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此次危機為何不同於2008年?

http://cn.wsj.com/big5/20110809/bus111852.asp?source=newsletter

誘華爾街銀行家和投資者走上歧途的是相似的事件:2011年是2008年的重演﹐金融動盪的歷史在一個沒有盡頭的循環中周而復始。

正如過去的這個週末﹐一位大型基金的經理一邊走進辦公室為一個動盪的週一做準備﹐一邊暗自低語的:似曾相識的感覺幾乎令人作嘔。

那些把2011年看作“2008年續集”的人如今恰恰遭遇了自己的“雷曼時刻”。只要把上週五標準普爾(Standard & Poor's)對美國信用評級歷史性的下調換成2008年9月投行雷曼兄弟的崩塌﹐砰!難以想象的事情發生了﹐你得到了雷曼事件的翻版﹐而且令全球市場驚 慌不已。

他們在最後一點上說對了。週一投資者看起來明顯驚慌不已﹐亞洲和歐洲股市大幅下挫﹐道瓊斯指數暴跌643.76點﹐跌幅超過5%。

不過﹐僅僅是市場動盪並不足以證明歷史在重演。

借用一下常被用作投資泡沫借口的一句話﹐這次是不同的﹐那些透過2008年棱鏡看待現在的問題的銀行家、投資者和公司高管可能錯誤地估計了全球經濟面對的問題。

三年前的金融危機與這次有三個根本不同點。

讓我們從最明顯的說起:兩次危機的起因完全不同。

上次的危機是由下向上擴散的。危機開始於過於樂觀的買房人﹐然後沿著華爾街的證券化機器向上﹐在信用評級公司的推波助瀾之下﹐最終影響到了全球經濟。那次是金融業的崩潰導致了衰退。

與之相反﹐這次的困境卻是一個由上而下的過程。全球政府難以刺激本國經濟、保持良好的財政狀況﹐他們漸漸失去了企業和金融界的信任。

這進而導致私營部門支出和投資的銳減﹐形成一個惡性循環﹐造成失業率居高不下和經濟增長乏力。在這種情況下﹐市場和銀行是受害者﹐而不是始作俑者。

第二點不同或許是最重要的:在2007-2008年的危機前﹐金融公司和家庭一直享受著毫不費力就獲得的大量信貸。

當泡沫破裂時﹐隨之而來的急速去槓桿過程造成了大規模的衰退性沖擊。

這次﹐問題恰恰相反。經濟低迷促使公司和個人將錢存起來、避開負債﹐造成消費和投資增長乏力。

最後一點不同是前兩點不同的一個直接結果。鑒於2008年金融災難的成因﹐當時有一個簡單但痛苦的解決方法:政府不得不介入﹐以通過低利率、銀行救助和向經濟中注入現金提供大量流動性。

當時﹐一位美聯儲(Federal Reserve)官員稱這種方法為“速戰速決”(譯者:shock and awe,軍事用語﹐如伊拉克戰爭。)另外一名官員則一言蔽之:我們要為每樣東西提供最終支持。

實施這項政策付出了不小的代價﹐全球各國政府共向金融系統注入了約1萬億美元。對於那些不得不為別人的過錯而買單的納稅人來說﹐這也並不公平。但無論如何﹐該政策最終還是成功避免了一場全球大蕭條。

不過﹐如今的議事日程上並沒有這種應對策略。當前的問題並不是由缺乏流動性(例如﹐美國企業目前坐擁創紀錄的現金儲備)或槓桿率過高引起的。企業和個人的資產負債表上不再負債累累。

真正的問題是﹐金融市場的參與者彼此之間以及對政府是否有能力推動經濟增長缺乏長期信任。

如果你對這一點存疑﹐看看金融系統“各管道”(包括回購市場和銀行同業拆借等)存在的問題便知﹐要麼你可以問問標普或購買意大利和西班牙國債的買家﹐看看他們對於政治領導人理清這一團亂麻有多大信心。

本次危機的獨特性意味著借助上次危機中用過的武器是行不通的。

華爾街現在極力要求貨幣當局出手干預﹐希望美聯儲或歐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為經濟注入更多流動性(即第三輪量化寬鬆政策﹐QE3)。

這也太2008年了。

即 使中央銀行願意這麼做﹐向一個資金已十分充裕的經濟體注入更多資金其實並不能提供什麼安慰。這些天來﹐大型企業對銀行一直頗為不滿﹐前者在安全但閑置的賬 戶中存入了超額資金﹐這一點從紐約銀行(Bank of New York)上週採取的前所未有的舉措就可見一斑﹐該銀行竟然向準備在它這裡存錢的企業收取一定的費用。

至於那些緊張不安的投資者﹐美國或德國政府再多印幾十億鈔票可能也不足以說服他們重返股市。

2011年﹐金融界不能再向政府伸手要錢﹐希望得到救濟。為擺脫目前的困境﹐市場將不得不依靠其內在力量﹐或坐等政界人士採取“既治標又治本”的舉措來刺激經濟增長。

由市場引導的解決辦法並非不存在。當資產價格有一天變得很低時﹐投資者和企業的“動物本性”就會被再度喚醒。

正如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有一次致信股東時所說:我們通常是在大家對宏觀經濟的擔憂達到頂點時買到了最好的東西。

另一種選擇方案是﹐希望歐美領導人會推行重振需求和投資增長所需的財政和勞動力市場改革。但這勢必要花點時間。

和以往一樣﹐過去的情況看起來常常要比眼下的形勢簡單得多。但現實是﹐與2008年不同﹐政府資金在目前承受了很大壓力的經濟環境下毫無益處。

Francesco Guerrera


此次 危機 為何 同於 2008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855

王冉:互聯網創業已不同於十年前

http://www.yicai.com/news/2012/11/2229806.html

於創新,我就覺得今天的創業者跟十年前相比,有幸運的地方,也有不幸的地方。不幸的地方是什麼呢?仔細想一想在過去十年裡面,尤其是在最初的幾年,我們的創業者,至少是互聯網這個領域的創業者,手裡有兩根拐棍。

一根是模式的拐棍。在1999年的時候,放眼望去,看美國什麼模式火,把它移植到中國來。走著走著就要形成自己的獨特的競爭優勢,但很多模式的出發點,就是簡單把那邊的模式拿過來,把它移植到中國市場。這是基本的起點。有人走得快一點,有人走得慢一點,有人走得順一點,有人走得不順一點。總而言之,到2000年的時候,甚至到2005年的時候,仍然是非常行之有效的創業模式。回頭一看,第一你可以找到什麼東西是最受市場關注的;第二,你能夠看到什麼東西是最受投資人關注的。以這個為基礎,你可以思考自己到底要做什麼。

第二根拐棍是資本市場。從最早的搜狐、噹噹,一直到現在上市的這些公司,只要把這個模式拿過來了,經過幾輪的風險投資。當然中間市場也有波折,市場好的時候,市場不好的時候,估值高一點、低一點,但往往最後可以通過美國的納斯達克,甚至有的也去了紐交所,可以在自己還沒有真正把這個模式徹底走通的時候、沒有獲得有規模利潤的情況下完成上市。這是過去十年呈現給中國創業者的機會。

接下來就是不幸的。不幸的是這兩根拐棍,現在看來暫時都指望不上了。今天再看美國那邊最流行的、最受投資人關注的模式,不能說百分之百,90%都是無法移植到中國的。因為在互聯網剛剛興起的時候,無論是美國和中國,都是解決最基本的需求。雅虎解決了信息的需求,ebuy解決個人到個人的需求,亞馬遜解決了零售的需求。互聯網發展到今天,美國那邊很多新的創業模式是基於當地的文化、人文,甚至是社會制度。這些東西移植到中國來,基礎的土壤是不存在的。所以也就意味著從今天開始,我們的創業者再做回看這個動作的時候發現效率已經大幅度下降,看到了不一定可以用上。

再看第二根拐棍,如果京東跟國慶打下去的話,也要搶在阿里之前完成上市。還不用說美國的財政懸崖、明年的經濟走勢怎麼樣。即便是美國的經濟趨於穩定,中概股在美國市場重新受到追捧,我認為這會是相對比較漫長的時間。不排除會有個別的公司,尤其是規模足夠大、市值在10億美元以上的公司,能夠讓自己站在門口,只要門開一條縫,自己就鑽出去,伸出一腳把位置搶佔了,所謂能夠強行上市。無論市值怎麼樣、估值有多低。總體來講,這扇門對中國企業來說基本是半關的狀態,甚至可以說是虛掩的狀態,僅僅是沒有關死而已。

那麼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從退出的角度來講,你不得不考慮其他的退出方式,無論是通過兼併收購,還是通過香港市場或者A股市場。這兩個市場對於公司的利潤又有硬性的要求。意味著這兩根拐棍對創業者來講,目前起碼是暫時的都不存在了。這個時候怎麼辦?你只有靠自己的那雙腳,自己把路走出來。好在這條路是有堅實的支撐的,這是基於中國的消費市場、消費升級、互聯網人口、智能手機的用戶等等。這些給我們提供了這條路下面的堅實的土壤。這是一個大的風向變化。

(本文系作者在2012年11月4日搜狐企業家年會上的發言,有刪節)


王冉 互聯網 互聯 創業 已不 同於 年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9671

財富金字塔:85位富豪的身家等同於35億窮人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73519

我們假想一下,如果有一個機會,全世界身家最高的富豪們坐滿了一輛雙層大巴,那麼僅僅這一車人所掌控的資產就可以和全球最貧窮的35億人的所有家當相匹敵。

全球援助與發展組織樂施會20日公佈了一份題為《為少數人努力》的報告,其中就提到,全球最富有的85人所擁有的總資產,總價值約為1萬億美元,這與世界最貧窮的35億人口擁有的全部財產相當。

該報告稱,世界上1%的頂級富豪坐擁全球一半的財富。在調查的26個國家中,有24個國家的1%頂級富豪所掌握的國民財富,自1980年後大幅增長。

下圖顯示國民收入中的多少最終進了最富有的1%的人的口袋,其中棕色為1980年的比重,綠色為2008年至2012年的比重。

收入不平等贫富差距

此外,該報告還提到:

1,1%的最富有的人的財富接近110萬億美元,相當於貧困的全球半數人口財富總和的65倍。

2,在過去的30年間,10個人中有7個人所在的國家經濟不平等加劇。

3,在美國,這些最富有的1%的豪富中,有95%的人的財富在金融危機後有所增加,而最貧窮的人中90%變得更加貧窮。

該報告發佈之時,正是達沃斯論壇召開之際,全球的精英都齊聚這個瑞士小鎮,達沃斯論壇請來了不少頂級富翁,但是討論的重要議題之一便是收入不平等問題。

財富 金字塔 金字 85 富豪 身家 同於 35 窮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9998

數據的價值,等同於石油與黃金 一學就上手的大數據5堂課

2014-12-01  TCW
 

大數據成為全球潮流所趨,世界經濟論壇今年的報告更點出它的價值,就等同石油與黃金。

超過六成執行長已經用大數據來做決策,你學了嗎?

最簡單的五步驟,快速看懂大數據在玩什麼,就連羊肉爐店的老闆也可以學得會!

撰文‧賴筱凡

「在沒有大數據之前,其實我們每天都在處理數據。」東吳大學數學系助理教授吳牧恩舉例,例如羊肉爐店老闆每天要備貨多少量?鞋子工廠的產線一個小時要生產多少雙鞋?台北市長候選人民調有幾個百分點?

1.基本邏輯推演

羊肉爐店每天要進貨多少白菜?

「你對於自己設定的目標,是要有一套邏輯推演的。有一定的了解,而不是從零開始,就像羊肉爐店老闆或許無法精算九月與十二月開店的備貨量有何差別,但他心中會有一個數字:每天最少要準備多少材料。」吳牧恩說。

2.把數據變成可處理的

白菜單位是一籃?十公斤?還是二十顆?

大數據上手的第二步,就是開始蒐集數據。如果歷史數據不齊全,就要從即刻開始蒐集;如果歷史數據種類繁多,就要把數據變成有結構性、可處理的數據。像是羊肉爐店一天要進貨的白菜數量,單位是籃、公斤還是顆,都要統一成可處理的數據。

「蒐集數據可能是多數人認為最大的進入門檻,但是數據卻藏在我們處理的大小事上。」吳牧恩說,如果有十年的數據,當然比三年的好,但只要有數據,就可以開始做分析。像對金融交易者來說,不只有長期股價走勢才是數據,就連上下五檔的掛單資訊,也可以是數據。

3.設定想知道的問題

二十度雨天與十五度晴天,哪個營收高?

有了數據之後,你必須設定想知道的問題,到底是想要提高生產效率、增加獲利、提升客戶滿意度?還是要了解客戶想要的商品,再進一步去結合可能沒想過的數據?

「同樣一家羊肉爐店,在氣溫二十度的雨天與氣溫十五度的晴天,哪個環境狀況下的營收比較高?」天氣風險管理公司董事長彭啟明說,因為天氣是最容易取得的資料,也成為零售業進入大數據最常被拿來交叉分析的因子。

又例如最經典的尿布與啤酒的案例:妻子囑咐丈夫下班後到超市買尿布,賣場於是把啤酒擺在尿布旁,沒想到意外提高了啤酒的銷量。「如果羊肉爐店不只賣啤酒,同時也賣尿布呢?會不會有一樣的效果?這就是我們要用數據去驗證。」用各式各樣的數據做了驗證後,我們才能得到數據的變化軌跡,進一步去得到有效的資訊。「曾經有人將『酸雨指標』與台股走勢做交叉分析,結果還真的呈現部分相關,但到底是酸雨越酸、股民就不出門,乾脆在家買股票,所以台股才跟著大漲嗎?兩者的關聯是什麼?至今仍不得而知。」吳牧恩說,大數據分析有一個特質,要得到的是結果(What),而不是要知道原因(Why)。

「如果你認同『酸雨指標』跟台股走勢有關,就可以跟著『酸雨指標』來操盤,而不一定要從中知道兩者的關聯性。」吳牧恩說。

4.分析數據,得到有效資訊氣溫低、溼度越高,羊肉爐店的生意越好獲得數據變化的軌跡後,最重要的自然是分析這個數據變化,從中得出有效的資訊,再結合過去的歷史經驗,變成你的智慧。

羊肉爐店老闆原本就知道氣溫越低,生意自然越好,但在這個案例中,他會發現氣溫低、溼度越高,生意自然跟著好,吳牧恩解釋,「因為下雨會讓體感溫度更低,所以消費者就更想吃熱呼呼的食物。」但不是溼度達到一○○%,羊肉爐店的生意也就跟著翻漲一○○%。彭啟明用雨傘公司的故事說明,連續下雨的第三天到七天的雨傘銷量最好,到了第八天,銷量就開始往下掉,因為該買雨傘的人都買了。回到羊肉爐的案例,當溼度達到一○○%,也可能會因為雨太大,客人就不願意上門。

5.用數據來輔助決策

溼度六○%、氣溫十七度,要多進貨三成!

「其實你每天在做的每個決定,都是一種預測,只要這個決定中含有不確定性,只要成功機率不是一○○%,就是一種賭注。」吳牧恩說,工研院巨量資訊科技中心主任余孝先不諱言,「正因每個決策裡都有不確定性,所以數據分析才會變得很重要。」如何靠著數據分析,結合過去的管理經驗,讓營運效率更高、創造更多利潤,才能提升競爭力。

回到羊肉爐店的大數據冒險,今天台北市的溼度六○%、平均溫度十七度,要進貨多少白菜呢?吳牧恩用這個例子說明,「老闆能用數據來輔助他的決策,而不只是憑經驗,就會得出今天要多進貨三成的白菜。」相同的,不管是用在金融操作上,製造業的良率改善,或是零售業的供需備貨,都可以用類似的步驟來做決策。「大數據對於台灣的重要性,不在於我們可以在硬體上賺多少錢、生產多少伺服器,也不是我們可以開發軟體來賺錢,而是在於我們可以用大數據當工具,提升我們的競爭力。」余孝先說,那才是台灣企業真正需要的!

數據 價值 同於 石油 黃金 一學 學就 上手 大數 堂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1395

人民日報:央企做大不等同於“什麽都幹”

最近,中央企業產業間整合開始啟動。率先試水的8家央企中,最引人註目的當數中航工業旗下年收入近200億元的非主業板塊——房地產業務全部劃轉至保利集團。這釋放出一個重要信號:央企以做強做優做大為目標,但不等於“面面俱到”“什麽都幹”,關鍵還是主業。

近幾年,央企跨界發展的新聞不斷。鋼廠去養豬、化工企業涉足金融、軍工企業開商場、擁有自有土地的央企更是紛紛做起了房地產生意……盡管國資委三令五申要專註主業,但央企投資分散、“大而全”的問題仍很突出。有的企業“處處開花”,國民經濟96個大類中涉足70多個;有的企業下設數百個法人單位,業務交叉混雜,內部同質化競爭嚴重。更有不少企業,始終對“聚焦主業”不以為然,認為企業以利潤最大化為目標,只要能夠實現國有資產保值增值,進入哪個行業應根據市場變化自主判斷,不必一一劃定具體的產業領域。

為什麽強調央企要專註主業?這是央企特殊使命所決定的。有“國家隊”之稱的央企,承擔著在關鍵領域發揮國有經濟控制力影響力帶動力、參與全球競爭的職責。前不久國務院辦公廳《關於推動中央企業結構調整與重組的指導意見》再次明確,央企要在國防、能源、交通、糧食、信息、生態這些關系國家安全的領域實現保障能力顯著提升;在重大基礎設施、重要資源以及公共服務等關系國計民生和國民經濟命脈的重要行業控制力明顯增強;在重大裝備、信息通信、生物醫藥、海洋工程、節能環保等行業的影響力進一步提高;在新能源、新材料、航空航天、智能制造等產業的帶動力更加凸顯。不管自己的主業定位,什麽賺錢就一窩蜂去搞什麽,哪塊市場熱就直奔哪兒,顯然與國家發展央企的初衷不符。

“多而不專”“主業不主”也影響著央企鍛造核心競爭力。經過多年發展,央企在國內基本做到行業前三甲。然而這還遠遠不夠,作為“國家隊”的代表,企業究竟行不行,要到國際市場上去掂一掂。從這個角度看,央企的主業還不夠強,從市場份額、盈利能力到核心技術、品牌價值,能稱得上第一的不多。原本就存在差距,再不集中力量精耕核心業務,只會離國際一流企業越來越遠。何況,那些在主業之外到處投資的企業,雖然一度賺了點錢,但最終形成穩定利潤源的極少,其中不少項目反倒成了“出血點”。去產能是當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任務。部分過剩產能、僵屍企業,恰恰是前幾年一些企業盲目投資導致的。

有人認為,既然強調央企要做強做優做大,“做大”不可能只圍著主業轉,就是要多元投資。這是一種誤解。做強做優做大,是從國有經濟、國有資本總體上強調的。新一輪國企改革的一項重要任務,是通過調整優化國有資本布局結構,推動國有資本向關系國家安全、國民經濟命脈和國計民生的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集中,向前瞻性、戰略性產業集中,向產業鏈價值鏈的中高端集中。剝離非主業、清理非優勢業務,才能把資源和力量向關鍵領域、重要行業集中,才能更好地服務於國家戰略。“做大”也不只看規模,追求的是強而優的“大”。眼下,不少央企已經具備相當大的體量,存在的問題是不強不優。主業之外的低效業務,往往是拖後腿的板塊。聚焦主業,讓該退的退出、該集中的集中,方能真正做強做優做大。

人民 日報 央企 企做 做大 不等 同於 什麼 都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6648

前4月原煤產量較快增長 發改委稱去產能不簡單等同於去產量

18日,國家發改委新聞發言人孟瑋在發改委例行新聞發布會上表示,今年鋼鐵、煤炭去產能工作取得良好開局。隨著去產能的不斷推進,積極成效正在逐步顯現。

去產能取得良好開局

發改委提供的數據顯示,截至目前,今年全國共退出鋼鐵產能3170萬噸,完成年度任務的63.4%;共退出煤炭產能6897萬噸,完成年度任務的46%。

孟瑋表示,隨著鋼鐵煤炭去產能的不斷推進,積極成效正在逐步顯現。

首先,企業效益明顯改善。2017年一季度,鋼鐵工業協會會員企業利潤由上年同期虧損87.5 億元轉為盈利232.8億元。

其次,工資社保拖欠減少。截至2017年3月末,山西省煤礦累計拖欠工資比2016年底下降58.4%;累計欠繳社會保險比2016年底下降10.8%。

第三,產業結構優化升級。2016年全年共淘汰400立方米及以下高爐39座、落後煉鐵產能677萬噸,30噸及以下轉爐和電爐71座、落後煉鋼產能1096萬噸。煤炭優質產能在產業升級中的帶動作用進一步發揮。

最後,市場競爭秩序改善,通過開展淘汰落後、違法違規建設項目清理和聯合執法三個專項行動,進一步營造了優勝劣汰的市場環境。

630日前徹底取締“地條鋼”

值得註意的是,上述鋼鐵去產能數據不包括違法的“地條鋼”產能。

孟瑋表示,對於“地條鋼”,各地區已基本完成摸底排查工作,排查發現的“地條鋼”產能已停產,鋼材市場秩序得到進一步改善。目前現管部門正在加強督促檢查,確保於6月30日前徹底取締“地條鋼”。

根據國務院部署,今年1月,鋼鐵煤炭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和脫困發展工作部際聯席會議組成12個督查組,赴全國30個省(區、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開展了專項督查,共核查鋼鐵企業228家、煤礦150個。

從督查情況看,2016年全國共淘汰400立方米及以下高爐39座、落後煉鐵產能677萬噸,30噸及以下轉爐和電爐71座、落後煉鋼產能1096萬噸。關閉退出30萬噸以下規模的小煤礦約1500個、落後煤炭產能1.2億噸。2016年鋼鐵煤炭行業淘汰落後產能專項行動發現的落後鋼鐵產能,已按要求進行拆除或封存;應依法關閉和限期淘汰類煤礦,已按要求實施關閉。

第一財經在發布會現場獲悉,下一步,發改委將會同有關部門,重點采取三方面舉措:迅速整改有關問題,對發現的問題,將結合化解過剩產能、淘汰落後產能、取締“地條鋼”工作,區別對待,分類處理; 在6月30日前徹底取締“地條鋼”,並於7月底前組織驗收,形成總結報告,上報國務院;健全監督機制,加強對各地區去產能工作的督查,督促各地及時公布去產能相關信息,健全舉報制度,強化社會監督。

4月原煤產量大增與去產能不矛盾

5月17日,國家統計局公布今年4月份能源生產情況:4月原煤產量2.9億噸,同比增長達9.9%;日均生產982萬噸,比3月份增加15萬噸。

從區域來看,煤炭大省如山西、內蒙古、陜西、新疆等地產量大增,其中山西煤產量在4月同比增長了24%。

這與煤炭去產能的情況形成了鮮明對比。

對此,孟瑋解釋道,不能簡單地將去產能等同於去產量,更不能把兩者混為一談。

“去產能,就是要著力去除低端、無效的供給能力,增加有效供給,著力提高產能利用率,平衡市場供求關系,提升企業生產經營效益,推動提高行業運行的整體質量和效率,優化產業結構和生產布局。在這一過程中,對於過剩的、落後的產能,要堅決地去;對於安全、清潔、高效、成本低的優質產能,要有序增加。”孟瑋說。

中宇資訊煤炭分析師關大利對第一財經表示,上述情況並不矛盾。

“在去產能的同時,通過產能置換等方式,還有部分新產能是在釋放的;此外去年同期的基數低——目前在煤炭生產上,已經不再執行276政策,而去年這時候山西等地已經在執行276政策,產量被強制收縮,所以產量相比去年處於釋放狀態。” 關大利說。

中央財經大學煤炭研究院上市公司研究中心主任邢雷亦表示,本輪去產能重點是將不合格的、違規的、小的、落後的產能退出,提高大礦的產能,這意味著原煤生產逐步向資源條件好、競爭能力強的地區集中。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經過歷時一年的負增長,原煤產量在今年3月增速達到1.9%,實現由負轉正,而4月同比增速則達到了9.9%。如果從累計數字看,1-4月原煤產量同比增速為2.5%。

國家統計局的分析認為,1-4月份原煤產量增速較快,主要是因為去年同期原煤產量較低。

隨著煤炭產量的提升,煤炭價格逐步下降。

最新一期環渤海動力煤價格指數報收於593元/噸,環比下行3元/噸,不僅連續第八期下跌,且降幅也有所擴大。

關大利認為,在國家相關政策的支撐下,煤炭價格不會出現暴跌的情況。

今年1月,國家發改委、中國煤炭工業協會、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和中國鋼鐵工業協會聯合下發了《關於印發平抑煤炭市場價格異常波動的備忘錄的通知》,規定了煤價在三個不同區域波動所采取的相應措施。

其中,當動力煤價格位於綠色區域(500-570元/噸),充分發揮市場調節作用,不采取調控措施;當價格位於藍色區域(570元~600元/噸或470~500元/噸),重點加強市場監測,密切關註生產和價格變化情況,適時采取必要的引導措施;當價格位於紅色區域(600元/噸以上或470元/噸以下),啟動平抑煤炭價格異常波動的響應機制。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dujuan @yicai.com。

原煤 產量 較快 增長 發改 改委 委稱 稱去 產能 簡單 同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9677

對方12分鐘內同於總行存同額現金 替李國寶提款文員:冇畀錢曾太

1 : GS(14)@2017-01-22 01:56:58

【審訊第9日】【本報訊】前行政長官曾蔭權涉貪案,控方指控曾妻鮑笑薇收下獲發數碼電台牌照的雄濤廣播股東李國寶35萬元,有關講法建基於李國寶的文員在東亞銀行總行從李的戶口提取35萬元現金後,12分鐘內曾太同於總行要求存入相同金額到聯名戶口。有銀行職員稱,記得該次交易因「好少可做幾十萬港幣現金存款」,但說記不起見過曾太。至於負責從李國寶戶口提款的文員昨供稱,她從未見過曾太,亦沒有交過錢給她。記者:黃幗慧控方昨向陪審團解釋曾蔭權與妻鮑笑薇在案發其間的存款過程,2010年7月16日,曾太在同一早上先後將7.3萬元及35萬元存入與丈夫的聯名戶口,之後再兩度將5萬元及32萬元存入。夫婦跟着將戶口大部份存款轉做100萬元人民幣定期,但至11月提前終止定期,將80萬人民幣過戶至東海聯合(集團)有限公司,即雄濤廣播股東黃楚標持有的公司。據早前曾蔭權向傳媒稱,80萬人民幣是用作交租予黃楚標。



「好少做幾十萬現金存款」


控方昨共傳召3名東亞銀行職員作供,先傳召負責接收李國寶的文員交來35萬元現金支票的職員洪海燕。洪指當日李的文員入票,銀行紀錄顯示交易時間為9時20分。她便將支票過機,打上交易時間,然後到倉提取現金。錢倉主管用數錢機點算,她將錢拿到櫃位,再數多一次。法官陳慶偉好奇問洪,銀行職員都非常小心,是否會分別用數錢機及人手點算銀紙?洪表示已忘記。陳官再問,會否因涉銀行主席的錢而數多次,洪答:「唔會。」隨即引來庭上一陣笑聲。洪說最後將錢交給李的文員。洪稱,由到倉取現金至交給文員,全程大約18至23分鐘。換言之,文員於9時38至43分取得款項。控方傳召兩職員,均有份處理曾太的存款。據曾太入數紙交易時間,當天9時55分她於同一總行將金額同是35萬元的現金,存入跟丈夫的聯名戶口。職員田婉萌稱不確定曾太當天是否在銀行,但像曾太這種客人,經理或會在會議室接待,然後拿錢到櫃位交職員數錢,確定數目正確就將入數紙過機,需時5至10分鐘。另一職員黎尚文指沒親眼見到曾太,但記得該交易,因「好少可做幾十萬港幣現金存款」,通常他收到客戶要求存錢後約用10至15分鐘數錢。以兩職員證供及入數紙紀錄推算,曾太應在9時40至50分要求存款。綜合3名銀行職員作供,李國寶文員於9時38至43分提走35萬元,至曾太則於9時40至50分要求存入同額現金,兩者最多相距12分鐘。但控方傳召的李國寶文員莊淑嫻指其做法是按李國寶秘書指示,拿現金支票從銀行大樓21樓辦公室到樓下總行提款,提款後通常都會交回李的秘書或助手。對於7月16日的過程,她說已忘記。辯方問莊過去有否見過曾太、或將錢交給她?莊均表示「冇」。聆訊下周一繼續。案件編號:HCCC484/15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121/19904353
對方 12 分鐘 同於 總行 存同 同額 現金 李國寶 提款 文員 冇畀 畀錢 錢曾 曾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349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