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出租麵包車生意大減老闆:做落去只因愛「老婆」

2017-02-23  NM

「佢係我老婆嚟o架!跟咗我十年。」溫少基(Siky),一名惹火八十後,說話時七情上面,談及參選美食車的過程時更動以真火地訴說種種不公。唯獨說起心愛的麵包車,臉上才流露起絲絲溫柔;○七年開始踏足麵包車行業,前年全身投入麵包車「懷抱」,創立「BUN FUN VAN」公司,為名貓「尖東忌廉哥」打造過專屬車廂,賺盡目光及人氣。但此盤生意卻是旺丁不旺財,生意額飄忽不定,可由旺季十萬元大跌至近月得數千元。「如果唔係本身鍾意車的話,我都唔會發展到現時咁複雜。」令他願在此行不停掙扎求存的原因,則要由其父親說起。正宗車迷周旋車界過十年

「細個時爸爸有部麵包車,載住一家四口連兩部單車同我哋兩兄妹周圍去,留下好多美好回憶。」背靠住「老婆」的他笑說。十八歲考車牌、坐擁的士、小巴、貨車、巴士及私家車五種牌照的他從專業教育學院的產品工程設計及科技管理學畢業後馬上展開了「車途」。由揸的士至管理的士群,再到維修車輛,他最後選擇落腳在出租麵包車一行。「爸爸以前喺大公司車行做咗廿一年維修,前幾年佢走咗(去世),令我更加唔想放棄麵包車呢行。」其目前手上持有十二部車,全由二手市場購入,主要分為貨車及小巴型兩大類,當中牌子包括有Volkswagen及Suzuki,每部也有動人故事。「呢部『河粉車』以前係由一名伯伯擁有,過去幾十年佢都係用部車風雨不改地送河粉,直到佢老到做唔到,記性又轉差時先賣咗俾我哋。」公司業務包括活動、婚禮、商業宣傳及美食車四大類,收費由婚禮服務車的數千元,至商業宣傳車的兩、三萬起也有,曾經為商場設計比卡超專屬車廂的Siky指麵包車的可愛造型雖得到不少人注目,但實情是留得住印象也難做到每個月有穩定收入。

收入落差大淡季僅得數千元生意

商業宣傳車收費雖可達兩至三萬元,但卻不算「有肉食」。「接呢類單準備功夫好多,事前要成部車重新包裝過,包括梳化換皮同外觀噴油全部一腳踢。另外會提供其他設備,例如發電機或棉花糖機都有。試過有間洗手液公司,要求喺車上安裝來去水設備,要有個鋅盆教小朋友洗手,複雜性相當高,對車無一定研究唔會識。」正因對車抱有熱誠,Siky往往能在有限時間內順利起貨而得客人信任。看似風光,但養車的皮費卻重得可怕。「除咗牌費、保險、日常保養維修、燃油費同司機開支外,最重要係要有停車場同後勤工場作支援,每個月坐底要三萬元。」他指香港地少難有大地方發展車的行業,原先位於西貢的車場最近更受收地起樓影響,被迫搬進流浮山。他指宣傳及活動車生意會受天氣熱影響,也留意到近年各公司對麵包車的反應開始有回落跡象,經濟轉差時更不願豪花數萬做短期宣傳。回望旺季能月賺八、九萬元,Siky坦承要積穀防飢應付淡季。「靜起上嚟得幾千蚊生意真係要食樹皮,拉勻一年淡旺季可能每月只係夠出份糧。」

落選美食車怒指計劃本末倒置

當初令Siky全身投入麵包車行業,正因他看好美食車前景;曾參與立法會小販政策小組委員會討論的他就計劃多次於立法會發表意見,並早於一三年把二手車改為美食車,早着先機的他最後卻於計劃中落選。「政府係認為我嘅計劃書唔夠人好先唔批,但我認為如果唔以我嘅方式喺香港做,根本做唔成。」語出驚人,非出自太有自信,而是現時計劃有太多盲點,首項則源於車身太高太大。「外國個個都用低地台嘅小型車去做,依家香港經營嘅都係大車,設備多咗重咗,地台又高仲要加梯級作連接,傳送熱食、湯水時有一定危險。」由從商角度去看同樣出事。「咁大部車投資額要成七十萬以上,如果只做兩年及只限在八個地方固定做已有壓力,又限死賣咩食物飲品,無得因應時節天氣變通,咁生意邊會易做。」

靠做善事保曝光率幫政黨做宣傳受滋擾

一腔熱血雖得不到發揮,其美食車不能在公眾地方擺賣,但他指派對及私人活動對此仍有需求。不願離場,那就要出計搵生意,例如在婚展擺車宣傳,令更多人知道有相關服務。「花車服務會包埋布置同小巴接送,呢類收費最平三千蚊有找。」在室內放車也遠不及揸出街上吸睛,因此Siky跟尖東名氣貓忌廉哥主人高老闆一直有合作,不少更是慈善性質。「之前高老闆鋪頭最後一日營運時佢有出忌廉哥專車俾市民影相,都有接送忌廉哥出入。之後都有定時出車送貓糧俾義工,去關注流浪貓。」高老闆指跟「BUN FUN VAN」合作能達致雙贏,做善事之餘該專車上年也得寵物展賞識,得以駐場成打卡熱點。但卻意想不到,普通做麵包車宣傳一行,也受到不知名勢力滋擾。「忌廉哥專車試過被畫花車頭同車側,有次幫某『偏黃』政黨嘅議員做宣傳車時都有遇過同樣情況,後來有人傳話叫我小心啲,唔好再幫某類人做事。」果然,你想遠離政治也不代表政治不會找你,而Siky除了會對惡勢力企硬,也希望在此行企穩。「幾個月後會再檢討一次,睇吓有無需要減持車嘅數量,但前景我認為仲有嘅,只差在做到幾多。」他踏着「老婆」的油門,意無反顧地說。

開業資料:15年6月車輛、維修及內外翻新$800,000後勤工場租金上期$12,000公司網頁$20,000購置各種活動設備及維修保養工具$60,000總投資$892,000

營業資料:17年2月(行業傳統淡季)營業額$8,000後勤工場租金$12,000車輛牌費及保險$8,000員工薪金#$20,000維修保養$2,000 燃油及活動雜支$2,000 宣傳$2,000 總虧損$38,000#包一名全職及一名兼職

撰文:黃綺敏攝影:關永浩&梁正平攝錄:梁正平ed_bn@nextdigital.com.hk

出租 麵包車 麵包 生意 大減 老闆 做落 落去 去只 只因 因愛 老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7015

【西貢故事】全港唯一搖櫓載人舢舨 74歲婆婆:我會一直做落去

1 : GS(14)@2016-07-15 05:16:13

妹姐的舢舨需要以人力搖櫓,一下一下搖動,船才會前進。



踏入暑假,西貢變得熱鬧起來,各種小艇舢舨在海面繁忙地穿梭。這隻舢舨注定與眾不同,它是一個傳奇,在海上緩緩地搖動,懶理其他快艇遊艇,仍堅持龜速行駛,細心看,舢舨沒有安裝摩打,只靠一支搖櫓不停擺動前進。


它不是做一場Show,卻是西貢人經常坐的交通工具。像西貢水上人吳偉強(Peter)有一架泊近岸邊的艇仔,若想由碼頭上自己的艇仔,便會打電話約這隻舢舨的主人──妹姐接載,由於岸邊密密麻麻地停泊了很多艇,艇與艇之間又泊得很近,摩打船靠近時,繩子等雜物容易扯入螺旋槳令其損壞,所以亦只有妹姐的人力舢舨才能到達,相對靈活得多,在西貢是獨市生意。妹姐有一個很特別的名字,叫「袁初一妹」,最初我亦半信半疑,直至她將身份證遞給我看,並說:「因為呢個名,我成日被人笑係日本人,水上人唔識字,為咗易記,就將出生日期用嚟改名,不過,我都唔肯定自己係咪初一出世,阿媽可能亂嚟嘅。」說罷,她哈哈大笑。舢舨是她一個人的舞台,用一支十六呎搖櫓,雙腳紮馬,雙手搖呀搖,眼看輕鬆得很。別以為搖櫓好簡單,記者試過撐5分鐘,剛好遇上強風,自問已出盡全力,但舢舨動也未動過一下。「你呢幾下都未認真拉嗰槳,你咁細力,船只會俾啲風吹番轉頭,行唔到啊!」妹姐半認真說。搖櫓撐船需要四肢用力,更要利用腰力將船推前,賺的都是勞力錢。妹姐每日做朝六午四,有時會看天做人,如果打大風落大雨,則會休息。由於不設最低消費,收入並不穩定。「有時路程太短,都費事定價錢,最低一兩蚊都試過收,甚至一日未發過市都試過,假期生意好啲,都會過一百蚊。」今年74歲的妹姐搖櫓大半生,年青時靠罟仔艇捕魚,到現在轉做舢舨載人,她說,這隻搖櫓舢舨是獨一無二。「如果呢隻舢舨爛咗,已經唔會再整到。搖櫓依家都無人識整,識整嘅已經走得就走。香港仔、南丫島、筲箕灣都搵唔到,係西貢只剩番我呢一隻。」雖然手腕勞損,雙手起繭,但她仍會堅持做下去。「人係要做嘢,要運動,好多人叫我不如返去享福,但如果手痛腳痛,有錢都享唔到福。我每日可以搖吓搖吓做運動,行得又食得,已經係一種福氣,所以我好珍惜呢個工作。」記者:何嘉茵攝影:伍慶泉



西貢水上人吳偉強(Peter)(紅衣服者)經常坐妹姐搖櫓的舢舨,是西貢人的交通工具。

舢舨有不少裝飾,都是由妹姐親自設計的。

今年74歲的妹姐堅持以人力搖舢舨,沒想過退下來。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60715/19695682
西貢 故事 全港 唯一 搖櫓 載人 舢舨 74 婆婆 我會 一直 做落 落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3782

【中秋搭牌樓】全港唯一綵燈牌樓 83歲師傅:「會堅持做落去!」

1 : GS(14)@2016-09-13 00:21:02

大同在元朗已紮根73年,每年中秋仍堅持架起綵燈牌樓,已是全港唯一的老牌樓。



行船爭解纜,月餅我賣先。中秋前夕,鋪天蓋地都是月餅廣告,昔日的彩燈牌樓必定是各大餅家的互相競技的項目。牌樓,提醒大家一年又到中秋月,年年掛上大紅大綠的字款,添些紙花燈泡,吸引到客人買月餅。月圓,團圓,一家人會圍桌吃飯。由於昔日娛樂節目不多,牌樓是一家大細的中秋餘興節目,是老一輩人的集體回憶。現今科技發達,牌樓作用已日漸式微,但在元朗一間老餅家依舊每年架起綵燈牌樓,已是全港唯一的老牌樓。趁她在,好珍惜。



大同在元朗已紮根73年,每年中秋還是那老樣子,彷彿在歲月沒留下痕跡。每年中秋前夕都會花大一整日時間搭牌樓,都成了元朗街坊的景點,是不少元朗人的回憶。「我小時候見到牌樓,便知道中秋節又來,那時我還是一個細路,第一時間掛住豬籠餅,她的牌樓題真的好有氣氛。」華嫂冰室老闆趙麗璇(華嫂)說。本地時裝設計師鄧達智曾在專欄指自己和家人都是大同的熟客,尤其對牌樓記憶猶新,甚至影響自己的作品風格。「我們小時候記得牌樓有好多花、好多燈,感覺上整件事很燦爛,一見到牌樓的花便想起我們的私伙(豬籠餅),牌樓設計很有傳統的中國色彩,是獨一無二。」農曆七月二十左右,大同如往年一樣,依舊在外牆架起花牌綵燈。牌樓師傅陳新華和大同老闆謝禎原同年出世,大家同是83歲,1963年陳新華便替大同做牌樓,是全港最老資歷的牌樓師傅。「識了60多年,我們小朋友都變了頭髮白的老人家,他做老人家,我又做老人家了,哈哈!」謝禎原說。牌樓是手工藝,亦是一門學問,要寫書法又要畫畫。「從前我們的花牌有幾層高,一條條蝦蘇燈泡扯過去對面大廈,很大陣仗。每年主題畫都不同,好像有齊天大聖大鬧天宮、三英戰呂布、趙子龍百萬軍中藏阿斗最有氣勢,因為不能重覆,一直畫連中國歷史故事題材都用盡了,後來年紀太大,精神不夠,先採用相同題材。」陳新華說。陳新華年事已高,便交由散工架起。各項配件準備妥當,才前往餅家逐件組裝。上午完成組裝,下午便由電工拉電線,將逐個掛上燈泡,共有300個燈泡,一直至晚上才大功告成。謝禎原每年花8萬元搭牌樓,因為曾經被人投訴阻街,規模被以前已大為縮細,擺放時間由個半月縮減至只有20日。牌樓是一個傳統,亦是一種藝術。「現在好多是電腦噴畫,我們又不是這類型。牌樓傳統在我有生之年都想一直做落去,我做得到,寧願搭細些都要搭一個,如果有一日陳師傅不再做,可能都會停下來,已無人再接手,真是無辦法,那真是要停了。」他唏噓地說。記者:何嘉茵攝影:伍慶泉


各項配件準備妥當,才前往餅家逐件組裝,花一個上午才完成組裝。

(左)牌樓師傅陳新華和大同老闆謝禎原同年出世,大家同是83歲,1963年陳新華便替大同做牌樓,是全港最老資歷的牌樓師傅。

每年中秋前夕都會花大一整日時間搭牌樓,都成了元朗街坊的景點,是不少元朗人的回憶。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60912/19767827
中秋 牌樓 全港 唯一 綵燈 83 師傅 堅持 做落 落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879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