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京東方的鄂爾多斯「煤高科」:220億OLED項目風險係數

http://www.21cbh.com/HTML/2011-8-30/0MMDcyXzM2MTM0MA.html

巨虧之下,京東方的「煤高科」處變不驚。

8月30日,京東方A發佈公告稱,其已與鄂爾多斯市政府、東勝區政府以及北京國資委旗下的 北京昊華能源公司簽署了第5.5代AM-OLED生產線和能源建設項目的框架協議,其在鄂爾多斯以投資換煤炭的計劃(詳見本報2011年8月16日報導 《220億「高科技」投資誘惑 京東方鄂爾多斯「換煤」》)獲得進一步推進。

具體來說,京東方與子公司北京京東方光電科技出資3000萬 設立鄂爾多斯市京東方能源投資有限公司;而京東方與子公司合肥京東方,以及京東方顯示出資3000萬元設立鄂爾多斯市淏盛能源投資有限公司。這兩家能源投 資公司將作為其在鄂爾多斯所獲10億噸煤炭探礦權的具體獲配單位,開發所得資金將用於5.5代AM-OLED生產線的前期資金需求。

京東方有關人士透露,「總投資220億元的5.5代AM-OLED生產線註冊資金為120億元,鋪底資金為15億元,這些資金大部分將由煤炭資源開發所得資金提供,不足部分京東方將自籌,也不排除通過定向增發募集的方式。」

京東方預測其鄂爾多斯OLED面板項目2013年投產後每年的稅後平均利潤達到28.9億元。然而,未來幾年急劇擴大的OLED產能或對此預測帶來變數。

三重難題

具體為:技術專利、產業配套和未來產能放大帶來的盈利壓力

隨 著北京京東方8代線今年6月底點火,京東方的四條液晶面板生產線都進入量產階段,然而液晶面板行業的整體虧損讓京東方也承受了巨大損失,今年上半年出現了 12.2億元的虧損。京東方的公告顯示,今年第一和第二季度其虧損分別達到6.75億元和5.41億元,而三季度預計虧損將擴大至8.84億-10.84 億元。

「京東方的5.5OLED面板項目主體廠房建設今年內一定啟動,而建設工期為29個月,最快將於2013年底投產。」8月30日,京東方副總裁張宇表示。

然而,這個投資200多億元的新項目,卻不得不面臨技術專利、產業配套和未來產能放大帶來的盈利壓力等三大問號。

首先,對於京東方來說,選擇在鄂爾多斯投資OLED項目會面臨產業配套上的劣勢。京東方北京基地離鄂爾多斯有500公里路程,儘管這可以在一些通用的配套產業上提供支持,但是遠距離配套對今後的運營仍會帶來難題。

其次,由於全球OLED70%的專利被美國的柯達,以及韓國的三星、LGD等佔據,特別是在大尺寸領域,三星的專利壟斷優勢更加明顯。要想在大尺寸OLED突破,京東方顯然還需要邁過專利這道關。

對此,張宇表示,目前全球OLED專利不像液晶面板領域那樣被韓國和台灣地區企業控制,而且京東方為此也準備了部分資金用於專利購買和專利交換。

張 宇稱,早在2002年,京東方就收購了擁有部分OLED專利的韓國HI-LCD公司,擁有了部分OLED的專利和研發人員,而去年京東方在其成都4.5代 液晶面板生產線的基礎上開始進行OLED技術的升級改造,去年10月京東方更是與成都電子科技大學在成都合作共建「OLED聯合實驗室」。

第三,在投資回報方面,京東方稱,經測算,鄂爾多斯OLED項目計算期平均年所得稅後利潤28.9億元,平均銷售利潤率為18.50%,稅後靜態投資回收期為6.99年,稅後動態投資回收期為8.76年。

對於這一投資回報率的計算方式,京東方方面表示,這是評估機構參考三星SMD5.5代線的利潤回報情況而估算的,並結合了當前OLED面板市場的出貨量和供求關係。

但未來OLED產能的急劇擴張有可能會對此帶來變數。2010年全球

OLED面板出貨量是4000多萬片,但是到2014年這一數字有望增長到2.5億片。尤其是三星新工廠的建設將驅使AMOLED產能面積從2011年的89萬平方米提升到2012年的260萬平方米,在2013年將再倍數成長。

DisplaySearch中國區市場總監張兵表示,屆時OLED面板的價格有望下降到目前的一半,這樣OLED的投資收益率也會下降,而且三星5.5代線投資規模只有21億美元,而京東方達到了35億美元,顯然京東方的資產折舊壓力更大。

卡位下一代顯示

「如果順利投產,其與三星的差距只有三年,且早於台灣地區的面板企業」

儘管京東方OLED項目面臨多方面的挑戰,但其對中國在下一代顯示領域中的卡位有一定意義。

AM-OLED面板作為液晶的替代技術,目前在智能手機、筆記本電腦等領域已經開始部分替代液晶面板。張宇表示,顯示技術的這一輪升級中,台灣地區面板商的佈局太慢了,相反大陸的面板企業這次似乎趕在了前面。

除 了之前成都長虹虹視、崑山維信諾、順德彩虹等在中小尺寸OLED領域佈局,廣州創維華工、順德彩虹開始建設4.5代中試線。張兵指出,「如果說液晶面板領 域中國的企業至少有5年的差距,如今在OLED領域京東方5.5代線如果順利投產,其與三星的差距只有三年時間,而且要早於台灣地區的面板企業。」

然 而,目前各面板企業亦在加速對OLED的佈局。今年3月開始三星電子已經開始投資20億美元建設第8代線OLED面板生產線,LGD也剛剛宣佈將投資 28.3億美元用於OLED面板技術研發和建設第8代OLED面板生產線,預計2014年底將正式投產,而友達、奇美、彩虹都計劃投資OLED面板生產 線。

張兵表示,「三星還計劃在現有的幾條8代液晶面板生產線基礎上進行低成本改造使其生產OLED面板,如果那樣到2014年可能全球範圍8代OLED面板的產能將大增。」

京東方 京東 的鄂 鄂爾 多斯 高科 220 OLED 項目 風險 係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589

消失12年後,官方版重出江湖 基尼係數混戰

http://www.infzm.com/content/86040

衡量社會收入差距的風向標——基尼係數突然重新出現,很可能是為收入分配改革「鋪路」。

在沒有官方版本的12年裡,民間版本層出不窮,但注定都充滿爭議。

久違的官方基尼係數

12年了,官方版基尼係數終於再現。

2013年1月18日下午,中國國家統計局局長馬建堂就當年國民經濟運行情況召開記者招待會。被問到「基尼係數」發佈計劃時,馬建堂出人意料地公佈了2003-2012年十年間的全國居民收入基尼係數:2003年是0.479,此後波動向上,於2008年達到峰值0.491,2012年回落至0.474。

統計局基尼數據一經公佈,引來一片爭議。經濟學家許小年質疑該數據過低,「連童話都不敢這麼寫」。而北京師範大學收入分配研究院執行院長李實等學者則認為統計局的數據相對可信。

但更為引人關注的,是這次官方基尼係數發佈的時機——國家統計局上次公佈基尼係數還是在12年之前,因而此次公佈該數據,被普遍解讀為是在為即將啟動的收入分配改革「鋪路」。

「政府已經承諾到2020年居民收入翻一番,若想兌現它的目標,就必須在收入分配製度改革方面做出一些調整,這可能是一個契機。」李實告訴南方週末記者。此外,他認為統計局也受到一定的壓力,一是社會公眾希望知道收入差距的現狀,二是一些民間研究機構發佈的基尼係數越來越高,「統計局再沉默下去,就不好交待了」。

在許多國家,政府均每年發佈基尼係數。根據公開資料,統計局曾公佈2000年中國基尼係數是0.412。南方週末記者查詢到,統計局曾在2001年第一期《中國國情國力》的期刊上,發佈過1978年至1999年間歷年的農村和城鎮居民基尼係數:1978年的農村居民基尼係數為0.2124,城市為0.16;1995年全國居民基尼係數為0.389,1999年為0.397。

但為何2001年至2012年十一年間,統計局未再公佈基尼係數呢?

名詞解釋

基尼係數由意大利經濟學家基尼於1922年提出,用以測定收入分配差異程度。其值在0和1之間,越接近0表明收入分配越趨向平均,數據越大表示收入差距越大。按國際通行標準,基尼係數小於0.2時表示收入分配高度平均,達0.4以上表示收入差距較大,達0.6時表示差距懸殊。

1月18日的記者會上,馬建堂提到之前國家統計局尚未建立全國統一的城鄉居民住戶調查體系,因此基尼係數的計算經歷了從城鄉分開走向全國統一、城鄉可比的過程。統計局進行了近兩年的準備,對全國40萬戶居民分城鄉的、老口徑的住戶基礎資料進行了整理、計算,才得出2003年到2012年的居民基尼係數。

但一位專家告訴南方週末記者,據他所知,前些年統計局也都會按老口徑統計基尼係數,之所以沒有公佈,「可能是怕數字比較敏感」。

基尼係數的高低與社會穩定指數呈反比,國際上通常將0.4作為「警戒線」,即基尼係數超過0.4時,貧富差距將使社會不穩定。因此,當13年前中國居民基尼係數超過0.4時,統計局不再公佈,或許是出於此種考慮。

上述2001年第一期《中國國情國力》中,國家統計局在「從基尼係數看貧富差距」一文裡指出,1978至1999年21年裡,城鎮居民基尼係數增長了84%,農村居民基尼係數增長了58%,「如果這種勢頭不適當加以遏制,那麼,就可能快速地達到甚至超越警戒線,從而造成嚴重的兩極分化和劇烈的社會動盪,對保持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產生不利的影響」。

同時文章判斷,在衡量全國居民之間的收入分配差距時,可以將警戒線上限定為0.5,而非國際警戒線0.4,「實際工作中按0.45操作」。

上述判斷的主要依據是,各國國情千差萬別,居民的承受能力及社會價值觀念都不盡相同,也確實有一些國家基尼係數超過0.4卻並沒有出現大的社會動盪,比如南非、美國、菲律賓、巴西、墨西哥等。

來自民間的「超級替補」

與官方基尼係數的長期失語相對應的,則是民間或國際組織對基尼係數和貧富差距的長期和持續的關注。

1985年第3期《經濟研究》雜誌上,發表了一篇研究平均主義背後的收入不公平現象的文章《勞動者個人收入分配的若干變化趨勢》,作者是時任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副研究員趙人偉,因為那篇文章的巨大反響,他獲得了1986年的「孫冶方經濟學獎」。從此趙人偉開始了對中國收入分配不公問題長達二十多年的研究生涯。

1980年代,趙人偉專門研究城鄉之間的收入分配不公問題。雖然當時城市和農村內部的基尼係數屬於平均主義範疇,但新中國成立後的「工農業剪刀差」的工業化戰略,使改革開放初期中國城鄉居民收入比是2.5︰1(世界銀行的數據),而世界上絕大部分國家都沒有超過1.5倍。同時,二次分配的財政支出和轉移支付進一步對城鄉進行了「抽瘦補肥」的逆向再分配——僅城市居民享受住房、養老、教育和醫療等補貼。

不過,1980年代城鄉收入分配不公的矛盾並不十分尖銳和激化,這一方面是因為當時對人口流動的限制較死,使城鄉之間的收入差距對比不強。另一方面,1970年代末實行農村聯產承包制之後,農村居民的收入水平顯著提升,一度縮小了城鄉之間的收入差距。在城市中,居民收入分配格局同期也在發生巨變。一些脫離計劃經濟體制「下海」經商的人迅速富裕起來,1990年北京亞運會召開時,相聲節目裡調侃的是「搞原子彈的不如賣茶葉蛋的」,「拿手術刀的不如拿剃頭刀的」。

趙人偉概括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中國收入分配經歷了三個階段,一是1985年以前,基本是平均主義下的不公平,農村承包責任制使城鄉差距縮小;1985年-1990年代中期,平均主義和收入差距拉大兩種現象並存,體制內平均主義,體制外收入差距拉大;1990年代中期至今,則基本是收入差距不斷擴大階段。

1988年,趙人偉領銜的社科院經濟所居民收入分配研究課題組正式成立。美國福特基金會資助了該課題組20萬美元,趙人偉和他的學生李實等人,用這筆錢進行了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居民收入付費入戶調查。

歷時4年,在調查了19000戶農村和城市居民後,1993年課題組發表的調查結果顯示,中國的城鄉居民收入差距在1980年代初期有所縮小,但從1980年代中期開始呈擴大的趨勢。城鄉之間居民人均實際收入的比率1985年為1.86︰1,到1994年,城鄉居民收入之比反彈至2.9︰1。1988年中國農村的基尼係數達到0.325,城市為0.233,全國基尼係數為0.382。

1995年,趙人偉帶領課題組做了第二次居民收入差距調查。結果顯示,中國農村和城鎮的基尼係數在上升,農村的基尼係數上升到0.429,城鎮則上升到0.286,全國的基尼係數上升到0.445。這一結果與世界銀行的報告相符,世行報告估計,1995年我國城鄉收入的比率應為4.3︰1。

趙人偉退休之後,2002年李實在福特基金和瑞典國際開發署的贊助下主持完成了第三次大規模居民收入調查。結果顯示城鄉收入差距拉大到約2.44倍,全國收入分配的基尼係數達到0.454,超過了國際警戒線。2007年,李實組織的第四次居民收入調查發現基尼係數已介於0.48-0.49之間,城鄉收入差距則接近3.3倍。

趙人偉和李實等人主持的幾次基尼係數調查結果在國際、國內都贏得了廣泛認可,並被權威學術雜誌多次引用。

與他們發佈的基尼係數相映照的,還有世界銀行、國際經合組織OECD、亞洲開發銀行等國際組織,以及眾多民間學術機構組織的口徑各異的收入差距調查。據《瞭望東方週刊》統計,近十餘年來,市場上相繼出現了不少於十種版本的中國基尼係數。這些數據的共同點在於,它們都顯示中國的收入差距在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不斷擴大,已經成為全球基尼係數最高的國家之一。

2013年李實和同事會再進行一次基尼係數調查。他估計,自2009年起城鄉之間和農村內部的收入差距可能會縮小,原因是農產品漲價,經濟刺激計劃拉高了農民工工資,以及政府對農村的轉移支付和補貼。「但這三個因素只有最後一個有可能是持續的,還不好判斷差距縮小是否是一種趨勢。」李實說。

值得一提的是,趙人偉告訴南方週末記者,在主持基尼係數調查的後期,他明顯感覺到從統計局查詢數據變得越來越難,「以前跟局長打個招呼就能查數據,後來數據保密,給錢也不行了」。

1月18日記者會上,馬建堂評價民間基尼係數調查時說,「規範的民間調查是官方統計的重要的、有益的補充」。

最霧裡看花的數據

就在統計局的官方版本公佈之前一個月,2012年12月,西南財經大學與人民銀行總行金融研究所共同成立的學術調查研究機構——中國家庭金融調查與研究中心(CHFS)——發佈報告稱,2010年中國家庭的基尼係數為0.61。這一數字不僅大大高於0.44的全球平均水平,也遠超過統計局後來公佈的0.481。

這是一個令人震驚的數字。南方週末記者所能查到的世界銀行及OECD各國數據庫中,僅有2009年的南非基尼係數達到0.631超過了此數。

該數據公佈後,眾多學者表示了懷疑或質疑。比如中國勞動學會副會長兼薪酬專業委員會會長蘇海南對媒體表示:「我國目前的基尼係數水平處於『高位運行』階段,現在肯定過了0.4,只是西南財大說的0.61有點兒太嚇人了。」

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教授岳希明和李實隨後也撰文指出,如果在兩個機構公佈的基尼係數之間加以選擇的話,更加相信國家統計局公佈的結果,西南財大的基尼係數被高估。他們認為,在抽樣覆蓋率和樣本量上,國家統計局的住戶調查都佔有比較優勢,且其日記賬方式樣本信息也比西南財大的一次性回憶的數據收集方法更為準確。

不過,針對這些質疑,西南財經大學CHFS中心主任甘犁撰文從技術角度進行反駁。目前這場論戰還沒有結束。

由於涉及大規模的居民收入調查和專業性極強的數理統計工具,學者或機構對收入差距的調查測算結果,往往會引來無盡的爭議。

比如中國改革基金會國民經濟研究所副所長王小魯在2010年發佈的《灰色收入與國民收入分配》研究報告認為,2008年,中國居民的「隱性收入」為9.3萬億元,其中「灰色收入」為5.4萬億元,約佔當年國民收入的17%,且收入最高的10%家庭與收入最低的10%家庭的人均收入相差65倍。這一組數字不僅受到國家統計局人士的公開質疑,也被包括李實、岳希明、北京師範大學教授羅楚亮在內的多名學者質疑。

事實上,中國基尼係數和收入差距問題中最富有難度的調查,正在於對高收入人群收入水平的調查,尤其是其中的非法收入部分。岳希明和李實曾在一次研討會上向統計部門建議應該解決非法收入的統計問題。一位長年從事統計工作的參會者半開玩笑地說:「統計貪官收入可不是統計局的事,那是中紀委的事。」

消失 12 年後 官方 重出 江湖 基尼 係數 混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3642

官義岱 給力拆拿 比堅尼係數

1 : GS(14)@2013-01-30 22:19:56

http://www.metrohk.com.hk/index.php?cmd=detail&id=204282&search=1
內地統計局公佈中國近幾年嘅貧富差距情況,大家都唔係好信。為咗反映貧富懸殊程度,統家學界有個「堅尼係數」,0係絕對公平,1係絕對不公平,通常接近0.4就為之嚴重,而2012年內地嘅「堅尼係數」係0.474,官方堅持呢個數字反映中國貧富差距較先幾年緩和,已經出現「逐年下降」嘅趨勢咁話喎。之不過,大家都覺得中國嘅財富只係集中喺少數,可能係百分之一嘅人手中。西南財經大學嘅研究顯示,2010年中國家庭嘅「堅尼係數」為0.61,遠超0.4警戒線,高於2010年世界「堅尼係數」平均數0.44,咁即係話中國貧富差距過大。有口痕友話:中國官方嘅「堅尼係數」應該改名,叫「比堅尼係數」,因為「重要嘅地方」(官員嘅收入財產)已經「有嘢遮住咗」,「冇嘢睇」(冇反映到現實)喇。
官義岱
官義 義岱 給力 力拆 拆拿 堅尼 係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222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