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井陘之稅 「企業不好過,稅官也不好過」

http://www.infzm.com/content/78971

連年超高速增長之後,2012年上半年全國稅收收入的增長速度明顯放緩。當土地財政和稅收收入同時放慢腳步,一場稅收風暴便席捲而來。小城井陘的故事,不過是其中一個。

小城井陘隸屬河北省石家莊市,距離北京300公里,原本是座安靜小城,最近卻陷入巨大的稅收壓力之中。

2012年春,井陘縣前國稅局局長安健冰在調往石家莊市稽查局40天後,自殺了。

「他在新樂縣當國稅局局長的時候,辦了一個代開票公司,到了井陘又開了幾間這樣的公司。」井陘縣國稅局一位內部人告訴南方週末記者,「與此同時,安健冰擔任井陘國稅局長伊始,即說服企業預繳稅,沖稅收任務。」

2012年3月,河北省國稅局廉政建設網站發佈消息:從當月上旬開始,在全省國稅系統開展為期3個月的作風紀律整頓活動。在這場稽查活動中,井陘縣成了重點稽查對象之一。

「我做了幾十年稅務,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謹小慎微,上面動不動就問責。這半年,稅收都是應收盡收,不讓自己陷進麻煩裡。」上述內部人士說。

半年沒開張,一樣要繳稅

井陘縣天長鎮曾是一座宋代古城,如今只破敗成一條百米長的老舊街道,唯公安局、國稅分局、地稅分局三個職能部門的大門稍顯出些「高門大戶」的景象。

井陘地處冀晉陝三省物資交流集散地,煤炭行業納稅佔財政收入總額的近五分之一,是主要經濟支柱。天長鎮外,是連天蔽日的煤場。

這個主要的稅源卻因最近經濟的不景氣而大受影響。2012年7月20日,從汪曉的辦公室窗戶望出去,唯有四條護院狼狗和煤場上成堆滯銷的煤炭。

汪曉所在的金國煤炭運銷公司,2011年利潤僅10萬元,經營困難。現在卻面臨著比以往更大的稅收壓力。

2010年底,汪曉的老闆從他人手中買下了金國煤炭運銷公司,但直到最近國稅局才查出交易的賣方沒有繳所得稅。「賣給我們公司的人說沒錢繳稅,國稅的人就讓我們補,還要罰款。」

不僅如此,稅務部門還要求把第二年的稅也提早繳上。「國稅系統都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矩,叫借稅。」 2011年底,汪曉迎來了沒能完成年底衝刺任務的當地國稅分局稅官,「他的任務沒完成,讓我們預繳稅,先幫忙補上一些。我們繳了10萬元。」

根據井陘政府官方網站公佈的信息,2011年井陘縣GDP同比增長12.7%,國稅同比增長23%,地稅同比增長18.65%,地稅代收地方各項規費同比增長22.26%,均高於經濟增長速度。

進入2012年,煤炭行情更糟糕了,金國煤炭運銷公司至今再也沒有開張過。但汪曉依然得在一線稅官來「訴苦」的時候,提前繳一些稅。「雖然半年沒有開張,但我要保留一般納稅人資格,沒準哪天生意就從天而降了。」

同樣的稅收壓力,在井陘經營碳酸鈣廠的劉強也有深切感受。他說,「不繳稅,國稅控你票(企業漏稅,國稅有權停售增值稅發票)咋辦?地稅局收稅,你不繳,給你凍結銀行資金,咋辦?」

目前,劉強的企業及下游橡膠企業現金流幾近枯竭,用於「套出錢」的承兌匯票在這裡的中小企業之間互相轉手,當地銀行已經發出警告「背書超過2次以上則不承認」。劉強正在「割肉」套現承兌匯票,以解決現金問題。

每個月,井陘企業的電費單都會被送到國稅和地稅,方便稅官查看各個企業的用電量。

根據井陘當地稅務部門的多年經驗,一噸碳酸鈣的主要成本是144度電。每個月,稅務部門「下企業」到劉強的廠裡,直接進廠房、抄電表核對用電量,「看有多少個144度電,就生產了多少噸碳酸鈣。」劉強說。

嚴密的收稅系統

每天上午8點半,是井陘一線稅官上班時間。

張濤在井陘國稅一干三十餘年,但最近卻感到「壓力前所未有的大」。

「現在企業手裡的現金非常緊張,他們繳不出壓力大,我們收不上壓力也很大。」張濤每天早上來到辦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開電腦查看由10個稅收平台系統縱橫交織出的當天任務。

2003年,中國稅收程序由人工改為電子系統。企業如果到期未繳稅,系統將自動每天向企業收取稅賦的萬分之五作為利息。

除全國統一的平台系統外,河北省還有一整套強大的稅務系統,包括增值稅進銷數據分析監控系統、外部信息採集與交換綜合服務平台、稅務綜合辦公信息系 統、稅源管理平台、中國稅收徵管信息系統等10個系統。強大的系統記錄著企業從申報起始後錄入的所有經營行為,以及底層稅官的工作軌跡。

張濤介紹說,比如井陘企業在山西買煤,通常的運費是200元,系統中的井陘煤炭運銷企業如果有運費高過200元的,將被自動篩選出來,成為「問題企業」。系統會提醒轄區的稅官,要在規定時間對這一異常作出回覆。

「如果系統提醒兩三次,再不作出解釋,我就要被問責了。」張濤說,「這一陣執法風險大,我們的操作都在後台被不斷提出來看。為了證明自己和問題企業沒有關係,大多數人將『問題』直接理解為漏稅,向企業追索並罰款。」

這個被河北省國稅津津樂道的精密網架結構,「並不招基層一線稅官待見」。

「每天早上,看了就一身壓力,頭疼。」2012年7月20日悶熱的早上,張濤打開系統後,發現今天任務有六件。

「一線稅務人員就得勤往下跑。」7月24日下午,井陘小作鎮地稅分局除留守的3名稅收管理員,大部分人都「下企業」了,一位留守的稅務管理員告訴南方週末記者,「今年形勢確實不好,但稅務人員跑得勤一點,也就能收上來了。還從沒碰到過拒不繳稅的情況。」

他介紹說,如果查出的偷稅、漏稅或者拖延繳稅的企業,老拖著不繳,就給他們上「措施」。「比如地稅分局可凍結企業在銀行的賬戶,國稅可向縣國稅局反映,停掉企業購買增值稅發票的資格。」

漩渦中的稅官

稅收網絡如此嚴密,是因為每個人、每個局、每個縣,都有任務。

2012年,井陘縣國稅系統計劃收入6.92億元,比上年增長24%。張濤所在的國稅分局2012年的任務是5000萬元,孫秀文所在的天長鎮國稅分局的任務則是8000萬元。

天長鎮的任務比2011年減少了二千多萬,鎮國稅分局副局長孫秀文非常滿意。孫同樣是國稅系統的老資格,深諳其中利害,「今年的稅最難收」。

每年3月、6月和12月為階段性檢驗各鄉鎮稅收的關鍵點,分別叫做「開門紅」、「雙過半」和年終審核。縣政府在每年3月「開門紅」後製定當年的稅收任務。

在2012年3月的井陘縣國稅局會議上,天長鎮因為「開門紅」第一季度完成稅收2200萬元(2011年平均每季度2500萬元),上半年的稅收任務降到了4000萬元,壓力稍緩。

張濤所在的國稅分局上半年的任務是2300萬,因為要壓進度,「不做出頭鳥」,留下了30萬元的缺口。

國稅局拖沓,最惱火的是縣政府。

「他們不滿意國稅系統的任務完成進度,可以在行風評議上給我們顏色看。」井陘縣國稅局一位內部人士說。

自2005年開始的行風評議,要求每個季度各政府部門要對各地稅務、工商的派出所打分,總得分要在縣、市、省範圍內進行大排隊。在井陘這個經濟結構異常簡單的縣裡,一般情況都是地稅第一,國稅第二。

「為了保證在縣裡的排名靠前,不給全市、全省的國稅系統拉分數,影響個人陞遷,我們在鎮上就得努力,其實就是多收稅。」張濤說。

在井陘縣,國稅人員面對如此痛苦的抉擇已有近3年。

受全球金融危機和山西煤礦整改影響,2008年底,井陘四百八十多家煤炭運銷企業,僅有300家營業;350家石灰廠,關停275家;110家鈣鎂企業,停產40家。

就在這樣慘淡光景下,井陘還上演了一出「10億大躍進」——2008年井陘的財政收入是9.38億元,而2009年國稅、地稅總收入只有約7億元左右,卻提出了10億的遠大目標。

「那一年,最後在縣委的多方努力下,找到了華能上安電廠這個大戶。」井陘縣國稅局上述內部人士說。井陘縣下轄上安鎮內的華能上安電廠是河北省國稅直 屬利稅大戶,稅務統計都是在河北省國稅一級完成,不計入井陘縣。但最後,電廠的3億利稅,同時出現在井陘縣國稅統計數據內,10億目標順利完成。這位人士 形容說,這是「抱著別人的孩子過滿月」。

2009年,前任井陘縣委書記調任,新任書記則是過去的縣長。

「2010年壓力更大,井陘縣當年真實的稅收能力只有四億多,加上華能上安電廠湊來的3億,也不到8億元。即使只是與2009年打平,也要硬生生差出兩個多億。」張濤說。

在經濟並不景氣的時候,背上2個億的包袱,壓力可想而知。當地國稅局那一年常常挨罵,局裡流傳的說法是,當時的國稅局長閆保平(安健冰的前任)並不願意領這個任務。

「2010年年底的一次國稅局內部會議,我們請了一位副縣長來,本意是想讓他聽聽我們工作已經很努力了,別再繼續收稅了。」張濤告訴南方週末記者,「但當時那位副縣長指著閆保平的鼻子罵,『完不成任務,你就自裁!』」

壓力之下,縣政府甚至越過國稅局長,親自佈置任務。那年底,井陘縣縣長親自出面,將下轄各國稅分局局長叫到了一起。

「為了完成這一年的任務,我們開啟了一個潘多拉盒子:讓企業大量預繳稅。」上述國稅局內部人士說,「為此,全年最後一個月的後半段,稅收猛增了7000萬元。」

縣財政的紅舞鞋

「這都是本地大型企業大量預繳稅的功勞。但企業當時把該繳的都繳了,手裡已經沒有現金了。」張濤說。

井陘縣縣政府通過兩條途徑解決了「企業無錢預繳稅」的困難。

一是縣財政局動用專款,臨時借貸給企業2-3個月。企業將錢作為預繳稅款,交給地稅局。待到來年,需要繳稅時,將錢直接繳給財政局。不難想見,參與的大多是當地的利稅大戶。

第二種方法是縣政府說服大型企業把手裡的流動資金都拿來繳稅,然後再通過各種渠道為企業拉貸款,補充流動資金。

「銀行風險不大,企業有政府保證,錢拿去繳稅不是做經營。」張濤說,「而且借貸利息還是由縣財政承擔。」

每年縣國稅上繳的稅收中有25%將返還給地方財政,「縣財政把其中3/5(即國稅總額的15%)拿出來空轉,哪個企業向銀行貸款預繳過稅,可以來財 政局申報交了多少利息,利息由縣財政拿出來空轉的錢埋單。對於每年國稅的15%,縣政府實際上就是不要了。」國稅局的上述內部人士說。

縣政府出面為企業爭取「無息貸款」的事,是井陘商圈內的公開秘密。

對於井陘縣政府而言,每年拋棄15%的國稅稅收,純屬「割肉」,因為當地財政其實只是吃飯財政。井陘縣2012年可用財力63581萬元,相應安排 全縣一般預算支出63581萬元,預算支出包括公共安全、教育安排等維持縣城基本運作等。而用於促進當地經濟發展的招商引資及項目建設經費,僅為200萬 元,佔總預算支出的0.3%。

2011年,華能上安電廠再次同比減收1.17億元,預繳稅繼續在井陘大行其道,手中有流動資金的中小企業也是預繳稅的對象。「就連我們這樣的小煤炭運銷公司都被要求預繳稅,真是全民參與了。」汪曉說。

看起來,縣財政就像穿上了紅舞鞋,很難停下來。


井陘 之稅 企業 不好過 不好 稅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5491

河北追責!邢臺市開發區主任、井陘縣副縣長等4人被停職

據央視新聞報道,經河北省委研究決定,對此次防汛抗洪搶險救災中工作不力的邢臺市經濟開發區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段小勇,邢臺市經濟開發區東汪鎮黨委書記張國偉,石家莊市交通運輸局黨組成員、總工程師何占魁,井陘縣副縣長賈彥廷,作出停職檢查決定,進行調查,分清責任,依法追責。

據法制晚報此前的報道,昨晚的新聞發布會上,段小勇仍在出席,本次邢臺市遭受災情最重的村莊大賢村即在開發區轄區範圍內。

【相關報道】

邢臺市長就抗洪不力道歉 啟動追責程序

據人民日報報道,7月23日晚,邢臺市市長董曉宇23日晚在邢臺市抗洪救災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沒能保護好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深感自責和內疚,將對這次抗洪中工作不力的責任人先停職、後調查。

董曉宇表示,這次七里河洪水給我市開發區造成重大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令人十分痛心,教訓十分深刻。

第一,對這次短時強降雨強度之大,來勢之猛,預判不足;

第二,由於多年來未發生大的洪災,各級幹部抗大洪、搶大險、救大災的應急能力不足;

第三,災情統計、核實、上報不及時、不準確。

無論面對多麽大的天災,作為一級黨委、政府,沒能保護好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深感自責和內疚,我代表市委、市政府向所有遇難者表示沈重哀悼,向遇難、失蹤者親屬和受災群眾,向全社會誠懇道歉!

我們將誠懇接受社會監督,認真汲取教訓,深刻進行反思,積極配合省工作組工作。根據核查情況,該負什麽責任,就負什麽責任,該接受什麽處理,就接受什麽處理,該處理什麽人,就處理什麽人。

當前,我市已成立由市委書記、市長帶隊,12個村每個村1名市級領導負責的工作組,進村入戶開展工作。

市委、市紀委已啟動責任追究程序,對這次抗洪中工作不力的責任人先停職、後調查。

當前,我市仍處在防汛救災的關鍵時期,我們將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於防汛抗洪搶險救災的重要指示,按照省委、省政府的要求,全力以赴,恪盡職守,堅決打贏搶險救災這場硬仗。

河北 追責 邢臺 臺市 開發區 開發 主任 井陘縣 井陘 縣長 人被 停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671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