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利率零下限下的「無風險陷阱」

http://wallstreetcn.com/node/60421

最近,無風險資產短缺已經成為了金融市場的焦點,美聯儲甚至在嘗試使用新的政策工具來增加無風險資產的供應。而經濟學家Caballero和Farhi在最近發表的研究報告中提出了一個新概念——「無風險陷阱」。與流動性陷阱相似,無風險陷阱是當前制約經濟復甦的因素之一。以下是「無風險陷阱」的簡介:

 

1)在經濟衰退的時候,無風險資產的短缺大得足以導致「無風險陷阱」

無風險陷阱有別於凱恩斯學派的流動性陷阱:

在總供應端,企業(包括金融部門)為了保證收入的安全,減少了交易。在總需求端(本文重點),無風險資產作用機理(Safe Assets Mechanism)的特徵是,將會對無風險利率施加強大的下行壓力。如果這些利率存在下行的限制,那麼無風險陷阱就出現了,就像凱恩斯主義的流動性陷阱一樣。在無風險資產作用機理下,經濟衰退通過降低無風險儲戶的財富,進而降低無風險資產需求來讓資產市場重拾均衡。整體來說,無風險資產作用機理下出現的經濟症狀,與信貸緊縮和流動性陷阱的綜合影響是類似的。

在無風險資產作用機理中,就像更為傳統的信貸緊缺作用機理,風險利率和無風險利率之間會出現走勢背離。然而,在無風險資產作用機理中,是無風險利率下跌來驅動這種走勢背離的,而這些利率的走勢正是(經濟)出現麻煩的跡象。雖然實際上,兩個作用機理很可能是一起運轉的,但認清它們的區別也是很重要的,因為它們對不同的政策組合反應並不一樣。

 

2)在無風險陷阱中,用公共部門提供的無風險資產替換私營部門的風險資產,將能夠促進經濟產出,並收窄利差。

Caballero和Farhi把這些政策與傳統的最終貸款者機制聯繫在一起。在美國,美聯儲的緊急貸款工具和QE1部分的操作——QE1包括購買超過1萬億美元的MBS證券和由兩房擔保的債務,就符合這個描述。歐洲央行的LTRO工具也符合。

 

3)另一方面,在無風險陷阱中,用長期無風險公共債務替換短期無風險公共債務可能是會適得其反。

美聯儲之推出的QE2和QE3,以及OT操作,就符合這個標準。

在當今美國貨幣政策的背景下,可能存在一個結論:當目標是為了穩定金融系統時,QE一般是有幫助的,但當利率已經跌至零下限,意在促進經濟增長的QE操作可能一般是無效的,因為QE的設計存在缺陷,甚至可能會傷害經濟。

原因是,長期無風險的公共債務是「熊市」資產,這意味著可以預期,這些資產的價值在未來經濟環境惡劣的情況下仍能維持不變。正因為這樣,現在長期公共債務是私營部門風險資產的有效對沖工具,能把部分私營部門資產轉換成無風險資產。Caballero和Farhi把這個作用機理稱為「無風險資產乘數效應」。

因為短期公共債務(這個資產類別包括了現金和存放在央行的準備金)並不具有這個乘數效應,所以希望在零利率下限環境下促進經濟產出的QE政策,實際上是降低了金融體系中無風險資產的存量,並沒有起到重新穩定金融體系時的積極作用。

 

4)前瞻指引將只存在有效的作用

原因再次是,在無風險資產作用機理中,主要的問題是非常低的無風險均衡利率水平,而不是高的風險利差。承諾在未來景氣的時候保持低利率水平(一個政策的買入期權)——這是一般討論前瞻指引類型政策的方式,恰恰是無效的,因為這些政策嘗試給風險資產重定價,而不是促進無風險資產作用機理下要求的無風險資產規模的擴張。相反,承諾在未來經濟不景氣時候保持低利率水平就恰恰是有效的,因為這個政策將拉升無風險資產的價格。然而,這存在一個自然而然的問題,在未來景氣不景氣的時候,貨幣當局是否有能力下調利率(貨幣當局可能又會遇上另一次無風險陷阱或流動性陷阱)。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我們對在處於無風險資產作用機理環境下的前瞻指引政策工具持有質疑的看法。

還有一個重要的腳註:

當然,實際上無風險資產作用機理只是現在處於困境中的經濟眾多病因中的一個。我們的政策有效性結論只與無風險資產作用機理範圍內出現的問題相關。

 

5)政府供應無風險資產的能力受限於其財政實力,以及長期的償債能力。

因此,對未來財政整固的有公信力的承諾,可以緩解當前無風險資產的短缺(通過增加現在發行無風險債務的能力)。

這是相當直接明顯的,但Caballero和Farhi補充道,這與凱恩斯主義強調的東西是一致的:

這個結論與傳統的政策建議有共同點也有不同點。實際上,在經濟衰退中財政刺激的支持者通常是傾向於雙管齊下的方案的,把基於凱恩斯主義的短期財政刺激和避免財政可持續受到質疑的長期財政約束結合在一起。短期的財政刺激是這個觀點的核心內容,長期負責任的財政制度是穩固性的補充,幾乎只是一個事後的想法。我們的模型也給出了相同的措施,但扭轉了關鍵政策的次序——長期的財政整頓才是關鍵的政策措施,因為如果缺乏長期的財政整頓,政府可能無法在供應短缺的時候創造無風險資產。

 

6)當政府已經接近其長期財政能力的上限,那麼再分配財政政策(也就是財政刺激通過增加財政收入支持,而不是發行新的債務)將是有幫助的。

Caballero和Farhi可能認為,高度規避風險的投資者和經濟主體應該繳納更多的稅,並把這些財富再分配給風險規避情緒不高的人。這應該能夠降低無風險資產的需求,讓無風險利率回歸至市場的均衡水平。

因為這將能促進經濟增長,那些高度規避風險的承擔高稅負的人最終未必是吃虧的,因為它們其它資產的價格將會上漲,它們也會受益於整體經濟的健康發展。

然而,這可能和對富人征重稅,把稅收分配給那些更傾向於消費和投資的個人和機構的簡單政策沒什麼區別。

Caballero和Farhi還提到:

對勞動收入徵稅支持的財政刺激經濟將能有效地刺激經濟產出。這與通過資本收入(分紅)稅收支持的政府新增支出是不一樣的。因為與對資本收入徵稅相比,對勞動收入徵稅能通過降低奈特氏「新生兒」的收入,來降低無風險資產的需求。

所謂的奈特氏「新生兒」就是完全無法承受風險的新出現的資產所有者,從某個意義上說,這就是降低窮人的收入,減少窮人的應急儲蓄來刺激經濟增長(畢竟窮人不會把儲蓄都用來買股票)。

 

7)儘管(即使)發達國家擺脫了多年的增長停滯,全球的無風險資產作用機理仍會存在一段時間

無風險資產作用機理的持續主要是,在新興經濟體的經濟增速持續高於發達國家增速的背景下,資本市場的產物。

Caballero和Farhi的結論很好地描述了危機前無風險資產體系內「儲蓄過剩」的問題:

鑑於無風險資產消費國的增長速度比無風險資產產出國的增速更快,在缺乏重大金融創新的背景下,無風險資產作用機理很可能只能不斷惡化。除了短暫的週期性利差和產出復甦,我們認為,無風險資產作用機理將仍會結構性地拖累經濟增長,拉低無風險利率,拉高無風險溢價,擠壓金融體系,弱化傳統貨幣政策的有效性。

現在存在巨大的動力通過重大的金融創新來解決無風險陷阱,但這些創新本身也可能帶來問題,就像金融系統從風險資產分層製造無風險資產的能力,很可能與次貸危機爆發背後的根源類似。然而,認清一點是很重要的——慢性的結構性和宏觀經濟問題是不能通過普通的監管壓力而被解決的,只能被轉移。相反,現在需要的是公私營部門合作增加製造無風險資產的效率,同時實施能降低無風險資產需求的政策。

 

PS:無風險資產短缺和抵押品短缺是有區別的,因為部分抵押品是風險資產。

 

利率 零下 限下 下的 風險 陷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8149

零下40度 他打工壯遊還學貸

204-09-08  TCW
 
 

 

就在大三生活即將結束之前,有一件奇怪的事發生了,而且發生得很突然。我開始在乎了,我開始喜歡上學。在英文系,我閱讀莎士比亞,在歷史系,我研讀美國憲法和美國建國史。到了大四,修課人數變少了,同學間可以進行激烈且深刻的討論。

大學教育幫助我褪去高中時鬆垮的外表,展現出來的,是一個有熱情、有想法、有信念、有夢想的年輕人。然而,就在我感覺一部分的自我被釋放出來的同時,我的雙腳卻被鐵球般的債務給鏈住,在可預見的未來,我都必須拖著這顆沉重的鐵球,在職場中奮力前進。

大學教育幫助我看清一個事實,到目前為止,我生命中的每一件事,不是本該如此,就是已經被人計畫好了:我上高中,出於被迫;讀大學,理應如此;如今即將進入職場,為了還債。

還學貸未必要犧牲夢想打工,挑最難的阿拉斯加

我開始變得焦躁不安,這種不安,挑起了內心深處不理性與不切實際的夢想,也誘發出深藏在潛意識裡的奇怪聲音。

在家裡,我會不自覺撥轉電腦桌上的地球儀,任由球面從指尖滑過;在學校圖書館裡,我會不經意走到擺放地圖集的架子前,每次翻閱都停在阿拉斯加那一頁。我想像開車上阿加公路(Alcan Highway),一路往北穿越加拿大北部,再往西開到阿拉斯加。我設想站在山頭上,盡覽無止無盡的冰原山川,也許在望著整群馴鹿奔馳的那一刻,也許是盯著北極光而淚眼婆娑的那一刻,我便能感受到真正的自由,雖然只是一剎那。

我好想好想開車去阿拉斯加,這是我現在唯一想做的事。

北極圈體驗最酷差事當山脈導覽,第一次看綠光

假如你把手掌放在地球儀上北極圈的位置,緩緩移動,那麼你的掌心將翻越平滑的綠色山丘,指甲將抓過潮濕的苔蘚和莎草地,手指將掃過長滿針葉的雲杉林。當你的指尖碰觸到科福鎮時,你極可能會停下來,心中滿是疑惑,因為這個地方就像一顆令人嫌惡的怪痣,一個莫名的凸起,與北極圈內完美無瑕的身體格格不入。我的工作是開車載遊客上道爾頓公路,做六個小時的布魯克斯山脈導覽。

而我第一次極光之旅是在一月初,我全副武裝,把所有保暖衣物穿戴在身上。位於北極圈以北近百公里處的科福,是地球上極適合看北極光的地點。

我開了二十公里將遊客載到懷斯曼,那裡完全沒有光害,天空美景可以一覽無遺。我把自己裹得緊緊的,在攝氏零下四十度的低溫下還算舒適。我會躺在雪地上,仰望天空,等待北極光現身。在這裡,北極的天空清澈澄淨,滿天星斗閃閃發光,照亮了懷斯曼一個個覆滿冰雪的小木屋,像極了一朵朵發亮的香菇。

望著滿天星斗,我突然有一種發怒的衝動,像是在無意間發現一筆父親遺留的遺產被人偷走,假如我沒有來阿拉斯加,可能一輩子都不知道真實的天空長什麼樣子。我不禁想,我在人生過了四分之一才在這裡看到真正的天空,那麼,還有哪些動人的感觸與壯麗的美景被文明的烏雲所遮蔽,讓我無法目睹?

一道淺綠色的帶狀光紋出現了,在天空中逐漸開展,像一隻閃著螢光的毛毛蟲,緩緩朝東方的地平線啃食過去。接著,好幾道光紋陸續出現,一條條平行延伸,整個天空彷彿頂著一個遮禿的髮型。這些淡色的光紋開始跳動,一個又一個光球,沿著綠色光紋往下跳躍,像一隻又一隻的兔子被大蟒蛇吞進肚子裡。

突然,光紋像花朵般綻放出各種顏色,整個天空充滿色彩,紅的、粉紅的、紫的、藍的,一條條光紋交錯,互相扭打撲擊。北極光的跳動沒有條理、沒有秩序、沒有邏輯,只是狂野迅速的跳躍,形狀隨時改變,帶狀、弧狀、簾幕狀的光焰在天空中來回跳躍、震盪、發光,像羅夏克墨漬測驗(Rorschach Test)中的墨漬圖,你說它像什麼它就是什麼。

它像是從天而降的鎮定劑,來自天上的鴉片,帶給你平靜。在一陣驚呼之後,每個人都安靜的抬頭仰望天空。

屢試不爽,每當我盯著滿天星斗和北極光看時,總能看見我的問題所在。過去,我總是告訴自己,我被外在的力量所控制,父母、學校和工作。我一心一意認定,我的一切問題都是債務造成,與我個人無關。

長久以來,我把自己的困境看得過於輕鬆,我把一切怪罪於我的義務,而不是我自己。如果我想成為一個自由的人,要做的,就不只是償債而已。

當晚我回到營地,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我心中的抱負。無論如何,我必須先找一個崇高的目標來投入。

平凡路也可走出不同態度省錢過日,兩年吃住在車箱

我打開營地裡唯一的一台電腦,完成了兩件事。首先,我找了十所想要申請的研究所。目前最重要的,是盡快脫離這種生活,再一次回到能幫助我提升自我的人身邊。若有人質疑,我大可理直氣壯的說,在科福這一年,是我的大學和研究所之間的空檔年(gap year)。念研究所是我能走的一條平凡又合理的路,不過,我也可以用不一樣的方式來做。

我想,假如我住在箱型車上,採取斯巴達式的生活形態,那麼讀研究所應該可以不必借錢。只是金錢並非唯一考量,我也想乘機測試一種新的生活形態,一輩子也許只有這幾個月時間,我必須勒緊褲帶過日,削減擁有的物品,捨棄用不著的東西。我將在教室裡鍛鍊我的智力,以車居的困頓生活磨練我的身體,擁抱一個貧乏、不堆積的簡單生活,一個甘願貧困的生活。假如我因為這樣做而了解到一個事實:一直以來,我所依賴的娛樂與舒適,其實對我的生存毫無貢獻。那麼,來杜克求學,至少讓我學會了一件有用的事。

但我也希望,在這個沒有裝潢的簡單住所,我能以全新角度來審視周遭的世界,用明智的雙眼觀看我的國家。我將成為一個和尚、一名隱士,入世但與世界完全隔絕。我將把全部心力用在課業上,與古代思想家做朋友,完全不理會周圍的人,我不需要他們,他們也不需要我。至少,我是如此盤算。

我安慰自己,沒什麼大不了,住在箱型車上一定很有趣,而且只是一小段時間而已,因為暑假我便可以回阿拉斯加的國家公園管理局去做高薪工作,只要在車上住一學期就行了。根據我的估計,只要在管理局做一個暑假,便能賺到足夠的錢付剩下的研究所學費。我想,只要忍耐一個學期,然後我就可以把車子賣了,秋季學期我便能升級去租一間公寓,生活費也有了。

住在車子裡整整快一個學期,我發現我的身體有了顯著的變化。我幾乎不吃肉類和乳製品,也不喝啤酒,又經常到體育館運動,因此變得比以前更瘦、更結實。經過老鼠和嘔吐事件後,我把車子維持得很整潔,經常清洗鍋子,之後再也沒有生過病。我學會順應天氣來過生活,而不是對抗它,以冷漠來應付寒冷,用運動家的精神來應付酷熱,應付不來就一笑置之,這樣的生活態度讓我的身體變得更強壯。我已經不像以前那麼在乎挨餓,也不在乎沒有便利的家庭設備,甚至於躺在校園裡巨大的柳櫟下方,有蟲子在我身上爬,我都不以為意。不舒適之所以會令人不舒服、令人惱怒,是因為我們對於這種不舒適沒有預期、沒有計畫,因為不習慣而覺得它不尋常。倘若每天都要應付這些不舒適,它們就會變得可以預期,是規律的一部分,我們就會忽略它們,不再身受其苦,把它們當成每天要做的麻煩事,如上廁所、刷牙,或是街道上嘈雜的車聲。你若給身體一個機會去鍛鍊,讓肌肉變得更強韌,讓血液循環變得更順暢,你會發現,我們的身體像是背著一個沒有重量的衣櫥,倘若身心夠強健,我們便能從一整排的衣物中,找出一件適合在大部分天候下穿的衣服。

窮,也有無可取代的財富開眼界像是永不生鏽的硬幣

畢業典禮在華盛頓杜克飯店(Washington Duke Inn)舉行,這是一家位於校園附近的五星級大飯店,旁邊是一座占地四十八公頃的十八洞高爾夫球場,放眼望去,一片翠綠。

我跟著其他畢業生魚貫走進宴會廳,有人替我們帶位,我坐在最前排的位子。典禮開始,師長一一上臺致詞,我緊張的翻閱手中的講稿。

所長介紹之後,我被叫上臺。我從椅子上起身,走向講臺,每一步都小心翼翼,以免踩到披在身上的長袍。

我看著面前的聽眾,雙手發抖不止,幾乎忘了怎麼呼吸。我把講稿放在講臺上,看著一個個穿西裝、打領帶的家長們,我看到我媽和阿姨在對我揮手,我爸對著我微笑。我心想,我站在這裡,一個住在車上的人,一個中學不愛讀書的孩子,即將在這所全球頂尖的大學發表演說。不過幾年前,我還是一個住在市郊、負債累累的大學生,身心崩潰,還患有幻聽,如今,我和賈西,兩個中學時代的失敗者,都過著充實、有意義、有原則的生活。我們之所以能夠改變,我想是因為我們能夠暫時脫離這個世界一段時間,離開這個只有工作、學校和建築物的世界,去看看另一個不一樣的世界,一個有高山、有森林、有河流、有布魯克斯山脈的世界,然後把那個有荒野的世界帶在身邊,帶回我們所處的世界。

「有些同學可能已經知道,」我開始說:「過去兩年半我在杜克大學求學期間,大半時候住在我的車子裡,我想跟各位分享我的生活經驗。不過在此之前,我想先澄清幾件事。」

「我要再次重申,我並不是住在『河邊』的車子裡,且未『誘拐』過任何人,而且我發誓,我從來沒有帶女孩子上過我的車(不過,拜託不要沒事來敲我的車門察看,那會把我嚇死)。」

「我於二○○九年一月間來到達勒姆,當時再過兩天,春季學期就要開始,兩個月前,我剛把讀大學時借的三萬二千美元的就學貸款還清。為了還錢,我工作了將近三年,做的大半是低薪的工作,賺到的每一分錢幾乎都拿去還債。我一面工作,一面告訴自己,錢還完之後我要執行兩項計畫,一、維持無負債狀態,二、念人文研究所,因為我想繼續深造。」

「就這樣,我開始接受兩種不同的教育,一是車居教育,學習如何忍受孤獨,如何過儉樸的生活,如何在沒有自來水的情況下清洗鍋碗瓢盆。二是人文教育,學習古代哲學家的智慧,學習盧梭(Jean-Jacques Rousseau)的思想,學習如何寫作、說話和思考。不過,兩種教育很快便結合在一起,像兩條河流匯集為一條。」

「儘管多數學生只是單純想讓自己變得更好,讓這個社會變得更好,但遺憾的是,迫於經濟的現實和政治的優先順序,大部分學生必須先支付一筆不合理的費用,才能接受高等教育。我有許多朋友跟我一樣,為了讀大學不得不負債,但他們也說,要是能夠重來,他們還是會做同樣的選擇。這種說法聽來可笑,卻再真實不過。」

「今天我離開杜克大學,跟我剛來的時候幾乎沒有兩樣,我的存款只有一千一百五十六美元,依然沒有工作,而且說真的,我也不會因為拿了這個學位,從此過著富裕的生活,我想大部分人都跟我一樣。而且為了畢業之後不要負債,我準備賣掉我的車子。」

「雖然我為了讀書幾乎破產,卻換來了無可取代的財富,我所指的財富,是想法與真理,這是一種無法兌換的貨幣,一枚不會生鏽的硬幣,一筆不能花用的資本。雖然我口袋空空的離開這個地方,但是在未來的日子裡,我將隨身攜帶這項財富,無論是年輕還是年老,在國內還是國外,有房子住還是無家可歸,有錢還是沒錢,一直到我離開人世的那一天為止。謝謝各位。」

演講結束,聽眾熱烈鼓掌,爸媽都哭了。我走下臺,回座位,實驗已結束。(本文摘自第一、四、十四、二十二章)

 
零下 40 打工 壯遊 遊還 還學 學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1176

【紐約直擊】雪後僅零下6℃!千人參加「地鐵無褲日」

1 : GS(14)@2017-01-12 08:03:19

「統統脫掉!脫掉!」美國紐約市周日氣溫低見零下6℃,創入冬以來新低,但無阻近千名市民脫掉褲子,參加一年一度「地鐵無褲日」(No Pants Subway Ride)。活動主辦者認為,嚴寒下的「無褲日」更具意義,「夏天才舉辦?6月還有人穿褲子嗎?」駐紐約記者:鄭柏齡「地鐵無褲日」今年踏入第16屆,這項起源於紐約市、首屆只有7名參加者的活動,今年已推廣到全球60個城市。主辦單位Improv Everywhere原預計,今年參加的紐約市民約4,000人,但由於周六降下入冬以來最大一場雪,周日活動當日氣溫跌至零下6℃,最終只得約千人參與。響應主辦單位號召,參加者下午3時分別從紐約市7個地鐵站出發,進入列車後脫下褲子,最後到達聯合廣場(Union Sqaure)站舉行大型派對。雖然下半身只剩內褲,但不少人仍然悉心打扮,有的穿上超人上衣,有的則穿上西裝,打扮成候任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配合現場樂隊表演載歌載舞,氣氛熱鬧。來自台灣的Ken首次參加「無褲日」,他坦言出發前有點猶豫,後來才慢慢感到自在、大方,「看到別人都在脫,就不再尷尬了」,他讚嘆紐約市能包容不同文化,「(無褲日)在台灣、中國大陸都沒可能發生,太害羞了」;來自中國浙江省的彭小姐,在美國生活一年多,在facebook上看到「無褲日」後首次脫下褲子與眾同樂,「很有意思,鼓勵大家走出comfort zone(舒適圈),令生活變得有趣」。雖然天氣寒冷使參加人數不如預期,更有網民在社交網站訴苦,質疑如何不改期舉行「無褲日」;有份統籌活動的Alex承認天氣有點凍,但反問「這樣才有意思。如果在6月舉行,6月還有人穿長褲嗎?」「無褲地鐵日」2002年首次舉辦時,只是Improv Everywhere創辦人Charlie Todd的一場惡作劇,主辦單位希望透過活動,在平凡的生活中帶來一點歡樂。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111/19893457
紐約 直擊 雪後 零下 千人 參加 地鐵 無褲 褲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2171

零下30度睇北極光有要訣

1 : GS(14)@2018-02-25 03:12:33

【本報訊】追極光有甚麼要訣?於芬蘭帶隊多年的港人導遊黃兆笙(Silvia)指,除了最重要的運氣外,通常最重要的就是天氣,多雲或者落雪,就算極光指數再高都難看到極光。至於極光指數,她建議可以下載定數個免費的手機App,「都幾準,預測未來兩個鐘嘅KP值,有啲有埋地點,會發個訊息提你。」極光的出現通常都伴隨着寒冷的天氣,記者看極光那晚就是零下30多度。Silvia建議穿着禦寒衣物時可以以「洋蔥式着法」,「着好多層,裏面着羊毛,外面有件薄羽絨,再外面一件薄褸加件長羽絨,起碼3層,咁就最暖。」至於影極光的拍攝,相機最好是單鏡反光機,同時必定要帶腳架,因為很多時都需要作長曝光拍攝。Silvia建議3個相機設定,ISO800-1600不等,曝光時間4至10秒不等,光圈數值越大越好,2.8-3.5f左右;對焦方面就一定要用手動對焦,因為黑夜中自動對焦會對不到,先較至無限遠,再慢慢調較如何影得最「sharp」。



來源: https://hk.finance.appledaily.co ... e/20180222/20311444
零下 30 度睇 北極光 北極 要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885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