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七年級台灣小子 向馬雲一億元說不

2015-03-16  TCW
 
 

 

如果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捧著一億元上門要投資你一五%股權,你會接受,還是拒絕?

馬雲來台成立新台幣一百億元創業基金,在網路創業圈引爆話題。不過,有一位台灣年輕人,卻對馬雲的錢沒興趣,早在去年,就向送上門來的至少三百萬美元(約合新台幣九千萬元)說「No」。

去年年中,由馬雲領軍的一筆私募基金,積極在台灣找尋投資標的。其中,長年幫企業網站衝高搜尋曝光率的Awoo創辦人林思吾,就是他們的目標之一。

參與該基金操盤的一位中國科技界人士向《商業周刊》透露,阿里巴巴曾因沒搞懂Google遊戲規則,讓集團旗下的網站,遭到Google懲罰,這也是為什麼,近幾年阿里巴巴重視網站行銷,林思吾正是在這個節骨眼,被馬雲看上。

他掌握衝高Google流量秘技名氣響亮,卻拒絕馬雲基金入股15%

為了促成這筆生意,這位馬雲私募基金負責代表,前後飛來台灣兩次,與林思吾長談。當時,他開出的條件是以新台幣九千萬元,來換取Awoo一五%的股權,若依此行情估算,林思吾這間年營收新台幣四千萬的公司,價值至少有六億元。

林思吾會被看上,因為他是兩岸三地,少數能夠破解Google搜尋引擎技術的人,因此他在中國手機軟體業者,美圖秀秀前副總裁倪英偉的牽線,數度擔任全球和中國搜尋引擎大會的台灣代表,名聲因此在兩岸三地傳開。

林思吾的公司,就像是一家幫企業打仗的網路傭兵,透過他的技術,可提升企業網頁在Google搜尋引擎上出現的排序,只要排的越前面,網站流量與受關注度就更高,類似Google關鍵字廣告的服務,但林思吾公司的價錢只有Google的四分之一。

就連中國搜尋龍頭百度,想要來台灣,都要靠他才能破解Google屏障。

時間拉回兩年前,當時百度欲將市場擴展到台灣,但面對Google和雅虎雙占市場,讓它不得不繞道而行。它的第一步,就是把中國版的雅虎奇摩知識家「百度知道」,先行引進台灣,讓使用者習慣在此問答,等到匯聚一定規模流量後,自然成為百度搜尋引擎在台灣的入口。

可是問題來了,雖然百度在中國獨大,但在台灣幾乎沒有流量。

向來低調的百度,需要的是一位熟悉Google搜尋排名遊戲規則的網站操盤手。林思吾,當時就是百度進入台灣的關鍵。

百度透過非官方管道,找上林思吾,「(當時)百度知識的幾個產品經理,就在我們辦公室……,」在Awoo擔任講師的ASAP閃電購物網行銷總監邱煜庭,當時人就在這場閉門會議上。他回想,百度網站內容豐富,當時只缺台灣當地流量,「只要做一些簡單的小調整,用一些其他方式導入當地流量,其實是很簡單。」

他不願搜尋內容由繁轉簡取財有道,拒絕與百度在台合作案

「不是說不能做。只是說(林思吾)不太願意做這種事情,」邱煜庭說。

不論從個人身價,或是公司前景來評估,這兩樁合作案,對林思吾來說,怎麼看都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去中國跟企業談生意,(你說)百度是我的客人,你這名號講出來,沒什麼好談,你就(直接)來吧!」林思吾清楚知道與百度合作背後的價值。

不過,他與百度談了之後,心中卻浮現另一個隱憂。「(這)會壓縮到台灣新創團隊的空間,」在他的想像裡,一旦讓「百度知道」進來台灣,最先受衝擊的就是「奇摩知識家」;接著,百度搜尋引擎再跟著進來……,這樁看似普通的合作案,可能讓台灣人在網路上看到的內容,將會「由繁轉簡」。

這些思考,讓他拒絕這塊自動送上門的肥肉,乍看之下很傻,但看在同業和朋友眼裡,卻「一點都不意外!」

和林思吾認識超過六年的邱煜庭形容,「他不是不愛錢,」只是在他心中,有一把衡量取財之道的尺。甚至,他還曾經主動建議合作多年客戶解約。

曾是客戶的愛評網創辦人葉卉婷回想,在兩年前愛評網內容多到一定程度時,林思吾竟然告訴他們:「我們能(為你們)做的事情不太多。」一旦網站體質調好,便不再需要他,寧可失去客戶,也不願多拿人一毛錢。

「他是一個很非主流的年輕人,」倪英偉說。從拒絕百度、馬雲,到主動建議客戶解約,做為一個商人、創業家,林思吾每一步都走得易於常人。

南華大學哲學系畢業的他,出身不是名校,更不是理工科系背景,卻花了十三年的時間,以破解搜尋引擎遊戲規則為本業。Google對外只公布三十項規則,但他卻破解出另外一百七十項,堪稱兩岸三地最了解Google搜尋規則的第三方人士。

他開口拒絕,想了好幾晚深信「對的事情」,最終壓過想紅的欲望

在他辦公室牆上,掛著一幅他與美國房產大亨唐納.川普(Donald John Trump)的合照。他看《賈伯斯傳》、也看《虎與狐:郭台銘的全球競爭策略》,只是在這麼多商業領袖中,最讓他深深感動的,竟然不是這些科技咖,而是與科技圈毫無關聯的川普。

「他(川普)把他自己認定對的事情,當成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事情。」林思吾說,川普是很典型的紐約人,「他夠兇狠、夠tough(嚴厲),我這個人滿柔軟的,他那是我做不到的地方。」

為此,兩年前,他還特地坐飛機到紐約,守在川普大樓兩天,就為了見川普一面。

林思吾雖然自認沒有川普的「狠」,但他創業一路走來,在朋友眼中就像「Wild Man(狂人)」。他和川普在個性上最相似的地方,就是對自己認為「對的事情」深信不疑。他一個門外漢,卻在網路搜尋上專研十三年,過程中不斷有人勸他轉行,直到連百度和馬雲找上門,現在才證明他堅持的事,是有價值的。

「不管怎麼樣,他想見這個人,最後他真的見到了,很少人敢做這些,」身為好友的網路趨勢家黃紹麟觀察,他不只是一個想到就去執行的創業家,還是一個想要影響身邊朋友的布道家。

黃紹麟說,他常常在臉書(Facebook)發表個人言論,還會在上面標注(tag)網路圈人士或企業大老,要大家關注這些議題。因為哲學背景,也因為關心社會議題,讓林思吾決定在去年八月向馬雲的錢說不。

「我拒絕他們(阿里巴巴、百度)??,想了好幾個晚上,」林思吾坦承,其實自己對於錢和名氣,都有欲望。「馬雲是(我的)投資者,我會不會非常紅?」這樣的聲音,數次在他腦海裡回響。

但終究,林思吾要證明的是,台灣創業年輕人不是沒有個性,創業不只為了賺錢,有些理念、個人特質,是用錢也買不走的。

小米雷軍、馬雲陸續來台宣示投資台灣年輕創業家,中國創投圈人士倪英偉預告,「接下來還會有更多!」當面對這些動輒上億的鈔票,林思吾的故事,可以成為台灣年輕人另一種思考方向。

年級 臺灣 小子 馬雲 一億 億元 元說 說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848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