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以實感音樂道破虛話偽言 Rubber Band 2014年08月29日

1 : GS(14)@2014-08-30 23:12:00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224361\r\n\r\n樂迷對RubberBand(RB)的音樂,總有不一樣的期望,除了歌曲旋律,當然還有歌詞內容,總讓人找到共鳴位。尤其在一片維穩聲中,到處充滿教人「倒抽一口涼氣」的荒謬事,RB的音樂提供讓人舒一口悶氣的空間,滲透著點點人文關懷的氣息,既有輕描淡寫的《發現號》、《Easy》,也有熱血激昂的《睜開眼》、《前面尚有一萬里》,還有高唱大愛的《細街盃》、《We are one》,歌如「橡膠圈」張弛有道。從社關歌曲未成氣候到漸次成為主流,被視作為人民發聲重要icon之一的RB,去年卻曾經因自覺寫來寫去都是熟悉的東西而擠在「樽頸位」,突破在於真誠面對自己,重新探索個人的獨特「味道」,音樂創作猶如烹調食材,口味或重或輕,貴乎真心;發聲,源自敏於世情的實感。\r\n文:許惠敏 圖:莊振邦\r\nHair:Mad [email protected] COLPO TST\r\nMakeup:Maggie Lee\r\nOutfits:CLUB MONACO\r\n場地提供:彌敦酒店\r\n\r\n鹹甜辣淡 四味調和\r\n要避免類同複製,與其否定過去,倒不如重整昔今,找自己的定位。若以味道形容自己在樂隊裡的角色,鼓手泥鯭先搶白道:「當然是鹹啦!」沉思一會才認真答道:「我真的想做鹽,單放一點鹽入口,只係一種味,但加在不同配菜中,卻可以帶出食物的味道!」一手鼓打得刻意、雕琢、純粹……足以引發歌曲截然不同的味道。旁邊的低音結他手(Bass)阿偉則自喻為糖水,「不是正餐,無咗唔會死,但有就可以生色不少!」雖被6號及泥鯭指為缺乏自信,阿偉卻不諱言是性格使然,總之低調得來,卻有本事為歌曲添色彩。至於一向寡言的結他手阿正,貫徹簡潔利落的作風:「辣味,火爆!」答案一如其他三子所料,事實上,RB不少「爆」歌也是出自阿正,泥鯭形容:「他是一件辣的cheese cake!」激中帶甜,《Simple Love Song》便是其冧爆之選。身為主音的6號,不欲太過主導:「想成為純粹的齋菜,只是負責唱!」清淡無添加,只求配合其他味道。定位,是各人的角色,也指向樂隊的音樂路向。\r\n\r\n「無題」開Show 人做我未必做\r\n今年11月,RB將舉行自2007年出道以來的第三次演唱會,從九展到紅館,再回歸Band Sound的重要發源地──伊利沙伯體育館,純粹一支結他、打鼓、Bass和唱歌,拒絕約定俗成的港式演唱會模式,泥鯭強調:「無任何既定主題,不搞大龍鳳、gimmick,純靠音樂感動樂迷!」談到樂迷期望RB為人民發聲,6號認為,RB的音樂盛載著樂隊要表達的訊息,只要仍在樂壇仍會憑歌寄意,「若要用個show刻意表達,開宗明義說甚麼『為人民發聲』或『歌舞昇平在香港2014』,便太過造作了!而且個個人都做,我們卻不做,已經好特別!」反過來說,眾人避而不談的話題,RB卻毫不忌諱地提問探討,繼4月推出《Frank》專輯,四子仍覺意猶未盡,6號很認真地解釋:「坦誠對香港這個時勢是一個很重要的訊息,既然有一個我們都很喜歡的題目,我們又視每一張專輯都是有概念的製作,希望這概念引發的漣漪持久些,像一本書,不想看完甚麼也不記得!」思前想後,決在開show前推出延續《Frank》概念的EP專輯,還找來經驗豐富的Terry Chan任監製,務求擦出新火花,發掘RB的另類味道。\r\n\r\n偽言 儼如低趣味\r\n回想七一,走在龜速前進的遊行隊伍中,腦海不斷重播RB的《前面尚有一萬里》,隨著歌詞問甘地、馬丁路德金、昂山素姬可會領路,份外應景。在八一七遊行前後,聽著RB剛派台的新作《語言藝術》:「別大條道理……其實你你你再多心機 越避忌越似放屁 懇請收去 低趣味」更覺大快人心。6號坦言新作是針對當前政治處境,「很多語言藝術在背後,領袖、黨派、支持或反對政府也好,每個人的話語背後也有自己的agenda,有些人說話好叻,用一個假像讓你相信,有些人則是講完一大輪,你也不知他心中所想所思,騙了你都不知!」去年經歷過維穩騷風波,太多人指指點點說意見,不經過濾分析,辨別真偽,便容易迷失方向。面對社會上種種政事上爭論,泥鯭坦言:「其實,大家知道發生甚麼事,我們在歌詞上已經表達要講的東西,這就是我們的一種態度。」以音樂作回應,不是跟你潑婦罵街,反採技術性取勝的方案,即使無法令謊言不攻自破,也可讓人暫時逃離荒誕殘酷的現實世界。\r\n\r\n虛話 莫如真關心\r\n從政治大社會進到日常生活層面,下一站是貼身探討社交網絡的虛情假意,幾乎人人有份,也是RB眾子的生活寫照,「我自己也是機不離手的人,仍然suffer那些玩手機帶來的腰痠手痛,《放》只集中討論這些表徵的問題。」阿偉毫不掩飾自己的沉迷,藉著歌曲要發出提問,為要彼此提醒,非為提供標準答案。四子之中,泥鯭算是最能坐言起行的一員,「覺得自己好病態,看別人的回應成了指定動作,不看不安樂,不想再受控制,影響自己的心情!」於是把心一橫,在Instagram停止追蹤(Unfollow)網友,還計劃停用facebook帳戶。網絡恍似連繫世界,往往只是虛假的連結,尤其在資訊快上快落的網海,這一刻死人塌樓的新聞,下一刻是網友二次創作惡搞的整人圖,6號反問:「其實,你有無關心過這個世界?很多時都是水過鴨背,愈來愈似《Matrix》電影世界,在一個共同群組,這個去日本買球衣,那個去泰國旅行,大家像是知道彼此在做些甚麼……」最可怕是大家都樂於以社交網絡、電話whatsapp為實體交往的代替品,滿足於在Matrix世界裡吃塊虛擬牛扒的滋味。泥鯭續說:「你病了,post一張食藥的相片出來,我like了,這代表我真的關心你?還是只表示我知道你病?」網上留言「我撐你!」沒有付諸實質的關心行動,也許只是虛話一句,未必有助於拉近人際間的距離?\r\n\r\n容許瑕疵的實感音樂\r\n無疑,科技為人類帶來方便,要錄製完美音效的樂曲不算難事,當一切都輕易靠電腦程式調節,如何衡量音樂的價值是值得深思的問題。泥鯭坦言:「有科技幫助,明明不懂唱歌要唱到有歌神效果,絕對不難,樂迷也未必能分辨哪裡經過處理!但我們一直都想純粹用樂器真實彈奏出來,這才是音樂價值所在,從音樂製作來說,新專輯絕對可說對得住樂迷!」信心源自真材實料,還有一份追求真音樂的堅持,一句「真實的RubberBand就是有瑕疵」,說來擲地有聲,要容得下別人與自己的瑕疵,必先要放下自顧自追求完美的執著。RB以同步錄音的方式製作新EP的5首歌,就是搬進錄音室唱live,阿偉興奮地說:「平時錄音只是一個人對著電腦,難得有設備與資源,可在現場一起jam,錄音時可望望隊友,有眼神交流,大家的互動截然不同!」少了個人錄音的細緻雕琢,卻能呈現錄音當刻的真實感覺,其實live band音樂的賣點從來不是零瑕疵的技術,阿偉繼續解釋:「技術只不過是容你多一個選擇,舉例你彈結他可以彈得好快,假如歌曲需要這技術表達,你就可以用,但不代表你一定彈得好聽。」\r\n\r\n坦然面對弱點\r\n的成長習作\r\n除了錄製新專輯、籌備演唱會,RB在書展期間也出版了樂隊的第二本書,各人分別以文字、畫、照片等不同形式,訴說個人的成長故事,重回成長的地方,造就坦白面對自己的機會,過程辛苦卻帶有療效,各人也有不同收穫。6號表示:「寫自己在深水埗成長的故事,是迫自己面對的過程,小時候介意自己的家不富足,甚至跟同學吵架,一直缺乏信心,至今仍有些影響。」而阿偉則趁機與一些小學同學重新聯絡,他說笑道:「可惜小學一直好鍾意的女同學不肯出來見面,她可能變了個肥師奶!」泥鯭要過的心理關口,是要說服自己出版一些「小學雞畫」,他揚言,論畫功是沒任何可觀性,但這些都是他當刻對香港的感覺,無法取代!最後開腔的阿正,索性勸筆者買書細看,「我中文唔好,選了用相片表達,每幅相也附帶一條思考題,買本書來看吧!」四子都毫不掩飾自己的弱點,貫徹呈現真實一面,在到處弄虛作假的年代,實屬難能可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5275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