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專訪》扛下食安基金召集人 獻策捐三十億 尹衍樑:不會買頂新 把自己做小了

2014-12-07  TWM
 

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接受頂新魏家的請託,出馬擔任食品安全革新委員會臨時召集人,他為何選擇站上浪頭,迎接這不屬於他的挑戰?《今周刊》專訪尹衍樑說分明。

撰文‧鄧 寧

面對台灣社會排山倒海的「滅頂」壓力,頂新集團在十月十六日傍晚,由二董魏應交代表召開記者會,宣布組成「食品安全革新委員會」,委員會召集人由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擔任,頂新則另外提撥三十億元食安基金,未來將捐給政府或組成基金會,同時魏家將全面退出台灣油品市場。

消息一出,批評聲浪依舊洶湧而來,有人罵說:「捐個三十億就想塞台灣人民牙縫?」名嘴周玉蔻更直接在臉書上痛批:「紅頂商人聯手,好財大氣粗!食安召集人,誰要相信你?」面對種種負面輿論,尹衍樑仍是心平氣和,原本不須蹚食安風暴渾水的他在隔日接受《今周刊》訪問,直言:「我們要是怕人家批評,什麼事都不要做。我不怕批評,罵對是我的養分,還是免費的顧問;罵的不對,可以培養我們的修養,都要感激!」為何尹衍樑願意跳出來承擔這個不屬於他的責任?所謂食品安全革新委員會,要做的是什麼事?還有魏家兄弟如何找上門?尹衍樑還原當時與魏家接觸的現場,以下是專訪紀要。

《今周刊》問(以下簡稱問):魏家在找你之前,聽說也找了其他人但被拒絕,能否描述你們接觸碰面的情形?

尹衍樑答(以下簡稱答):他們之前找誰,我不知道。昨天早上(註:十月十六日)魏家打電話來,劈頭問:「衍樑,我這怎麼辦啊?」我說:「不要急,我推薦一個朋友給你們商量。」結果昨天下午,魏家老二跟公司兩個幹部就來我辦公室見我,希望我來幫忙。

我提出三點作法:第一,一定要認錯,不要再辯解,愈辯會愈黑,認錯是改變的開始;第二,油已經被你們(指魏家)做臭了,不如就大大方方地退出油品市場,油品一年營收不過二十幾億元,頂新集團一年營收超過四千億元,退出傷害不大,但是商譽傷害最大,他們當下就同意了;第三,這時該端牛肉出來,但是牛肉在哪?所以我問他們肯不肯拿出三十億元成立基金會。

建議魏家退出油品市場

問:聽到這三點,魏家的反應如何?三十億元是你的建議?

答:是我的建議。一億、二億元做不了什麼事,這錢不是贖罪券,不是捐了錢就沒事,但還是要顯示誠意。這筆錢是不小數目,魏應交在我這裡直接打電話跟家裡的人溝通。

油品是他們家傳的事業,他們有問我說家傳的事業要停嗎?但我說,現在的情勢是由不得你了,所以叫他們退出油品市場,大家就說這麼辦。

問:你跟魏家的關係如何?

答:老三(魏應充)、老四(魏應行)跟我很熟,老三跟我都是慈濟人,老四也認識十幾年啦!至於老大(魏應州)、老二(魏應交)僅見過幾次面而已。我認為,他們一家人並不是惡形惡狀,這是管理不到位,魏家兄弟絕對不值得省個幾百、幾千萬元搞這些事。

我跟魏家完全沒有投資關係,也沒有合作關係,大潤發是大賣場,當然有進味全的東西,但那是正常的買賣關係,我也從來沒因為交情要求他們降價。

問:不擔心幫魏家背書而導致你的形象受損嗎?

答:我不擔心,我認為這是該做的事情,總是要有人帶頭出來喊。做這件事對我沒有利益,我知道會落得被評論的下場,但我要安社會的心,趕快立個制度,大家不要只是窮追猛打。之後我會請專家來擔任基金會的董監事,我自己只是臨時召集人,魏家也只負責出錢,我們都不會擔任職務。

問:你會因此去接買中嘉、味全?

答:我做召集人是為了台灣食安,絕對不會去買頂新旗下任何公司,如果這樣做,就把自己做小了,但我會去買林鳳營鮮奶;當然,我也不會賣任何公司給他們。

問:食安基金會之後要做什麼?

答:第一步是委託理律法律事務所,從基金捐贈、政府立案、召集董監事、設立章程這些事辦起,預計最快兩個月後可以開始運作。

食安流程應做源頭管理

我不是專家,你現在問我要怎麼做,我還說不出來,但我想食安流程要做源頭管理,從進口海關開始就應該嚴格把關,海關跟衛福部、工業局都應該連線,將每一樣東西建檔,這是重點,要花錢、花時間。

問:會不會找國際專家來當董監事?

答:國際經驗偶一為之,可以找國外專家來演講,但要人家住在台灣大概不可能,食安還是要長久留在台灣扎根才好。日本食安以前也一塌糊塗,出現過千面人、造假標籤、食物中毒事件,但出事後大家注重食安,近十年都做得很好,值得學習。

問:你怎麼看頂新這幾次的劣油事件?

答:其實我覺得該給他們轉機,罪不致死嘛!味全是很好的食品行,我自己也天天喝林鳳營的鮮奶啊!何必要把人逼到牆角去,拿鐵棍、拿鋼條去插他。頂新、味全的員工都要生活,公司垮了怎麼拿薪水?味全產品廣銷五大洲,絕不要為了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頂新臭油郎幹的壞事,為什麼要株連味全?

魏家有錯,錯在管理不到位,企業講求cost down(降低成本),但是也要強調品質不降低,如果做了cost down,品質卻降低,那就錯了!要知道,企業管控成本沒有錯,但大前提是品質不能改變。

魏應充管太多事情了,他的錯就是管理不及,不是存心做壞事,我看他面對媒體涕泗橫流,那是真心悔過。現在社會氛圍要把頂新「滅頂」,有失公平正義,所以要找一個比較公正的人來幫忙,從人心的角度切入,我出來擔就是想安社會的心、安兩岸的心、安全球華人的心。

專訪 扛下 下食 食安 基金 召集人 召集 獻策 捐三 三十 十億 尹衍 衍樑 不會 頂新 自己 做小 小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6649

廖長江出任建制派召集人

1 : GS(14)@2016-09-30 08:05:52

■廖長江(左)及陳克勤擔任建制派臨時召集人。馬泉崇攝



【本報訊】隨着民建聯譚耀宗、葉國謙退下火線,新一屆的建制派議員舉行碰頭會面後決定,由無政黨廖長江及民建聯陳克勤代替葉、譚兩名建制派元老,擔任建制派臨時召集人,待下周一舉行建制派「武林大會」後再作實,同時亦傾向支持由經民聯梁君彥代表建制派角逐立法會主席之位。約10名來不同黨派的建制派議員昨舉行碰頭會,決定由廖長江和陳克勤任臨時召集人,廖自稱只是跑腿,表示會上與各黨負責人就互相協調及日後與泛民的關係交換意見,並初步就原則達成共識,各黨派各自商討後,下周一會再舉辦邀請所有建制派議員的「武林大會」。


梁君彥稱獲支持選主席

至於立法會主席人選問題,廖指會上只討論過原則上問題,因不少黨派未作內部討論,內會、財委會主席人選亦如是。被問到同樣有意角逐立法會主席的無政黨謝偉俊無獲邀出席碰頭會,廖解釋碰頭會只是建制派政黨政團初步的探討會議,將來如何做會再在下周一的大會討論。梁君彥在會後表示,他暫時未有參選立會主席的提名,下周會與各黨派見面,了解自己是否有足夠支持,再決定是否參選。雖然廖長江指建制派未有決定出戰立會主席人選,但梁君彥形容會上「初步嘅、大家都傾向支持我」,至於中聯辦是否很關心主席之爭,他指明白港府和中聯辦的關心,但選票在議員手上,他會服從多數人的意見,相信建制派會派出最強團隊參選。■記者呂浩然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930/19786492
長江 出任 建制 召集人 召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0656

107動力召集人何民傑 倡引入外勞建首置盤

1 : GS(14)@2016-12-22 08:09:05

【明報專訊】107動力成立於2007年,取名源於要求特區政府須依循「量入為出、收支平衡」的《基本法》107條。該組織目標是爭取政府善用公帑,盡量減少稅款,施政公開透明;其在2013年7月曾與其他20多個團體組成「反辣招苦主大聯盟」發起遊行,要求港府撤回一系列印花稅,主辦單位指有約2.3萬人參加。

作為107動力召集人,何民傑曾與施永青深入討論房屋政策,對於施永青提出「首置盤」建議,他有以下補充:「施生的建議只是居屋的變奏版,都是幫助首次置業的低收入低資產港人上車。居屋的問題是由政府負責規劃及興建,落成速度很慢,若改由私人發展商參與,效率肯定較高。另外,我建議可以考慮大量引入外勞作為『首置盤』的建築工人,這樣可令建築成本下降,售價便可更便宜;由於這些外勞是因應『首置盤』而額外輸入的,不會與從事現有樓盤工程的本土工人直接競爭,屬多贏方案,相信面對本港勞工界的反對聲音亦會較小。」

宜加快農地補價轉住宅程序

目前港府的土地儲備不多,「首置盤」的土地從何而來呢?何民傑就此亦有突破傳統框框的建議。他指出,私人發展商目前在新界持有大量農地,建議港府容許發展商以合理價為有關農地補地價,興建「首置盤」,這樣便可在短時間內增加大量土地供應。

[名人樓市論壇]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9116&issue=20161222
107 動力 召集人 召集 何民 民傑 引入 外勞 建首 首置 置盤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9742

陳智思:可取消行會召集人

1 : GS(14)@2017-04-04 08:57:27

【本報訊】曾任林鄭競選辦主任的行會成員陳智思,被視為下任行會召集人大熱門,但陳智思指林鄭未與他討論此事,而他看不到行會召集人與其他行會成員實際職能上有何明顯分別,認為大可以取消召集人一職。


成員角色尷尬作用不多


陳智思在一個電視節目及出席電台節目後,被問到會否出席下屆政府行會召集人一職,他指,未有機會與林鄭討論此議題,因為對方正忙於司局長組班,但他個人認為,現時除了禮節上,行會召集人須代表其他行會非官守成員發言,看不出召集人一職與其他成員有何分別,「我覺得可以唔需要有召集人嘅角色」。至於他的個人意向,他指自己雖然可以應付出任行會成員,但最終是否答應也要視乎日後在林鄭領導下,行會成員的職能、工作量等。先後獲3位特首委任做行會成員的陳智思指,今時今日行會成員角色尷尬,因為行會是政策的最後把關者,不少到達行會的政策,也是最後階段,政策已成形,行會成員可以發揮的作用不多,但他同時會想若行會成員早在政策初期便介入,與主理政策的局長角色有何分別。■記者姚國雄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403/19978618
智思 取消 行會 召集人 召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909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