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兩公婆刮到盡 揭陳茂波銀私竇


2013-07-25  NM
 
 

 

上任不足一年的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先後捲入劏房醜聞及醉駕風波,本週一再爆出囤積古洞農地的嚴重利益衝突事件,他企圖以妻子許步明去年已向家族成員出售相關公司股份平息事件,但仍然疑點重重。

本刊追查發現,向來熱衷炒賣物業的陳茂波早年已跟妻子及其家族成員拍檔搵食,並把基地設於銅鑼灣禮頓中心,經營劏房生意是九十年代的頭炮,購入古洞農地也是同期之作,各人合作無間。持有古洞農地近二十年、熟悉公司法、從事公司秘書專業的許步明持有的國萬實業,今年六月下旬忽然終止公司休眠狀態,方便隨時出售土地,顯然是趕搭新界東北發展「順風車」,令陳氏夫婦得以在農地賺取數十倍的回報。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陳茂波「搵銀大計」遭傳媒踢爆後,早已在劏房醜聞誠信盡失的他,不排除一鋪賣地勁賺千萬元,但代價是賠上仕途及面臨刑責,或成為梁振英班子第二名黯然下台的問責官員,令發展局局長一職成為官場詛咒。

引發陳茂波利益衝突及誠信危機的古洞萬八呎農地,由九三年七月廿三日成立的國萬實業持有,最初公司由陳妻許步明的親戚許嘉麟佔一成股份,兩間英屬處女島(BVI)公司Excellent Assets及Orient Express分別持股五成及四成。許步明由公司成立之始至去年十月十日,都是國萬的董事。

九四年以個人名義購地的陳茂波,將地皮轉名給國萬後不久,由許步明坐鎮的董事會便通過一項特別決議,將國萬轉為「不活動公司」(Dormant Company)。國萬一直冬眠至○八年才恢復正常,但○九年五月再次申請轉為dormant。根據《公司條例》第344A條,私人公司宣布不活動後,便毋須每年向公司註冊處提交周年報告表。

一名熟悉香港公司法的銀行家說:「將公司轉dormant嘅好處,不單唔使每年繳交一千幾百蚊的公司註冊費,最重要係唔使再呈資料上公司註冊處,公司裡面嘅股東改頭換面都唔會俾人知道。」事實上,國萬○八年最後一次呈交股東名單,顯示許嘉麟已將那一成股份賣給另一間 BVI公司 Fidelity Management,此後便再無任何股權資料補充。外界根本無法證實陳茂波所指,其妻去年十月已將37.5%股份轉售給家人,是否屬實。不過,國萬冬眠四年後,今年六月二十四日,即陳茂波宣布東北發展規劃「加強版」前一星期,卻突然申請結束「不活動狀態」。顯然,有人已展開準備功夫,方便隨時賣地收錢。東北發展計劃如箭在弦,許步明家族等了二十年,本來應該叫胡食雙辣,然而《蘋果日報》本週一踢爆陳茂波有囤地涉利益衝突之嫌,波叔不單要面黑黑跟議員及記者解畫,國萬本週一還得急急向公司註冊處補充周年申報表,預計文件很快可給公眾查冊。

兩夫婦打天下

國萬的例子反映陳茂波夫婦非常熟悉商業世界的運作模式,懂得用盡方法獲取最大利益。事實上,兩人做生意相當合拍,又夥拍許的親人設立不同公司避稅搵錢。陳茂波一九九○年在銅鑼灣禮頓中心九樓成立陳茂波合夥會計師行,至九五年蔡淑蓮加入;二○○二年會計師樓再擴張,成為華德匡成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搬到北角港運大廈,由陳茂波佔股85%,蔡淑蓮佔15%。老婆許步明為特許公司秘書,陳的會計師行每年向公司註冊處提交的周年申報表,均為其妻任董事的Excellent Corporate Services Ltd(匡成公司事務)提交。其妻還出任Fidelity Corporate Services Ltd董事,兩間公司均由海外公司任股東,估計是為了避稅。

及至二○○九年,陳茂波的會計師樓與陳葉馮會計師事務所合併,組成國富浩華(香港)會計師事務所,由陳茂波持45%權益,小股東還包括其妻生意拍檔葉慧敏,可見兩公婆的生意及公司千絲萬縷。以禮頓中心為基地的許步明,更招呼其親友。許步明的胞姐許步蘭及姐夫區長城的親戚也幫襯許步明的秘書服務公司,區長城九三年曾成立長城測量師行有限公司,公司股東皆是報許步明位於禮頓中心1501室的海外公司,同樣每年向公司註冊處提交申報表的,就在樓下禮頓中心1222室、屬許步明的匡成公司。這測量公司的董事包括具測量師資格的區長善,估計是區長城的兄弟,另一董事許嘉麟估計也是許步明親戚,二人在「劏房」和「囤地」事件中皆有角色。

劏房搵錢卸責

去年陳茂波被揭發位於大角咀及佐敦擁有多個附有劏房的單位,物業由景捷發展持有,公司註冊處的周年報表同樣由許步明的匡成公司事務提交,董事有陳茂波夫婦的親戚許嘉麟和區長城,本來股份由Orient Express Holdings Ltd及Strategic Assets Holdings分別持有75%和25%。去年八月劏房波被踢爆後,八月底把公司股份轉到許嘉麟(佔37.5%)、區長城(佔25%)及另一間海外註冊的Classic Success lnt'l Ltd公司(佔37.5%),由於這公司在海外註冊,外間對背後的真正持有人不得而知,顯示陳茂波家人精心布局為自己開脫。到了今次古洞囤地事件,陳茂波夫婦同樣施展以海外公司隱藏身份的伎倆,以圖瞞天過海,現時古洞地皮由國萬持有,分別由Excellent Assets Limited佔50%及Fidelity Management Limited佔12.5%;無獨有偶這兩間海外公司在劏房醜聞前都是陳茂波老婆的秘書服務公司的股東;持有古洞地皮37.5%的Orient Express Holdings Limited同樣是海外公司,陳茂波承認此公司屬老婆持有。

賣家:不識陳茂波

本刊翻查賣地記錄,陳茂波一九九四年從一間名叫「致樂企業」的地產公司,以三十五萬元購入古洞三幅農地。記者本週一及二曾到致樂老闆高錫祺的住所及旗下公司,查詢他與陳茂波之間的關係,可惜一直未見其人。其後高以電話回覆記者,聲稱致樂不做土地買賣,他本人亦不認識陳茂波,「幅地係家族嘅地,聽講係有人爭我爸爸錢,就用地還債。其實我都唔知邊個買咗幅地,好似你賣樓咁,買家係邊個你都唔知,都係交俾律師樓去搞,我亦都唔識陳茂波呢個人……唔係佢接觸我,係朋友嘅朋友駁上駁o架咋。嗰個朋友移民咗去加拿大喇!」高錫祺續稱,該幅農地面積細,沒有發展價值,故當年向朋友放風希望賣出土地,「擺喺度都冇用,咁啱有人話要,咪放咗手囉。我都估唔到塊地會發展,原來廿年後值咁多錢,知我就唔賣啦!」

政府發展新界東北,陳氏夫婦本應受惠,卻因陳茂波主理發展大計而惹上利益衝突嫌疑。連日被政黨及傳媒窮追猛打的陳茂波,本週二到天津出席兩岸四地古蹟研討會時,再度回應妻子持有古洞農地醜聞,但他死性不改,企圖以語言偽術蒙混過關。他表示,報章指相關土地九四年五月初購入,但政府五月底才公布改變為工業用地,「呢個用地當時嘅『現時用途』,佢哋叫existing use,就係農地嚟嘅,所以可以喺上面繼續耕作嘅。」不過,土地監察主席李永達直斥陳狡辯,企圖掩飾曾違反土地契約,「點會買嗰陣係農地,更改用途後依然可以繼續耕作?劃咗係工業用地,就一定要工業用。發展局局長咁講,咁咪所有城規會做嘅嘢都無意思。」他又批評,陳之後將土地出租予村民耕作,已違反土地契約。

拒透露交易作價

被視為事件關鍵的陳茂波太太出售國萬股份詳情,陳依然堅拒披露,包括最重要的作價,「我太太將佢喺呢間公司嘅股權全數出售,係一個真正嘅交易,並非有啲人所懷疑嘅信託安排,絕對絕對唔係咁嘅事。」對於記者追問他曾自稱地主跟古洞村民簽訂租約,更親自收租,陳茂波左閃右避,只以「剛才已解釋咗」回應。事實上,陳茂波自醜聞被揭發後不斷擠牙膏式澄清,但大話一個又一個被識破,例如他本週一指購入農地作為家人休閒用途,「假日嘅時候,幾家人就同啲細路仔入去」,但多名村民踢爆,從未見過陳及其家人出現。他週二被追問時改口稱:「呢塊地其實係我太太嘅親戚喺度處理,我係絕少絕少去到嘅。」去年接替被揭詐騙房津後辭職的麥齊光出任發展局局長的陳茂波,先後捲入劏房風波及醉駕醜聞,民望長期居問責高官榜末。今次醜聞爆發後,他多番強調已遵從問責官員及行政會議成員的申報守則,並以「本人係無實質嘅利益」為由,堅稱毋須申報有關農地的資料。

特首滿意陳回應

特首梁振英亦維護陳茂波,本週二出席行政會議例會前作出回應,只針對申報制度,強調陳茂波依足程序處理。「我想講就係陳茂波局長,佢係完全符合我哋嗰個申報制度嘅要求,有人問嗰個申報制度是否需要將佢擴大,使得申報人同埋佢嘅家人,包括配偶,都需要申報佢嘅利益,喺呢個問題上世界各國有唔同嘅做法,任何制度都有改善嘅空間,我哋會不斷去檢討。」然而,梁振英沒有回應陳茂波是否仍然適合擔任發展局局長,以及繼續負責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去年公開力撐麥齊光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今次態度迥然不同,本週一回應時,只謂陳茂波已多次澄清,叫「大家留意有關內容」,未作任何補充。據了解,由於陳茂波赴內地公幹,行會例會沒具體討論事件,但政府高層初步評估,「最壞情況已經過去」。有知情人士更稱,梁振英對陳茂波的回應感到滿意:「佢覺得阿Paul(陳的英文名)答得好好,好清楚喎,更相信事件發酵一段時間後,公眾嘅不滿會淡化。」

行會成員羅范椒芬回應本刊查詢時力撐陳茂波,不覺得他需要辭職,因他已依足程序向行會申報;新界東北發展的賠償金額屬集體決定,非局長可以隻手遮天,「我替佢覺得不值,佢太太都賣咗股份和土地,而且要求家人都申報資產,實在係有困難,始終夫妻都會係財政獨立運作。」有接近北京的建制派人士透露,北京對梁振英班子上任後頻頻出事,不滿情緒日增,但估計不會干預梁振英的人事安排,「陳茂波涉及嘅係誠信問題,今次衰咗,只係令佢民望更低,但佢值唔值得留低,要睇梁振英點諗。北京都唔想局長職位懸空,因為現實係梁振英搵唔到人幫手。」此人士特別提及,外界不要低估陳茂波在梁振英心目中的地位,「佢哋識於微時,一齊搞香港專業聯盟,陳茂波又係唯一支持佢選特首嘅立法會議員,論交情同信任,張震遠都未必及得阿Paul。」不過,無論是梁粉或不滿梁振英的建制派中人,對陳茂波的醜聞抱觀望態度,有梁營中人坦言:「唔敢出嚟撐住,睇定啲好啲,押錯注收唔番。」

學者:只能下台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認為,陳茂波的公信力已嚴重破產,不可能再勝任推動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工作。「發展局局長其身不正,點可以討價還價同說服其他人?啲村民會鬧:『佢冇誠信、又去囤積土地,邊有資格嚟收地?』」他相信梁振英將力保陳茂波,唯一變數是北京因恐梁班子誠信危機惡化,影響對付佔中部署及政改諮詢工作,不排除向梁振英施壓,要求「換馬」。「以梁振英同陳茂波的性格及作風,肯定闊佬懶理,只會講適當時間交代,但北京可能見香港局勢唔對路而出手。(陳茂波的出路?)一定要離開發展局,但以佢誠信紀錄,都唔適合做其他政策局局長,辭職下台,係佢唯一選擇。」

兩政黨廉署舉報

這邊廂建制派按兵不動,那邊廂泛民發起連串追擊行動,社民連及人民力量本週二先後前往廉政公署舉報陳茂波;民協則到特首辦外示威,要求陳茂波下台。人民力量陳偉業計劃本週四舉行的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會議,再次提出促請陳茂波辭職的動議,公共專業聯盟梁繼昌更計劃對陳提出不信任動議,「佢做咗局長咁多個月,明知自己要負責新界東北發展計劃,但係都要等到記者報導先回應,對於呢點我完全唔滿意,一係佢就出嚟交代清楚,唔好要我哋(泛民)勞師動眾『不信任』佢。」最諷刺的是,發展事務委員會主席劉皇發本週一主持會議時,以「與政策無關」為由力阻陳偉業提出的下台動議,但原來三年前劉皇發同樣被指漏報利益,違反行會申報制度,時任立法會議員個人利益監察委員會成員陳茂波,曾批評發叔不按規矩申報,更指行會成員必定要做到「比白色更白」,但現在陳茂波被揭發漏報醜聞,卻由發叔出手打救。

茂波解畫疑點重重

個人名義購地陳茂波一直對外聲稱國萬由太太許步明及其家人擁有,但1994年他以個人名義購地,後來才轉名至國萬。他持有的匡成顧問有限公司,一直擔任國萬董事至2011年。

難作休閒用途陳稱購入農地作家庭休閒用途,但有村民踢爆土地無任何休閒設施,十多年來未見他們出入。況且,1994年5月土地被劃作工業用地,無法進行陳口中的「耕作」。

代向村民收租古洞村民鍾偉明稱陳茂波1996年曾代表國萬向他收租,更出示有國萬印章和陳簽署的租約。

去年忽然售地陳茂波去年七月底加入政府,一定知悉即將處理新界東北計劃,若他堅持土地只是太太的資產,根本毋須申報,九月卻與太太商量,十月忽然出售股份。

懷疑信託擁地陳茂波稱許步明已全數出售國萬股份,現時國萬由許家族成員持有,惟拒絕披露交易詳情,包括作價、買家身份,令人懷疑以信託形式繼續擁有土地權益。

年幼家貧炒樓致富

陳茂波出身基層,年幼時家住廉租屋,須穿膠花幫補家計。欠缺家底的他,畢業後為了儲錢買樓,身兼兩職,日間任職助理評稅主任,夜晚教夜校,月入仍僅得六千元,只能靠岳母借出首期,才能首次置業。由窮小子變身炒樓專家,轉捩點是他八十年代一次買樓經歷。當時他知道妹妹想買樓,便拜託朋友預留樓花,妹妹卻嫌地方偏遠,他為遵守承諾便借錢買樓,付出一成首期,購入價不足一百萬元的單位,短短一年間便升值至一百六、七十萬元,終令他感受按揭槓桿的威力,並以此作為致富之道。陳茂波接受傳媒訪問時曾建議年輕人,若要趁早「上車」,不妨向家人借錢支付首期,再向銀行申請按揭,以槓桿放大回報,又提到擁有多年「合夥買樓」經驗,足見他是炒樓的識途老馬。

 

公婆 刮到 到盡 揭陳 陳茂 茂波 銀私 私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6940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