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盤錦槍聲

http://magazine.caixin.com/2012-10-01/100443888_all.html

  9月21日,遼寧省盤錦市興隆台區興隆農場後二十里舖村發生一場徵地衝突,當地派出所民警趕到現場卻未化解矛盾。衝突中,民警張研開槍導致村民一死一傷。

  衝突次日,當地官方調查組公佈初步結論,稱該事件為「暴力妨礙公安民警執行公務」,「民警屬正常執行公務活動,槍支使用符合相關法律規定」。槍擊案發生第三天,死者屍體被火化。

  截至9月28日財新記者發稿,該事件的多處細節仍然不清,官方一些表述前後矛盾。而此時的後二十里舖村,氣氛依舊緊張,村莊高度戒備,村口有大量車輛守衛,死者王樹傑家門前有十多人層層把守。當地政府工作人員稱,「事件已得到妥善處理,不希望引起家屬新的心理波瀾」。

槍聲響起

  衝突發生在一片水稻田邊。這片十餘畝的稻田,由王再元一家承包經營。王再元1979年從部隊復員後就成了興隆農場這個國營農場的職工,其兩個兒子王樹傑、王樹龍均已成家,同住於此。

  為修建一條通往一處保障性住房小區的道路,盤錦市市政工程建設總公司的工作人員開來了兩輛挖掘機準備在王家稻田上作業,被王家人發現並阻止。記者9月24日到現場時,該片水稻田已有兩畝左右被完全剷平,而此時距離水稻成熟收割,只差十幾天。

  就現場衝突,新華社和《新京報》記者對開槍民警進行了採訪。現場的五名市政公司職工也接受了新華社記者採訪。衝突另一方的王再元一家,除已中槍 身亡的王樹傑外,王再元夫婦和長子王樹龍一直沒有機會向外界講述事發經過。當地警方告訴財新記者,他們現在處於「監視居住」狀態,不能接受採訪。

  新華社報導稱,9月21日清晨6點30分許,市政公司的鄭永強等五人駕駛兩輛挖掘機,前往王家稻田施工。施工沒多久,一個身穿黑色半袖的高個男 子(王樹傑)即來到車前,和隨後趕來的一個赤膊男子(王樹龍)一起,脅迫他們下車。兩兄弟手中拿著斧頭、螺絲刀等器械,將他們帶到旁邊的田埂處,並用塑料 瓶向五人身上潑灑汽油。同時要求他們給領導打電話,帶2萬元前來賠償。

  盤錦官方稱,當時王家人事實上已經挾持了施工人員,警方才出警調停。但有目擊村民回憶說,王家人和施工人員雖已形成對峙,但並未發生嚴重衝突。

  110報警記錄顯示,施工方分別曾於7點48分、8時01分和8時07分三次報警。在此之前,王樹龍也於7時22分報警,稱有人駕駛抓鉤機來破 壞田地,恐出人命。官方消息說,附近的渤海派出所民警張研等二人在接到施工方報警後即趕往現場。據財新記者瞭解,從渤海派出所到事發地約五六分鐘車程。

  據《新京報》報導,警察到達現場後與在場的大隊書記握了手。事實上,施工方曾於數天前到王家田地上施工,已剷平了王家的部分稻田。王樹龍在警方 到來後很生氣,他說「我們報警兩天了,沒人管,找誰誰不管。這不出點事,領導沒人來協商這事。」有知情者對財新記者稱,王再元質問民警張研:「你到底站在 哪邊?」張研對王再元說王家「給臉不要臉」,甚至還用當地方言罵王再元,雙方對立情緒進而升高。

  張研在接受新華社採訪時的說法則明顯不同。他稱自己一到現場,即碰到手持鐮刀的王再元夫婦。王樹龍也手持裝著汽油的礦泉水瓶上前,往他並自己身 上潑灑,並手持白色打火機,問張「你能解決問題嗎?」號稱要「同歸於盡」。張研趕緊後退,並對持鐮刀近前的王樹龍母親張冬年(音)使用了辣椒噴霧劑,鳴槍 示警後離開人群,打電話請求支援。這時,在一旁田埂看著鄭永強等人的王樹傑,也正要點火,由於遭到鄭永強反抗,反將自己引燃。

  鄭永強對新華社記者說,王樹傑點火前,王樹龍曾大聲發出指令。有人著火後,張研以為是現場施工人員,又向人群跑來。途中遇到手持鐮刀的王再元, 再次引發衝突。張研稱,雖然再次鳴槍示警,王再元依然上前奪槍,王的鐮刀也傷及張研左手。雙方撕扯過程中槍聲再響,擊中王再元左腿。王再元中槍後,身上著 火的王樹傑開始追逐張研,在大吼並鳴槍制止無效的情況下,由於前襟已被潑灑汽油,擔心自己生命安全,張研對王樹傑進行了射擊。他說,當時完全是下意識的, 沒有瞄準具體部位,開槍時,王樹傑距離他僅僅一米。

  據新華社報導,現場一名圍觀者王玉奇在檢察院所作的筆錄與張研的描述基本一致,在張研開槍時,王樹傑已經著火,並且距離很近。但有事發後接觸過 目擊者的人士向財新記者介紹,王樹傑在身上汽油被點燃之後曾撲滅部分火苗,被槍擊時身上的火苗僅在後背一點,火勢並不嚴重。盤錦市檢察院副檢察長蔣曉東介 紹,屍檢報告顯示,王樹傑身上只有一個彈口,系被槍彈就擊穿心臟、肝臟、脾臟,導致心包填塞合併失血性休克死亡。

說法不一

  「9·21」槍擊案發生之後,當地的高壓維穩措施,使輿論很快走向盤錦官方的對立面。針對王樹傑屍體被迅速火化,輿論普遍質疑有「毀屍滅跡」之嫌,當地也一度傳言,稱王當時身中六槍,張研用光了所有的子彈。

  9月26日,盤錦官方對開槍數字首次正面回應,稱張研開了五槍,三槍示警,一槍走火擊中王再元,一槍擊中王樹傑。並稱人死後三日內火化是當地風俗,已經徵得死者妻子薑洋的同意。

  就村民傳言的「已向死者家屬補償400萬元」一事,興隆台區副區長韓彤也在接受《新京報》採訪時做了模糊回應,稱「為了維護穩定大局,興隆農場考慮到他家庭的困難,上有年邁雙親,下有未成年子女,給予的人道主義救助」 。

  就衝突發生的背景,官方通報稱,就剷除此次修路的水稻田一事,事先已經得到王家同意。王家當日阻撓施工,只因他們對距道路紅線外304米處的王 樹龍住宅提出高價補償要求,卻未得到滿足。韓彤稱,王家要求補償90萬元,農場委託拆遷辦9月12日作出的評估價格是47萬元,雙方尚在協商。

  後二十里舖村的數位村民則對上述說法表示並不知情,他們只知道王家對於稻田承包權回收價格過低一事,對農場一直都不滿意,沒聽說雙方已經達成協 議。承包權收回之後,王家只能獲得每畝18000元左右的補償。新華社9月24日的報導稱,王樹傑的妻子薑洋表示,他家因為補償標準太低沒有同意,政府 (實為興隆農場——編者注)已將他們起訴到了法院,傳票也已送達,將於10月9日開庭,王家也準備好了出庭應訴。

  然而9月27日,新華社另一則消息則稱,興隆農場與王家早已達成協議。協議書顯示,雙方自願解除承包合同,王家有地15畝,補償金額27萬元。該協議最後一句為事後添加的手寫體:「經9月3日雙方口頭協商意見,同意此協議。」同時按有王樹龍的手指印。

  就補償協議一事,《新京報》記者9月23日從村民處瞭解到,在衝突發生前,王家並沒有簽稻田補償協議。9月24日,當地政府有關部門則稱王家已 簽署補償協議。為何前後說法矛盾?前述協議是否事後補簽?當地官方拒絕了財新記者採訪王樹龍或王再元的請求,稱兩人涉嫌犯罪,不方便安排採訪。

失地困局

  9月底10月初,正是盤錦「蟹肥稻香」的時節。對於盤錦的務農者而言,擁有土地便意味著穩定的收入來源。盤錦的農戶多數都在稻田中養殖河蟹,形 成水稻種植和河蟹養殖並重的立體農業格局。近年來,每畝地光是河蟹的產值就可達數千元。盤錦大米也聞名遐邇。2011年盤錦的農民人均純收入達11437 元,遠高於遼寧省的8297元的平均水平。

  當地農民要找到一份合適的工作很不容易,而且盤錦的生活成本很高。這意味著一旦失去土地,不僅減少了收入來源,「被城市化」還面臨著生存壓力。 一位失地的前興隆農場職工告訴財新記者,他所承包的土地早在1998年即被收回,補償很低。一旦領取了一次性的補償,便相當於「買斷工齡」,醫療保險等都 需要自己買。之後他長期靠幫人搬東西等零活維生,到60歲後才可以得到每月約700元的退休金。這是當地很多失地農場職工的生存常態。而承包國有農場土地 耕種的普通農民,則連60歲以後的退休金都領不到。

  雖然很多職工從小就在興隆農場務農,但由於農場土地是「國有土地」,徵收補償標準遠低於集體土地。據興隆台區副區長韓彤介紹,目前當地徵收集體 土地的補償標準為每畝7.2萬元,而對王再元家的補償標準是每畝1.8萬元左右(尚餘18年承包期,每年每畝1000元)。很多被收回土地者對此不滿,有 人曾赴京上訪。有知情人士告訴財新記者,王家一直對補償標準不滿,甚至曾多次帶頭維權,興隆台區相關工作人員稱,「這家人挺橫的」。

拆遷「盤錦模式」

  從2009年起,盤錦就開始了大規模的拆遷和徵地,由此引發的矛盾衝突不斷。

  例如,位於盤錦市府大街西段的甜水村變電所屯自然村,2009年2月10日,政府一紙房屋確權公示,將該屯一百多戶居民擁有「兩證」(土地使用 權證和房屋所有權證)的房屋所有權界定為無效,僅按每平方米兩百元的標準補償,由此引發不滿。當年4月,62歲的村民趙中權因對拆遷不滿,跳樓自殺。之後 的大規模強拆引發衝突不斷。當年8月,村民張榮和被警車帶走,次日因聽聞家中正被強拆,從派出所二樓跳下摔傷,至今已住院三年多。張延平等少數幾家仍未搬 遷。張家通過訴訟要求確認政府的「確權」違法,在全國人大代表王潤剛的關注下,2011年4月獲得官司勝訴,但仍未獲得滿意的補償。張延平一度將砍刀別在 身邊,以震懾可能前來的拆遷人員。他家對面一戶人家,則在屋外長期設置煤氣罐等物品來反對拆遷。

  盤錦市強拆中最為嚴重的一次是2011年5月2日的聖潮足道館強拆事件。興隆台區拆遷辦組織強拆過程中,被拆房屋的承租人持刀阻止,砍傷1名協 警和1名強拆人員。監察部、國土資源部、住房城鄉建設部、國務院糾風辦四部門2011年9月對此事通報批評,興隆台區區長劉世傑被行政記大過處分,常務副 區長李煒被撤職,另有6位相關責任人也被處理。

  補償標準偏低背景下的高壓強拆,成為當地民間對政府不信任的主要原因。在維權過程中使用刀具、汽油等相威脅,在盤錦已非鮮見。「9·21」槍擊 事件發生後,後二十里舖村裡也有議論,稱王家使用汽油並不是要真的拚命,而是想以此作為手段要求和政府談判。然而王樹傑的意外燒身,使王家的預設劇情永久 改變。■


盤錦 槍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842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