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渣打大股東 收購戰傳奇

2004-2-26  NM




渣打銀行第一大股東,持有一成三 渣打股份的星洲首富邱德拔,上週六心臟病發逝世,享年八十六歲,遺下一筆市值超過二百億港元的渣打股份。邱德拔這名字對年青的港人來說有點陌生,他為人低 調,又少在香港活動,但其實在八十年代中,他曾越洋過江,出戰香港股壇。他與一代船王包玉剛時敵時友,二人曾交戰爭奪會德豐,其後卻又一同拯救渣打,這兩 個戰役,至今仍是大型收購戰中的經典之作。邱德拔生前長居新加坡,並天天到家族經營的良木園酒店吃最愛的潮州菜。他的小兒子邱金海憶述,父親上週六如常到 酒店進餐,當日他胃口奇佳,心情亦好,還在盤算晚餐往哪裡吃。豈料吃過午飯回到家中,邱德拔便感到身體不適,被急送當地醫院診治,延至傍晚六時多撒手塵 寰。酒店職員傷感地說:「邱先生雖然要坐輪椅,但精神一向很好。他這麼大人物,還每日巡視業務,親力親為。」

孤僻性格邱氏在新加坡擁有三間上市公司,分別是良木園酒店,馬來西亞酒店和中央產業。三公司在 新加坡有多家酒店和地產發展,市值逾億,連同手頭的渣打股份,邱德拔被財經雜誌《福布斯》選為星洲首富。然而,這位首富卻性情孤僻,少有出門;他兩位妻子 早已去世,又沒有知心友,生活極之低調,「他可以一個鐘頭講不到幾句話,要見佢難過見江澤民。」曾跟他合作的朋友說。邱德拔有十四名子女,除幼子邱金海當 電影導演外,其餘大都在家族酒店工作。他子孫中較為港人熟悉的,僅有孫兒邱堅煒。九九年,由星洲來港的邱堅煒,和關百豪以五千萬元,從中建電訊購入五成七 時富股份,市傳交易由邱堅煒「揼水」。他的舊同事憶述:「大家都知佢家底好猛,喺新加坡有架五六年出產嘅絕版平治,單係出世紙已經過百萬。」○二年時富上 了軌道,關和邱卻意見分歧,邱堅煒離開時富,在創庫財務顧問公司董事總經理,專事企業融資,但公司在財經界不見經傳。本週一他已匆匆飛返新加坡,辦理爺爺後事。據知邱德拔尚未分家,晚年由大堆子孫傍在身邊照顧,每次在酒店吃飯,前前後後都有十多人擁簇圍坐。

與船王兩度交手年青股民對邱德拔這名字頗為陌生,但其實二十年前,他曾過江叱咤香港股壇,和一代船王包玉剛頗有淵源。時維一九八五年,英資上市公司會德豐,由創辦人喬治馬登之子小馬登掌舵,地產商張玉珊四子張玉良為最大股東。會德豐由地產、航運,以至財務,百貨無所不沾。但小馬登和張玉良在公司政策卻見分歧,小馬登看好航運業,大量購造新船;結果連累公司年 年蝕大錢,最後他更無心戀戰,將一成四股權賣予邱德拔,邱隨即提出全面收購。那時張玉良淡出香港,但不想賣三成四股權給邱德拔,情商李嘉誠收購。李找來包 玉剛出手,收購戰一觸即發。八五年二月,大戰初期,邱氏持有會德豐百分之六A股,二成B股,佔控股權二成三;而包氏則有百分之四A股,五成B股,佔股權三 成四。牌面上包玉剛稍勝一籌,皆因A、B股有同樣投票權,但B股價格只是A股十分一。包玉剛購入較多B股,皮費較輕,遂屢屢提高收購價,爭奪會德豐股權。 一個月間,收購價由邱氏最先提出的A股六元,B股六毫,輾轉提價至包氏最後提出的A股七元四,B股七毫四。短短時間上升兩成三,股民樂得隔岸觀火。「當時 報紙日日報導,幾轟動呀,我哋好似睇電視連續劇咁日日追!」眾利股票的董偉憶述,這場戰役還被戲言為「龍蛇大戰」,龍是指南洋過江龍邱德拔,蛇是「包 sir」包玉剛。個多月後,包玉剛取得會德豐五成控制權,邱德拔遂抽身而退,將所持三成會德豐股票賣予包玉剛,結果獲利逾億,名噪一時。

化敵為友挑戰包玉剛失敗後,邱氏在一年後的渣打銀行收購戰中與包氏再度重逢。其時渣打主攻亞洲,被多家英資公司看中發展潛質。八六年中,渣打被英資萊斯銀行敵意收購,已年屆六十八的邱德拔,亦想分一杯羹。當時他購入英國財務機構Exco二成九股權,並看中對方持有三億七英鎊現金。當時渣打市值不過八億英鎊,換句話說,動用Exco現金便可輕易購入渣打控股權。然而Exco董事局 反對收購渣打,邱德拔遂私人出擊。這次他與包玉剛化敵為友,合作做「白武士」,購下三成七渣打股權,邱氏佔其中百分之六,其後增持至一成三。八七股災,渣 打股價急跌。包玉剛即時斬纜,賣出所有股份,帳面蝕六億港元。他曾向友人呻道:「我生平只做了兩件失敗的事,其中一件就是投資渣打!」相反,此役卻可能是 邱德拔此生最成功的投資。他一直持有渣打至今,結果十多年間渣打升逾十倍。他那批股份現市值二百億港元,佔其家產八成。

得罪汶萊國王之不 過,邱德拔收購渣打一役只是有利無名,除令長子被囚,他自己亦被通緝,聲名受損。這一切要從他與汶萊國王的關係說起。生於一九一七年的邱德拔,是星洲福建 華僑。他父親是當地華僑銀行大股東。他十八歲起在該行工作,至五五年在馬來西亞創立馬來亞銀行,五年間分行達一百間。邱德拔又和汶萊國王關係親密,他在當 地開設汶萊國民銀行,國王弟弟為公司主席,令邱德拔成為東南亞一代銀行家。至七六年星馬對立,邱德拔被迫辭任馬來亞銀行董事,並購入良木園及明閣等多家酒店,輾轉變身酒店大王。至於僅餘的汶萊銀行,則成為邱德拔在香港及倫敦南征北討的財源。原來佔該銀行九成,達十多億的貸款,都借予邱德拔的公司作 私人投資,當中包括收購渣打。被瞞在鼓裡的汶萊國王知悉即關閉銀行,又將邱氏長子邱萬福囚禁。邱氏花兩年才還清該筆債項,取消通緝令,此後便退隱星洲。隨 着這次邱德拔一去,他的家產分配,所持的渣打股份何去何從,將影響着有百五年基業的渣打命脈,以至極度低調的邱氏家族再成焦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345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