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別猜了 不會有QE4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9544

隨著美聯儲官員頻頻釋放鴿派信號,市場甚至開始有了對QE4的預期。

德意誌銀行經濟學家德銀的分析師George Saravelos今天撰文稱:“現在,已經有人開始猜測美聯儲在加息前是否會再推一輪QE。我敢說,如果你一個月前這麽想,人們大概會覺得你是火星來的。”但如今,“我們可能需要多多傾聽一下美聯儲的鴿派觀點,比如美聯儲副主席Fischer在IMF會議上的講話,以及Williams周二關於QE4的講話。”

近日,股市接連暴跌,讓美聯儲臉上有點掛不住了,多位高級官員紛紛釋放鴿派立場。

周二,美聯儲二號人物、副主席Stanley Fischer表示,如果全球增長比預期更疲弱,可能導致聯儲放慢加息的步伐。

舊金山聯儲主席Williams更是表示,如果經濟持續惡化,通脹遠不及預期,可再次實施QE。隨後,鴿派明尼阿波利斯聯儲主席Kocherlakota也表示,明年加息是不合適的。

連一向持鷹派立場的聖路易斯聯儲主席Bullard都稱,由於美國通脹預期下滑,應考慮推遲結束QE,此言一出,隨即引發周四美股大反轉。

不過,也有不少處亂不驚的。達拉斯聯儲主席Richard Fisher就稱,周三股市大跌並不意味著經濟複蘇脫軌,談論新一輪QE實在為時過早。

亞特蘭大聯儲主席Plosser也依然故我,他周四表示,美聯儲應準備早於預期加息,而調整FOMC聲明中的措辭是第一步,美聯儲應承認美國通脹和就業取得了巨大進步。

那麽,QE4真的會來嗎?

德銀分析師George Saravelos一陣見血地指出,那些指望美聯儲來挽救局面的人看錯了方向。首先,不像2013年9月,目前美國利率已經上漲,美國數據也意外接近高點。其次,需要QE的並不是美國而是世界其他國家。

的確,如今經濟減速的是全球其他國家,為什麽需要美國來QE呢?在9月的FOMC會議紀要中,美聯儲只是表達了美國經濟可能受到外部風險的擔憂,這並不能改變美國經濟複蘇的趨勢。

近日的美國數據雖然喜憂參半,但絕對算不上糟糕。目前公布的三季度企業財報也都相對樂觀。尚沒有證據表明全球經濟放緩嚴重拖累了美國的複蘇。

Daiwa Capital首席經濟學家Mike Moran表示:“如果美聯儲要啟動QE4,那麽情況必須非常嚴重。”

BBVA銀行首席經濟學家Nathaniel Karp也稱:“目前並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有必要延遲結束QE3。”

經濟學家們同時還認為,在QE結束之前,美聯儲的前瞻指引不會有任何改變,“相當長一段時間內”的措辭仍將保留。

今晚20:30,耶倫將發表題為“美國經濟機遇的不平等”的講話,可能會對眼下的經濟形勢做出判斷,並暗示美聯儲可能的政策。不過,那些還在期待QE4的人們,還是趕緊洗洗睡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5401

說好的QE4呢?美聯儲Williams表態急轉彎稱經濟前景持續改善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9645

上周美股暴跌,舊金山聯儲主席John Williams還暗示對QE4持開放態度,這周美股開始兇猛回漲,他卻話鋒一轉,稱美國經濟前景在持續改善。市場因此哭笑不得:

20141021williamsbullard

先回顧一下上周轟動一時的“QE4”表態:

Williams接受路透社采訪時表示,“如果有必要,美聯儲的第一防線將是宣布2015年中期以後再開始加息,而當前預期是,加息應自明年年中開始。如果經濟前景顯著惡化,通脹遠不及美聯儲2%的目標,他甚至對開展新一輪的資產購買項目持開放立場。”

然而,在昨天的演講中,Williams所表達的觀點與之前極度矛盾,他表示:

實話說,現在做這類演講越來越享受了,因為經濟前景在持續改善,越來越好。經濟形勢開始越來越樂觀。

今年第一季度,受惡劣天氣影響,美國GDP一度出現萎縮,但步入二季度之後,經濟隨天氣開始回暖,GDP數據反彈。下半年,所有經濟數據的增長動力都在加強,尤其是消費和商業支出數據。我預期下半年以及明年美國年化GDP增長能夠達到3%左右。

談及為何工資增長沒有跟上經濟增長的步伐,Williams表示:

近期舊金山聯儲的一份研究顯示,在經濟衰退的過程中,雇主一般也不太願意直接下調薪資水平(這樣會影響雇員積極性),所以衰退之後的經濟複蘇階段,薪資水平的增長會經歷一段時間的停滯。但是隨著失業率的持續下降,這種效應會越來越弱,薪資水平也會逐步上漲。

談及加息時間點,他重申了美聯儲加息將取決於經濟數據的觀點。預計美聯儲將於2015年中期開始加息。並強調,如果經濟增長比預期強勁,通脹水平上漲,加息可能更早到來,反之亦然。

美聯儲官員講話對於市場的影響不言自明,在近期全球市場波動劇烈的環境下,這種影響尤為明顯,這也可以從下圖中看得很清楚:

20141021fedspeak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5816

野村:忘記加息吧 我們需要的是QE4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2167

美聯儲2014年最後一次決議已經畫上句號。市場分析人士對於前瞻指引的措辭調整和未來加息前景看法不一。其中野村證券的Bob Janjuah看法最為“出彩”,他表示美聯儲可能需要推出QE4以對抗全球性通縮。

Bob Janjuah在其研究報告中表示:

我認為2015年的核心主題將是“通縮的勝利”或者是全球經濟體“日本化”。如果這一判斷正確的話,美聯儲加息將毫無可能。取而代之的將是推出QE4以對抗全球性通縮。在我看來,歐洲央行的QE,或者日本繼續擴大QE都不能成為美聯儲QE4的替代品。

2015年全球經濟所面臨的最大挑戰將是增速放緩以及去通脹化/通縮化。這兩大因素將影響到全球央行的決策以及全球市場的波動。我認為有四大因素將導致去通脹化/通縮化出現:全球去杠桿感化;人口老齡化;科技革新以及全球化。

就目前來看,我相信2014年的市場大方向將延續,並且會得到進一步加強。簡單來說,強勢美元,全球性的低國債收益率以及市場波動加劇將在2015年更為顯著。投資者將會更偏好優良資產並拋棄高風險品種。舉例而言,新興市場高收益國債以及美國垃圾債市場都可能被市場所摒棄。

能夠改變這些趨勢的唯一因素在於美國的消費能力。2014年這是全球經濟為數不多的亮點之一。但是美國消費需要在明年保持4-5%的增速才能維持全球經濟整體向好。但是,這意味著美國消費者需要再次將高負債化。我認為這種概率較低。低油價同樣是我密切留意的一個因素。市場普遍認為低油價凈利好美國的消費。這看起來淺顯易懂並且十分有根據,不過我認為這完全是一個誤解。

我將在2015年的報告中詳細介紹具體的內容和細節,並闡述我的理論支持。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4171

低油價的深遠影響:美聯儲或被迫QE4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2444

在野村證券Bob Janjuah拋出美聯儲需要QE4對抗全球性通縮之後,Euro Pacific Capital的分析師Peter Schiff也有了類似觀點。Schiff指出,如果油價保持低迷,那麽美聯儲加息將是不可能的任務。更大的可能性將是推出新一輪QE。

Peter Schiff分析內容的節選:

分析師大量羅列各種數據和理由來佐證市場供求關系的逆轉,但是這些恐怕都難以很好的解釋今年油價如此快速下挫的根本原因。很顯然,供給端的確在增加,但是需求量也在增加。這一趨勢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那為什麽今年油價就突然暴跌了40%多?

對於市場所謂的供求關系論來說,一個難以回避的問題在於,原油價格從2001年20美元/桶一度飆升至2007年的150美元/桶,並且在過去5年大部分時間內維持在100美元/桶上方。那麽問題就來了:在這2002-2012的十年間,原油的需求有5倍的增長麽?

既然市場有效論無法解釋油價大跌的原因,那麽我們必須另辟蹊蹺。在我看來,油價的起伏的真正因素是在於美聯儲的貨幣政策。當美聯儲“印錢”的時候,油價就能保持高價格;當現在市場預期美聯儲將緊縮甚至加息的時候,油價就失去了支撐因素。不過在未來的貨幣政策上,我和市場大多數人看法不同。

我認為美聯儲在2015年不太可能加息。如果我的判斷有誤,那麽美聯儲的加息周期勢必將導致油價在低位維持相當長一段時間。而低油價將給美國經濟帶來相當大的麻煩。

首先,低油價太久將導致許多國內頁巖油公司面臨虧損狀態。這些公司在過去幾年已經投入巨大的資金,被迫退出將導致就業市場面臨大挫折。

其次,低油價維持許久將意味著過去數年超過100美元的油價實際是一場泡沫。和科技股泡沫和房地產泡沫一樣,由此帶來的崩盤風險會導致股市重挫。投資者對於當年股災的影響力至今記憶猶新。無論是企業還是個人投資都將難以承受這種破壞力。

並且,2000年的科技泡沫和2008年的次貸危機美聯儲都通過大幅降息的措施以避免美國進入衰退。但是現在的情況已經大為不同。幾近於0利率的水平意味著如果市場出現逆轉,那麽美聯儲將無力“控盤”。

此外,和油價息息相關的企業債/垃圾債市場同樣面臨類似的危險。盡管垃圾債規模和抵押債相比較小,但是金融市場的傳導性不容忽視。根據Bernstein的預測,如果油價維持在50美元左右的話,原油市場的整體投資將縮水75%。

換句話來說,我相信,如果低油價的確維持太久的話,美國經濟可能會陷入衰退。並且這一次,美聯儲也將無力回天。

如果想明白了這一點,就不難得出結論:2015年美聯儲祭出QE4的概率要遠遠超過加息。新一輪的寬松將穩定並且幫助油價走高,這對於資本市場和美國經濟來說都是一件好事。必須承認,我們已經對寬松“上癮”。從長期的角度來看,這無疑會是一場慢性自殺。但是總好過突然死亡。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4972

美聯儲“QE4先生”改口:應該盡快加息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3388

BN-GM964_FEDjpg_G_20150119180454

聖路易斯聯儲主席James Bullard表示,因美國經濟正趨於強勁,盼望在接下來幾個月加息,現在的聯邦基金利率低於正常水平400個基點。

去年10月,美國股市大跌時,Bullard作為鷹派高官稱應考慮推遲結束QE,美股當日大反轉,隨後一路上揚。這位“QE4”先生在去年11月改口稱美國不需要更多QE。現在,他表示美聯儲應考慮在近月加息。

在接受《華爾街日報》專訪時,Bullard表示,近期美國國債收益率的下滑、通脹保值債券(Tips)的波動並沒有改變他“盡快加息”的觀點。

近期,投資者在Tips市場要求更少的回報抵禦未來通脹。而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上周跌至1.815%。在之前三周,10年期美債收益率下跌超過0.4%。這讓不少投資者和央行官員懷疑全球經濟增長和通脹的疲軟是否應該讓美聯儲推遲加息。

Bullard認為,全球債市上漲主要受到了歐洲央行QE預期,而非美國經濟的影響。歐洲經濟的疲軟讓歐洲央行推出非常規貨幣政策的可能性不斷加大。

Bullard指出,美國經濟表現強勁,失業率不斷下降、經濟增長加速、而消費者信心創下11年新高。Bullard稱:“美聯儲應該開始放棄近零利率。現在的數據與目前的利率水平並不一致。即便美聯儲開始正常化其貨幣政策,利率依然處於非常低的水平,大約在50個基點到75個基點之間。我不認為我們還能為維持近零利率找到理由。目前的聯邦基金利率比正常利率水平低400個基點。”

而在首次加息後,Bullard認為,美聯儲可以根據經濟數據來調整加息的速度和頻率。如果通脹真的沒能達到美聯儲預期的水平,美聯儲可以暫停加息,並在那個時點重新審視情況。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8215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