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Facebook首任總裁肖恩·帕克:永遠的局外人

http://news.cyzone.cn/news/2012/06/17/228376.html

2012年6月4日,紐約洛克菲勒中心,肖恩·帕克(右)和Napster的創始人肖恩·范寧一起參加NBC晚間新聞主播布萊恩·威廉姆斯的節目錄製

「你知道什麼才叫酷嗎?」肖恩·帕克問扎克伯格。後者看起來像個孩子,而肖恩·帕克昂著頭,顯得富有遠見但又刻薄貪婪—「10億美元。」他重重地道出了一個數字。

這是電影《社交網絡》中的一幕。賈斯汀·汀布萊克飾演的帕克是個殘酷、自大的機會主義者,迫使Facebook聯合創始人愛德華多·薩維林離開公司,還剝奪了他的股份。

然而,在現實生活中,帕克的遭遇則正與電影中薩維林的境況一樣。他先後3次以聯合創始人的身份參與創辦了Napster、Plaxo 和Facebook,又先後3 次被掃地出門。不同的是,在Facebook,他的股份不僅沒有被剝奪,他還因此成為億萬富翁。帕克擁有Facebook約4%的股權,淨資產高達21億 美元。

成為富翁的肖恩·帕克並未就此打住,至少,這一段時間他又讓硅谷側目了。這一次,他再度和老朋友、Napster的創始人肖恩·范寧 (ShawnFanning)合作,共同推出新型社交視頻網站Airtime。6月5日,該網站全面上線。用戶通過Facebook賬號登錄該網站後,網 站會根據用戶的愛好、性格等將他們隨機配對進行視頻聊天。

此外,用戶還可以在該網站加載YouTube 播放列表並觀看。

肖恩·帕克說:「Airtime的目標是使人們在互聯網上建立新的聯繫。現在的人都有一種打破自己常規社交聯繫的渴求,而Airtime則提供了很好的聊天方式。我們試圖在不破壞已有關係的基礎上,幫助人們構建新的社交聯繫。」這已是33歲的他第四次創業了。

創建第一家公司Napster

肖恩·帕克的硅谷之路源於父親,後者是美國國家海洋大氣管理局的首席科學家。小時候的帕克體弱多病,因為患有哮喘常常不得不呆在醫院。他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貪婪地讀書。幾乎在所有的領域文學、政治、醫學或技術上,都有自己深刻且細緻入微的見解。

這大約是日後他和Facebook創始人馬克·扎克伯格一見如故的原因。事實上,後者是希臘古文的愛好者。

帕克7歲時,父親開始用一台Atari 800電腦教他編程。到高中時,帕克已經有能力侵入公司和大學的系統。15歲那年,他入侵了某500強公司內部網絡系統。帕克回憶稱:「我記得人們一直在 哭,聯邦調查局的探員將我關在一間屋子中,我無意聽到兩位探員的談話,其中一個探員說我看起來並不是一個壞孩子,另一個探員則說她根本不瞭解我。」最終, 由於沒有成年,他被判處社區服務。

這期間,帕克在網上結識了另一個天才黑客肖恩·范寧,後者當時15 歲。范寧還記得他們的第一次談話。「我們很快便談論起諸如理論物理等話題。我們意識到,我們有很多共同之處。」

19歲高三畢業那年,帕克掙了8萬美元,這足以說服父母允許他暫不上大學。當范寧告訴他關於音樂分享網站Napster的創業計劃時,他立即要求加入,成為共同創始人。

1999年,Napster上線。但很快,不用付費就可以聽歌、隨意下載的Napster,受到各唱片公司圍攻,這也是Napster緩慢地走向終結的開始。

帕克後來把在Napster的經歷稱為「 上Napster大學」這是一堂摻雜了知識產權法、公司財務、創業和法學院教育在內的速成課,在Napster我學到了許多東西。」帕克說,「那時我還是 個孩子,不清楚自己所做之事的後果,哪知道自己寫的一些電郵會出現在法學院教科書上。」

這些電郵承認Napster用戶很可能在非法下載音樂,並成為版權訴訟中的證據 Napster 最終因這些訴訟而關閉。

二次創業

2001年初,帕克試圖推出自己的互聯網公司,找回自己。「我在沙發上睡了差不多6個月,」帕克說,「我沒有家,我完全破產了。在一個朋友的家呆上 兩個星期,然後就搬走,因為我不想永遠在那裡揩油。」當時他的女友勸他放棄,在星巴克找份工作。但帕克不聽,最終,他和一些合作夥伴從紅杉資本獲得一些啟動資金。這年11月,Plaxo開張了,主要業務是提供用戶實時更新通訊錄的網絡服務。

相比Napster或Facebook,這聽起來有些無聊,但它是一種早期社交網絡工具,還首先使用了一些病毒式營銷技巧下載Plaxo之後,該程 序將分析你的通訊錄,向所有聯繫人都發送一條信息,鼓勵他們也使用這項服務。有人因此註冊後,該軟件又會進一步分析他的通訊錄,繼續進行傳播。

很短時間內,Plaxo的營銷信息就發到了數百萬用戶的郵箱中。「某種程度上說,Plaxo 是最讓我自豪的公司,因為它給世界帶來的革新最多。」帕克如是說。這些經驗後來又改變了Facebook的發展史。

但帕克很快又退出了Plaxo,至於其前因後果,則有幾種不同說法。帕克本人堅稱,他是被公司其他人陰謀逐出公司的,並被剝奪股權。「他們的計劃很惡毒,不僅要把我踢出公司,還要讓我破產,身無分文、一無所有,連任何期權都沒有。」

而這一情節,和電影《網絡社交》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不同的是,帕克在現實中顯得很慘,而在電影裡卻被塑造成一個得意的陰謀家。

帕克當時沒人可以依賴,「我感到對人性徹底喪失了信任,似乎世界末日即將到來,而我誰都不能信任。」他想過提起訴訟,但知道法律戰可能持續好幾年,因此決定放手畢竟他已經發現了一家有著巨大發展潛力的新公司。

力勸扎克伯格輟學

帕克是在他室友的女友的電腦上看到Facebook的。 此前,帕克已經預見到,啟動社交網站的最佳途徑是通過一個相對封閉的社區,大學似乎是完美的平台。他在網站上溜躂了一圈,就給網站創辦人、當時還在哈佛大學念二年級的馬克·扎克伯格發了一封電子郵件,要求和他見面。

馬克·科勒繼帕克之後加入Facebook,回憶起那封至關重要的電子郵件,他滿懷敬畏:「Napster和Facebook是互聯網歷史上最重要的兩家公司之一。除了創始人,帕克比其他任何人都更早發現它們的潛力。」

帕克飛抵紐約和扎克伯格見面,兩人一拍即合。幾個月後,2004年6月,扎克伯格邀請帕克搬進Facebook租借的度假屋。就這樣,年僅24歲的帕克成為Facebook的首任總裁。那時,帕克正借住在新任女友家。

當時,帕克顯然比扎克伯格更相信公司的潛力。Facebook的第一位投資者、Paypal 創始人之一彼得·泰爾說:「那時候,肖恩不停地嘮叨,說Facbebook將大獲成功。如果說馬克曾經有過任何懷疑,那麼肖恩就是打消疑慮的人。」 2004年8月,扎克伯格和帕克到硅谷銀行開了一個商業賬戶。那時距離秋季開學只有兩週時間,扎克伯格依然在談論要返回哈佛繼續唸書。據銀行副經理肯·拉 弗勒斯回憶說,兩人因為這個問題爭論起來。帕克反對扎克伯格返回哈佛,態度強硬。最終,扎克伯格退了學。彼得·泰爾說:「肖恩對Facebook的成功做 出的貢獻可能沒有他想的那麼多,但絕對比其他人認為的要多。」

除了作為扎克伯格的戰友,帕克還努力鞏固自己的合作者地位,確保不會像在Plaxo時一樣,再次被掃地出門。帕克還在融資方面幫了扎克伯格的大忙, 和彼得·泰爾及另一家風投談判的過程中,帕克為扎克伯格爭取到了多數網絡新公司聞所未聞的優厚條件—對企業的絕對控制權。可以說,扎克伯格至今掌握著 Facebook的絕大部分股權,很大部分是帕克的功勞。如果不是這樣,Facebook恐怕早就被賣給了雅虎或微軟。

可沒過多久,他又失業了。2005年,在去北卡羅萊納度假時,他被懷疑藏有毒品而在出租屋被捕。雖然帕克並未被正式起訴,但一些Facebook的投資者覺得,他已經不能再勝任公司總裁。他只有忍痛辭職。

雖然離開的方式依然不光彩,但這一次,帕克再也不是被動挨打。一個重要的原因在於,扎克伯格從未拋棄他。Facebook的董事會成員泰爾說:「我 認為肖恩並沒有真正離開Facebook,他依然從很多方面參與其中。」 他依舊持有Facebook的大量股份,他和扎克伯格保持著極好私交,經常就網站發展提供自己的建議。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帕克是扎克伯格幕後的顧問。

永遠的局外人

雖然帕克被公認為互聯網的奇才,但性情多變、易怒且捉摸不定的他,很容易激怒投資者。他經常與人聚會到深夜,狂熱地談論他熱衷的話題;他也因此而沒 時間概念,經常失約,甚至一聲不吭地失蹤幾個星期。這也導致他參與創辦的三家公司,飛黃騰達之後都很快將他踢了出去。Facebook聯合創始人德斯汀· 莫斯庫維茲指出:「他被看作一個未知量,而風險投資人希望能對一切瞭如指掌。」

儘管帕克的命運沉浮不定,但他的朋友依然非常信任他。「為什麼我們都要忍受他的怪癖?有兩個原因:第一,在沒有失蹤的時候,他創造了很多價值。第 二,他很忠誠。當你真需要他的時候,他肯定會在旁邊。」他的老朋友、舊金山高科技投資人羅恩·康威說:「如此散漫卻又如此成功的人很少見,也許,過不了多 久,他又將創造出另外5個能真正改變生活的偉大公司。」

帕克喜歡享受生活,名牌西服裝滿了一整個衣櫥。為方便旅行,帕克會毫不猶豫地租用私人客機。當朋友們舉辦慈善晚會時,帕克經常是捐錢最多的一個。他投資了很多新公司,大多數時候只是出於私人感情。

金錢並不是帕克最渴望的,他更想要得到認可。「我幫助人類改變了世界至少3 次。」帕克以一種自我評估的方式說道,「但我永遠是個局外人。」


Facebook 首任 總裁 肖恩 帕克 永遠 局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42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