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如果我是程守宗 我會怎麼做? tobeyhuo

http://xueqiu.com/4416948359/26023510
$黑莓(BBRY)$ 說說黑莓。這不是一篇投資報告,看題目就知道這是個人的主觀判斷。在黑莓私有化以前我沒有做過我認為的套利操作,9元以下的資本套利空間相對於個人堅持的投資習慣,真心提不起我的任何興趣,不過從被否的那一刻開始,已經觸動了關注與買入的部分價值。
今天的黑莓有點意思了,從宣佈不賣以後,忽然有了新註解。如果說黑莓總共要47億美元賣了的話,這些就都沒有了。從宣佈賣出到不賣,市場認為是壞事,但是加拿大巴菲特的9美元估值其實一直壓在黑莓頭頂,只要私有化存在一天,名義上的套利空間會成為黑莓頭上的一柄達摩斯利劍,現在利劍沒有了,短期看似乎沒人撐盤,但是卻迎來了更多不差的組合。凌晨的幾個乾貨都相對不錯:
1.繼大股東得2.5億美元認購債券以後,卡塔爾主權財富基金將要購入另外2億美元黑莓公司債券。
2.黑莓正尋求在今年年底之前獲得加拿大政府提供的10億美元退稅款。此前市場預期為5億美元退稅,可惜因為私有化的關係,此消息被市場忽略了。現在變為10億美元,且沒有了私有化的枷鎖。如果結合前段時間加拿大政府拒絕了聯想收購,最終通過此項補貼(事實上合情合理),那麼也算是給了黑莓一個交代:「我要賣你不讓賣,難道要看著死?」這是加拿大政府不願意看到的。
再如果這10億退稅結合3季度黑莓大手筆計提的9億存活來說,做到一定對沖,如果將來要徹底砍掉手機部門,此筆費用加上10億美元的債券籌資,20億美元基本可以完成對沖砍掉手機部門的最終費用。別說砍掉手機部門沒有費用,這塊要支付的錢真心不少。
剩下的黑莓全是干貨,加上手上還留有的26億美元現金,執著於發展企業服務+軟件服務以及BBM,真不比現在差多少。
3.這裡主觀的說一句,靠即時通訊活下來且活的很好的例子就在眼前啊。
如果程守宗照著某信的路子來一遍BBM,有什麼不可以?無論是彭博還是福布斯,都認為黑莓現在真該轉換思維了。做平台賺錢比做硬件來錢快啊。
還有一個思路,黑莓是安全起家的,除了BBM以外,還有流視頻、安全管家、通訊服務,一堆事情等著做,就是手機市場是一個爛攤子。
也看到花街不少看空分析,說想不出如果黑莓不做手機了,還有什麼,靠軟件能起家麼?這種真心是對當前互聯網缺少基本認識的分析,各位可以洗洗睡了。
4.我不喜歡對看不見的東西作預期,比如花街對CHEN的人脈抱以部分期待。這部分應該算是干貨以外的樂觀預期,不應在此對於黑莓作過多的資本溢價,這其中包括引進包括思科在內的高管,包括對FB的進一步合作,比如BBM與FB用戶打通(這在FB認購債券以前,仍是幻想。)
但如果我是CHEN,我會在此方面作出努力,國內這樣做的不在少數。引入AAPL/FB/迪士尼/等擁有用戶基礎並能利用BBM從而實現較好的用戶互通服務,讓BBM變的更富有想像力。
在這以前,首先要引入老幾位的戰略投資才行,眼前如果把BBM的8000萬用戶發展為3億,那麼就有了談判價值。
風險:
1.三季度黑莓手機的市場份額繼續縮減,在新出爐的第三季度智能系統市場份額中,黑莓的佔有率則跌到了歷史低點,僅為1.5%。反觀Windows Phone平台,則在Q3迎來了爆發,增幅達到165%,市場份額已經上升到4%。顯然,在黑莓還在搖擺不定未來發展空間的時候,在與黑莓爭奪第三大移動系統的戰鬥中,Windows Phone已經先走一步。未來是徹底放棄手機市場份額還是繼續追趕是留給John S. Chen的一大難題,海因斯在此策略上吃了不少虧。
想想如果自己是John S. Chen,也是難以取捨,如果真宣佈徹底放棄了,那資本市場恐怕又會用腳投票,畢竟是有不少觀點還寄望於黑莓奪回手機陣營的,這應該是當頭一棒。或者叫浴火重生???
2.BBM直接引入廣告,會不會幹掉不少粉絲用戶?要知道國內的即時通訊服務都是從商家收費以及遊戲平台分發走的,直接上廣告恐怕是花街的直接思維,這方面CHEN沒有研究中國某信的思維麼?
3.仍對手機市場難捨難分,那麼會繼續消耗現金,優柔寡斷以後,黑莓現金燒光,股價擊穿5美元以後,則失去跟蹤價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0941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