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宣稱貢獻四億稅收 萬豪酒店地產稅就占一半



2015-08-24  TWM

台北萬豪酒店開幕堪稱今年台灣飯店業年度盛事,卻沒有熱鬧的剪綵活動,於八月二十四日低調開門迎賓,還選在華人忌諱的農曆七月試營運;急營運的背後,背負台北市新版超高的房屋稅。

由西華飯店集團董事長劉文治投資二百億元開發的台北萬豪酒店,是全台最大會議型國際觀光飯店。二○一○年,劉文治在動土典禮上信心滿滿地說,正式營運將新增八百到一千個工作機會,每年為政府締造四億元稅收。

不過,台北市政府去年調高一四年七月一日後取得使用執照的房屋稅金額,萬豪每年要負擔的房屋稅從原本的六千五百萬元飆升至一.四億元,再加上地價稅則超過兩億元。光是房地產相關稅負,已達「貢獻四億元稅收」的一半。

雖然另類的為政府創造龐大稅收,但卻大幅侵蝕原先設定的利潤。也難怪五年前的動工日當天,劉文治表示「感謝蕭(萬長)副總統提醒我愛台灣不能只是說說」,但在開幕前,他的說法卻是抱怨居多。

抱怨歸抱怨,但台北萬豪常務董事劉恆昌透露,萬豪酒店已經接獲一筆人數多達一千五百人的會議訂單,顯然,即使大環境今非昔比,經營團隊仍努力拚經濟。

(黃家慧、梁任瑋)

投資人就是愛配息

中鋼特股價比中鋼貴一倍

八月以來全球投資氣氛急轉直下,台股同步急殺;此時此刻,投資人心裡想什麼?從中鋼特與中鋼的股價差異,或許可以簡單推敲。

八月二十四日,當台股陷入大幅回檔,也出現罕見的現象:中鋼特股價雖重挫,但收盤價三十七元,竟比中鋼的收盤價十八元高出一倍。往年兩者雖有價差,但鮮少達到如此懸殊的水準。究竟怎麼回事?

答案是,兩者配息水準不同。中鋼股票自從一九七四年上市起,就區分為普通股和特別股,公司章程規定,特別股享有每年優先配息一.四元的權利,同時設有累計機制,如果當年度盈餘不足以分配特別股股息,相關差額可累積至未來年度、有盈餘時優先補足。

反觀中鋼的普通股,受近年市場低迷影響,一二、一三年度股息分別只有○.四元、○.七元,即使加上若干股票股利,對股民的吸引力仍大不如前。資金為了追求相對穩健收益,自然傾向捨普通股、買特別股,造成價差日益拉大。

中鋼特與中鋼的價差擴大,反映當前投資人的保守心態,雖然「八二四股災」後不見得是高股息個股的最佳買進時機,但從近一個月中鋼股價跌兩成、中鋼特僅跌八%來看,高股息顯然仍是一道護身符。

(周岐原)


宣稱 貢獻 四億 稅收 萬豪 酒店 地產稅 地產 就占 一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0006

深圳航空航天產業三年翻番 一個大疆就占全球半壁江山

到今年年底,深圳的航空航天產業規模將是3年前的2倍。

近日,深圳市經信委副主任謝建民表示,到2016年年底深圳的航空航天產業規模預計將達到840億元(人民幣,下同)左右,而2013年的產業規模為400億元。

業內人士分析,受政策的刺激和市場契機的拉動,當地航空航天產業的細分領域出現了很多新的進入者和好公司,這些企業的產值將深圳該領域的產業規模拉高了。

國家層面出臺政策扶持

11月17日,在高交會首屆航空航天產業發展高峰論壇上,深圳市經信委副主任謝建民表示,近3年來,深圳航空航天領域產業規模增速很快,湧現出中航實業、大疆創新、東方紅海特、中集天達登機橋等一大批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企業。

他說:“深圳航空航天產業規模快速擴大,產業體系日趨完善,在2013年制定產業規劃時產業規模為400億元,到2015年產業規模超過700億元,已經超過規劃目標,預計今年的產業規模達到840億元左右。”

深圳市航空航天產業協會產業發展部楊國俊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深圳市經信委針對航空航天行業建立了一個重點監測的樣本庫,包含了七八十家重點企業,這些企業的營收來源可靠性很高。

楊國俊也認為上述產業規模的數據靠譜。“雖然一些重點企業的業務包括非航空航天領域的,但是應該沒有被統計進去。即便被統計進去了,產業規模的數值依然是很可靠的,因為還有一些規模不大的企業產值並沒有被統計進去。”

為什麽深圳在短短3年多時間,航空航天的產業規模能翻一倍?楊國俊認為,這與國家正在鼓勵各地發展航空航天裝備的政策密不可分。

2015年出臺的《中國制造2025》強調發展的重點領域之一是航空和航天裝備,包括推進幹支線飛機、直升機、無人機和通用飛機產業化,開發先進機載設備及系統,形成自主完整的航空產業鏈,加快推進國家民用空間基礎設施建設,發展新型衛星等空間平臺與有效載荷、空天地寬帶互聯網系統,形成長期持續穩定的衛星遙感、通信、導航等空間信息服務能力等。

去年深圳航空航天企業數量井噴

楊國俊說,深圳市政府也從2013年開始出臺了扶持該行業的政策,明確將航空航天列為主要扶持的領域之一。“同時,深圳也在尋求產業轉型,而航空航天屬於技術密集型產業,傳統產業的企業也希望往高精尖的領域轉。所謂‘上面有政策,下面有願望’,所以發展快速。”

2013年,深圳印發了未來產業發展政策的通知,明確表示將航空航天和生命健康、海洋等產業一起列入未來產業,並加大了財政資金支持的力度。

根據該政策,自2014年起至2020年,連續7年,深圳市財政每年安排10億元,設立市未來產業發展專項資金,用於支持產業核心技術攻關、創新能力提升、產業鏈關鍵環節培育和引進、重點企業發展、產業化項目建設等。

同時,該政策在大力促進自主創新上也作了很多規定,比如在深圳設立符合規定條件的市級工程實驗室、重點實驗室、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企業技術中心,專項資金給予最高500萬元支持;企業、高等院校和科研機構承擔國家工程實驗室、國家重點實驗室、國家工程中心建設任務並在深圳實施的,專項資金予以最高1500萬元配套支持。

國家傑出青年科學基金獲得者、哈工大(深圳)電子與信息工程學院院長張欽宇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深圳在2013年出臺了鼓勵性的行業政策後,市場經歷了一段時間的摸索,到2015年就出現了井噴,許多新公司成立。這些新公司雖然成立時間不長, 但是擁有技術儲備,市場開拓能力強,業務發展得很快。”

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去年深圳出現了一大批新註冊的航空航天企業。就拿去年11月成立的深圳市航空航天產業協會來說,該協會不少重要的會員單位就是去年註冊成立的。

大疆撬動了低空產業

除了政策的推動, 2015年一個市場契機也讓深圳航空航天領域的市場進入者增多。

2015年,深圳企業大疆創新科技有限公司備受關註,並在市場銷量上大放異彩。當年2月,歌手汪峰求婚章子怡,並用了大疆創新制造的無人機送戒指,一時間無人機風頭無兩。 隨後,市場也發現,大疆創新2010年至2013年短短3年時間銷量增長80倍,占據了全球無人機市場的半壁江山。

張欽宇說:“無人機後來者居上後,大家回過頭來去看大疆背後的市場需求,發現這個點撬動了整個低空產業,把市場的需求從地面拉到了天上,於是就蜂擁而入。”

在11月17日的高交會上,謝建民也提到,無人機已成為明星產業,也是盈利水平最高、增長最快的產業,“這兩年的凈利潤率達到20%,複合增長率達到96%,對航空航天產業的貢獻率達到了45%。”

除了大疆,深圳也還有很多受關註度不太高的、實力雄厚的企業,他們一直在默默地發展,是深圳航空航天產業競爭力的保證。

張欽宇介紹,其實深圳航空運營保障能力國內領先,是我國最早開展通勤飛行的地區之一,好企業也多,比如說中信海直和金鹿。中信海直是具有國內唯一授權的歐直系列直升機維修保障能力的企業;金鹿則在通用航空運營,包括海上石油作業和警用航空等領域發展快速。

“但是,還有很多好公司不太受關註。這些航空電子、無人機、衛星導航和微小衛星等細分領域的企業和新進入的公司,將深圳航空航天的整個產業規模拉高了。” 張欽宇說,“此外,深圳擁有強大的電子信息行業的基礎,機械制造能力強,物流配套完善。這些也是深圳航空航天行業發展快速的原因。”

深圳 航空 航天 產業 三年 翻番 一個 大疆 疆就 就占 全球 半壁 江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433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