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VC追逐手游背後:700萬2年燒光 1個APP都沒出

http://www.iheima.com/archives/45427.html

今年最火的手機遊戲是《我叫MT》,目前註冊用戶已經超過了2300萬,這款遊戲的開發商樂動卓越,去年窘迫到裁員度日,今年卻估值超過10億元。一夜暴富的神話,激勵著無數的年輕人在手機遊戲行業裡日夜奮戰。

「杭州目前大概有80支手游團隊,比較大的不到10家,只有四五家獲得了風投。」一位創投經理告訴記者,儘管手游市場很火爆,參與者眾多,但真正能賺錢的不到十分之一,更多的是在賠錢賺吆喝。

玩家從電腦轉向手機

手游成最大金礦

在某設計公司工作的李敏,一回到家,手機總會被兒子搶去,上面有幾款兒子最喜歡玩的遊戲,《植物大戰殭屍》、《憤怒的小鳥》、《神廟逃亡》等,最近又多了一款《瘋狂猜歌》和《我叫MT》。

李敏每次給孩子都設好1小時的遊戲時間。不一會兒,兒子會拿著手機走過來。「媽媽,能不能充一下值。」李敏無奈照辦,點擊下「確定」,幾元的收費就被劃走了。

手機等移動智能設備普及,讓手機遊戲呈現火山爆發之勢。2012年,手機遊戲迅速興起。

據應用商店分析機構Distimo調研顯示,《憤怒的小鳥》累計下載量突破10億次,《水果忍者》和《神廟逃亡》的累計下載量也分別達到3億次和1.7億次。國內手機遊戲中,《我叫MT》和《大掌門》的月度流水早已經過2000萬元,月流水過1000萬元的遊戲有《百萬亞瑟王》、《捕魚達人2》等款。

據易觀智庫給出的數據顯示,2013年第一季度,中國移動遊戲市場達到21.679億元的規模,環比增長30.26%,創下歷史新高。按照目前的增長勢頭,2013年手游市場規模很可能超越100億元。面對遊戲用戶從PC平台向移動設備遷移的趨勢,大型客戶端遊戲廠商們紛紛加快轉型的力度。

手機遊戲利用的是玩家的碎片化時間,睡覺前、乘坐交通工具、排隊、等車、等人或等餐,打開手機玩遊戲成了常見場景。統計顯示,80%的手游用戶單次停留時間在10分鐘以內;有30%的手游用戶每天啟動次數高於2次,且這一比例有擴大趨勢。

「手機遊戲的用戶多以年輕人為主,20——35歲的人玩手游最多,他們的需求也是我們開發團隊的研究重點。」杭州每日給力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丁懿告訴記者,他們之前開發的手游《文明復興》,核心付費群體為25——35歲,也就是俗稱的「高帥富」。這款遊戲給每日給力貢獻了超過千萬元的流水。

煤老闆房地產商

都想投資玩手游

去年6月,「每日給力」完成了一輪融資,估值突破5000萬元。在過去的一年,丁懿不斷接到各種拿著現金要求入股的電話。「有上市公司,有以前做端游、頁游和遊戲平台的,也有做手游的同行都要我們開個價。」丁懿說,最誇張的是,以前開煤礦甚至搞房地產的老闆,也跨界來做手游。

丁懿說,他們跟房地產、煤老闆等跨界資金談了兩句,感覺理念不同,都婉拒掉了。

「每日給力」目前有40多個員工,今年還將推出兩款手機遊戲,之前的《文明復興》等遊戲的流水都過1000萬元。對於這樣的公司,現在入股會是多少價格呢?

「現在他們一款遊戲流水過1000萬元,基本上估值要超過1億元,這就是目前的行情。」杭州一家創投機構負責人告訴記者,儘管A股IPO暫停,讓很多創投挑選項目慎之又慎,但手游公司的「熱度」卻在不斷升溫。「去年底,我們跟一家手機遊戲公司談入股,當時估值500萬元,我們覺得貴,現在另一家VC入股了,給的估值是1500萬元。」他說。

一款遊戲救活公司

《我叫MT》引來騰訊

最早一批手游廠商賺到了「第一桶金」。這令手游市場看上去像一座有巨大儲藏量的礦山,吸引了更多投資者。包括風險投資、手游開發者、平台商、終端商等手游產業鏈各方紛紛入局。

杭州另一家創投公司最近也在同時跟幾家遊戲公司洽談。這家公司的投資部經理告訴記者,現在杭州大概有60——80支手游團隊,比較大的公司不到10家,只有四五家獲得了風投,最近大概還有一兩家會吸引到外部資金。

他表示,現在投資遊戲公司,根據不同的時間點,有不同的估值標準。在初創期的手游公司,主要看創業團隊,尤其是團隊帶頭人。除非有「大牛」帶頭人,一般給的估值在500萬元以下。如果有行業名人帶隊,給的最高估值會超過1000萬元。

如果公司推出過遊戲,一般按照遊戲的月度流水給出估值,一般估值可達到月流水的50倍。「現在單款遊戲月流水超過1000萬元的公司,一般會估值在5億元左右,如果有資本介入,估值會更高。」一位創投人士表示。手機遊戲的生命力一般只有半年左右,一款成功的遊戲推出後,接下來的遊戲不一定會火,這也讓投資手游公司帶著些「賭」的成分。

手遊行業今年最大的黑馬是樂動卓越。公司之前開發的七八款遊戲,幾乎全軍覆沒,去年6月立項開發《我叫MT》,一度窘迫到裁員度日,CEO邢山虎怕談業績,甚至不敢開董事會。但今年1月推出的《我叫MT》徹底改變了公司的窘境,目前按註冊用戶數已經超過了2300萬,而每日的活躍用戶數在230萬上下,按照每個用戶每月貢獻10元,每月的流水就將突破3000萬元。

「現在的樂動卓越,行業老大騰訊都主動跟他們合作,估值起碼超過10億元,你投錢過去人家都不要。我們就是要找下一個樂動,創造一個傳奇。」一家創投公司的投資經理對杭州的遊戲公司很看好,期待挖出下一座金礦。

700萬燒光

一個APP都沒折騰出

「手遊行業,賺錢的可能只有5%,85%的遊戲開發者都是賠錢的,還有10%的盈虧平衡。」「每日給力」的CEO丁懿說,他們在正確的時間進入了手游市場,如果現在進入,估計成功的概率很低。

「做遊戲,資金、人才、渠道缺一不可,最主要你要一直活下去。」游任堂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蔣海鵬投身手機遊戲已經3年,前期投入的700多萬元已經燒完,但公司尚未盈利。

蔣海鵬現在的團隊,辦公地點就放在一套南都別墅裡,離馬云創業的湖畔花園一街之隔。「我們把再次創業的地點放在這裡,就想學阿里巴巴。」

蔣海鵬是個「80後」,不過已經跟遊戲打了10多年交道,第一桶金也是通過倒賣遊戲幣得來。2010年,他看到智能遊戲開始普及,也跟人合夥共投資創立了一家遊戲開發公司,先後招來37名員工開始了創業。

「我們走了太多的彎路,遊戲不能按照進度完成。我們一心打造精品遊戲,不斷添加附件,本來半年能做好的遊戲一直在完善。」蔣海鵬說,2011年,遊戲基本完成了,和盛大探討遊戲代理,本來基本談妥了,但由於費用問題又分道揚鑣。之後找了另一家遊戲代理公司,由於各種問題,遊戲沒有上線。撐到去年底,原來的公司倒閉了。

「37名員工的工資,一年就要近300萬元,加上30萬元的房租和水電費,再加上電腦和硬件等,一分收入都沒有,燒了兩年,700萬元就真的沒有了,還虧了幾十萬元。」蔣海鵬說,去年年底,他想讓各位股東再投入一點錢,讓公司繼續運行下去。結果每個人都不想再投錢,他最後把債務擔下來,公司就倒閉了。

「我現在就是破釜沉舟,房子、車子都賣了,只給孩子留了一套學區房。我們現在想融資500萬元——1000萬元,前面的坑我來填,投資人進來收成果就可以了。」蔣海鵬說,他們2011年做的遊戲,放在今天也很絢麗,已經收到了85萬元的預付款。今年9月他們會正式推出一款遊戲,會加上微操作。

VC 追逐 手遊 背後 700 燒光 APP 都沒 沒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66338

他沒出社會就負債 變年收600億鋼材通路王

2015-01-19  TCW
 

他的人生是從負數開始的。因為一開始就負債,他的每一個成長,都算賺到了。只是沒想到,一個負債小子,如今翻身成為年營收六百億元的美國通路大王。

從他的創業路開始,三十四年後的今天,大成不?袗?工業(以下簡稱大成鋼)創辦人兼總經理謝榮坤,打造出網路下單的不?袗?B2B通路,這不但是全球首家,更是全美第一大,目前每月銷售約二萬六千噸、上萬種相關產品。每一百支進口到美國的不?袗?管,就有七十五支是透過他;麥當勞店面或一般人新家裝潢用的不?袗?材,也由他這裡賣出去。

全球前十大不?袗?廠,包括盧森堡的安賽樂米塔爾(ArcelorMittal)、德國的克魯伯(ThyssenKrupp)、芬蘭的奧托昆普(Outokumpu)、中國太鋼、寶鋼等,都要透過這個虛擬通路,把自家產品賣進美國,成了全美最大不?袗?工業用品進口商。

「掌握通路是王!」財團法人中衛發展中心副總經理陳耀魁觀察,謝榮坤的通路實力,已到了今天要讓哪一個通路關門,就可以讓它關門的程度。例如日本三大集團之一的住友集團(Sumitomo),二○一四年六月就因營運成本過高,無法競爭,而退出美國不?袗?市場。

幼時,父親被倒債「從十歲到大學,封條是生活一部分」

謝榮坤幼時,父親生意失敗遭倒帳六十萬元,十歲時家裡就被貼滿法院封條,但這樣的經驗沒有嚇壞他,反而選在二十九歲隻身赴美創業。「家裡負債,大部分的錢都是借來的,法院上門,牆壁、沙發都貼封條,哈哈哈,」當時利滾利之下,從沒還清過,父母只有到處借錢讓子女求學,「從十歲開始一直到我大學,應該說十幾年來,這些封條就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了。」

大學畢業後,他進了當時全球最大的螺帽廠三星五金,當外銷業務經理,「薪水三萬六,三十四年前(編按:一九八一年離開三星五金前,所拿薪水是當時一般人起薪的五倍)非常非常好,」但這份薪水仍填不滿家中貼滿的一張張封條,逼得他不得不出走創業。

「今天全球用虛擬網路系統來賣這東西,我是唯一第一人,包括亞馬遜(Amazon)想要進這行業都失敗。」採訪這一天,剛好是這個美國不?袗?通路王的生日,六十三歲的他聊起不同通路,雙眼放著光,語到激動處還不時拍桌,語調越來越高。

就連亞馬遜、阿里巴巴等電子商務巨頭,都只能做銀貨兩訖的生意,「因為它是B2C,收到現金,貨才給對方(消費者),」而謝榮坤創新的虛擬通路營運模式,竟然能做到全數先出貨,再收錢。

這個模式對客戶好處多:第一,不須自己負擔庫存;第二,避開原料波動風險。也就是說,客戶可能面臨不確定因素,包括資金週轉等,謝榮坤都幫客戶吸收了。但收到貨後四十天內要付款,不付款便列入出貨警示對象。謝榮坤敢隨時以逾三倍資本額、約新台幣二百五十億元週轉金(含集團庫存與應收帳款)的代價,墊起競爭者難以複製的門檻,成了他稱霸的本錢。

創業,做別人沒想到的事「你沒有通路就沒有主導權」

謝榮坤的成功,是英雄造時勢的典型,賺錢的渴望,逼出他的商業頭腦。他從過去三星五金時期曾幫過忙的全球客戶中,挑出十位,請他們每人贊助他七千美元創業, 二十九歲的他有了約新台幣三百萬元創業金,和一顆膽子,這金和膽,就是他隻身赴美打拚的一座泰山。

陳耀魁透露,謝榮坤初期睡在工廠,連個家都沒有,這一睡就是五年;他沒有請員工,所有事情自己一手包辦,在倉庫用人家貨車、堆高機,賣水五金不?袗?管配件起家,最早是這樣發跡的。

打滾商場,讓謝榮坤早在二○○○年就發現通路的重要,「你沒有通路就沒有主導權,因為你賣東西給人家,每天就是(擔心)人家要不要跟你買……。」做任何生意不依賴客戶訂單,是他的原則,「如果沒有絕對主導權,這個生意是會很辛苦的,」通路,因此成了他的關鍵布局。

他以台灣超商通路王統一超商為例問記者:「統一超商有沒有賣你東西?」「沒有,是你需要它,」不等記者反駁,一秒後他自己解釋:「當然它也需要你,但是你需要它遠遠大於它需要你;它需要它所有的客人,但是它可以不需要你,那叫作通路!」謝榮坤把通路與客戶之間的關係想清楚了,就開始他的通路模式創新。

制勝點一:用低價做規模經濟「競爭對手咬牙切齒,但客人歡迎」

但當他開始布局美國不?袗?通路時,市場早已有其他國內外既有通路商,身為後進者卻要後發先至搶下主導權,包括住友等美國通路競爭對手都認為:「不可能!」

大成鋼副總經理張地金透露,初期公司不是國際大集團,沒資源又沒知名度,供應商不挺,產品不多,只能靠比其他通路便宜三%到四%價格的破壞策略搶市,同時建構網路下單平台,「競爭對手咬牙切齒,但客人歡迎。」

謝榮坤的霸氣和堅持,在這個時候也付出沉重代價。由於毛利無法負擔成本,一直在燒錢,又遇上台股網路泡沫化,衝擊公司股票連四年淪為雞蛋水餃股,幾度在淨利和淨損間掙扎……。

「這通路就是非常非常困難,根本無法想像,」謝榮坤也不諱言,要不是因緣際會,公司早就倒了,「一路就是這樣燒,一百億都燒掉了,根本不夠看,燒到二○一四年才真正穩定。」

謝榮坤的成功模式,關鍵在規模經濟,他不諱言:「這東西很簡單,邏輯而已,人家經過你(交易)只有一個原因,因為你能夠提供的價值超過它去執行的價值。」

供應商的量不夠大,自己賣確實不划算。「我的庫存等於它的庫存,進到我這代表它有(新台幣)一百二十億元不?袗?庫存可以運用,」張地金透露,這數字等於替客戶吸收了至少四個月的庫存和避險成本。而這只是最基本競爭門檻,加上還必須負擔集貨、倉儲等管理成本,所以連德國最大鋼鐵業者克魯伯都選擇收掉原有的兩個美國倉庫,改透過大成鋼通路做生意。

靠著實力說話,大者恆大之下,大成鋼最終慢慢贏得供應商信任。因為它的崛起,今日全美不?袗?進口上游原料領域,已無第二大通路商生存空間,連新切入的螺絲螺帽通路交易金額也比第二名多近五○%。

成果:花費從九%降到五%「這六年檯面上的人,統統被我洗掉」

同時,大環境也讓市場不斷洗牌。「二○○九年後全球鋼鐵業供過於求,所有鋼廠都賠錢,毛利壓縮到只有八.五%,」通路商的主要花費包括產品本身和銷售費用兩者,前者各家差異不大,謝榮坤的通路能賺錢,原因在於同業的銷售費用率至少達九%,他卻只要五%。

舉例來說,他從二○○五年每月七千四百噸,做到二○一四年的近二萬六千噸時,每噸銷售費用卻未隨之增加,反而因規模經濟,平均每噸銷售費用減少一百六十五美元(詳見第三十八頁圖),十年來降了四五%,算一算等於年省十五億元。

「(銷售)費用率從九%到五%這是非常非常厲害,因為這四個百分點等於是net(淨利)。」謝榮坤說,連金融海嘯後毛利率最慘跌到八.五%時,扣除占五%的費用率,他還能淨賺三.五%。當他把營業額越拉大,差異越明顯,「這六年所有還在檯面上的人,他根本沒得玩,統統被我洗掉。」舉例來說,謝榮坤進入螺絲螺帽通路市場,四大通路商六年來關了三家,他搶占六五%,就可以知道他的威力。

制勝點二:首創虛擬下單系統「我是用秒管理,那是累積20年經驗」

除了規模經濟,自創的即時網路系統是謝榮坤另一競爭本事,也是他能讓銷售費用大幅下降的主因。

包括存貨、銷售價量、應收帳款在內,謝榮坤要求團隊把集團所有管理資訊,都以標準作業程序(SOP)整合進系統,以即時監控。透過網路系統,大成鋼的每一筆買賣和所有管理全部即時化,不只當天,甚至當秒鐘的數據都有,「我用秒管理,但那個秒是累積一、二十年經驗,全部SOP(濃縮)到那個秒。」

「一天會看三次數字,我除了睡覺都在工作,一天工作十四、十六、十八小時不等,」就連半夜醒來如廁,他也會去看數字。該系統等於讓管理團隊同步作業,若業績差異過大,謝榮坤便會親自追蹤,「電話一拿起來不用我問他,(解釋)現在芝加哥大雪,業績少五十萬美元……。」

一路熬過來,到武林獨尊地位。問六十三歲、髮蒼蒼的他,為何還如此有拚勁,謝榮坤說:「就是永無止境,永無止境!」

對於擅製造、不擅銷售的台灣廠商來說,沒通路也等於沒有明天,謝榮坤甚至認為其虛擬通路還能再延伸到數百萬種工業產品,「我經過三十四年自己創業到今天,發覺一百年後台灣真的只有一條路可以走,就是我們現在在做這條路。」

「你能夠有一天把這寫起來,這是台灣總統要來研究的議題,連經濟部長格局都不夠,」這內容,他至少換句話說了七、八次,語氣中滿是自傲。

這天採訪完,離開大成鋼台南總部已向晚。夕陽照著七層樓高玻璃帷幕,金光反射。這片過去是父親甘蔗園、其後蓋起工廠的土地,滋養謝榮坤從貿易轉製造、再轉通路,也讓他有了三十年的流金歲月。

【延伸閱讀】5大能耐,讓他贏同業!—大成鋼集團關鍵數字

1.品項多供應商逾100家、提供至少上萬種產品規格,全美擁有4,000家企業客戶

2.客戶多600億年營收中,80%透過網路下單,是同業唯一,每天約有9,500張詢價單

3.呆帳低採先出貨、後付款B2B模式,但呆帳率僅0.002%

4.花費低一般通路商銷售費用率約10%,它僅5%

5.貨量大保有4個月以上出貨量,隨時能出貨,庫存金額達200億元

註1:銷售費用率,指銷售商品時產生的花費占營收比率註2:庫存金額含集團旗下大成鋼(賣不鏽鋼)120億,及大國鋼(賣螺絲螺帽)80億

整理:萬年生

他沒 沒出 社會 負債 變年 年收 600 鋼材 通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9323

專家熱議穩增長政策:“手里一把牌,大王還沒出”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7/4640507.html

專家熱議穩增長政策:“手里一把牌,大王還沒出”

一財網 章軻 2015-07-03 15:35:00

姚景源說,“投資在穩增長中具有關鍵作用。曾經有人問我,怎麽理解這個關鍵作用,我在今年一季度分析經濟運行狀況的時候講,這個關鍵作用,就像打牌似的,剛剛一季度,牌局剛開,別著急。總理手里還有不少牌沒出,特別是關鍵牌,這就是‘大王’,還沒下來呢。”

國務院參事室特約研究員、原國家統計局總經濟師兼新聞發言人姚景源7月3日在京表示,確保中國經濟穩定增長,中國政府的手里還有很多牌沒出,“大王還在手里呢,別著急!”

在出席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當日召開的“穩增長政策跟蹤審計專家論壇”時,姚景源說,“投資在穩增長中具有關鍵作用。曾經有人問我,怎麽理解這個關鍵作用,我在今年一季度分析經濟運行狀況的時候講,這個關鍵作用,就像打牌似的,剛剛一季度,牌局剛開,別著急。總理手里還有不少牌沒出,特別是關鍵牌,這就是‘大王’,還沒下來呢。”

“我們不但大王沒出,小王也拿手里,還有個炸。最大的炸,是政策有空間。”論壇上,中國社科院經濟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郭克莎回應說。

姚景源舉例稱,“今年全國兩會上,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明確講,今年中國鐵路投資8000億元。今年一季度鐵路投資只有885億元,才幹了全年鐵路投資的1/10略高一點。”

姚景源說,大家知道中國經濟已進入到增長速度換檔期,增長速度換檔是客觀規律,也是化解諸多深層次矛盾和問題的必需。“換檔怎麽換?就像一部汽車一樣,汽車在高速行駛的時候不可能一下子從‘五擋’換到‘一擋’,甚至‘倒擋’。怎麽換呢?得‘五擋’換到‘四擋’。”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經濟工作的總基調是四個字:穩中求進;4月30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再次強調,經濟工作的總基調是穩中求進。有人問我,這個穩中求進怎麽理解?我說很簡單,穩中求進就是‘五擋’換成‘四擋’。”姚景源說。

在演講中,姚景源表示,所謂中國經濟“斷崖說”,其實不懂這個總基調,不懂我國是從“五擋”換到“四擋”。

“穩增長很重要。”郭克莎在演講中說,李克強總理近日一到歐洲就說了兩句話:第一句話,中國有信心實現今年7%的增長目標;第二句話,未來十年中國有能力保持中高速增長,“我個人理解這里邊有幾層含義,也有一個暗含的前提。”

郭克莎說,第一是“信心”,表明中央有信心穩住增長,也鼓勵社會增強對市場的信心;第二,表明我國有發展潛力,有回旋余地,中長期仍然能夠保持中高速增長;第三,表明我國有政策空間,有能力跟各國開展更高層面的合作。

“這里邊有一個暗含的前提,就是穩增長。”郭克莎說,“未來的宏觀政策,肯定會保持穩增長這個基調,比如積極的財政政策、松緊適度的貨幣政策會繼續保持。更關鍵的,會通過深化改革來加強增長的活力和動力,這是更根本的。”

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財經院院長高培勇在論壇上表示,穩增長是中國處於新常態經濟背景條件下的第一要務,改革離不開穩增長,調結構離不開穩增長,惠民生離不開穩增長。

高培勇說,穩增長政策得有抓手,傳統意義上的抓手很多不存在了,而且失效了,或者打折扣了,就得有新的可以發揮原有作用或者很大程度上發揮原有作用的這種新的抓手,“現在看來跟蹤審計就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抓手,也正因為如此,在國務院有關文件中明確指出,跟蹤審計是穩增長政策的督察員。解讀中國的宏觀經濟政策,今後恐怕離不開跟蹤審計。”

高培勇說,過去人們習慣於從投資角度解讀宏觀經濟,從消費角度,從出口、總需求、總供給的平衡角度解讀宏觀經濟,現在看來跟蹤審計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視角。“我們要習慣於並且逐步地善於用這樣一個新的視角來做宏觀經濟分析。”

論壇上,審計署副審計長袁野表示,近年來,為了推動經濟社會的健康發展,黨中央、國務院做出了穩增長、促改革、調結構、惠民生、防風險等一系列重大的決策部署,出臺了涉及多個領域的重大政策措施。但在政策的傳遞過程中,也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執行存在一些變形、遺漏或者偏差。

袁野介紹,審計部門發現,確實存在一些地方、一些部門不同程度存在著濫作為、不作為甚至亂作為的情況,或者在政策實施過程中的“中梗阻”,“最先一公里難啟程,最後一公里難落實”的情況,影響政策措施的實施效果。

袁野分析,從國家治理的角度看,這些問題的根源還在於政府職能的轉變未到位,國家治理的執行系統在運行中還存在不暢的情況。

袁野表示,“下一步,審計部門在開展跟蹤審計過程中,將把握新常態的各項特征和變化,正確處理好穩增長、促改革、調結構、惠民生、防風險間的關系,依法獨立開展審計監督。在審計過程中,要做到歷史地辯證地客觀看待新常態下出現的各種問題,用改革的思路處理好發現的情況和問題。”

穩增長政策跟蹤審計專家論壇。攝影/章軻

國務院參事室特約研究員、原國家統計局總經濟師兼新聞發言人姚景源。攝影/章軻

編輯:李秀中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
專家 熱議 議穩 增長 政策 一把 大王 還沒 沒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167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