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PIMCO錯了嗎?

http://magazine.caing.com/2011-08-05/100287903.html

影響美債中長遠發展趨勢的主要因素包括:美國政府赤字的變化、通脹的發展以及經濟的增長情況
葉翔

  作為全球最大的債券機構投資者之一,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從2010底開始減持美國政府債券(下稱美債),直到今年初持倉量達到低 位。顯然,PIMCO判斷美債價格將下跌。美債的收益率在今年2月初達到近期的高點,如10年期美債在2月9日達到了自2010年4月底以來的最高點 3.77%,此後一路下降,目前大約2.6%。到目前為止,PIMCO錯了。

  儘管影響美債收益率的因素很複雜,自去年底至今年初,至少有三個主要因素會導致美債價格下跌:一是預計美國政府的赤字擴大,美國政府將要發行更 多的債券,市場的供給增加,價格就會下跌;二是預計美聯儲在6月底QEⅡ結束後,不再推出QEⅢ,這意味著債券的需求減少,價格相應下跌;三是預計通脹上 升,貨幣的價值下降,要吸引投資者持有美債,收益率就要提升。

  這三個預計到了今天有的已成了現實,如CPI從 1月的按年1.6%升到了6月的3.6%,核心CPI從1月的按年1%上升到了6月的1.6%;而美聯儲基本上不會再推出QEⅢ,美國政府的赤字至少短期 內還會較大幅度上升。但是,美債的價格並沒有因此下跌,而是在3月後快速上升。原因何在?影響美債收益率另一重要因素,是美國經濟的增長性。美國7月29 日公佈了GDP增長率一季度只有0.4%,二季度只有1.3%後,儘管市場擔心美債可能因國會無共識而出現違約,10年期收益率仍快速跌破2.8%。

  要回答PIMCO的看法是否會繼續錯下去,就要討論美債收益率的中長期發展趨勢,而美聯儲的政策只能是應經濟與市場的發展趨勢而調整,或能有限 度地影響趨勢的形成與轉折點,卻不能改變經濟發展的趨勢。因此,影響美債中長遠發展趨勢的主要因素包括:美國政府赤字、通脹以及經濟增長。

  目前,美國政府與國會已決定暫時提高政府債務上限。美國政府赤字在短期內還會增長。中長期看,取決於未來經濟的增長情況與政府消減赤字的政治意 願。不過,即使中長期赤字是增加的,也未必會推高美債的收益率。比如日本,自上個世紀90年代以來,其政府債務與GDP之比,從70%左右不斷上升,現已 達近200%。但是,日本政府債券的收益率越來越低,10年期的收益率從90年代初期的8%多,到現在的1%略多。換言之,儘管在過去的20年,日本政府 債券的供給不斷增加,信用評級不斷下調,從AAA到AA-,但並沒有推低價格。因為,影響債券價格的中長期因素主要並非供需,也並非外部評級。當然,一旦 政府處於實質違約的邊緣,而不是政治角鬥引起的技術性違約,收益率就會陡然上升,就像現在的希臘與葡萄牙債券。

  如果不考慮違約的因素,決定實際利率的只能是經濟增長。因為經濟願意付給資本的回報只能來自經濟中創造的價值,實體經濟增長越快,所能支付的資 本成本就可以越高,反之亦然。就像一家企業如果利潤率只5%,就無法承受10%的資金成本,如果利潤率達到40%,借貸成本即使高達30%,也是可承受 的。如果美國經濟只是短期放緩,長期仍能恢復較快的增長,美債的實際利率就會短低長高,其收益率曲線較陡,反之則較平。再者,美國的通脹會越來越嚴重,還 是短期走高之後又會走低?如是前者,收益率曲線變陡;如是後者,收益率曲線變平。

  從目前的數字看,美國的通脹在往高走,經濟在往下或平著走。因此,短期內美國長債的收益率會往下,而短債會往上。隨著時間的推移,不斷出來的經 濟數字會證明美國經濟將長期處於低位,而通脹的主因是由於全球經濟結構性調整所引起的,會較長時間處於較高位,直到下一個全球性週期性調整到來。

PIMCO 錯了 了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864

PIMCO錯了嗎?

http://magazine.caing.com/2011-08-05/100287903.html
影響美債中長遠發展趨勢的主要因素包括:美國政府赤字的變化、通脹的發展以及經濟的增長情況
葉翔

  作為全球最大的債券機構投資者之一,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從2010底開始減持美國政府債券(下稱美債),直到今年初持倉量達到低 位。顯然,PIMCO判斷美債價格將下跌。美債的收益率在今年2月初達到近期的高點,如10年期美債在2月9日達到了自2010年4月底以來的最高點 3.77%,此後一路下降,目前大約2.6%。到目前為止,PIMCO錯了。

  儘管影響美債收益率的因素很複雜,自去年底至今年初,至少有三個主要因素會導致美債價格下跌:一是預計美國政府的赤字擴大,美國政府將要發行更 多的債券,市場的供給增加,價格就會下跌;二是預計美聯儲在6月底QEⅡ結束後,不再推出QEⅢ,這意味著債券的需求減少,價格相應下跌;三是預計通脹上 升,貨幣的價值下降,要吸引投資者持有美債,收益率就要提升。

  這三個預計到了今天有的已成了現實,如CPI從 1月的按年1.6%升到了6月的3.6%,核心CPI從1月的按年1%上升到了6月的1.6%;而美聯儲基本上不會再推出QEⅢ,美國政府的赤字至少短期 內還會較大幅度上升。但是,美債的價格並沒有因此下跌,而是在3月後快速上升。原因何在?影響美債收益率另一重要因素,是美國經濟的增長性。美國7月29 日公佈了GDP增長率一季度只有0.4%,二季度只有1.3%後,儘管市場擔心美債可能因國會無共識而出現違約,10年期收益率仍快速跌破2.8%。

  要回答PIMCO的看法是否會繼續錯下去,就要討論美債收益率的中長期發展趨勢,而美聯儲的政策只能是應經濟與市場的發展趨勢而調整,或能有限 度地影響趨勢的形成與轉折點,卻不能改變經濟發展的趨勢。因此,影響美債中長遠發展趨勢的主要因素包括:美國政府赤字、通脹以及經濟增長。

  目前,美國政府與國會已決定暫時提高政府債務上限。美國政府赤字在短期內還會增長。中長期看,取決於未來經濟的增長情況與政府消減赤字的政治意 願。不過,即使中長期赤字是增加的,也未必會推高美債的收益率。比如日本,自上個世紀90年代以來,其政府債務與GDP之比,從70%左右不斷上升,現已 達近200%。但是,日本政府債券的收益率越來越低,10年期的收益率從90年代初期的8%多,到現在的1%略多。換言之,儘管在過去的20年,日本政府 債券的供給不斷增加,信用評級不斷下調,從AAA到AA-,但並沒有推低價格。因為,影響債券價格的中長期因素主要並非供需,也並非外部評級。當然,一旦 政府處於實質違約的邊緣,而不是政治角鬥引起的技術性違約,收益率就會陡然上升,就像現在的希臘與葡萄牙債券。

  如果不考慮違約的因素,決定實際利率的只能是經濟增長。因為經濟願意付給資本的回報只能來自經濟中創造的價值,實體經濟增長越快,所能支付的資 本成本就可以越高,反之亦然。就像一家企業如果利潤率只5%,就無法承受10%的資金成本,如果利潤率達到40%,借貸成本即使高達30%,也是可承受 的。如果美國經濟只是短期放緩,長期仍能恢復較快的增長,美債的實際利率就會短低長高,其收益率曲線較陡,反之則較平。再者,美國的通脹會越來越嚴重,還 是短期走高之後又會走低?如是前者,收益率曲線變陡;如是後者,收益率曲線變平。

  從目前的數字看,美國的通脹在往高走,經濟在往下或平著走。因此,短期內美國長債的收益率會往下,而短債會往上。隨著時間的推移,不斷出來的經 濟數字會證明美國經濟將長期處於低位,而通脹的主因是由於全球經濟結構性調整所引起的,會較長時間處於較高位,直到下一個全球性週期性調整到來。

PIMCO 錯了 了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865

PIMCO輸了 智利債王回報率371%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3216
所謂江山代有才人出。誰是全球債券投資的王者?這個問題恐怕不能當作單選題。
 
但如果要問誰是當今世界新興市場債券投資的第一人,那就非智利基金經理Fernando Tisne莫屬,他投資新興市場垃圾債的輝煌戰績連大名鼎鼎的「債券之王」格羅斯都要甘拜下風。
 
彭博數據顯示,過去十年,Tisne管理的Moneda資產管理公司的拉美基金Moneda Deuda Latinoamericana回報率高達371%,超過了439只資產規模1億美元左右的新興市場債券基金。
 
Tisne的手下敗將還包括格羅斯創始並任聯席投資官的PIMCO新興市場債券基金Pimco Emerging Markets Bond Fund(PIMEMBI)。PIMEMBI規模72億美元,十年來回報率178%。
 
去年,PIMCO回報率10.8%,業內平均水平為9.5%,而Moneda Deuda達到了14.7%。 
 
Tisne2000年2月才成立Moneda Deuda Latinoamericana,啟動時規模為1500萬美元。只用十年時間,他就成為新興市場最成功的債券投資者。
 
Tisne最大的持倉是委內瑞拉國企委內瑞拉石油公司(PDVSA)和墨西哥水泥製造商Cemex SAB de CV。去年這兩大持倉的回報率至少達23%。
 
彭博報導指出,Tisne的超群戰績其實應該歸功於大量投資評級機構未曾分析並給予評級的拉美企業。
 
遞交監管機構的報告顯示,Tisne管理的這只基金持有22只無評級債券,其中21只的最大持有者都是他本人。
 
截至去年10月底,Tisne管理的基金持有債券評級等級為B,比投資級低5級。
 
1994年,他從智利聖地亞哥的天主教大學(PUC)獲得商學學位畢業,進入Moneda公司做股票分析師。
 
這家公司也才在他加入一年前成立,投資債券以前操作一隻中小盤的智利股票基金。
 
轉眼近20年過去,當年24歲入行的毛頭小子Tisne今年42歲,還未知天命,卻已經投入十多年前潛心瞭解許多根本算不上大牌的拉美企業。
 
今年3月19日,Tisne接受電話採訪時這樣評價自己的團隊:
 
我們管理這只基金的一直是同一個團隊,這使我們能夠真正瞭解那些企業。
我們確實持有一些不那麼有名、流動性也不夠好的公司,很多公司已經認識12年了,我們目睹他們怎樣維繫、怎樣生存下來。
我們可以迅速做出適合的決定。買便宜的債券就是剪息票和收穫資本。
 
而拉美債券也不負所望。美國銀行數據顯示,過去十年,拉美垃圾債以美元計價回報率245%,比該地區投資級債券或新興市場企業債券都分別高約一倍。
 
前智利養老基金公司AFP Capital首席投資官、現在為紐約ING Investment Management管理7.5億美元拉美股票的Carlos Legaspy評價
 
拉美的環境非常給力,但總有些尾部風險可能給你的持倉痛擊。
 
在美國,你可以多樣化,可在這裡沒有那麼多大牌,所以這是場俄羅斯輪盤賭。它會膨脹爆發,而你恰好又持有它。
 
既然是賭局,就有贏有輸。
 
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任內末期,投資者大量投資該國國債獲利,PDVSA債券價格去年已經回升。
 
2020年到期Cemex債券去年回報率35%,因為這家每週最大的水泥製造商得益於美國房產市場反彈,延長了67億美元貸款的還款期。
 
Tisne的另一大持倉是墨西哥造紙商Bio Pappel SAB de CV的債券。過去十年,這家公司的債券有兩次違約。
 
去年,由於紙張和紙板包裝需求增加推動公司收入增長,2016年到期的該公司美元計價債券收益率下跌5.2%,降至9.77%。
 
而Tisne持有的另兩項投機級企業債就問題重重。
 
在巴西央行去年9月決定清算巴西貸款機構Banco Cruzeiro do Sul SA後,該機構16億美元的債券被迫違約。
 
另一家巴西知名電力公司Centrais Eletricas do Para SA去年2月意外申請破產,去年投資該公司母公司Rede Energia SA. Celpa發行的2016年到期債券虧損多達86%。
 
此外,引爆金融危機的雷曼兄弟倒閉事件也曾沉重打擊Tisne的基金。2008年10月,該基金虧損30%,成為新興市場表現最差基金,當時摩根大通的拉美高收益指數JPMorgan Broad Latin American High Yield index跌幅22%。
PIMCO 輸了 智利 債王 回報率 回報 371%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3926

Pimco解讀QE政策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5419

有時,研究資產負債表比相信經濟模型有用。

                              ——美國麻省大學著名經濟學家Rudiger Dornbusch   1980

受到最近日本央行把QE規模擴大兩倍「震懾的」政策決定所影響,世界四家主要的中央銀行——日本央行、美聯儲、英國央行和瑞士央行,現在「全都捲入」了,它們資產負債表的膨脹速度是相互關聯的,如果不能協調行動,它們就必須努力搶回它們經濟中所失去的增速。

這些央行的QE計劃都是規模巨大而且史無前例的,就算這些QE計劃最終能成功使這些經濟體出現通貨再膨脹,但也存在帶來嚴重不良後果的巨大風險。QE計劃是具有爭議性的,而且沒有被很好地或廣泛地理解——主要是因為在QE如何運作的問題上,仍沒有達成模型上的共識。而且理論經濟模型有時本身就會成為一種理解的障礙,把問題搞得更模糊而不是更明朗了。

雖然建立QE計劃的經濟模型可能難度很大,但解釋QE計劃還是很有價值的。通過計算QE計劃對兩大類資產負債表的影響——也就是一個國家央行的資產負債表和商業銀行的資產負債表,以及它們和名義GDP的關係,我們就可以解讀、監控和校正現在的QE計劃。當QE計劃繼續實施,這個分析框架應該可以提供一些實施的信號和解釋,解釋為什麼這些QE計劃正在走向成功(或失敗)。

兩個關鍵的比率

我們從兩個關鍵的比率出發,這對計算QE計劃的影響是非常重要的。

k≡M/PY

在貨幣經濟學中,劍橋經濟學派的k是廣義貨幣供應與名義GDP之間的比率——廣義貨幣供應包括紙幣加上商業銀行的可開支票和定期存款。這是由凱恩斯和其它一些經濟學家建立的理論,他們在上世紀20年代嘗試理解貨幣的本質,並建立經濟模型。在著作《就業、利率和貨幣通論》中,凱恩斯發展了一套流動性偏好理論,這個理論假定,在一個商業或信貸週期上,k將反向地取決於「債券」的利率水平。但凱恩斯還指出,貨幣的需求——因此也包括k,也會取決於市場預防性的動機,或在某些情況下(通貨緊縮)投機性的持現行為。凱恩斯認為,在經濟萎縮的時候,k並不是常數,甚至不是向平均值的回歸,但一般會伴隨安全資產需求的上升。需要注意的是,在一個開放的經濟體中,存在全球對安全資產或儲備貨幣貨幣供應的預防性需求,這將導致k和全球性的風險偏好一起(大幅)波動。對於央行而言,這會使得在現實中建立經濟模型和預測貨幣供應,比教科書上來得更為困難。

x ≡ M/B

「貨幣乘數」反映的是,銀行系統外生性的廣義貨幣創造能力。這是一個順週期的因素:在經濟萎縮的時候,銀行會選擇把儲備金存放在央行,而不是向外放貸。因為銀行這麼做,所以信貸的創造能力下降了。注意到,央行直接控制了B,也就是央行資產負債表的規模,但是只能間接地通過貨幣政策影響貨幣乘數——進而影響廣義貨幣的存量。因為現在四大實施QE計劃的經濟體中,銀行更希望把超額儲備金放在央行的存款賬戶收取更低的利率收入,而不是增加新增貸款,這時候貨幣政策的影響力和廣義貨幣供應的脫節就尤其嚴重了。

名義GDP增長

名義GDP增長可以一直通過以下三個因素計算——央行資產負債表的增長、廣義貨幣需求觀察到的變化以及貨幣乘數觀察到的變化。

 %∆nominal GDP ≡ %∆P + %∆Y ≡ %∆B + %∆x - %∆k

應該注意,這個等式是恆等式,並不是一個研究央行資產負債表的變化如何影響名義GDP增長的理論或模型。然而,這個恆等式可以用於根據可觀察的貨幣需求和貨幣乘數的變化,解讀、監控和校正在央行資產負債表增長和名義GDP增長之間的脫節。基於這個原因,這個恆等式是相當有用的。此外,任何關於QE的理論和模型,都必須符合上述關於央行資產負債表、貨幣乘數和貨幣需求之間的關係。

圖解各國QE計劃

下面的四個圖表分別把這個框架應用在美聯儲、英國央行、日本央行和瑞士央行上。QE的支持者看到這些圖表,會認為這是央行面對貨幣乘數大部分的外生性崩潰,以及公眾傾向於持有更少風險資產,更多現金的投資組合的投資偏好的上升,所作出的一個內生性和至今仍然合理的政策反應。當然,央行資產負債表規模的膨脹,雖然幅度巨大,但扔不足以讓名義GDP增長重拾過去的速度。根據這個觀點,如果QE規模是過量的,那麼名義GDP應該已經大幅上升,當然情況並不是這樣。

QE的反對者看到這些相同的圖表,會看到一些很不一樣的東西。他們會認為QE並不是對貨幣乘數崩潰的政策反應,相反,正是QE計劃導致了貨幣乘數崩潰。這樣算來,正是QE和QE導致的收益曲線平坦化本身,已經破壞了貨幣傳導機制,這導致了央行越來越憋屈地注入越來越多的流動性。這樣看來,QE帶來的並不是通脹風險,而是可能影響整個金融系統的健康。央行必須首先縮減或終結QE計劃,才能引導貨幣乘數和銀行放貸規模上升,而不是央行等到貨幣乘數反彈回過去的正常水平,才開始縮減或終止QE計劃。

(深藍線代表央行資產負債表的同比增長,淺藍色代表名義GDP同比增長、青線代表貨幣需求變化的倒數、橙線代表貨幣乘數的變化)

美國

英國

瑞士

日本

什麼限制了央行資產負債表的擴張

回顧上面的等式,我們可以得到下面的關係

B/PY ≡ k/x

因此,如果存在限制央行資產負債表擴張的因素,那麼也就等價於,存在限制貨幣需求與貨幣乘數之間比率的因素。我們上面已經討論了兩個關於QE和貨幣乘數x完全相反的觀點。雖然對於什麼因素導致了貨幣乘數的下滑到現在仍沒有共識,但全部人都會同意,貨幣乘數和銀行放貸規模的上升,不論是什麼因素導致的上升,將是主要金融系統恢復健康的積極指標。從上面的等式中可以看出,這將傾向於通過增大分母來降低央行資產負債表相對於GDP的規模的比重。

關於在QE計劃下,貨幣需求會發生什麼變化的分歧就少多了。在這些國家裡,貨幣需求k已經因為受到了凱恩斯主義預防動機的影響而上升,同時其中美國、日本和瑞士的k還受到了世界流向安全資產和高質量資產的資本流動影響而上升。可以注意到,國際資本流動的影響在瑞士的圖表中尤為明顯。由全球風險偏好正常化和(或)預期通脹走高導致的貨幣需求下滑,將限制這些國家央行資產負債表的擴張。然而,還應該注意到,瑞士央行和日本央行是希望通脹水平走高的,而美聯儲和英國央行可以容忍通脹在一定的區間內波動。最終,這些國家的貨幣走弱,也可能通過降低貨幣需求,限制了國家央行資產負債表的擴張。但是,因為這四個國家都在實施某種模式的QE計劃(而在英國,如果必需的話,也準備著重啟QE),所以QE對這四個國家貨幣匯率的淨影響也在一定程度上得以抵消。

重點

我發現,這個框架對我思考QE和名義GDP增長的關係非常有用,我希望對你來說也如此。當QE計劃最終獲得成功(或失敗,因為QE的成本比收益更高),QE時代將會終結。

我已經關注過一些國家的個別經歷,但其實還存在一些世界性的外部因素,而QE計劃的成本與收益也很重要。現在,大宗商品價格和黃金價格不再暗示,市場非常擔心QE計劃帶來的全球通脹。然而,僅僅在兩年前,當時在全球金融系統中的QE存量比現在少數萬億美元規模,市場卻非常擔憂QE帶來的通脹問題。這提醒了我們,市場情緒和通脹預期是會變化的。如果當市場發生變化,全球QE交易的退出趨勢將比看起來複雜得多:對於嘗試做空的人是非常殘酷的。

Pimco 解讀 QE 政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6708

Pimco旗艦基金六月淨流出99億美元 創成立以來新高

http://wallstreetcn.com/node/48771

Pimco 旗下Total Return Fund基金的投資者在6月份淨撤離了99億美元資金,創下這只由債券之王格羅斯(Bill Gross)擔任經理的基金26年歷史上新高。

投資者撤回資金表現出其對於債券市場的擔憂。

近來債券市場錄得了金融危機之後的最差表現。

美國週五即將公佈的就業數據將成為經濟復甦的重要指標,投資者的撤出標誌著對於債券持有人來說,可能將會面臨更大的風險。

格羅斯今年大手筆投資政府債券,讓旗下基金成為了債券市場中受到最大衝擊的基金。伯南克5月22日美聯儲可能「縮減」量化寬鬆的言論使債券市場陷入大跌。

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今天報2.48%,高於5月31日的1.93%。

今年截至昨天,Pimco Total  Return Fund基金下跌2.9%,表現遜於87%的同業基金。過去一個月時間裡,這只基金下跌了2.5%,表現遜於92%的同業基金。

金融危機後,格羅斯因投資者們對債券安全性的需求而成為了最大的受益者。Total  Return Fund的管理的資產2008年底為1320億美元,而至今已經增加了多過一倍。

但近期的損失及資金流出使管理的資產從五月底的2850億美元下降至2680億美元。

研究集團Lipper上週曾表示,投資者們在四周內共從美國債券基金中共撤資237億美元,是2008年10月以來該領域最多的資本撤出記錄。

Pimco 旗艦 基金 六月 流出 99 美元 成立 以來 新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62126

債券牛市的結束?Pimco將推出另類投資產品

http://wallstreetcn.com/node/54724

全球最大的債券基金Pimco正計劃在未來幾個月針對個人和機構客戶,增加另類投資業務範疇,其中包括可能推出投資於歐洲不良債務資產的新基金。

Pimco的首席營運官Douglas Hodge,曾在華爾街日報的採訪中稱另類投資是「一個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的領域」。他說,公司正致力於滿足各種類型投資者不斷增加的需求,以及應對持續變化的法規要求。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在上個月解除了關于禁止對沖基金,私募股權投資公司和其他企業私募發行股份的限制,此項內容作為創業企業融資法案的部分內容,將於9月23日起生效。這將得Pimco和其他公司能夠更直接地向機構投資者以及個人發售另類投資產品。

Hodge說:「創業企業融資法案將改變世界。」

Pimco最大最知名的流動另類基金是Pimco的無約束債券基金,管理的資產約290億美元。該基金所謂的「無約束」,是指它可以投資相當多種類別的固定收益類投資。根據晨星公司研究數據顯示,相對於去年巴克萊美國綜合債券指數基準回報率4.21%,它的回報率是8.6%。今年以來至8月27日,相對於基準回報下跌2.74%相比,該基金下跌了2.04%。

更高風險、更複雜的產品的推出標誌Pimco風格的轉變,Pimco的債券型基金向來被視為市場上最安全和最可靠的投資之一。不單單是Pimco在擴張其另類投資業務。富達投資,美國的第二大共同基金公司,最近報備了兩個流動另類投資基金。該公司最近斥資了10億美元投資於黑石集團的首個共同基金。2012年,富達還把資金投向了雅頓資本管理的基金。富達的一位發言人說,該基金將為投資者提供多樣化的投資組合。

Barry Ritholtz對此點評道:

如果還有人懷疑長達30年的債券牛市已經結束的話,看看Pimco的行動吧。這家基金成立於1971年,自1980年至2013年,PIMCO享受了長達30年的債券牛市,他們做的比所有人都好,如今已管理著2萬億美元的資產。

對於我而言,PIMCO進入另類投資意味著債券牛市的結束,以及PIMCO作為「安全且可靠的投資」的時代的結束。

債券 牛市 結束 Pimco 推出 另類 投資 產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4495

收益率飢渴,PIMCO及貝萊德爭搶Verizon債券

http://wallstreetcn.com/node/56725

本週三Verizon發行了創紀錄了490億美元公司債券,其中著名的債券基金PIMCO(Pacific Investment Management Co. )以及貝萊德( BlackRock Inc.)總計購買了130億美元的份額,佔Verizon本次總發行量四分之一以上,其中PIMCO約購買80億美元的份額,貝萊德購買約50億。部分投資者表示基金一次性購買如此大份額的單一公司債券實屬罕見,這是大型投資公司對金融市場影響力不斷擴大的最新跡象。

Verizon本次發債的一個主要目的是為了從Vodafone手中回購Verizon Wireless的股份,約合130億美元,但因該債券的利率高於多數公司債,所以受到市場熱捧,來自PIMCO及貝萊德等大型基金公司的訂單接踵而至,Verizon即使如今已經把總額加到了490億美元,依然不能滿足市場要求,據估投資者的需求規模大約為1,000億美元。

上述債券發行後價格大幅上升,Pimco和貝萊德因此獲得數億美元的帳面收益。

收益率 收益 飢渴 PIMCO 貝萊 爭搶 Verizon 債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265

23:17 PIMCO格罗斯:美联储主席候选人萨默斯的退选强化了周三美联储前瞻指引。 22:50 葡萄牙副总理表示,一旦葡萄牙退出现行援助计划,将整考虑申请额外的欧元区支持来缓解其回归金融市场的压力。 22:45 前美联储官员Donald Kohn:极宽松的货币政策将导致危险的风险。 22:30 美联社:美国防部官员称有几人在Navy Yard狙击手事件中被射杀。 22:25 华盛顿邮报消息:警方称1名狙击手已经受伤倒地,警方在追捕另两人。 22:20 美联社:美国国防部官员表示,华盛顿Navy Yard狙击手已经被控制,但未被拘押。 22:12 高盛2015年二季度巴塞尔 I一级普通资本比率为12.6%。 22:02 NBC最新报道,至少10人在Navy Yard狙击手事件中被枪击。 21:56 联合国武器检查组:有清楚且确凿的证据显示叙利亚境内曾使用过沙林毒气。 21:49 华盛顿狙击手事件过后,华盛顿机场暂停所有航班。 21:47 NBC消息:华盛顿Navy Yard事件目前有7名受害者,包括5个平民及2名警察。 21:44 花旗集团2015年二季度的一级普通资本比率测试结果为13.2%;花旗集团预计在面临严重压力的情况下,将损失212亿美元。 21:42 欧洲央行与英国央行延长流动性互换时间至2014年9月30日。 21:33 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周一开盘上涨78.33点,涨幅0.51%,报15454.39点;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周一开盘上涨7.48点,涨幅0.4... 21:15 美国8月工业产出月率+0.4%,预估+0.5%,前值持平;美国8月制造业产出月率+0.7%,预估+0.5%,前值修正为-0.4%,初值-0.... 21:13 美国海军确认,一名活跃的狙击手出现在华盛顿navy yard,至少1人受伤。 即時刷新» 美銀實習生猝死事件發酵,高盛蘇黎世辦公室涉嫌強迫員工加班被調查

http://wallstreetcn.com/node/56793

高盛蘇黎世分部接受蘇黎世勞工部門(AWA)的檢查,瑞士日報Tages-Anzeiger稱AWA 接到瑞士銀行聯合工會的舉報:高盛不遵守勞動法案,要求員工加班、不予支付加班費。AWA透露此次尋訪目的為了調查高盛內部是否涉嫌強制員工加班。

瑞士勞動法規定,僱員每週工作時間不得超過45小時,允許一些行業延長到50小時。

AWA主要職責就是監督勞動法在各行各業的實際落實情況,他們也負責處理一些來自工會或僱員的舉報信息。

瑞士勞工部的此番行動很可能受了美銀實習生猝死倫敦慘案的影響。華爾街見聞此前有報導:2 1歲的美銀實習生Moritz Erhardt連續三天通宵加班後,猝死身亡。該事件引發渲染大波,部分媒體譴責金融行業「食人」加班制。

高盛在全球的辦公室均存在加班現象,程度各一,而FT稱高盛每星期都會統計員工的加班工時,然後做電子備份。

目前,AWA表示目前尚未公佈調查結果,舉報者銀行聯盟不願意透露更多細節,高盛拒絕回應此事。

23 17 PIMCO 格羅斯 格羅 美聯儲 美聯 主席 候選人 候選 薩默斯 薩默 的退 退選 強化 了周 三美 聯儲 前瞻 指引 22 50 葡萄牙 葡萄 副總理 副總 表示 一旦 退出 現行 援助 計劃 將整 考慮 申請 額外 歐元區 歐元 支持 緩解 回歸 金融 市場 壓力 45 官員 Donald Kohn 極寬 寬松 松的 貨幣 政策 導致 危險 風險 30 美聯社 國防部 國防 稱有 有幾 幾人 人在 Navy Yard 狙擊手 狙擊 事件 中被 射殺 25 華盛頓 華盛 郵報 消息 警方 已經 受傷 倒地 追捕 另兩 兩人 20 美國 控制 但未 未被 拘押 12 高盛 2015 二季度 巴塞爾 巴塞 一級 普通 資本 比率 12.6% 02 NBC 最新 報道 至少 10 槍擊 21 56 聯合國 聯合 武器 檢查組 檢查 清楚 確鑿 證據 顯示 敘利亞 境內 使用 沙林 毒氣 49 過後 機場 暫停 所有 航班 47 目前 受害者 受害 包括 平民 警察 44 花旗 集團 測試 結果 13.2% 預計 面臨 嚴重 情況 損失 212 美元 42 歐洲 央行 英國 延長 流動性 流動 互換 時間 2014 33 道瓊斯 工業 平均 指數 周一 開盤 上漲 78.33 漲幅 0.51% 15454.39 納斯 達克 綜合 7.48 15 產出 月率 0.4% 預估 0.5% 前值 持平 月制 制造 造業 0.7% 修正 初值 13 海軍 確認 一名 活躍 出現 navy yard 即時 刷新 美銀 實習生 實習 猝死 發酵 蘇黎世 辦公室 辦公 涉嫌 強迫 員工 加班 調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334

市場多空難測 PIMCO兩首腦意見相左


2013-09-16  TWM
 
 

 

市場總是多、空交戰,但如果PIMCO這家掌控全球二兆美元資金的資產管理公司,它的兩位大老闆,在多、空各站一邊,投資人又該何去何從?

就在全球最大債券基金公司PIMCO執行長埃里安(Mohamed El-Erian)表達對全球金融環境憂心的同時,PIMCO旗下最大債券基金舵手,創辦人兼共同投資長葛洛斯(Bill Gross)卻極力看多,打算擴大衍生性商品交易的規模。

難道當今市場如此難預料,讓PIMCO高層精神分裂了嗎?

PIMCO日前宣布,公司打算擴大另類投資(Alternative Investment)基金規模,要推出更複雜、更有風險的產品。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新產品的投資範圍包括商品、房貸證券化、高收益債和不良債權等。這個意義非同小可,因為PIMCO在華爾街一向以穩定和長期投資著稱,衍生性商品部位一向低於二十億美元。在金融風暴時,PIMCO的資產不減反增,靠的就是穩健的招牌。

葛洛斯的觀點很簡單:賭多頭。《Market Watch》報導指出,被稱作「債券天王」的葛洛斯打算走避險基金式的套利交易,就是看準過去四年風險性資產的多頭行情將會持續。葛洛斯手上的總回報債券基金是全球最大,但因為量化寬鬆貨幣政策(QE)減碼在即,過去四個月基金規模已經淨流出了四一○億美元。

《華爾街日報》專欄作家法洛(Paul B. Farrell)說,葛洛斯不認為利率會再上升,一直到二○一六年,央行都會保持低利率,因此,現在正是投機最後時刻。「一四到一八年,將會延續過去四年的多頭。沒有熊市在中間嗎?沒有。」法洛語帶諷刺,他甚至用「瘋狂」來形容葛洛斯目前的態度。

不過,就在同一家公司,葛洛斯辦公室的對面,PIMCO執行長埃里安則有完全相反的看法。他八月底在智庫媒體《Project Syndicate》發表文章,認為當今金融環境還有四大隱憂:西方經濟反彈不足;歐美政策保守消極,傾向花錢了事而非結構性改革;開發中國家穩定性不足;銀行體系結構性問題。

「你大可以說我杞人憂天,但是我很擔心我們的經濟管理系統,對這四大問題遲遲沒有作為。」埃里安還指出,這只會讓未來金融市場的風險越來越高。

在QE退場之際,這兩位PIMCO的高層意見相左,也反映現在全球經濟的不確定性。如果這兩位共同管理全球二兆美元資金的投資大師,對現在的情況都沒有一致的看法,誰又能說自己是對的?

(楊卓翰)

市場 多空 難測 PIMCO 首腦 意見 相左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605

Pimco:成也QE,敗也QE(上)

http://wallstreetcn.com/node/58913

要問債市的耀眼明星Pimco有何投資秘訣?可能真正的秘訣不在於模型或者策略,而是傍上了美聯儲的大腿。Bill Gross領導的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在過去幾年中一直表現搶眼。據路透社的分析,Pimco輝煌的業績和美聯儲的行動關係甚密。

在2011年下半年,就在金融市場裡圍繞美聯儲是否會開展第三輪量化寬鬆進行激辯的時候,Pimco就開始有些迫不及待地加倉了。據路透消息,僅在2011年第三季度,Pimco的旗艦基金Total Return Fund——也是全球最大的共同基金,就將其持有的抵押支持債券(MBS)翻了一番,達到800億美元。

有意思的是,就在Pimco大規模增倉MBS的時,美聯儲突然宣佈開始購買更多的機構抵押支持債券(agency-MBS)。通過將之前到期的MBS本金進行再投資,每月將購買差不多300億美元的此類證券。於是MBS價格應聲而漲。

2011-2012年,Pimco開始享受持有MBS帶來的豐厚回報。而且當2012年9月美聯儲最終宣佈實施QE3的時候,Pimco的Total Return基金獲得了數十億美元的盈利。

Pimco的「押注中獎」過程是這樣的:

2008年12月,美聯儲「僱傭」Pimco還有其他三家華爾街巨頭,實施購買海量MBS的行為,以保持低利率,刺激美國經濟。

在之後的幾年中,Pimco一直追加購買MBS, 買的比其他三家多得多。

於是,Pimco在2009年和2012年,當美聯儲大手筆購買MBS的時候;據路透預計,旗艦基金Total Return的總收益為100億美元(不包括淨投資)。

Pimco的行為找不到任何違法或者不當之舉。Pimco表示,並未讓與美聯儲有關係的員工參與這些投資,並且他們的債券購買是在美聯儲計劃出台之前就開始了。而美聯儲表示它對企業的交易有嚴格管理。

那麼實際情況究竟如何?

路透分析了過去五年Pimco和紐約聯邦儲備銀行超過14000筆的交易,結果顯示Pimco在agency-MBS市場上一直緊隨美聯儲的行動。 Gross和其他高管把他們的成功歸功於美聯儲的透明度、Pimco對於購買資產時間點的把握以及宏觀經濟分析。正如Gross2009年在自家網站上寫到的一樣,「預測情況,然後(聯儲)買什麼我們就買什麼,並且總是第一個這麼做。」

但通過分析 Total Return基金的持倉和美聯儲行動,可以發現Pimco的成功還有其他的增強因素:其基金規模,Pimco完美地利用了美聯儲的干預計劃,以及Pimco和美聯儲的密切關係。

2007年,Pimco僱傭格林斯潘作為其顧問。公司重要人物El-Erian是紐約聯儲顧問委員會的委員。Pimco全球策略顧問,經濟學家Richard Clarida和美聯儲主席伯南克相交30年,而且據報導曾在2011年競選過美聯儲理事會的席位。

在美聯儲僱傭的四家幫助購買MBS的企業中,相比高盛、貝萊德和Wellington,Pimco對此展現了極大的信心並購買了大量MBS。比如,在2009年3月,據晨星數據,Total Return基金91%的資產都是機構抵押支持債券。這一水平遠超其他任何同類基金,在同一時期。業界基準,Barclays U.S. Aggregate Bond 指數,當時的機構MBS佔總資產的比重為38.7%。

2009年,在Pimco的網站上,Gross說,Pimco的目的是「與政府合作。」在今年2月的一次採訪中,他說,「預期美聯儲要做什麼是個很好的策略,當他們這麼做時候與他們合作……所以這就是我們一直在做的事情。」

在美聯儲的計劃中,這麼做是完全允許的。美聯儲允許Pimco和其他三家企業繼續交易機構MBS,同時他們還有一些員工被借調到美聯儲。雖說企業和美聯儲簽署了協議禁止員工討論他們的工作。

美聯儲龐大的購買計劃在支撐美國經濟復甦的同時,也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創造了資產泡沫。比如追求高回報的投資者把錢投到次級汽車貸款。一些金融家們從幾乎和五年前一樣的次級債券中獲利。對Pimco來說,問題不是經濟或者市場扭曲,相反,它可能是一種利益衝突——Pimco在為美聯儲「工作」的同時也要為自己的投資者服務。

2008年,在金融危機的最為嚴重的時期,當時美聯儲最初宣佈的量化寬鬆時期是幾個月,Pimco就十分看好機構MBS。Pimco的一位發言人表示,本公司開始重視MBS的時候,早於任何Pimco的人受僱於美聯儲,也早於美聯儲宣佈購買機構MBS。

雷曼兄弟破產後,美聯儲宣佈支持經濟的方案,其中一項措施是將購買機構MBS的量提高到5000億美元。

獨立研究機構Graham Fisher的主管Rosner說,美聯儲本可以避免任何利益衝突表面化,如果它利用自己的交易員。但是美聯儲從未購買過如此多的機構MBS,因此它決定尋求幫助,於是找到了Pimco、高盛、貝萊德和Wellington。之後,2009年1月開始,他們設立好程序開始為美聯儲購買機構MBS。

Pimco任命其明星交易員Dan Hyman幫助掌控公司在美聯儲計劃中的角色。工作地點設置在加州紐波特海岸,Pimco的總部。據知情人士透露,Pimco的團隊會與其他三家公司以及美聯儲進行日常會議溝通。在電話會議中,小組會討論購買何種MBS以及時間。

高盛和貝萊德都表示與美聯儲的合作是嚴格保密的,有單獨的團隊進行工作,並且有「嚴格有效的政策和流程」預防可能的利益衝突。

Pimco 成也 QE 敗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6548

Pimco:成也QE,敗也QE(下)

http://wallstreetcn.com/node/58914
Pimco為何要重金押注MBS?

相比其他同行來說,Pimco的規模和美聯儲的計劃相當匹配。Total Return基金旗下管理有2511億美元,讓其他的主動管理債券基金相形見絀。第二大的主動管理中期債券基金DoubleLine Total Return,只有354億美元。

要想從抵押債券市場微小的價格波動中獲利,Pimco就要下很大賭注。為此,Pimco利用了規模龐大但知者甚少的機構MBS衍生品市場,或者稱為TBA市場,持有的頭寸比其他同樣為美聯儲提供幫助的公司高出許多倍。

並且美聯儲唯一可以購買大量的機構MBS的途徑就是通過TBA市場。TBA市場上的合同規則比較寬泛,這讓TBA市場相比其他抵押債券市場,有更高的流動性和深度,可以讓參與者交易巨量證券。

2009年3月18日,美聯儲增加原先5000億購買量的目標至1.25萬億,這對Pimco是個大日子:Total Return基金的回報異常高,達到1.32%。

之後Pimco穩步增持TBA市場的持倉20多倍,從2008年6月的20億美元,到2009年3月底變為430億美元。當時Total Return的總機構MBS敞口達到總資產的91%,為1320億美元。

2009年全年,Pimco的Total Return基金總回報率為13.83%。這是該基金十年來回報率最高的一年。

機構MBS在其中有多少貢獻並不明確,但在Pimco於09年9月給投資者的報告和晨星分析師Eric Jacobson的報告中都提到機構MBS對基金回報率有重大貢獻。

2010年11月,美聯儲宣佈第二輪量化寬鬆,購買6000億美元長期國債證券。

這次Pimco在規模更大的債市上的表現就沒有機構MBS上那麼好了。

2011年年初,當美聯儲即將結束QE2時,Total Return基金賣出了其持有的長期國債,據Pimco數據。但它誤解了市場動向。由於歐債危機和投資者湧入美債尋求避險,美債大幅飆升。市場一時間對QE3的議論火熱。

Pimco再次開始購買抵押債券。2011年9月21日,當Pimco持有的TBA證券達到500億美元時,美聯儲出人意料的宣佈將原來投資的機構MBS和其它債券的本息進行再投資。這意味著給了Pimco個順風車,每月抵押債券購買量提升至300億美元。

到2012年3月,Total Return基金的機構MBS投資佔到基金總持倉的一半。

實際上,從2011年6月到2012年6月,Pimco再次展現了對機構MBS的異常的信心。據晨星數據,在主動管理中期債券基金前20強中,購買機構MBS最多的三支基金都是Pimco旗下的。

去年宣佈開始QE3之後,Pimco的好日子繼續。Gross說,在投資委員會會議上,"有很多的笑容,但沒擊掌相慶。"

 Total Return基金的抵押債券持倉價值再次上揚。到2012年年底,Total Return基金的回報率達到10.36%,超過巴克萊基準指數6個百分點。2012年的回報率還得益於在國債和企業債上的明智投資。

Pimco今年的掙扎同樣是因為對債市判斷失誤。今年5月和6月債市遭到大規模拋售。Gross在其最近的文章中寫道,"一個拋售會引起更多拋售,在國債市場也是如此。"

伯南克在5月和6月暗示結束QE,引起債市劇烈波動,投資者尋求在美聯儲之前拋掉債券。10年期國債收益率從5月1日的1.61%飆升至6月底的2.52%。據晨星數據,僅6月一個月,投資者就從Total Return撤走了96億美元,創下單月最高記錄。據Pimco網站數據,該基金今年到現在下跌2個百分點。

Pimco仍鎖定大量收益在機構MBS上。Gross說,"當你有利潤時是不會破產的。我們已經向美聯儲賣了大量機構抵押債券……這基本上就是我們打算做的。"

Pimco 成也 QE 敗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6549

PIMCO 2014年全球經濟展望:三大風險點包括中國壞賬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67855

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將公布最新的2014年全球經濟展望,華爾街日報對此報告提前進行了劇透。 整體看,PIMCO較此前樂觀,主要由於美國和歐洲的政策較以往的限制減少。 PIMCO的董事總經理Saumil Parikh預測,明年全球經濟增速為2.5%~3.0%,較此前的2%~2.5%有所提升。Parikh在報告中指出,2013年面臨的許多挑戰或是自行消退了,或是以其它方式解決了,2014年全球經濟增長的前景更加光明。2013年,盡管美國財政政策偏緊,美國房貸利率在上升,中國信貸環境在變緊,新興市場資本外流,全球經濟增速依然與2012年持平。 Parikh認為,美國經濟在逐步複蘇,預計未來美國勞動力市場將進一步改善,居民收入水平持續提升。PIMCO將2014年美國經濟增速預期由此前的1.8%上調至2.25%~2.75%。他同時指出,美聯儲縮減QE可能會影響房地產市場的複蘇,利率走高,房價上漲,影響了人們的可支付能力。 Parikh的上述觀點與Bill Gross管理的總回報債券基金(PIMCO Total Return Bond Fund)操作吻合。本周數據顯示,11月,PIMCO總回報債券基金減持了美國政府債券,持倉比例由38%降至37%。此前數月,Bill Gross還在加倉政府債券。Gross指出,一旦聯儲開始縮減QE,長期債券的收益率會攀升。 Parikh認為,歐元區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較以往略有寬松,預計明年歐元區將逐步走出衰退,經濟增速為0.25%~0.75%。日本方面,消費者支出的增長對寬松的貨幣政策反映滯後,預計明年日本GDP增速達1%~1.5%,但是日本提升消費稅會限制經濟增長幅度。中國方面,由於海外需求上升,中國出口會走強,推動經濟增長。但是海外家庭需求強於工業需求,這會緩慢地改變中國對世界經濟的影響。Parikh認為明年中國經濟增速為7%。 除了美聯儲縮減QE可能給經濟帶來危害,Parikh認為,歐洲銀行的持續去杠桿化可能影響歐元區主權債券,迫使政府保持財政緊縮狀態。此外,中國金融系統的不良貸款可能會給經濟增長帶來挑戰。
PIMCO 2014 全球 經濟 展望 三大 風險 包括 中國 壞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4813

PIMCO El-Erian離職,格羅斯推特稱繼續大幹40年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73475

周二,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的CEO兼聯席首席投資官Mohamed El-Erian突然宣布辭職。Douglas Hodge將接替El-Erian的職務,成為首席執行官。PIMCO的常務董事Andrew Balls和Daniel Ivascyn將被任命為副首席投資官,負責投資組合管理業務。 El-Erian將於三月中旬正式離職。El-Erian會離開PIMCO,但他仍將留在安聯集團(Allianz)國際管理委員會內,給安聯集團管理委員會提供全球經濟及政策等方面的參考意見。今後El-Erian將直接匯報給安聯集團CEO Michael Diekmann。 安聯集團是PIMCO的母公司,總部位於德國。 格羅斯仍為PIMCO首席投資官。或者更確切地講,2007年至今,格羅斯為聯席首席投資官,El-Erian離職後,他將是唯一的首席投資官。 格羅斯表示,El-Erian是一位偉大的領導者、業務建設者、思想領袖。在全球經濟和金融市場的劇變中,他與El-Erian一起領導PIMCO,為客戶服務。 今天,格羅斯在推特中表示,PIMCO 110%地充好了電,他本人準備繼續大幹40年。 據此前華爾街見聞報道,2013年,PIMCO全面回報基金錄得接近2%的負回報率,這是該基金14年以來首次年度業績虧損,也是該基金自1994年以來的最差表現,當年該基金錄得-3.6%的回報率。
PIMCO El-Erian 離職 格羅斯 格羅 推特 特稱 繼續 大幹 4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0001

PIMCO前CEO:非農就業報告的重要性在下降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75455

由美國勞工部每月公布的美國非農就業數據是美國最重要的宏觀經濟數據,同時也是國際市場最重要的數據之一。市場對非農就業數據非常敏感,美國股指、黃金價格和美元指數等投資最為關心的價格都會在非農數據公布時大幅波動,甚至出現趨勢性的變化,美聯儲更是將其作為決定貨幣政策時的主要參考指標。 非農就業數據的影響力來自於兩個方面:一是,它反映了美國的最新就業情況,能夠真實反映美國經濟現狀,同時它也是預測宏觀經濟的先導指標,對於預測GDP的增長率有重要意義;二是,它是美聯儲制定貨幣政策的主要參考指標,眾所周知,美聯儲是美國貨幣政策的制定者,同時也是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央行,非農就業數據的重要性也就不言而喻了。 然而,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前首席執行官兼首席投資官El-Erian表示,自去年以來非農就業數據的重要性明顯下降了,目前還不能確定這樣的下降是永久性的,還短期變化。 首先是數據本身的反映能力出了問題。非農就業數據的主要組成部分之一是失業率,反映了勞動力中失業人數的比例,失業率從2009年1月份的10%下降到了現在的6.7%,但這並不足以表明就業市場已經徹底好轉,因為同期勞動參與率也顯著下降了。也就是說,失業率的下降可能僅僅是因為被統計為勞動力的人口減少了,單獨的失業率並不能說明是就業增加了,還是勞動力減少了。所以,在勞動參與率不穩定的時期,失業率對就業狀況的反映能力就會大打折扣。 越來越多的投資者開始關註失業率數據統計方式本身的問題,美聯儲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美聯儲公開市場委員會2013年12月17-18日的會議記錄就提到:“失業率出現了超預期的下降,但其他一系列的就業數據並沒有反映出就業市場已處於全面複蘇之中”。 其次是美聯儲決策方式的改變。美聯儲開始不再僅僅依照幾個重要數據來制定貨幣政策,而是開始參照一攬子經濟數據來確定貨幣政策的走向,與此同時,美聯儲也在不斷地向市場表明,作為美聯儲貨幣政策門檻的宏觀經濟變量已經擴充了。 目前來看,美聯儲的貨幣政策已經被設定在“自動巡航狀態”,美聯儲已經下定決心收縮QE,除非經濟受到巨大沖擊,收縮QE的決定會嚴格的執行下去。今年一月份美聯儲削減QE規模100億美元至750億美元,二月份又在此基礎上削減100億美元至650億美元。 還有一點,現在美國經濟向好的局勢正在蔓延,美聯儲制定貨幣政策的決策空間正在擴大,未來美聯儲制定貨幣政策的時候不僅會考慮失業率,還會考慮通貨膨脹率以及其他的宏觀經濟指標。 總之,非農就業數據作為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宏觀經濟指標的地位並沒有改變,但它本身反應宏觀經濟狀況的能力,以及影響美聯儲貨幣政策立場的能力確實下降了,至少在短期來看是這樣的。
PIMCO CEO 非農 就業 報告 重要性 重要 下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0782

暴君格羅斯?全球最大債基PIMCO的“君王文化”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78155

2013年的夏天可能是很多投資者難以忘懷的一段時光,彼時美聯儲所顯示的收縮QE的政策意圖讓市場大驚失色,美債收益率在短短數月內大幅走高,一時間“美債已死,有時燒紙”成為市場熱點。 對於掌管著2萬億美元資產的全球最大債券基金公司PIMCO而言,此後至今的一段時間更可謂不堪回首。2013年的投資業績創1994年以來最差記錄,投資者連續9個月從PIMCO抽出資金。然而,最讓外界驚愕的仍然是公司首席執行官兼聯席首席投資官Mohamed El-Erian在今年1月宣布離職。 長期以來,55歲的El-Erian都被認為是69歲的公司創始人、人稱“債券之王”的格羅斯的欽定繼承人,頻繁出現在媒體面前的兩人是PIMCO的象征。那他為何會突然離開呢? 《華爾街日報》的報道給我們帶來了大量的細節: 去年6月的一天,當著十幾個下屬的面,兩人為了格羅斯的一個決定爭執不下。 格羅斯指著El-Erian說道:“我有41年的優秀投資業績,你有什麽?” El-Erian認為格羅斯的決定會損害PIMCO,他回應道:“我受夠了一直為你擦屁股。” 兩位公司當家人之間的分歧被認為源自兩者風格的差異。格羅斯曾經是職業二十一點撲克的玩家,深受交易員特質的影響。而El-Erian則是經濟學家,更崇尚系統化的方式。 格羅斯於1971年創立了PIMCO,並一手將其建設成為掌管2萬億美元資產的龐然大物。PIMCO一直是華爾街天才交易員的向往之地。該公司的薪酬在投資界排名前列,格羅斯和El-Erian近年的年薪分別超過2億和1億美元,而其他高管薪酬也超過2千萬美元。 然而,PIMCO的高壓文化也聞名遐邇。公司鼓勵內部競爭,PIMCO前股票業務主管Neel Kashkari對此的評論是“公司的文化就是重壓。人們努力工作,要求也很高。”而格羅斯本人更是不好相處,這點他本人也不否認。格羅斯在1月份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有些時候,人們會說格羅斯不好相處,也許的確如此。但我要說如果你說現在的我給人壓力很大,那是因為你沒有看見20年前的我。” 紐約時報的Bess Levin結合華爾街日報的報道對PIMCO員工一天的工作作了描述: 早晨3:45:  鬧鐘響了,必須要起床了,因為遲到,或者即便準時但最後一個到,你都會遭到一頓劈頭蓋臉的責罵,說你對公司和社會毫無價值。 WSJ:絕大部分PIMCO的員工在清晨4點半來到公司,遠早於華爾街的開市時間,並且一直工作到下午五點之後。 早晨7:55:  當你因為與同事就一個及其重要的投資小聲交談而受到格羅斯呵斥時,最好盯著天花板發呆;當他問你是否理解“閉嘴”的含義時,最好只是簡單的點頭附和,因為你的一句話可能讓格羅斯再度爆發。在此期間,若你因為不小心和格羅斯對了下眼,你最好趕緊道歉。 WSJ:在交易大廳里,格羅斯不喜歡員工與他說話或者眼神交流,尤其是在早晨。他喜歡清靜。並且不時會訓斥不安靜的人,即便他們是在討論投資。 早晨10:47: 當你的PPT上的第33頁沒有標頁碼時,那你完了,你半數的獎金要沒了。而且記住,當格羅斯對你開噴時,最好低頭看指甲或者地板。 WSJ:作為一個曾經歷越戰的前海軍軍官,格羅斯對於PIMCO投資委員會上展示的PPT要求及其嚴格。他會因為員工忘了標PPT的頁碼而大發雷霆,並且因此扣掉其年終獎。 下午1:28: 當格羅斯因對你的領帶風格不滿而罰你2萬美元時,千萬不要懷疑,他是認真的。 WSJ:一位PIMCO前員工回憶道,格羅斯曾因為他在一位客戶參觀交易室時沒有起立而罰了他1萬美元。 下午4:25: 當格羅斯在交易大廳吹噓時,你最好搶著迎合他。 WSJ:當格羅斯確立了某種投資理論時,他通常不待見反對意見。曾經,有一個資深投資經理認為格羅斯的基金所持有的某種債券看起來太貴。格羅斯隨後回應:“好,那我就再買點。” 去年末,在一群交易員面前,格羅斯說道:“只要El-Erian不攔著,我自己一個人就能管理2萬億美元的資產。” El-Erian曾經非常適應這樣的文化,他飛遍全世界拜訪PIMCO的客戶,同時還參與公司運營與基金的管理。同事們說他從不休息,並且在公司高要求的文化下如魚得水。 然而,這一切在去年夏天的艱難時刻里都變了。
暴君 格羅斯 格羅 全球 最大 債基 PIMCO 君王 文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1853

PIMCO購入數十億美元有毒資產,格羅斯稱今年風險資產或表現較好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79268

周二,格羅斯表示,若美聯儲和其它央行能讓投資者確信寬松的貨幣政策可以刺激經濟增長,那麽今年股市和高收益類債券等風險資產表現會比較好。格羅斯的觀點較以往不同,或許也能解釋為什麽近日PIMCO募集55億美元資金,主要投資歐美銀行不希望在資產負債表中出現的資產。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知情人士透露,PIMCO悄悄地募集了55億美元資金,購買美國和歐洲的銀行資產。PIMCO這只基金名稱為“銀行資本重組和價值機會二號基金(Bravo II)”,由副首席投資官Dan Ivascyn管理,主要投資銀行不希望在資產負債表中出現的資產,包括住宅和商業房地產類資產。目前,該基金不向新投資者開放。 美國財經博客Zerohedge稱,換言之,PIMCO的這只基金主要投資有毒資產,歐洲銀行有許多這樣的不良資產。2012年10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稱,截至2014年,歐洲銀行需要出售4.5萬億美元資產。需要註意的是,不良貸款的違約率通常是質量好的貸款的數倍。Zerohedge稱,當數以千萬的失業者回到勞動力大軍,這些人的債務被收回時,購買此類貸款會獲取收益。 當前,投資者正在搶購資產質量並不好的貸款組合和房地產類資產,許多投資者將目光集中在歐洲。歐洲銀行為滿足更為嚴格的監管要求,一直在忙於出售資產,以提高資本充足水平。 為什麽PIMCO購買如此大量的有毒資產? 美國財經博客Zerohedge認為,這是PIMCO追求收益率的表現。上月,PIMCO的新CEO Douglas Hodge表示,希望加大公司在股票市場的專業度,包括聘請Virginie Maisonneuve帶領股票團隊。此前,Maisonneuve是位於倫敦的Schroders資產管理公司的全球股票交易主管。PIMCO提供衍生品、房地產、私募股權、新興市場等方面的產品,不過90%的投資仍專註於固定收益類資產。 過去數月來,PIMCO這個全球最大的債券基金資金連續流出。
PIMCO 購入 數十 十億 美元 有毒 資產 格羅斯 格羅 今年 風險 表現 較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2197

投資者開始拋棄PIMCO?今年來已有80億的資金流出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80735

先是去年創20年最糟業績,再加上年初內定繼承人El-Erian的突然離職,PIMCO管理層矛盾公開化,憂心忡忡的投資者開始用腳投票,果斷“跑路”。評級機構數據顯示,今年前兩個月投資者一共從PIMCO贖回了80億美元。 評級機構Morningstar數據顯示,今年前兩個月投資者一共從PIMCO贖回了80億美元。其中,1月份贖回56.57億美元,2月份贖回24.9億美元,較上個月有所減少。 在過去12個月中,PIMCO旗下開放式基金的資金贖回規模561億美元,為美國排名前十的開放式基金中最高。事實上,除了PIMCO和American Fund,其他八只基金在過去一年內資金都是正流入。而且American Fund在2月的資金也是正流入。 截至2月底,PIMCO旗下的開放式基金規模在美國排名第四,管理著5180億美元資產,市場份額降至4.61%。排名第五的Franklin Templeton基金規模為4330億美元,市場份額為3.86%(註:以上資產統計不包括貨幣市場基金和基金的子基金)。 彭博稱,今年截至3月6日,Total Return Fund收益率為1.8%,超過了56%的同行。該基金去年損失1.9%,落後於65%的同行,創1994年以來最糟業績。 最近,PIMCO因為其聯席首席投資官Mohamed El-Erian意外離職引發的“宮鬥劇”而頻頻登上媒體頭條。1月21日,被視為格羅斯欽定繼承人的El-Erian突然宣布辭職,並向《華爾街日報》披露了他與公司創始人格羅斯的種種過節,指責格羅斯的“暴君文化”。格羅斯則反唇相譏“El-Erian企圖中傷我的行為讓我感到很惡心”。 華爾街日報稱爆料稱,去年格羅斯與El-Erian在十幾位同事面前相互拆臺,兩人之間的矛盾至此公開化。 PIMCO上演“宮鬥劇”,大多數人在看熱鬧,投資者們則用腳投票,果斷“跑路”。很難說PIMCO近一年來的糟糕表現和公司管理層矛盾的激化沒有關系。如今,El-Erian的離開可能更是加深了投資者的擔憂。 華爾街見聞昨天曾報道,隨著美聯儲今年10月結束QE的可能性不斷增大,全球最大的債券基金PIMCO開始減少美債持倉。PIMCO的旗艦基金Total Return Fund的美國國債和政府債券的持倉比例從1月的46%降至2月的43%,按揭貸款的持倉比例也從1月的36%降至2月的29%。
投資者 投資 開始 拋棄 PIMCO 年來 已有 80 億的 資金 流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3210

PIMCO格羅斯:「我真有那麼混蛋嗎?」

http://wallstreetcn.com/node/85424

債券之王比爾•格羅斯近來的日子十分不好過。他的親密戰友拋棄他,年初首席執行官、內定繼承人Mohamed El-Erian突然離職,痛斥他為「暴君」;投資者拋棄他,一季度PIMCO旗下基金回報率在同行中墊底,投資者連續巨額撤資;面對彭博採訪,格羅斯大聲疾呼:「我真有那麼混蛋嗎?」

在對《華爾街日報》的爆料中,憤然離職的El-Erian稱格羅斯為「暴君」,很不好相處。他會對遲到或最後一個到的員工劈頭蓋臉一頓臭罵,會因為員工忘了標PPT的頁碼而大發雷霆,並且因此扣掉其年終獎,他還會因為員工在客戶參觀交易室時沒有起立而罰了他1萬美元……

投資者也在拋棄格羅斯。僅在3月,Total Return Fund就有31億美元之巨的資金淨流出。據基金研究公司晨星(Morningstar),從去年5月至今,Total Return Fund累計資產贖回規模高達521億美元之巨。總資產規模已經由2月的2365億美元,下滑至3月底的2320億美元。

對沖基金出現巨額資金贖回的狀況當前並不多見。之所以如此,主要是因為該基金業績表現令人失望。2013年,該基金錄得創建14年來的首次年度虧損,回報率為-2%,引發投資者大規模贖回。格羅斯管理的資產去年也由此縮水800億美元。

在接受《彭博商業週刊》專訪時,PIMCO格羅斯似乎有點委屈:「我真有那麼混蛋嗎?」下面這篇對PIMCO和格羅斯近況的描述,或許能還你一個真正的格羅斯。以下內容來摘自《彭博商業週刊》和《華爾街日報》,由華爾街見聞網站整理:

格羅斯用他慣用的第三人稱口吻自我評價稱:「我們的格羅斯最近兩個月不是很快活,不過作為船長,他仍然要繼續掌舵,乘風破浪。」

對於El-Erian的離開,格羅斯表示:「這就像一次瀕死的體驗,一場重大的感情打擊。每當我讀報紙時,我都會告訴自己,至少我的妻子是愛我的。」

「我懇求他留下來,我做了我這個職位上應該做的一切來挽留他。但我不可能跪在他面前說『不要走。你這是干什麼?別這麼做!』這對所有人都是件壞事,我開始想他做的那些工作——我可不想每天乘飛機在迪拜、慕尼黑、倫敦這些地方飛來飛去,我這把年紀經不起這種折騰。那麼,誰來做這些呢?你不能走,你是CEO,你要代表公司在全世界出差。我從來沒想到你會走。」

在對《華爾街日報》的爆料中,憤然離職的El-Erian稱格羅斯為「暴君」,很不好相處。他會對遲到或最後一個到的員工劈頭蓋臉一頓臭罵,會因為員工忘了標PPT的頁碼而大發雷霆,並且因此扣掉其年終獎,他還會因為員工在客戶參觀交易室時沒有起立而罰他1萬美元。

對此,格羅斯表示:「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評價,而真相就藏在其中。在我自己看來,我是在帶領大家前進,並沒有強迫人做任何事情。」

格羅斯的作息很有規律,這個習慣從他和小夥伴們開創PIMCO以來,就一直保持至今。他每天4:30就起床,泡杯咖啡,喂喂貓,瞄一眼書房裡顯示器上的市場行情。他和妻子Sue住在一所臨海的大別墅裡,每天早上都會與睡夢中的妻子吻別後出門。他會先在家裡吃兩個煎蛋,然後隨身帶上家樂氏的便攜早餐。在去公司的高速公路上,他會在一邊用膝蓋控制著方向盤,一邊「享受」早餐。

到公司後,他徑直進入PIMCO交易大廳中間的U形辦公桌,打開七個顯示器,它們分別顯示著:7年期、10年期國債期貨,主權CDS息差,公司債,股市,現金國債和電子郵件。接著,他的注意力會轉向辦公桌後面窗檯上的一份文件,這份文件記錄了他個人親自管理的4700億美元資產的表現。5:30時,PIMCO的辦公室已經坐滿了人。但格羅斯旁邊有一個大辦公桌座位依然空著,這是El-Erian原來的位子。人們經過時總是繞著走,就像躲避兇殺案現場白色粉筆圈出的受害者輪廓一樣。

格羅斯知道自己性格比較固執,不屬於最善於交際的那類人。所以每天早上9點,他會去辦公室隔壁的體育館放鬆,在那裡,他通過瑜伽或固定自行車讓緊繃的神經放鬆下來。「我承認我是一個內向的人,但我不明白我為什麼必須為此而道歉。我很難做到每天5:30才來辦公室,這是真的。而且我也不會到處晃悠,逢人就問候『Hi,Sally。Hi Joe,你最近怎麼樣?』。因為我就是我。我希望自己與眾不同。」

而這正是55歲的El-Erian的長處,他的存在正好彌補了格羅斯的弱點。El-Erian很善於處理與員工和客戶的關係,這讓格羅斯能夠更加專注於他的長項:交易和賺錢。El-Erian幾乎每天都上電視,寫專欄。他滿世界飛,幾乎成了跨大西洋巡迴大使。不過,他也是辦公室裡少數能和格羅斯叫板的人,從投資策略到人事僱傭,再到利率趨勢,無所不爭。數據調查機構晨星的Jacobson表示:「因為他的個性,Erian能夠管理好許多格羅斯解決不了的人事問題。」

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至少在El-Erian離開的幾個月之前,兩人互相仍然親密無間,信任有加。

El-Erian於1999年加入Pimco,此前的15年中,他主要是IMF的經濟學家,並在倫敦的Salomon Brothers工作過一小段時間。Pimco最初將其招致麾下,管理新興市場投資組合。El-Erian成功在阿根廷違約前拋出了該國債券,聲名鵲起。但2006年時,El-Erian首次與格羅斯鬧翻,離職去哈佛管理290億美元的校友基金。當時格羅斯為了留住他,提出要把自己的首席投資官頭銜讓給他,但El-Erian不為所動。

不過,El-Erian在哈佛的日子並不開心。2007年秋天,他向Pimco的首席執行官Thompson表達了回歸的意願。Thompson和格羅斯非常興奮,他們同意了El-Erian出任首席執行官的要求,並讓他和格羅斯一起擔任聯名首席投資官。當時Thompson正打算退休,以便專注於慈善事業,El-Erian的回歸正好解決了繼承人的問題。

事情曾一度很完美。「穆罕默德(指El-Erian)與我有點像一對夫妻。」El-Erian投入工作的時間甚至比格羅斯還多,每天只睡四個小時(21點到凌晨1點)。他會花很多時間寫專欄文章,每天4:30或5:00到辦公室。雖然他和格羅斯的辦公桌互相挨著,但他們之間成天用電子郵件溝通,因為格羅斯不願意被打擾。兩人還經常攜夫人一起在拉古娜海灘的餐廳吃飯,兩家人是很好的朋友。

作為牛津大學畢業的博士,El-Erian很適應Pimco的半學術化風格。每次做決策前,公司的投資委員會都會對聯邦基金利率、公司的股票和債券倉位等問題做討論。這種討論通常在每天中午到下午兩點之間進行,每週四天。在討論中,格羅斯和El-Erian總是慷慨激昂的主持討論,就像兩位明星教授。不過他們的薪水可比學術精英們高出很多。根據《紐約時報》,El-Erian 2011年的薪水為1億美元,而《華爾街日報》稱格羅斯的收入是該數字的兩倍。

El-Erian從哈佛帶來的改變之一,就是推動公司向新的領域進軍。他希望將Pimco從債券基金轉型為一個專注於股票、大宗商品的多元化公司。

在El-Erian離開前的幾個月,他和格羅斯在做一個重要的決策:他們要為公司確定一個新的投資領域,並找到合適的人來管理。但兩人在事情的推進力度上存在理念差異。格羅斯表示:「穆罕默德來自IMF,他喜歡大手筆,覺得越大越好,而我總是覺得越小越好,因為這樣比較穩妥。」

兩人不斷地在細節上來回爭論,最終同意設立一級副首席投資官來管理每個新的領域,但他們對究竟設立幾個副手並沒有達成共識。正是在這幾個月中,兩人的關係開始緊張起來,爭論變得日益頻繁。

據《華爾街日報》,格羅斯有一天當著眾人的面質問El-Erian:「我有41年的優秀投資業績,你有什麼?」,El-Erian認為格羅斯的決定會損害PIMCO,他回應道:「我受夠了一直為你擦屁股。」格羅斯告訴彭博,他記得說過這句話,但忘了究竟為什麼會說。

隨著El-Erian的辭職,他制定的公司向新領域進軍的計劃剛剛開始,就要面臨沒有主帥的局面。Pimco的電話很快就會被打爆,投資者、員工和記者都想知道沒有了El-Erian,Pimco將何去何從。所有人都明白,儘管格羅斯依然能量充沛,但他馬上就要70歲了。雖然Pimco有著許多天才的員工,但很大程度上仍然依賴著其創始人。近年來,在El-Erian和多位低調的執行官出走之後,年近古稀的格羅斯是否還能夠獨自帶著剩下的人扛著公司繼續前進呢

在El-Erian離開後,格羅斯迅速與Pimco的執行官委員會碰頭,投票選出了新的首席執行官Douglas Hodge和總裁Jay Jacobs,同時還任命了三位副首席投資官:以投資按揭債券聞名的Daniel Ivascyn,歐洲專家Balls和專注股票業務的Marc Seidner。但新的任命公佈不到幾個小時,Seidner就提出了離職。這讓格羅斯大為光火。他不得不緊急約談了Ivascyn和Balls,並手忙腳亂的又提拔了四個人:股票專家Maisonneuve,大宗商品專家Mihir Worah,公司投資專家Mark Kiesel和全球債券專家Scott Mather。

格羅斯讓他的副首席投資官們來參與主持每天的投資例會。現在的投資例會已經不像從前那樣由格羅斯和El-Erian唱「二人轉」,會議變得更輕鬆,更多的人都能夠自由地表達意見。

如今,格羅斯相信他的新團隊能夠帶來好的業績表現,這需要更多的時間來檢驗,不過格羅斯對此充滿希望。

PIMCO 格羅斯 格羅 我真 真有 那麼 混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6014

PIMCO前CEO:有多少愛可以重來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8586

MW-BX303_gross__20140321105854_MG

PIMCO前CEO兼練習首席投資官Mohamed El-Erian原本只想悄悄地離開。作為債王格羅斯(Bill Gross)“繼承人”的他,並沒有想到,自己的離開會在PIMCO掀起一陣狂風暴雨,但他表示當時沒有考慮繼續留在PIMCO,哪怕是兼職。

今年一月,El-Erian作出了一個備受爭議的決定——離開資產規模近2萬億美元的PIMCO。本周一,他接受路透專訪時表示:

如果知道我的離開會引發媒體的狂轟濫炸,我對很多事的做法將會完全不同。

痛失左膀右臂

如果重來,El-Erian會考慮在PIMCO兼職嗎?

“如果接受不了每小時100英里的速度,那麽50英里呢?老實說,我從來沒有考慮過這個選擇。”El-Erian如是說,將自己一貫的“拼命三郎”式的管理風格形容為“豈止於拼”。他表示,兼職工作將和自己的行事風格“不協調”。

作為世人眼中的“債券之王”格羅斯的繼承人,El-Erian的離開震驚了整個投資界,外界瘋狂揣測他與格羅斯的關系,以及他在PIMCO和後來就職的德國保險巨頭安聯的人生規劃。

他的請辭理由和其他辭職的高管一樣是陳詞濫調:花更多的時間陪陪家人。El-Erian說他意識到,當一個好爸爸比當一個好的投資者更重要。

2013年5月,El-Erian忽然意識到,自己是時候做出一些轉變了。因為那一天,年僅10歲的女兒,給了他一張清單,列出了22件那些年他錯過的、關於她的“里程碑”式的事件。

El-Erian的突然離職,令年屆70的格羅斯手足無措,最終他任命了六位副首席投資官(CIO)填補El-Erian留下的空缺。在此之前,除了格羅斯本人和El-Erian外,再無其他CIO。

此後PIMCO風雨飄搖,投資者連續數月從公司旗下全球最大的債券基Total Return Fund撤資,贖回規模超過了250億美元。個中滋味,皆由格羅斯獨自一人承受。

“多麽痛的領悟”

El-Erian離職後不久,兩位戰友多年的個人恩怨情仇被媒體大肆渲染。

華爾街見聞網站介紹過,今年2月24日,《華爾街日報》的一篇報道爆料稱,去年格羅斯與El-Erian在十幾位同事面前相互拆臺,兩人之間的矛盾至此公開化。

該報道詳細介紹了曾經的“黃金搭檔”——格羅斯和El-Erian的合夥關系,稱兩人關系越發緊張要歸咎於格羅斯“專橫的”管理風格,以及在給予其他投資經理更多權力方面的分歧。

格羅斯隨後在接受路透采訪時說,他有足夠的證據表明El-Erian為《華爾街日報》上述文章作了“傑出的貢獻”。他還聲稱El-Erian試圖“中傷”他。

然而,在本次接受路透專訪中,除了“天才”之外,El-Erian拒絕用其他任何詞談論他的“老夥計”。

從此天涯是路人?

離開了PIMCO的El-Erian,在安聯謀得了首席經濟顧問一職。他是這樣形容新工作的:

花費我50%的精力,我喜歡它。

盡管安聯在加州的辦公室距離PIMCO總部Newport Beach並不遠,然而El-Erian表示,新工作與PIMCO“並無交互”。

那是允許新領導階層湧現的正確做法,我對他們充滿敬意。

我在安聯所做的一切與他們並無聯系。

PIMCO CEO 多少 可以 重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3061

屋漏偏逢連夜雨 全球最大債基PIMCO遭SEC調查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8619

QQ圖片20140924154918

PIMCO周二證實,公司旗下ETF因定價問題正接受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調查。債基連續數月遭巨額贖回,業績大幅下滑,多年搭檔突然離職,用“屋漏偏逢連夜雨”來形容今時的“債券之王”格羅斯恐怕再合適不過了。

華爾街日報(WSJ)早些時候援引知情人士稱,SEC正在調查PIMCO是否人為誇大旗下旗艦基金Pimco Total Return ETF的回報。實際上,對Pimco定價問題的調查已進行數月,格羅斯、PIMCO的CEO等已被SEC調查人員約談。

SEC調查的內容包括該ETF購入某些債券以及對這些債券進行估值的方法。目前,SEC執法部門的人員正調查規模36億美元的Pimco Total Return ETF是否以折扣價買入投資品,但在不久後計算持倉價值時又采用對上述投資產品的較高估值。這一做法能夠讓人感覺該EFT實現了快速獲利,而實際上只是利用了債券市場上一些投資產品估值方法的差異。

據知情人士透露,SEC調查的一個可能的關註點是:Pimco的上述行為是否意味著投資者獲取到的有關基金表現的信息是不準確的。向投資者提供(即使是無意中提供)有關價值或表現的誤導性信息是違反證券法的行為。

周二,PIMCO發布聲明證實該調查:

在該發公開事件中,PIMCO一直在配合SEC,我們對於客戶的監管責任和義務非常重視。

我們相信,我們的定價流程和方法完全是合適的,並且與行業最高標準和實踐保持一致。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自2012年發行以來,Pimco Total Return ETF的規模實現了快速的增長。這些年,憑借稅收和成本優勢,被動投資大行其道,然而Pimco Total Return ETF采用的卻是主動投資策略。該ETF主要針對的是零售客戶,他們通過自己的經紀賬戶進行交易,而不是向投資顧問支付傭金來幫忙挑選基金。

從債基連續數月遭巨額贖回到老搭檔、PIMCO前CEO Mohamed El-Erian在今年1月離職,再到業績大幅下滑,過去18個月無疑是格羅斯的人生低谷。

現在SEC也來給他"落井下石"了。

屋漏 漏偏 偏逢 連夜 全球 最大 債基 PIMCO SEC 調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306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