第一家工业地产上市公司,除了TCL集团以外,未来也不排除和其他公司用其他方式合作的可能性。

同 时,冯仑透露,万通新创正在积极筹措REITs产品,目前已经和农业银行“2.77-1.07%”、兴业银行“27.51-0.90%”、北方信托、嘉实 基金等多家投资机构进行沟通。未来,将选定有意向的两三家共同合作。而万通实业方面未来3年将通过不断提供种子基金,增持万通新创。

冯仑表示,国外REITs已十分成熟,通过“售后回租”模式可确保物业收益率。万通新创总经理武伟东则表示,目前万通新创项目的净运营收益率在8%。

此外,万通实业还致力于基金管理,目前直接管理和合作管理的基金规模已经达到15亿美元,

冯仑认为,万通实业的新目标是成为类似新加坡凯德置地一样的地产投资者,万通新创则渴望5~10年内在工业地产领域成为绝对领先者。




TCL 發力 工業 地產 依托 萬通 新創 實現 土地 增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196

建业牵头国内最大地产联合体 图谋河南新区土地整理

http://www.21cbh.com/HTML/2010-8-19/wMMDAwMDE5MjkwMw.html'

国内首期注册资本金最大的地产联合体即将启幕。

“8月22日,河南地产商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将正式挂牌,这对于河南房地产行业是一件大事。”8月16日,该合资公司董事长、河南建业地产(000832.HK)董事长胡葆森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

该合资公司由包括建业地产在内的河南16家本土房企共同出资12亿元成立,未来公司年投资规模将达到150亿元以上。“主要投资方向是参与整个河南省地区的新区建设和旧城改造。”

据了解,作为香港上市公司的建业地产已于7月4日发布前期相关公告,7月28日,合资公司刚刚取得工商营业执照。

“合纵”

谈及“合资”的背景,合资公司总经理、河南房地产商会秘书长赵进京一语概之:积极参与中原经济区的建设。但据记者了解,“合资”更多的是“合纵”之意。

“随着中原经济区的提出以及河南城市化的加速,河南房地产正在受到众多投资的密切关注。”胡葆森判断,未来10年将是河南房地产的黄金时期,但河南房企与全国一流房企相比还比较薄弱。

据记者了解,河南房地产缺少属于自己的“巨无霸”,而现实却越来越紧迫,包括华润置业、恒大地产、万达集团、绿城集团、绿地集团等外地房企已纷纷进入郑州,采取“合纵”的方式,或许能让河南房企在未来的黄金机遇面前更具竞争力。

河南地产商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因此而生。“我们采取的是公司型的产业基金模式。”赵进京透露,该合资公司的门槛为5000万元。

据 了解,16家公司中,建业地产与河南正商置业出资额度最高,均为2亿元,持股比例均为16.7%。河南天伦与河南东方各出资1.2亿元和1亿元,持股比例 分别为10%与8.3%。其余12家企业分别出资0.5亿元,所持股权均为4.17%。上述注资最迟在2015年5月20日前完成。16家企业占有河南房 地产市场份额已超过30%,去年共在河南的投资额达129亿元,销售额约180亿元,目前在建项目1180万平方米。

赵进京还表示,虽然,合资公司的首期注册资金为12个亿,但其投资能力远远大于此。

胡葆森也透露,合资公司12亿元的资本金意味着百亿元左右的投资规模,不少投资机构都从中嗅到了商机。目前不少银行和信托机构找到董事会,希望洽谈投资等事宜。

胡葆森希望,合资公司在运作2-3年后,可以将商会中的更多成员吸引过来。“我们初步设定合资成员将达到50家左右。”

意在土地整理

虽然该合资公司称它的重点在郑汴新区和其它17个地级城市的城市重点发展区域从事开发和投资业务,但据记者了解,该公司的首要目的却是省域内新区的土地整理以及成片的旧城开发。

“合资公司的确更看重成片土地的一级开发,希望实现城市规划、土地整理以及帮助政府融资等一系列有助于城市建设的各项业务。”赵进京认为,合资公司可以为16家企业搭建一个资金平台,有利于在河南本土取得大面积的土地,且联盟企业之间的资金还可以相互调配。

胡葆森也向本报记者透露,合资公司刚刚成立,今年还没有一个整体的计划以及项目出炉,但是包括郑东新区、郑州新区、郑汴新区、新乡平原新区等在内的多个新区建设已进入合资公司视线。“今年年底前的任务就是做新区的市场调研,并与17个地级市进行充分沟通。”

据了解,郑东新区规划总面积达150平方公里,郑州新区则达到了2000平方公里,新乡的平原新区也有30平方公里。

胡葆森指出,未来,合资公司还将进入一些有特殊资源的县级新区开发。“只有这样,河南的房企实力才不会被边缘化。”胡葆森认为。


建業 牽頭 國內 最大 地產 聯合體 聯合 圖謀 河南 新區 土地 整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532

地方政府眼中的土地清查:姿态大于效果?

http://www.21cbh.com/HTML/2010-8-26/wMMDAwMDE5NDMwMw.html

在一些地方政府看来,国土资源部正在展开的土地清查行动,很可能只是一种高调的姿态。

最近两个月,山东某县级市官员李祥跟随他的市长不停地奔走于国内各大城市进行宣传推广,意在引进更多的开发商。但这场土地清查行动让他们的“招商”行动变得步履维艰。

一场处理闲置土地的“战争”,挑战了太多地方政府的利益。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严金明认为,闲置土地背后隐藏着复杂的利益链条,永远都不能期望一个文件、公布一次名单就解决问题。

在上周五举行的一次地产商夜宴上,一家房地产公司分管拿地的负责人王先生委婉拒绝了来自西南某城市的诚意邀请,尽管上述西南城市给出的优惠条件颇多。

王先生委婉拒绝上述城市邀请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之前一天国土部宣布在10月底前清理2815宗闲置土地。而上述王先生所在公司位于北京的多幅地块在国土资源部公布的名单之列。公司的拿地策略转变为“可以短期开发、短期销售的小地块”。

李祥与他的市长也屡屡碰壁。尽管已经举办了五场招商会,但仍未谈妥一家开发商,主要障碍就是遇到了土地清查运动。

尽管如此,在李祥看来,这一次土地督察的结果也可能是雷声大雨点小。“在我记忆中,从1995年开始,这已经是第四次土地调控,无须大惊小怪。”

据 李祥介绍,地方政府应付国土部一向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例如,通常国土部给地方的指标都不够,但地方政府总有办法卖给开发商大面积的土地。“一般 像山东一个县一年的用地指标才四五百亩,可能一个项目就用光了。很多地方都在大量透支着未来的用地指标。这种情况造成的土地问题有人能查得清?”

一位资深房地人士喜欢把政府与开发商解释为“地产商”与“房产商”。他认为,开发商的利益得不到保证就等于地方政府的利益缺失。

“山东各市尤其是沿海城市,地方政府70%左右的财政来源是依靠土地财政。这一现实在10年内甚至20年内都改变不了。”李祥认为,地方政府过度依赖土地财政使得不会有人真正去动“土地”这根弦。

土 地财政已经成为全国的普遍现实。相关数据显示,北京2009年土地出让收入达到了财政收入的46%。杭州2009年土地出让收入1200亿元,而其同年财 政收入为2219.43亿元。上海2009年土地出让收入达到了1043亿元,政府财政收入才2540.3亿元,土地收入相当于财政收入的41%。

“地方政府应对清查总会有办法。开发商与政府的关系错综复杂,每块土地闲置背后的原因也相当复杂。没有人会真正能承担起闲置土地的责任,尤其是历史遗留问题。”李祥说,除非是有国务院领导签字,强制地方政府去执行。

“无偿收回土地,谈何容易。以前政府卖地的钱已经花出去了,这笔债难道让现在的政府去承担?一幅土地动辄千万甚至上亿,牵扯的利益盘根错节。”李祥过激的态度背后显示着处理闲置土地的包袱难度极大。

任 志强的一句话似乎道破天机。“从国土部已公布的数据以及这些闲置土地中的地方政府的原因占大头,就可以看出,为什么作为土地出让合同责任一方的地方政府不 去承担法律赋予他们责任的清查工作,而要由中央政府主管部门去干这件非直接合同一方的监督责任工作。这难道不是博弈吗?”

任志强认为,当一些非发达城市政府用优惠政策以及成片的土地来吸引开发商时,是靠开发成果改善城市的面貌,提升土地的价值。当政府拥有的土地能获得更多的升值时,又怎么会在乎开发商少量土地的闲置升值?这些所谓的闲置也许是吸引投资的鱼钩。

上述资深房地产人士问,“国土部为什么不公布这些闲置土地哪些是831大限前,哪些是831大限之后闲置的?为什么不公布每一宗闲置土地背后的具体原因是什么?为什么不公布实行招拍挂制度之后开发商故意闲置的土地占比多少?”

他认为,这是因为这些问题谁也解决不了,尤其是责任在地方政府导致的闲置。“那些因为地方政府换届引发的规划调整问题,显然是地方政府违规在先。

克 尔瑞公司最近的一份土地调查报告显示,72.77%的闲置土地集中在华南和西部两大区域。华南区域因为容易受政策调控影响,土地市场波动明显。从闲置地块 合同签订时间来看,57.9%的闲置地块是在2004年8月31日前成交的。2004年8月31日之前,各地方政府土地出让多采取协议方式,拆迁多由开发 商自行负责,而随着各地房地产市场的逐步发展,土地存在较多的规划变更问题,这是造成土地闲置的最重要原因。

“国土部把解决如上等等问题的包袱扔给了地方政府,现在就看地方政府怎么做了。”全国经理人联盟秘书长杨乐渝认为,没有改变利益机制的政策,最终可能也难以改变什么。

据透露,李祥所在的小县城,正为了吸引开发商进驻,近期将在北京十家媒体推出城市宣传广告。

任 志强的一句话似乎道破天机。“从国土部已公布的数据以及这些闲置土地中的地方政府的原因占大头,就可以看出,为什么作为土地出让合同责任一方的地方政府不 去承担法律赋予他们责任的清查工作,而要由中央政府主管部门去干这件非直接合同一方的监督责任工作。这难道不是博弈吗?”

任志强认为,当一些非发达城市政府用优惠政策以及成片的土地来吸引开发商时,是靠开发成果改善城市的面貌,提升土地的价值。当政府拥有的土地能获得更多的升值时,又怎么会在乎开发商少量土地的闲置升值?这些所谓的闲置也许是吸引投资的鱼钩。

上述资深房地产人士问,“国土部为什么不公布这些闲置土地哪些是831大限前,哪些是831大限之后闲置的?为什么不公布每一宗闲置土地背后的具体原因是什么?为什么不公布实行招拍挂制度之后开发商故意闲置的土地占比多少?”

他认为,这是因为这些问题谁也解决不了,尤其是责任在地方政府导致的闲置。“那些因为地方政府换届引发的规划调整问题,显然是地方政府违规在先。

克 尔瑞公司最近的一份土地调查报告显示,72.77%的闲置土地集中在华南和西部两大区域。华南区域因为容易受政策调控影响,土地市场波动明显。从闲置地块 合同签订时间来看,57.9%的闲置地块是在2004年8月31日前成交的。2004年8月31日之前,各地方政府土地出让多采取协议方式,拆迁多由开发 商自行负责,而随着各地房地产市场的逐步发展,土地存在较多的规划变更问题,这是造成土地闲置的最重要原因。

“国土部把解决如上等等问题的包袱扔给了地方政府,现在就看地方政府怎么做了。”全国经理人联盟秘书长杨乐渝认为,没有改变利益机制的政策,最终可能也难以改变什么。

据透露,李祥所在的小县城,正为了吸引开发商进驻,近期将在北京十家媒体推出城市宣传广告。


地方 政府 眼中 土地 清查 姿態 大於 效果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682

上海证大外滩地王再传被收回 剩余土地款须于本月付清

http://epaper.nbd.com.cn/shtml/mrjjxw/20100914/1804645.shtml

每经记者 张初亮 发自上海
自今年2月,上海证大以92.2亿元夺得上海外滩地王后,关于上海证大资金链的话题即不曾消停。“上海证大无力支付土地款,外滩地王将被收回”的消息屡屡传出。《每日经济新闻》也曾于5月中旬向上海证大求证此事。
当时上海证大相关负责人的答复是,“已支付50%土地款,资金没有问题”。但时隔4个月,上海证大外滩地王将被收回的消息再度传出。
出乎预料的收购
上海外滩国际金融服务中心地块(8-1地块),用地面积5.7276万平方米。今年2月1日,上海证大通过招标竞价,以92.2亿元将其购得,折合楼板价约为34148元/平方米。
两日后的2月3日,评级机构标准普尔表示,上海证大收购该地块“出乎预料”,“其收购金额相当于证大房产截至2009年6月30日合并报表后总资产的 1.2倍以及手头现金的19倍,在不进行外部融资和与第三方进行合作的情况下,证大现有的流动性和资产负债水平很难支持此次收购”。
随后,不断有消息称上海证大或无力支付土地款,该地块将被收回。但上海证大一位负责人在今年5月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自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签订日起,我们已经支付50%的款项,资金没有问题。”
而有消息称,标准普尔7月将上海证大的长期企业信用评级,由“B+”下调至“B”。标准普尔认为,上海证大的流动性疲弱,预计公司未来12个月的流动性 将入不敷出:“证大房产已将大量资本投入商业投资房地产项目,而这种项目的特征就是资本密集型和投资回收周期长,因此我们相信证大房产的信用比率可能将遭 到削弱。证大房产的现金流也日益依赖于上海市之外的项目,而在这些地区其执行能力相对较。”
剩余土地款须于本月付清
上海证大相关人士向 《每日经济新闻》透露,外滩8-1地块的使用权出让合同已于今年3月签订。根据相关规定,上海证大除已向上海市国土资源管理局支付的4.5亿元 (定金)外,余下的87.7亿元将在签订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日起6个月内支付。
按照规定,如果上述人士说法属实,上海证大付清剩余50%土地出让款的最后期限也应该在本月内。此前传出“9月13日”这一最后支付时间,但已被上海证大方面否认。
昨日,上海市国土资源管理局一位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目前这一事件我也不清楚,如果有需要,我们会以召开新闻通气会的形式公布。”
楼市调控以来,各地频频传出退地风波,7月5日,荣盛发展即发布公告称,由于不能按合同约定交清土地成交款,旗下南京仙林地块被南京国土资源管理局收 回,1.065亿元定金不予退还。而在更早的2月,招商地产与九龙仓购得的南京仙林地王,也因为未能按时缴纳土地款而被收回。
上海证大中期业绩报告显示,截至2010年6月30日,证大持有现金仅有约12.55亿元。
合作链条被指脆弱
4月27日,上海证大公布交易公告,宣布与复地、绿城及磐石投资三家企业共同出资组建合资企业,证大拥有合资企业50%权益,复地获取30%股权,绿城及磐石平分剩余的20%股权。
根据公告内容,四方合作协议完成后,证大、复地、绿城及磐石将分别支付10亿元、25.72亿元、8.58亿元及1.873亿元现金,向合资公司提供合资股东贷款。
这一资金恰好够支付“剩余50%的土地出让金”,因此这一合作被指上海证大将联合上述企业合作开发外滩地王项目。
但上海证大负责人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是否与其他房产公司合作开发经营该地块,在土地款未付清的情况下不方便透露。”昨日绿城集团一位高层则向记者表示:“与上海证大合作一事,我不甚清楚。”
“上海证大对于外滩地块92.2亿元的收购金额,款项支付需依赖于外部各方的融资,但这充满不确定性。”标准普尔方面指出。

上海 證大 外灘 地王 再傳 傳被 收回 剩余 土地 款須 須於 本月 付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114

解析土地财政


“土地财政”是 “寅吃卯粮”,其制度弊端已越来越明显、突出,理应退隐历史舞台。出路在于组建“土地国资委”,分离政府经营土地职能;同时,放开“农地入市”
黄小虎

 

  2009年,全国土地出让金高达1.6万亿元,占当年地方财政收入的48.8%。最近,有学者研究发现,如果计入土地出让金收入,2009年中国全口径政府收入实际已突破10万亿元,约占GDP的32%。

  10年来,各地土地出让金收入增长迅速。2001年,全国土地出让收入占地方财政收入的比重只有16.6%。到2009年,该比例已上升为48.8%。期间有几年,该比例甚至一度超过50%。地方政府严重依赖土地出让金等相关收入,是为“土地财政”。

  近年来,土地财政愈演愈烈,成因复杂,利弊互见,出路何在?

土地财政实质

  土地财政,从收入来源看,主要包含两大类:一是与土地有关的税收,如耕地占用税、房地产和建筑业的营业税、土地增值税,等等。目前,地方政府重点征收的是房地产税和建筑税,有些地方这两项税收甚至占地方总税收收入的百分之三四十。

  二是与土地有关的政府非税收入,如土地租金、土地出让金、新增建设用地有偿使用费、耕地开垦费、新菜地建设基金,等等。目前,地方政府主要看重的是土地出让金,出让金占地方预算内收入的比重已达百分之四五十,少数地方甚至超过预算内收入。

  以上两部分收入有内在的联系:政府出让土地,获得非税收收入——出让金,企业特别是房地产企业得到土地搞开发,又可增加政府的税收——房地产税和建筑税。对地方政府来说,这似乎是个良性循环。

  在这个循环中,源头是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显然,要维持这个循环,就必须不断出让土地。而要不断出让土地,就要不断征收农民的集体土地。可见,土地财政是一种土地扩张与征占的机制。

  与此相关,现实中还有“土地金融”问题:政府用征收和储存的土地,向银行抵押融资,这种做法在各地很普遍。目前,政府土地抵押的融资额,已远远高于土地财政的收入,这也是一种促使城市土地扩张、征占农民集体土地的机制。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出让方式获取的土地使用权,可以抵押。而对未经出让的土地,能否抵押,法律并无明确规定。按照《行政许可法》,凡法律没有明确许可的,政府都不能做。因此,严格说,政府的土地融资活动,大多都属于违法活动。

  从理论上看,土地出让金是若干年期的土地使用权价格,实际上是政府向企业一次性收取若干年的地租。而地租是对企业当年利润的扣除,属于社会一次分配范畴。对企业而言,一次集中交纳若干年地租,意味着预支未来利润,属于负债经营。

  现实生活中,很多企业是靠银行贷款支付土地出让金,负债的性质一目了然。即使是用自有资金来支付,本质上仍然是负债。企业如果经营得好,有稳定 的盈利,可以逐步清偿这笔负债;如果经营不好或者破产了,就不能清偿。如企业再生产因此中断,最终则会转化为银行的坏账,成为整个社会的问题。

  按有关制度规定,企业可以把剩余年期的土地使用权转让出去,使负债得以清偿,甚至可以从中获利。但是,这不过是负债在企业之间的转移。土地使用权转移的结果是,负债的规模还可能被放大。

  就房地产业而言,情况有些特殊。开发商在出售住房的同时,把对土地使用权的负债也转移出去了,甚至还可能从中大赚一笔,但接手这笔负债的不是企 业,而是消费者。一般工薪阶层都要向银行贷款,才能支付房价,负债的性质也是一目了然。消费者要用今后数年乃至数十年的收入,才能偿还这笔负债。个人和家 庭的消费能力、生活水平也会因此改变。期间,如果因变故而无力偿债,不仅是个人和家庭的不幸,同样也会增加银行的坏账,成为全社会的问题。

  由此可见,从整个社会的角度看,政府出让土地所获得的每一笔收入,都有一笔企业或个人的负债与之相对应。就是说,政府以土地出让金搞建设,是以透支用地企业或个人的未来收益为前提的。

  由此不难做出如下判断:所谓土地财政,实质上是一种依靠透支社会的未来收益,谋取眼前的发展方式。形象地说,就是“寅吃卯粮”。

土地财政成因

  土地财政的形成,既有内因,也有外因。

  就内因而言,主要是现行土地管理制度。反思中国土地管理的制度安排,一个突出的问题,是政府有关部门既负责土地管理,又负责国有土地的经营,所 谓集“裁判员”与“运动员”于一身。经营是市场主体的活动,具体到国有土地的经营,就是要保值增值,追求土地收益最大化。把这个作为政府的职责,客观上使 各级地方政府成了市场竞争的主体,这是土地财政形成的主要制度基础。近些年发生的许多土地问题,也都是由此派生出来的。

  例如,不同层级政府的职能错位问题。中央和省级政府并不直接掌握任何土地,其主要职能是管理。而城市政府,不管是直辖市,还是省会城市,还是计 划单列市,以至地、县级市的政府,都是直接掌管土地的,其职能是既有管理,又有经营。有经营就有利益,当经营与管理发生矛盾时,由于经营利益涉及地方发 展,必然导致管理服从经营,而不是相反。对经济的宏观调控,中国与西方国家有很大不同。西方国家表现为政府调控企业和个人,而中国则更多是中央政府调控地 方政府。其原因之一,即在于此。

  又如,征地制度改革和集体建设用地进入市场问题。任何经营活动,都是以追求收益最大化为目的,政府如果从事经营活动,也不可能例外。政府经营土 地的收入,来源于农地转化为建设用地的级差收益。为了保证收益最大化,很自然地要压低征地费用,并且限制农村集体土地进入市场。可见,问题的主要根源,在 于政府成了市场主体,在于政府以管理手段实现经营目的。这个问题不解决,单纯改革征地制度,一是恐怕很难改得彻底,二是即使是不彻底的改革措施,落实起来 也会阻力重重。

  总之,现行土地管理体制允许政府经营土地,是生成土地财政的主要内因。此外,虽然科学发展观提出多年了,但干部考核标准和选拔办法,仍未根本改变,这也是导致干部片面追求土地财政的重要内因。

  就形成土地财政的外因而言,主要是财税体制不合理,地方政府的财力与事权不匹配。

  上世纪90年代,分税制改革取得伟大成绩,问题是地方财政分配比例过小。后来,中央把城镇化作为重要的战略方针,各级城市的政府首当其冲,承受巨大压力,普遍面临的问题是发展资金不足。

  恰在这时,土地使用制度改革取得实质性进展,有偿使用土地制度历经10年,终于基本确立下来。1998年,政府机构改革和换届,这是个分水岭。此次换届后,各级城市政府普遍从土地管理制度上,找到了解决财力不足问题的出路,土地财政逐渐形成。

  其实,早在上世纪80年代,在讨论为什么要实行有偿使用土地制度时,就存在着认识上的分歧。不少人从增加政府财政收入的角度,主张土地有偿使 用,他们侧重强调国家土地所有权在经济上的实现。但也有人认为,实行土地有偿使用,主要是为了发挥地租的调节作用,理顺经济关系。为此必须防止单纯财政观 点,因为片面追求政府地租收入最大化,可能会侵蚀企业的正常利润,反而不利于理顺经济关系。

  当时的讨论,并未就这个问题达成共识。但是,从后来的实践看,实际上是财政观点占了主导地位,最终形成了土地财政。这是土地财政的外部制度条件。

土地财政利与弊

  土地财政,作为地方政府发展经济的一种工具,可谓利弊互见。

  在中国,土地财政和土地金融的形成,大体是近十几年的事情。这十几年,中国城市建设突飞猛进,其奥秘就在城市政府通过经营土地,积聚了大量建设 资金。城市经济飞速发展,市民生活质量不断提高,带动了周边农村经济的转型与发展,吸引了大量外地农民进城务工。其正面效应不容否定。

  但是,问题也由此而生。

  第一,土地财政恶化了国民收入分配,抑制了民间投资。本世纪初,就有财政专家研究提出,当时中国政府的各种收入加起来,已占GDP的30%以 上,达到甚至超过发达国家的水平。政府收入占GDP比重过高,一方面导致居民特别是农民收入增长缓慢,另一方面抑制了社会投资。虽然中央采取了许多措施, 大力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但迄今并未根本改变。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土地收入大多集中用于城市,城乡差距和和地区差距,不仅没有缩小,反而更加扩大了。

  第二,政府投资影响了产业结构调整,加剧了产能过剩。政府掌握的大量资金投向哪里,对产业结构的变化有重要的引导作用。多年来,地方政府的土地 出让收入主要投向城市建设,刺激了建筑业、房地产业的大繁荣,带动了建材、民用电器、民用五金、民用化工等产业的发展,生产能力严重过剩。这条产业链基本 处于低端,过度的发展占用了大量社会资源,与中央加快转变发展方式的方针背道而驰。

  第三,更不能忽视的是资源、资金的严重浪费 。土地出让收入由本级政府“自收自支”,长期缺乏收支规范与监督机制。近些年来,各地搞了不少“楼、堂、馆、所”和“政绩工程”,攀比之风愈演愈烈,老百 姓深恶痛绝。在此过程中,少数党政干部财大气粗,挥金如土,为所欲为;同时“土地寻租”活动愈演愈烈,公款化为个人“灰色收入”的现象屡见不鲜,公众反应 强烈。

  第四,土地财政机制不改变,保护耕地、保护农民的合法土地权益,只能流于空谈。同时,土地财政使地方政府的收入过分依赖房地产开发商。而在中国 现实中,由于集体土地不能开发房地产,现有的开发商其实处于天然垄断地位,这使其有可能大肆抬高房价,广大中低收入市民的住房问题,很难得到解决。

  总的来看,在中国工业化、城市化的进程中,土地财政曾经发挥过重要的、积极的作用。但是,随着改革的深入,其制度弊端也越来越明显、突出,已经成为今后中国可持续发展的障碍。今后,应该切实落实科学发展观,让土地财政逐步退隐历史舞台。

  中国主要是借鉴香港的土地批租制。但是,香港的土地管理与土地批租(即经营),分属不同的部门,并且把政府的土地收益纳入基金管理,杜绝了支出使用的随意性。而恰恰这一点,我们没有学。

  之所以如此,也是由当时复杂的历史条件决定的。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国家土地管理局成立,负责统管全国城乡地政,逐步推行有偿使用土地制度改革。然而,当时许多地方政府和一些中央政府部门,不愿实行有偿用地制度,改革进展缓慢。

  当时的主要矛盾,是如何推进土地有偿使用制度改革。在这种情况下,土地管理部门顺理成章地承担起国有土地的经营职能,可以说是一种历史的必然。但历史不会有终点。旧的矛盾解决了,新的矛盾随之产生。

  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确立,大约在20世纪末期,土地有偿使用制度全面建立起来,土地财政也逐步形成,政府经营土地的弊端才越来越显现出来。如果说,当年学香港只学了一半甚至不到一半,是个历史的欠账,那么,这个欠账总归要还,现在恐怕到了该还账的时候了。

出路何在

  其实,土地批租制,在发达的市场经济中,并不是个案,而是具有普遍性。例如,在土地资源稀缺的荷兰,不仅土地用途管制十分严格,而且规定任何土 地交易,政府都可以优先购买。同时,法律又规定,政府不得从土地获取任何收益。政府购买土地的目的,是为了控制房价,解决居民的住房问题。

  就是说,荷兰政府的惟一职能,就是公共管理,不从事任何经营活动,政府收入的主要来源是税收。其他西方国家,也大体如此。国际经验表明,在成熟市场经济体中,政府管理部门不能同时又是市场经营主体。这应成为中国下一步改革借鉴的方向。

  借鉴不等于照搬。中国不同于西方国家的特殊性是土地实行公有制——中国《宪法》规定,城市土地归国家所有。因此,凡用于经营活动的国有城市土 地,国家作为所有者,应当收取地租(地价)。这不仅因为地租是土地所有权在经济上的实现形式,更重要的是,地租作为土地的价格,还是重要的经济杠杆,国家 可以运用它来调节经济。

  在不同级差的土地上经营,企业的利润会有很大差异,把因土地级差产生的超额利润作为地租收取,有利于平均利润率规律发挥调节作用,有利于企业加强经营管理,开展平等竞争。

  因此,国家出租、出让土地使用权的改革必须坚持,而且应当进一步扩大土地有偿使用范围。同时,需考虑在以下几个方面深化改革。

  第一,成立“土地国资委”,改革集土地管理与土地经营于一身的行政体制,分离政府经营土地的职能。可参照国有企业改革的经验,成立类似国资委那 样的国有土地资产管理委员会,作为政府机构,专门负责组织、领导、经营国有土地方面的工作。同时,成立国有土地公司等经济组织,由其以经营国有土地参与市 场运作,或转让,或出租,或联营,或入股,负有保值增值的责任,并向国家财政上缴土地收益。

  这些国有土地开发公司,作为市场主体,应按照统一的市场规则,接受政府的调控和监管。作为国有公司,还要接受国有土地资产管理委员会的管理和指导,必要时也要服从国家的要求,承担一定的参与宏观调控的责任。

  如此改革后,“土地国资委”,应重点考虑如何运用地租杠杆调节经济,抓好相关理论建设和政策研究与制定。而各级政府的土地管理部门只需专注于管理,不会再发生不同层级政府的职能错位问题。政府也不再是“运动员”,避免了与民争利,可以大大提高政府管理的公信力。

  第二,以基金式管理为最终目标,严格规范土地收益的使用支出,杜绝“寅吃卯粮”的短期行为。为此,必须进一步深化分税制改革,使地方财政有稳定的税源;还要进一步转变政府职能,加强公共管理职能,弱化直接抓经济建设的职能,最终使地方政府的财力与事权相适应。

  显然,这需要一个较长时期的过渡期。在此过程中,土地收益的分配使用,还必须考虑现行的利益格局。就是说,土地财政还不可能一下子取消。但是,土地收益的获取方式变了,分配使用的渠道变了。

  在新的方案下,国有土地公司经营土地,其实是代表国家向用地者收取地租。虽然是采取了市场化运作,但本质上是国家行为,因而有很强的政策性。国有土地公司的经营收益,应当全额上交国家财政。

  为了防止这些公司重蹈覆辙,片面追求土地收益最大化,不宜以收益多少为主要考核指标。同时,土地经营也应多样化:一般工商企业用地,更适合采用年租制和入股方式;大型企业、外资企业、开发商等,可以采用出让方式。

  第三,应该放开“集体建设用地入市”。

  城市中存在集体土地,目前在全国已是普遍现象。越是经济发达的城市,把集体建设用地征为国有的阻力越大。未来不妨进一步解放思想,允许城市的经营性项目,使用集体建设用地,即允许集体建设用地进入城市土地市场。

  在允许“农地入市”后,相关的地租(地价)收入,可用于保障已变为市民的农民的长远生计,还可发挥对市场经济的调节作用。同时也有助于从源头上抑制土地财政的片面增长,化解社会矛盾。至于由此可能产生的地产泡沫等,可运用税收手段加以控制。

  当然,以上改革建议,涉及许多重大理论、法律、政策问题,有待进一步深入研究与讨论。

  黄小虎为中国土地学会副理事长

解析 土地 財政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494

掌握先進淨水技術 大幅節省土地、時間成本

2010-10-25  TWM




聯合環境讓中國三大石油龍頭買單二十二日發行TDR的新加坡上市公司聯合環境,有七成業務來自中國,包括中國石化、中國石油、中國海洋石油,都是它的客戶。專攻汙水處理技術的聯合環境,憑什麼贏得石油龍頭青睞,總裁林玉程又如何布局中國龐大的汙水處理市場。

撰文.林宸誼

﹁池裡的金黃色汙泥,代表這已經不是髒水。﹂負責監控汙水處理的技術人員驕傲地說,這些回收的水,不僅可以再利用,還可以排放至珠江中。

這裡不是一般的工廠,而是密布各式巨型提煉油槽、管線設施的中國石化廣州分公司,而能讓每天兩百噸石化汙水變成乾淨用水的人,是來自新加坡一家上市企業的總裁。

在 學時就被新加坡政府延攬十月十二日,廣州市區的一座茶樓裡,包廂內一名斯文中年男子,正在分享他的創業歷程。他就是十月底來台發行TDR︵台灣存託憑證︶ 的聯合環境技術公司總裁林玉程,他不僅替中國石化業者處理汙水,還是新加坡民生用水不用再依賴馬來西亞供應,靠著汙水處理循環利用而可以自給自足的幕後功 臣之一。

這位四十八歲的總裁有著傳奇的資歷,他是泉州出生、成長的中國人,一九八○年考取公費留學資格,在英國專攻環境科學,因而改變了他的一生。當他還在英國讀書時,就因為優異的成績被新加坡政府延攬,成為新加坡官員中極少數的中國人。

從新加坡生產力標準局高級研究員一路升到主任的林玉程,於一九九七年與新加坡政府以三比七的比例,共同出資成立諾衛環境技術公司。

二○○三年,諾衛環境從新加坡生產力標準局下分拆出來,林玉程買下政府股份,公司改名為聯合環境,並於○四年四月在新加坡交易所主板上市。

林 玉程說,早期聯合環境還沒和新加坡政府拆夥前,主要業務包括汙染物檢測、環境工程水、廢水、固體廢棄物的處理,以及環境諮詢及培訓等業務。﹁光是在新加 坡,包括聯合環境,就有十五家水務公司上市。﹂他發現,除了在新加坡,中國大陸在汙水處理與回收技術上,成長空間相當大,於是決定捨棄其他業務,專攻汙水 處理。

聯合環境技術的業務,有七成是來自中國的中國石化、中國石油、中國海洋石油等中國企業,林玉程如何爭取到像中國石化這麼大的客戶?

首要關鍵就在聯合環境掌握先進的﹁膜生物反應器﹂︵MBR︶與連續膜過濾器︵CMF︶的技術。這種由聚偏氟乙烯︵PVDF︶所組合而成的中空纖維膜,直徑大約○.二至一毫米,放入水中,有效阻擋活性汙泥大分子固體,廣泛應用在工業汙水與城市汙水處理當中。

林 玉程表示,﹁同樣的工業汙水處理廠,聯合環境處理廠的占地面積比傳統的處理廠省了四分之一;加上透過MBR技術處理汙水只需八小時,比起傳統需要費時十二 小時,節省將近一半時間。﹂除了可以替企業的工業廢水處理大幅節省時間外,聯合環境的技術也可以用在市政汙水處理,林玉程舉相當自豪的﹁廣州京溪工程項目 ﹂為例,這是廣州市政府為了舉辦亞運,花了人民幣四百億元整治境內汙水系統的重大項目之一。

這項整治工程,就是採用﹁膜生物反應器﹂的汙水 處理廠。處理廠位在廣州市白雲區沙河涌的上游,主體結構與設備全部埋在地下十八公尺,全部占地面積僅約一.八萬平方公尺,比起傳統汙水廠足足節省了一半, 就能達到每日處理二十萬人次╱排放十萬噸汙水的標準,在寸土寸金的廣州市,不但省下人民幣近十億元的土地成本,更成為廣州市政府的示範項目。

挾 著專有的高門檻技術,聯合環境目前七成的營收來自統包工程專案,也就是替工業區、企業、政府設計及興建汙水處理廠,但這種工廠建價高、商談時間長,一旦完 工結案,又要重新四處標工程。於是從○九年開始,林玉程開始走出新的模式,替業主興建汙水處理廠,但不要求一次付清,改以收取每噸汙水處理費方式獲取長期 的收入,以減輕業主的財務負擔及成本。

BOT模式養出現金乳牛

由於這些採BOT︵民間興建營運後轉移︶方式營運的汙水廠可以運作三十年,毛利率超過三○%以上,成為穩定的「現金乳牛」,林玉程計畫在未來三至五年內,將聯合環境轉型為汙水處理公司,將目前主攻的統包工程營建案比重降至三成以下。

聯合環境去年營收近星幣六千九百萬元︵約新台幣十六.三億元︶,稅後淨利星幣一千五百萬元︵約新台幣三.五億元︶。到今年第一季稅後淨利為星幣二二四○萬元︵約新台幣五.三億元︶,比去年同期成長一五二%。預計未來五年,每年營收成長率可達三○%以上。

靠著高門檻的技術及林玉程豐富的人脈,加上中國十二五計畫的展開,環保意識抬頭,以現階段全中國二千個縣城污水處理率不到一○%來看,聯合環境在中國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林玉程

出生:1962年

現職:聯合環境技術董事長兼總裁學歷:英國帝國理工學院博士經歷:新加坡生產力標準局環境技術部主任


掌握 先進 淨水技術 淨水 技術 大幅 節省 土地 時間 成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767

闲置土地动工缘于政策压力?

http://www.21cbh.com/HTML/2010-10-28/zNMDAwMDIwMzIzNg.html

被国土资源部点名的“囤地”企业,泛海建设和新世界的北京项目,已于近期开工。其背景是,国土部的土地清查行动效果一直备受舆论质疑。

在政策和舆论的压力下,闲置土地开工速度在加快。

今年8月,一份从媒体传出的《有关房地产开发企业土地闲置情况表》中,泛海建设、新世界中国等大型一线房地产企业赫然在列。其中,泛海建设位于北京朝阳区东风乡土地被指捂地5年。一度令泛海建设(000046.SZ)紧急停牌。

10月20日,泛海建设东风地块即泛海国际居住二期传来开工的消息。

囤地风波带给泛海建设的不仅仅是舆论的压力。事隔两个月后,泛海建设一位高层提起该事件,仍难掩委屈之意。

按照这位高层领导的说法,致使该地块闲置5年的原因主要是规划调整。“泛海国际居住区一期建成后,朝阳区政府更希望泛海国际这样一个上市房企在这个地块上增加公建,而不是纯住宅。”

据 介绍,根据2004年的土地出让合同,泛海建设所获得的东风乡地块全部为住宅及配套商业用地,规划总建筑面积87.31万平方米,但朝阳区政府以及东风乡 希望增加公建部分,减少住宅部分,“2009年12月31日,项目公司与北京市国土局签订了上述地块土地出让《补充协议》,虽然建筑规模不变,但原来为纯 住宅的东风乡1#地改为商业、办公、酒店等综合用地。”

但这并不是该地块闲置的全部情况。据了解,泛海国际居住二期之所以闲置6年经历5次规划调整,还与泛海建设的土地获取方式有关。

“由于不是从土地市场上招拍挂所得,而是通过资产重组方式,泛海国际居住二期当时的地价仅为5000元/平方米,而当时周边的地价都要高出一倍。”接近泛海的知情人士介绍说,“如果是通过招拍挂,根本拿不到这么便宜的地块。”

据公开信息,泛海建设旗下地块多以股权收购方式所得,不完全统计约计7块左右。尽管泛海建设拿地成本都很低,但每块地都经过了曲折的产权转让过程。泛海建设东风地块二期亦是如此。

再 以今年同期开工的泛海建设武汉王家墩地块为例。该地块从2002年的政府口头承诺,到2003-2004年签订土地预出让合同,随后的土地交付过程,还经 历了从军队用地转到地方政府再到泛海建设手中等等复杂的过程,直到2007年,泛海建设经过再次资产重组,才获得该地块80%的股权。

泛海 建设上述高层透露,泛海建设通过资产重组获得的每块地,都有着复杂的前期规划问题。泛海拿到手后必然要调整规划,调整的过程又是漫长的。“公司这边流程就 得至少走一个月,政府那边再走个一年半载,几年就这么晃过去了。”该人士无奈地表示。泛海建设东风地块就是这样被卷入囤地风波。

令泛海建设 苦恼的是,自2007年以后,泛海建设被指开发速度慢,股价一直处于低位。而潘石屹也表示,为了通过土地储备获得更多的市值,上市公司更有囤地动机。“如 果这样,为何泛海建设股价一直很低?”上述高层认为,公司股价低迷就是因为泛海建设开工量过小,而泛海目前最着急的事情就是,加大开发速度。

据了解,泛海建设今年的开工量约在200万平方米,比去年增加100万平方米。

被点名囤地的开发商,正遭受着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土地违法问责目前正在进行数据审核确认工作,国土资源部不会爽约,年内将严格问责。


閑置 土地 動工 緣於 政策 壓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864

城市化驱动土地升值 北京“拆迁富翁”批量造

http://www.yicai.com/news/2010/12/623860.html

这里以前是个村,现在只剩不到30户。”小李(化名)坐在新买的轿车里,神采飞扬地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介绍。顺着小李手指的方向,可以看到眼前一片瓦砾,只有少数几间平房矗立在瓦砾堆里,“我们村大概100多户,今年4月份大部分都搬走了,剩下不走的各有各的理由。”

小李是北京市朝阳区东坝七棵树村的普通村民。自从拆迁以后,小李一家感觉一下子过上了“幸福生活”。“我们村大概平均每户能补到300万元吧,有三 四家补到了1000多万,当然也有补偿少的。”小李掰着手指头算道,“我们家补的算普通的,三口人能回购两套100多平方米的房,买这辆车十几万,还能剩 100多万吧,反正够花了。”和买豪华车四处炫耀的村民相比,小李的做法比较低调,买辆普通车在周边小区拉“黑活”。

不断攀升的房价和轰轰烈烈的城市化进程的推进,在北京周边的村落制造了一个又一个造富神话。2009年北京大望京村拆迁,让大望京村一年新增了600多辆小汽车。随后北京市朝阳区金盏、孙河、崔各庄、豆各庄、东坝、三间房、将台乡……也轮番全面展开了拆迁腾退工作。

根据政府原定计划,2010年朝阳区将完成土地储备区域和定向安置房所在地块的房屋拆迁腾退工作,以及10余万农民的转居转工。

批量制造的“新中产”?

东坝某村的阿萍(化名)依旧还在给别人当保姆,但细算起来,阿萍已经可以算是“千万富翁”了。

由于家里宅基地的面积比较大,阿萍一家分到了600多万拆迁款,两个儿子年满18岁,按照当地的拆迁腾退标准,45岁村民可回购267平方米住 房,18岁以上不满45岁村民可回购167平方米住房。“50平方米以内回购价每平方米4500元,50平方米以上回购价每平方米8000元。”阿萍全家 可回购三套超过100平方米的房子。

而目前位于同区域的商品房奥林匹克花园均价卖到每平方米27000元左右,首开常青藤已经均价卖到28000元/平方米左右。据估算,阿萍回购的房 子转眼间就能升值到每平方米20000元左右。一次拆迁,让原本依靠给人当保姆糊口的阿萍转瞬富了起来,仅房子估价和剩余补偿款就身家超千万。

阿萍的另一个同乡选择了另一种“不要回迁房、纯经济补偿”的方式,按拆迁面积每平方米1.2万元补偿,两个大院子最后拿到了补偿款930万元。

“大部分人还是选择要房子。回购的房子分三种户型,一居50多平方米,二居70多平方米,三居100多平方米。现在家家三四套房子,多的五六套房 子。”当地腾退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按补偿款来说,每户由于宅基地面积不同和家庭人口状况不同,补偿款从100万到数百万不等,一半以上的村民拿到 的大概是200万~500万补偿款。”

东坝地区位于北京东部五环外区域,属于城乡接合部。由于北京CBD概念热炒,位于CBD延长线的东坝房价也水涨船高。多年前,这里的村民就早已经告 别了种植、养殖的生活方式。大部分村民都以盖房收租为生,被冠以 “瓦片经济”村。现在,村子没了,村民却在一夜之间成了百万富翁。

在距离东坝不远的姚家园汽车城,近期买车的大部分都是东坝村民。买车的档次也高低不一,从几万元的吉利到近百万元的英菲尼迪。据说也有人买了奔驰、宝马。按照村民们的说法,好车的标准是30多万的广州本田,高配。稍差也得是十五六万的车。

融入城市的速度和隐忧

事实上,随着北京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北京的大兴区、通州区等地,几年来已经诞生了不少“拆迁富翁”。

作为北京市两个城乡一体化试点村之一的朝阳区大望京村,只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即已完成全村1692户村民拆迁腾退协议的签订,以及25万多平方米房屋的拆除。政府为此付出了43亿元的安置款,主要用于征地补偿、腾退村民补偿安置和农民转工转居。

另外,北京丰台区金融办介绍说,今年他们启动了八个北京重点村城市化工程,拆迁资金200多亿。

快速城乡一体化的推进,当然也带来了不少隐忧。最主要的是“转工转居”后的村民生活来源问题。

“虽然村民目前分配的金额不少,但由于习惯了以前靠收租生活的村民,以后要想办法自谋出路。村民上楼后水电费、物业费各项开销,再加上村民不会理 财,‘坐吃山空’最后将成为最大的问题。”一位腾退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也有不少村民一拿到大笔补偿金额就随意挥霍,造成了家庭问题和社会问题。”

农民转为居民后,社会保障和收入来源一直是城市化进程中的实际问题和难点。大望京村在拆迁腾退后,征地补偿返回村集体经济,同时取得规划绿地的养护 权,并给大望京村5万平方米底商实物补偿,组织产权制度改革。“通过让产权变股权,农民当股东,发展村级股份制经济,保障村集体组织成员长期得实惠。”

由于不少地区城乡一体化进程还在试验阶段,因此,每个乡和地区的补偿办法都不尽相同。“一乡一策”在拆迁腾退的过程中十分普遍,大部分《腾退办法》都由当地乡人民政府自行编纂。

并非所有的村民都接受产权变股权的模式,东坝地区也有不少村子提出了所谓的“分家底”方式:将村里的公有财产和集体土地,得到政府补偿后,按照人头数现金分配。“按照这种方式,转居后村民还能拿到几万元的家底钱。”上述腾退办公室工作人员解释。

将成最大片人口密集区

“这里未来的规划主要是打造一个大型居住区,面积将超过望京和回龙观。”相关知情人士透露。

作为在1992年《北京城市总体规划》中就确立的北京十大边缘居住集团,东坝边缘集团是其中最晚被开发的一个。根据东坝边缘集团控制性规划,其范围 包括东坝乡全部,平房乡的平房村、石各庄村,将台乡的北岗子村,金盏乡的北马房村。规划建设用地范围控制在五环路以东、亮马河北路和东坝路以南、金盏东路 以西、姚家园路以北的区域内。

在北京市规划委的网站上有大量关于东坝地区项目建设的信息,大多由北京首开天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北京金隅嘉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金泰地产等国企开发,还有一些企业有些陌生。据有关媒体报道,东坝90%以上的项目开发商为北京市国有房地产企业或国企控股的房地产公司。

此外,在北京市土地整理储备中心“即将入市”地块目录显示,未来即将入市的地块中,东坝边缘集团南区超过51万平方米的土地储备项目是其中最大的一宗地。

作为北京最后一处边缘居住集团,东坝除了原有的“保障房”使命,还有新的任务。东坝商务区管委会办公室副主任王跃荣曾公开表示,建成后的东坝北区将集高端商业娱乐、总部商务办公和国际交流服务功能于一体,并依托机场吸引知名航空公司总部和服务机构在此设办事处。

“村民的土地经过‘七通一平’后,将归入北京土地储备中心,最后将公开挂牌招投标,拿地的将是各大上市和有实力的房地产公司。”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看来,村民的补偿款也许很高,但在整个土地的利益链条中,村民获得的只是很小的一个部分。”

城市化 城市 驅動 土地 升值 北京 拆遷 富翁 批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986

CBD土地竞标风云

http://magazine.caing.com/chargeFullNews.jsp?id=100206523&time=2010-12-11&cl=115&page=all

苛刻的招标条件和流程,将包括万科、富力、首创、首开在内绝大多数地产开发商排除在外,胜出者多为金融企业。竞标过程风云变幻,高潮迭起
《新世纪》周刊 记者 李慎

 

  2010年12月7日,对北京市国土局来说,是极不寻常的一天。

  经过一年多的等待,包括中服地块在内的北京市CBD核心区六块土地,终于将迎来第二轮,也是最后一轮招标。7日,20余家进入第二轮招标环节的企业提交了标书和报价,评标结果将于三个到七个工作日后出炉。

  这次土地出让,几乎毫无疑问将诞生北京市土地出让总价“地王”。而且,这六块土地的土地出让金收入,合计有望超过200亿元,创下北京市单次推 地金额最高。更重要的是,这也许是北京CBD最后的一次大规模供地——如果没有大规模拆迁,今后北京市CBD核心区将无地可供。

  竞争的激烈程度可想而知。8月2日,共有超过60家企业参与第一轮竞标,提交的单体设计方案达到200多份。而到了12月7日的第二轮招标环节,仅剩17家竞标者。

  有不少企业选择激流勇退,没有现身第二轮招标。也有的企业望洋兴叹,SOHO中国第一轮招标的成绩很不理想,最高只得到了5分(满分为20分),因此参与第二轮招标对它已没有太大意义,但12月7日SOHO中国的负责人仍现身国土局“围观”。

  现场情节不断。大连万达对Z15地块的报价低于底价,成为CBD核心区土地出让环节惟一的废标。这让同为Z15地块竞争者的中信集团十分不解,万达集团被指“故意给中信难堪”。

  更有11家企业化敌为友,组成史上最强联合体共同参与竞标,成为Z14地块的惟一竞标者,结果皆大欢喜。

  一场CBD竞标,背后几多风云?

大象的游戏

  中服地块一直麻烦缠身,从内定风波,到拍卖叫停、暂停出让,再到拆分改装、重新上市,种种明争暗斗,尽展CBD核心区12块土地的魅力。

  1月29日,北京市土地整理储备中心挂出中服地块的出让信息,挂牌起始价50亿元,规划用途为商业金融。公告显示,竞买人须为金融机构与房地产 企业组成的联合体,其中,金融机构应为由中国银监会、证监会和保监会等国家金融监管部门批准设立的具有法人资格的金融企业,且注册资本不少于50亿元,并 在联合体中绝对控股;房地产开发企业应具备房地产开发一级资质,且注册资本不少于30亿元。

  公告公布当天,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即公开表示,“符合挂牌文件的全世界只有一家公司”,直指该条件为远洋地产量身定制。彼时,远洋地产刚完成股权转让,中国人寿成为远洋地产大股东。作为中服地块的一级开发商,远洋地产对这块土地志在必得。

  此后两月,北京市土地市场急速升温,“地王”频出,因担心再拍出高价,北京市3月紧急叫停中服地块出让计划。五个月后的8月2日,中服地块拆分改装后重出江湖,这时楼市正经历炼狱般的调控,但中服地块的入市,还是刺激了人们兴奋的神经。

  改装之后,参与的机会增大了。8月入市的CBD核心区土地,总共有12块,包括中服地块拆分而成的4块,以及8块毗邻中服地块的未拆迁土地。“以前中服地块整体出让,我们是一点机会都没有;分拆后,总算有了百分之一的机会。”潘石屹曾向记者表示。

  虽然如此,条件和流程却更加复杂苛刻。对此,北京市土地整理储备中心副主任王兵曾公开解释说,“CBD核心区是北京的城市名片,政府希望能够建成地标性建筑,所以对建筑本身,以及开发商的要求都较高。”

  这12块地的招标分两轮,总分100分。第一轮20分,第二轮80分。第一轮主要竞标内容,是这12块地的总体设计方案;第二轮,才是单个地块的竞标方案和报价。招标文件对竞标人资质、土地规划和建筑使用性质作了严格规定,光是竞买保证金就高达8亿元。

  门槛包括,所有项目不能散卖,中标人需对项目持有并经营十年以上时间。这意味着,包括SOHO中国在内以散卖为主要经营方式的开发商,将被拒之门外,而对大连万达这种部分散卖、部分持有的开发商来说,禁止散卖的规定也对现金流提出了更高要求。

  此外,招标文件要求竞买者具有与所投标地块功能性质类似的项目开发经验与业绩,如写字楼和商业金融大楼,住宅开发不能作为相关开发经验与业绩。这又几乎将万科、首开、首创等以住宅开发为主的企业踢出门外。

  为了防止囤地、炒地,招标合同还约定,开工之日起三年内必须竣工。这些条款要求竞买人不仅方案过硬,还必须具备雄厚的资金实力。在如此严苛的条 件下,不少企业坦承,“不想跟着掺乎”。首创置业总经理刘晓光则直言,对CBD核心区土地的招标,“我们就是参与参与,没抱任何希望。”

胜利者谁属

  让企业望而生畏的,远不止竞标条件的严苛。不少企业私下向本刊记者暗示,这次CBD核心区土地出让太“复杂”,不仅要深谙北京市政府对CBD的规划、期望,还要应对各路“志在必得”竞标者的夹击,不如避而远之。

  甚至在第一轮竞争中脱颖而出的企业,也不敢托大。在Z3地块第一轮招标中,万通地产的方案得到最高分20分。到第二轮,万通地产与中国国际金融 集团、中金嘉业、亚洲电视有限公司(亚视)及西部金融贸易中心组成联合体,竞标面积为10490平方米的Z3地块,出价约25.20亿元。但万通地产一位 内部人士仍表示,万通就算入围第二轮,甚至最后拿到地,也只是“陪太子读书”。

  在万通的合作伙伴中,只有亚视参与了第一轮招标,其他三家均是第二轮才参与进来。此次招标文件规定,联合体中有一家企业参与第一轮即可。

  也因此,很多新面孔在第二轮招标中浮出水面。CBD核心区招标答疑会备忘录显示,金融机构可直接从开发商手里购买其投标的部分面积,不算联合投 标。这意味着,金融机构甚至可以等土地归属落定后,再从中标者手中购买全部或部分土地。中信地产一位负责土地前期人士透露,等招标结束后,竞标联合体或将 发生一系列股权转让,会有更多真正的觊觎者浮出水面。

  远洋地产则是另一种情形。远洋地产是中服地块的一级开发商,过去一直被指“内定”,从这次招标的第一轮到第二轮,远洋地产一直高歌猛进。第一轮 中,远洋地产在面积为11007.36平方米的Z6地块上得了最高分20分;第二轮中,远洋地产联合汇丰银行和崇高发展,出价约38.07亿元。相对于其 他两家竞标者,远洋地产联合体在方案、资质上都略胜一筹,夺标可能性极大。

  在众多参与第一轮招标的知名房企中,万通地产和远洋地产是惟一两家成功晋级第二轮的企业。此外,万科、富力、首创、首开、苏宁置业、和记黄埔、九龙仓、中建国际、珠江投资、新华联置业、葛洲坝房地产等全军覆没。

  取代开发商唱主角的是金融机构,这也是本次CBD核心区土地招标的最大特色。除了Z3和Z6地块,其他四个地块的争夺基本在金融机构中展开。

  Z4地块,面积10030平方米,出让底价20.23亿元。第一轮招标中得分最高的融侨,选择与福建金辉、华康资本组成联合体,报价26亿元; 第一轮招标中得分第二的民生银行,报出了29.96亿元。Z5地块,面积9578平方米,出让底价17.34亿元。安邦财险、和谐健康保险及标准投资集团 组成的联合体,出价25.20亿元,出价最高。

  参与招标的北京世博投资公司的一位高管向本刊记者透露,Z4地块民生银行夺标的可能性极大,Z5地块最终的胜出者或将是安邦财险联合体。公开资 料显示,安邦财险的董事包括陈小鲁、刘晓光等,股东中不仅有上汽集团、中石化等央企,还包括一些有背景的公司,如标准基础设施投资集团董事长陈小鲁为“十 大元帅”之一陈毅之子、“开国大将”粟裕之婿。

  Z14和Z15地块,是此次竞标中最优质的两块地,面积分别为16401平方米和11478平方米。第一轮招标中,中信集团在这两块地的方案都 得了最高分,但第二轮中,中信放弃Z14,转而集中精力投标Z15。上述中信地产内部人士向本刊记者表示,“Z15的高度为400米,而Z14只有150 米,中信集团有建总部的打算,因此Z15地块的高度更符合要求。”他透露,这次CBD核心区的招标方案是中信地产做的,而土地投资建设则由中信集团负责。

  在Z15地块的争夺上,中信集团信心满满,“无论从第一轮得分还是第二轮报价,我们中标没有太大悬念。”上述中信地产人士表示。Z15地块出让底价约50.58亿元,中信集团报价最高,达63亿元。

  如果中信集团最终如愿中标,新的北京市土地出让总价“地王”将诞生。不过以竞标价计算,这块地的楼面单价只有不到2万元/平方米,远低于目前CBD核心区的楼面价。

  值得关注的是,在Z15地块的争夺中,大连万达集团出价仅为45亿元,低于底价。万达集团相关人士现场表示,“万达认为从一开始机会就不大。” 但中信地产人士却认为,万达投出废标或许是因年关将至,现金流不太充裕,另外,万达看中的可能是其他地块,如Z7、Z8和Z9。

  在中信集团退出竞争的Z14地块,状况极为戏剧性。Z14地块的所有竞争者化敌为友,组成史上最强联合体,出价41.14亿元,结果将皆大欢 喜。这11家企业是:正大集团、正大置业、卜蜂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上海帝豪发展有限公司、正大制药投资公司、中山市凯茵豪园房地产公司、东莞玖龙纸业有限 公司、华侨凤凰集团、华康资本、金光纸业和上海世茂建设公司。其中,女富豪张茵控制的玖龙纸业和总部位于泰国曼谷的正大集团,均是第二轮才现身。

  对这六块地的最终归属,北京市国土局并未给出明确时间表,但北京市土地中心交易部工作人员现场表示,根据正常评标程序,三天到七天内将出结果, 但是否将对社会公布,何时公布,将视情况而定。而CBD核心区剩余六块土地的第二轮招标将于2011年进行,土地出让金收入同样将划入2011年。

  中国指数研究院发布的2010年城市土地出让金排名显示,虽遭遇史上最严厉的地产调控,截至11月22日,北京市2010年土地出让金达到1004.48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57.2%。

CBD 土地 競標 風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114

連勝文槍擊案焦點 陳鴻源家族十萬坪土地曝光 「新店土地公」陳明雄的養地致富術

2010-12-13  TWM




連勝文遭槍傷事件近來引起台灣政壇震盪,事件主角之一的台北縣副議長陳鴻源家族的房地產事業,頓時成為外界焦點。陳家不只在政治上嶄露頭角,房地產實力更是驚人,從台北縣山邊到台北市精華區都有他們的土地,他們是如何致富的?

撰文.黃小麟

因連勝文遭槍傷而聲名大譟的台北縣副議長陳鴻源,不只在地方政壇有影響力,依據監察院公職人員財產申報資料,其財力也相當驚人,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其名下擁有多達四六五筆土地。他為何如此富有?這些土地是如何累積的?

其實陳鴻源只是陳家勢力在台面上的代表,真正的幕後操盤手是陳鴻源的父親陳明雄,他才是真正的﹁新店土地公」。

陳明雄的土地,初期以台北縣新店、新莊為大本營,這幾年一路往外擴張,開始買進台北市大安區古亭市場、文山區、內湖、北投土地,外界估算身價至少數百億元。

在彰化出生長大的陳明雄,二十多歲就隻身到台北打拚,最早在永和定居,民國六十六年,他代表國民黨參選台北縣議員高票當選,從此展開陳家人脈、金脈之路,之後陳明雄又擔任國大代表,直到十三年前將政治資源交棒給從小栽培從政的長子陳鴻源,才退居幕後。

當過第二屆彰化縣同鄉總會會長的陳明雄,目前仍是名譽總會長,可說是「彰化幫」的龍頭。熟識陳家人的建築業者說,與其他旅北同鄉會相比,彰化同鄉會最團 結,凝聚的力量也特別大,往年能掌控的有效票約四萬至五萬票之間。靠著這股力量,陳明雄得以縱橫北縣政壇,與台北縣彰化同鄉會理事長、立委羅明才,及擔任 縣議員的兒子陳鴻源,幫國民黨打下不少江山。

新店、新莊養地規模驚人

「走在台北縣市,一不小心就會踩到陳家的土地。」房地產業者指出,由於家族政治資源雄厚,陳家對於都市計畫方向有一定的了解,總是能搶先布局,例如陳家在 安坑養了快三十年的十萬坪山坡地,未來捷運「三環三線」的安坑延伸線經過,潛在獲利至少百億元以上。還有近來標售頻創新高的新莊副都心土地,早在重劃區尚 未變更前,陳家就已提前卡位,一坪成本才幾千元,因此陳明雄也與三重幫營建大老林堉璘、林榮三成為好友。

搶進北市都更市場

陳明雄的建設事業早年以新店、雄豪、東佳、東懿建設、世國營造等品牌推案,陳明雄曾經擔任雄豪建設董事長,最知名的建案就是二十年前在新店安坑推出「綠野 香波」、「彩蝶」、「伴吾」等別墅案。近來陳家也開始將勢力伸進獲利豐厚的台北市都更案,除了內湖路二段內湖分局附近的都更案,還有北投住宅區土地等,放 眼台北縣市房地產市場,只要有題材、有潛力的,幾乎都有陳家的影子,房地產業者說,﹁再蓋三十年都蓋不完﹂。

前進北市都更市場,陳明雄改採策略聯盟,不再單打獨鬥。一九九九年,陳明雄為了幫好友百年建設董事長陳美龍度過財務難關,入主玻陶類股國賓陶瓷,後改名國 賓大地,初期親自擔任董事長,後來房地產推案都以國賓大地為名,陸續推出「綠中海」、「靜岡」等建案,搭上這七年來房地產景氣多頭列車。

這幾年都市更新案正夯,國賓大也沒有錯過,二○○八年就開始整合位於台北市羅斯福路、和平東路口附近的古亭市場都更案。○九年就已完成八成多的地主簽約手 續,該案基地面積達六九六坪,其中包括二四一坪的第二種商業區土地,二九七坪的市場用地及五十八坪的住宅用地,產品規畫為三十一層商辦大樓。

國賓大曾保守估計,未來這件個案總銷售金額將達五十億元,因屬於合建案,國賓大可銷售部分約占三十五億元左右。房地產業者私下表示,一般的營建個案起碼都 抓二○%獲利,都更案的利潤會更高,而這件個案又在台北市大安區,還是商辦的產品,利潤應該會拉高到三成,甚至可能更高。此外,國賓大也悄悄插旗台北市文 山區興隆路靜心小學附近景華街的都更案,與陳明雄的女兒陳玉桂合建,其中還有一個地主是靜心小學,因地點距離總統馬英九老家極近,未來推案房價也相當可 觀。

但由於都更案利益牽涉複雜,陳明雄選擇退居幕後。今年六月,上市營建股興富發建設董事長鄭欽天,透過取得廣陽投資持有的國賓大股權,掌握國賓大經營權,引 起市場議論。興富發當時表示,國賓大正在做環保建材,除自用外,可經由興富發推銷給建築同業使用。但熟悉內情人士透露,這是一加一大於二的手法,因興富發 具備整合能力,又是上市公司品牌,古亭市場開發利益可觀,陳家不可能輕易放掉,只不過陳明雄認為古亭市場尚未談妥,乾脆賣掉公司部分股權轉退幕後。

陳明雄入主國賓陶瓷擔任董事長後,○三年大舉進入焚化爐「底渣」處理再利用的環保產業,成為國內第一座焚化爐底渣再利用處理廠。所謂底渣,是將垃圾焚燒後 的殘留物篩選出有用的金屬,再回收利用,最後的殘渣可用來當作回填道路的材料。目前國賓大已處理超過一百萬公噸的焚化底渣,相當於全國一年產生的底渣。

陳明雄養地頗有心得,連底渣都可以作為養地的工具!房地產業者說,陳明雄家族很會蓋資源回收廠養地,因為回收廠環境不好,地價不高,陳家趁低點慢慢把周邊的工業地、農地買起來,等到附近交通建設完工再變更開發,可說是一魚雙吃。

陳明雄家族土地資產分布

地點 面積

台北市大安區和平東路 700坪台北縣新店安坑 十餘萬坪台北市內湖路二段 一千餘坪台北縣輔大附近 2000坪台北市文山區興隆路二段 500坪

 


勝文 槍擊案 槍擊 焦點 陳鴻 家族 十萬 萬坪 土地 曝光 新店 陳明 雄的 養地 致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244

土地闲置近6年 坐享升值超22倍

http://epaper.nbd.com.cn/shtml/mrjjxw/20101231/2177064.shtml

 每经记者 叶书利 喻春来 发自北京
中石化的子公司北京井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北京昌平区的三宗地块,分别闲置近6~6.5年。
不过,坐拥土地增值的中石化,如今三宗地块已增值了22.7倍~近24.6倍。
对此,北京中石化井田工程建设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杨勇昨日给《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来书面回答称,这三宗“闲置”土地已获批从住宅用地变更为科研教育和职工住宅用地,目前已完成了对项目容积率等的调整和修订,正在着手项目的工程建设。
记者现场调查:土地增值近24.6倍
30日,国土部发布了一份《企业原因造成且尚未处置的房地产闲置土地情况表》,中石化控股的地产公司北京井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北京昌平区沙河镇的三 宗地在列,分别为井田花园专家居住小区C-2区、井田花园专家居住小区C-4区和井田花园专家居住小区项目C-6号地。
30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了三宗地的现场:四周高墙围绕,场内坑坑洼洼,毫无动工的迹象。
环顾四周,到处是荒凉的空地,刺骨的烈风不时狂啸而过。
在三宗地所在地的村庄北京昌平区沙河镇丰善村,记者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位村民。他告诉记者,由于土地开发,正在全村搬迁,慢慢地,丰善村将消失。
如今该村二三百户人家中,近90%已搬迁,只剩下二三十户人家可能因为各种原因还未搬迁,但基本已不在此居住。
虽然中石化的三宗地块仍空置着,但由于近年来,土地价格的一路狂奔,中石化得以坐享其成。
相关资料显示,约定开工时间为2004年9月28日的井田花园专家居住小区项目C-6号地,面积为4.675748万平方米,闲置近6.5年。2004年的土地购买价为1568.818万元,楼面价为335.5元/平方米。
而就在12月27日,保利携手北京金成华房地产联合体以8.8亿元的总价拿下了北京昌平区沙河镇南一村居住项目用地,楼面价已升至7619元/平方米。
以同区域的7619元/平方米楼面价计算,井田花园专家居住小区项目C-6号地已增值近22.7倍。
三宗地块中的井田花园专家居住小区C-2区,约定开工时间为2005年1月10日,闲置近6年。2004年购买时,面积为10.58448万平方米,购 买价为3281.188万元,楼面价近310元/平方米。第三宗地块井田花园专家居住小区C-4区,约定开工时间为2005年2月26日,闲置近6年。 2004年购买时,面积为11.60135万平方米,土地价款为3596.417万元,楼面价近310元/平方米。
以时下7619元/平方米的楼面价计算,后两宗地块已升值近24.6倍。
开工延误原因:三宗地曾涉腐败大案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三宗地块涉及相关腐败大案,这或是该项目开工被延误的原因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福建商人黄敏于2000年以2300万元的注册资本创立了井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并于2004年拿下了这三宗地。后因资金短缺,黄敏携手中石化胜利油田大明股份有限公司,双方各出资50%合作开发该项目,项目名称被定为“井田花园专家住宅小区”。
没多久,这起收购就被调查。公开资料显示,中石化胜利油田大明股份有限公司原副董事长、总裁李荣兴私下联合黄敏,故意抬高地价,而李荣兴也由此从黄敏处得到好处费2500万元。
因为案件的原因,该项目一直无法按时动工。
2005年,中石化胜利油田大明股份有限公司收购了井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手中其余50%的股权。
按照中石化在今年11月30日发布的最新公司土地规划,三宗地块本来将全部用作科研教育的地块,变更为目前的近2/3用于住房建设,其中,15%为保障房建设,另外85%为其他性质的住宅,建成后,大约可提供近3000套住房。
采访中,该地块周边一位开五金店的老板向记者说,在他与中石化人的沟通中得知,“保障房+住宅”的规划只是政府手续上的需要,实质上,近3000套房最 终的主要消费对象可能会以福利分房的方式,定向分配给中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以及将从山东德州迁至北京的中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德州石油钻井研究所 等。据悉,三地块预定明年6月开工,承建单位为中国建工集团。
中石化回应:待规划通过后立即动工
对于被国土部曝光的三宗闲置土地,北 京中石化井田工程建设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杨勇给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来书面回答称,这三宗“闲置”土地,已经北京市规划委员会批准,从住宅用地变更为科研教育和职工住宅用地,将用于建设中国石化科学 技术研究中心和科技人才引进基地。该项目已列入北京市昌平区2009年、2010年重点工程建设项目。
杨勇表示,2007年2月经北京工商行政管理局昌平分局核准,将井田房地产公司的名称变更为:北京中石化井田工程建设有限公司。
杨勇称,目前公司完成了对项目容积率等特定规划条件的调整和修订,正在着手项目的工程建设。“由于种种原因,我们没有及时变更土地用途,造成了误会。”杨勇说道。

土地 閑置 置近 坐享 升值 22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770

「消失的首富」談不消失的土地財富 蔡辰男:小帝寶建豪宅萬戶有屋住

2011-1-17  TWM




︽今周刊︾七三二期封面故事〈消失的首富——國泰集團大王子二十五年興落告白〉刊載蔡辰男的故事後,得到廣大讀者的回響;其實,蔡辰男在不動產上有其獨到的見解,本期將其長年對台灣不動產的觀察,完整呈現,以饗讀者。

如今國泰集團仍執台灣房地產界牛耳,其實名下龐大的不動產,至少超過一半以上都是蔡辰男在十信事件未爆發前打下的基礎。三十年前,位在敦化南路的台北第一豪宅、地位比起如今﹁宏盛帝寶﹂有過之而無不及的﹁一品大廈﹂,也是蔡辰男所建,如今他自己仍住在這裡。

對台灣房地產,蔡辰男總有自己簡單親民的邏輯判斷;聽來容易,其實這背後,隱藏著看盡三十幾年房地產景氣循環後的市場哲理。

魚翅貴翻 無關滷肉飯價格例如他看現在所謂的﹁高房價﹂,覺得實在﹁不算貴﹂,他用他最愛的美食做比喻,﹁因為一般的房價是滷肉飯,你講魚翅燕窩幹嘛?那是豪宅市 場。現在是魚翅一直在漲,但滷肉飯還好,滷肉飯是跟著國民所得、人均所得在比的;台灣國民所得漲,滷肉飯跟著漲,還算合理。

﹁但魚翅燕窩不是,這個市場是人在『頂』的,就像現在粉紅鑽一克拉要價上千萬元,你說太貴,沒道理嘛!

﹁有些人不懂,一邊在電視上罵高房價的不合理,但其實自己這幾年卻也在買房子,這樣就不對了。﹂論起近期一直被探討的社會住宅——﹁小帝寶﹂,他用幾個簡單的數字計算,證明政策不可行。

他說,這塊空軍總部基地大約一萬五千坪,容積率用四百計算,可蓋面積就是六萬坪,再加上獎勵一五%,大約可蓋七萬坪。但這個緊鄰帝寶的燙金地段,如今的新 成屋市價每坪用二百五十萬元計算,等於如果拿來做豪宅開發,國庫可進帳將近一千五百億元。就算扣掉目前豪宅的建造成本行情,以每坪四十五萬元計算,至少讓 國庫在這塊地上淨賺一千億元。

一千億元可以拿來蓋多少真正的﹁社會住宅﹂?因為所謂社會住宅,應該是以最基層民眾的生活需求作定義,因此坪數不需要大。

如果以目前新北市平均房價每坪三十萬元、每戶二十坪計算,可以給一萬六千戶家庭居住;就算以三十坪做計算,也能讓超過一萬戶家庭因此有個遮風避雨的住 所,﹁但現在政府只打算在這塊地上蓋二千戶,不只可惜,而且浪費!﹂三言兩語,點出政策的錯誤,卻也隱然看出蔡辰男當年執掌企業的身影:頭腦清楚,條理分 明,不流於無謂謾罵。

事實上,蔡辰男名下至今仍擁有龐大的土地資產,但這些土地多半受限於法令,都有開發上的困難。

土地養久了 價值就出來了其中最接近開發階段、市價最高的,當屬在桃園航空城邊擁有一萬二千坪的土地,市價估計二十四億元;以及去年剛打贏官司、從長億集團楊天生手上拿回新北市新店大台北華城約二萬坪的土地,最保守估計也有十億元的市值。

此外,他在自己蓋的﹁一品大廈﹂裡,擁有五戶,是其中最大的住戶。許多名人例如連戰等,都是當初房子一蓋好就住到現在的住戶。但蔡辰男自己卻不是,他說當 時房子全賣光了,自己也沒想到要保留,後來是有人要賣,他才一戶一戶買回來。但還好買得早,現在早已是奇貨可居,買不到了。

一品大廈已是三十年的老房子,至今還是市場搶手貨,近來還因為有都市更新題材,頻頻躍上新聞版面,這也證明蔡辰男眼光的精準,薑是老的辣!

儘管擁地不少,看似身價驚人,但由於多半都還有待法令鬆綁,這也是讓他幾十年來還債還得辛苦的原因。蔡辰男形容這些土地對他而言,是﹁歹子養老父﹂;言下 之意是,好的土地早就在償債過程中賣光了,剩下來的,多半都是眼前無法開發的、或價值較差的土地。﹁但有些土地就是要養,養久了,價值就出來了,不用急。 ﹂他說。

例如,以大台北華城的地來說,蔡辰男表示,﹁我幼稚園時就有了。﹂但以前光禿禿的山坡地,經過時間流轉,﹁如今上面有很好的學校(康橋雙語實驗高中)、也 有管理非常嚴謹的別墅社區,一般人完全進不去;兩年前有人來談,每坪三十萬元,我沒答應,但現在漲到六十萬元了。﹂要不要開發呢?他笑而未答,顯然這位﹁ 市場老手﹂已心中有數,老謀深算依舊。

但談起土地開發,他說市場上他最佩服宏泰集團創辦人林堉璘;他又以食物做比喻說,「土地開發就像蛋黃與蛋清,如果手上有一塊地就像一顆蛋,過去包括我自己 在內的傳統作法,都是把整顆蛋都開發完畢,再找尋下一顆來開發。」但後來他發現林堉璘卻不是這樣做,而是,「先把蛋清開發完,留著蛋黃在手上,就繼續開發 下一顆蛋;等到全部的蛋清都開發完了,整塊土地價值都大幅提升了,回過頭再來開發蛋黃,此時價值早已不可同日而語。」蔡辰男描述說。

﹁一山還有一山高啊!﹂這位年逾七十的長者笑笑。也許是因為人生曾經歷難以想像的風暴,因此在一般經營者身上很少看到檢討自己的不足,學習別人的長處,他卻能泰然自若地誠實以對。這是人生的歷練,也是長者的智慧。

一旦開發 價值驚人

——蔡辰男名下房地產

地點 面積

(萬坪) 目前行情

(億元)

新北市新店大台北華城山坡地 2 10 新北市汐止山坡地 50 10 桃園縣桃園航空城土地 1.2 24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巷內

一品大廈 5(戶) 6

合計 50

資料來源:房地產估價師事務所 資料整理:梁任瑋

 


消失 首富 談不 土地 財富 蔡辰 辰男 小帝 帝寶 寶建 豪宅 萬戶 戶有 有屋 屋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628

谁动了土地

http://magazine.caing.com/2011-01-22/100219982.html

地方与地产商合流,圈地运动勃兴;中央是纵有意愿约束也鞭长莫及;底层是难以抗拒。出路何在?

  2008年3月,世纪金源以每平方米不到52元的价格在美丽的云南古镇腾冲拿下了5571亩林地,两年后将这里变成了一个高尔夫度假村。

  这是国土资源部执法监察局2010年公布的违规批地清单中的一项,也是国土部督办大案之一。2011年1月,这张名单上又增加了一个新面孔——中国海外集团违反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在重庆大观至黎香湖以租代征违法占地747亩。

  按照国土资源部的相关规定,省国土厅有权批准的是590亩以下的建设用地。然而,类似规模宏大的“圈地运动”在中国屡禁不止。

  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推进,土地的资源属性日益凸显,价值日益提升。每一块土地资源的背后,都是一个多方利益的复杂博弈,至少包括中央政府、地 方政府、开发商和农民四个层面。但在其中,地方政府谋求经济体量迅速膨胀的冲动与房地产勃兴的浪潮迅速结合,构成“圈地”最强大的推动力。

  大片的土地,通过地方政府少批多征、先征后批、分拆批地、拍卖作弊等方式,化整为零,再转手与作为地方政府合作伙伴的房地产开发商。手法隐蔽而谨慎,既有以既成事实倒逼合法认证,亦有巧设心思规避法律红线。

  为谋地方经济发展而招商引资,往往是地方政府做土地文章的源动力。尤其在营商环境较差的地区,政府用以吸引外来投资的“好牌”并不多,无外土地 与附着其上的优惠政策。在以“土地换发展”的思路下,地方政府热衷于推动大规模的工业园区、公用事业园区以及庞大的城市更新计划,继之以庞大的用地规划。

  在四川成都温江区永宁镇,镇政府向取得集体土地统一经营的村庄“租用”土地,并开发房地产或建设工厂,镇政府通过支付一定的土地补偿费和劳动力 安置费,消弭了村民的承包经营权。当地镇政府将这种做法叫“下清”。这一切均不按征地程序,而土地已从村民手中腾挪至政府控制之下。同样在温江,以工业园 区“圈地”,以及以公共事业园区名义兴建的地产项目,仅举数例,已占整个温江面积的20%以上。

  具有实力的投资者则有挟政府以争土地的便利。海尔集团在落户重庆时即是如此。2005年7月,海尔和当地政府签订《投资合作协议书》,当地政府 表示将约1440亩的宗地,协议出让与海尔,用于建设以公司命名的工业园区,同时约定将土地价款全额返还。之后,地方政府如约出让并返回土地出让金 5431万元,但海尔却中途提出将其中一块地(约284亩)用于做房地产,亦得到地方政府部门的默许支持。

  更多的故事类似于世纪金源在腾冲的经历,商业地产开发以新的地方经济支柱的名义出现,并获得地方政府护航。这样的项目通常仍以“招商引资”引进,然后再冠以土地整理的名号,跟这些公司签订土地整理和整体开发合同,即通常所说的土地一、二级开发联动。

  在这些项目中,政府为供地,而不惜在拿不出征地批文之下,以租代征、少报多征,或者先征后报、分拆报批;进而不经“招拍挂”程序或者在“招拍 挂”中做手脚,将大片土地分割出让,使开发商以“蚂蚁吃大象”的方式,一举揽得数千亩,甚至上万亩的土地,坐享资源价值,或以开发获利。

  而在地方政府看来,这种种“圈地”只是为地方发展而身不由己的“突破”规范,介入其中者甚至是拉动当地经济建设和财政增长的功臣。即使在因违规 批地而被罚之后,多数项目也会在地方多个多级政府部门的串联包庇下,安然过关。腾冲世纪金源项目即是一例——从2010年8月就被责令停售的项目至今仍在 对外销售,相关部门均视若无睹。而失地农民们一个家庭拿到10万元补偿的都不多见,之前虽曾有过“安排工作”的口头允诺,最终却不见下文。

  成都温江的农民不甘沉默,开车围着地块绕圈,估算周长,据此测量温江区没有征地批文而被“圈”的地块面积,并向官方举报,也无下文。

  那些急于凭大项目开发拉动当地GDP的地方主管官员们,则或以政绩迅速升迁,或以利益输送曝光而迅速坠落。这样的故事几乎每天都上演着。不在这里,便在那里。

  这正是上述提及的四方博弈的鲜明写照,地方政府与开发商合流,居于主导;中央政府纵有心约束也鞭长莫及,各种约束和监管被地方逐渐消化分解,效 用递减;最底层的农民,博弈能力缺乏系统有效的法律支持而无法形诸于实。这最终构成了中国征地与用地博弈结构中两头小中间大的失衡现实。其代价不仅是土地 资源的批量流失,还包括随之而来的基层激烈对抗。

  在当下,寄望于地方政府改变“以土地换发展”的路径并不可能。对于中国而言,改变两头小中间大的畸形结构方是解决之道。中央的监查风暴或将陆续袭来,而赋权农民亦须提上日程。

誰動 動了 土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70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