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硬蛋與英特爾聯手打造機器人生態系統 人機戀愛的日子還有多遠?

“服務機器人在語音識別上已經超過了人類,但是在情感交互方面的能力還不及一個剛出生幾個月的小孩,這個恰恰是目前最難的問題。”近日,清華大學教授孫富春在深圳一場以“攜手同芯、共創未來”為主題的機器人創新生態峰會上如此表示。
上述活動由硬蛋科技與Intel共同主辦。當天,機器人領域的學者、企業家、投資者齊聚一堂,共同探討機器人的發展機遇及創新難題。
那麽,如何加速機器人企業的研發和生產進程呢?在上述峰會上,國內智能硬件供應鏈平臺硬蛋科技和Intel宣布合作,將為生態內的機器人創業者們提供完善的產業生態閉環,從技術架構到市場推廣。
科通芯城CEO兼硬蛋創始人康敬偉說,硬蛋和Intel將幫助創業者搭建好底層的技術架構,並提供完成機器人需要的各項模塊。機器人研制成功後,再利用雙方已有的市場資源,將機器人產品推廣到市場中去。

機器人領域“四大家族”地位有待撼動
一提起機器人,就繞不過該行業的壟斷性企業。瑞士ABB、日本發那科公司、日本安川電機、德國庫卡機器人並稱為機器人領域的“四大家族”,這些巨頭占據中國機器人產業70%以上的市場份額,並且幾乎壟斷了機器人制造、焊接等高端領域。
那麽,這是不是意味著中國的機器人企業在創新上落後呢?在IDC全球機器人研究總監張敬兵看來,事實並非如此。
在機器人創新生態峰會上,他給出了一組數據:2000年,中國在機器人方面的專利占世界機器人專利總量的比例不到1%。可是到2011年,這一數字已經達到25%,這是非常巨大的跳躍式發展。而日本在這十年間,這一數字從56%下降到21%。
他說,在機器人創新上,目前領隊的主要是中國、日本、韓國和美國。這四個國家在機器人方面的專利加起來,已經占到全世界的75%。“在中國,該領域重大的技術創新和專利主要集中在上海、長三角和遼寧京津冀一帶。”
與專利數量高速增長相伴隨的是國產機器人企業的快速發展。去年在國內生產的機器人出貨量里面,國產品牌自主品牌已經超過30%。
不過,國產機器人的發展之路仍然漫長。就拿工業機器人來說,“四大家族”的壟斷地位並未受到太大的撼動。
即便是新興的服務機器人,該領域的應用空間仍然有待拓展。張敬兵說:“服務機器人大家談得很多,應用場景也很多,但是整體來說,這個剛需還沒有形成。大家聽到很多樓梯響,但是並沒有看到人下來。這說明還要大家一起去想、去做、去合作,去發現這個需求。”
無論是工業機器人還是服務機器人,國產機器人的關鍵零部件依然受制於其他國家。張敬兵說:“機器人的核心部件減速器仍由日本壟斷。當然,我們的企業也在研究開發,但是重複開發太多。如何利用生態圈做到強強合作,是個值得探索的問題。”

如何突破核心零部件受制於人的困境?
控制器、伺服電機、減速機是制約中國機器人產業的主要瓶頸。這三大核心零部件占到機器人成本的70%,目前主要依賴進口。
部分工業機器人生產企業正在試圖突破上述“四大家族”的壟斷。新漢股份有限公司物聯網事業部總經理林弘洲在本次機器人創新生態峰會上表示,早在五年前就投入了工業機器人控制器的研發。“目前,從控制器,到整個機器人,到導入到整個工業的應用,已經到位了。”
與傳統的工業機器人相比,服務機器人是一個新興的產業。目前,國內的投資還處在一個比較熱的狀態,相關的研發和技術也並不落後。
參加本次機器人創新生態峰會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教授魏洪興介紹,甚至有些方面還是比較領先的,比如說在視覺、激光雷達方面。
不過,服務機器人同樣遇到核心部件受制於人的問題。魏洪興說,如果服務機器人未來的核心部件能夠變得很便宜,開發也很容易,或者甚至可以建立一個開放性的平臺,把這些產品集成在一起,那麽它的設計就會變得很簡單。

服務機器人的新挑戰有哪些?
新,則意味著未知和挑戰。魏洪興說:“大家都在談服務機器人,但是未來服務機器人到底是怎樣的一種形態?是像人的機器人,或者是完成一些作業的機器人?這個形態確定後,才能更好地確定我們在這個生態里面的定位。”
康力優藍機器人公司是參加機器人創新生態峰會的另一家企業代表,其創始人劉雪楠說,服務機器人是技術和文化高度融合的產業。它不像工業機器人,只把技術做好就行了,不需要文化融為一體。而服務是要進入家庭的,要和文化息息相關,它包含人文和藝術。基於這樣一個挑戰,服務機器人的創業公司在這些方面必須要有足夠的底蘊。
另一個挑戰是和人才有關。工業機器人經過多年的發展,已經打下了一定的基礎,在機床和機械制造等領域有配套的體系和符合市場需求的人才。而服務機器人幾乎是一個新的概念,研發人才匱乏。
劉雪楠說:“你需要不斷地尋找合適的人才,快速地融入公司,並且快速地培訓和不斷學習成長。”
他補充道,服務機器人領域過去的生態鏈條是不完整的,它要集成人文、服務、人工智能、機械制造等多個方面的要素,而很多方面的要素是這幾年才新推出來的。

服務機器人產業是泡沫嗎?
既然存在這麽多挑戰,那麽為什麽還有這麽多企業和資本參與其中?服務機器人在這兩三年之內,讓投資者看到了比較多的機會。
其中一個重要的機會是人工智能正在經歷從無到有、從簡單到能用、從能用到精彩的裂變。在過去,互聯網領域只有百度和新浪等少數企業經歷這種裂變,但是互聯網技術發展到今天,各種內容服務層出不窮,人工智能也水漲船高地發展出各式各樣的應用。這些應用的發展,使得機器人的發展更貼近現實。
在資金一擁而上投向服務機器人領域之時,也有人擔心這又是一個新的“產業泡沫”。
劉雪楠對此持否定態度。他說:“是不是泡沫,要先看清楚當前最看好它的是哪些人。目前最看好服務機器人的分兩類:一類是政府,一類是頂級的投資機構。凡是這種跟政治和經濟的頂層建築關聯的人,如果看好這件事的話,那麽就是不會有錯的。”
他也以互聯網為類比:互聯網剛剛出來的時候,很多人說互聯網是泡沫,但是最後證明並不是,只是在發展過程中有一些不完善。
硬蛋和Intel聯手打造智能機器人產業生態圈
投資者已經看到,不管是服務型機器人,還是運用於工業4.0的工業機器人,在未來都有很大的市場空間。
硬蛋科技是目前國內最大的智能硬件生態系統公司,核心業務是供應鏈,智能機器人則是該平臺上五大重點板塊之一。目前,在硬蛋的平臺上共有10000個智能硬件創業項目、8000家供應商、800萬個硬件粉絲。
康敬偉說:“我們希望把Uber打造的共享經濟模式複制到智能硬件創業項目上來,成為為企業服務的超級連接器。”
此次硬蛋和Intel的合作可謂強強聯合,一拍即合。硬蛋科技的母公司科通芯城是中國最大的元器件電商平臺,Intel有全世界最好的技術、最好的研究室和實驗室以及全球市場。
此次雙方共同創建的機器人生態就是希望能夠從技術支持、市場推廣上進一步加速機器人的發展。康敬偉稱:“我們要做機器人創業的‘超市’,創業者或中小企業可以在我們的‘超市’中找到機器人制造所需的基本模塊,然後將更多的精力放在優化想法和提升體驗上。”
事實上,硬蛋科技和Intel具有深厚的合作基礎。這十年來,Intel一直是科通芯城主要的供應商。
康敬偉說:“我們也是Intel服務中國電子制造業企業的一個主要渠道。有了這樣的開始以後,當Intel的眼光從傳統的PC、服務器的領域投向嵌入式設備、往IoT和機器人領域的時候,我們就有更多的合作機會。我們一起去服務創客和中小型的創新性企業。”
硬蛋科技希望通過搭建一個互聯網平臺,將Intel之前主要服務於世界500強企業的資源平民化,推向市場的每一個角落,讓年輕人享受到高大上的資源。

硬蛋 蛋與 英特爾 英特 聯手 打造 機器人 機器 生態 系統 人機 戀愛 日子 還有 多遠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559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