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少林寺「名利場」

http://www.eeo.com.cn/2011/1217/218247.shtml

經濟觀察報 記者 劉金松 河南登封少室山西麓,一個名為三皇寨禪院的寺院即將完工。與少林寺近年來對其眾多下院的直接參與復建不同,這個距離少林寺「本部」最近的下院,其建設少林寺並不知情。它建成之後,還很可能成為與少林寺隔山相望的競爭「對手」。

對少林寺品牌資源的最大化開發,曾是少林寺和地方政府的共同追求。也正是靠著這種合力,從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最終將少林寺及所在少林景區的效益不斷推向高峰。

根據登封市規劃,到2015年建成世界功夫之都,文化和旅遊總收入要達到131億元,佔GDP的23.5%。

少林寺影響力的擴大,帶來的是多贏的結果:作為千年古剎,少林寺在爭議中實現了復甦;地方政府也在滾滾而來的人流中收穫了旅遊業的繁榮;圍繞少林寺而生的眾多「鄰居」們,也都用自己的方式,從這塊蛋糕中分得了一杯羹。

不過在一團和氣中,也潛伏著危機。分歧自然是對利益的分配。在事關少林寺的諸多話題背後,都不乏各利益相關方圍繞少林寺這塊「唐僧肉」而爭奪的身影。

下院復建只是一個新的引子。

少林寺缺席的復建

三皇寨位於少室山西麓,相對於山腳下的少林寺而言,這座近乎懸掛在少室山半山腰上的下院略顯冷清。

復建後的三皇寨禪院境況已是煥然一新。依山而建的寺院幾乎沿45度斜坡呈階梯狀佈局。位於最高處的大殿、左側的鐘鼓樓、最下面的山門等建築已經完工。右側的佛塔已臨近收尾,整個工程將在明年6月份完工。

對於這個曾經的下院的復建,少林寺外聯處主任鄭書民表示並不知情。據其介紹,三皇寨確屬於少林寺下院,也曾派僧尼住廟修行。但對於此次復建,少林寺並沒有參與。

登封之外,少林寺參與復建或託管的寺院已達29家之多,甚至一些在歷史上和少林寺並沒有淵源的寺院也邀請少林寺派僧人進駐,期望複製少林寺模式。

在外地政府紛紛將少林寺奉為「招商引資」的座上賓時,近在咫尺的下院復建,卻將少林寺排除在外。據登封當地知情人士介紹,三皇寨禪院復建的主導者釋德建同樣大有來頭,其被當地研究者稱為是少林寺「禪武醫」文化的唯一繼承者。

不過少林寺並不認可這一說法,為此還曾將最早提出該研究結論的學者告上法庭,認為其「歪曲少林寺佛教文化歷史,捏造少林寺禪、武、醫文化傳承人,誤導社會大眾」。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此次復建的雖然只是少林寺眾多下院之一,但有了少林寺唯一「禪武醫」文化繼承人的坐鎮,最終可能形成的格局是:山下少林寺,山上三皇寨。山下的少林寺已經過度商業化,真正的少林寺在山上。

看似門戶之爭的背後,不乏政府的推手。少林景區一不願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員證實,三皇寨禪院的建設獲得了嵩管委的支持,二者之間簽有相關合作協議。嵩管委的全稱是嵩山風景名勝區管理委員會,是登封市政府的派出機構,統籌管理包括少林寺景區在內的登封眾多旅遊景點。

上述知情人士認為,自少林寺「上市門」之後,地方政府和少林寺的衝突開始激化。此次少林寺下院復建,也被認為是在有意弱化少林寺在整個景區中的影響力。

嵩管委一主管建設的負責人,否認了政府參與三皇寨禪院的建設,認為其復建只是個人行為。對於其未來是否會像少林寺一樣參與門票分成,該負責人表示,「目前還不清楚」。

利益場

旅遊收入是少林寺這塊金字招牌為當地帶來的最直接經濟效益。

如今,少林寺每年的遊客人數已達150萬左右,按每張100元的通票價格計算,門票收入達1.5億元。在這個盤子中,少林寺直接從門票中分成,少林寺景區每賣一張門票,少林寺可以提成30元,其餘70元由當地政府和合資方港中旅按比例分成。

旅遊之外是武校。根據登封市體育局的統計,目前登封城內有超過70家武術館校,每年可為登封帶來5億元直接收入。

由少林和功夫衍生而來的上下游產業也不容小覷,目前已開發出武術器械、教具、旅遊紀念品等10大類主導產品,商家200多個,年營業額逼近1個億。

枯燥的數字背後,是複雜的利益分配。少林寺方丈釋永信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多次提及,少林寺在門票收入的計算上比較被動,「到底賣了多少票,多少人是免票的,都是他們(指少林寺景區)說了算,給我們多少是多少。」

當少林寺拿著官方發佈的遊客統計數字去結賬時,往往會被告知——「那是對外宣傳的」。實際結賬的依據人數往往要打折扣。於是少林寺在廟門口自己加裝了檢票裝置,派僧人負責二次驗票。

即便是結算後的分成,也存在著博弈。據釋永信此前透露的數據,從2005年到現在,地方政府累計拖欠少林寺的門票抽成有4000多萬元。釋永信曾對媒體抱怨說,出家人也不能上訪。不過有一天凌晨兩點,河南省政府門口來了上百個和尚,那一年的門票款也隨即結清。

對門票款的計較,讓當地政府部門覺得,少林寺太商業化。一位當地政府工作人員私下指責說:「你和尚唸好經就行了,要那麼多錢弄啥?」

在少林寺景區內,少林寺的30元門票抽成對應著寺院60畝的範圍,在整個景區內,屬於單位產出較高的區域。

廟門之外,分屬不同的利益群體。進景區第一站,是嵩山少林寺武術館,負責為遊客表演少林功夫。這個看上去類似少林寺嫡系的機構,其實是河南省旅遊局的一個處級單位。

過武術館繼續前行,是一個頗具佛家風格的禪居酒店,豪華標準間門市價為680元/晚,同樣是政府部門投資修建。

少林寺廟門對面,是十方禪院,內有500羅漢像,進門可用景區通票,無通票需向門口「功德箱」捐10元香火錢。投資商為登封縣商業局與鄭州市鹽業公司,後轉給私人承包。

林林總總的商舖由政府負責拍賣。2004年第一輪拍賣時,2000多平米商業用房和1500多個車位,拍出3297萬元。到了2009年,一個6平方米的黃金攤位,最高年租金能達72萬。

鄰居們的生意

紅火起來的少林寺,也為它周圍的鄰居們帶來了商機。最先富起來的是有功夫傳承的武術世家。這些打著「少林寺」旗號的武術學校,每年收取1.1萬到1.6萬不等的費用。針對外籍人士的武術體驗班,按天收費,每天30美元左右。

少林寺申請商標保護後,曾有人建議對當地亂用少林品牌的亂象維權。釋永信則對身邊的人說,「開武校也是弘揚少林文化,不能砸人家飯碗。」

其實,另外一層擔心是怕被扣上「註冊商標是為了壟斷獲利」的帽子,對少林寺商業化的指責,已經讓它在公眾中信譽受到傷害。因此在當地,無論是傍著少林寺發財還是混口飯吃,只要不做得太過分,少林寺一般不會追究。

但也有劍走偏鋒者,曾有從登封出去的武校學員公開在上海傳授「少林鐵襠功」,並自稱為「史上最牛壯陽神功」。這個為期一個月的短期培訓班,收費在2萬元左右。少林寺獲悉後,隨即發表聲明撇清關係。

看相、算命是少林寺鄰居們的另外一項發財之道。曾有少林寺和尚干預假和尚算命,被報復打斷了腿。從此真假和尚以廟門為界,劃清界限,假和尚敢跑到寺 內算命,會被寺裡的和尚揍;寺內的和尚敢在廟外干預算命,則會被假和尚報復。有少林寺僧人支招說,判斷是否是少林寺和尚的一個簡單辦法是,少林寺和尚一不 算命,二不化緣。幹這兩項的,肯定不是少林寺和尚。

角色衝突

以少林寺為中心而衍生的龐大利益場中,寺院和方丈自然是處於漩渦的中心。

2000年少林寺拆遷整治的時候,一些被涉及到的村民曾去圍堵少林寺,也有人向各個部門郵寄揭發檢舉信,說釋永信嫖娼、包二奶。而在一次得罪政府 後,當地政府曾組織審計組去審計,最終沒查出問題。「嫖娼門」消息傳出後,少林寺曾找相關部門溝通,希望能出面澄清。有地方領導竟然安撫說,永信個人先受 點委屈,讓媒體一報導,今年又多來20萬人,也算為地方旅遊做貢獻。少林寺無奈,只得自己懸賞「捉凶」,並向公安部門報案。

少林寺早期的快速發展,正是得到了當地政府的支持。從早期的寺院重建、到景區的拆遷整治,以及營銷推廣,是靠著雙方的合力,才從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最終將少林寺及所在少林景區的效益不斷推向高峰。

但在做「大」後,雙方的分歧開始出現。地方政府沿著原有的商業路徑繼續膨脹;釋永信卻希望少林寺「富」起來之後,更能回歸佛教本位。與目前靠觀光和功夫表演所帶來的影響力相比,回歸佛教本位才是少林寺未來的核心競爭力。

對一些找上門來的商業活動,少林寺開始有意躲避。於是,當穿著比基尼的選美小姐要游少林寺時,釋永信在頭天晚上開會要求,寺院的僧人要避免和穿比基尼的美女們接觸,並避免合影。第二天,主辦方找來同樣剃光頭、穿僧衣的武校學員,在少林寺門口和美女們握手、合影、切磋武藝。

雙方的地位也在出現微妙的變化。少林寺剛起步時,釋永信和師父去縣裡反映問題,等一天也不一定能見到縣裡的領導;2006年普京到訪時,只有釋永信 和其平行而坐,連省裡來的領導的座位都得靠後30釐米。據說一位當地領導試圖把座位與釋永信並齊,結果被普京的保鏢架住,把椅子拉回了原地。

在和一些地方官員合影時,釋永信也開始出現在中間位置;在少林寺舉辦的一場活動中,有向領導贈送禮品的環節,安排的流程是,釋永信站在原地,參會的領導排隊前去受領。

這種變化顯然讓政府官員難以適應,一位多次參加了類似活動的政府工作人員說:「領導們合影,你站中間,明顯不懂規矩;既然是送給領導們的禮品,你就應該雙手送到領導面前,讓領導排著隊到你面前去領,搞得跟恩賜的一樣。」

在地方政府看來,少林寺就是一個廟,一個帶動當地旅遊發展的景點;釋永信則有他心中的少林寺——一個已經傳承千年的禪宗祖庭、一個可以具有世界影響的佛教聖地。

釋永信曾提出,免除少林寺景區的門票,讓信徒能夠自如進出。這和政府的計劃顯然不吻合,門票收入曾是「少林寺」上市計劃中最穩定的收入。這一計劃也因少林寺的反對,最終擱淺。

少林無形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錢大梁曾如此評價少林寺的生存環境,「目前與少林寺相關的方面沒有一個是超越利益的……都有直接利益在裡面。這肯定不是傳統文化、宗教文化發展的良好環境。」

少林寺 少林 名利場 名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96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