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直擊正牌「財經演員」出騷

2012-05-24   NM

在電視機上,經常看到「財經演員」分析;在金魚缸內,原來亦有一群正宗的財經演員,扮演上市公司「管理層」。這班月薪一至四萬元不等的上市公司主席或董事,專門主持股東大會,又或應付小股東的質詢。
上週三,由東華三院總理李鋈麟(Alan Lee)做幕後玩家的創業板公司匯創控股(8202),舉行股東特別大會,一個連公司業務都弄不清的公司「董事」,與小股東唇槍舌劍,對於難答的問題就使 出「無賴」絕招:「我答咗你啦,你唔理解我無辦法!」小股東完全無得反駁,之後「管理層」輕鬆收工!


經營戶外廣告媒體的匯創控股,由最初做電子應用軟件供應商,到收購及經營醫療機構、開礦、開酒店、開廣告公司等,百足咁多爪,收購期間不斷配股、供股,再配股供股;單在去年已四次發行新股和配股一次,籌近三億,一、兩年間股價跌了九成八,現時股價三毫子,散戶陷入死局。
上週三早上,匯創舉行股東特別大會,又投票決議通過收購和配股。雖然市值三千六百萬元,卻收購一間估值十九億元的電視及戶外廣告公司,且配售五億 多股可換股債券,集資兩億元。記者以股東身份參加在灣仔美國萬通大廈六樓、狀似商務中心的匯創辦事處舉行的會議。所有股東登記身份後,就被迫進入五十呎的 會議室,圍着一張圓桌「你眼望我眼」對坐;基於匯創只派出執行董事洪榮鋒迎戰,一場只有七名小股東參與的特別股東大會準時十一時開始。


財演惡鬥小股東
在投票過程中,保障投資者協會主席呂志華姍姍來遲,據悉他持有大量匯創,最後因幕後庄家玩向下炒,令他輸到「眼坦坦」。甫坐下,呂志華已毫不客氣質問洪榮鋒,為何公司一直重複收購、配股和供股攤薄小股東利益,唯對方只冷冷拋下一句:「先投票,有了點票結果再發問。」 投票後,其他股東已「快閃」,只剩呂志華和另一名小股東;待洪榮鋒宣布投票結果為九成九贊成後,蓄勢待發的呂志華篤着雨傘,再衝入會議室,洪榮鋒隨即表演:呂:呂志華 洪:洪榮鋒 呂:公司大量發行股票,只會攤薄小股東利益,你答我,仲會唔會配股集資? 洪:如果你覺得攤薄,我都冇嘢好講。配股?呢刻冇囉。 呂:目前已攤薄小股東利益,已是不利。 洪:睇唔到有咩不利。 呂:公司市值先三千幾萬,你走去收購一間十九億的公司,十九億?我都好懷疑個估值,你可唔可以保證收購後,公司一定有錢賺? 洪:做生意可以保證賺錢㗎咩? 呂:可以!你睇番俊文寶石(8351),收購後有兩年溢利保證。咁即係廣告行業PE又要高,又冇保證,又要大量發行股票?你知唔知公司本身做咩? 洪:戶外媒體廣告。 呂:公司本身做I panel!你根本唔了解公司業務,你熟唔熟廣告行業? 洪:唔知人哋,自己業務理想就OK! 呂:首三季虧損二千六百萬都叫理想? 洪:將來事將來知。如果我哋賺錢呢? 呂(激動篤傘):公司應該多變,唔係一成不變地合股、向下炒再大折讓供股,你冇答過我問題。 洪(輕輕挨後身體):答咗㗎啦,你唔理解我無辦法,你資歷要好少少。 呂:我本身從事會計㗎,你哋啲招股書我有份做㗎。 洪:答咗你㗎啦,你唔明冇辦法,我亦唔一定要答你想知嘅答案。不如咁啦,業績就快出,你到時再問過啦。 呂(激動臉紅):好!我一定會再嚟(再篤一下傘)。 洪:見過佢(呂志華)好多次啦。(跟在場職員及證券行人士拍手慶祝決議案被通過。)會議十一時三十分完結。

執董四萬 主席一萬
七 分鐘表演完場,呂志華愈說愈激動,但洪榮鋒保持輕鬆。翻查匯創最新年報,四十歲的洪榮鋒,於一○年二月十九日加入匯創出任執行董事,負責公司財務管理,年 薪四十六萬,即每個月有三萬八蚊落袋。洪榮鋒現跟家人同住羅便臣道景雅花園,並為中國公共醫療(8116)的秘書和財務總監,這份正職去年薪酬則九十八萬 七千元。至於去年才出任匯創主席的陳川,更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現時長居上海,年報計月薪只有一萬元。 事實上,匯創背後真正玩家是東華三院總理李鋈麟,行內指他是大量細價股的幕後庄家,如中國公共醫療(8116)、西伯利亞礦業(1142)、及卓智控股 (982)等。有曾任財經演員的董事透露,公司董事可經熟人介紹在市場「招聘」,「你見主席同執董冇股份喺手,酬金又低就多數係人頭,酬金高低亦視乎你同 幕後庄家有多老友。」 然而對這些受困的小股東來說,股東會議只是唯一盡抒己見的機會,又或盡情享用茶點和飲品,以彌補股票損失,「財經演員」正是他們發洩的對象。 ####


直擊 擊正 正牌 財經 演員 出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773

佛山直擊正牌鵝王


2012-7-12  NM




早前大家樂推出五十元燒鵝飯餐, 食客「驚為天人」,帶挈燒鵝名店鏞記的外賣生意急升兩成。香港的燒鵝名揚海外,富貴版代表包括鏞記、深井裕記及陳記,較平民化的有海港酒家及太興燒味等, 價錢相差逾八成。但原來,這些明星燒鵝全部來自同一個鵝場,就是位於佛山高明的海達高新科技孵化養殖基地。

養殖場老闆是東莞人鄧熾強(人稱鄧強),旗下十個鵝場,每日供應六千隻冰鮮黑鬃鵝,一半運來香港,年產量超過一百廿萬隻,堪稱中國鵝王。農村出身的鄧強,巧用農民的智慧,在養殖場內自建一套生態系統,兼養淡水魚和鱷魚,物盡其用賺到盡,每年營業額超過十三億。

「嗱嗱嗱嗱嗱,等我帶你去佛山高明睇吓鵝住嘅五星級酒店!嗰度有山有水,鵝棚起喺個湖上面,棚頂仲有層隔熱膜,日日有米食,你話係係咪住得真係好過癮呢?我講緊啲鵝呀!唔係講你呀!」陪同記者前往鵝場的海達香港職員鄧應民興奮道,有時緊張起來略帶口吃。

上週四,記者與鄧應民及天鴻燒鵝老闆余志雄,由尖沙咀坐船出發,四小時後抵達佛山高明碼頭,海達老闆鄧強已於碼頭外等候。五十三歲的鄧強身材魁梧,皮膚黝 黑,身穿白色長褲配淺紫Polo恤,腳踏涼鞋,外形較真實年齡年輕,走路時腰板挺直,甚有「老細格」。一行人先到鄧強開設的食肆「鵝王館」吃午餐,再到鵝 場參觀。

海達的十個養殖場散落於佛山高明的山間,佔地超過八千畝,約五百三十三萬平方米,面積加起來足足有七百六十個足球場大,飼養數十萬隻黑鬃鵝(簡稱黑鵝)。 與用來製成滷水鵝的廣西獅頭鵝相比,黑鬃鵝的頸、身、腳都較短,只有翅膀較長。由於油脂比例較獅頭鵝少,燒好後不會太油膩,故香港市面上賣的燒鵝大部分是 黑鬃鵝。

五星級鵝場

鄧強駕車帶記者一行人到其中五個鵝場參觀。原本以為會在草地上目睹「萬鵝奔騰」的壯觀場面,怎知所有鵝都住在鵝棚裡。原來,海達與附近千多戶農民簽訂合 約,由海達提供幼鵝,讓農民先行飼養。這個階段,幼鵝可於草原及湖上自由活動,進食青草,長至四十至五十日後,便將鵝交回海達,放進鵝棚內飼養。「咁做可 避免黑鵝因過分活動而令肉質變韌,我哋用黑龍江等東北地方運來嘅去殼大米餵飼,佢哋呢段時間最長肉,亦會加添一層油脂,令燒鵝厚肉得來帶着油香。」鄧強一 馬當先,走在前面。每個鵝棚飼養約數萬隻黑鵝,甫一踏進鵝棚,便見一片「鵝海」,在鵝棚中央的行人通道行走,受驚的黑鵝紛紛向兩邊躲避,「哦哦哦」的叫聲 震耳欲聾。鵝棚沒有腥臭味,只有少許動物騷味及大米飼料的味。這裡的黑鵝養了九十日至一百日後,便可屠宰出售。鄧強邁進鵝欄中,利落地捉住一條鵝頸,將鵝 提高,展示如何分辨好鵝:「摸一摸鵝翼下面,如果摸到兩邊都有實淨嘅肌肉,證明肉質靚,係靚鵝。」鄧強身旁圍着數十隻鵝,聽說鵝會咬人,不怕嗎?「要養超 過一年嘅老鵝先會咬人o架!俄羅斯以前打仗仲用老鵝當哨兵,啲老鵝仲惡過狗!」鄧強笑着解釋。

迷你生態系統賺到盡

除了鵝,海達亦有養雞、鴨及鵪鶉,但名氣卻不及養鵝。佛山高明一帶山多,海達於山頭蓄水,成為湖泊,亦是魚塘,再將鵝棚建於魚塘上。鵝棚底部以竹條拼成, 令黑鵝排出的糞便,於竹條的空隙中流進魚塘內。鄧強於塘內飼養淡水魚非洲虱。 除了鵝糞,鵝血都不放過,「劏完鵝有好多鵝紅,全部排出去魚塘俾魚食。啲魚好鍾意食o架!」職員鄧應民指手畫腳地笑說。黑鵝一身是寶,燒鵝用的鵝殼已去除 內臟,鵝雜可轉賣予餐廳,鵝王館便有一味煎鵝肝,是不少老饕的至愛。另外,每日約六千隻鵝的鵝毛,亦會轉賣予工廠生產羽絨,以每隻鵝的鵝毛賣九元人民幣 計,單日進賬已達五萬四千元人民幣,一個月下來,進賬高達一百六十二萬元。鵝毛雖輕,但不容小覷。屠宰期間,部分黑鵝不合規格,棄之可惜,鄧強卻有辦法物 盡其用。一○年,他申請到飼養鱷魚的牌照,在鵝場附近設立鱷魚養殖場,由越南買入一萬條幼鱷。「唔合格嘅次等鵝就斬開一件件餵鱷魚,啲鱷魚養夠三年就可以 拎去賣,當然,養夠十年就最靚啦。」鄧強站在圍牆邊,望着塘中搶食鵝肉的鱷魚,滿意地笑道:「鱷魚肉可以醫哮喘,好多人要,每日可以賣出三百幾條!」鄧強 指,鱷魚肉每斤賣約四十元人民幣,每條鱷魚重達三百斤,換言之,每日單是賣鱷魚,又可進賬三百六十萬。鄧強充分發揮農民智慧,將黑鵝、魚塘、鱷魚飼養場連 成一個生態系統,省下清潔費之餘,更開拓財路多賺一筆。

稱霸香港市場

鄧強八七年已開始於東莞養鵝,「以前淨係養鵝,再將鵝交俾人劏,但如果你養咗二萬隻,人哋嗰個月淨係要一萬隻,剩低嗰一萬隻點算呀?淨係食你啲米都食窮你 啦,係咪呀?」鄧應民解釋道,為更好控制出產量,海達決定在東莞自設屠宰加工場。至二千年,東莞加速工業化,農業被逼遷。由於鵝場的鵝苗來自黑鬃鵝的家鄉 佛山高明,○二年,鄧強索性將鵝場遷往當地。因緣際遇,令他認識了在附近投資雞場的前新光酒樓集團董事長羅景雲。在羅的介紹下,海達成為新光酒樓、稻香集 團、太興燒味集團等的長期供應商,鵝場規模日益擴展。不過,○四年禽流感襲港,海達生意大受打擊,對港的供應一度停頓。但塞翁失馬,海達卻是在禽流感後第 一個因符合檢疫要求,而獲批恢復運作的內地供應商,此役可謂「擦亮招牌」,吸引香港燒鵝名店鏞記及深井裕記,向海達拿貨。別以為鵝愈大愈好,原來體型較細 的黑鵝肉質較嫩,「鏞記要嘅鵝最細,得四斤幾五斤,海港要五斤半,六斤幾七斤嗰啲通常得街市燒臘檔要,佢哋斬件賣,貪大鵝肉多。」鄧應民說。記者找到深井 裕記老闆吳娟華(人稱華姐),原來她派了員工長駐佛山,每日到海達揀選頭手鵝,即是第一批被捉入屠房宰的鵝,「因為黑鵝見同伴被捉後,會受驚過度不願進 食,影響肉質,所以頭手鵝的肉質較好。」華姐解釋,她每隔兩星期便親自往鵝場視察,「力不到不為財嘛,我哋禽流感之後開始幫襯海達,佢哋夠老實,又溝通得 好,就唔打算再轉供應商喇。」華姐表示。

建築工變鵝王

現時海達每日供港的黑鵝達三千隻,另有三千隻輸往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夏季是淡季,冰鮮黑鵝鵝殼每斤批發價約港幣二十至廿一元,「去年冬至過節賣到三十一 蚊斤呀,個個搶住要。」鄧應民透露。以每隻鵝約五至六斤重,售價約一百二十元計,海達每日賣鵝的營業額超過七十萬,年營業額超過二億六千萬。海達生意做得 如火如荼,五十三歲的鄧強卻打算三年後退休。「個仔今年大學畢業,佢喺澳洲讀工商管理,我俾三年時間佢,學習跟呢盤生意,佢唔做我就賣晒啲場出去,反正大 把人想要。我想退休去旅行環遊世界。」鄧強笑着大聲說道。「而家時代唔同喇,啲人太富足,我呢個人係環境逼出嚟o架,細個好窮,人窮就要諗計。」鄧強指自 己出身於農村,自小於家中幫手養雞、鵝、鴨,十五歲輟學外闖,跟表哥做建築工。直到廿八歲,有感做建築日曬雨淋,且要四處漂泊,於是在東莞飼養家禽,種植 果樹。由一個只有數百隻家禽的小農場,發展至今日營業額以億計的海達。吃飯期間,鄧強自爆八十年代曾嘗試偷渡來香港,鄧強邊食邊指着游水來港、由細玩到大 的同村兄弟鄧應民笑說:「我游水游得快過佢(鄧應民),跑又跑得快過佢,點知嗰時娶咗個肥老婆,最後都去唔到。如果嗰時過咗去,乜嘢都會唔同晒!」鄧強突 然有感而發,指現時的年輕人「唔捱得」,很難像他們那一代可以「幹一番事業」。一旁的鄧應民接口道:「而家啲人太聰明,諗太多嘢。」鄧強即抬起頭說:「食 得太多奶粉喇。」眾人大笑。

佛山 直擊 擊正 正牌 牌鵝 鵝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96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