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觀眾笑點高了還是低了?喜劇容易了還是難了? 和宋丹丹、郭德綱、馮小剛討論喜劇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0486

馮小剛(左)在《編輯部的故事》中客串。當年他寫諷刺喜劇,產量也不高。為“編輯部”寫一集《誰主沈浮》,靠的是可遇不可求的神來之筆。(南方周末資料圖/圖)

喜劇圈太小,人才太少。郭德綱在超過七檔喜劇類節目中擔任著主持人、導師。“你打開所有電視臺,你看,就這麽幾個人。”郭德綱對南方周末記者說。女喜劇演員更少,“你感覺很多年沒能再出一個大家都很喜歡的。”宋丹丹這麽說。

《笑傲江湖》里,宋丹丹、郭德綱和馮小剛是三位“喜劇觀察員”。“觀察員”手握重權,只有當兩人以上按下綠燈時,選手才能晉級。

宋丹丹“寬容”,常常不等主持人說完就按下綠燈。馮小剛要求嚴,亮紅燈最多。他喜歡選手周雲鵬,一度稱他為“三屆冠軍”,但到決賽,周雲鵬依然沿用說話不利索的表演方式,馮小剛感到失望。

2016年9月30日,《笑傲江湖》決賽錄制前,南方周末記者與三位“觀察員”談了談他們眼中的喜劇。

宋丹丹:中國觀眾和美國人差不多傻了,挺好

南方周末:三位觀察員總提到“高級喜劇”,什麽樣的喜劇是“高級”的?

宋丹丹:你得看到才知道。你從沒想過高級喜劇會是一個啞劇,但你看到一個好啞劇,就覺得這個真高級;你也從來沒想過一個高級喜劇是舞蹈,那你看到這個舞蹈,就會覺得它高級。都是用具體作品來衡量的。沒有一個絕對評價。

南方周末:你說你曾經一年都出不來一個自己滿意的作品。卡在哪?

宋丹丹:卡在創作不出來。倒不是因為限制,喜劇本身就是難弄。任何一個好演員,也不可能永遠都能迅速拿出一個好作品來。

我的每部小品都很難,但有時就是運氣好,可以找到一個好的點,找到一個下蛋公雞,它就逗;找到一個《實話實說》,(白雲和黑土)上這欄目,就會很逗。有時找不到有意思的點,沒有特別好的“拐棍”,就很難。

南方周末:你兒子巴圖是“90後”,你了解他們的笑點嗎?

宋丹丹:巴圖對喜劇、幽默的感覺,還是和我挺像的。我感覺現在的年輕人特別愛笑,特別容易被逗笑。這是令人欣慰的事。很多年前,我看電影《虎口脫險》,周圍有人樂,我就一直這樣(擺出一副嚴肅表情)。

我們那代人比較理性,別人在臺上犯傻,我們會坐那兒:哎喲,傻不傻呀?幹嗎呢?可笑嗎?不可笑吧?那會兒人活得辛苦,想得多想得累。

我第一次去美國,在環球影城看表演,就覺得美國人特容易被逗笑。一點都不逗的東西,只要感到你在逗他,他就笑。我當時覺得美國人好傻呀。現在中國觀眾和他們差不多了。

中國年輕觀眾,你簡單地給他,他迅速就發酵。他們沒有包袱,不想那麽多,這是個好事,很快樂的事。

這些年我也簡單、直接了。但凡有一點好玩,我就會笑。這個笑都不算是有意識地去鼓勵誰。其實對於別人想把你逗樂這件事,不用特別殘忍,也不用特別糾結,不用覺得自己趣味高,特高冷。放下身段,容易被逗笑,其實是一種生活態度。

南方周末:很多《笑傲江湖》的選手是“喜二代”。你鼓勵巴圖做喜劇嗎?

宋丹丹:對他我最沒想法,他自己決定他的生活。

但我確實相信基因遺傳。讓我兒子當物理學家,這可能是個挺難的事,你讓他累死、天天不睡覺研究物理,他連物理系都考不上,更別提當物理學家了;但你讓一些孩天天用功研究喜劇、唱歌,也不可能像我兒子這麽順手拈來。不能跟DNA擰著來。

南方周末:你在北京人藝學表演時,就演老太太。喜劇天分是那時發現的?

宋丹丹:大家都在模仿別人,只是我演了個老太太。我到現在也不覺得有多喜劇。包括我演的小品,也沒那麽誇張,但大家就覺得它是喜劇。其實我沒把喜劇和正劇分那麽開。

南方周末:近幾年你沒再演情景喜劇和小品,為什麽?

宋丹丹:一個是情景喜劇,一個是小品,在我這輩子算是結束了。我真弄不動了。情景喜劇一天拍一集半,得這個速度它才算得過賬,非常辛苦。小品呢,太難弄了。我現在輕易啥也不接,更年期嚴重,害怕辛苦。

那時候覺得光演小品不行。人就是有了什麽,就想要另一個,一看我的小品挺火了,還想影視劇火,影視劇老沒人找,心里就急。人就是一件事成了,老想得到更多,這是本能。

郭德綱:45歲以上、屬鼠才能看,還演不演了?

南方周末:你覺得現在觀眾笑點更高還是更低了?

郭德綱:2005年之前,觀眾笑點還挺低的,就是我們把觀眾笑點又擡高了。擡高之後,勢必要求演員水平也高,那也很痛苦。原來一直吃粗糧,突然間吃了好的,回頭你再讓他吃野菜團子,他肯定受不了。

南方周末:你堅持師徒規矩,你覺得它是相聲從業者必須尊崇的嗎?

郭德綱:反正自從有相聲以來,一直是師徒關系把這個行業維持下來了。否則在它最輝煌時期,就應該把這個規矩拋棄。它和工廠車間王師傅、電工趙師傅是不一樣的。只有傳統藝術需要師徒規矩,其他行業只需要手藝傳承。

京劇是國粹吧,京劇師徒傳承你得承認吧。它絕不是說開個課堂,大家都來,就能把這行幹好,它就要手把手教,才能出人才。

南方周末:肢體喜劇相比相聲小品一直比較小眾,你覺得這種局面在更年輕的觀眾那里會不會改變?

郭德綱:它跟觀眾的歲數沒有任何關系。不管你說的唱的演的練的肢體語言的,只要好,觀眾就喜歡。不能說,我們這東西是演給85年到89年生的人看的,那是胡說。如果我這東西,只能45歲往上、屬鼠的才能看,那你還演不演了?

南方周末:有外國選手進了節目複賽,你覺得怎麽樣?喜劇有國界嗎?

郭德綱:波蘭人那個(指波蘭“公平競爭組合”劇團演出的肢體劇節目)不用說,人家太專業了。

喜劇當然有國界,就算挺好的肢體戲,它拋棄了語言特長,不也是個遺憾嗎?你沒必要說我的喜劇一定要全世界人愛,大可不必。

憨豆先生,那算是國際知名的笑星了吧,他是英國人,英國人有一半討厭他。那怎麽說?

南方周末:現在喜劇類綜藝節目太多,合格的喜劇演員太少,你同意嗎?

郭德綱:節目這東西,有多少算多,多少算少?存在即合理,好就會出來,不好就不做。人不多是真的。你打開所有的電視臺看,就這幾個人,給錢就去。

馮小剛:喜劇的神來之筆,可遇不可求

南方周末:在這一季節目里,你似乎特別喜歡強調諷刺喜劇,為什麽?

馮小剛:這是喜劇很強大的一個功能,就像過去報紙上都有一個“刺梅”(以諷刺為主的漫畫專欄名稱)。我是願意看諷刺喜劇的。

現在的喜劇作品很多都沒有諷刺。不管是諷刺喜劇,還是別的,要弄好都很難。一個人兩三年能寫出一個好作品來就不容易,你要求一個人一年寫五個,這太難了。

南方周末:你寫諷刺作品產量高嗎?

馮小剛:不高。喜劇講究神來之筆,不是坐那兒使勁想就能想得出來的。那時候弄《編輯部的故事》,我寫那集《誰主沈浮》,講的是編輯部主編要退休,繼任人選從內部產生,幾個人就開始拉幫結派,你擠我、我擠你,最後連葛玲和李東寶都沒想到會被卷進去。這麽個有意思的事,是突然想到的,可遇不可求。

南方周末:你參加了三季《笑傲江湖》,有特別喜歡的選手嗎?

馮小剛:周雲鵬就很有意思,但比賽到後面,(還用說話不利索)這個方式,就會有點勉強。黃景行的創作能力相對來說好一點。還有鐵嶺《歃血為盟》三結義那個,特別逗。當面稱兄道弟,實際上假仁假義,挺諷刺的。

南方周末:你覺得喜劇有國界嗎?

馮小剛:要看哪一類,啞劇就沒有,語言類的就有。

觀眾 笑點 點高 高了 還是 低了 喜劇 容易 難了 宋丹丹 、郭 郭德 德綱 綱、 馮小剛 討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114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