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德國,“一帶一路” 為茅臺搭建廣闊舞臺

12月6日,“與德國幹杯——中國茅臺‘一帶一路’行品牌推介活動”在德國漢堡愛麗舍酒店舉行。開放、合作、共贏。融入“一帶一路”戰略,依托中國文化“走出去”,加速推進茅臺國際化進程、著力提升茅臺全球影響力,這是國酒茅臺世界之路的動力與期許。漢堡,作為歐洲重要的國際港,正為中國茅臺的到來,做著緊張的準備。可能歐洲人很好奇,在世界上最著名的啤酒產地,貴州茅臺的到來,會釋放什麽樣的信號?下面是第一財經特派記者從德國漢堡發回的報道。

德國人把茅臺玩瘋了

12月6日傍晚,德國漢堡愛麗舍酒店。有著經典傳統設計風格的大堂內,一座橢圓形的吧臺前,人們時不時地發出一陣陣的歡呼:好樣的!第一財經記者湊上前去。好家夥,只見吧臺中,四位德國調酒師手勢靈敏地忙著調制飲品,手中一起一落的不是英格蘭的金酒,不是古巴的朗姆酒,不是蘇格蘭的威士忌,也不是德國的科恩酒——竟然是白瓶紅字紅飄帶的貴州茅臺。其中一位興奮不已的調酒師,更是將茅臺酒瓶舉過頭頂,放置在一個長長的錐形的玻璃器皿上,玩起各種“雜耍頂技”來,將現場的氣氛渲染得頗為熱烈。

茅臺雞尾酒受寵

“這款雞尾酒中有巧克力伏特加、高果糖漿、青檸、新鮮薄荷葉,當然還有茅臺。” 設計出首個茅臺“爆款”雞尾酒的調酒師向記者細數配方。“德國人喜好烈酒,不過德國產的類似茅臺這樣的蒸餾酒,含酒精量大概在40%~45%,沒有超過50%的。以茅臺調制雞尾酒,可能是讓德國人了解、熟悉和接受中國烈酒最好,也最快捷的方法。”

在吧臺前暢飲的兩位德國人臉上已泛出粉粉的紅光,“去中國的時候就多次被客人以茅臺盛情款待,茅臺飲後酣暢淋漓的感覺記憶非常深刻。”他們大笑著說,“我們不想告訴你,我們那時有多麽貪杯。”

還有一位在中國工作了9年的空中客車德國生產和銷售總負責人麥克和記者聊起他的“茅臺”經歷時,滿臉美好還帶有一些羞澀的樣子回憶道:“我當時有一個女朋友,去她家總有茅臺喝,勸酒時,她父親還會一個勁地對她說,這是好酒,活血得很,對身體好,不用擔心。所以後來我就可以喝不少。現在還挺念著的。”麥克還說,時間久了,飯局多了,他甚至開始了解有沒有茅臺上餐桌,是宴請規格的一種標誌。

兩位在漢堡某大學工作的女士,專門負責與中國各大學的合作聯系。一人一杯果紅色茅臺雞尾酒在手,笑盈盈地對記者說:“好喝,好喝,很濃烈的感覺,就像中國紅。現在我們要慢慢習慣來自中國的品牌,而不僅僅是中國制造的產品。”

確實,中國經濟正在走入另一個發展階段,中國的傳統品牌也正在以前所未有的姿態,在全球發散魅力的風頭席卷。“與德國幹杯”——作為世界蒸餾酒第一品牌,作為中國國家原產地保護產品,具有古老歷史的茅臺,選擇如此時機,來到漢堡開啟“一帶一路”征程,真可謂天時地利人和。

德國外交家30年茅臺緣

在“與德國幹杯——中國茅臺‘一帶一路’行品牌推介”活動”上,一位一頭銀發的長者特別引人註目,他在茅臺集團董事長袁仁國的陪同下,參觀在愛麗舍酒店內布置的“茅臺輝煌歷史展”,他一邊認真聽著講解,一邊還不時提出一些問題。他就是德國前總理和外交部長約瑟夫·馬丁·菲舍爾(Joseph Martin Fischer)。

德國前副總理、外交部長約瑟夫.菲舍爾在袁仁國陪伴下,饒有興趣地品嘗茅臺雞尾酒

“我1985年第一次接觸到茅臺。當年我還很年輕,只是個議員。我下榻在北京飯店,在那里我第一次品嘗到了中國的國酒茅臺。”菲舍爾告訴遠道而來的袁仁國他與茅臺的“初遇”。

“歐洲人喜歡有傳統的東西,喜歡帶有某一地區文化特質的產品,我認為,德國人對茅臺的認同和接受度會很高。就像法國的科涅克白蘭地、意大利的葡萄燒酒或者是德國東部地區用水果釀制的燒酒、德國北部的威士忌、中部的伏特加等等,我們以開放的心態,接納和享用來自各國各地的美酒,所以,我們一定會歡迎茅臺,來自一個文明古國,具有悠久文化歷史的佳釀。相信我們之間相互的認同感,會搭起彼此溝通交流的友誼平臺。”

菲舍爾是德國政壇上一個具有傳奇色彩的人物。他曾是一位高中輟學生,當過出租車司機,參加過激烈的左翼學生運動,他曾對警察扔過石子,也曾穿著運動鞋去參加自己的就職典禮;19歲就走進婚禮殿堂的他,經歷了4次失敗的婚姻,長期以來,菲舍爾輝煌的政治生涯和奇特的個人經歷一直留在很多德國人的記憶中。

近些年,不再擔任政府職務的菲舍爾與中國的商業往來沒有停歇過,他每年都會到中國訪問,受邀參加一些與中德商務相關的活動,成為中國和德國之間商務合作的友好使者。在上月舉行的2016年漢堡中歐峰會上,菲舍爾作為峰會重要嘉賓接受了第一財經記者的采訪,他對德國政府最近對中國投資的阻撓表示出非常的氣憤,認為是無理取鬧。他善意而理性的親華行為,給很多華人企業家、商務人士以深刻的印象。

“目前,中德之間的合作主要集中在技術和工業制造等方面,這很重要。但是要促進雙方相互更深的了解,那就離不開彼此的文化交流,這種交流有不同的層次,有政府方面的,也有普通民眾之間的,比如人們的飲食習慣、風俗人情、節慶禮節等等,這些都需要了解。歸根結底,人和人之間的接觸才是最重要的,歡迎你們的到來,並祝在德國生意興隆。”

菲舍爾在愛麗舍酒店推廣活動舉行的晚宴上作演講時表示,中國“一帶一路”的倡議,拉近人們的距離,創造更好的聯系,是很有意義的。“要打破陌生的就是危險的這樣的陳舊觀念,人性是消除隔膜的紐帶。”

如今,因為健康原因已不沾一滴烈酒的菲舍爾,卻興致勃勃地來到茅臺漢堡推廣活動現場,非常認真地欣賞一張張有關茅臺歷史文化、釀造技術的展覽圖,還時不時地發問,了解茅臺地方的山水、氣候、生態環境等等,甚至還非常關心茅臺的冒牌問題,關心茅臺集團如何在保護知識產權方面獲得政府和國家法律的保護等等。

他大大贊賞茅臺走上“一帶一路”,首先選擇了漢堡。“漢堡具有經商傳統,選擇漢堡很重要。漢堡是通向世界的大門。我不是漢堡人,我來自德國南部。但是我了解漢堡,漢堡是一個港口城市,開放、重商、善於經商這一點和中國有共同之處。所以,選擇漢堡絕對是選對了。不要以為德國北部的人比較嚴肅呆板,其實在飲酒狂歡時,他們一樣很放得開。”

茅臺集團董事長袁仁國向菲舍爾贈送一瓶簽有他名字的茅臺酒

菲舍爾還笑說,德國的很多城市一定會很羨慕漢堡,可以首先得到茅臺的眷顧。“漢堡人很會做生意,他們追求利潤。相信茅臺在漢堡一定會在生意上獲得很大成功。”

事實上,不僅僅是菲舍爾,在中德外交歷史上,茅臺一直是兩國友誼的使者。

袁仁國介紹說:“1972年,中國同德國正式建交,兩國關系開啟新篇章,茅臺酒也開始它的德國之旅。時任聯邦德國外交委員會主席的施羅德先生,在訪華期間品嘗茅臺酒,對之贊不絕口,稱為 ‘醇香的好酒’。回國後30多家西德媒體對茅臺酒進行了大量報道,讓德國人從媒體中知道了茅臺酒的魅力。同年,德方外交部代表謝爾先生、史塔登先生等人也陸續訪華,每次訪問結束,必然帶上幾瓶茅臺歸鄉。”

德國,“一帶一路”為茅臺搭建廣闊舞臺

正如菲舍爾所說,漢堡是開放的,具有悠久的經商傳統的城市。事實上,德國是整個歐洲響應中國“一帶一路”倡議最為積極和有效的地方。

第一財經記者2015年6月曾經報道過德國和漢堡在“一帶一路”上的戰略地位和實際意義。

“使者相望於道,商旅不絕於途”,作為“一帶一路”沿線為數不多的發達國家,德國是中國陸上和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驛站和樞紐。目前8條從中國出發的國際貨運班列中的5條分別將漢堡、杜伊斯堡和萊比錫作為終點站。而5條中,從鄭州和哈爾濱出發的兩列終點站則都在漢堡。與此同時,漢堡還是海上絲綢之路上的明星,作為中國“海上絲綢之路”的歐洲終點之一,德國漢堡港的地位與歐洲最大港荷蘭的鹿特丹不分伯仲。漢堡港船運業務中,每年1000萬集裝箱的吞吐量,其中三分之一的業務與中國相關。

德國經濟目前來說情況平穩,國民生產總值增長2%,歐元貶值,促進了德國相對比較依賴的出口。德國的經濟結構目前來說也比較合理,在非常強勁的制造業的基礎上,配合很好的服務業,這使得德國成為了歐洲經濟的“動力機”,歐盟經濟很大程度上依賴德國的經濟表現。德國的投資環境也相對成熟和良好,而且經濟互補和穩定,給包括中國人在內的海外投資者以機會和保障。而且對於“一帶一路”,德國各界反響還是非常積極。早在2014年11月發布的中德合作行動綱領中,已經提到了要支持和加入中國的絲綢之路的倡議,可見政府方面的重視程度。

2015年6月,亞投行在北京舉行協議簽署儀式,德國成為中國、印度、俄羅斯之後的第四大股東。德國將在2016~2019年向亞投行投入9億美元的資金,16年以後要投入36億美元的擔保,德國在亞投行的投票權占4.1%,是亞洲國家以外最大的股東。

另外,漢堡目前已經有大約550家中資企業駐紮。因此,無論從國家政府層面,還是城市和企業層面,漢堡,作為德國重要的商業貿易城市,給茅臺這樣的中國傳統名牌以強有力和具有文化契合的支撐點。

袁仁國對漢堡也是高度贊賞,他在晚會上的演講,情理有致。他說,“位於北海之濱的漢堡作為‘德國通往世界的大門’,也是中德合作落實‘一帶一路’倡議的橋頭堡。作為德國最重要的海港及貿易中心,其‘開放、自由’的理念吸引了全世界的關註,也吸引了茅臺的關註。德國有一句諺語:山和山不相遇,人和人要相逢。今天,茅臺造訪漢堡,正是為了加強與德國的對接,落實‘一帶一路’倡議,深度擁抱全球市場,為世界經濟的複蘇做進一步的努力。”

國際市場是中國白酒未來的新增長點,基於這樣的研判,茅臺一直在研究和探索。

基於發展需要,也基於責任義務,作為中國傳統民族產業、白酒領域的標桿,茅臺積極融入“一帶一路”建設。袁仁國在不同場合多次表示,2000年前,中國的名片是絲綢;1000年前,中國的名片是陶瓷;500年前,中國的名片是茶葉;而今天,中國的名片是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民族品牌,我們將借中國改革開放的東風,搶抓“一帶一路”的機遇,讓茅臺闊步“走出去”。袁仁國相信,擴大“朋友圈”才能畫出同心圓。茅臺將進一步加大對海外新興市場的開發力度,優先發展‘一帶一路’沿線各國的經銷商。

茅臺集團黨委書記李保芳也表示,在“一帶一路”戰略機遇下,了解沿線國家和地區消費習慣、經濟現狀和消費能力,逐步甄別和填補空白,茅臺會在海外市場註入更多精力。規劃顯示,未來五年內,茅臺海外市場要力爭實現年均增長率15%以上。到2020年,茅臺酒海外銷量要占茅臺酒總銷量的10%~15%以上,消費群體結構從華人市場為主轉向西方主流市場為。

憑借一系列涉及企業治理提升和戰略調整的制度安排,一個雄心勃勃的茅臺正在走向世界。茅臺的身影已經頻繁出現在世界各大國際機場、各大中心城市;茅臺的廣告正覆蓋《紐約時報》、英國《金融時報》等西方主流媒體。

第一財經記者也清晰地記得,2015年夏,為了制作“一帶一路”專題電視片,在土耳其進行采訪。到達土耳其的那個晚上,接受采訪的是土耳其民主黨的一位副主席,也是伊斯坦布爾市內行政區的一位長官。讓記者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在結束采訪時,這位副主席竟然從自己的辦公室里拿出一瓶茅臺,說要和記者好好喝一喝。可想而知,茅臺酒已經成為世界各國人民認知中國的美物。

千年不變之神秘茅臺

“作為東方文化的神秘載體,茅臺酒是中國釀酒文化中的一個奇跡。與德國啤酒在釀造過程中刻度分明、程序嚴謹、重視精準可量化進程的西方工業模式不同,茅臺‘精益求精、精耕細作、精雕細琢’的工匠精神,蘊含了中國傳統文化的神秘與質樸——端午踩曲、重陽投料、九次蒸煮、八次發酵、七次取酒勾兌、存放五年後出廠等傳統工藝,讓整個釀酒過程與本土氣候、環境、人文高度融合,充滿神奇的東方氣息。一瓶茅臺酒,從發酵到出廠,至少歷經5個過程、30道工序、165個工藝環節。並以大數據為手段,管理著146棟制酒生產房、35棟制曲生產房、187棟酒庫,以及全球市場上下遊數千個供應商、經銷商和每年上億瓶茅臺酒的走向。”袁仁國向德國來賓們詳細介紹了那麽多年來茅臺不變的釀制過程。

“神秘的天、神秘的地、神秘的水、神秘的微生物環境,以及天人合一、道法自然釀造技術,賜予了茅臺喝了不傷肝、不傷胃、不刺喉、不口幹、不誤事的神奇特質,成為了白酒行業唯一集綠色食品、有機食品、國家地理標誌保護產品、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於一體的健康白酒品牌,在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軍事、外交等各領域發揮了重要作用,被國人譽為‘國酒’。”

在“與德國幹杯”的啟動宴會上,一位和記者同桌的德國商人克里斯托沒等上菜,就三五杯茅臺下了肚,還像中國人那樣每幹完一杯,都要張大嘴巴“嗨”一聲,以表示滿足感。

“口感很好,”他瞇著眼睛,有點陶醉回味地對記者描述說,“烈烈地穿腸下肚,口中卻留有香甜滋味。”很顯然,克里斯托是烈酒的常客,“我們常常是餐後喝一些烈酒,我自認為酒量是很不錯的。但是50度以上的酒,對我來說,還是很刺激的。”當克里斯托得知,一瓶茅臺售價不菲時,對茅臺酒歷史和釀制過程起了很大的興趣。“我剛剛在展示廳里看到了茅臺的釀造過程,這麽多道釀造程序,難道都是目前遵從的嗎?”

記者搬出之前剛從茅臺員工那里討教來的“茅臺秘籍”,“現學現賣”給了他。

按照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總工程師王莉的說法,將100多種基酒調在一起,猶如一個交響樂隊,指揮必須對每一種樂器的特點和所奏樂段非常了解,這樣才能和諧。因此調酒師對每一種基酒都要品嘗和了解。

據介紹,茅臺調制的酒有著嚴格的理化標準,每一批酒大概使用100多種樣品基酒勾兌。面對不同的酒齡、不同的香型、不同的輪次(一年有7個輪次),還有不同的酒度、不同口味的基酒,茅臺的誕生,完全是一種藝術品的再造。

茅臺,香飄五洲的中國名片

第一財經記者從茅臺集團了解到,茅臺的世界之路,是向跨國酒類企業看齊,創新驅動打造一個在全球市場有競爭力的酒業航母艦隊。

茅臺的遠見抓住中國實施“一帶一路”戰略的機遇,把市場空間和企業影響向沿線國家深入推進。

圍繞產品、品牌、文化和市場進一步推動茅臺酒國際化,茅臺借助海外系列活動,趁熱打鐵,廣泛推介,深耕市場,在國際影響力不斷提升的同時,海外市場銷售也直線上揚。

來自貴州茅臺進出口公司的數據顯示,2016年前三季度,共有1418噸茅臺酒及系列酒進入國際市場,比去年同期增長48%,占中國白酒出口總量的12%,實現出口創匯2.56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長49%,占中國白酒出口創匯的74%。

在國內市場,貴州茅臺創造的利潤,占了中國白酒行業利潤總額的47%,貴州茅臺股票的市值突破600億美元,占中國白酒上市企業總市值的45%。

在國際市場,作為與蘇格蘭威士忌、法國科涅克白蘭地並稱世界三大知名蒸餾酒,貴州茅臺酒創造了全球最高的單品收入紀錄。

目前,茅臺已與五大洲6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90家代理商合作,直接發貨地區和國家達63個,產品分布全球重要免稅口岸,海外市場的營銷網絡布局日趨完善,引領中國酒業走向世界。

“未來5年,茅臺立誌打造世界知名的酒類控股企業集團。在走向世界的道路中,德國是茅臺重視的市場與朋友。”袁仁國說,茅臺願意與德國啤酒一道,成為中德人民進一步了解、交往的美好介質,不斷為雙方友誼的升溫提供美好記憶。

德國 一帶 一路 為茅 茅臺 搭建 廣闊 舞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667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