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保監會副主席黃洪:萬能險本身沒問題 保監會調整完善充實萬能險監管政策

2月22日,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就當前市場備受關註的萬能險問題,保監會副主席黃洪在回答記者提問時進行了詳細闡述。黃洪表示,當前社會上對萬能險各種觀點、看法、說法多,可謂是“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把萬能險的問題說清楚,既有利於推動萬能險業務的健康發展,也有利於消除社會各界對萬能險的誤解。

對於萬能險的前世今生,黃洪以四句話進行了概括:一是萬能險是一個成熟的產品,萬能險本身並沒有問題。二是我國已初步建立了一套比較完善的萬能險的監管制度,我國監管標準高於歐美國家,我國監管要求也比歐美國家要嚴一些。三是我國萬能險業務發展平穩健康的同時也存在著一些問題,但風險總體可控。四是對萬能險業務監管,保監會采取的監管政策取得了明顯的成效。

“萬能險本身並沒有問題”

“萬能險是一個成熟的產品,萬能險本身並沒有問題。”黃洪開頭以這樣一句話概括萬能險的定位:萬能險1979年誕生在美國,當時美國的保險公司開發這個險種基於兩個目的,一是應對財富效應,當時的美國人民希望保險公司能夠參與財富管理,提供一種既能兼顧風險保障,又有投資儲蓄功能這樣的產品。二是對沖通貨膨脹。因此,在這樣一個背景下,美國的保險公司開發了這樣一個兼具風險保障和投資儲蓄功能的產品。萬能險在美國市場一經推出,立即受到了美國保險市場的熱捧,並一舉成為美國保險市場的主流產品。從2005年到現在,美國保險市場萬能險保費的份額平均約在35%左右。

萬能險2000年進入我國,在我國的發展總體是快速穩定的發展趨勢。到2016年,我國萬能險占總保費的份額是31.4%。

黃洪強調,萬能險是一個保險產品,具有風險保障功能,而風險保障功能正是區別於其他金融產品的內在本質屬性。其基於兩個特點:一是投保人繳費比較靈活,有錢可以多繳,沒錢可以少繳,可以一次交也可以分著交,可以連續交也可以間斷交。二是萬能險保額可以調整,可以保高一點的保額,也可以保低一點的保額。

我國萬能險監管標準高於歐美國家

黃洪表示,我國已初步建立了一套比較完善的萬能險的監管制度,我國監管標準高於歐美國家,我國監管要求也比歐美國家要嚴一些。具體體現在五個維度:

一是風險保額。歐美國家大多數對萬能險沒有最低風險保額的要求,如果有,也就是風險保額不得低於105%。而我國對萬能險的風險保額的要求低限不低於140%,高限在160%。

二是產品期限。從產品期限來看,歐美國家對萬能險沒有對期限做限制性規定。從這個意義上講,歐美國家的保險公司可以開發任何期限的萬能險產品,就是說幾個月、幾天、一年都可以。而我國對萬能險產品的期限有明確的要求,就是不允許開發一年期以下的。

三是最低保障利率。歐美國家對萬能險的結算利率沒有最低的保障要求,而我國為了保證消費者獲得最基本的收益,我們要求結算利率不得低於最低的保障利率。目前在賣的萬能險最低的保障利率在3%,就是結算利率不能低於3%,主要是為了維護保險消費者的利益。

四是最低現金價值。歐美國家對保單最初幾年的現金價值沒有做統一的規定,歐美保險公司實際上開發的萬能險的現金價值頭幾年是比較低的,有的甚至為零。而我國對現金價值是有統一的規定,主要是基於保證消費者基本的退保利益。

五是資本約束。歐美國家對一個保險公司的監管主要是整體從償付能力進行監管,他們對每一個單一產品一般不做資本約束的規定,而我國這幾年不斷地調整對萬能險資本約束的規定。

萬能險風險總體可控

黃洪指出,我國萬能險業務發展平穩健康的同時也存在著一些問題,但風險總體可控。萬能險從2000年進入我國市場,到2016年萬能險業務占市場份額31.4%,與普通壽險、分紅險形成了三足鼎立、均衡發展的局面。總體來看發展是健康平穩的,風險是可控的。

黃洪表示,少數保險公司在萬能險經營中問題歸為以下問題:一是少數保險公司萬能險業務一險獨大,而且期限普遍偏短。這個問題有可能導致的風險點就是業務的大起大落,公司經營的不穩定性。二是短期負債配長期資產,形成資產負債錯配,這有可能給公司經營帶來現金流承壓的風險隱患。

對於上述萬能險存在的問題與風險,黃洪表示,保監會從一開始就高度重視,緊盯不放,不斷采取措施來予以解決。具體來看,主要有四個方面措施:

一是完善了萬能險監管制度。從精算定價到產品設計提出了明確的要求,尤其是強化了萬能險負債準備金的監管,以確保公司有能力兌付未來到期的債務。二是建立了萬能險業務規模、期限結構宏觀調控機制。三是開展了全行業現金流壓力測試,尤其是加強了對重點公司的日常監管,對一些重點公司有風險預案。四是加大了對現場的檢查力度,始終保持高壓態勢,對一些公司在萬能險業務發展方面存在的違法違規問題,保監會依法進行了嚴肅處理。近幾年來,保監會先後采取停業、停止新業務、停止批設新機構等一系列措施來處理違法違規行為。

對於萬能險業務監管,黃洪總結表示,保監會采取的監管政策取得了明顯的成效。一是保障水平大幅提高。二是負債成本明顯降低。三是萬能險的負債期限不斷拉長,整體壽險業的負債期限也在拉長。四是現金流充足,風險總體可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6489

黃洪:銀保監會在嚴監管方面將繼續,堅持標本兼治

“2018年一季度末,我國銀行業金融機構本外幣資產已經達到256萬億元,保險業總資產達到17.2萬億元,已擁有全球最大的銀行業和第二大保險市場,但與時代的要求相比,銀行保險業還有較大的差距。”中國銀保監會副主席黃洪在2018金融街論壇年會上表示。

黃洪認為,要從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歷史性變化來理解銀行保險業新的歷史方位,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解決經濟社會發展與銀行、保險服務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對銀行保險業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是更大的挑戰。

對於未來的銀行保險監管工作,黃宏指出,要在五個方面有新的作為:一是在堅持黨對金融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方面;二是在服務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方面;三是在堅決打贏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方面;四是從嚴監管方面,堅持治標和治本兩手抓,兩手都要硬;五是在深化金融改革開放方面。

在嚴監管方面,黃洪強調要堅持治標和治本兩手抓。所謂治標就是要集中力量,優先處理可能影響經濟社會穩定和引發系統性風險的問題;治本就是要在健全股權管理和公司治理等關鍵制度、推進銀行保險業全面風險管理方面推進。加強銀行和保險產品監管,加強消費者權益保護等要有新突破,要堅持治標治本有機結合。

對於深化金融改革,黃洪說,要全面推進各項改革,充分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更好的發揮政府的作用,推動銀行保險機構加快完善有中國特色的現代金融企業制度,同時堅定不移推進我國銀行保險業對外開放,確保放寬外資持股比例限制措施落地,鼓勵銀行保險機構引進境外專業投資者,擴大外資機構業務經營空間。同時,在擴大對外開放的同時,不斷擴大對內開放。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4994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