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談國安委的設立 12碼

http://xueqiu.com/1722423554
這題目太大了,碼哥也就是一窺斑豹,純屬於湊熱鬧助興,因為從昨天到今天無論是微信、網絡還是電視媒體全是三中全會的話題,預期像鞦韆一樣一會兒起來一會兒又下去,很多人估計都被晃暈了,碼哥就務務虛也來談一下吧,說得不好請大家見諒。

公報中其實碼哥最看重的也是國安委的設立,這應該是以後非常重要的一個部門,直接負責決策國家整體戰略。國家戰略無非就是兩點,一個是怎麼和現在的老大玩,另一個是怎麼自己做老大,後者雖然我們嘴上不說,但是厚重的歷史擺在那裡,這是逃不脫的,也沒法逃脫,誰讓咱是大國呢,又曾經輝煌。為了完成這兩個目標,金元大棒缺一不可。

目前看起來金元是有一些了,大棒不敢說特別NB吧,但也有一定實力了,那就是實現路徑的問題。第一個跟老大玩,那不用說非常難,因為美元的霸主地位,這個因素非一時解決,只能靠時間換空間,而且目前形成對鎖的狀態,雙方暫不會有什麼變化,如同對弈,誰都不會冒險走險招。

再看第二步,至少要先做地區老大,但很明顯日本不干,而且這還拉著第一個問題進來挾制我們。那這個問題該怎麼破解呢,先讓我們回顧建國以來一直的國家戰略。

建國伊始,為了爭取生存空間,我們的戰略是積極進取的,無論是朝鮮戰爭,還是和平五項,或是第三世界理論其實都是非常積極的策略,先鞏固後形成自己的勢力圈,至於後來遊走在美蘇之間更是積極策略。但由於經濟沒發展,等文革後我們整體對外就採取守勢了,說白了要先賺銀子要緊,所以提出了韜光養晦,直到現在的國安委成立。這或許就是一個轉折,表明未來的國家戰略,特別是對外戰略的轉變,也就是說有可能會重歸積極策略。

就目前策略而言,要當地區老大就要先過日本這關,當然可以靠時間磨,某軍事評論家說到20X0年,日本人口會降至7000萬,因為老齡化和少子化等原因,如果我們二胎放開,那中國起碼這點上不吃虧,而且握有時間的主動權。但誰都知道,拖延戰術從來都不是一個最好的戰術。那過日本這關,不管是從政治角力還是從地緣軍事的角度來看,首先要解決的應該是台灣問題。

台灣問題要解決了,可以有兩個好處,一個是減少了一個美國對我的制衡,一個是從根本意義上突破了所謂的第一島鏈的封鎖,那釣魚島問題更不在話下,實際控制權問題可能很快會易轉。可能有人會說,這個問題不好解決吧,是不好解決,但必須解決,而且肯定是和平解決,內部人事務其實可談的邊界很多,關鍵是要統一,且一致對外,這對於大家都有好處,至於制度差異等問題跟整個戰略地位而言其實是細節問題了。

當然這一切的基礎是咱們自己的金元不能有損失,經濟轉型是關鍵,而且這種經濟的發展要形成制衡的常態,否則如果被沖垮,那前述的兩大目標則會變得更遙不可及了。

所以暫時的結論就是軍工必須還要火,涉及台灣的概念或者實質政策可能會火(別忘了老大是從哪兒出來的),當然隨著互聯網社會的凸現,無邊界戰爭變得越來越明顯,網絡安全以及後台大數據分析和管理也當是國安委的一項重點,且只會不斷加深。其他經濟的著力點還是等以後細則措施出來再說吧。
國安 委的 設立 12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1701

金融人語:選委的 Conviction Buy

1 : GS(14)@2012-02-28 00:44:51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307&art_id=16105874

豬狼競爭白熱化,弄得建制派大分裂,兩個陣營已勢成水火,他日邊一方的陣營上場,另一方的支持者雖不至於被秋後算賬,也肯定會被「銘記於心」,因此選委對於是否給予提名,箇中肯定不能沒有這種押錯邊的焦慮,即係究竟係提名給自己屬意、理念最一致的人選,還是提名給最有勝算的人選。
事實上,若果選委的心水,並非最有勝算的人,則最保險的博弈之道,是明哲保身,不作任何提名,但在投票時仍投給自己屬意的心水,因為後者是不記名的,即使自己支持的一位輸掉,也難以被勝出者事後抽秤。
所以當我哋睇到梁振英的提名名單,竟然較預期為多,而且取得不少專業人士的提名,還是感到有點詫異,原來上述的「西瓜開大邊」定律,並非對所有人都適用。
金融 人語 選委 委的 Conviction Buy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7975

利字當頭:給選委的公開信

1 : GS(14)@2012-03-24 16:51:13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307&art_id=16182807
利字 當頭 給選 選委 委的 公開信 公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8414

投資一周:選不成選委的故事

1 : GS(14)@2016-11-30 23:54:33

一開始,應該是李華華在本報的專欄,爆出我想去參選選委,據說這是張華峰議員向她爆料……我的消息,居然由張議員來爆料,世事實在是無奇不有。事緣有一晚,我同某位朋友吹水,他說:「我橫掂都要找一些朋友出來參選,你有沒興趣?我負責幫你搞掂。」我說:「當金融服務界的選委我就麻麻,不過幫朋友,我就樂意。但上次見阿詹劍崙,拉票拉到索晒氣,我又要寫書又要寫劇本,無精力去拉票,總之送到埋口,我就食啦。」於是這熱心朋友努力為我拉攏,其中一場,就是安排了同張議員的飯局。很多人以為,我同他不和,絕對不是,皆因我是先撩者,他又無犯過我,最多他同我不和啫,我點會同他不和呢?張議員出名好客,當日他請了一頓豐盛的大閘蟹餐。可惜某位股壇大老缺席,此人是張議員最尊敬的人,也是我的好朋友,他不來,沒有了mediator,幸好氣氛也算可以。我當然不會認為張議員會投我一票,後來問那位朋友拉票狀況,他說:「原來不齊飛,你可能要自己跑一半。」我心想,吓,跑一半,咪好辛苦?反正我也不太熱衷,就沒有去報名了。誰知前兩天,那位朋友居然問:「你是不是報了名?其他界別有沒有朋友,也告訴我吧。」我拍腿大叫:「吓,早知係咁,我就去選漁農界啦!」周顯投資者、八卦公、知識分子
mailto:phemey@gmail.com本欄逢周三刊出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61130/19849556
投資 一周 不成 選委 委的 故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761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