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入SDR後人民幣升貶好像並不是事兒!聽聽機構怎麽說

10月1日,人民幣將正式進入IMF的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8月以來,美元/人民幣維持在6.6-6.7區間波動,離岸 HIBOR利率更一度大幅飆升,有觀點認為央行在入籃前刻意維穩人民幣,待到10月後,人民幣的貶值壓力可能會持續釋放。入籃後,我們究竟應該如何看待中長期的人民幣匯率走勢?

眼下,有一些觀點認為人民幣未來有較強的貶值預期,然而就長期來看,渣打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丁爽表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入籃後人民幣不一定要貶值。丁爽表示,預計美元/人民幣將在2020年達6.3-6.4的水平(此前預計為6.08),2016年料為6.67,2017年則為6.66。

他在最新報告中稱,人民幣在全球貿易中占比不斷加大,這意味著中國外部競爭力加大;此外,中國企業資金外流趨勢可能放緩,而追逐更高收益的海外資金可能增配人民幣資產,加息預期也部分提前反應在強勢的美元之中,這都是支持人民幣長期走強的動能。

丁爽認為,人民幣“入籃”後,海外央行對投資人民幣資產可能會更感興趣,預計人民幣未來五年里在全球外匯儲備(剔除中國自身外匯儲備)中的占比將從1%提升至5%(隱含資本凈流入3000億美元),達到日元、英鎊的同等水平。

(渣打對於2016-2030年人民幣匯率預測)

中國不會“貶值促出口”

2015年7月後的12個月,人民幣對美元和國際清算銀行(BIS)籃子貨幣分別貶值7%,對CEFTS籃子貨幣貶值10%, 這也代表了人民幣的升值趨勢出現根本性逆轉。轉視此前的五年,人民幣對美元升值8%,對BIS籃子貨幣升值25%。

自2014年中期以來,資本外流的態勢持續,刺激了進一步貶值的預期。渣打預計,中國央行在2014年初打破了人民幣單邊升值預期。到2014年5月後,資本外流的趨勢便開始形成。2015年8月的人民幣一次性貶值又加劇了這種預期。從中國的國際收支平衡表(BOP)來看,自從2014年三季度開始,資本外流(包含誤差和遺漏項)已經幾乎持續超過經常賬戶順差,外匯儲備也持續下降。

(自2014年中期開始,中國持續出現資本外流)

當前,仍有不少投資者預計,人民幣近期仍可能會持續大幅貶值。理由主要是:在人民幣進入SDR後,人民幣就會開始貶值;中國政府可能用貨幣貶值來促進出口。

不過,丁爽表示,“我們並不認為中國政府會有以貶值促出口的‘隱形議程’(hidden agenda)。”在他看來,為了應對資本外流,中國可能會進一步幹預匯市,例如賣出美元來降低人民幣貶值趨勢,這一操作已經使得8月中國外匯儲備將至低於3.2萬億美元,巔峰值則是2014年中期的4萬億美元。

此外,“中國也知道,競爭性貶值並不會產生正面作用。由於中國在全球貿易中的份額巨大,如果希望用刺激出口來刺激增速,這可能會導致其他貿易夥伴競相貶值。此外,強烈的貶值預期可能會進一步導致資本外流,加劇中國的宏觀風險。”丁爽稱。

更有一種觀點認為,人民幣應該對美元貶值30%,以達到2005年的水平。“我們認為,這一種觀點太過簡單,2005年人民幣仍然被大幅低估,因為2005年後的三年間,經常賬戶順差平均達到GDP的9%,中國的生產率也不斷上升。”

其實,一國貨幣的匯率並不是由其自身特性而決定的,而是由與其他貨幣的相對特性決定。盡管中國的生產率和出口增速放緩,但仍然保持在比其他貿易夥伴較高的位置。因此丁爽認為,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貶值很難令人信服,尤其是考慮到競爭力方面。

數據顯示,中國在全球貿易中的市場份額不斷擴大,盡管貿易出口在2015年同比下滑2%,這也是首次自金融危機以來的負增長,但相比之下,WTO數據顯示,全球貿易大幅收窄13.5%。因此,中國在全球出口中的占比從2014年的12.3%升至13.8%,“我們認為這就是中國競爭力不斷加強的證據,制造商不斷向制造業的上遊延伸,從勞動密集型產業轉向機械和電子。”丁爽稱。

(在人民幣升值的背景下,中國在全球出口中的占比仍不斷攀升)

渣打表示,中國的薪資增速也同生產率增長相適應,在過去十年呈現每年兩位數增長。根據國際勞工組織數據,盡管在今年放緩至10%,但中國勞動生產率增速則是過去二十年間在主要經濟體里最快的,接近8.6%。因此,中國更快速增長的出口也顯示了,薪資增速並沒有腐蝕其出口競爭力。“我們近期的調查也發現,眾多出口商表示,中國薪資增速可能在未來幾年降至10%以下。”

因此渣打預計,人民幣實際有效匯率仍將保持穩定,中國出口增速仍將高於全球均值,經常賬戶會在未來幾年保持順差。

“入籃”吸引資金流入

此前,資金外流的主要驅動力是中國公司部門(提前償付外債、轉移資金),渣打預計,隨著這一動能逐步減弱,家庭部門的資產多元化配置需求可能取而代之,成為資金外流的另一個動能。不過,海外機構對於人民幣的配置興趣增加,這也能部分抵銷中國資本外流的壓力。

丁爽稱,中國會從10月1日進入SDR籃子起,自動獲得儲備貨幣的地位,海外央行可能會進一步投資人民幣資產,使得其外匯儲備構成更為多元化。

“我們預計,在未來五年間,人民幣在全球外匯儲備(剔除中國自身外匯儲備)中的占比將達到和日元、英鎊同樣的水平(從1%升至5%,隱含資本凈流入3000億美元。)此外,例如海外共同基金、養老金、保險公司等也會因為尋求高收益來配置人民幣資產。”

此外,中國近期開放了銀行間債券市場,中國的股市和債市也可能被納入全球指數,這會進一步帶動資本流入。尤其是,我們預計海外資金將在未來五年大量增加對中國債券市場的配置,占比可達4%,這也代表了5000億美元的資金流入,當前這一占比僅1.3%。”丁爽預計。

盡管長期趨勢仍具有諸多不確定性,但可以確定的是,人民幣的單邊波動時代已經結束了。丁爽稱:“未來每天16:30的收盤價將更為重要,中國將逐步向自由浮動匯率制度過渡,央行可能只會偶爾幹預,來防止波動過度、偏離基本面。”

此外,中國央行可能會進一步引導在岸和離岸人民幣匯率趨同(這也是IMF對於人民幣“入籃”的要求之一。渣打預計,到2017年中期,兩地匯價價差可能會收窄到50個基點。

SDR 人民幣 人民 升貶 好像 不是 事兒 聽聽 機構 怎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6813

2017涉港官員大執位十九大升貶一click即睇

1 : GS(14)@2017-03-05 09:34:13

2017年被視為中共官場大執位的關鍵年,隨全國兩會(即全國政協和人大)正式拉開序幕,以及年底將舉行中共十九大,中共人士變動正進入高潮。當中多個涉港部門如中聯辦、港澳辦等副手已陸續出現人事更替,很快觸及「一哥」寶座。他們或因正常崗位調動換人;或因年齡到線退休……到底CY是否會繼續步步高陞?中聯辦張曉明有冇得留低或更上一層樓,本報為你逐個揭曉。要看涉港官員大執位,請按以下連結:http://bit.ly/npc_2017記者陳永階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305/19948436
2017 涉港 官員 大執 執位 位十 九大 升貶 貶一 click 即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785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