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造履歷 蔡東豪

2012-6-21  NM




雅虎CEO被對沖基金揭發誇大履 歷,本來以為是對沖基金搞事手段,屬茶杯裡的風波,後來事件愈搞愈大,最後CEO辭職。所謂誇大,是CEO履歷指他取得電腦和會計大學學位,實際上他只有 會計學位。以學歷造假程度看雅虎CEO事件,這種造假是小兒科,CEO可用大意來解釋,公眾或會接受。不過在科技界,電腦學位是神聖不可侵犯的。

履 歷造假歷史悠久,我印象最深刻,是2001年Notre Dame大學美式足球隊教練奧拉利(George O'Leary)受聘後五日,被揭發履歷造假而辭職。我最喜愛的運動記者寫了一篇如泣如訴長文,歷歷在目。榮登Notre Dame足球教練是所有足球教練的事業高峰,受聘前,奧拉利戰績顯赫,Notre Dame在一片歡呼聲中以高薪邀請奧拉利加盟,是當年美國大學足球界的大新聞。奧拉利履歷指他取得教育碩士學位和就讀大學期間,在大學足球隊取得優異成 績,但實情是,他沒取得碩士學位和從未代表大學足球隊出賽。奧拉利受聘時55歲,他的謊言是關於一些三十幾年前的事情,Notre Dame考慮聘請奧拉利,他的大學學位和大學時期運動成績,不在考慮之列。Notre Dame看中奧拉利,是他過去三十年足球教練的成就——領導才能、教導年輕人能耐、跟大學溝通等。造假消息傳出後,大學和奧拉利同樣痛苦至極,Notre Dame是重視傳統的天主教大學,教職人員誠信很重要,奧拉利承認履歷造假,Notre Dame怎能把帶領足球隊重任交給一個證實誠信有問題的人?反過來看,天主教宣揚寬恕,奧拉利在全國目光下被揭發說謊,人生已跌至低點,Notre Dame應否給他一個機會?奧拉利事件炒至全國沸騰,最後Notre Dame同意奧拉利立即辭職。

這件事之痛,是痛在所 有人都不希望見到結局是這樣,但所有人都知道這是唯一結局。奧拉利在球場上有很多敵人,但沒有一個人想見到奧拉利被三十年前虛假資料擊倒。一生人建立的東 西,一夜之間失去,而失去的原因太戇居了。不是戇居是什麼,三十幾年來奧拉利沒想過更正他的履歷嗎?假如在適當時候,他主動承認履歷有需要更正的地方,問 題不就可解決嗎?我不明白。或者,更正履歷上的謊言,是沒有適當時候這回事,即是說,所有時候都不適當。履歷最初是由自己寫出來,但寫了出來之後,它好像 有了自己的生命,會行會飛,不再由自己掌握。我想像到,奧拉利三十歲時找到新工作,新公司公關部從公開途徑取得他的履歷,稍作更新後傳給奧拉利:「有什麼 地方需要補充?」奧拉利不好意思提出更改的需要。奧拉利日後轉工時可能遇到同樣情況,繼續不好意思,謊言一直留在履歷上,履歷漸漸變成一件公眾的東西。這 件事對奧拉利不再是對或錯,它變成一個黑暗的秘密,奧拉利不願去想這件事。

我嘗試把自己代入奧拉利的位置,一生功名,因為 履歷中的兩行文字盡失,很痛。奧拉利的成就是在球場上掙回來,跟他的大學學位無關,或者他可以解釋,他沒從謊言獲得好處,他的罪過最多是戇居;戇居的人或 者可得到少許同情,但當時輿論一面倒指大學對欠缺誠信的教練,應該是零容忍。奧拉利故事未完,衰到貼地的好處是再沒有隱瞞,由最低處和以最乾淨身份重新開 始。一間名不經傳的大學不嫌棄他三十幾年前做過什麼,聘請他做教練。奧拉利在短時間內化腐朽變神奇,帶領這間大學走上美國大學足球高點。今日奧拉利仍是這 間大學的教練。講故事之餘,我對履歷也有實際的看法。履歷不是記錄生平的自傳,而是推銷自己的工具,推銷當然要有手段,但推銷自己和如實記錄之間有一條 線,這條線大部分時間頗模糊,很多人會不耐煩地認為不重要,但有事發生時,這條線忽然變得又粗又清晰。當內容有謊言的履歷在公眾空間任意飛翔,不在自己手 上,差不多所有人都不知道怎麼辦,於是採取鴕鳥政策,自己跟自己說,不去想便不會有問題。一宗又一宗案例證明,時間愈久,這個計時炸彈爆起來的威力愈大。

蔡東豪

現任上市公司精電國際行政總裁,他曾任職投資銀行,在《信報》以筆名原復生撰寫財經專欄,對投資及求知有無限渴求,習慣早上四時起床寫作找樂趣。

履歷 蔡東 東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49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