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大衛安洪單挑庫克 搶食四兆元現金部位左右蘋果股東會的華爾街空頭總司令

2013-03-18  TWM
 
 

 

蘋果電腦高達四.○八兆新台幣的巨額現金部位,是當今世界上擁有現金最多的公司。

大股東「華爾街首席空頭大師」安洪要求滿手現金的蘋果,應該發放更多現金回饋股東,一方面控告蘋果與執行長庫克獲得勝訴,另方面卻又花大錢買進蘋果股票,讓庫克好為難。

撰文‧乾隆來

蘋果公司在今年二月二十七日召開年度股東大會,《彭博商業周刊》以非常奇特的語氣報導:「已經連續兩年,蘋果公司的股東會都被一個無法出席的人所左右。」去年是剛剛過世的賈伯斯,今年則是直接槓上現任執行長庫克的華爾街空頭大師大衛安洪(David Einhorn)。

二月,安洪把蘋果公司與執行長庫克一狀告上美國紐約曼哈頓聯邦法院,而且不到兩個禮拜,聯邦法院就判決蘋果敗訴,成了少數蘋果敗訴的案例,讓蘋果強悍的法務部門滿臉豆花。

迫蘋果分錢給股東

而安洪公開提案,要求蘋果增發「穩定配發高現金股息的特別股(Preferred Shares,媒體戲稱為iPrefs)」,以提高對股東的回報,更成為今年蘋果股東會上最被關注的焦點。

股東會中,投資人照章行事通過對現有董事會的續任,執行長庫克獲得超過出席股東九九%的支持。但是,會場內最被熱烈討論的,卻是蘋果如何積極處理高達四兆多新台幣的現金部位。

彭博資訊報導說,「即使不贊同安洪所提iPrefs的股東,也支持他繼續高調地向公司管理層挑戰。」連支持庫克的加州公務人員退休基金經理人,都在推特上表達:「我們支持安洪關於資本重新配置(capital reallocation)的想法,前提是所有蘋果的股東都必須被一視同仁。」預測次貸危機 放空雷曼兄弟現年四十四歲的安洪,是在二○○八年金融海嘯一戰成名。

他從○七年七月就大聲疾呼,雷曼兄弟握有太多低流動性的房地產相關資產。他認為次貸風暴即將爆發,而火速辭去新世紀房貸金融公司的董事席位,更將自己創設的綠光資本公司(Greenlight Capital)資金部位,全數用來放空雷曼兄弟以及金融股。

○八年九月雷曼兄弟破產,當時不到四十歲的安洪幫客戶大賺二十億美元,成為被媒體瘋狂追逐、華爾街最年輕的投資大師。

安洪的綠光資本目前掌管六十三億美元(約一八七○.二億新台幣)投資部位,被市場歸類為對沖基金;去年更因為大力放空綠山咖啡(Green Mountain Coffee Roaster),把綠光咖啡的股價從一○七美元,一路摜壓到跌破四十五美元,再度為他奠定華爾街「首席空頭大師」的稱號。

安洪,的確是年輕一代傑出對沖大師中的佼佼者。一九九一年,他從康乃爾大學以最優異的成績畢業後就投入華爾街,五年之後,他創設綠光資本,從九十萬美元開始自己的投資事業。與今天掌管六十三億美元相較,安洪在短短十七年的時間,讓公司管理資產規模成長七千倍!

這樣的成績不是靠運氣,而是驚人的戰鬥力。

安洪在○二年發現一家行徑詭異的投資公司:聯合資本(Allied Capital),這家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旗下轉投資了一二○家企業,負責人是軍人出身,還曾經做過特勤殺手的老兵。

安洪在研究這家公司的時候,遭到監聽、跟監、騷擾,以及美國證管會的特別關照,劇情猶如好萊塢電影的真實版。

安洪把聯合資本所投資超過一二○家的公司徹底翻過一遍,揭開了聯合資本以表面的投資活動,實際上壓榨被投資者,以及千奇百怪的作帳手法,統統鉅細靡遺地揭露出來。

他與聯合資本生死纏鬥了六年,打死不退,最後還出了一本《一路騙到底》(Fooling Some of the People All of the Time)的專書。他在書上寫說:「主管機關只會在投資人的錢都被騙光之後,才來清理詐騙案件;但是當上市公司進行詐欺的發展過程中,主管機關卻總是視若無睹。」從聯合資本、雷曼兄弟到今天的蘋果公司,看得出安洪善於尋找市場最關注的議題,以快速且深入的研究,發掘問題;一旦問題被他抓到,他就拉高分貝、運用媒體凸顯問題,並且吸引大量市場跟隨者。

在股市,高舉「維護股東權益」大旗的職業股東從來不缺,但是能夠像他那樣精準操作,卻極為罕見。

槓上庫克卻大買蘋果股票

安洪還有一個特異功能,他是撲克牌高手。去年,他在撲克世界大賽贏得第三名,獲得獎金超過四三○萬美元(約逾一.二七億新台幣)。之前,他也曾經在不同的撲克大賽中得獎;新聞報導說,安洪記憶力與賭性堅強,是他令人難以忘懷的牌風。

空頭大師看上蘋果電腦,加上蘋果股價過去半年大跌四○%。「安洪vs.庫克」,飄出濃濃的血腥味,立刻成為華爾街嗜血媒體瘋狂追逐的焦點。

不過,請別緊張,空頭大師安洪這回不作空,他看好蘋果的未來,而且一口氣就將管理資產的十分之一、超過七.五億美元(二二二.六四億新台幣)的資產,壓寶在蘋果。

安洪第一次買進蘋果,是在一○年下半年,當時揭露的平均成本是二四八美元。

去年九月,蘋果股價從歷史高點七○五美元開始重挫,安洪卻越買越多。如今他已經持有一三○萬股,平均成本五七七美元,與目前四三○美元的市價相比,投入二二五億新台幣的持股成本,已經出現二五%的帳面虧損。但是安洪仍舊抱持打死不退的精神,越低越買,表面上與庫克對決,實質上卻以真金白銀支持蘋果團隊。

安洪大力買進蘋果,就著眼在蘋果公司帳上高達一三七一億美元、相當於四.○八兆新台幣的巨額現金部位。

蘋果開始願意傾聽股東心聲蘋果電腦是當今世界上持有最多現金的公司,財報上也顯示,這筆巨額的現金報酬率很低,全年只略高於一%;而且,現金部位還在繼續增長,估計每年現金增加會超過二百億美元,堪稱是現代跨國企業的奇蹟之一。

相較於一貫鄙視華爾街的賈伯斯,庫克當上執行長之後,對華爾街的投資人溫和許多。基金經理人集體拜訪蘋果公司,庫克偶爾會悄悄走進會議室,出乎意料地親自做簡報、回答問題。

庫克也願意傾聽投資人的心聲,開始按季發放每股二.六五美元的現金股息;換算起來,投資人持有蘋果一年可以領到每股十.六美元現金股息。以目前每股四三○美元的股價計算,股息殖利率有二.五%,比美國標準普爾五百指數(S&P 500)平均值二.一%還好。

庫克還在股東大會上,花了不少時間解釋公司對一三七一億美元現金部位的處理原則。

庫克說,這一千多億美元現金,有九百四十多億美元都在國外,如果要匯回美國,必須繳交三五%的稅金;蘋果去年非常積極地投資在新創產品,資本投資金額高達一百億美元;今年在研發、新產品、供應鏈等領域上,還要再投入一百億美元。

當然,蘋果去年股東會已經宣布,將持續三年、每年花費一百億美元在發放現金股息與回購庫藏股。這與賈伯斯時代相比較,已經非常積極回應股東的期望了。

在庫克與安洪的針鋒對決中,股神巴菲特也進場「讚聲」。

巴菲特日前接受財經電視台CNBC的專訪,建議庫克「忽略安洪的干擾」。巴菲特說,「庫克必須專注於創造公司未來五到十年的長期價值,不能靠關注股價天天的漲跌來經營公司。」專注於公司未來五到十年的發展,這不正是逝去的賈伯斯所立下的典範?但是,大家不也批評賈伯斯視股東為無物?而庫克上任之後,股價從五百美元大漲到七百美元,不也是因為庫克正面回應華爾街的要求?

安洪一面對庫克叫陣,另一面卻又砸下二百多億美元白花花的鈔票支持庫克。面對這樣亦敵亦友的對手,庫克又怎麼能輕描淡寫地「忽略安洪的干擾?」蘋果的執行長,真難當!

(本文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

大衛安洪

出生:1968年

現職:綠光資本共同創辦人暨基金經理人學歷:美國康乃爾大學政府學系學士經歷:Donaldso, Lufkin & Jenrette(DLJ)企業財務分析師、Siegler, Collery & Co.投資分析師


大衛 安洪 單挑 庫克 搶食 食四 四兆 兆元 現金 部位 左右 蘋果 股東會 股東 華爾街 華爾 空頭 總司令 總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3849

台企踩人民幣貶值未爆彈 竟逾四兆

2014-05-05  TCW
 
 

 

上市櫃公司今年第一季財報將出爐,其中最大地雷,可能就是匯損,但這一次的主角,不是美元,而是人民幣。

四月以來,證交所重大訊息公告欄中已經見到端倪,有至少六家公司公告從事衍生性金融商品交易,因受到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貶值影響,帳上未實現虧損就高達二千一百五十三萬美元(約合新台幣六億五千萬元)。

由於中國官方大動作干預匯率走勢,人民幣打破「只升不貶」的鐵律,且貶勢既急又猛,與匯率連動的人民幣衍生性金融商品首當其衝,買家大多是台灣的中小企業和上市櫃公司。

根據摩根士丹利估計,整體市場的人民幣衍生性金融商品的可能損失,在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跌至六.二五時會達到二十億美元(約合新台幣六百億元)。國銀主管指出,如果以台灣相關商品規模約在人民幣三百億至五百億元之間來估算,潛在的損失在人民幣二十億元(約合新台幣九十七億元)內。

人民幣匯率反轉TRF商品,補藥變毒藥

然而,根據金管會最新統計,國內銀行銷售的人民幣結構型商品,名目金額高達新台幣四兆元!這個數字,還未包含OBU(國際金融業務分行)銷售部位。換言之,國內銀行的人民幣衍生性金融商品所隱藏的未爆彈,超過四兆元,潛在損失也遠超過百億元。

四兆規模,相當於國內及境外基金銷售的總額。人民幣衍生性金融商品,能夠達到四兆元銷售金額,其中最熱銷的人民幣結構型商品,就是TRF(Target Redemption Forward,目標可贖回遠期合約),一種拋售美元、買入人民幣的衍生性金融商品。

過去兩年多,這項衍生性金融商品成中小企業大補丸,更讓銀行TMU(金融商品行銷)部門成獲利金雞母。凱基投顧金融產業分析師方文妍指出,TMU佔國內銀行獲利約一成,有些銀行達二○%、三○%。

人民幣衍生性金融商品大受歡迎,原因是二○○五年匯率改革以來,人民幣持續升值,只要壓注人民幣升值,閉著眼睛就能大賺,讓不少嘗到投資甜頭的企業主,紛紛加碼外匯選擇權或遠期外匯合約進行套利,甚至放大投資槓桿倍數,造成TRF商品金額越滾越大。

中小企業剉咧等壓錯走向,恐賠錢賠到倒

沒想到,今年來人民幣不升反貶,四月二十五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更貶破六.二五大關,跌至十六個月新低,對於長期在外匯市場壓注人民幣升值的台灣中小企業,造成巨大衝擊。

假設人民幣持續貶值下去,壓錯匯率走向的中小企業,可能產生極大的損失,甚至造成資金週轉不靈或倒閉。這不僅衝擊銀行今年的獲利,更有可能重演二○○八年金融海嘯時期的連動債風暴,當時銀行財富管理部門賣給客戶的結構型商品慘賠,結果引發客訴糾紛的戲碼再度上演。最近金管會已針對永豐銀行違規開罰,下令該行停賣TRF商品一年。

國內常見的TRF交易門檻最低為五十萬美元,合約期限為十二個月或二十四個月,並設定比現貨價格低的履約價,及距離現貨價格較遠的「保護價」,執行價格每個月和人民幣匯價對比一次。

舉例來說,若人民幣持續升值,壓寶升值的買家每個月都有收益,人民幣升值的速度越快,買家便能在越短的時間內達到履約價格,中止合約,獲得收益。相反的,如果匯率跌破「保護價」,買家則需要承擔損失。

一名銀行資深業務經理指出,國內銀行設定TRF的保護價,多集中六.二五附近,當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貶破這保護價,銀行就會發出追繳保證金通知,口袋淺的客戶若繳不出,就會被強迫認賠平倉。

三大陷阱現形賺一賠多,上車容易下車難

過去兩年多,人民幣持續升值,讓客戶和銀行一起大賺,如今匯率趨勢反轉,TRF商品的三大陷阱才開始現形,包括交易資格過於寬鬆、虧損時無法喊停,以及賠錢無上限等。

首先是交易資格的合適性。據銀行資深業務經理指出,有些客戶可能沒有達到資本額一千萬元、總資產超過新台幣五千萬元的門檻,亦無相關投資經驗,但銀行為衝刺TMU業務,仍銷售給資格不符的客戶。有些銀行核給客戶的額度也過度寬鬆,無法和企業營收、規模等相當,造成槓桿過高的風險。

其次是客戶無法單方面喊停,這類的遠期合約每個月進行比價,且持續累計損益至契約截止,即使客戶中途發現方向不對,但仍必須等到契約終止,才能結算損益,所以一旦初始方向看錯,最後賠的只會更多。

第三是「賺一倍,賠二倍以上」的風險,贏的時候是本金的一倍,但如果賭錯方向,輸的時候也是「加倍奉還」,賠出的金額是原來本金的二倍至三倍,如果加上槓桿,損失風險可能是無限大。

勤業眾信會計師事務所合夥人江美艷指出,當避險變成投機,加上匯率趨勢反轉,殺得投資人措手不及。不過,遠期外匯合約多屬長期,未來人民幣漲勢重現時,投資人不見得賠錢,但最重要是,能夠撐得過去,有能力補繳保證金。這一波人民幣貶值,造成中小企業和上市櫃公司因匯率避險失利,面臨鉅額的潛在虧損。目前看到的衍生性金融商品虧損,僅是冰山一角,隨著第一季財報陸續出爐,投資人要睜大眼,小心人民幣衍生性金融商品可能成為上市櫃公司財報裡的未爆彈。

【延伸閱讀】賺多賠也大!小心TRF的3地雷——人民幣結構商品TRF交易真相1.承作對象內容╱條件:總資產超過新台幣5千萬元、資本額逾1千萬元的專業機構投資人真相:資格不符者仍繞道OBU、成立境外公司投資,或和多家銀行交易取得更高額度2.保證金內容╱條件:客戶僅須徵提一定額度做為保證金,通常為交易總額度的5%至10%真相:若看錯匯率方向,將被追繳保證金,且虧損無限大,可能達本金的倍數3.收益率及損失內容╱條件:銀行告知年報酬率及最大可能損失真相:賺1倍、賠2倍以上,且每月比價,持續累計損益至契約截止整理:鄧麗萍

臺企 企踩 人民幣 人民 貶值 未爆 爆彈 竟逾 逾四 四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8293

首度告白》鴻海四兆帝國第二代的進擊 接班,郭守正只有一個答案 「我自己要去爭取!」(082-084)

2014-10-27  TWM
 
 

 

今年是郭守正從美國回台灣的第十年,十年內,他不僅成為四個孩子的爸爸,如今更以鴻海董事長特助身分歸隊接班;十年來,從未接受媒體專訪的他,這一次,接受《今周刊》專訪,暢談他的初衷與改變。

撰文‧梁任瑋、劉俞青

「可是我今天的會議滿檔,」十月二十一日上午九點五分,一位背著肩背包、學生模樣的男子下車,快步走入金山北路上、三創生活園區旁的一棟辦公大樓,他不是別人,正是郭守正。

這位外界眼中鴻海四兆帝國最可能出線的接班人,今年三十八歲,就像每天在捷運站裡摩肩接踵而過的尋常路人一樣,長袖襯衫沒打領帶,身上看不到一件名牌,也沒有配戴名錶;他微蹙著眉頭,對於記者的採訪需求,面露難色卻仍謙沖有禮,勉為其難答應受訪。而這也是郭守正多年以來,第一次面對媒體,暢談心境。外界過去看他,總以為他是巨大父親羽翼下長大的花朵,但他站出來,卻是有備而來,他說爸爸用比別人更嚴格的規格在訓練他,他和大家一起競爭。

談爸爸,談工作到家庭,即使面對接班等敏感議題,也毫不閃躲,坦然直率,論述有序,思路清楚;這位接班人也許少了郭董的霸氣,但百分百承襲了郭台銘對工作的全力以赴,他說:「我爭取接班!」坐在金山北路上簡陋的辦公室裡,裡面擺著最簡單的摺疊式桌椅,手上拿的是飯店免費提供的原子筆,桌上的環保杯已用到掉漆,空氣中有著濃濃的「鴻海文化」。他說,「在我心中,我一直在鴻海,從沒離開過。」身為郭台銘的長子,他知道自己終究躲不掉鎂光燈的焦點,卻又享受自己可以自在地搭捷運、逛街的生活;他很在乎爸爸的看法,但更想證明自己。郭守正頂著高度的壓力與期待,只能一路向前,因為他很清楚,他甩不掉「富二代」的稱號,所有人都在等著他端出成績。

以下是他首度接受專訪內容:

談接班〉一直都不是問題

鴻海文化就是最有能力的人來做Q.外界好奇,你會接班嗎?

答:其實我跟父親都有一個很好的默契,認為「接班」一直都不是問題。對於接班,我只有一個答案,就是「我自己要去爭取」!

如果我想要幫他(指父親郭台銘)分擔一些責任,我當然就要自己去爭取,而不是等他給我。在鴻海,我如果表現不好,棒子也不會交給我,不會因為我是某某人的兒子。我覺得鴻海的企業文化就是由最好的人、最有能力的人來做。

我父親常講,不要害怕失敗,兒子qualified(適任)就讓他接,不適任就不要接,去做其他更有意義的事。

Q.外界形容你是離開自己創立的文創事業,回鴻海準備接班,你如何看待這件事?

答:在我心中,我從來沒離開過(鴻海),事實上,之前我曾經在深圳的鴻海工廠裡工作過幾年,儘管外界並不清楚,但這不重要,我要說的是,鴻海企業精神的傳承一直都存在。

在鴻海體系底下,一直鼓勵內部創業,我覺得我也是這樣在做。至於從集團的角度來看,無論怎麼「接班」,其實更重要的是,鴻海要怎樣去培養更多的人才,尤其是高階的人才,我覺得那才是真正重要的議題。

「三創生活園區」,是我爸爸取的,意義是「創新、創意、創業」。會接手三創,是爸爸開口詢問我有沒有這個意願?然後我自己去極力爭取過來。我父親一直思考要如何利用鴻海的資源,在三創建立一個平台,讓更多年輕人來這裡創業,包括我自己在內。所以接手三創生活園區是我第二次創業,在鴻海體制內創業。

談文創〉不是我喜歡就做

數位內容是趨勢,所以我才去做Q.為什麼你會喜歡數位內容等文創產業?

答:我要說明,不是我喜歡什麼就去做什麼。我會做這些數位內容,是因為我看到例如在蘋果手機上,讓全世界看到雲端的魅力,重點在於上面的ecosystem(生態系統),而不是手機本身,而是手機上面有雲、有內容,我當初就覺得這是有價值、也是趨勢所在,所以我才去做。

不過,事情要做成功,需要天時地利人和,我現在當然不敢談成功,但如果未來有一天,我能被說成這樣(指看對趨勢而成功),我會很開心。

Q.請你描述「三創生活園區」這個案子的最大特色在哪裡?

答:三創其實不只是一個賣場、或園區,它最大的價值,是提供年輕人一個無限學習、全方位體驗,與世界零距離,實現夢想的空間,我不希望讓消費者覺得只有對資訊有興趣的人才會走進來。

我們發現女孩子比較不喜歡來資訊賣場,對許多女性消費者來說,科技產品的重點和男性差異很大,業務員的語言對她們來說可能是火星文。為了更貼近女性消費者,我們一年半前就給自己開出很多的題目,思考什麼樣的產品是她們會有興趣的?要怎麼服務她們?最後規畫出一個女性專區。

我的理想是,年輕的創業者可以在三創的育成中心得到協助與資源,我自己走過很長一段創業過程,很多年輕人常說不創業的理由是「爸媽不准」,我覺得這些都是藉口,重點是要想辦法怎麼去突破,但我要強調,三創不是打造一個溫室來鼓勵大家做夢,而是要做到讓真正想要創業的人沒有阻礙。

我們期待「三創生活園區」是個「有機體」(organic),是隨著周遭環境、市場與生活,不斷在調整、進步的,同時我也叮嚀自己不能自滿,不能認為自己是一百分,即使一百分,下一分鐘也可能變成八十分,必須尋求如何再進步二十分。

談嚴父〉對我要求更嚴格

帶人關鍵是讓大家心服口服Q.在你負責這個業務的過程中,你的父親有嚴格要求你嗎?聽說他曾在人前要你罰站?

答:我爸爸對我的要求應該是比其他同仁還要更嚴格吧!我當然站啊!其實他自己也是站著的,通常他罵人的時候,他自己是站著的。

事實上,我爸爸他能帶那麼多人,最主要關鍵是讓大家心服口服,我不是王子,我其實就是員工,這點外界也許不能理解,但認識我、認識鴻海的人,都知道不用理會外界的這些無謂眼光,在鴻海,就是做事第一。

Q.身為郭台銘的長子,你快樂嗎?

答:我常以「創業家」自許,你問創業家開不開心、快不快樂,快樂的定義是什麼?

每天可以睡飽覺也是一種快樂,但如果更進一步,我能把眼前創業這件事情做好,大家給點掌聲,在掌聲之中,吸引更多的人一起來參與,這樣我會覺得我很快樂。

我把三創視為自己創業,我希望在這個創業裡,能引導更多的人一起來看見新的東西也好,這讓我很快樂,但在這一天發生之前,我很緊張、憂慮,但這樣就算不快樂嗎?

開幕以後有不同的焦慮,創業家永遠都在緊張下一個創業的目標,這是創業家應該要有的部分。

開心不是重點,重點是我要負責任把它做好。我每天都在檢討,怎麼樣能做得更好。

首度 告白 鴻海 海四 四兆 帝國 二代 進擊 接班 守正 只有 一個 答案 自己 要去 爭取 082 084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665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