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六間房: 「喝血」的行業 打折也融不到資

http://www.chuangyejia.com/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123&id=5939

  文/本刊記者 盧旭成

  也是在2008年,當整個視頻網站行業都被認為沒前途時,彈盡糧絕的六間房CEO劉岩辦公室裡坐滿了債主。劉岩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你們要錢,我能理解,我有錢我也給你們了⋯⋯」

  ——戴一頂鴨舌帽、一身休閒裝的六間房CEO劉岩,1月6日下午這樣跟《創業家》記者回憶他經歷過的最苦逼的日子。再過兩天(1月8日),六間房將在北京五棵松體育館舉辦一場演唱會,主角都是六間房「秀場」上的小明星,主持人是何炅,出場費據說達到了60萬元。

  恍如隔世啊。

  2008年11月,劉岩將六間房的員工從250人裁到約60人,每天一上班要處理的爛事就是跟債主「死磕」。債主在辦公室不走,他也照樣心安理得地辦 公;債主告到法院,他苦口婆心地勸說,如果讓六間房死了,你們的錢大部分要不回來,因為裁員時六間房已把現金大部分補償給了員工,「所以你看我們裁員沒有 人罵我」。

  六間房最大的債主是帶寬和服務器供應商,比如藍汛。這些供應商在2007年視頻網站行業最火之時,給優酷、土豆這些視頻網站付款賬期是3~6個月,視頻網站可以先使用帶寬,費用延後再付。劉岩回憶,如果當時全部清算完這些費用,六間房馬上關門。

  「那時候打折也融不到資,這個行業本來就是個『喝血』的行業。」劉岩這樣解釋:視頻網站當時沒有清晰的盈利模式,帶寬、服務器、版權等成本像個無底洞,所有的人都對這個行業沒有信心。

  要命的是,劉岩和他的投資人一開始沒搞明白這一點。六間房是中國最早以分享視頻短片為概念的視頻網站之一,2006年因為手握有《一個「饅頭」引發的 血案》作者胡歌等草根作者,它曾一度是中國最大的視頻分享網站。劉岩和他的天使投資人都認為,視頻網站是一個拼創意的行業,只要投入幾百萬美元即可。

  這段輝煌歷史很短。2007年,從六間房開始,所有視頻網站都通過「專輯」的形式,讓用戶以5分鐘左右的長度,將更長的電視劇、電影等上傳視頻網站,視頻網站流量一下剎不住——用戶看一集電視劇就是幾十分鐘,IP和PV跟新浪等以圖文為主的網站比又非常吃虧,

  「這個成本完全是荒誕的,所以我們怎麼辦呢?2007年我們說『我們跟』,那時候土豆開始用其他方式大量做長片。」劉岩說,長片實際上就是短片的連續 播放,沒有任何技術含量,但它顛覆了整個行業,原來大家都是做視頻分享,後來都變成電影站了。到2008年,優酷、土豆等又開始比拚誰的長片做得更流暢, 雖然有CDN加速等手段,但要想做得更流暢只有花更多的錢買更貴的帶寬,「你要讓北京的用戶覺得爽,只能買比偏遠地區貴好多倍的北京地區的帶寬」。

  從2007年下半年開始,劉岩終於相信這是一個需要砸2億美元才有可能勝出的行業。「這在當年不可想像,一個細分市場2億美金砸下去,感覺花這錢太罪 惡了。」古永鏘等投資出身的視頻網站玩家開始按照「冷冰冰的」資本玩法去融第二輪、第三輪,拿的全部是基金的錢,而劉岩和他的投資人則搖擺在跟還是不跟的 中間,難受。

  「有人去做電影,其實當時我們已經覺得挺慌的。」劉岩說,跟不是,不跟也不是,「這個東西也看不到未來。」

  不過,2008年突如其來的金融危機反而讓煎熬中的劉岩和投資人解脫了,只是有些殘酷。「投資人也沒壓力了,也不用再拿視頻網站的概念去融資了,因為根本就融不到。」劉岩說,雖然當時整個環境讓自己壓力很大,六間房終於可以去做之前不敢做的事情了。

  劉岩跟所有的債主——包括投資人——拋出了一份生存計劃:把所有長視頻刪除,將最大的一塊帶寬成本剎住,同時找到能迅速帶來收入的業務。劉岩對技術部 門的要求是,所有長視頻刪除後只需相當於原來10%的帶寬,卻要保證整個網站流量相當於原來的70%,「我要保證排名,我要賣廣告,流量不能跌得太多。」 他解釋說。

  接著,劉岩又要求廣告部員工冒著鋪天蓋地的負面新聞,拿著「作弊」的相當於原來70%的流量去賣出150%的廣告。劉岩瞄準了最有錢的遊戲行業,大量 上傳遊戲短視頻,一家家拜訪客戶,「我們不說我們是視頻分享行業最大的網站,我們說我們是遊戲行業最大的視頻網站,找夥伴合作,然後狠砸一個廣告給它。」

  最苦的時候,六間房的所有員工沒有三險一金,只拿70%的薪水。劉岩特意讓公司留出30萬元,作為員工的不時之需,誰家有婚喪嫁娶等用大錢的時候就從 這筆錢裡支。「用了十幾萬元吧。」劉岩說,2009年3月六間房用自己賺來的錢(而不是投資人的錢)發了第一次工資,後來慢慢開始能全額發薪,補「三險一 金」。主打「在線表演」概念的六間房「秀場」業務也開始發展壯大,劉岩很得意於自己探索出的靠用戶買「飛機」等虛擬物品給在線明星的用戶付費模式,現在六 間房的員工又漲到了近200人,並準備引入下一輪融資。

  「中國視頻網站還有變局,現在沒有一家獨立的視頻網站主站流量超過10%,大約40%的流量來自百度。」劉岩談到中國視頻網站行業格局時,稱自己是「旁觀者」,「假設沒有視頻網站,可能我們下撥就做團購了,團購就會打得更加激烈,這幫人肯定要選這個題材創業。」

  選上視頻網站行業是劉岩的宿命,他的命是不是比選上團購的那撥好一點?

六間房 喝血 行業 打折 也融 不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413

六間房創始人劉巖:身處喝血的行業,從彈盡糧絕熬到26億被收購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5/0318/149366.html

黑馬說:昨晚,停牌數月的宋城演藝公布重組預案,擬以26億元收購六間房,前者是國內線下演出第一名,而六間房是在線演藝的前三,這一對組合起來,日後恐將成為一個娛樂巨無霸。

 

不論結局如何,六間房終究不再缺錢了,它可以放開膀子幹一幹了:100%股權=26.02億元。而在曾經,六間房差點因為缺錢死掉,在2008年金融危機時,創始人劉巖背負一身外債,發不出工資,融不到錢......

 

想起當年一幕,不知劉巖內心是否會有觸動,一切恍如隔世。2012年初,他接受《創業家》采訪,整個過程描述得詳詳細細。


文 | 盧旭成 本刊記者

 

六間房創始人劉巖

 

也是在2008年,當整個視頻網站行業都被認為沒前途時,彈盡糧絕的六間房CEO劉巖辦公室里坐滿了債主。劉巖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你們要錢,我能理解,我有錢我也給你們了……”

 

戴一頂鴨舌帽、一身休閑裝的六間房CEO劉巖,1月6日下午這樣跟《創業家》記者回憶他經歷過的最苦逼的日子。再過兩天(1月8日),六間房將在北京五棵松體育館舉辦一場演唱會,主角都是六間房“秀場”上的小明星,主持人是何炅,出場費據說達到了60萬元。恍如隔世啊。

 

2008年11月,劉巖將六間房的員工從250人裁到約60人,每天一上班要處理的爛事就是跟債主“死磕”。債主在辦公室不走,他也照樣心安理得地辦公;債主告到法院,他苦口婆心地勸說,如果讓六間房死了,你們的錢大部分要不回來,因為裁員時六間房已把現金大部分補償給了員工,“所以你看我們裁員沒有人罵我”。

 

六間房最大的債主是帶寬和服務器供應商,比如藍汛。這些供應商在2007年視頻網站行業最火之時,給優酷、土豆這些視頻網站付款賬期是3~6個月,視頻網站可以先使用帶寬,費用延後再付。劉巖回憶,如果當時全部清算完這些費用,六間房馬上關門。

 

“那時候打折也融不到資,這個行業本來就是個‘喝血’的行業。”劉巖這樣解釋:視頻網站當時沒有清晰的盈利模式,帶寬、服務器、版權等成本像個無底洞,所有的人都對這個行業沒有信心。

 

要命的是,劉巖和他的投資人一開始沒搞明白這一點。六間房是中國最早以分享視頻短片為概念的視頻網站之一,2006年因為手握有《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作者胡歌等草根作者,它曾一度是中國最大的視頻分享網站。劉巖和他的天使投資人都認為,視頻網站是一個拼創意的行業,只要投入幾百萬美元即可。

 

這段輝煌歷史很短。2007年,從六間房開始,所有視頻網站都通過“專輯”的形式,讓用戶以5分鐘左右的長度,將更長的電視劇、電影等上傳視頻網站,視頻網站流量一下剎不住――用戶看一集電視劇就是幾十分鐘,IP和PV跟新浪等以圖文為主的網站比又非常吃虧,“這個成本完全是荒誕的,所以我們怎麽辦呢?2007年我們說‘我們跟’,那時候土豆開始用其他方式大量做長片。”劉巖說,長片實際上就是短片的連續播放,沒有任何技術含量,但它顛覆了整個行業,原來大家都是做視頻分享,後來都變成電影站了。到2008年,優酷、土豆等又開始比拼誰的長片做得更流暢,雖然有CDN加速等手段,但要想做得更流暢只有花更多的錢買更貴的帶寬,“你要讓北京的用戶覺得爽,只能買比偏遠地區貴好多倍的北京地區的帶寬”。

 

從2007年下半年開始,劉巖終於相信這是一個需要砸2億美元才有可能勝出的行業。“這在當年不可想象,一個細分市場2億美金砸下去,感覺花這錢太罪惡了。”古永鏘(微博)等投資出身的視頻網站玩家開始按照“冷冰冰的”資本玩法去融第二輪、第三輪,拿的全部是基金的錢,而劉巖和他的投資人則搖擺在跟還是不跟的中間,難受。

 

“有人去做電影,其實當時我們已經覺得挺慌的。”劉巖說,跟不是,不跟也不是,“這個東西也看不到未來。”

 

不過,2008年突如其來的金融危機反而讓煎熬中的劉巖和投資人解脫了,只是有些殘酷。“投資人也沒壓力了,也不用再拿視頻網站的概念去融資了,因為根本就融不到。”劉巖說,雖然當時整個環境讓自己壓力很大,六間房終於可以去做之前不敢做的事情了。

 

 

劉巖跟所有的債主――包括投資人――拋出了一份生存計劃:把所有長視頻刪除,將最大的一塊帶寬成本剎住,同時找到能迅速帶來收入的業務。劉巖對技術部門的要求是,所有長視頻刪除後只需相當於原來10%的帶寬,卻要保證整個網站流量相當於原來的70%,“我要保證排名,我要賣廣告,流量不能跌得太多。”他解釋說。

 

接著,劉巖又要求廣告部員工冒著鋪天蓋地的負面新聞,拿著“作弊”的相當於原來70%的流量去賣出150%的廣告。劉巖瞄準了最有錢的遊戲行業,大量上傳遊戲短視頻,一家家拜訪客戶,“我們不說我們是視頻分享行業最大的網站,我們說我們是遊戲行業最大的視頻網站,找夥伴合作,然後狠砸一個廣告給它。”

 

最苦的時候,六間房的所有員工沒有三險一金,只拿70%的薪水。劉巖特意讓公司留出30萬元,作為員工的不時之需,誰家有婚喪嫁娶等用大錢的時候就從這筆錢里支。“用了十幾萬元吧。”劉巖說,2009年3月六間房用自己賺來的錢(而不是投資人的錢)發了第一次工資,後來慢慢開始能全額發薪,補“三險一金”。主打“在線表演”概念的六間房“秀場”業務也開始發展壯大,劉巖很得意於自己探索出的靠用戶買“飛機”等虛擬物品給在線明星的用戶付費模式,現在六間房的員工又漲到了近200人,並準備引入下一輪融資。

 

“中國視頻網站還有變局,現在沒有一家獨立的視頻網站主站流量超過10%,大約40%的流量來自百度。”劉巖談到中國視頻網站行業格局時,稱自己是“旁觀者”,“假設沒有視頻網站,可能我們下撥就做團購了,團購就會打得更加激烈,這幫人肯定要選這個題材創業。”

 

選上視頻網站行業是劉巖的宿命,他的命是不是比選上團購的那撥好一點?

 

 


 

 

 

為了激勵黑馬哥寫出更多、更好的文章,您可以掃下面的二維碼給黑馬哥適度打賞,金額有8.8和88元!
 

 

版權聲明:本文作者盧旭成,由i黑馬編輯。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i黑馬觀點與立場。 歡迎轉載,轉載前請聯系heimage0001授權。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如果你對更多創業幹貨感興趣,請加微信heimage0001,註明“姓名+公司名+職位”,否則黑馬哥不會把你拉入創始人雲集的微信群。
 


本文為i黑馬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侵權必究。

六間房 創始人 創始 劉巖 身處 喝血 血的 行業 從彈 彈盡 盡糧 糧絕 絕熬 熬到 26 億被 收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6435

六間房:“喝血”的行業打折也融不到資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5/0318/149359.html

黑馬說:昨晚,停牌數月的宋城演藝公布重組預案,擬以26億元收購六間房,前者是國內線下演出第一名,而六間房是在線演繹的前三,這一對組合起來,日後恐將成為一個娛樂巨無霸。
 
不論結局如何,六間房終究不再缺錢了,它可以放開膀子幹一幹了:100%股權=26.02億元。而在曾經,六間房差點因為缺錢死掉,在2008年金融危機時,創始人劉巖一身債主,發不出工資,融不到錢... ...
 
想起當年一幕,不知劉巖內心是否會有觸動,一切恍如隔世。2012年初,創始人劉巖接受了《創業家》記者盧旭成采訪,整個過程描述得詳詳細細。


也是在2008年,當整個視頻網站行業都被認為沒前途時,彈盡糧絕的六間房CEO劉巖辦公室里坐滿了債主。劉巖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你們要錢,我能理解,我有錢我也給你們了……”
 
戴一頂鴨舌帽、一身休閑裝的六間房CEO劉巖,1月6日下午這樣跟《創業家》記者回憶他經歷過的最苦逼的日子。再過兩天(1月8日),六間房將在北京五棵松體育館舉辦一場演唱會,主角都是六間房“秀場”上的小明星,主持人是何炅,出場費據說達到了60萬元。
 
恍如隔世啊。
 
2008年11月,劉巖將六間房的員工從250人裁到約60人,每天一上班要處理的爛事就是跟債主“死磕”。債主在辦公室不走,他也照樣心安理得地辦公;債主告到法院,他苦口婆心地勸說,如果讓六間房死了,你們的錢大部分要不回來,因為裁員時六間房已把現金大部分補償給了員工,“所以你看我們裁員沒有人罵我”。
 
六間房最大的債主是帶寬和服務器供應商,比如藍汛。這些供應商在2007年視頻網站行業最火之時,給優酷、土豆這些視頻網站付款賬期是3~6個月,視頻網站可以先使用帶寬,費用延後再付。劉巖回憶,如果當時全部清算完這些費用,六間房馬上關門。
 
 “那時候打折也融不到資,這個行業本來就是個‘喝血’的行業。”劉巖這樣解釋:視頻網站當時沒有清晰的盈利模式,帶寬、服務器、版權等成本像個無底洞,所有的人都對這個行業沒有信心。
 
要命的是,劉巖和他的投資人一開始沒搞明白這一點。六間房是中國最早以分享視頻短片為概念的視頻網站之一,2006年因為手握有《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作者胡歌等草根作者,它曾一度是中國最大的視頻分享網站。劉巖和他的天使投資人都認為,視頻網站是一個拼創意的行業,只要投入幾百萬美元即可。
 
這段輝煌歷史很短。2007年,從六間房開始,所有視頻網站都通過“專輯”的形式,讓用戶以5分鐘左右的長度,將更長的電視劇、電影等上傳視頻網站,視頻網站流量一下剎不住――用戶看一集電視劇就是幾十分鐘,IP和PV跟新浪等以圖文為主的網站比又非常吃虧,
 
 “這個成本完全是荒誕的,所以我們怎麽辦呢?2007年我們說‘我們跟’,那時候土豆開始用其他方式大量做長片。”劉巖說,長片實際上就是短片的連續播放,沒有任何技術含量,但它顛覆了整個行業,原來大家都是做視頻分享,後來都變成電影站了。到2008年,優酷、土豆等又開始比拼誰的長片做得更流暢,雖然有CDN加速等手段,但要想做得更流暢只有花更多的錢買更貴的帶寬,“你要讓北京的用戶覺得爽,只能買比偏遠地區貴好多倍的北京地區的帶寬”。
 
從2007年下半年開始,劉巖終於相信這是一個需要砸2億美元才有可能勝出的行業。“這在當年不可想象,一個細分市場2億美金砸下去,感覺花這錢太罪惡了。”古永鏘(微博)等投資出身的視頻網站玩家開始按照“冷冰冰的”資本玩法去融第二輪、第三輪,拿的全部是基金的錢,而劉巖和他的投資人則搖擺在跟還是不跟的中間,難受。
 
 “有人去做電影,其實當時我們已經覺得挺慌的。”劉巖說,跟不是,不跟也不是,“這個東西也看不到未來。”
 
不過,2008年突如其來的金融危機反而讓煎熬中的劉巖和投資人解脫了,只是有些殘酷。“投資人也沒壓力了,也不用再拿視頻網站的概念去融資了,因為根本就融不到。”劉巖說,雖然當時整個環境讓自己壓力很大,六間房終於可以去做之前不敢做的事情了。
 
劉巖跟所有的債主――包括投資人――拋出了一份生存計劃:把所有長視頻刪除,將最大的一塊帶寬成本剎住,同時找到能迅速帶來收入的業務。劉巖對技術部門的要求是,所有長視頻刪除後只需相當於原來10%的帶寬,卻要保證整個網站流量相當於原來的70%,“我要保證排名,我要賣廣告,流量不能跌得太多。”他解釋說。
 
接著,劉巖又要求廣告部員工冒著鋪天蓋地的負面新聞,拿著“作弊”的相當於原來70%的流量去賣出150%的廣告。劉巖瞄準了最有錢的遊戲行業,大量上傳遊戲短視頻,一家家拜訪客戶,“我們不說我們是視頻分享行業最大的網站,我們說我們是遊戲行業最大的視頻網站,找夥伴合作,然後狠砸一個廣告給它。”
 
最苦的時候,六間房的所有員工沒有三險一金,只拿70%的薪水。劉巖特意讓公司留出30萬元,作為員工的不時之需,誰家有婚喪嫁娶等用大錢的時候就從這筆錢里支。“用了十幾萬元吧。”劉巖說,2009年3月六間房用自己賺來的錢(而不是投資人的錢)發了第一次工資,後來慢慢開始能全額發薪,補“三險一金”。主打“在線表演”概念的六間房“秀場”業務也開始發展壯大,劉巖很得意於自己探索出的靠用戶買“飛機”等虛擬物品給在線明星的用戶付費模式,現在六間房的員工又漲到了近200人,並準備引入下一輪融資。
 
 “中國視頻網站還有變局,現在沒有一家獨立的視頻網站主站流量超過10%,大約40%的流量來自百度。”劉巖談到中國視頻網站行業格局時,稱自己是“旁觀者”,“假設沒有視頻網站,可能我們下撥就做團購了,團購就會打得更加激烈,這幫人肯定要選這個題材創業。”
 
選上視頻網站行業是劉巖的宿命,他的命是不是比選上團購的那撥好一點?


本文為i黑馬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侵權必究。

六間房 喝血 行業 打折 也融 不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643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