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徐星投資福爾莫斯投資雜感(一) 張東偉

http://xueqiu.com/9587077332/21958789
2002年12月末,「624」行情後陰跌了半年之久後,空倉許久的我預感到大盤要「見底」,這個底按我判斷甚至可能成為熊市的「大底」。於是準備買一隻 「最好」的股票,當時我盯上了研究已久的不足13元的「鹽湖鉀肥」(0792)滿倉買入。而一位朋友則給我不斷說當時不足8元的「長安汽車」(0625) 業績將有大幅增長等等,但我不以為然。我選股的理由是要從長久看這些公司應否具有持續的經營優勢,或者說即使放上任意長的時間,不管未來宏觀經濟如何變化 它們都會有良好業績和增長等等,而如果僅僅是某階段公司業績增長,但長期看則不能肯定的公司,那我是看不上的。

03年年初市場果然真的見底上漲。但是,一直到5月份幾乎半年的時間裡,我最看好的鹽湖鉀肥卻步履蹣跚,幾個月內僅僅從13元多漲至到16元多,而那位喊我「老師」的朋友講的長安汽車卻翻了個倍,從不足8元漲到了17元多。心裡這個鬱悶啊!

不僅如此,當時似乎凡是我看好的股似乎都很「肉」,如鹽湖鉀肥、東阿阿膠等等;而我一貫看不上的那些股如鋼鐵、汽車、發電、地產等等週期性股票,統統地一個賽一個地強勁上漲。

還 有更「悲慘」的。現在高價貴族股云南白藥、貴州茅台等等,在當時甚至是逆勢不斷的創新低:大盤03年年初從1311漲至5月份的1600點以上,但白藥卻 從年初的17元多5個月後跌至13元多(當時的價格,未復權);貴州茅台更慘,從年初在長安汽車等不斷上漲時一路陰跌直到9月份,從相當於28元跌至20 元。

對這階段的市場現象,我曾有如下的反思:

1.如果一個投資人既有「價值投資人」的卓越眼光——能在2003年年初就 能發現云南白藥、貴州茅台等「好公司」;又有「趨勢投資」人敏銳的「市場感覺」——即總能炒到打底或逃大頂,能準確地捕捉到當時1311的「大底」,又能 在1649見頂後及時逃頂,並預言大盤將至少跌至1000點—— 一個人同時具有這兩種本領,且要把這兩種本領「結合」起來,那麼在03年這段時間內會怎 麼呢?如果當時試圖去「結合」,那叫什麼呢?痛苦不堪,左右不是人!

2.市場某時總有流行的「熱點」,也有被冷落的一族。市場流行的熱 點、「冷點」真的很理性嗎?現在的投資人講起云南白藥、貴州茅台來可以說頭頭是道,如此「簡單易辯」的好股,以後如再有此類好公司一定不會錯過了。但是, 當市場不斷冷落一些股(有時已經不是「冷落」了,而是「唾棄」:在大盤不斷上漲時卻給你不斷逆勢地、長期創新低地下跌!)時,你還能堅持認為這些公司還是 「好公司」嗎?或者有勇氣和毅力去持有它們嗎?為什麼要持有?
徐星 投資 福爾 莫斯 雜感 張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539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