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寶能撕去“遮羞布” 萬科董事會面臨“血洗”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33775.html

商場如戰場,不到最後一刻,誰也猜不到結局如何,萬科重組案的參與各方在經歷了超過半年的較量之後終於相繼亮出底牌。

6月26日晚間,萬科發布公告稱,寶能系旗下深圳市鉅盛華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鉅盛華”) 及前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前海人壽”)已經向公司發出“關於提請萬科企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會召開2016年第二次臨時股東大會的通知”。作為萬科現任第一大股東,寶能系提請股東大會審議罷免以王石為代表的所有董事會、監事會成員。

自此,寶能血洗萬科董事會的大幕已經拉開。原本的大股東身份之爭已然演變成為大股東與管理層之間的控制權之爭。

26日早間,作為萬科管理團隊核心人物,王石連發兩條微信朋友圈,首先對華潤表達失望之情,稱“當你曾經依靠、信任的央企華潤毫無遮掩地公開和你阻擊的惡意收購者聯手,徹底否定萬科管理層時,遮羞布全撕去了。”數小時後,王石再度發聲,稱:“人生就是一個大舞臺,出場了就有謝幕的一天。”

時至今日,因為“野蠻人”的入侵,萬科股東和管理層之間原有的平衡被打破,至於新的平衡將在何時以何種方式重新搭建還不得而知。從目前的勢力格局來看,以華潤、寶能為代表的大股東因合計持股超過40%而占據優勢。對於一手創辦了萬科的王石將可能被請出董事會,經歷當年蘋果創始人喬布斯似的傷痛。

姚振華辛辣出手

一路沈默的寶能系控制人姚振華此番可謂狠絕出招。除了提請罷免萬科方面的三名董事王石、郁亮、王文金,華潤以及平安的董事會代表喬世波、魏斌、陳鷹、孫建一也一並在罷免名單中,另外獨立董事張利平、華生、羅君美未能幸免,唯有已經提出辭呈的獨立董事海聞未被波及。

按照程序,萬科將於近期召開董事會,審議有關請求。董事會將根據法律、行政法規和公司章程的規定,在收到請求後10日內提出同意或不同意召開臨時股東大會的書面反饋意見。

如若董事會同意召開臨時股東大會,且爭取到超過半數以上的股東同意,罷免提議將生效,寶能改組萬科董事會的目的最終實現;如若董事會不同意召開臨時股東大會,寶能方面只能自行召開股東大會以及獲得相應票數的支持方可達成目的。

寶能在其提出的罷免理由中,直指:萬科現有管理團隊在2014年推出的事業合夥人制度使得公司董事、監事在其中獲得的報酬未經披露,是不受萬科正常管理體系控制,在公司正常管理體系之外另建管理體系,使得萬科已實質成為內部人控制企業。

寶能還強調:王石於2011年至2014年擔任董事期間,前往美國、英國留學,長期脫離工作崗位,卻依然在未經股東大會事先批準的情況下從萬科獲得現金報酬共計5000萬元,損害了投資者利益,違反了《公司法》相關規定。

有媒體報道稱,寶能方面已經對萬科新任董事會有了安排,計劃推舉華潤集團助理總經理、華潤置地(01109.HK)執行董事吳向東為萬科董事長,“寶能系”實際控制人姚振華為萬科監事長。吳向東現年48歲,原為華潤置地董事會主席,在華潤集團原董事長宋林被調查後,他於2014年11月辭職暫居幕後。不過短短半年後,即在2015年4月左右,吳向東回歸華潤出任集團助理總經理,分管華潤置地。不過,該消息未獲得華潤方面的證實。

目前,寶能系擁有萬科24.26%的股權,但一直未在萬科董事會擁有席位。此次重拳出擊,無疑是希冀爭奪話語權。不過根據公司章程,寶能想要完成“逼宮”大戲重組萬科董事會,最終需要達成超過半數的股東支持,必須與其他持股比例較高的股東取得一致。目前,華潤以15.29%的持股位居萬科第二大股東,安邦保險持股6.18%也占據重要股東位置。

華潤態度曖昧

作為萬科第二大股東,華潤在眼下的局面中處於極為關鍵的位置。鑒於寶能在罷免提議中將華潤的代表一並“幹掉”,因此該提議最終能否獲得華潤支持,還有待觀察。但可以確定的是,事情的進展將在很大程度取決於華潤的態度。

從現有格局來看,華潤對以王石為首的管理團隊並無好感,因其曾經公開指責萬科在多個決議上存在程序失誤。尤其本月17日下午的董事會通過萬科重組預案後,華潤公開質疑該表決結果。

更為嚴峻的是,外界普遍認為華潤已經與寶能處於同一戰線,因雙方曾經在23日晚間在相近的時間發表內容高度一致的公開聲明。

寶能在其23日的公開聲明中指出,鑒於萬科披露的購買資產預案,存在“董事會表決程序的合法性、購買資產定價公允性、獨立董事身份有效性、股份發行定價合理性等方面的重大瑕疵”,作為萬科第一大股東,寶能公司方面有義務明確立場:

一是萬科本次發行股份購買資產預案將大幅攤薄現有股東權益和上市公司收益,寶能作為第一大股東明確反對萬科本次發行股份購買資產預案,並將在後續的股東大會表決上行使此權利。二是鑒於萬科獨立董事喪失獨立性,監事會也未能盡到監督及糾正的職責,萬科已實質成為內部人控制企業,違背公司治理的基本要求。

當外界還在為沈默已久的寶能突然表態略感意外之際,頗富戲劇性的一幕發生了。華潤在寶能公告不足1個小時後,通過其官方平臺回應了寶能的聲明,聲稱:雖然支持萬科與深鐵的合作但反對通過發行股票購買資產的重組預案;依然質疑6月17日的董事會表決結果;高度關註萬科存在的內部人控制等公司治理問題。

可以看出,華潤和寶能雙雙對萬科“內部人控制”提出質疑,而這也為之後罷免董事會成員埋下伏筆。事實上,華潤與寶能之間聯手,也許是萬科管理層最不願意看到的局面,但若真的發生,那麽憑借雙方超過40%的持股比例,王石等董事會成員出局的可能性極大。

寶能 能撕 撕去 遮羞布 遮羞 萬科 董事會 董事 面臨 血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1898

騰訊送來3.5億美金,若再加上微信的白領,能撕掉快手“low”的標簽嗎?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324/162105.shtml

騰訊送來3.5億美金,若再加上微信的白領,能撕掉快手“low”的標簽嗎?
娛樂資本論 娛樂資本論

騰訊送來3.5億美金,若再加上微信的白領,能撕掉快手“low”的標簽嗎?

外界對快手的印象,一直遊走在兩個極端之上。

本文由娛樂資本論(微信ID:yulezibenlun)授權i黑馬發布。

3月23日,快手宣布完成3.5億美元新一輪融資,由騰訊領投。消息迅速鋪天蓋地侵占朋友圈,快手享受了諸如餓了麽、滴滴般的關註,這似乎已經約定俗成為獨角獸公司的儀式感待遇。

z

外界對快手的印象,一直遊走在兩個極端之上。

一頭是低調、克制,類似於微信簡單極致的產品調性,背後卻掌控著龐大的數據、流量:全球4億用戶,日活躍用戶超5000萬,日上傳視頻超過500萬。

另一頭則是低俗、low的標簽,倒映出“魔幻鄉村”的鏡像:自虐、炒作、偽慈善、獵奇、暴力,與主流世界格格不入。

一褒一貶,構築不了快手的全部,卻足以成為快手發展的加速器與障礙。

前者亮眼的數字,堆積起快手與資本交涉的籌碼,將華人文化、紅杉、DCM中國等大牌基金收支囊中的同時,還前後傍上了百度、騰訊。

快手不再低調,也無法再低調。它開始跨越固有的用戶群體,頻頻進入主流人群的視野範圍內。他們或以快手為談資,來襯托自己高高在上的鄙視鏈頂端的位置;亦或暗地通過快手滿足躁動不安的窺探欲。

不過,快手卻註定無法俘獲這群人。與他們身份相悖的標簽,使得城市精英們望而卻步。反過來,該群體的逃離進一步加劇了快手身上承負的偏見。

野蠻生長後的快手,面臨著盈利的商業問題,而這少不了城市群體的支撐。另外,在三五線用戶飽和後,引入一二線用戶也會是快手攻克天花板的救命稻草。

如何剔除“low ”,成了快手不得不解的命題。

從不為人知,到低俗、low 爭議不斷

對於快手創始人兼CEO宿華而言,他有著屬於程序員的“理想國”。折射到快手這款產品上,可以描述為簡潔的頁面,極好的用戶體驗等。締造者宿華賦予其中“不給用戶貼標簽”“普通人而非網紅、明星記錄和分享生活的平臺”的設定,為散落在主流互聯網邊緣外的人們敞開了大門。

zz

快手創始人兼CEO宿華

就這樣,快手開始流轉於小鎮、鄉村之間,記錄下被忽略、卻真實存在的非主流群體的樂趣、審美與精神世界。幾年時間,它都處於一種相對封閉的生態叢林中,不為主流部落聞知。

快手的氣質,其實跟創始人程一笑有著莫大的關系。快手源自於一款“GIF快手”的軟件,GIF快手軟件的創始人程一笑出來創業要做GIF版本的美圖秀秀,公司註冊在昌平,辦公地點在天通苑,全都是北京的城鄉結合部。目前各種直播軟件上最火的主播以及最多的在線觀看群眾都是以東北人為主,作為東北人的程一笑相當接地氣。

雖然宿華成為了快手的主要操盤手,但是程一笑帶給快手接地氣的氣質一直沒有改變過,甚至宿華也沒有想改變,他甚至最討厭的就是改變。

作為一個工程師,宿華一直推崇計算機算法,快手的邏輯跟今日頭條的邏輯基本是一致的。所以,快手上的紅人真正是靠網友熱捧出來的,這一點也讓快手的用戶極其信服。

一篇《殘酷底層物語:一個視頻軟件的中國農村》擊碎了“理想國”的寧靜。

人們驚嘆於,一款幾乎從未聽過的軟件,竟然坐擁幾億用戶,正如羅振宇所說,““當我們津津樂道BAT的時候,突然有一個軟件火了,大家突然發現原來中國第四大流量的應用是快手。當我們在讀書明理、知人論世的時候,我們都不知道有一個平臺已經這麽大了。”

zzz

但更令人錯愕的是文章里提及的生吃豬大腸、鞭炮炸襠的另類眾生相,在攪動社會某一圈層的同時,一下子將快手推至所有目之可及的地方,人人皆知。品牌曝光本是好事,但在輿論的裹挾下,快手很快被定以low、低俗、惡心等含義。

而這些標簽,將在很長一段時間里,作為快手的代名詞組成外界對它以及用戶形象的認知。

當務之急:甩掉“低俗”的標簽

快手落戶在中關村清華科技園的一棟高檔寫字樓,創始人宿華就畢業於這棟樓背後的清華大學。在清華大學畢業之後,他曾經在谷歌、百度這些頂級的世界互聯網公司擔任工程師。而在這棟寫字樓里,他又帶領一幫全國頂級的工程師創造了快手這一軟件。而這一軟件被眾多精英人士所知曉,卻是跟底層農村扯上了關系,甚至成為了快手的標簽。

這些劇烈的反差都讓快手這家公司變得形象割裂,而宿華也似乎也想將快手的形象統一起來,所以如何甩掉大家對於快手“low”的印象,成為宿華在接受采訪時不遺余力要做的事情。

zzzz

在宿華所接受的媒體采訪里,一直有個繞不開的話題,就是如上面提到的很多人對快手的第一印象。

每每及此,宿華的回答都不露聲色,“因為我們做個性化推薦,所以任何人看到的內容其實都反映的是他的偏好和行為。這個偏好肯定有高有低,這個我覺得是正常的。這個世界上有太多這樣的事兒,快手是一個豐富多彩的世界,是真實世界的投影、記錄者。”

在《人物》雜誌《快手折疊:殘酷中國背後的Big Bug》的專訪中,宿華認為《殘酷底層物語》對快手的用戶形象造成了影響。他不喜歡「low」這個詞與普通老百姓聯系在一起。而每次與新認識的朋友談及快手時,他總是不遺余力為之辯護。

但固有印象一旦成型,往往意味著“難以撼動”,盡管現在快手的首頁並非那般魔幻。

娛樂資本論在采訪某位明星投資人時,問及對方是否嘗試過喊麥,以及如果有類似快手的項目出現是否會投資時,他立刻劃明了立場,認為有正向社會貢獻的才具有實用價值,”價值投資比價格投資更重要,沒有自己道德觀念價值觀以及審美,公司是不會長久的。”

同樣備受標簽化印象折磨的很容易想到陌陌,被稱為“約x神器”,據說當時站在紐交所敲鐘的唐巖最大的心願就是摘掉“約x神器”的帽子,即使現在直播業務已經成為它的盈利糧倉,不明所以的吃瓜群眾在提及陌陌時,依然會留下意味深長的壞笑。

快手當然也意識到了外界印象對品牌帶來的傷害與後患,所以,宿也開始一改往日沈默、低調的行為,跳出狹窄的程序員範圍,見媒體、參加論壇,身體力行為快手正名。

zzzzz

快手紅人

除此之外,他在團隊建設也開始下功夫,首先他邀請了曾光明作為快手的合夥人,曾光明的履歷則主要是傳統媒體,他了解媒體的喜好以及傳播的套路。

另外,一直缺失的公關團隊也迅速建成,他們一項很重要的任務就是要重新建立快手的品牌,甩掉“low”這個標簽。這支團隊在外不斷在PUSH一個新的數據,那就是快手用戶分布最多的城市是北京、上海、深圳和廣州,在北京每天由300萬在打開這個軟件。這些數據都似乎要推翻X博士給大家造成的固有印象:快手的用戶都分布在一二線城市。

騰訊的助力,能為快手帶來什麽?

快手在收割了大部分底層用戶之後,缺失了金字塔的塔尖用戶,而這一部分用戶才是真正為快手帶來美譽度以及最終變現的關鍵部分。

雖然在對外形象上,宿華進行了努力,但是對於缺失的那部分用戶,也許只能依靠外力才能彎道超車,最終將用戶的金字塔補齊。

首先,毋容置疑,與騰訊的聯姻,將為快手提供源源不斷的流量支持,並提高其與美拍、秒拍的競爭優勢。

另外,也許引入騰訊將會為改變快手的形象帶來巨大助力。占據中國大半壁用戶的微信,受眾並非像快手那樣出現嚴重的斷層,而是從鄉村到一線城市無所不包,且微信已經成為城市精英辦公、聊天的必備工具,這些人正是快手所缺乏但又急需填充的。

想象一下,如果微信也像為京東、滴滴所做的那樣,為快手嵌入一個接口,結果將會怎樣?

宿華曾說,“希望用戶不要感知到快手的存在。我們想讓你在里面感受到的是,這個世界的存在。不要去打擾他們,讓他們自然地形成一種互動關系,讓產品自然生長。”與張小龍秉承的微信產品理念如出一轍。而鑒於大家對微信之父的厚愛與推崇,愛屋及烏,快手應該也會逐漸受到主流圈層的接納吧。

畢竟,產品調性在那里,需要的只是吸引人進來的招牌,一旦人們進來看到內容並不存在先前想象的低俗,留下來只是時間問題。

也許張一鳴會的今日頭條會給快手一個範例,先吸引大量底層用戶,在握有大量流量的時候,開始進行優質內容填充。今日頭條10億巨款補貼短視頻,購買中超版權,跟芒果TV合作進行短視頻分發,似乎都是有意識的引入優質內容。今日頭條相關負責人稱,我們並不想引導用戶去看優質內容,而是用這些內容去訓練計算機,讓計算機在進行內容推送的時候可以將更加優質的內容推送出去,找到更加精準的用戶。這樣做的後果就是,廣告主可以找到更加有消費能力的用戶,商業化會更加順暢。

快手紅人 騰訊 微信的白領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騰訊 送來 3.5 美金 若再 加上 微信 信的 白領 能撕 撕掉 快手 low 的標 標簽 簽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2626

珍珠奶茶不僅能喝,還能撕哦~~

老粉一定知道,蝸牛妹是個珍珠奶茶控,去年給你們寫過中環的珍珠奶茶。今年珍珠奶茶最大的變化不在中環,而是從銅鑼灣刮起來的黑糖珍珠奶茶:


老虎堂排隊向左,幸福堂排隊向右(測評等我後面來說),每天都是兩條人龍,生意好到爆。

 

以前珍珠奶茶很多都是用奶粉沖的,而黑糖珍珠奶茶,是直接把牛奶跟珍珠撞在一起。因為加入珍珠時候,已經在透明杯壁上淋上了黑糖,所以既有口感、冷熱的對撞,還有牛奶跟黑糖顏色上的撞。非常適合打卡po去朋友圈啊,INS。

 

結果還沒喝幾杯就看到新聞,幸福堂總部竟然跟香港代理商撕起來了。一杯珍珠奶茶,賣出這麽多風波,難不成背後是幾個億的經濟糾紛?根據臺灣幸福堂、香港幸福堂的官方INS,整理了下雙方口水戰的主要觀點:

 

8月10號,幸福堂才在銅鑼灣老虎堂隔壁開了新店;9月23號總部就突然發聲明說香港代理商沒按規矩辦事,沒整改好前不能加盟新店,分分鐘把你的代理權剝奪了。


香港代理表示,雙方是有爭執啦,但我們有圓滿的討論哦。

 

但是看到珍珠奶茶店總部還是很生氣啊,9月底死咬香港代理沒有遵守公司標準,影響公司形象,而且敲黑板強調總部不知道香港其他加盟店的計劃,香港代理怎麽能惡性營利方式拓展呢?

 

香港代理表示,我們已經釋出善意,但也沒有收到公司的書面回複,作為香港代理招收加盟商不用總部同意,總部無權收回加盟商的權利,你們必須要履行合約,供應原材料,不能單方停止供應。


 

嘴炮打到這里,好像講合約精神已經不行了。於是從11月開始,幸福堂總部,將紛爭直接上升到了食品安全角度。他們覺得香港店的珍珠、茶葉跟黑糖不是來自總部,畢竟兩個月都沒給總部匯款、進貨買食材了,所以食材可能會引起食品安全問題,號召大家不要喝代理商的珍珠奶茶,但是記得等待明年一季度公司在尖沙咀和旺角開的直營店哦。

 

香港代理表示,食材都是臺灣進口來的,符合香港食用衛生安全。然後直接在ins上馬賽克了店面的招牌,邀請網友重新給店起名字(看來是要自立門戶、改朝換代了啊)。

 

搞得11月開張的尖沙咀加盟店,9月底一臉懵逼的發了條狀態表示,8月中決定加盟幸福堂,聯絡了總部的陳老板,被轉介之香港代理;開店過程遵從開店水準和總部理念;周才知道自己開設的加盟店不被承認;現在感到驚訝和無助,現在甚為苦惱,攤手~~

 

你們說說,有沒有喝過這麽一杯含有恩怨情仇的珍珠奶茶?到底是幾個億的利潤,才能撕成這樣?反正市場都這樣了,不如順手研究下香港的珍珠奶茶行業吧,順便嘗試還原一下事件的真相~~

 

首先,港村人民還是蠻喜歡喝茶類飲料的,2016年度的消耗量是4500萬杯,複合年增長率3.8%。2016年香港733萬人,平均每人每年喝6杯茶類飲料。可以對號入座,看看自己是拖了後腿還是主力消費群體。

 

數據來源於2018年3月上市的天仁茗茶代理商賓仕國際。

 

其次,港村人民花在茶飲上的錢也越來越多。2012年的零售價格指數從100開始算,到了2016年就漲到了128.6,複合年增長率6.5%。

 

奶茶漲價主要是人工漲價的結果:2012年珍珠奶茶行業的平均月薪是1.11萬,2016年漲到了1.4萬,複合年增長率6%。相對而言,已經很高的租金,表現有點起伏,同期的複合年增長率是0.4%,令珍珠奶茶價格沒有漲的太誇張。

 

不過因為產品之間的差異化有限,珍珠奶茶行業的入行門檻比火鍋店低多了。截止2017年10月31日,香港有超過500家茶飲零售店;但主要利潤還是掌握在連鎖店手中,香港有十個主要的連鎖奶茶店品牌,其中前三就占據了茶飲市場總收益的62.4%。

 

雖然大家都知道珍珠奶茶肥,但是只要消費者覺得珍珠奶茶配方健康、卡路里少一點,多那幾塊錢還是願意付的。你們看仁這幾年的飲料產品平均售價,從2015年的19.3港幣,提高到了2017年8月底的20.6港幣。

 

2018年上半年,珍珠奶茶的平均價格漲到了22.1港幣(幸福堂招牌黑糖珍珠鮮奶價格是30港幣)。並且隨著新開店,天仁的日平均杯銷量也很可觀,從2015年每天賣4600杯,到2018年半年平均每天賣2.75萬杯(幸福堂在臺灣最高紀錄一天賣了6000杯)~~真,一頭現金牛。

 

吃貨們可能還記得,天仁茗茶的第一家店,是跟著老鄉誠品書店,於2012年8月份在銅鑼灣希慎廣場里開的。還記得當年,為了喝珍珠奶茶,特意在誠品排過hin多次隊,那一層的香味啊,真的是太饞人了。

 

你看看,六年時間過去了,天仁在香港開到了38家店,而且幾乎沒有什麽關店的情況。

 

珍珠奶茶店的同店增速,無論上市前後,絕對算得上是香港零售業中的一股清流。

 

雖然上面說香港珍珠奶茶店人工成本年年漲,租金也不便宜,但是真的敵不過珍珠奶茶的高毛利率啊。珍珠奶茶跟雪糕什麽的,銷售毛利率達到了78.4%

 

珍珠奶茶的店這麽好賺,自然吸引不少新品牌來香港開店,比如老虎堂,幸福堂,喜茶(據報道開店ing)。

 

不過跟1953年開始賣茶葉、2000年賣珍珠奶茶、2012年進軍香港的天仁比起來,幸福堂的發展速度大概就是長江後浪推前浪的後浪速度。幸福堂是2018年1月創立的,6月份臺灣開了20家分店,8月份進入香港銅鑼灣,9月和11月分別於元朗和尖沙咀開了新的加盟店。

 

一年不到的時間,就完成了品牌創立、進入異地市場擴張、雙方口水大戰這麽多事,連懷疑印著自己名字的奶茶可能有食品安全問題、號召粉絲不好喝這種聲明都能一發再發。


如果這都不算浪~~

 

作為一家連鎖珍珠奶茶店,最重要的競爭力是品牌、飲品品種、價格、店鋪地點、分店數量和營運效率,以及跟原材料供應商搞好關系。

 

再回去已經成為上市公司的天仁茗茶的代理是咋弄的。天仁在香港是按照特許處方制作的,品牌方派人定期檢查香港的制作工序,並檢查產品品質、店鋪衛生等等。除了水果這些易腐爛食品本地采購外,其他的原材料如茶葉、蜜糖、奶粉都是從品牌方采購的。品牌方也是賓仕國際五大供應商之一。

 

具體的特許經營條款是這樣的:賓仕國際是天仁茗茶香港唯一的特許持人,不可以轉售,特許期10年,到期後有權再續期5年。賓仕會將每個月總收益(gross revenue)的2%,作為專利費支付給臺灣品牌方,每半年結算一次。而品牌方也承諾不會在香港開設自營店或者透過其他渠道分銷天仁的產品。


於是也就有了,歲月靜好,上市共贏。

 

再看回我們的幸福堂珍珠奶茶撕X大戰,為什麽開張不夠兩個月就能吵的這麽厲害?雙方咬的最死的一個點,就是香港代理商到底能不能新開加盟店。品牌方很擔心自己被香港代理拿去當賺快錢的槍使,透支品牌形象。畢竟2018年1月份創立的幸福堂,“是自己經營很久的品牌”,抽成和原材料都比別人家低。

 

所以,為了經營好品牌的幸福堂,向香港代理商抽多少呢?十年合約,抽傭5%,品牌維護費1萬美金。

 

結果,幸福堂老板somehow發現了,香港代理商的玩法。只要在香港招十個加盟商,每間生意額抽傭8%,再收40萬加盟費跟一萬美金維護費,簽約三年。這,豈不是比自己的品牌賺的更多還更省心?!

 

真的是令人發指!

 

而且更致命的是,據老板自己說,香港代理10月份已經將跟總部連接的收銀機斷開了。所以,自己到底能不能收到5%的抽傭,都要打上大大的問號。

 

難怪陳幸福老板要號召粉絲:別喝茶,食材有毒;別去買,代理會笑。

 

香港是個講法制的地方。最新的進展是,香港代理商已經把總部告上法院,怎麽能過河拆橋呢!!!


細看下幸福堂銅鑼灣單店表現,店鋪月租金15萬,營業額130萬!真,現金牛。

 

但不管官司結果怎樣,我覺得陳幸福老板都是贏家了啊,連續創業十次後,今年終於靠黑糖珍珠奶茶成功了!一年5億新臺幣的營業額,直接買帝寶,跟小S做鄰居!

雖然,跟其他奶茶大鱷相比,還有距離不少距離~~


最後給老虎堂跟幸福堂做一個簡短的測評吧:


人數上看,基本每次都是老虎堂人多;

但從排隊到拿到奶茶,基本都是老虎堂更快;

因為幸福堂是真的在門口架了口鍋,炒黑糖珍珠給你,我大概碰到幾次錯過一鍋,需要等十分鐘再炒一鍋新的時候;


如果你是幸福堂新炒珍珠的頭幾杯,珍珠入口的感覺還有點硬,不夠彈,但是老虎堂就沒這個問題,口感一致性比較強;

所以如果不怕600卡路里的熱量,我會選老虎堂(比喜茶的波波茶好喝哦)。


以及,最重要的風險提示,讓我摸著我的小肚子告訴你們:珍珠奶茶特別特別肥,不利於大家減脂,喝前請三思!



珍珠 奶茶 不僅 能喝 還能 能撕 撕哦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873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