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大師專訪》50天前的建言成真 馬丁沃夫:有了貨幣寬鬆魔杖 「還需要新咒語」

2014-06-16  TWM
 
 

 

五十天前,經濟大師馬丁沃夫呼籲歐洲央行「立即啟動QE」,如今,他認為央行動作雖來得太遲,但並非沒有機會一搏,成敗關鍵除了政策火力,更在於德拉吉那句深入人心的「咒語」。

撰文‧陳怡芬

「就時間點來說,我認為已經太遲了。」六月五日,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吉(Mario Draghi)發表震撼市場的搶救歐元區通縮危機計畫,對此,英國《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馬丁沃夫(Martin Wolf)如此表示。

四月中旬,《今週刊》即已針對歐元區通縮危機的解方專訪馬丁沃夫,當時他的答案很明確:「歐元區走入通貨緊縮已無可避免」、「歐洲央行應該立即QE」。時隔一個半月,德拉吉算是從善如流;即使沒有真的祭出QE,但推出的方案中,無論是全球主要央行首見的負利率政策,或是企圖引導歐洲各地銀行向中小企業放款四千億歐元的TLTROs(定向長期融資再操作),其作法之創新、手筆之大氣,已經算得上是誠意十足。

錯失最佳時間點 效果打折馬丁沃夫這一回再次接受本刊專訪時強調,他並不否認德拉吉的用心;但要他對歐元區自此扭轉危機的可能性做個定論,這位在歐洲具有舉足輕重地位的評論員,仍然不敢輕易斷言。

時間,是最主要的考量點。

他口中所謂的時間,包含兩個層面。一方面是德拉吉祭出救市方案的時間點,歐元區的消費者物價年增率已經連續八個月低於一%,遠遠不及歐洲央行設定的二%目標;若看核心通膨率,今年前五月平均僅有○‧七%;如果想得更遠一點,歐元區的整體經濟規模已比六年前金融海嘯前夕減少了二%。在馬丁沃夫看來,「通貨緊縮,其實早就逼到眼前了。」即使德拉吉終於出手,但在出手時間延遲的情況下,馬丁沃夫表示,歐元區走入日本式通縮應該還是一種「可以理解的發展」。

而也就是因為時間推遲,政策火力恐怕事倍功半,因此馬丁沃夫認為歐洲央行可能會在未來推出更進一步的寬鬆政策,當然,包括了德拉吉口中預示的「QE」;「不過,如同以往,正式推出的時間恐怕又會慢了好幾拍。」這就是他所認定的第二個時間問題。

「德拉吉面對的困難沒有改變,他要對付的是歐元區好幾個經濟體;歐洲央行的決策,要擺平一堆國家的中央銀行。」馬丁沃夫認為,這是歐洲央行決策總是顯得慢半拍的原因。「歐洲央行實施QE有其合法性、可行性與必要性,但遇到政治問題,QE始終就是一個禁忌。」他說。

於是,德拉吉需要的不只是聰明且有效的政策,「他還需要……魔法!」馬丁沃夫不像是在開玩笑,他認真的把德拉吉比喻為「魔法師」,而這位魔法師的聲譽卓著,是他認為這一趟「搶救通縮魔法」或許仍有一搏機會的原因。

「別忘了,他在兩年前就施過一次魔法,一夕之間,就讓當時幾近崩盤的歐債危機化險為夷。」馬丁沃夫說。二○一二年,德拉吉甫就任歐洲央行總裁,先是對外宣稱,「歐洲央行已經準備進場,大買義大利與西班牙公債」,在當時,買進歐豬國家公債是各界預期、想當然耳的救市作法,,而馬丁沃夫如今則把此計畫比喻為「德拉吉手中的魔杖」。

想恢復市場信心 先聽掌聲他手中或許有了把不錯的魔杖,但還需要厲害的「咒語」才能讓魔法啟動,「歐洲央行已準備好盡一切可能來捍衛歐元!」這是當時德拉吉的「咒語」,就是因為這句話,讓全球投資人開始相信歐洲央行是玩真的,瞬間對殖利率超高的歐豬國家公債另眼相看;「這一回,魔法師德拉吉又想出了新的咒語。」馬丁沃夫說。

德拉吉宣示,「我們已經一致決定,要用所有可能的創新手段克服通縮風險,」「但這樣就結束了嗎?答案是,不,還有更多的手段將會推出。」馬丁沃夫打趣地說,「仔細聽聽,這段話不是和當年的說法有些相似嗎?這就是德拉吉的新咒語。」的確,無論是負利率或央行印鈔票撒錢,過往如丹麥或日本都曾經有過政策失靈的失敗經驗,但當這些魔杖,或說是政策,多加了一句足以撩動群眾相信、跟進的宣言,就有機會讓情勢隨著歐洲央行的盤算運行。

畢竟,通縮危機往往是一趟自我實現的過程,民眾相信未來物價比現在低,開始減少消費、減少投資,於是經濟活動也就真的陷入停滯狀態;要扭轉惡性循環,除了足夠火力的政策,更要有絕對的信心建設。

「關鍵,就是立刻恢復市場信心。」在馬丁沃夫的解讀中,歐洲央行或許未來還是會有新動作,但不宜寄予過多期待,畢竟時間已經不利;換言之,六月五日德拉吉的這場「魔法秀」究竟能贏得多少掌聲,其實就將決定歐元區通縮與否的命運了。

大師 專訪 50 天前 前的 建言 成真 馬丁 沃夫 有了 貨幣 寬鬆 魔杖 需要 咒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3149

3天前還出席活動 60歲項俊波今朝落馬

今年正滿60歲的項俊波,人生軌跡迎來驟變。隨著反腐的推進,誰也不曾想到保險系統落馬最高級別會落到這位中國保監會主席身上。

據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消息,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黨委書記、主席項俊波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組織審查。

就在4月6日,項俊波還出席了保監會與中國地震局的戰略合作簽約儀式並致辭。

中紀委巡視高度關註權力尋租、人情執法

項俊波於1957年出生於知識分子家庭,年少軍旅練戰,赴過前線、受過傷,之後考入中國人民大學、南開大學、北京大學等名校,橫跨審計、銀行、保險幾條線。

他究竟因何落馬,幾位受訪者都說“很難確定”,不過在中紀委對保監會的巡視反饋意見中已見端倪。根據中央統一部署,2015年11月2日至12月31日,中央第十四巡視組對中國保監會黨委進行了專項巡視。中紀委稱,各級紀檢機構要深化“三轉”,聚焦主業,敢於監督,正確把握運用監督執紀“四種形態”,加大監督執紀問責力度,高度關註領導幹部利用行政審批權搞權力尋租、利用行政處罰權搞人情執法等問題,認真核查巡視移交的問題線索。

隨後項俊波代表保監會表態稱,認真履行全面從嚴治黨主體責任,全面抓好巡視整改工作。切實落實“兩個責任”,深入推進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切實加強對黨員幹部的教育、監督、管理,對違紀行為和腐敗問題,發現一起,查處一起,決不姑息。

項俊波也出席了今年1月14日中國保監會黨委召開的2017年黨風廉政建設暨紀檢監察工作會議。而如今,等待他的也將是一場廉政建設與反腐敗最深刻的洗禮。

在項俊波主政保險行業的這五年時間來看,行業“小毛病”不少,“大毛病”鮮見,但這幾年來,情況卻有了一些變化,例如生命人壽實際控制人張駿被調查和生命人壽的資金運用有沒有關系?中國人保集團總裁王銀成於今年1月9日被帶走調查是因何事?2013年12月1日,中國信用黨委委員、副總經理戴春寧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隨後2015年11月21日,中紀委公告稱,中國信保首席審計官、審計部總經理、監事會辦公室主任馬侖,5日後,馬侖在辦公室自殺身亡……這些均給行業留下諸多的待解疑問。

農行上市操盤手

如今被中紀委調查的項俊波,他曾任職於審計署直屬院校南京審計學院,1999年4月至2004年7月間就職於中國審計署,官至副審計長、黨組成員。

而從經濟監督衙門的審計署到掌管國家宏觀調控職能的央行轉型,對項俊波接下來的金融生涯鋪下了平坦的奠基石。2004年7月,他正式出任央行副行長,隨後兼任央行上海總部主任。

2007年6月,項俊波開啟了他在金融職場的第二站,從央行官員轉身成為國有四大行掌門人之一,出任中國農業銀行(下稱“農行”)行長、黨委書記。

此時,正值國有銀行剝離不良資產、股份制改造、上市的浪潮。相較於其他三家銀行,農行歷史包袱重,股改步伐走得慢,到2009年終於完成股改,標誌著中國國有商業銀行股份制改革的基本完成。

2010年7月15日農行登陸A股,次日農行登陸H股,實現了農行在A+H股的同時上市,自此,項俊波親自操刀完成了農行上市全球最大規模IPO。

一年後的10月28日,農行公告稱,由於國際金融工作需要,項俊波已請辭該行董事長、執行董事、董事會戰略規劃委員會主席及委員職務。

稱自己“中國最大的保險推銷員”

辭任農行後,項俊波走向了金融生涯的第三站——中國保監會主席。

對於這一任命,項俊波自己曾坦言:“確實沒有想過要來幹保險。”他在接受媒體訪談時表示:“當時中央領導跟我談話時候給我交代了兩條,第一,保險市場發展的不太規範還是要強化。第二還是要防範好風險,保險市場畢竟是金融三支柱之一,你是搞審計出身,你要把風險防範住。”

自2011年10月底調任中國保監會,在到任短短兩個月之後,項俊波拿出了上萬字的保險行業調研報告,最核心的觀點是認為,“如今的中國,已經到了民眾保險需求大規模釋放的階段。”

而到任五年之後,項俊波主導的一系列市場化的保險改革新政相繼落地,而中國的保險行業發展也逆勢上揚,達到了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的最高水平。

五年間,保險業各項數據迅猛擴張。截止到2016年11月末,保險業總資產14.96萬億元,較2011年的6.01萬億元翻了一番還多,資產規模增幅達148.92%;原保險保費收入2.89萬億元,較2011年的1.43萬億元翻了一番。行業凈資產從2011年的5566億元增加到2016年11月底的1.76萬億元。

“我現在是中國最大的‘保險推銷員’”。項俊波2016年在接受媒體訪談中曾稱。

保險業大發展的背後隱患

不過,必須承認的是,在做大保險業的同時,行業也隱藏著風險隱患。一位業內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與之相伴隨著的是保險牌照的放行、保險反腐案件爆發、中小險企發展亂象擾動資本市場。

第一財經記者根據保監會行政許可公布的通知統計,(在項俊波任主席的2014年至今),保監會審批通過的財險、壽險、健康險、養老、資產管理、經紀、保險銷售等保險類公司籌建已經超過百家,而未通過審批的申請公司僅十余家,而各類險企在各地分公司準入更是不計其數,各類資本競相希望能夠進入保險業。

事實上,單單從保監會公布的股東名單來看,根本看不出這些成立幾年,甚至更短時間的股東在經營保險業務上有什麽優勢,也不知道這些新成立的保險公司給市場帶來了哪些可喜的變化。

由此帶來的一個顯著的問題,一批中小險企利用保險牌照資源業務範圍逐漸偏離主業,由此帶來了一系列的問題,使行業美譽度大打折扣。

天前 前還 出席 活動 60 歲項 項俊 俊波 今朝 落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4777

中國森林(0930): 我們4天前已議決罷免李寒春

1 : GS(14)@2011-02-20 12:11:54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110218/LTN20110218519_C.PDF
中國 森林 0930 我們 天前 前已 議決 罷免 李寒 寒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305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