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澳門大鼻硬搶$600億地皮大劉:我被強姦

2013-09-26  NM
 
 

 

因澳門「御海‧南灣」項目,而遭澳門當局控告賄賂及洗黑錢的華人置業(127)主席劉鑾雄(大劉),在該案審訊接近尾聲時,突然高調「發難」。他連續兩日於「御用飯堂」福臨門高調反擊,七情上面,大爆內幕,並指想將過程拍成電影《張子強與大劉》。大劉聲稱比舊版勢力大一千倍的新版「張子強」,因睇中塊地的六百億元利益,而「做佢世界」。扮演「張子強」的最佳人選,應是影星成龍,而「張子強」其人與成龍一樣,有一個花名,叫「大鼻」。

於法庭內似乎「唔夠打」的大劉,於是移師福記做出連場大龍鳳,其實是「做俾阿爺睇」,望中央出手擺平。本刊足本放送大劉精彩獨白,並獲知情人士爆料,拆解箇中局勢。手握黑材料、強調「四歲就開始嚇大、死都唔怕」的大劉,為澳門政府投下深水炸彈,「張子強」如何拆彈,好戲還在後頭。

澳門前運輸及工務司長歐文龍巨貪案第三階段審訊,因牽涉本港富商劉鑾雄及羅傑承,而備受矚目。劉、羅二人被指向歐文龍提供二千萬賄款,以投得「御海‧南灣」地皮,並涉嫌洗黑錢。兩度以健康理由缺席審訊的大劉,早前突然撤換律師團。上週五中午,大劉在女友呂麗君陪同下,如常到灣仔福臨門開餐。記者上前查詢換律師一事,平日「眼尾都不睄吓記者」的大劉,明顯有備而來,破天荒即場在福臨門門口召開迷你記者會。之後再移師樓上貴賓房,繼續「發炮」。翌日又故技重施,加以補充。

大劉以呼寃為名,實為「爆大鑊」,先後以綁架、強姦做暗喻,說到激動處,不惜發毒誓,指若有行賄或洗黑錢,便「絕子絕孫」。其間,不時欲言又止,刻意賣關子,並貫徹其一向作風,含沙射影。

「俾人強姦,仲要扮高潮!」

記:記者大劉:劉鑾雄

記:點解突然換律師?大劉:有人逼到我走投無路,所以先咁遲去換律師。我擔心有啲律師,人哋講嘢對我不利時,照單全收,應該反駁又唔出聲。就好像喺電影入面,有啲人係無間道。解讀:據知情人士透露,大劉首批律師團有部分人,是由「大鼻」介紹,當時二人關係仍未轉差,他解釋:「初時大劉以為司法機構只係做吓樣俾阿爺睇,後來發現唔對路,已對本案個別律師有戒心。早前有律師話搵崔世昌(澳門特首崔世安兄長)做辯方證人,大劉覺得這樣做對自己不利。」大劉並即時換入高大衞(David Azevedo Gomes)。記:乜嘢人要逼你?大劉:今年年頭,我喺有線40台,睇咗套電視劇叫《將軍》。講清末,廣州附近有個縣,有個地主,俾縣官睇中佢間屋,就用莫須有嘅罪名,將地主拉去斬頭。我睇完,好大感觸。解讀:內地電視劇《將軍》一○年首播,由著名演員黃海波、陳數等主演。「將軍」是指捉象棋,意指「小卒過河,沒有退路,只能將軍」。主角之一虞小白目睹父兄被斬,大屋被奪,遂手刃縣官報仇。現實中,令大劉惹上官司的,正是澳門「御海‧南灣」地皮。記:套劇令你有咩感觸?大劉:我開始諗,應唔應該拍套電影,類似《將軍》嘅劇情,戲名叫《張子強與大劉》。今日嘅張子強,比以前嘅聰明十倍,有勢力一千倍,佢唔用AK47、手榴彈,佢用第二啲嘢去綁架人哋。解讀:以綁架富豪成名的大賊張子強,九八年在內地落網,判死刑後處決。大劉暗示自己亦遭澳門版張子強「綁架」勒索。記:「張子強」逼到你走投無路?大劉(飲啖茶):我舉個例,戲中嘅張子強,去強姦一個女人,你一定要扮有高潮,先可以無事走得,稍為反抗、嗌救命,就唔係你死一條命,係殺你全家、誅你九族。佢咁樣,係要製造一個白色恐怖,我睇啱邊度,你哋個個都要合作,唔係就死路一條。記:邊個人適合扮演張子強?大劉(擰側頭思考,身旁的呂麗君偷笑):呃,我唯一諗起呢,就係佢同我一個老友個花名一樣。成龍有個花名,你問番娛樂組。(記:係咪大鼻?)我唔答你,總之同成龍嘅花名一樣。

「利益太大,點都要做你!」

記:咁「張子強」勒索啲乜嘢?大劉(一輪嘴,如背台詞):劇中嘅大劉某年五月俾人告,無幾耐,佢塊地,等同廣州間大屋,就俾人收咗了。(呂麗君插嘴:講緊故事o架!)六月,有第三者來搵大劉,話:「你塊地俾人收咗,依家照成本價,你賺少少,我同你買啦。」大劉一口拒絕。點知,呢班人隔幾個禮拜又來,話:「如果你肯賣呢塊地,就包你冇罪,甚至撤銷控告。」大劉好㷫,原來我要俾人告,係俾人吼住塊地。我話:「就算俾人釘有罪,我都唔賣!」記:對方咁逼你,唔怕一拍兩散?大劉(沉默):我都諗咗好耐。有人用十幾年的政績和刮埋咁多錢嘅風險,同埋繼續控制住某個地方幾十年嘅政權發展來賭博,其實係好唔值得嘅。但係,利益太大,講緊唔係三百億,係五、六百億,所以佢做一鋪,×你!(語氣激動兼爆粗)好過佢做十年廿年,老虎都要o架啦。

「俾咗贖金,都俾人撕票!」

記:買地時,無預計會落得此下場?

大劉:我當時係俾人呃、俾人氹。我唔想去投資o架。原本嗌咗另一個有錢佬去投資,但嗌咗半年佢都唔制。今日呢個有錢佬嘅公司,市值已經二千幾億了。我投資,係屬於捱義氣。(記:羅傑承氹你落疊?)(大劉點頭,這時呂麗君即上前耳語提點。)我哋唔好講名。

解讀:有傳嘉華主席呂志和,早年亦有興趣競投涉案地皮,後因條件太辣而作罷。呂志和旗下銀河娛樂(27),當時(前稱嘉華建材)市值僅百億元,如今已暴漲至超過二千億。而四太梁安琪亦有興趣,最終由大劉於○五年借錢予羅傑承的公司Moon Ocean,買下地皮,羅其後再將公司轉賣予大劉。

記:涉案嘅二千萬,係咩一回事?

大劉:我喺八年前,俾咗二億(羅傑承的公司),三年前再俾咗十六億,連埋利息,足足超過二十億。我俾咗咁多錢,我仲要去做啲咁嘅嘢(賄賂)?如果俾二千萬可以慳番二十億,我咪發?(激動)俾咗二十億,人哋都要撕你票,㷫唔㷫呀?

解讀:華置於○五及一一年,分別支付十六億元,買下羅傑承公司Moon Ocean。澳門廉署官員在庭上指,羅傑承一買一賣,共獲利十八億元。知情人士透露,羅只是「Fund Manager」,幕後老闆另有其人,他指:「對方已經賺咗咁多,所以大劉初初俾人告時,諗住有得傾,點會估到對方後來直情想吞咗成個項目,先會反枱。」

記:撕票係咩一回事?

大劉:最近有單嘢,又係俾人「綁架」,交咗贖款,一樣俾人撕票,早兩日報紙先登出來。我哋所謂撕票,唔係以前三狼咁樣(雙手做勒頸手勢),係……(做口形)。

解讀:熟悉澳門的人士表示,所謂撕票,即告上法庭。今年五月,結好控股(64)以三十二億元,將金都酒店連地皮,賣予銀河娛樂。「有人食咗差價,但賣平咗二十億,都要將佢啲員工告上法庭,撕佢票。」他表示。上週四,澳門報紙指某酒店高層,涉嫌在申請外勞時造假而被捕。

「佢視中央如無物!」

記:你決定要反擊?大劉:我唔敢講反擊,我只係升斗市民,惟一可以反擊到呢個「張子強」嘅,係中央政府。我拍呢套戲,主要係俾中國十四億同胞睇,更希望俾中南海極高層嘅領導睇。呢個時代,係唔容許有啲有勢力人士,預備世世代代控制某個地方,好像北韓咁世襲。(記:有無同中央溝通?)我乜人都唔識,我識就唔使喺度同你哋講咁多無謂嘢。記:你和「張子強」有無私人恩怨?大劉(想都不想便答):冇,完全冇,一定冇!我都唔知發生咩事,最後先知道,目的都係嗰五、六百億嘅一塊地。最近逼到我無氣抖,都係想我賣塊地。

「我嚇大嘅,唔怕死!」

記:你和羅傑承已決裂?大劉:暫時未。睇吓佢會唔會做番一個正常人講嘅正常嘢,so far佢無咩嘢講,但我唔知道佢突然間接到佢老細嘅order,佢會點做,我唔知。解讀:據悉,審訊繼續下去,會有九成證供指證大劉是主謀,因此他急急腳於十月七日再開庭前爆大鑊。記:條氣唔順,以硬碰硬?大劉:我成日希望以和為貴,但發現唔得。一時有人叫我認罪,一時有人話你點都要死o架啦,你聽見會點呀?我今日講咁多,已經預咗出街俾人亂刀斬死或亂槍打死。呢個有勢力人士,講一句話,明,就搵「雪糕佬」搞掂你,暗,就搵汽水廠嘅員工搞掂你!

審訊拖拉講數

大劉這宗行賄案,源於去年四月,在何厚鏵政府內擔任運輸工務司司長的歐文龍,因貪污案受審時,終審庭法官爆出大劉及羅傑承捲入澳門「御海‧南灣」項目的貪污案,涉嫌行賄歐文龍,當時大劉否認。但去年五月,二人仍被澳門當局列為被告,之後審訊便拖拉。初級法院原定去年九月開審,但先因合議庭主席高麗斯身體不適,押後至今年一月;及後,大劉兩度以健康理由,拒絕應訊,案件再押後。至今年六月,才在大劉缺席下開庭。法庭一開波便直入審訊劉、羅涉嫌行賄的部分,更傳召華置前職員及測量師樓職員等證人作供。七月底休庭放暑假,一個月後再開庭,突然轉為集中審訊與劉、羅無關的污水廠貪污部分。 解讀背後,據知情人士透露,大劉與「大鼻」一直透過中間人進行談判,但對方態度強硬,以致遲遲未有結果,亦令審訊時間一拖再拖。當中爭拗,在於「價錢」。華置重金打造的「御海‧南灣」項目,總投資達二百億元。去年三月開始預售樓花,預計整個項目最後利潤超過二百億,加上近年樓價升值,項目的利益亦水漲船高,自然有人虎視眈眈。去年八月,澳門政府已向華置發出通牒,收回涉案的五幅地皮。但知情人士透露,當局至今未能合法地收回地皮,擁有權仍在大劉手上,「大劉至今投資成本約四、五十億,對方話加多十億、八億,俾大劉賺,但大劉梗係唔肯,講緊成個項目市值五、六百億喎。」該名知情人士續稱:「呢班人知道,最簡單直接嘅方法,就係買咗大劉揸住地皮間公司,再去同政府申請,重啟項目。因為就算政府收番塊地,到時全世界睇住,唔可以再賣俾自己友,亦唔可以賣得平,唔會係八年前嘅價。所以大劉一日唔賣,佢哋都拿唔到塊地嘅利益。」如今,華置正就收地一事,上訴至中級法院,未有定案。由於對方失去耐性,要「夾硬來」。下月七日,便要重啟有關劉、羅的審訊。最近,澳門有人放風,指要「鋤死」大劉,要劉羅雙雙入罪,若只是羅入罪,檢察院一定上訴。原本一直沉默的大劉,唯有高調爆料,絕地反擊。

澳門隨時變天

其實,大劉曾向北京敲門。去年五月,大劉與女友呂麗君便被拍到現身北京,呂手上更拿着一袋二袋疑似禮物。據悉此行是想透過港澳辦,引見內地司法部門官員,請對方「出手」擺平事件,但可惜無功而返。炒股出身的大劉,向來甚少與內地官場打交道,求助無門。大劉與「大鼻」的惡鬥,當中牽涉的利益及人物,龐大複雜,其他山頭,都不敢出聲,惟恐被拖下水。近日澳門社會又見暗湧。上月,澳門黑幫話事人「水房賴」,被加拿大移民及難民部(IRB),以三合會成員為由,驅逐出境。接近澳門政府的人士透露,事件已升級至外交層次。「中央重視呢單嘢,覺得有人喺澳門嘅勢力太大,連加拿大政府都知道,嚟緊可能會出手整頓。」近年,水房賴儼如澳門疊馬仔的統帥,去年底便在澳門喜來登酒店,筵開一百九十九席晒馬。港澳三合會「水房」,正式名號叫「和安樂」,源自一九三四年,是土瓜灣安樂汽水廠員工,為維護員工利益而成立的組織,故又名「汽水房」。不過,有「股壇狙擊手」之稱的大劉,亦不遜色。○一年,本刊曾報導,大劉已故父親劉火榮,是六、七十年代大毒梟「跛豪」(吳錫豪)的好友。大劉指自己「四歲開始嚇大嘅」,絕非空口講大話。但講到底,大劉雖大放厥詞,但亦不斷發出和解信號,多次提及希望「以和為貴」,但指主動權在「大鼻」手上。被殺個措手不及的「大鼻」,相信要重新「計數」,下月開庭,好戲將陸續上演。

大劉手震之謎

平日魄力十足的大劉,在上週五炎熱的天氣下,仍須穿上一襲黑色的風褸到福臨門用膳。接受傳媒訪問期間,大劉責罵「澳門張子強」時不只動了真氣,兩手更不協調地顫抖着,見者憂心。大劉之前三度遭澳門司法機關傳召,以養病為由缺席。訪問裡抖震的手,令外界擔心大劉是否因訴訟飽受壓力煎熬,健康惡化。本刊找腦神經科專科醫生盧文偉,看過訪問片段後,指出大劉左手活動雖然不自然,但相信不涉及腦神經疾病,「唔似係柏金遜症,(病人)喺放鬆的狀態都會郁(顫抖)先係(症狀)……中風都好勉強,如果係中風神志唔會咁清醒。」但大劉患有糖尿病,食藥又會否影響他的活動?「同糖尿病冇關係……反而飲咖啡或茶,入邊嘅咖啡因刺激會令人咁(活動不協調)。」盧續表示,更大的可能是當時大劉情緒太激動,體內腎上腺素急升,所以說話時的手舞足蹈,做出「慣性嘅激動手勢」。

壹解碼澳門司法制

澳門司法機關,分別由法院和檢察院組成,前者為「三院三審制」,分別為第一審法院、中級法院和終審法院。各級法院的法官,是由法官、律師及其他知名人士組成的獨立委員會推選,再由澳門行政長官任命。至於檢察院職責,是在法庭上代表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獨立行使法律賦予的檢察職能。按《基本法》規定,澳門特別行政區享有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法院獨立進行審判,不受任何干涉。與香港實施的《普通法》不同,澳門施行的是《大陸法》,乃《成文法》,法官只會依立法原意審判案件,按法典訂明有何罪名並作出相關判刑,不依案例。而香港實施的《普通法》,法官可援用成文法,也可以援用已有的判例來審判案件,並擁有法律的最終解釋權,判例對以後同類訴訟有約束力,屬「判例法」。香港與澳門目前沒有引渡協議,但即使被告人不出庭,澳門法院亦可進行審訊甚至將被告定罪,只要被告不到澳門或與澳門有引渡協議的國家,便可避免被捕及服刑。

大劉「套現力」起碼過百億

大劉含沙射影

澳門 大鼻 鼻硬 硬搶 600 地皮 大劉 我被 強姦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815

大鼻•羅傑承•歐文龍三人一線牽

2016-09-15 NM

新世代網民對「大鼻」係乜誰摸不着頭腦,其實三年前蕭若元對啲人估極都估唔到誰是「大鼻」,已感到非常「」,並在他的謎米節目清楚揭盅:「呢個江湖上除咗成龍之外,仲有邊個人花名叫大鼻嘅呢?就係前澳門特首何厚鏵。」

其實呢個花名在澳門就讀永援中學時已經被「起朵」,直截了當,何厚鏵年輕時肥頭耷耳,與老豆何賢同一個餅印,其厚肉鼻子成為佢個人標記,同佢十分老死嘅朋友,都稱他為「大鼻」,夠晒豪爽;無獨有偶,大鼻同羅傑承、前澳門工務司歐文龍都連成一線,嗱嗱嗱,唔係講歐文龍案呀,係講佢哋間母校——粵華中學,歐文龍與羅傑承均是畢業於粵華中學,而大鼻中學時就讀的永援中學,跟粵華中學都是由天主教鮑思高慈幼會興辦,於○一年起兩間學校合併為一條龍互屬關係,以三人的「名氣」,自然榮登該校的「榮譽」校友!

陳啟宗二次創作

恒隆老闆陳啟宗(Ronnie Chan)返到大陸,主持旗下大連恒隆廣場開幕時,擦晒鞋咁話:「現在到了中國才知自己有多窮。」朗尼陳呢句金句其實都係「二次創作」,早年北上的港人早已領略到所謂:「去到北京,先知自己官細;去到深圳,先知自己錢少;去到海南島,先知自己身體有幾好!」陳啟宗唔係做官,又冇project喺海南島,所以返到大陸淨係知自己有幾窮!陰功!

中環寸嘴處男開鮑落柯打

工廈大王楊耀松長子,八十年代往北美洲開山劈石,做一帶一路先頭部隊,自比為星仔變星爺前冇人懂欣賞其無厘頭文化,廿年後終於領略當中奧妙,與粉絲分享在北美洲各路人士交手經歷,絕不老點。

嗰日去IFC正斗食個quick lunch,一坐低個新進經理就介紹我食「野生鮑魚粥」,盛惠$488一碗,嘩,我兩個人咪成千銀落樓!我就話等我朋友來問吓佢肯唔肯夾份食先,朋友都話叫住一碗試吓先,我估成場都冇人會叫,我深信個新進經理都係處男落柯打呢碗粥,等佢俾上司捽數時,衰衰哋都話有客仔柯打過吖,呢隻野生鮑魚雖然係罐頭,碗粥又真係好鮮甜,要加碗白粥來溝溝佢,一嚿嚿鮑魚角,唔係薄切嘅;食呢碗粥都冇衰嘅,起碼消費超過三百蚊,有免費泊車三粒鐘,仲可以勾起絲絲回憶,以前零用錢有限,被迫扮romantic一碗粥兩份食嘅日子。

上水間東華三院甲寅年總理中學,早排先出咗個同我同姓嘅狀元,家陣學校被噴漆「香港獨立」,當年東華三院籌旗起呢間學校,都冇人夠膽攞個命名權,喺上水咁遠,驚捐完後殺校,到時仲衰過唔捐,所以咪叫「甲寅年總理」囉!點估到間學校咁「地靈人傑」,我老豆都捐咗二十分之一o架,張玉照仲掛喺學校入面,好似演唱會山頂位咁遠,寶詠琴嗰張就eye-level,如果以骨灰龕位計,寶詠琴個位最貴咯,尚在人間嘅總理仲有些少人氣嘅得番馬清偉,我作為捐款者嘅後人都會目及住間學校,隨時為學生發聲o架!

阿媽捐身家潮州「畢菲特」惹官非

投資專家林森池家族爆出官司,上週其弟林鎮明入稟,指被林森池踢出三間家族董事局,其實呢場官司可能因阿媽捐身家而起。林森池母親吳文佩是寡母婆,四十年代由潮州帶着四名子女來港,做過小販、穿膠花,後來在新蒲崗經營布廠;呢位潮州婆婆深懂投資,識得買廠廈又自置物業收租,掃埋中電、滙豐、港燈大堆藍籌股收息,當時身家起碼三、四千萬,有感不少老人家勞苦一生,老來無依無靠,遂於八十年代成立「慈蓮覺悟佛堂」,主要在荃灣資助一間護養院,又借錢予同鄉安享晚年。五年前敝刊訪問林森池,他說過做慈善要長遠,一定要養雞生雞蛋唔殺雞,於是決定不動用、變賣母親的物業和股票,但就全數把股息和租金約每年一百萬捐出,當時九十五歲的吳文佩住喺老人院時,林森池女兒林淳陪伴她接受採訪,仲話嫲嫲在深切治療部跟她說起捐身家時,嫲嫲也點頭贊成。未知是否這套「長線投資及慈善哲學」導致這場家族官司。

大鼻 羅傑 歐文龍 歐文 三人 一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563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