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服裝產業「雙城記」:平湖與晉江的品牌差距

http://www.yicai.com/news/2011/07/958124.html

天的一個上午,浙江平湖「阿德二手縫製設備」這家個體店門可羅雀。由於老闆不在,一個店員把兩腿蹺在辦公桌上,緊盯著電腦屏幕,完全沒有搭理來訪者的意思。另一個手裡拿著摩托車頭盔的年輕人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搖頭說:「今年的生意很不好做。」

「阿德二手縫製設備」門店是一棟100平方米左右的平房,裡邊擺著40~50台DUMA(杜馬)等品牌的二手縫紉機。去年服裝廠的效益不錯,這些縫 紉機被租借一空。今年上半年差很多,幾乎沒有生意,這個年輕人向北一指:「有些小的服裝廠老闆已經跑路,不少工人的工資還沒有拿到。」

「阿德二手縫製設備」所在的黃姑鎮據估計有300~400家服裝加工廠,是平湖服裝業最集中的一個鎮,在2011年上半年大多數時間裡,包括黃姑鎮在內的整個平湖服裝產業掉進虧損的冰窖中。

平湖服裝的困境

平湖雅依達製衣廠的老闆娘朱菊宏今年50歲,拿著一張長凳守在家庭工廠的大門口,正在剪掉衣服上面的線頭,她告訴本報記者,客戶去年給出的每件衣服 加工費有20多塊,今年降到10多塊。一位當地的官員說,如果一件服裝的加工費只有十幾塊,除掉工人的工資等各種成本,老闆實際上已經處在虧損的狀態。

抱怨賺不到錢的還有雅依達製衣廠的老闆娘,「請工人的工資最高時達到170~180元/天,上漲了20%~30%,工資漲上去就下不來了,客戶給的加工費卻沒漲上去,現在除掉工人的工資、水電費、水費,基本賺不到錢。」

當宇晟企業總經理顧建平還在慶幸自己有5%左右的利潤時,一場意外令其非常懊惱。今年上半年,宇晟企業接了一筆1.8萬件的服裝單子,總金額約合人 民幣270萬元。就在發貨時,境外客戶認為衣服的羊毛領有異味,拒絕接受這一批衣服,顧建平的企業一年銷售額也就只有4000萬元,270萬元的單子砸在 手裡是一筆難以承受的損失。經過一番談判後,客戶同意接受這批貨,前提是去除異味。但在宇晟企業去掉異味後,客戶又提出修改服裝上的標籤,緊接著又提出因 前面返工耽誤時間發貨要改成空運的要求。一件衣服空運的費用平均是30元,空運1.8萬件的費用是54萬元,已超出這筆單子帶來的利潤。顧建平提出空運一 半,另一半走常規渠道,客戶勉強同意。儘管如此,而顧建平所接下的這筆單子已是虧損。

今年一季度,受訂單量不足、勞動力成本上漲、原材料價格上漲等因素影響,平湖服裝行業利潤總額虧損3660萬元。第二季度的情況同樣不容樂觀,今年前5個月,平湖整個服裝業累計虧損2177萬元。

直至6月份才有所變化。據平湖市相關政府部門近日給本報提供的數據,今年6月份,平湖統計局已統計出來上半年規模以上服裝業實現利潤1085萬元,扭虧為盈。」

按照今年上半年平湖服裝行業60.66億元的產值計算,1085萬元的利潤佔比為0.18%。

70歲老太縫衣鈕

平湖工商註冊登記的服裝企業約有1600餘家,大部分是來料加工的運營模式,以出口為主。工人工資的大幅上漲,讓這些服裝代工廠的利潤幾乎被吞噬殆盡。

2001年就開了服裝廠的顧建平對此感慨,2003~2004年,工人最高工資大約是1.7萬元/年,那時候這個數字看上去已高得不得了,而現在3.5萬元的年薪都不算高。目前,平湖服裝業工人的平均年薪在3萬元左右。

在雅依達製衣廠上下兩層的車間裡,一樓只有10個左右的工人在幹活,車間顯得空蕩蕩,其中有5個頭髮花白的老太太正在縫衣鈕,年紀最大的一個老太太 70歲。這位戴著老花鏡的老太太說,縫一件衣服的鈕子可以掙4毛錢,一天能縫50件,每天工錢在20元左右,與壯勞力每天170~180元的工錢相比,這 可以為老闆娘省上不少錢。

平湖江茂服裝公司的員工公寓一共四層,可以住下500~600人,而實際住的工人只有200人左右。作為優待,夫妻雙方只要有一人在江茂公司工作,就可以住一間宿舍,每個月繳納的管理費是30元。每間宿舍都安裝了空調,都有獨立的衛生間,還提供熱水洗澡。

儘管如此,江茂還是面臨招工難的問題,江茂在江蘇北部淮安地區新開的工廠今年已經投產,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人士說淮安工廠可以容納500~600名工人。

對於平湖服裝加工企業通過外移解決勞動力短缺和工資上漲問題,一位當地企業家並不看好。他說,3~4年以後,工資上漲的趨勢也會蔓延到其他中西部地區,平湖服裝業單純訂單加工的模式已經走到了盡頭,加工企業必須打造自己的服裝品牌,把生意的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裡。

兩地品牌差距

儘管平湖有1600餘家註冊登記的服裝企業,但是在平湖核心的商業圈關帝廟附近,平湖本地的服裝品牌幾乎不見蹤影,來自福建的「九牧王」、「七匹 狼」和跨國品牌「阿迪達斯」佔據了最顯眼的位置,即便在離平湖市區約20公里車程的黃姑鎮,溫州的美特斯邦威和福建特步品牌也在主要大街上佔據了最核心的 位置。

業內稱,平湖1600餘家服裝企業中,註冊品牌並且實際操作的只有10家企業左右,而能在全國叫得響的品牌更是寥寥無幾。平湖某政府部門對此說法並不認同,稱平湖服裝業有中國名牌1個(羊毛衫品牌「悅萊春」),中國馳名商標4個,還有浙江名牌產品4個,浙江著名商標5個。

為了加速打造內銷品牌,平湖市副市長陶明方前不久帶隊到福建晉江取經。晉江與平湖同為縣級市,與平湖服裝業起步時間也差不多,但如今的發展情況迥然不同。晉江服裝上市公司已有利郎、七匹狼、九牧王,加上從事運動服裝的安踏、特步、361度,服裝類上市公司總數在6家以上。

2010年,晉江紡織服裝業產值達到444.6億元,同期,平湖規模以上服裝業的產值為157.61億元,從數字上來看,晉江是平湖的2.82倍,兩地的服裝業的差距較大。

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福建晉江的服裝企業不約而同地選擇打造自己的品牌,中央電視台體育頻道的廣告時段幾乎被「安踏」、「特步」等晉江品牌所囊括,被戲稱為「晉江頻道」。

1999年,安踏老闆丁世忠拍板決定請世界冠軍孔令輝出任品牌代言人,當時安踏的效益不到百萬,廣告製作和播出就花掉了80萬,即便在安踏內外都有 強烈的擔心,擔心這筆錢打水漂,丁世忠力排眾議,大約2年左右的時間,安踏的市場份額上升至10%左右。孔令輝帶火了安踏,而陳道明、謝霆鋒則讓利郎、特 步風生水起。安踏等品牌晉江系服裝的宣傳推廣費用一直佔到收入的10%以上。

與此同時,晉江系服裝企業在銷售渠道的佈局上繞過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在中國二三線城市依靠當地經銷商大量建立加盟店,走「農村包圍城市」的道 路,以較低的價格和可以接受的質量迅速佔領跨國品牌和一線大牌一時無法顧及的中國基層市場,如今361度、特步、安踏在全國的門店已在7000家以上,利 郎、七匹狼等的終端門店也在3000家左右。

「品牌=明星代言+央視廣告+渠道擴張」曾一度是晉江企業互相效仿的品牌營銷模式,這種模式被一些業內人士認為,品牌的底蘊不足,同質化嚴重,這種 缺失難以使消費者建立起長久的品牌忠誠度。而事實上,諸多晉江服裝企業在品牌知名度迅速獲得提升之後,再次通過轉型升級實現持續發展,以自己的方式獲得新 的發展機會。

相比之下,平湖卻錯過一個發展內銷品牌的絕好時機。平湖自稱為上海的「後花園」,這既能推動平湖服裝製造業的發展,也拖累了平湖服裝品牌的崛起。一 位平湖服裝企業家說:「當時上海服裝公司、上海服裝進出口公司、上海服裝貿易公司有大量的服裝出口訂單交給平湖的企業完成,我的公司就與上海第四服裝廠合 作,加工這個廠發過來的外貿訂單,生意很好,平湖幾乎80%的企業都是這樣,不愁訂單,不用操心設計,只需按照來樣加工就行,既不需要大量的資金,也不需 要承擔什麼風險,日子曾一度過得很滋潤,導致缺乏冒險精神。」

昔日平湖規模最大的服裝企業茉織華在自主服裝品牌上摺戟沉沙,也讓其他服裝企業裹足不前。茉織華曾經是平湖規模最大的服裝加工企業,總經理李勤夫嘗 試做自主品牌,曾開了200家左右的門店。茉織華2001年曾以「上海茉織華股份有限公司」(600555.SH)名義在上海上市。但因擴張的步子邁得太 快,最後並未成功。2005年,該公司宣佈由於服裝業盈利能力下降,將服裝業資產出售,改以地產開發作為主業,上市公司名字改為「九龍山」。

平湖當地人士表示,就在茉織華探索創立自主品牌時,平湖的服裝企業手裡的出口訂單還很多,效益也不錯,看到連茉織華都失敗了,更覺得沒必要冒險搞自主品牌。平湖服裝協會規模以上的服裝企業不少,假如大家當時都去創立自主品牌,100家企業應該會有30家左右的企業能成功。

夢芭莎董事長佘新承認為,中國服裝的製造能力早已超過實際需求量,某些企業積壓的服裝數量足夠賣2年,而勞動力價格的不斷上漲已經讓服裝訂單加工這種模式難以為繼,中國數量龐大的製造工廠需要通過品牌進行整合,才能減少無效生產,找到新的生存之道。

嘉興蒙士特服裝有限公司1985年開始從事服裝的來料加工業務,目前年收入約1億元。董事長李士林說,利潤率從原先在15%左右降到目前5%,只有 做品牌才能改變利潤下滑的現狀。2008年,蒙士特推出女裝品牌「旎萊雅」,如今自主品牌業務每年做到1000萬~2000萬,在嘉興、無錫、蘇州等二三 線城市開設專賣店。李士林的計劃是先做成長三角的品牌,以平湖為核心,逐步向四周擴散,摸索出盈利模式後,再向全國推廣。

今年10月1日,平湖建築面積近15平方米的大型服裝市場即將開業,有關政府部門表示,平湖將採取一系列措施促進服裝產業轉型升級。

服裝 產業 雙城記 雙城 平湖 晉江 品牌 差距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540

出口訂單大幅縮水 平湖約六成服裝企業「吃不飽」

http://www.yicai.com/news/2011/10/1166329.html

為中國服裝重要出口基地之一的浙江平湖,目前該地區的服裝企業的經營情況可以用「慘淡」兩個字來形容。

浙江平湖一位從事服裝代工的企業家昨日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平湖因為沒有訂單倒閉的企業,聽說有可能超過200家,僅我所確定的至少有幾 十家。」他告訴記者,倒閉的並不全是私人小作坊,有不少是100~200人規模的工廠,今年因為沒有訂單,又加上成本太高,只能關門大吉,今年上半年平湖 出現過全行業虧損的情況,下半年比上半年更嚴峻。

另一位代工企業負責人說:「平湖現在有60%~70%的服裝企業沒有足夠的訂單開工。」

平湖進行工商註冊登記的服裝企業約有1600餘家,大部分是來料加工的運營模式,加工好後交給客戶出口。平湖發改局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作為平 湖的支柱產業之一,服裝行業利潤同比下降76%。依據平湖另一政府部門的數據,截至今年5月,平湖整個服裝業累計虧損2177萬元。

一家年收入過億元的企業負責人說:「以前我們是吃乾飯,今年只能吃稀飯,去年我們的利潤有400萬~500萬元,今年不到100萬元,最後可能只能 打平,幾乎沒有利潤。你們以為今年棉花從每噸3萬元降到2萬元,雖然原材料成本低了,但是其他勞動力、財務成本、運輸成本並沒有降下來,甚至還有提高。」

中國第一紡織網分析師汪前進表示:「據江浙、廣東等地企業反映,工廠招工只有往年的7~8成,甚至不到5成,企業只能大幅漲薪。繼去年大幅提薪後,長三角、珠三角今年工資普漲20%~30%,且呈現持續剛性上漲的趨勢。」

此外,目前頻繁出台的緊縮貨幣政策導致紡織服裝融資成本提升過快、利息支出明顯增多。據中國第一紡織網數據,2011年1~6月,我國紡織行業財務 成本同比上漲了35.36%,遠高於同期主營業務收入增速(30.50%)4.86個百分點。其中,利息支出同比增長37.77%。

不僅中小服裝企業出口遭遇壓力,即便如雅戈爾實力較強的服裝企業也面臨業績縮水的壓力,今年上半年雅戈爾服裝出口金額10.49億元人民幣,去年同期為13.4億元,減少近3億元。

海關數據顯示,今年1~9月,中國服裝及衣著附件累計出口金額達到1152.3億美元,同比增長23.3%。

汪前進說,海關統計的數據外表光鮮,實際上包含了諸多隱情。比如今年1~9月出口金額增加20%以上,去年到今年人民幣升值幅度約7%,考慮這一因 素,出口金額增加的幅度只有15%;出口服裝與往年相比提價幅度也比較大,除掉提價因素,中國服裝出口的數量增長可能只有3%左右。

剛剛結束的2011年廣交會一期(10月15~19日)上,機電產品累計成交207.8億美元,金額比上屆增長4.5%,但是在訂單數量方面,一期機電產品對美國成交比上屆降幅高達33.1%,對歐洲市場也下降21.3%。由此可見,目前歐美等海外市場並不樂觀。

汪前進認為,未來半年將是眾多服裝企業特別是從事代工的中小企業面臨壓力較大的時期,傳統上第四季度和第一季度都是服裝生產的淡季,而且中國在春節前後會產生大量的資金回籠需求,實力較弱的中小企業很容易在上述兩種因素的夾擊中倒下。

出口 訂單 大幅 縮水 平湖 六成 服裝 企業 吃不 不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762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