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江西房地產業維穩:“房屋征收上訪”成風險點

來源:江西省住建廳網站

8月19日,我廳在南昌召開全省房地產行業綜治維穩工作座談會。會議傳達學習了全省社會穩定風險評估工作推進會會議精神,分析了我省當前全省房地產行業涉穩群體性事件和化解工作形勢,對下半年綜治維穩工作進行了部署。省委維穩辦副主任萬小根,廳巡視員高浪出席會議並分別講話。

萬小根指出,要充分認識當前房地產行業面臨的嚴峻形勢,切實增強做好穩定工作的責任感,緊緊抓住黨委政府高度重視穩定工作這個有利時機,突出解決重大涉穩問題,建立健全矛盾糾紛分類調處機制,加強部門之間的聯系溝通,創新思路辦法,推廣好的經驗做法。

高浪強調,房地產行業社會穩定風險防患要突出抓好“老樓危樓坍塌”、“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上訪”、“房地產行業涉穩群體性事件”這三個重要風險點;對樓盤開發矛盾糾紛,一定要做到心有底數,堅持依法依規;針對房地產開發銷售過程中出現的逾期交房、延遲辦證、虛假宣傳等問題,要提前介入,綜合運用約談房企、推行“黑名單制度”等方法手段督促其限期整改。

11個設區市就做好樓盤開發矛盾糾紛化解工作作了交流發言。各設區市和省直管試點縣(市)房管局分管領導,廳房地產監管處、綜治信訪辦等處室負責同誌參會。

江西 房地 產業 維穩 房屋 征收 上訪 風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1807

強國商業系列: 抓上訪者回原居地

1 : GS(14)@2010-10-09 20:36:05

http://www.nbweekly.com/Print/Article/11219_0.shtml

对进京访民来说,安元鼎的名字几乎无人不知。他们的主要业务是帮助各地政府拦截上访者,将上访者关押起来或遣送回原藉,然后再向雇主收费。没有人知道他们为什么能够在北京长期驻扎,能够轻松接走、关押访民而无人过问。
                    南都周刊记者_齐介仑 实习生 杨希越 北京报道

在北京,安元鼎的名字在访民中几乎无人不知。

一对在北京上访的母子。

  软禁

  尽管天空下起了雨,赵桂荣还是起了个大早,匆匆赶到北京南站。她的背包里,塞满了上访材料,已经提前装进牛皮纸信封了,每个信封对应一个地址,是寄给国家领导人看的。

  昨天,几位经常碰面的访友,相约今天上午一起去府右街,那边有个邮局,快递比其他地方便宜,大伙儿都有很多信件急着发出去,仔细算下来,到那里,能省下不少钱。

  赵桂荣知道,这段日子,别去天安门和三里屯转悠了,那样很容易被保安公司的特保捉走,关进隐秘的地点。最保险的方式是改用邮寄反映情况。

  赵桂荣的丈夫邢世库,已经在精神病院里待了三年多,这位曾经的哈尔滨的哥,直到今天还被关在医院里,而在此之前,他是一位多次赴京反映单位领导问题的执着上访者。

  为了力证丈夫没有任何疾病,而是被当地政府打击报复,原本在哈尔滨道外区开商店的赵桂荣,也走上了漫长的上访道路,一旦谈及丈夫蒙冤和这几年来的奔波无果,赵桂荣就泪流满面。

  2009年9月30日,赵桂荣第一次乘坐火车出远门,她带着材料来到北京后,当天就去了国家信访局,也就是在这一天,她知道,北京原来有家保安公司,叫做安元鼎。

  那天下午,赵桂荣被民警仔细盘问了一遍,警车把她从国家信访局门口,送到了丰台区久敬庄接济服务中心。

  与马家楼接济服务中心一样,久敬庄是个访民集散地。现在,马家楼的业务停了,久敬庄承担了马家楼的功能。

  在久敬庄大院里头,刚待了一会,一个自称黑龙江驻京办工作人员的人,找到了赵桂荣,在他的身后,是七八个体型魁梧的小伙子,他们身穿黑色制服,戴白色钢盔,乍一看,完全是特警的样子。

  这名声称能帮助赵桂荣解决问题的人说,走吧,先出去,到车上谈。赵桂荣有些犹疑,因为不认识,但看了看对方身后的几个“特警”,她觉得,反抗大概是没有用的。

  已经是后半夜了,走出大院,上了一辆白色依维柯轿车,车窗玻璃是黑色的,这让本来就昏暗的视线,变得更加模糊。

  车子开了几分钟,停了,眼前是一座二层小楼,一楼大厅亮着灯,这时候的赵桂荣发现,这一队穿着制服的年轻人,袖标上写着的是“特保”,而不是“特警”,那个自称官员的中年人,只是这个公司的一名员工。她知道,被骗了。

  灯光映衬下,赵桂荣看到了楼顶的红色标牌,这个牌子,更加直接地告诉她,她来到的,是一个叫做“安元鼎保安公司”的地方。

  拒绝和逃跑不再可能,赵桂荣只想问对方,他们有什么权力扣押她,他们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准备扣押她到什么时候。

  年轻的保安们只是朝她笑笑,除了告诉她这是奉上级领导命令行事以外,没有回答她的其他任何问题。

  赵桂荣被带到了一楼大厅,她的钱包手机身份证全部被没收了,跟进拘留所一样。从这时起,她知道,自己被软禁了。

  过了七天,从票贩子手里买到火车票的保安公司,把赵桂荣和另外一个老乡兼访友,送上了从北京开往哈尔滨的直达列车。

  “招待”访民的所有支出,显然不是安元鼎埋单。

  火车门关闭前,送行的特保走进车厢,跟列车员低声说了几分钟后,列车员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之后每过一个小时,这节车厢的列车员都要接到一个电话,然后他总是回过头来看一眼赵桂荣他们俩,对着电话说,还在呢。

  遣送

  吉林省舒兰市水泥厂前职工赵桂香,今年47岁,上访10年,她与安元鼎的第一次接触发生在去年,当时,她从永定门长途汽车站经过,被派出所民警拦住盘问,抓到了马家楼。

  按照访民们的说法,拉到马家楼的,都是通过非正常途径上访的,所谓非正常,就是访民去了信访部门之外的地方。

  赵桂香在马家楼待了几个小时,舒兰市驻京办来了一个人,要接她回去,她拒绝了。晚上七点多,这个人又来了一趟,回答还是照旧。

  来者拂袖而去,没过多大一会,“带来了一帮武警(其实是保安)”,钢盔皮靴防弹衣。十几个大汉围成了一圈,其中一个人指着赵桂香问旁边的人,就是她吧?几个特保上前几步,拖起她就往外走,“我大喊起来,‘你们干啥呢’,他们不停,就跟提溜只小鸡一样,把我拖出去了。”

  这群人太像特警了,于是一路上,赵桂香高喊的是,“救命啊,警察打人了。”接济中心的附近,的确有警察和保安在巡逻,他们向这边看了看,没有走过来。

  一个高约一米九的胖保安,把赵桂香拖到车上,一搡,她便仰倒在了座椅上,这个重达两百多斤的保安,照着赵桂香的胸口,就是几拳。拳打脚踢四五分钟后,赵桂香身上全青了,衣服上都是脚印子,脑袋上磕了好几个包,本来腰部就有伤,这下就再也动弹不了了。

  本来是到北京寻找“青天大老爷”的赵桂香,屈辱难当,哭成了一团。

  事后赵桂香得知,这个动手的并不是警察,而是安元鼎一个姓赵的特保。

  一名曾经在安元鼎干过一年的张姓保安透露说,在安元鼎,制服有若干套,穿什么衣服是什么,特勤可以当特保,特保也可以当保安,不过要成为特保,必须“身体强壮,至少要1米75以上,上访的闹事者要制服得了”。

  那一天,赵桂香和另外两个舒兰访民,被装进车子,在五个男特保、一个女特保押送下,于夜色之中,朝着吉林方向开去。

  赵桂香说,她看到上车时,舒兰市驻京办负责人,在车门边,给了收钱的保安2000块,车子即将开进舒兰境内时,司机打了个电话,问,他们还差多少?电话里回答,7000。司机重复了一句,7000啊,行。

  赵桂香听到了。金钱与权力,在这一刻,水乳交融。

  基地

  赵桂荣回到当地,丈夫邢世库的问题还是没能解决,赵桂荣又跑到了北京,之后几乎常驻,这其间,她又有两次被安元鼎收押遣返。上访,关押,遣返,问题不解决,再上访,再关押,再遣返,循环往复,这成了访民的宿命。

  渐渐地,赵桂荣了解到,当地政府不舍得花钱,所以安元鼎买火车票让他们自己走,而她认识的一些被关押访民,回原藉是由多名特保开车遣返的,这样可以向属地官员收取高达数万元的费用。

  多名曾被安元鼎秘密关押的访民介绍说,除了位于南四环红寺桥附近的总部,安元鼎关押访民的地点有几十个,有的是废弃的仓库,有的是郊区封闭的院子,还有的是山边的养殖场,而这些访民无一例外,进去就不能出来,长的被关押几个月,短的三五天,只有当地政府向安元鼎交足了费用,访民才有可能被接走。

  先后三次,赵桂荣被安元鼎关押,地点不同,相同的是,这些地方,居住条件差,保安态度恶劣,由于访民太多,房间不够,经常一张床睡两个人,打地铺也是普遍状况,多数房间为上下铺、男女混居。很多女访民,睡觉不敢脱衣服。

  一些男性访民反映,他们本来是到北京申冤的,结果被扣下了,他们不能忍受这种没有任何说法的秘密关押,觉得自己被绑架了,要求出去,与保安发生冲突。结果是,一群保安围攻一个访民,直到把访民打得头破血流屈服为止。访民说,在安元鼎关押点,被打残打伤的访民并不鲜见,除了极少数人获赔几千块医疗费,剩下的,很多不了了之了。

  有一回,个头不高的赵桂荣,打饭时多说了一句话,被一个牛姓主任叫到二楼办公室,他使了个眼色,站在门边的山西特保,狠狠地给了她一脚,她当场就哭了。

  赵桂荣说,她最震惊的是,她第二次被安元鼎扣押时,被送到一个叫二号基地的地方,保安常常在晚上跑到女访民的床前骚扰,暗示或者直接要求对方“陪他睡觉”。

  赵桂荣记得,关押点上一个金姓主任常对女访民说,他能把材料直接递给高层领导。这样充满诱惑力的表达,使一些访民信以为真。“有些女访民,穿着睡衣,袒胸露背地去了主任办公室。”

  另一名访民陈连清凭借着关押过十几次的机会,曾经观察过二号基地。他说,院子是狭窄的一条过道,不足三五米,关押访民的房间灰突突的,没有朝外的窗户,只有面向走廊的,所有床位,上下铺加起来,有60多个,总是客满,特殊日子,房间尤其紧张,一张床上挤两个人并不少见。多数情况下,单这一个关押点,就维持着80个访民的规模。

  生意经

  陈连清说他刚被关进来时,“每天都有冒充国家信访局领导的人来谈话,说可代收访民材料,帮他们解决问题,又说访民一个月之内在这里住满四次,地方上还不给解决问题,中央肯定会出面。”

  有些人当真,决定住下来不走了。陈连清认识两个这样的访友,当时,其中一个已经住了47天,另一个住了31天。在关押点,访民吃住是不用自己掏钱的,但这部分开销,安元鼎按照每人每天200元至300元的标准,向地方政府收取,访民住的时间越长,安元鼎赚的也就越多。

  陈连清后来了解到,这个冒充领导的人实际上是安元鼎的员工,他的说辞,无非欺骗访民,让他们长住,多住一天,能多赚200元,可这么破烂拥挤肮脏的地方,这么差的饭菜,“别说一天200元了,连20元都不值。”

  陈连清观察到,像他这样从石家庄来北京的访民,算是稍微近一点的,当访民人数凑够20个时,安元鼎就派一辆大巴,把访民运回当地,以石家庄为例,住一天,连同路费,是1000元。

  “如果是云南贵州偏远地区来京的访民,可能一年也凑不够一车,除非当地有钱,愿意高价委托安元鼎特保遣送,否则访民们就得这么一直在里头待着,直到当地来人把钱交齐,再接他们出去。”

  截访,俨然成了这家保安公司最为重要的一项收入来源。不论是关押还是遣送访民,安元鼎都要向地方政府收费。《财经》记者的调查发现,安元鼎近几年业务发展迅速,2007年全年营业收入仅为861.93万元,2008年这一数字变为2100.42万元。其主要业务之一即是帮助各地政府拦截上访者,业务范围甚至已进入上海、成都等地。但吊诡的是,截至2009年5月,安元鼎的许可经营项目仍然为“无”。

  在北京,安元鼎的名字在访民中几乎无人不知。他们能在马家楼和久敬庄长期驻扎,能够轻松接走、关押访民而无人过问,这让一直研究上访问题的学者觉得十分可疑。“这还是法制社会吗?为什么北京还有黑保安?谁批准他们关押我们的?”一名被安元鼎关过的女访民说。她今年42岁,只有小学文化程度。
強國 商業 系列 上訪者 上訪 回原 原居 居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1079

東莞公安局10萬當揞口 禁爆炸案主角上訪

1 : GS(14)@2013-07-22 23:47:40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30722/18343576

                首都機場人肉炸彈案繼續發酵,當事人冀中星前晚在醫院接受截肢手術後被警方帶走,去向未明。據悉,冀中星控訴早年在東莞厚街被治安人員毆打致殘,多次上訪索賠33萬多元(人民幣.下同),但只獲東莞當局以10萬慰問金逼他妥協。冀中星的兄長冀中吉昨日為弟弟呼冤,聲稱當年是「被騙收錢」。
爆炸發生後,廣東公安廳已就冀中星自稱在東莞厚街遭新塘村治安隊成員毆打致殘說法,責令東莞警方展開調查。但厚街公安分局表示,由於至今仍沒有證據證明治安隊員毆打冀中星的情況,故該案仍在調查中,如若查實,將依法處置。
但冀中星家鄉的山東省鄄城縣相關部門向外公佈的信息,與冀中星申訴的內容相近。當局證實,八年前冀在東莞開三輪車電單車(也稱摩的)拉客時,和其所拉的客人龔濤遭到新塘村治安隊隊員毆打,致使冀中星「脊椎粉碎性骨折、下肢癱瘓」。為此,冀中星多次向東莞市政府上訪,均未得到明確答覆及相關賠償。後經多方協商,2010年4月6日,東莞市公安局給予了10萬元賠償。

兄︰我們是覺得受騙了

                                      不過,厚街公安分局昨日下午通報指,當年是出於人道主義給予冀中星救助金10萬元;冀中星在收取救助金後,對東莞市的救助表示感謝。
人在內蒙打工的冀中吉昨日接受《蘋果》記者電話採訪時表示,昨日有好心人以他名義在微博發帖,但所說內容屬實。當年包括東莞市公安部門人員到他家給10萬元,說是救助不是賠償,而且逼冀家人「不準再上訪,否則後果自負」。他說:「我們是覺得受騙了。」
東莞市政府昨日表示,已成立專案組,對冀中星反映的情況重新全面核查。
新浪微博/中新網
東莞 公安局 公安 10 萬當 當揞 揞口 爆炸案 爆炸 主角 上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3538

上訪男駕車狂撞人4死18傷

1 : GS(14)@2016-01-20 17:46:30

江西省宜春市一名男司機昨晨開車瘋狂撞人,沿途100米驟成血路,至少4死18傷,大部份為高中生,司機事後刺腹自殺不遂。有傳他因上訪失敗而報復,目前已被警方拘捕。警方指涉案司機胡家兵(43歲)是當地人,事發路段有5所學校,當時正值上學時間,有目擊者看到一輛白色豐田越野車橫衝直撞,撞向多名學生,高速行駛約100米,直至車胎被捲入車底的兩名學生卡住,無法前行才翻側(圖),車頭嚴重損毀,汽車零件散落一片。現場遍地鮮血,沿路都是被輾過的學生及撞至變形的單車,造成至少4死18傷,其中5人傷勢嚴重。事後有網民聲稱拍得司機照片,相中司機的腹部鮮血直流,疑似在車上用短刀自殺。警方目前已拘捕司機,正調查他的犯案動機。有報道指,涉案的胡家兵本在廣東當貨車司機,但2012年在珠海跟執法人員有肢體碰撞,被判入獄11個月,上訴亦被駁回;他出獄後一無所有,名下貸款的兩輛貨車遭當局無故沒收。胡不服,誓要討回公道,曾到國家信訪局,但多次上訪不果。有傳他因多次上訪不獲受理,決定報復社會。胡的胞兄確認上訪一事,但強調其弟情緒行為一直正常,沒有察覺到異樣。至於一度流傳胡好賭成性,輸得傾家蕩產,於是撞人洩憤,動手前更先殺害家人,胡兄則否認有關傳聞,澄清其弟出獄後一直上訪,沒有賭錢,家人現時皆平安無恙。騰訊網/《新京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120/19459338
上訪 駕車 狂撞 撞人 18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4619

無懼防暴警包圍 堅持集會明上訪3,000烏坎村民遊行抗強權

1 : GS(14)@2016-06-20 05:45:08

■烏坎村民遊行,防暴特警在旁戒備。 《蘋果》記者攝



【《蘋果》記者廣東烏坎直擊】港人為捍衞言論自由,不畏內地強權上街撐林榮基,離香港不遠的廣東烏坎村亦向強權說「不」。烏坎村民為維權追討土地,即使當局抓走村委主任林祖戀,欲令群龍無首,但仍有3,000村民昨午挺身而出,如期舉行大會,商定明日去鎮政府上訪事宜;他們還上街遊行,重演5年前那一幕。當局出動大批防暴警察到場戒備。


「還我土地」、「還我書記」!昨日下午3時許,約3,000名烏坎村民遊行,村民們邊揮舞五星國旗,邊高呼口號,圍着烏坎村走一圈,隊伍經過烏坎大道時,兩旁大批全副武裝的公安、防暴特警在場戒備,虎視眈眈注視遊行的村民,但沒有阻止遊行,有警員手持攝錄機拍攝過程。這一幕,5年前在同一地方也曾發生,恍如歷史倒流。


■林祖戀妻子楊珍在村民大會中發言。

籲釋放書記林祖戀

遊行開始前,村民先在村中心廣場集會。這場村民集會本來早已確定,目的是要商討明日去鎮政府上訪、要求當局協助村民追回被前任村官黑箱賣出的土地。但領頭維權的村支書林祖戀前日凌晨突然被當局派武警入屋抓走,當局欲以此法阻村民集會。烏坎村一時群龍無首,外界以為集會會流產,加上昨日上午大批武警在村口戒備,警民對峙,氣氛緊張。快到2時半時,赫見村民陸續步出家門,湧向村中老仙翁廣場,有村民帶同寫着「九二一薛錦波被捉打死」、「六一七夜林祖戀被抓生死不明」、「有天無日」等橫額到場,村民越來越多,終成集會。林祖戀太太楊珍先上台發言,她表示很高興見到村民團結追討土地,將跟村民一起去上訪。村民代表魏永漢上台說:「林祖戀愛國愛民愛農民,林祖戀沒有罪!」現場多人捐款,有人捐3萬元人民幣。村民們又振臂高呼「還我耕地」、「還我書記」等口號,決定明天(21日)如期去鎮政府上訪。現場亦有簽名活動,呼籲當局釋放林祖戀。隨後村民舉行示威遊行。全程村民情緒激昂,但和平進行。但有消息指,當局當晚會停電停網,有指特警準備入村拉人,但至昨晚截稿前未見動作。據悉烏坎村自2011年維權成功後,當局一直禁開村民大會,只能由村委開會商定結果。



京學者︰當局表現強硬

長期觀察烏坎事件的北京民間學者熊偉向《蘋果》指,與5年前比較,今次當局處理手法似乎不同,表現強硬。上次維權後領頭的楊色茂等被判刑,莊烈宏出走美國,張建成被收編,現在林祖戀被抓,「我覺得他們採取比較強硬的手法解決這次事件」。熊偉認為,現在中國政治環境緊張,高層表現強硬,抓維權律師、打壓知識分子等,地方政府不得不強硬,否則有可能丟官。他認為當局如強硬解決,可能得一時平靜,卻會埋下更大禍根。



【點滴】



「不釋放書記不信政府」

村支書林祖戀被當局強行帶走,令不少村民感不忿,有遊行人士明言:「第一步要見到書記,最緊要書記。」他說,如果林祖戀不獲釋,就算政府有何答覆及承諾,大家都不會相信,「書記出現的話,他所說的答覆,我們就會相信」。



學生旗手怕被追究拒受訪

與5年前一樣,今次烏坎村民示威遊行,隊伍中也有不少青少年。其中一批樣貌青澀的學生獲委派為擔旗手,他們在烈日當空下雙手高舉五星旗,跟隨大隊高呼口號。當記者試圖與他們對談時,少年們因擔心校方會「追究」,不敢對鏡頭發言。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620/19661685
無懼 防暴警 防暴 包圍 堅持 集會 上訪 000 烏坎 村民 遊行 強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2214

軟硬兼施 安排烏坎原支書致電妻籲勿遊行 阻村民今上訪 當局拘林祖戀孫

1 : GS(14)@2016-06-21 07:19:12

■大批烏坎村民昨聚集示威,林祖戀的太太登台呼籲村民討回土地及林祖戀。《蘋果》記者攝


【《蘋果》記者廣東烏坎直擊】廣東烏坎村維權行動一觸即發,但在當局分化打壓下起伏不定。為撲滅預定今日要爆發的烏坎怒火,當局軟硬兼施,一面派官入村做工作,一面強硬拉人,一面又違反規定讓已被立案拘查的原村黨支部書記(支書)林祖戀跟太太通電話,初時林竟鼓動跟當局對抗,若他們拉人「就不用跟他客氣」;村民聞之振奮。但未幾林又在電話交代「不要去遊行」,前倨後恭,令烏坎村風雲驟變。



「如果他們來抓人,就不要跟他客氣!」汕尾市檢察院昨日下午違規破例,安排已因「涉嫌受賄」被立案拘查的林祖戀與太太楊珍通電話,大概是為澄清有傳林在看守所被當局虐待,以及欲要林叫停村民今天不要上訪。不料林祖戀在電話中語氣強硬地告訴太太:「只要自己認為對的事就去做,不要害怕,只要不違法。」聽到太太說當局想捉人,林聲音洪亮地號召「不要跟他客氣」,但電話馬上被掛斷。


林祖戀


老支書的話立即在烏坎村傳開,村民們群情振奮,奔走相告。不料至下午6時半林祖戀又致電家中,這次態度大變,叮囑太太「甚麼事都不要聽別人說」,稱自己被指貪污,「有就有,沒有就沒有」,最後一句「不要和外面的人配合遊行」,明顯是要叫停今日的上訪示威。林太隨後表示,明日(今日)上訪遊行可能搞不成,因為「還沒組織好,橫幅等也還沒準備好,維持秩序的人也還沒安排好」。



6活躍村民被傳喚


風雲突變,烏坎村民一時無策,而為阻止村民上訪,當局頻頻出招。公安傳喚6名被指帶頭或活躍的村民,村幹部蔡禮綢則在東海鎮被抓。陸豐市公安甚至拘捕林祖戀孫兒、21歲的林立義,他昨由茂名經廣州返烏坎,在東海鎮被抓,當局指他負責管理運作爺爺林祖戀的微博,該微博長期發佈村中維權動態,包括今次維權行動。林立義在被捕前在微信留言「我被抓了」,微博由此停止更新。


■烏坎村民昨早發起聯署簽名聲援林祖戀,村民紛紛在橫額上簽名。


其實烏坎村民為今日上訪已做好充份準備,昨早發起聯署簽名聲援林祖戀,村民紛紛在白布橫額簽名,要求釋放林。下午得知林祖戀孫兒和6名村民被傳喚,村民表現激憤,再次在廣場聚集示威,林太上台呼籲:「討回土地!討回林祖戀!大家團結,集體討回土地!」村民在村內遊行,大批公安特警在場監視。陸豐市人民檢察院昨午開記者會,又重複交代林祖戀「涉嫌受賄」,指林自2012年出任村委會主任以來,利用處理工程項目的職務便利,在民生工程受賄,數額巨大,已觸犯刑法,並採取強制措施。副市長鍾文管指,當局「絕不迴避、絕不袒護任何違法違紀者」。香港支聯會今午將發起遊行,要求釋放林祖戀。





■林祖戀的辦公室前晚被爆竊,一些文件被搬走,村民懷疑當局消滅證據。

■取代林祖戀出任村黨支部書記的張水金被村民圍罵,最後要穿越圍欄離開。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621/19663217
軟硬 兼施 安排 烏坎 坎原 支書 致電 妻籲 籲勿 遊行 村民 上訪 當局 拘林 林祖 祖戀 戀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2308

撐佔中者失蹤逾年妻上訪被警毆

1 : GS(14)@2016-07-06 08:11:14

■翟岩民(左二)曾與內地維權人士挺佔中。


「我懷疑,他還活着麼?真的讓我很疑問。」劉二敏的丈夫、維權公民翟岩民失蹤至今一年多,家屬沒有收到任何法律手續,律師也不讓會見,只在中央電視台的新聞裏看見過他作為疑犯出現。6月6日劉二敏與其他被捕者妻子在天津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門口抗議,被帶到派出所扣押了一晚,劉被警方接回北京後,再遭到多名警察圍毆5分鐘後,才送她回家。50歲的劉二敏對《蘋果》說:「我去找我老公的逮捕通知書,還打我,你說我多委屈。讓我感覺很恐怖。甚麼都沒有,莫名其妙把人給圈禁了,我問人在哪兒?我想見活人,沒有一個人回應我。」


■劉二敏(右)為夫上訪遭圍毆。

沒逮捕書「不知死活」

709案其他被押者家屬起碼還收到過一張逮捕通知書,惟獨劉二敏甚麼法律手續沒收到。翟岩民55歲,北京人,基督徒,八九六四親歷者。前年10月,他曾與友人拉橫額「為自由抗爭,挺港人佔中」,在北京遙遙聲援香港的民主運動,因此被北京警方拘留了37天。以前也曾因多次組織、參與維權聲援活動,遭警方拘押,但這次不一樣。去年6月16日翟岩民「被失蹤」,709大抓捕發生後,他竟在中央電視台露面了,與一眾被捕律師被稱為「相互勾連、滋事擾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團夥」,被「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報道指他策劃訪民「滋事」,包括聚眾往黑龍江慶安火車站舉牌聲援被警察擊斃的訪民徐純合。「他去圍觀這些事情,以前短的拘留也給我手續呀?這次這麼長的時間怎麼一個單子都沒有呢?我最擔心這個人在哪?說難聽的,是死是活我都不知道。」這是劉二敏最大的擔憂。《蘋果》記者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706/19683311
撐佔 佔中 中者 失蹤 逾年 年妻 上訪 被警 警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2673

數千退伍解放軍北京上訪

1 : GS(14)@2016-10-12 07:52:23

中共六中全會前夕,來自全國各地的數千退伍軍人,昨日雲集北京上訪,要求解決退伍後待遇不公問題。他們手持紅旗和橫額,高唱軍歌,將八一大樓(中央軍委大樓)圍得水洩不通。據悉,今次是內地最大規模的退伍軍人請願事件。


不滿待遇不公頻維權

從微信流傳的照片可見,數以千計穿着迷彩服的退伍軍人,聚集在復興路7號的八一大樓周圍。知情人指,這些退伍軍人來自12個省分。當中有持紅旗隊伍寫着「河北省平山縣軍轉失業志願兵」;持橫額寫着:「安徽省軍轉志願兵」。現場不時傳出陣陣軍歌和口號,途人行近才知道是退伍軍人包圍八一大樓維權。附近見有許多警車,並有大批警察維持秩序,雙方未發生衝突。當局事後調派了多架大巴和公共巴士,擬將上訪者運走。近年,內地退伍軍人因不滿待遇不公,頻頻進京上訪,但一直沒有得到當局有效的答覆和解決,反而隨着退伍軍人人數的增加,進入了一個惡性循環。有退伍軍人表示,他們退伍後,在安置工作的時候,被地方政府索要巨額「安置費」,或安置的工作工資少的可憐,而且沒有養老金。資料顯示,今年2月也有大批來自各地的傷殘退伍軍人,集體到北京愛民街39號中共軍委信訪大院請願,要求落實有關傷殘待遇等問題;今年5月,又有上千名退伍軍人聚集在北京軍委總政治部門前請願;8月1日解放軍建軍節,又有數百退伍志願兵及因公傷殘老兵進京維權。《蘋果》記者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1012/19798395
數千 退伍 解放軍 解放 北京 上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1668

國際人權日掀示威潮京阻上訪 封聯國機構區域

1 : GS(14)@2016-12-11 14:12:40

昨日是聯合國確定的國際人權日,內地多個城市有民眾示威抗議中共當局打壓人權;北京公安昨封鎖聯合國駐華機構辦公地所在區域,防止再有民眾前往示威請願。而國際筆會全球上百名作家昨聯署致函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敦促中國立即停止日益嚴重的打壓人權情況,同時要求北京釋放劉曉波和維族學者伊力哈木等被囚人士。由於前天有一批各地維權上訪人士聚集北京東城區亮馬河聯合國駐華機構大樓前示威,要求聯合國監督中國的人權狀況,昨日,亮馬河大使館區高度戒備,公安封閉前往聯合國駐華機構所在地附近街道,禁止無關的行人車輛進入。但各地冤民仍以各種方式舉牌示威,迎接世界人權日。



【重慶】■訪民到渣滓洞白公館示威。

在重慶,一批維權訪民聚集在當年國民黨關押共產黨人的渣滓洞白公館,舉起巨幅標語示威爭人權;他們當中有人因反抗強拆被當局關進渣滓洞,屢遭折磨。「渣滓洞白公館是早年國民黨對付共產黨革命者的,而現在共產黨又拿來對付訪民冤民!」他們要求中央正視訪民的基本人權,還他們公道正義。


伊力哈木獄中被虐捱餓

國際筆會表示,全球上百名作家昨聯署致函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敦促中國終止日益嚴重的打壓人權情況;要求中方釋放那些因自由發言和表達意見招罪而在獄中受苦或遭受軟禁的作家、記者和活動人士。聯署的作家包括諾貝爾獎得主柯慈(J.M.Coetzee)等。聯署信還呼籲中國釋放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以及他仍被軟禁的妻子劉霞。還有新疆維族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他因被指「分裂國家罪」正服無期徒刑;伊力哈木在美國的女兒菊爾.土赫提近日在youtube發視頻,呼籲外界在國際人權日關注她在獄中的父親,「他僅僅因為和平地表達觀點,遭到中國政府殘酷懲罰,警察曾整整十天不給他吃飯,連續二十天給他戴腳銬!」維權網/法新社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1211/19861745
國際 人權 日掀 示威 潮京 京阻 上訪 封聯 聯國 機構 區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9169

兒子頻上訪尋真相 負債纍纍

1 : GS(14)@2016-12-27 12:31:56

鄭友成表示,其父死後7年多一直放在當地殯儀館冷藏,雖然當局未跟他算賬共需多少冷藏費用,「但是我們知道幾年時間肯定要好多錢」。他說,數年來他無數次去茂名市,去廣州向廣東省相關部門上訪,花費大量時間、金錢,「現在我負債纍纍」。另一方面,法院雖然判決鄭星需賠償10萬多元人民幣,他至今卻分毫未給,但執法部門也沒有過問。


經手案件官員全貪腐

此外,茂南區公安分局刑警隊長兼法醫梁樹晃和法醫謝禮平等,並沒有因對鄭建忠作出錯誤死亡鑑定受處分。不過,梁則在2012年,因涉其他受賄等問題被判監。鄭友成認為,這更令他懷疑梁等人當年也是受賄對其父死亡作出假的鑑定。而當年擔任茂名市中級人民法院副院長的陳文松,被質疑令鄭建忠案的被告由「故意傷害」變「過失」,但陳亦在2015年因嚴重違紀被查,今年6月底被控告貪污受賄罪。鄭友成對此嘆說,經手其父案件的主要官員都因貪腐被查處,但其父冤案無人過問。事實上,茂名官場腐敗曾震驚全國,2012年4月,廣東省紀委通報稱了茂名系列腐敗案,包括原茂名常務副市長、兩任市委書記、政法委書記在內的官員陸續落馬,窩案共涉及廣東省管幹部24人、縣處級幹部218人,波及黨政部門105個,市轄六個縣(區)的主要領導全部涉案。《蘋果》記者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1227/19877864
兒子 上訪 真相 負債 纍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0178

上訪「要命」:老農斷腳筋 兩女燒死

1 : GS(14)@2017-01-14 12:25:29

再上訪就要你命!因不滿強徵土地而上訪的陝西老農夫婦日前當街被砍命危;同日,河南伊川縣派出所內燒死兩名從北京折返的女訪民。各地訪民不測遭遇引關注。司法途徑不暢,民眾遇不公多靠上訪(向上級官方「告狀」)但難有結果,往往換來更多迫害。陝西大荔縣下寨鎮為建「皇家沙苑旅遊開發」強行填塘徵地,69歲村民陳根虎不滿抵抗。9日上午陳與妻往鎮派出所「協商」,被一輛無牌車攔下,三個蒙面歹徒下車以刀猛砍,一邊叫囂「再去上訪就要你的命!」陳失血過多生命垂危,腿筋、血管、神經被砍斷;妻左手被砍傷縫6針。老人倒卧血泊照片,在網上引眾同情憤慨。大荔公安昨微博稱已抓獲三名疑犯,仍有一人在逃,案件審理中。


派出所內離奇死

同日,河南伊川縣兩名進京上訪女子,被當地黨委書記和公安接回伊川後,離奇在派出所內被燒死。當地宣傳部稱是「自焚」,指當晚其中一女從口袋掏打火機點燃候審室物品,致兩人燒死。說法遭輿論質疑,更有網友懷疑是警方毀屍滅迹。新浪微博/財新網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114/19896444
上訪 要命 老農 斷腳 腳筋 兩女 燒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2611

信訪局貪官收千萬 擺平上訪者

1 : GS(14)@2017-04-10 23:35:52

原為清水衙門的國家信訪局,竟淪為貪官斂財之地!內地《檢察風雲》雜誌近日報道國家信訪局貪腐窩案詳情,透露原副局長許杰及多名處長、官員,接受地方信訪部門駐京官員「請託」,通過各種手段擺平上訪者,從中收受上千萬人民幣(下同)賄賂!報道透露,國家信訪局諸官收受地方官員錢財後,對當地來京訪者採取「口頭勸訪」、「修改信訪資料庫數據」、「隱瞞上訪不報」、「改變問題歸屬地」、「集體訪改個人訪」等手段,對上訪銷號,令地方免受問責,卻無視訪民權益。其中,信訪局原副局長許杰僅在修改信訪數據等就受賄550多萬元;數名原處長及官員也通過上述方式,收受上百名地方信訪幹部上百萬元現金、購物卡等財物。事件被揭發後該局有官員疑畏罪自殺,許杰等多名官員則被判處監禁。內地將上訪列入地方官政績考評,如有人尤其集體赴京上訪將影響地方官員仕途,故各地十分着緊上訪者去向,除在北京設截訪辦,以圖攔截抓捕赴京訪民外,更有效方法便是收買國家信訪局的官員當「內鬼」。《檢察風雲》雜誌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410/19985522
信訪局 信訪 貪官 收千 千萬 擺平 上訪者 上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993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