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為“做空主力”違規提供“彈藥”:中信、國信、海通遭“沒一罰五”頂格處罰

中信證券被調查的謎底終於揭開,被罰3億背後,禍起為司度(上海)貿易有限公司(下稱“司度”)違規開立兩融賬戶並在2015年股市危機期間為其開展巨額融券業務。

2015年11月中信證券收到證監會稽查總隊的調查通知書,稱在融資融券業務開展過程中存在違反“未按照規定與客戶簽訂業務合同”規定之嫌。彼時正是股市危機後期、金融反腐高潮,身處暴風眼的中信證券究竟因何被查,市場猜測不斷。

經過一年半的調查之後,證監會向中信證券下發了《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中信證券5月24日晚間公告稱,因在司度從事證券交易時間連續計算不足半年的情況下,為其違規開立信用證券賬戶並提供兩融服務,被證監會責令改正、給予警告,罰沒款總金額近3.7億元。

同時因向司度提供融券服務被處罰的還有海通證券、國信證券與國信期貨。24日,海通與國信證券也分別發布公告,因在2015年期間為司度實際控制的資管計劃開立賬戶,致使司度得以開展大規模融券交易。最終海通證券被證監會罰沒近306萬元,國信證券被罰沒1.25億元、國信期貨被罰沒72萬元。

為何三家券商罰沒款金額相差如此之大?“這是因為中信證券在為司度提供融券服務的過程中獲利較多,海通證券獲利較少,”一位券商人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根據《證券公司監督管理條例》,存在“未按照規定與客戶簽訂業務合同,或者未在與客戶簽訂的業務合同中載入規定的必備條款”行為的,證監會可以處以違法所得1 倍以上5倍以下的罰款,可以看到對中信證券、國信證券和海通證券,監管層都進行了“沒一罰五”頂格處罰。

6千萬的“融券”交易

一直以來A股市場都具有明顯的單邊特征,融券業務作為做空的主要方式,一直發展較弱,與融資的快速發展相比極不平衡。然而,就是這樣的方式,在2015年股市異動前後,也被利用,成為部分資金違規交易股票的工具。

2015年11月,證監會宣布對中信證券立案調查。彼時,中信證券正處於“收益互換虛增1.06萬億”的烏龍事件當中。因調查通知未明確說明緣由,市場一度猜測中信證券是因收益互換事件遭查。11月29日,中信證券緊急發布公告做出澄清,稱被查原因是融資融券業務領域的問題。從中信證券公告來看,其被查與市場質疑的收益互換業務沒有關系。

中信證券稱,公司11月26日收到中國證監會調查通知書,並積極配合相關調查的開展,經核實,此次調查的範圍是公司在融資融券業務開展過程中,存在違反《證券公司監督管理條例》第八十四條“未按照規定與客戶簽訂業務合同”規定之嫌。

經過一年半的調查之後,謎底終於揭開。中信證券曾在2010年3月發布《中信證券股份有限公司融資融券業務客戶征信授信實施細則》(下稱《實施細則》),並沿用至2013年3月25日,其中規定,“在公司開戶滿半年(試點期間,開戶滿18個月)” 為開立信用賬戶的條件之一。

2012年3月12日,中信證券為司度開立了信用證券賬戶,3月19日,中信證券與司度簽訂《融資融券業務合同》,致使司度得以開展融券交易。正是這一業務,導致了中信證券的違規。

根據證監會調查,司度於2011年2月23日在中信證 券開立普通證券賬戶,一直未從事證券交易。當中信證券為其開立信用證券賬戶時,司度從事證券交易時間連續計算未滿半年,不符合《實施細則》的規定。

因《實施細則》由當時中信證券信用交易管理部負責人宋成牽頭制定, 由分管副總經理笪新亞簽批實施。該二人也受到證監會警告,並分別被處以10萬元罰款。

據統計,截至2015年10月22日,中信證券向司度收取融券收益人民幣5288.63萬元,融券成本人民幣4726.35萬元,凈融券收益人民幣562.28萬元;截至 2015年10月10日,中信證券向司度收取交易傭金人民幣8942.88萬元,扣除交易所規費人民幣3339.57萬元,凈傭金收益人民幣5603.30萬元;共計收 益人民幣6165.58萬元。

證監會認定,中信證券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公司融資融券業務管理辦法》(證監會公告[2011]31號)第十一條“對未按照要求提供有關情況、在本公司及與本公司具有控制關系的其 他證券公司從事證券交易的時間連續計算不足半年、證券公司不得向其融資、融券”的規定,構成《證券公司監督管理條例》第八十四條第(七)項“未按照規定與客戶簽訂業務合同”所述行為。

依據《證券公司監督管理條例》第八十四條第(七)項的規定,證監會 擬決定,責令中信證券改正,給予警告,沒收違法所得6165.58萬元, 並處人民幣3.08億元罰款。

中信證券自2010年獲得融資融券業務資格,之後兩融業務的市場份額一直處於行業前列。2015年上半年,A股在短時間內瘋狂上漲,泡沫積聚,風險上升,與此同時的是券商兩融業務規模快速膨脹。中信證券2015年融資融券余額740 億元,市場份額 6.3%,排名行業第一。值得註意的是,中信證券2015年10月營收環比有大幅增長,母公司10月收入26.81億,凈利潤12.98億;而9月收入為21.39億,凈利潤為6.65億。

“做空者”司度

在2015年7月份的“A股保衛戰”中,中信證券一直是券商“領頭羊”。證監會召集券商召開“救市大會”之後,21家券商聯合發聲,承諾以凈資產15%出資用於投資藍籌股ETF,同時承諾不減持並擇機增持以維穩股市。在證券業協會公布的21家券商名單中,中信證券列在首位。

據公司年報後期披露,中信證券在“救市”過程中先後兩次總計出資211億,以開展收益互換業務方式與中國證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進行合作穩定市場。

然而,在2015年下半年的“惡意做空”質疑中,中信證券又被指責利用旗下中信聯創和對沖巨頭聯手做空A股。同時,司度(上海)貿易有限公司因賬戶頻繁申報或頻繁撤銷申報、涉嫌影響證券交易價格,而被限制交易。

2015年7月31日,滬深交易所對頻繁申報或頻繁撤銷申報,涉嫌影響證券交易價格或其他投資者的投資決定的24個賬戶采取了限制交易措施。深交所限制14個證券賬戶,其中就包括國信期貨有限責任公司、司度(上海)貿易有限公司。

與同時被處罰的海通、國信相比,中信證券與司度的關系更加密切。

2010年,中信證券出資100萬美元投資司度(上海)貿易有限公司,占20%股權。據中信證券相關業務負責人2015年8月2日接受媒體采訪時介紹,中信聯創於2010年已將該股權轉讓,並於2014年11月辦理了工商變更登記,之後中信聯創並未持有司度公司股權。該負責人還表示,已退出的該筆投資屬於財務投資,且規模小,投資期間中信聯創並未參與司度公司的日常運營及管理。

值得註意的是,回顧去年下半年證券市場“反腐”高潮期間,2015年10月23日,證券市場發生了兩起看上去相互獨立的“怪事”。23日下午,國信證券下午公開證實,稱接家屬通知,總裁陳鴻橋10月23日不幸去世。晚些時候,中信金石投資有限公司總經理祁曙光(女)被公安機關帶走。

祁曙光曾任司度創始股東中信聯創總經理,彼時中信證券總經理程博明任董事長。而就在2015年9月15日,中信證券確認公司總經理程博明等被調查。9月16日,中紀委又宣布證監會主席助理張育軍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

事實上,2014年12月證監會曾經對45家券商融資類業務進行過現場檢查,檢查發現中信證券、海通證券存在違規為到期融資融券合約展期問題,受過處理仍未改正,且涉及客戶數量較多。在2015年1月,證監會對中信證券、海通證券做出暫停新開兩融賬戶三個月的處罰。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dujuan @yicai.com。

做空 主力 違規 提供 彈藥 中信 國信 海通 沒一 一罰 罰五 頂格 處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045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