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香港建置即時空汙地圖、預告健康風險 汙染指標一國兩制 台空氣「比港髒」

2014-12-01  TWM
 

針對空氣汙染,香港早已將汙染源整合為空氣汙染指數,更委託港大公衛學院算出「達理指數」。但台灣的細懸浮微粒PM二.五汙染嚴重,監測標準甚至「一國兩制」落後國際。

撰文‧何欣潔

北京為亞太經合會議鐵腕創造「APEC藍」,使亞洲空氣汙染問題再受世人矚目。在一般人印象中,交通繁忙、又飽受中國粉塵荼毒的香港,空氣汙染問題非常嚴重,二○○六年甚至出現路跑選手疑似因空氣太髒而哮喘發作死亡的案例,殊不知台灣的空氣品質其實更糟糕。

嘉義社區發展協會醫師余尚儒指出,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公布的PM二.五(直徑小於二.五微米的懸浮微粒)數值來看,台灣空氣品質堪稱亞洲四小龍之末,甚至比香港更糟一些,「只因台灣監測指標太落後、資訊不公開,讓民眾對空汙危害無感!」空氣中的PM二.五微粒,被人體吸入後會直接進入支氣管,恐引發哮喘、支氣管炎與心血管疾病,死亡風險也會大幅增加。

但台灣民眾若想避開空汙危害、在PM二.五濃度過高時待在室內,就會發現台灣現行的空氣汙染指標極度落後,且「一國兩制」,讓人無所適從。

台灣原本採用空氣品質監測指標(PSI),並未將PM二.五列入危害物質,經環保團體批評,環保署終於在今年十月開始發布PM二.五監測數值。

但新的PM二.五的值與舊的PSI指標採取不同標準,因此會出現兩個指標「一個空氣汙染嚴重,另一個則是普通」的情況,讓民眾看得一頭霧水。

以十一月十四日高雄小港地區的空氣指數為例,PSI指數為九十二,被列為普通級;PM二.五指數卻高達十,已是「非常高」的程度,兩者彼此衝突。

環保署則回應,整合兩者的空氣品質健康指數AQHI還須再耗費三年才能出爐。

反觀香港,已經把空氣汙染當作重要問題,採取不少因應措施。不但早已將各項汙染源整合為統一的空氣汙染指標,更委託香港大學公衛學院算出獨步全球的「達理指數」,呈現每日因空氣汙染導致市民額外求診次數、提早死亡人數及相關的金錢損失。

以此清楚標示空氣汙染指數,以利評估是否該從事戶外活動,將抽象的風險化為具體的數字,「凝聚市民共識,以利於推動工廠減少排放、行人徒步區等空氣淨化政策。」余尚儒分析。

反觀台灣卻對空氣汙染仍相對無感,「除了盡速統一空氣汙染標準,別再拖延三年,各縣市政府應以跨縣市合作方式,研討該如何減少空氣汙染。」余尚儒呼籲,台灣政府應以香港為榜樣,還給民眾「安心呼吸」的權利。

香港 建置 置即 時空 地圖 預告 健康 風險 汙染 指標 一國 兩制 空氣 比港 港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1393

一財實探希臘比港 中遠:我們是投資者,不是入侵者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2/4579237.html

一財實探希臘比港 中遠:我們是投資者,不是入侵者

第一財經日報 胡藝瀚 2015-02-27 06:00:00

每周從比港出發的中遠碼頭專列已經達到了三至四列,它們將來自遠東客戶的貨物直接運送到中東歐。海鐵聯運的路線可以為客戶節省7到10天時間和可觀的現金成本。這些優勢對於那些通過海運大量出口的高附加值產品尤其重要。惠普、索尼、華為等廠商已成為這條中東歐鐵路專列的穩定客戶。考慮到比港優越的地理位置,惠普的歐洲、中東和非洲地區(EMEA)項目還在比港設立了物流分撥中心,華為、中遠等公司隨後也紛紛加入。

2015年2月18日10點,一輛載滿貨物的列車從希臘比雷埃夫斯港(下稱“比港”)出發,目的地是捷克。這條鐵路線已經連上了歐洲鐵路網絡,能夠去往歐洲任何的火車站,通向廣闊的歐洲市場。這幅圖景曾經是2008年中國中遠集團以43億歐元競標價獲得比港二號和三號碼頭35年經營權時的願景之一。

每周從比港出發的中遠碼頭專列已經達到了三至四列,它們將來自遠東客戶的貨物直接運送到中東歐。海鐵聯運的路線可以為客戶節省7到10天時間和可觀的現金成本。這些優勢對於那些通過海運大量出口的高附加值產品尤其重要。惠普、索尼、華為等廠商已成為這條中東歐鐵路專列的穩定客戶。考慮到比港優越的地理位置,惠普的歐洲、中東和非洲地區(EMEA)項目還在比港設立了物流分撥中心,華為、中遠等公司隨後也紛紛加入。

希臘比雷埃夫斯港

希臘比雷埃夫斯港

在中遠的藍圖里,比港將是世界級的集裝箱運輸中轉中心和物流分撥中心。

在希臘新政府年初上臺後,其對於一些項目私有化的表態一度為比港經營權的前景帶來不確定因素。此後,中希兩國政府都釋放了正向積極的信號。在這個背景下,《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近日再度前往希臘探營比港,了解其運營情況、機遇和挑戰。

7名中國經理和千余希臘工人

比港是希臘最大港口,也是地中海東部極為重要的航運樞紐,有“地中海第一港”之稱。“一旦我們選擇了這樣一個戰略重要的位置,就會把希臘港口真正打造為一個巨大的中轉港。”中遠比雷埃夫斯集裝箱碼頭有限公司總經理傅承求說。

在中遠,大家都更習慣叫他傅船長。正是在他的帶領下,自從2010年正式接管經營業務以來,中遠在短短幾年內將比港建設成全球吞吐量增長最快的港口,使其躋身為地中海地區業務最繁忙的集運港之一。

中遠到達比港後,將碼頭的裝卸設備更新為現代化吊裝設備,一年後開始新建三號碼頭,設備的更新和生產空間的擴大,使中遠管理的碼頭橋吊速度從2010年每小時10~12個標準箱,增長到目前的28個,接近世界先進水平。

截至2014年11月底,中遠公司共有在冊員工262名,為公司提供外包勞務的工人約947名。比港的吞吐量從剛剛接手的68萬標準箱,到2014年增長到了近300萬,翻了四倍多,而中遠管理的二號、三號碼頭的業務量占整個比港業務的80%。

中遠只有7名中國經理,卻管理著一千多名希臘工人。高效率的工作方式和低廉的價格成為比港相對歐洲其他港口的核心競爭力。在符合法律法規的前提下,減少勞動力成本,避開與工會的交涉,使中遠管理下的比港迅速成為一個充滿效率的基地。中遠管理層相信,工作效率是一個現代化企業永恒的發動機。“工作,工作,工作。這是別人跟我們做生意的唯一理由。”中遠的商務經理塔索斯·瓦姆瓦卡迪斯說。

多年來,傅承求的信念一直是以服務獲得船公司的信任和支持,以裝卸的速度減少船公司的船期耽誤,讓它們能夠降低成本。“其他的,我們就嚴格按照法律來辦。”他說。

就連負責一號港口運營的比雷埃夫斯港務局(PPA)局長斯塔夫羅斯·黑特紮克斯也承認,中遠到來以後,良性競爭給港口帶來了非常好的經濟效益和更強的全球競爭力:“競爭者就來到了我們旁邊,我們必須向客戶證明自己,我們也能保證效率。”

2009年底希臘爆發債務危機後,中遠迅速調整策略,多拿國際上的貨源來港口中轉,積極開拓第三方等其他周邊港口。這使希臘經濟在受到經濟危機重創,當地貨源減少的情況下,中遠公司的集裝箱和中轉業務依然保持著令人矚目的增長。傅承求相信,在2015年1月開始動工的三號碼頭擴建完成後,比雷埃夫斯碼頭公司的操作能力將從目前的每年370萬標準箱增加到620萬標準箱,靠泊萬箱以上集裝箱船的泊位將從3個增加到5個。

中遠是投資者,不是入侵者

中遠對比港的投資在希臘商業界被稱作“中遠奇跡”。塔索斯對此感到自豪。他還清楚記得,中遠剛接管港口業務時,停工活動不斷,有的希臘員工甚至喊出了“中遠回家”口號。“他們不願意失去部分既得利益和收入,當然反對,”塔索斯說,“但希臘社會很高興中遠能來比港投資,而不是之前那種狀況。”

中遠接管前,希臘政府經營的比港並不像現在這樣充滿活力。但是為了保證生產效率,大幅減少勞動力成本和簡化員工保護的規定是大部分希臘員工不願意接受的事實。自從中遠接管二號、三號碼頭業務以來,比雷埃夫斯港務局的希臘工會和官員不斷地對中遠的管理方式施加壓力,指責中遠使用承包商、在員工安全方面偷工減料來省錢。碼頭工人工會委員會秘書長喬爾吉斯·喬宙斯甚至認為,希臘前總理薩馬拉斯政府與中遠簽訂的比港私有化協議中,有數項“友好條款”的細節不公平地偏袒投資者,不符合國有企業和員工的利益。如今,碼頭四大工會還組織比雷埃夫斯港務局的股東成立了“白色陣線”,反對進一步的私有化計劃。

目前,由希臘經營的一號碼頭仍然在比港局的管理下,總員工人數近1200人。原比港的大部分碼頭工人繼續留在一號碼頭上班。在這里他們感到安全。不少工人仍然認為,對面的碼頭工人處在毫無安全保障的工作條件中。在他們看來,中遠管理下的另一半碼頭已經是另一個世界。

對此,塔索斯感到非常無奈。在中遠看來,一號碼頭工會長期以來拒絕走進中遠,拒絕了解二號、三號碼頭的實際情況。早在經營初期,中遠就通過了安全、工薪等各方權力機構長達近一年的頻繁檢查。

“只要你把腳踏進這邊的碼頭,你就會發現這里作業是井然有序的。這里的工人們穿著安全靴、安全衣,戴著頭盔。”塔索斯指著窗外說,“我們對於每項作業都有不同的規範準則。所以工人在這里工作會感到安全。”他回憶道,中遠最初招進來的員工,包括碼頭工人,都憋著一股氣來面對外界的質疑。他們想要證明自己一樣可以做生意,甚至可以做得更好。五年來,在有目共睹的成績中,希臘社會對中遠的懷疑已經漸漸消除。“他們終於明白,中遠是投資者,不是入侵者。”他說。

比港私有化的明白賬

鑒於二三號碼頭的運營取得的成果,也迫於歐洲債權人的改革壓力,上屆薩馬拉斯政府曾將一號碼頭經營權也列入私有化計劃,計劃將比雷埃夫斯港務局的多數股權(67%)私有化,有五家國際競標者成為潛在買家,而資金方面極具吸引力的競標條件使中遠成為可能性最大的買家。

2015年1月底,不堪忍受緊縮措施的希臘民眾選出左翼激進聯盟(Syriza)作為新的執政黨,希望全面改變國家的困境。希臘左翼政府上臺後,曾宣布中止出售比港多數股權。中國外交部對此回應稱,中方註意到相關報道,正在向希臘方面核實有關情況。不久後,希臘海運部副部長表示,希臘新政府尊重與中遠已達成的協議,並對執行合同義務持嚴肅態度。中國外交部隨即表態,中遠比港項目是中希互利互惠、合作共贏的典範,對帶動兩國經貿合作全面深入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荷蘭的智庫Clingendael也在一份報告中指出,假如中遠能夠如外界預料的那樣,獲得比港67%的股權,它對比港的身份將從一個租賃者轉換為所有者,這對希臘方面來說至少有三點好處:為希臘政府帶來額外稅收;作為成功投資案例幫助希臘吸引更多的直接外來投資;基於前面兩點帶來的經濟複蘇,將幫助雅典緩解與歐元區的緊張關系。

希臘國家銀行更認為,希臘比港私有化項目將使希臘GDP(國內生產總值)增加2.5%,並創造大約12.5萬個就業機會。

“停售風波”雖然告一段落,但希臘政府今後的態度會不會再次改變,收購的條件和成本會不會進一步擡高,這些不確定因素都將成為中遠在希臘投資的政治風險。

據塔索斯透露,比港的私有化項目是中遠管理層的夢想。中遠有計劃也有策略,已經為每一個商業項目制定了商業計劃,以提高港口管理,讓比港和中遠更高效地運轉。他相信,有著極高失業率的一號碼頭將在不久後意識到中遠接管後的優勢。

“總的來說,希臘經濟也很大程度得益於中國投資。不僅是中遠,還有其他中國公司,比如華為。”希臘歐洲和國際關系基金會的拉布羅普洛斯教授說。他一直關註中國企業投資希臘的動向,認為中遠投資以後,比港的業務已經得到極大的升級,並將在四五年內超過鹿特丹港口。他認為中遠對比港的經營權收購是一個非常成功的投資案例。“中國完全可以將在希臘的投資作為進一步投資歐洲的範本。”他說。

在過去的2014年,中國對歐洲的投資再創新高,達到180億美元。希臘作為能夠連接中國和歐洲投資和貿易流動的門戶國家,戰略重要性日趨明顯。近期,希臘新任總理齊普拉斯也在比港訪問中國軍艦時重申,中國企業對希臘的投資至關重要。他相信希臘可以成為中國進入歐洲的商業大門。

傅承求相信,不管哪個政黨上臺,中遠在希臘都會有很好的發展。“保證效率,就是一切的答案。”傅承求堅定地說。

編輯:一財小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